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1021-1022

porsmm
本文:2022-11-21T14:16:28
一千零二十一、“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和“貓巷少女沈幼楚”的視頻
作者:柳岸花又明
梁美娟當然詫異了,陳子佩怎麼會在美國呢?難道說飛機上的一直是小小憨包?

當發現真相的那一瞬間,梁美娟腦袋都是懵的,因為信息太多實在處理不過來。

不過陳子佩看到了熟悉的奶奶,馬上伸出了小胖胳膊要抱抱,梁美娟雖然一臉疑惑,還是下意識的把孫女抱過來,並且一顛一顛的哄著。

這些都是平時積累下來的習慣,所以她嘴裏還是愣愣的問著陳漢升:“那子衿呢?”

“在建鄴。”

陳漢升現在已經是“死豬”心態了,任由開水滾燙。

“在建鄴?”

梁太後瞅了瞅小小憨包,又看了看陳漢升。

“我把兩個閨女調包了!”

陳漢升理直氣壯的回道:“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一人闖禍一人當,你們一起上吧,我陳某何懼!”

“我······”

梁美娟覺得這兒子是瘋了吧,為什麼要把陳子衿和陳子佩調包啊,還說一些稀裏糊塗的話。

不過在蕭容魚那邊,她結合短信內容還有和母親的通話,當呂玉清非常肯定的表示陳子衿就在建鄴,蕭容魚慢慢的醒悟了。

尤其梁美娟懷裏的那個寶寶,盡管外套、個頭、甚至胖乎乎的可愛模樣都差不多,但她就不是小小魚兒啊。

蕭容魚愣了半晌,突然跑向陳漢升,一把搶過他的風騷小挎包。

用力之大,不僅陳漢升差點摔一個踉蹌,小挎包的細帶也“咯嘣”一聲斷裂了。

“小魚兒,你不要急。”

梁太後看到兒媳婦生氣了,連忙過去安慰。

蕭容魚發現真相後,第一反應也不是思考陳漢升這樣做的意義,此時她的念頭隻有一個——回建鄴,找女兒!

可是回建鄴需要買票,

自己和陳子衿的身份資料都被空姐拿走了,如果空姐還回來,那隻有還給陳漢升了。

所以蕭容魚要找到那些證件,立刻回去把女兒接到身邊,她這次一定親自把女兒抱在手裏,誰也不能沾邊!

不過打開小挎包後,蕭容魚一陣心慌,因為裏麵根本沒有紅色的護照,簡簡單單的隻有一塊手機電池、一個萬能寶充電器,一本印著“K”的商務筆記本,還有一台果殼MP4,其他的就是一些雜七雜八的充電線。

蕭容魚把挎包犄角旮旯都翻找了兩遍,依然一無所獲。

“瞪!”

這時,她終於抬起頭看向陳漢升,看著這個十惡不赦的男人。

陳漢升也是“坦蕩”的對視,他已經做好所有準備了,甚至考慮要不要把墨鏡取下來,一會小魚兒扇自己耳光的時候,不要硌到她的手。

“咯吱~”

蕭容魚平板鞋在機場大理石地麵上磨蹭一下,她邁動腳步走了過來,同時還抬起手腕。

陳漢升緩緩閉上眼,等待那清脆的一巴掌,不過讓他奇怪的是,耳光並沒有到來,反而有隻手在自己身上摸索。

原來,蕭容魚仍然不死心,她以為那些資料被陳漢升收在身上了。

小魚兒找的是那麼仔細,有些明明是小口袋,根本存放不了身份資料,可是她仍然要檢查兩三遍,仿佛這些就是見到女兒的希望。

陳漢升歎了口氣,他也很配合的抬起胳膊任由蕭容魚檢查,不過陳漢升越是這個反應,小魚兒心髒越是在下沉。

“已經遲了。”

看著蕭容魚臉上的神情也越來越急躁,陳漢升輕聲說道:“所有資料我都讓覃英帶回國了,沒有我的命令,她不會回來的。”

“為什麼!”

蕭容魚第二次抬起頭,這次的眼神不再像剛才那樣茫然了,還蘊含著的憤怒、焦慮,傷心、擔憂······

“因為我不想讓你帶走小小魚兒。”

陳漢升平靜的回答。

大概這就是“圖窮匕見”了吧,沒有一點謊言,沒有一點遮掩,直愣愣的表示“這事就是我幹的,回國不行,但是要命我就有一條。”

“所以······”

蕭容魚死死的盯著陳漢升,眼淚一直在倔強的打著圈:“你就把她留在了建鄴,她才七個月你知道嗎,她是你親閨女知道嗎,她身上有一半是你的血液,你知道嗎?”

“我知道······”

百無禁忌的陳英俊也有了愧疚感,居然低下了頭,小聲說道:“但是你不用擔心,她會受到很好的照顧。”

“你在胡說!”

蕭容魚聽了陳漢升的話,她更加的生氣,除了媽媽以外,誰還能“很好照顧”七個月大的寶寶呢?

“總之,你現在是回不去的。”

胡說也罷,耍無賴也罷,就算陳漢升也是非常心疼,但是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他斷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懊悔的。

梁美娟依然處於半迷糊狀態,不過陳漢升和蕭容魚正在對峙,沒有人和她解釋原因,所以梁太後隻能一邊照顧小孫女,一邊掏出手機打給了陳兆軍,詢問事情的具體經過。

這裏還有個保姆林阿姨,不過她原來是蕭容魚家裏的保姆,陳子佩根本不認識她,所以也不要林阿姨抱自己。

接替覃英工作的朱賽雯稍微站遠一點,這樣既聽不到陳董和蕭主任之間的私人對話,又能夠隨時應付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

朱賽雯自然了解過蕭容魚,除了漂亮、成績好、事業成功這些標簽以外,她還是陳董女兒的母親。

“哎~”

朱賽雯歎了口氣,她到底比較年輕,沒辦法像覃英那樣一切以工作為重,盡管會完成所有的任務,不過情感上還是站在蕭容魚那邊的。

就在這時,朱賽雯看到陳董和蕭主任又爭執了幾句,蕭主任擦了一下眼淚,突然準備衝向肯尼迪機場的檢票口。

朱賽雯嚇了一跳,連忙準備過去阻攔,美國雖然號稱“freedom country”,但是警察掏槍一點不開玩笑的。

不過陳漢升動作更快,蕭容魚剛跑了兩步,他就立刻攔腰抱起來了。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我要回去找女兒,我要女兒,嗚嗚嗚······”

等到朱賽雯趕到的時候,這才發現蕭容魚情緒已經崩潰了,滿臉淚痕的在掙紮。

不過陳漢升力氣很大,蕭容魚自然是掙脫不了的,梁美娟抱著嬰兒也沒辦法靠近,一直不喜歡哭鬧的小小憨包也被嚇哭了,黃豆粒一樣的淚珠不斷從小桃花眼裏滲出來。

就在這混亂的狀況裏,蕭容魚突然抓起陳漢升的一隻胳膊,張口就咬了下去。

“嘶~”

陳漢升疼的倒抽一口冷氣。

當然疼歸疼,他並沒有縮回胳膊,隻是從疼痛感裏判斷肯定出血了。

陳漢升還有些奇怪,幾年前在建鄴的中央門機場,他也是因為調戲蕭容魚被咬了一口,那時好像都沒有破皮啊,隻有兩排深深的牙印。

為什麼小魚兒當了媽媽以後,力氣突然增大了呢。

梁太後本來想勸說的,不過被陳漢升悄摸阻止了,因為這一口下去小魚兒怒火就能發泄出去,慢慢也就冷靜下來了。

在蕭容魚咬陳漢升的那一刻,朱賽雯也跟著齜牙咧嘴的糾結起來,就好像在醫院看到打針的時候,也會有那個細針頭打在自己屁股上的感覺。

不過她沒有過去摻和,一是覃英曾經提醒過,陳董的感情問題讓他自己處理,那個時候當個聾子瞎子就可以了;

其次這一幕引起了周圍不少旅人的注意,還有警察撫著腰間走過來。

於是,朱賽雯先驅趕著看熱鬧的吃瓜群眾,然後用英語和警察解釋原因,表示這是夫妻之間的小吵鬧,不會影響公共場合的秩序。

與此同時,她還注意觀察大老板的墨鏡有沒有在糾纏中落地,陳漢升在美國沒啥名氣,但是在國內可是個大人物,現在信息這麼發達,萬一被拍下來傳回國內就是個麻煩。

當這些事情都處理妥當以後,朱賽雯再把目光轉到“事故現場”,發現陳董和蕭主任那邊已經休戰了。

蕭主任正蹲在地上哀傷的哭泣,陳董每次想把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不過都被猛烈的甩開了。

“陳董。”

直到這時,朱賽雯才走過去打個招呼,她悄悄瞟了一眼大老板的手臂,真的已經被咬出血了。

“昂。”

陳漢升渾不在意,揮揮手說道:“你和林阿姨先把行李都推去裝車,我們一會去停車場。”

等到下屬和保姆離開後,陳漢升繼續勸著蕭容魚:“在機場不是個辦法,你又買不到票了,不如先回美國的家裏呆著吧。”

“不要你管!”

果然,蕭容魚咬完以後,她雖然一直在哭,但是神誌已經清醒了,也做不出那種衝擊機場檢票口的行為了。

其實不僅僅是她在哭,一直沒有掛電話的呂玉清也在哭。

蕭容魚從小到大哪裏受過這樣的委屈呀,但是遠隔萬裏之外的呂玉清真是沒有什麼辦法,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刻飛到美國,可是還有小小魚兒呢。

這個時候就看出了陳漢升“布局”的前瞻性,他把呂玉清留在國內,那麼陳子衿一定會得到很好的照顧;他買了私人飛機,除了商務用途以外,“兩個寶寶調包”事件在飛機上敗露的可能性就很小。

因為如果是普通民航的話,蕭容魚一定會發現的。

就算勉強瞞過去,蕭容魚也能立刻買機票飛回國,隻有私人飛機才能把事情遮掩的妥妥當當。

“小魚兒······”

呂玉清在電話裏勸道:“陳漢升這個狗東西雖然把身份護照藏起來了,但是不要怕,我們補辦一張身份證給你寄過去,很快你就能回來了。”

“媽媽······”

蕭容魚淚眼婆娑把手機放在耳邊,抽抽噎噎的說道:“陳,陳漢升為什麼一直欺負我,我都為他生女兒了,他還,他還一直欺負我,他到底要我怎麼樣啊······”

“哇······”

那邊的呂玉清再也忍不住,抱住手機嚎啕大哭。

梁美娟同樣繃不住了,蹲下身子摟住蕭容魚,抹著眼眶說道:“閨女啊,媽也在這邊呢,你不要哭了,咱們先回去穩定一下,然後商量著如何回國。”

梁太後說話,小魚兒還是能夠聽進去的,不過她站起來的時候有些腿軟,陳漢升剛想扶一把,結果又被甩開了。

“你走開!”

梁美娟瞪著陳漢升:“我和你爸遲早要被你活活氣死的!”

剛才陳兆軍已經和梁美娟透露了整個情況,包括“調換孩子”的真實意義。

梁太後當然想看到兩個小孫女一起成長,但是又不想通過這種方式,如果當年誰把七個月的陳漢升抱走了,梁美娟一定會去拚命的。

但是呢,這件事情的轉機之處就在於,照顧陳子佩的是奶奶,照顧陳子衿是外婆,她們肯定都是會盡心盡力照顧寶寶的人。

這就有點像不幸中的萬幸,宛如在黑暗中的一點光明,讓人咬牙切齒痛恨的同時,又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到了停車場以後,同樣兼職司機的朱賽雯已經把車打著火了,前往別墅的路上,副駕駛的陳漢升默不作聲,後排的梁美娟抱著小孫女也沒有說話,隻有蕭容魚一直在和母親說話。

陳漢升隱隱約約能聽到不少,呂玉清在說什麼“小小魚兒還沒起床啊、今天自己要去醫院找奶媽啊、還要去商場給她買衣服啊······”等等這些。

不過快到別墅的時候,呂玉清突然沉默了一下,再說話的時候聲音小了很多。

陳漢升雖然聽不清楚,但是蕭容魚的臉色卻異常震驚,甚至連難過的情緒都被衝淡了不少。

“到底是什麼事呢?”

陳漢升皺了皺眉頭。

······

到了別墅以後,朱賽雯和林阿姨都幫著拎行李,這是一套已經收拾過的住宅,衛生、水電、網線全部都搞好了,周圍也是一片別墅群。

下車以後大家都在放著行李,蕭容魚沒有那麼多精力,默默坐在臥室裏發呆。

“你能不能貼個創可貼啊。”

梁美娟看著陳漢升手腕上的齒痕,冷冷的說道。

雖然梁太後語氣很不友好,不過這是親媽啊,肯定還是關心兒子的。

“媽,這你就不懂了。”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我就是故意露出傷口的,這樣小魚兒每次看見,她對我的恨意就會越來越少,最後說不定還會產生愧疚感呢。”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

梁美娟啐了一口,準備幫小孫女洗澡。

陳漢升撓撓頭走向蕭容魚的臥室,本來按照常理,蕭容魚是堅決不會搭理陳漢升的,不過這次她居然嘴角動了動,主動問道:“陳······陳子佩呢?”

“啥?”

陳漢升眨眨眼,他果然有些出乎意料,不過很快說道:“我媽帶著去洗澡了,小屁股有些髒。”

“喔。”

蕭容魚又撇過頭。

陳漢升心裏納悶了一會,然後說出自己過來的目的:“你想見閨女的話,可以視頻的。”

“對啊!”

蕭容魚心裏一動,雖然自己在美國,小小魚兒在中國,但是可以通過QQ視頻看到女兒的呀。

剛才情緒太激動了,一時間沒有想起來科技都這麼發達了。

蕭容魚馬上翻身坐起來,立刻掏出筆記本插上網線,還讓呂玉清馬上申請個QQ號碼。

陳漢升笑嗬嗬的倚靠在牆壁上,他準備等到視頻結束後,再給老陳打個電話,細致詢問昨晚發生了哪些事情。

建鄴那邊的效率很慢,大概是中年人不太熟悉申請QQ的手續,總之折騰了半天蕭容魚才加上一個QQ號碼。

不過這個QQ並不是新號,而且頭像也有些熟悉啊,陳漢升連忙湊近觀看。

臥槽!!!

為什麼QQ昵稱是“深巷少女沈幼楚”啊?

蕭容魚反而一臉平靜,直接點了視頻按鈕後,在QQ頁麵上出現了這樣一條消息:

“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向“深巷少女沈幼楚”發起視頻通話請求,等待對方接受邀請。



一千零二十二、“寶寶調包”的完整計劃
作者:柳岸花又明
“嘟······”

“嘟······”

“嘟······”

這是QQ視頻在等待對方接通時,筆記本電腦外放的聲音。

蕭容魚正對著屏幕,陳漢升站在椅子後麵,不過臉色不斷的變化。

陳漢升心裏非常奇怪,明明是和陳子衿視頻的,那為什麼要加上沈幼楚的QQ號碼呢?

一般來說,做了虧心事的人都是比較多疑的,陳漢升把兩個孩子調包,這不僅僅是虧心事,嚴重點都可以用“天打雷劈”來形容。

所以一時間他腦袋裏湧進很多可能性,並且竭力尋找出最合理的解釋。

“我昨天把陳子衿放在沈幼楚那裏了,然後就給老陳發了信息啊。”

“難道老陳沒看到,所以陳子衿還在沈幼楚那裏?”

“也不對啊,剛才小魚兒打電話,丈母娘明明就說了陳子衿在睡覺,看那樣子已經抱回去了吧。”

“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

陳漢升煩躁的抓了抓後腦勺,心虛的人就是這樣,一定要有個讓自己安心的答案,不然總會沒有底氣。

陳漢升不是神仙,他根本想不到昨天晚上建鄴發生的那些事,陳兆軍也沒有發短信和兒子細說,總之他現在就是一片迷糊的狀態。

“叮!”

這時,對麵終於接通了視頻。

陳漢升趕緊集中注意力,目光炯炯的盯著視頻小窗口,開始因為攝像頭沒有擺正,所以隻拍到了對方的肩膀,還有臥室裏的格局。

“我日······”

陳漢升喉嚨明顯一緊,他從臥室和衣服判斷出這個人正是沈幼楚!

陳漢升不自然的抖動兩下,

心想這麼快就要三個人當麵對質了嗎?

就在他處心積慮思考應對之策的時候,沒想到沈幼楚隻是調整了一下攝像頭,然後又站了起來,緊接著是呂玉清抱著陳子衿坐了下來。

整個過程中,沈幼楚和蕭容魚一句話都沒說。

“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和“貓巷少女沈幼楚”,她們的第一次視頻對話似乎就這樣結束了。

呂玉清則趕緊和女兒打著招呼:“喂,小魚兒······”

陳漢升輕呼一口氣,他現在也慢慢明白了,應該是發生了一些自己都沒想到的意外,所以呂玉清和陳子衿才會在沈幼楚家裏。

渣男智商還是很高的,很多事情僅憑猜測和分析,就能估摸個八九不離十。

陳子衿好像是剛被吵醒的樣子,無精打采的看了一眼電腦,連媽媽都不顧了,轉身又撲在外婆的懷裏睡覺。

“寶寶,寶寶······”

呂玉清拍了拍陳子衿的小屁股,指著電腦說道:“看看那是誰呀,那是媽媽呀,我們過來和媽媽打個招呼。”

不過七個月的嬰兒哪裏有什麼思維能力,她餓的時候就要吵,困的時候就要閉眼,想玩耍的時候就要下樓,一切以身體感受為主。

所以外婆拍著她小屁股,陳子衿嘴巴一撇,小奶音不滿的哼哼唧唧兩聲,再拍估計就要哭了。

“好了,好了,媽,讓寶寶先睡覺。”

蕭容魚連忙說道,她能夠見到女兒已經很滿足了,看著陳子衿在視頻裏一磕一磕的閉上眼,胖乎乎的小臉是那麼的可愛,蕭容魚神情不知不覺浮現出一抹溫柔。

“那個······”

呂玉清剛要說話,突然注意到蕭容魚背後站著一個男性身影,能夠這樣堂而皇之呆在蕭容魚臥室的,隻有那個混賬玩意陳漢升了。

“你讓陳漢升出去!”

呂玉清冷冽的聲音,通過筆記本的小喇叭清晰傳了出來。

蕭容魚轉頭看了一眼,雖然沒說話,不過意思很明顯。

“出去就出去嘛,這麼凶幹啥······”

陳漢升心裏嘀咕一聲,他也不留在這裏討人嫌了,準備出去和老陳打個電話,了解一下建鄴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等到礙眼的陳漢升離開後,臥室裏蕭容魚和母親呂玉清互相對視,既有離別的思念,也有心疼的憐惜。

在眼淚湧出來之前,蕭容魚還是忍住了,她用纖細的手指抹了一下眼眶,再次確認道:“昨晚寶寶餓了,沈幼楚幫忙喂的嗎?”

這就是剛在在別墅外麵,呂玉清說出的秘密,所以蕭容魚才那麼的震驚。

“嗯······”

呂玉清點點頭:“現在我還在沈幼楚這邊,剛才急著和你視頻,但是又不懂申請QQ號的手續,也是她主動把號碼借給我的。”

“哦。”

蕭容魚應了一聲,垂著眼簾不再說話。

呂玉清嘴角動了動,她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是又很猶豫,最終談起了另一件事:“關於身份證的問題,你爸讓你不用擔心,他會快速幫你補辦一個寄過去,然後你再去大使館申請護照遺失,應該很快就能回國了。”

“我知道。”

蕭容魚點點頭,如果等著陳漢升主動把證件還回來,那肯定是不太可能的,隻能自己想辦法。

“然後······然後······”

呂玉清支吾了一下,又說起了別的事:“關於陳子衿的奶媽,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在老家那邊托關係詢問了,等到9點多的時候我再去省人民醫院谘詢一下。”

美國這邊是晚上了,但是國內剛剛早上8點左右。

“好~”

蕭容魚對著電腦微微頷首。

“還有那個······那個······”

呂玉清結結巴巴,好像特別的為難。

蕭容魚歎了口氣,她能夠猜到母親想講什麼,主動說道:“你告訴沈幼楚,媽媽帶著陳子佩洗澡去了,等到洗完澡我讓她過來視頻,另外······”

蕭容魚頓了一下,看著電腦屏幕上正在睡熟睡女兒,平靜的說道:“既然沈幼楚喂了我女兒一次,我也喂她女兒一次,我不會欠她的。”

“小魚兒······”

這就是呂玉清好幾次欲言又止想商量的事情,沒想到蕭容魚主動提出來了,這可不是通情達理啊。

傲嬌的小魚兒隻是不想欠沈幼楚人情,而且她也說得很清楚了:

沈幼楚喂一次,那自己也喂一次。

隻此一次!

······

此時在別墅的外麵,陳漢升正和父親陳兆軍打著電話。

陳漢升蹲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在院子裏胡亂塗鴉,美國的晚上並不熱鬧,沒有散步的大爺,也沒有跳廣場舞的大媽,隔了很久才會有一輛汽車經過別墅門口。

直到現在,陳漢升才知道原來昨天晚上陳子衿哭鬧起來,老陳和老蕭兩口子居然送到沈幼楚那邊喂奶了。

“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

陳漢升啞然失笑:“一個晚上不喝母乳也不會怎麼樣呀,其實陳子佩也是一晚上沒喝,照樣能夠睡著。”

“什麼叫大驚小怪!”

向來溫和的陳兆軍,忍不住提高音量反駁:“一個晚上是沒什麼,那以後很多個晚上呢,難不成你真的打算讓寶寶斷奶嗎?”

“爸。”

陳漢升也不急,斯條慢理的說道:“我為了實施這個計劃準備了好幾個月,連飛機都買了,怎麼可能想不到母乳這個問題呢,你先聽我解釋嘛。”

“第一,我在美國這邊除了把房子、交通工具、保障人員安排妥當以後,還早早聯係了兩個奶媽,她們都是中國人,隻不過來美國生孩子,身體健康都沒有問題的。”

“第二,我在異國他鄉都做好這種準備,在國內自然早就布置好了,也同樣是兩個身體健康的年輕母親。”

“第三,我和中國奶媽定好的時間是今天早上10點,她們會主動上門的,沒想到你們這群老年人定性這麼差,居然直接抱著陳子衿去找沈幼楚了,更沒想到她居然能夠答應。”

“現在情況已經變了。”

說到這裏,陳漢升笑了兩聲:“所以我也要立刻進行修改,適應目前的局麵。”

“也就是說,你根本沒想過用母乳當成籌碼?”

陳兆軍愣愣的問道。

“因為根本沒用啊。”

陳漢升聳聳肩膀:“你們也就是撞到了沈幼楚,她那麼憨才會答應下來,你要是換成蕭容魚,看看她會不會搭理?”

“也對······”

老陳沉默了一下,這樣看自己和蕭宏偉兩口子,倒是有些故意去欺負沈幼楚的意思了。

“那你全部計劃是什麼?”

陳兆軍又問道。

其實老陳也挺無辜的,昨天陳漢升發了短信就關機了,相對於其他人而言,陳兆軍並沒有了解更多的信息。

“我原來是打算先攻克小魚兒這邊的。”

陳漢升站起身子說道:“沈幼楚和蕭容魚性格不太一樣嘛,在日積月累的相處中,蕭容魚能夠一點一點的接受陳子衿,我再返回國內加深沈幼楚和陳子衿的羈絆,這樣算是先難後易吧。”

“原來是這樣······”

陳兆軍明白了,這是一個長久的計劃,陳漢升是打算等蕭容魚接受陳子佩以後,然後再返回國內讓沈幼楚接受陳子衿。

兩邊其實是有一個時間差的,可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好像又把問題複雜化了。

“那你也不和我說!”

陳兆軍責怪了一句。

“說了你會答應嗎?”

陳漢升笑嘻嘻的反問。

陳兆軍不做聲了,如果他提前知道兒子的計劃,不僅不會答應,說不定還會阻止。

陳漢升心裏也是很清楚,所以才會先斬後奏,逼著老陳強行幫助自己,他唯一沒想到的是三個中年人自主發揮能力太高效,居然率先消除了沈幼楚對陳子衿的陌生感。

“這也不是壞事。”

陳漢升盤算一會:“那我就讓國內的兩個奶媽不要上門了,繼續讓沈幼楚喂著陳子佩,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簡單了。”

“呂玉清已經聯係了港城那邊的醫院。”

陳兆軍自從知道整個計劃後,他心裏也有底了,搖搖頭說道:“這兩天奶媽就會到崗。”

“是嗎?”

陳漢升開個玩笑:“那你們出什麼多少錢,我出雙倍讓她們離開。”

“嘖!”

老陳語氣裏有些不滿,什麼時候還在嬉皮笑臉!

“我秘書覃英回國了。”

陳漢升想了想說道:“我讓她暗中關注一下,還有你們不要想著補辦陳子衿和陳子佩的戶口本了,醫院那邊都有我的招呼,至少能拖個半年的。”

“老蕭已經幫小魚兒補辦身份證了。”

陳兆軍提醒道:“他是公安係統的,補辦身份證尤其迅速,很快就能寄過去了。”

“放心吧,小魚兒一定收不到的。”

陳漢升非常自信的說道,他也沒有解釋原因,不過無非是截斷通信往來了。

“哎!”

陳兆軍下麵也不知道說什麼了,他現在就希望趕緊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如果最後小姐妹倆真的能一起成長,那也不枉搞出這番雞飛狗跳的動靜了。

“那我先掛了啊。”

陳漢升望著臥室說道:“我媽好像抱著陳子佩,正在和沈幼楚視頻通話,我要過去看看。”

“好。”

不過掛電話之前,陳兆軍突然問道:“你的計劃裏,有沒有想過陳子佩什麼時候回國。”

陳子佩回國,其實也就意味著蕭容魚回國,同時也意味著她們已經互相接受了。

“至少······”

陳漢升沉吟半晌:“也要等到陳子佩和陳子衿都會叫‘媽媽’吧。”

這句話沒有說全,其實是陳子衿叫沈幼楚媽媽,陳子佩叫蕭容魚媽媽。

······

掛了電話後走回別墅,陳漢升剛要推開臥室的門,沒想到梁美娟兩手空空的出來了,眉頭還緊緊的皺著。

“視頻完了?”

陳漢升問道。

“昂,完了。”

梁美娟呆呆的回道。

“寶寶呢?”

陳漢升又問道。

“在小魚兒懷裏。”

這就是梁太後自我懷疑的地方:“她說要幫陳子佩喂一次奶。”

“這個······”

陳漢升也愣了半響,果斷說道:“這挺好啊,不愛哭的寶寶運氣都不會太差,蕭容魚都喜歡她了。”

“可是小魚兒也說了。”

梁美娟仍然很著急:“因為幼楚喂了一次陳子衿,所以她才還一次,以後就兩不相欠了,那陳子佩以後怎麼辦啊?”

梁太後不知道陳漢升的計劃,並不知道美國這邊也有兩個奶媽存在。

“媽,這個問題要學會辯證的看,不能跟著小魚兒的思維走。”

陳漢升也不說實話,摟著梁太後的肩膀,笑嘻嘻的說道:“既然沈幼楚喂一次,她就要還一次,那我們想個辦法再讓沈幼楚喂一次,小魚兒不就得再還一次,這樣循環下來······”

“啪!”

陳漢升一拍巴掌:“兩個寶寶餓不著,我的計劃也能實現,多妙!”

“啊······”

梁太後懵懵的點頭,她覺得邏輯好像是沒有錯,可是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