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66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情

金刀利刃
本文:2022-11-19T06:58:00
第一卷
第066章 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情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
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
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
多情卻被無情惱。
雲川終於第一次用文字將蘇軾的這首《蝶戀花·春景》用刀子鐫刻在了紅宮的牆壁上。
因為是用刀子,加上紅砂岩牆壁也不算軟,所以上面的字醜醜的,很符合野人的風格。
阿布對雲川沒有在紅宮牆壁上繪製火柴人記錄本族歷史的行為很不滿,他認為雲川是在胡亂刻畫,破壞了紅宮壁畫的整體美感。
幾次三番向雲川進言,希望族長能把這些鬼畫符用刀子刮掉,如果族長不想動彈,他可以代勞。
然後,阿布就被雲川毆打了一頓。
部下就要時不時地毆打一頓,才能彰顯自己的權威。
放在後世罵一頓就了事的事情,放在這個時代就需要毆打一頓。
跟他們講道理太累,而且也講不通,所以,用肢體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將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做法。
打完之後,雲川又邀請阿布吃了燉羊肉,臉上的淤青還沒有下去,鼻子上的血還沒有擦乾淨,當第一口肉進嘴之後,阿布已經迅速的原諒了族長毆打他的不理智行為。
夸父知道阿布想吃燉羊肉已經很久了,見他如願以償,就主動邀請雲川毆打他一頓,好得到一套新的茶具跟一個紅泥爐子。
夸父求仁得仁,得到了他的紅泥爐子。
是大一號……或者是大兩號的。
夸父對此並不滿意,他還是喜歡那個小小的紅泥爐子,也喜歡那一套精緻的茶具,現在拿到的這一套什麼都大,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春天剛剛開始的時候,雲川收穫了春韭,有了韭菜,不吃一頓韭菜餃子對不起韭菜們,也對不起自己。
韭菜,雞蛋雲川不缺,這東西只要加點豬油,鹽巴,味道就已經很好了。
可是,麵粉從哪裡弄呢?
糜子面,跟穀子面這兩種東西在包餃子一道上是上不了檯面的,所以,雲川必須磨出麥麵粉來才能吃到一頓可口的餃子。
去年種植的麥子顆粒小不說,還很癟,麥粒裏面的麵粉不多,麩皮卻多的可怕。
人們在吃麥子的時候,都是把整顆的麥子放進鍋裡煮,等煮軟了就可以吃了。
這樣的麥子自然是不好吃的,遠遠不如穀子跟糜子,甚至連高粱米都比不上。
雲川認為,這可能就是麥子在中華歷史上好幾千年中都沒有獲得它應該有的位置的原因。
石磨被雲川弄出來了,這該是一項偉大的發明,隨著麥子被投進磨眼被碾成粉末之後,麩皮與麵粉終於分離開來。
再用絲線編織的蘿篩篩選之後,雲川想要的麵粉終於出世了。
製作餃子太慢,雲川等不及,迅速製作了一碗拉條子,麵條才下水,就隱約聽見河對岸有人的大喊。
精衛小小的身影在河邊又蹦又跳,一邊喊一邊揮手,雲川回頭看看就要出鍋的拉條子,再看看已經坐進籮筐的精衛,無奈的朝阿布揮揮手。
於是,乘坐著籮筐的精衛很快就從河對岸來到了紅宮。
看得出來,她非常的歡喜,雙腳才落地,就把一個青銅簋放在雲川身邊,自己則搓著手瞅著雲川手上的那碗香噴噴的豬油青蒜拌拉條子。
「這是麥!」
「麥不是這樣的。」
雲川把飯碗放進精衛的手裡,自己端起那個漂亮的雙耳青銅簋研究了起來。
它敞口束頸,雙耳對稱,微鼓的腹下是安穩的圈足,耳的正面各有一隻怒目暴突的饕餮,吃的意念不言自明;雙耳間配置了兩個對稱的獸頭,兇悍之風更為濃烈。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尊夏代以前的青銅器,價值連城!
「這不是麥子!」吃了一口麵條的精衛,頭都不抬的道。
「你怎麼來的這麼晚,桃花已經開了。」
精衛放下飯碗,有些委屈的一把扯開衣服,指著胸口上的淤青道:「被打了一頓。」
雲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精衛的衣服拉好,並且氣的雙手都有些發抖了。
他知道,只要天氣再熱一點,精衛她們甚至會脫掉衣裳,光著上身跑來跑去。
看慣了族群裡別的女人這樣做,雲川卻沒有辦法接受精衛這樣豪放大胆。
見精衛委屈的端起飯碗繼續吃飯,雲川就溫言道:「誰打的?」
「族長……哦還有臨魁。」
「因為拿了青銅鼎?」
「嗯,我換了好多東西,東西都被他們拿走了,烤豬也被族長吃了,他們拿走了東西,吃了烤豬,還是打了我一頓。」
「這就是你來晚的原因?」
「我的腿被打傷了,走不了路,他們還把青銅器藏在山洞裡,不准許我進那個山洞,我拿不到青銅器,就沒有辦法來看你,每天看著這邊的桃花就要開了,我很著急,昨晚趁著族長跟臨魁他們商量征伐軒轅族的事情,我就偷偷進到山洞,隨便拿了一個青銅器就過來了。」
瞅著精衛大顆,大顆的淚珠跌進飯碗,雲川的心都要碎了,她明知道再拿青銅器出來,接受的懲罰只會更重,她還是義無反顧的來了。
雖然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正是貪吃的年紀,為了貪吃挨這麼重的打,明顯是不合適的,只能說,精衛非常喜歡這裏。
雲川把架子上的三足青銅鼎跟這個漂亮的青銅簋都放在精衛腳下,他不要這東西了,準備以後正大光明的從神農氏手裡搶過來。
嘴巴塞滿麵條的精衛驚詫的看著雲川。
雲川蹲在精衛身邊笑道:「你喜歡的東西我都會給你,不用這些東西來換,這兩個東西你拿回去,我不要。」
「你不是喜歡青銅器嗎?」
「沒錯,我很喜歡青銅器,不過,為了這些東西讓你挨打,甚至被殺的話,我就一點都不喜歡了。」
精衛咀嚼幾口,把麵條吞咽下去道:「你好奇怪哦。」
雲川笑著搖頭,把精衛手裡的空碗拿過來,重新裝了麵條,撒上野蔥,野蒜末,添加了一點果醋跟鹽巴,用滾燙的熱豬油潑過之後,攪拌妥當,重新塞給了精衛。
「你不吃嗎?」精衛吃了一口麵條抬頭看看不斷吞咽口水的雲川「我覺得你很想吃。」
說完,儘管還想繼續吃,還是把飯碗遞過來了。
雲川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重,把飯碗推還給精衛道:「鍋裡還有,你繼續吃。」
精衛狐疑的瞅瞅水花翻滾的陶鍋,搖搖頭,就繼續埋頭乾飯。
精衛吃第三碗的時候,雲川終於吃到了第一碗,為了不讓夸父,阿布這些吞咽口水的人影響兩人吃飯的心情,雲川把他們都給攆出平台了。
蒜香撲鼻的麵條,蒸熟的臘肉,香腸,豬油炒的韭菜,就是一頓非常不錯的午飯。
期間,兩人交談的非常愉快,精衛給雲川看了自己被父兄毆打后留下來的慘烈傷痕,還跟雲川一起咒罵了毫無人性的父兄,順便一起思念一下她那兩個生出太陽跟月亮的姐姐。
最後還商討了一下精衛成為刑天女人的可能性,以及烈山氏能否要精衛的可能性有多大。
雲川建議只要擊敗這兩個人,就算他們不願意,在刀子的逼迫下,他們一定會同意。
精衛對雲川能否擊敗刑天跟烈山氏表示懷疑,於是,雲川下令讓阿布帶著竹甲兵演示了一下軍陣合擊之術,還讓夸父把最大的石頭放在竹子投石機上,表演了亂石攻擊。
看了這些之後嗎,精衛覺得自己成為刑天的女人不再是一個夢,成為烈山氏老婆更是手拿把抓的事實。
精衛頭戴桃花花環,敏捷的在桃花盛開的大桃樹上縱越,如同一個桃花花神。
聽著精衛在花叢中發出脆生生的笑聲,雲川覺得既然神農氏開始對付軒轅氏了,自己對付刑天跟烈山氏的行動也必須開始了。
跟隨軒轅一起上戰場?
這一點可能都沒有。
雲川討厭的是刑天以及烈山氏,甚至還有毆打精衛的神農氏與他的兒子臨魁,至於精衛其他的族人,雲川並不想跟他們為敵。
好朋友就該相互幫助,雲川覺得弄死刑天跟烈山氏就是很好的報答精衛這個好朋友的機會。
精衛在桃樹上很快活,也很幸福,就是腿稍微有一點瘸,沒有長好的傷勢也因為劇烈的活動給崩開了。
直到這個時候,雲川才想起還在隕石平原上的泉眼裡療傷的倉頡。
本族的傷員已經返回桃花島了,那個倉頡為什麼還賴在溫泉裡不願意離去?
雲川決定帶著受傷的精衛去溫泉泡澡,順便再帶上大象,野牛跟小狼一起去度假。
至於軒轅族馬上就要跟神農氏開戰的事情,不算什麼大事,這種大族群開戰,在短時間內分不出勝負,有時候可能需要幾年,時間長的話,一輩子都有可能。
放放吧,人與人的紛爭什麼時候是個頭呢?
在族人們開始在井田上耕作的時候,雲川帶著夸父以及五十個武士,離開了桃花島。
短時間內,不讓軒轅找到他,也是一個完美的拒絕跟他一起作戰的理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