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81-882

porsmm
本文:2022-09-24T09:25:55
八百八十一、阿哥,你不要我們了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喂?”
  陳漢升用了一系列套路手段,終於能夠大大方方接通沈幼楚的電話,不過蹊蹺的是,聽筒裡非常安靜。
  “喂?在嗎?出什麼事了?”
  陳漢升連問幾句,沈幼楚依然沒有回答,他的心臟也忍不住提起來了。
  接電話都有“兩怕”:
  一是半夜時分,父母突然打過來,那時的鈴聲宛如催命符,困意直接就嚇沒了;
  二是通了以後,對方卻沒有聲音,這是難免會胡思亂想。
  “阿哥~”
  過了一會,終於有個人說話了,弱弱的叫了一句陳漢升。
  “阿寧?”
  陳漢升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你阿姐呢?”
  “阿姐在洗澡。”
  沈甯寧小聲的回道。
  “這個電話······”
  陳漢升反應過來:“是你打給我的?”
  “嗯。”
  阿甯柔柔的應道,小丫頭不僅神似沈幼楚,就連打電話時的語氣也很像,只是多了一點可愛的小奶音。
  陳漢升有些啼笑皆非,原來是阿甯拿了姐姐的手機,自作主張的聯繫自己。
  不過聽到沈幼楚在洗澡,陳漢升心也放下來了,天景山小區那邊應該沒什麼問題。
  “你打給阿哥,什麼事啊?”
  陳漢升問道。
  阿寧那邊又沉默下去了,陳漢升也不催促,還隔著透明玻璃和客廳裡揮揮手打個招呼,好像自己的確和生意場上的朋友在談生意。
  “阿哥。”
  半晌後,小丫頭終於說話了,只是聲音很委屈,抽抽噎噎的好像還哭了。
  “你,你好久都沒回家吃飯了,我就問阿姐,阿姐不告訴我,只是摟著我哭。”
  “我問林語姐姐,林語姐姐說讓我不要想你了,就,就當你不在了。”
  “阿哥······”
  說到這裡的時候,阿寧終於哭出了聲音:“你,你是不是不要我們了啊?”
  其實阿甯對陳漢升很依賴,因為當初就是他,抱著不到6歲的小丫頭走出了大山,不顧阿甯母親在身後不舍的哀聲挽留。
  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陳漢升雖然從沒當過父親,可是在阿寧的心裡,大概早就把阿哥阿姐當成爸爸媽媽來看待了。
  陳漢升聽得當然很心酸了,他見過小丫頭哭的樣子,一個人跑到黑漆漆的房間裡,躲在牆角邊上,小手摳著牆壁,大眼睛“吧嗒”眨一下,就是一串透明的淚珠子,可憐巴巴的特別讓人心疼。
  “你不要聽胡林語放狗屁!”
  陳漢升臉上一直帶著微笑,這是表現給客廳的那群人看的,不過語氣很生氣:“我怎麼就不在了,阿哥也從沒說不要你啊,你們小學快要預報名了吧,到時阿哥也過去。”
  這個消息是“雙面間諜”陳嵐透露的,琅琊路小學作為建鄴頂尖名校,逼格還是很高的,正式報名之前還要進行預報名,可能是看看孩子家長做什麼的。
  2006年這算是常規操作了,陳漢升以前讀書的時候,老師還專門發了一張表格,填寫父母親戚的職業。
  “我們下週二預報名。”
  沈甯寧吸了吸鼻子回答。
  “放心,我到時肯定到!”
  陳漢升斬釘截鐵的保證。
  考慮到小丫頭有些聰慧,所以陳漢升還是向她解釋一下:“阿哥和阿姐兩人之間有點特殊情況,不過這和你無關,你只要好好的享受童年生活,
開心幸福就好了,阿哥肯定不會不要你的。”
  “嗯,阿姐洗完澡了,我要掛了。”
  阿寧乖巧的說道。
  “來,親阿哥一下。”
  陳漢升哄著說道。
  “mua~”
  可愛的沈甯寧隔著聽筒親了一下陳漢升,然後小心翼翼掛了電話。
  江邊漁光點點,還有一輪彎月倒影于水中,這本是一副閒適的畫面,不過陳漢升心裡有些沉重,因為剛才那番話,不就是父母離婚時,爸爸對孩子的安慰嗎?
  “我連爹都沒當,不過這些臺詞已經倒背如流了。”
  陳漢升忍不住拍拍腦袋:“他媽的,老子到底是看了多少八點檔的電視劇啊!”
  ······
  吃完飯以後,陳漢升送著孫教授、王梓博和聶小雨回去,邊詩詩留在這裡。
  因為小魚兒剛回來,本著“一碗水端平”的理論,所以妹妹陳嵐今晚也留了下來。
  好在五室三廳並不擁擠,小魚兒一間,老陳兩口子一間,老蕭兩口子一間,保姆一小間,陳嵐和邊詩詩一間,只是陳漢升過來的話,他只能繼續睡客廳當“廳長”了。
  送完孫教授和王梓博,前往江陵的車上只有陳漢升和聶小雨了,也沒有等小秘書發問,陳漢升主動交代了一切。
  比如剛才電話是阿寧打過來的,小丫頭想自己了,不過現在正處於小魚兒的“考察期”,真是各種糾紛······
  聶小雨聽完消化了很久,然後實事求是的說道:“陳部長,沒有別的辦法了,你現在只能選擇一個,放棄另一個,我知道你肯定心痛,可是雙全法根本不現實的······”
  小秘書一路上絮絮叨叨,陳漢升也不吭聲,等到果殼電子停車場的時候,聶小雨禮貌的說道:“我先回辦公室加個班,陳部長晚安。”
  “等等。”
  陳漢升突然喊住她。
  “啥事?”
  小秘書走近一點,還以為老闆有事要叮囑自己。
  沒想到陳漢升“咚”的給她個腦瓜崩:“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整天二次元三次元的,至少要學會開車啊,不然咱倆出差我還要給你開車,到底誰他媽是老闆?”
  說完以後,陳漢升就快步溜達回宿舍樓。
  “好痛~”
  小秘書捂著腦袋,沖著陳漢升跺腳抱怨:“你就是故意找個理由敲我而已,因為我不小心說了實話,雙全法本來就不現實嘛!”
  ······
  接下來的一周,生意上沒有太多波折,果殼快播反而因為高效性能,傳播的非常迅速。
  在大學生群裡之間廣為流傳以後,很快就是工作党,男人們下載是為了更方便複習一下“傳統手藝”,女人們下載純粹是為了煲劇,畢竟這裡是正版電影,分辨度要高很多。
  最後火到什麼程度呢,果殼沒付一分錢推廣費的情況下,國內幾乎每個網吧都下載了這款軟件。
  因為根本攔不住,那些通宵的網友打開電腦後,第一件事就是先下載個果殼快播,有些人還下載錯了,下載了一大堆木馬和病毒。
  網吧老闆,們沒辦法,索性主動裝載了果殼快播,還把圖標放在最顯眼的桌面上,方便通宵的網友在後半夜自娛自樂。
  這種趨勢帶動的不僅僅是果殼快播,還有果殼社區、商城等等一切果殼系的產品,這個時候,陳漢升也再次接到了蘇東省企業家協會的入會邀請。
  其實果殼電子早就收過了,不過當時陳漢升開口就要做“副會長單位”,協會秘書處回答要商量一下,結果就杳無音訊。
  這次的邀請函,可是明明白白寫著“誠摯邀請果殼電子成為蘇東省企業家協會的副會長單位。”
  蘇東省是經濟強省,所以企業家協會的會長單位是大名鼎鼎的徐工集團,副會長單位有蘇寧、小天鵝、正大天晴、德基廣場······等等。
  現在,又加了一個建鄴果殼電子。
  這次和果殼一起入會的還有不少企業,比較有名的就是海瀾之家,不過他們現在還是個連鎖小品牌,也只是個普通會員,召開理事會表決的時候,海瀾之家老闆拿著名片到處發散。
  會場裡大家都很客氣,沒有遇到那種“看著陳漢升年輕,故意侮辱”的傻逼,大家都是做大生意的,誰沒事會挑釁啊。
  再說,“果殼陳”那是能隨便揉捏的嗎,現在網上有一種言論,三星手機爆炸事件裡就有果殼的身影,可是那又怎麼樣呢,陳漢升還是笑眯眯成為蘇東省企業家協會的副會長。
  陳漢升也交了不少朋友,可能暫時對生意沒有什麼幫助,不過人脈關係擴展了很多。
  當然這和他性格也有很大關係,因為企業家聚會無非是吃吃喝喝,吹吹牛逼,再挑個KTV唱個歌,對陳漢升來說,這就是正好撞到了自己最擅長的領域啊。


八百八十二、沈甯甯的小學“報名記”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董,我不喝了,實在沒有那個酒量。”
  “咱們才喝了這麼一點啊。”
  “年紀大了,老哥是真的不行。”
  “男人怎麼能說這話呢,喝完最後一杯。”
  “我再喝就要進醫院了,陳老弟,改天我想去果殼拜訪一下,我感覺咱們兩家之間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間。”
  “好說好說,那張哥慢走。”
  ······
  企業家聚會的時候,經常有這種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被灌得酩酊大醉,然後被秘書和司機接走。
  這些人在自己公司是說一不二的霸主,或者是威嚴不苟言笑的老闆,不過在這種對等的圈子裡,大家都是客客氣氣的稱兄道弟。
  今晚的飯局結束後,果殼電子廠的司機也早就等在樓下了。
  “去江邊公寓。”
  陳漢升上車後吩咐一聲,然後就閉眼休息了。
  司機點點頭,輕輕踩著油門離去。
  廠裡的司機原來都很想當大老闆的“御用司機”,這樣會有很多隱形的好處,後來隨著時間推移,大家發現陳董更喜歡自己開車,所以只能在有限的服務機會中,儘量讓大老闆留下深刻印象。
  11點左右,陳漢升來到江邊公寓,梁太后打開門,嗅了嗅鼻子不滿的說道:“每天都帶著一股酒味回家,不要刺激到小魚兒。”
  “我知道,推不掉的飯局嘛。”
  陳漢升被親媽絮叨,也有些不耐煩。
  現在公寓裡人數要少一點,兩位父親都回港城上班了,不過他們心思明顯都在這邊,除了每天固定打電話過來,有時候聽到什麼對安胎有益的辦法,也會趕緊彙報。
  所以現在就是“婆婆”和“丈母娘”在照顧小魚兒,保姆林阿姨反而比較悠閒,每天買個菜,看個電視,下午還能在江邊溜達一圈,就差抱條柯基在陽臺曬太陽了。
  “小魚兒今天有些孕吐反應,所以早早的休息了。”
  邊詩詩走過來說道,如果說梁美娟和呂玉清是貼身保姆的話,邊詩詩和陳嵐就是陪伴小魚兒的“工具人”了。
  不過陳嵐更偏向“開心果”屬性,邊詩詩還會幫著小魚兒熟悉律所現在的狀況。
  蕭容魚過兩天打算回律所看一看,未必就是像以前那樣上班,不過也希望能分擔一點任務。
  這一點曾經在家裡引起過討論,呂玉清和梁美娟都不同意,以律所現在的名氣,蕭容魚這個主任出現後,肯定會有媒體記者上門採訪的,這樣可能會影響寶寶。
  相反老陳和老蕭商量後都覺得可行,現在寶寶才三個多月,蕭容魚小腹都沒有顯懷,再說一直悶在家裡也影響心情。
  四個中年人為此還吵了一架,最後陳漢升請教第一人民醫院的高教授,高教授說不要過度緊張和關懷,正常情況下七個月都有上班的,三個月怕什麼。
  “小魚兒休息了也沒關係,我就是看看而已。”
  陳漢升笑著和邊詩詩說道,換好鞋子躡手躡腳的走向主臥。
  他沒有打開壁燈,不過客廳的燈光很亮,也有幾抹安靜的照射進來,映襯出那張精緻的瓜子臉。
  “呼~,呼~,呼~”
  興許是孕婦比較嗜睡的原因,小魚兒沒有察覺到動靜,她是甜美的性格,就連呼吸中都有甜甜的味道。
  陳漢升就這樣默默的看著,思緒也飄得很遠。
  現在大家都在講“好事多磨”,因為陳漢升和蕭容魚之間經歷了很多事情,
只是他們哪裡知道,陳漢升其實是磨了兩世啊。
  “如果按照正常發展,你因為等不到我的表白,或者從同學口中聽到我的風流韻事,現在正失望的準備出國讀書了吧。”
  陳漢升心裡想著,上一世蕭容魚就是畢業後直接出國的,也許多年以後兩人還能重逢,不過到底是錯過了很多時光。
  這一世,蕭容魚也失望的出了國,可是現在又回來了,肚子裡還有一個小小魚兒。
  陳漢升沒當過父親,“血脈相連”這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只是在電視和小說裡看見過。
  他現在的情況是,不管工作多忙應酬多晚,總想過來看看蕭容魚,這樣心裡才會踏實。
  即使小魚兒休息了,或者不搭理他,陳漢升都不會在意。
  “美娟,我覺得漢升長大了。”
  陳漢升注視著小魚兒,後面也有三個人在注視著陳漢升。
  呂玉清、梁美娟和邊詩詩並排站在一起,呂玉清能夠從陳漢升的表情上,感覺出他對小魚兒的喜愛。
  “都當爸爸了,也該長大了。”
  梁美娟鼻子有些發酸,陳漢升從小就調皮,做事也不守規矩,就算生意越做越大,身上也沒有老陳的那種穩重感。
  不過陳漢升最近的表現,大家都看在眼裡,而且評價還很高。
  這讓梁美娟很欣慰,也覺得自己以前的論斷是正確的,陳漢升只有當爸爸了,那種責任感才會促使他快速成熟。
  “唔~”
  興許是門口的動靜有些大,床上的小魚兒突然翻了個身,梁美娟趕緊走過去把門關上:“好了好了,你別把小魚兒吵醒。”
  “感覺真是看不夠。”
  陳漢升戀戀不捨的說道:“那我回廠裡宿舍了。”
  “你要不要在沙發上將就一下?”
  梁太后說道:“大半夜的開車不安全。”
  “還是算了吧。”
  陳漢升猶豫一下放棄了:“我身上有酒味,沾到沙發上小魚兒聞了不舒服,開車的是廠裡老司機,不用擔心。”
  看到陳漢升想的念的都是蕭容魚,邊詩詩心裡為閨蜜感到高興,打算明天早上的時候,還要把陳漢升今晚過來的事情告訴她,讓小魚兒也高興一下。
  “那行,早點回去洗澡休息,不要再玩電腦和手機了。”
  梁美娟叮囑一句,送著陳漢升出門坐電梯。
  這陣子每次下樓的時候,梁太后都要陪著等電梯,陳漢升之前都沒有察覺,現在反應過來還有點“誠惶誠恐”,甚至擔心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媽,回去吧,別送了。”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我已經感受到濃濃的母愛了。”
  “剛誇完又開始不正經了。”
  梁太后瞪了兒子一眼,繼續看著電梯上跳動的樓層。
  “還是說······”
  陳漢升也很聰明:“你有啥事要叮囑我?”
  “沒有!”
  梁太后皺著眉頭擺擺手。
  陳漢升撇撇嘴,等到電梯“叮”的一聲到達後,梁美娟依然沒說話,目送著電梯緩緩的關門。
  陳漢升上車後,仍然能記起親媽剛才的複雜神情,保時捷經過天景山小區的時候,他突然“啪”的一拍腦門。
  梁太后猶猶豫豫,其實想問的是應該是沈幼楚吧,只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所以她只能死死的憋在心裡。
  “哎~”
  陳漢升長歎一口氣:“難搞哦。”
  ······
  數天后,時間進入四月中旬。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建鄴的桃花並不多,不過這個時節雞鳴寺的櫻花非常燦爛。
  一個週二的早上,天景山小區201的客廳裡異常熱鬧,不僅沈幼楚和胡林語都在,就連馮貴和沈如意都回來了。
  不過今天的主角不是這些大人,而是可愛的小阿寧,她要去學校預報名啦。
  一向吝嗇的胡林語,為了這次報名活動,還特意跑去金鷹百貨為阿寧買了一件漂亮的小裙子。
  當然了,她回來就在抱怨,為什麼小朋友的衣服比大人的貴那麼多。
  沈幼楚為阿寧準備了一雙白色小皮鞋,腳面上鑲著一隻活靈活現的小蝴蝶,走起來翅膀一扇一扇的非常可愛。
  至於馮貴和沈如意,他們買了一個漂亮的小書包,婆婆還給阿甯的手腕上系了一根紅線。
  這只是普通的紅線,不過代表著婆婆的祝福和祈禱,當年沈幼楚來建鄴讀大學的時候,婆婆也給她綁了一根。
  雖然小丫頭沒有父母的陪伴,不過在這個家裡,她依然是所有人都疼愛的小公主。
  “我們家阿寧。”
  沈幼楚蹲下來,溫柔的說道:“以後就是小學生了哦。”
  阿寧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大眼睛裡對即將到來的小學生活也很憧憬。
  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因為她經常看著門口發呆,大人們都以為她是想早點去學校報名。
  “再早也得一步步的來啊。”
  胡林語安排道:“這麼多人乾脆就不要搭公交了吧,一會馮貴去攔輛出租車,咱們也奢侈一把!”
  “其實林語姐都能買車了。”
  馮貴笑著說道:“新街口門店的生意很火爆,坐辦公室的白領很喜歡喝咱家奶茶,我估計年底就能回本了。”
  “遇見”奶茶店第五家分店在新街口已經正式開業,陳漢升還提供了不少意見,那時他和沈幼楚之間還沒有發生變故。
  “滴滴滴~”
  這時,樓下傳來一陣汽車的鳴笛,緊接著樓道裡響起“蹬蹬蹬”的腳步聲,步伐聽上去迅速有力,應該是個年輕人。
  最後,防盜門“叮咚”的響了。
  阿寧眼睛一亮,飛快的跑過去開門:“阿······梓博哥哥啊。”
  原來,進門的不是陳漢升,而是王梓博。
  阿寧突然很沮喪。
  “阿寧今天好漂亮。”
  王梓博沒察覺阿寧臉色的變化,他還想抱一抱妹妹,不過被胡林語攔下來了:“阿甯已經上小學了,現在是正兒八經的小姑娘,你們以後只能牽手,不許再抱她了。”
  “噢噢噢。”
  王梓博吭哧吭哧的點頭,他心裡有些遺憾,雖然經常過來看阿寧,可是一眨眼的功夫,阿甯就要成為一名小學生,時間過得真是太快了······
  “你來做什麼?”
  王梓博沒有感慨太久,胡林語就在旁邊凶巴巴的問道。
  在胡書記的心裡,王梓博是陳漢升的死黨,陳漢升已經“叛逃”到蕭容魚那邊了;
  或者這樣說,王梓博的女朋友是邊詩詩,邊詩詩又是蕭容魚的閨蜜;
  總之不管怎麼證明,王梓博都是“敵對關係”。
  “阿甯小學報名。”
  王梓博解釋道:“我開個車過來送一下。”
  “稀罕你的車啊?”
  胡林語不客氣的懟道:“肯定陳嵐那個臭丫頭說的,我早就說了她是個間諜,下次過來不許她吃飯!”
  小胡連陳漢升都敢罵,訓起王梓博更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王梓博脾氣也比陳漢升好多了,可能心裡在嘀咕著“胡胖丫”,不過面上是不會計較的。
  實際上,消息雖然是陳嵐透露的,但是過來接阿甯是王梓博主動要求的,因為他真的很疼小丫頭。
  ······
  這是一輛普通的五座別克,果殼電子廠裡的商務用車,王梓博是司機,馮貴坐在副駕駛上面。
  沈幼楚、沈如意和胡林語,她們帶著阿寧坐在後排。
  阿寧的情緒很低落,依偎在阿姐的身上,看著小區越來越遠,那個熟悉的身影依然沒有出現,兩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裡很快佈滿水汽。
  “剛剛還想去報名,現在又怕了嗎?”
  胡林語誤會了,還以為阿甯不想去上學,於是逗趣的安慰道:“以後一個班都是和你差不多年紀的小朋友,比在家裡有趣多了。”
  “······阿哥答應過來的!”
  阿寧小聲說了一句,然後難過的埋進沈幼楚懷裡。
  胡林語沒聽到,但是沈幼楚聽清楚了,她的肩膀突然晃了一下,也緩緩的低下頭。
  琅琊路小學坐落在秦淮區琅琊路上,王梓博到了以後,發現整條路都被堵得嚴嚴實實。
  今天預報名,家長們都把孩子送過來了,有些父母為了炫耀一下,特意開著家裡最值錢的車輛,所以這輛別克顯得很不起眼。
  學校的工作人員在太陽底下疏導交通,馮貴腦袋瓜子機靈,他打開車窗問著身邊的一個保安:“你好,請問我們還要排多久啊?”
  保安打量一下馮貴的樣子,又瞅了瞅別克的車牌,這才勉勉強強的答道:“再等等吧,現在誰也說不準的。”
  琅琊路是頂尖名校,家長們都是各顯神通都把孩子送進來,所以一個班級裡,某個小朋友的家長是省政府科長,或者是身家百萬的生意人,這些都太正常了,保安都見慣不慣。
  “呵呵~”
  馮貴看到保安這個態度,很知趣的掏出一根中華遞過去,嘴裡又攀談道:“你也是夠辛苦的,四月份的太陽已經很毒了。”
  看到學長家長這樣客氣,保安雖然沒接煙,不過也是多“指點”了幾句:“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正規搖號進來的吧,這樣的學生反而不多。”
  “我和你們說啊。”
  保安叉著腰,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現在做什麼都得靠關係,孩子讀書也是一樣,你們這種家庭只能排隊等著,稍微有點關係的家長都是教導主任在接待,關係深一點的,那就是副校長接待。”
  “最牛逼的那一批家長。”
  保安豎個大拇指:“我們校長親自接待,不過數量很少,一個年級也就十幾名吧,處級以下幹部都沒這個資格的,做生意的要是沒有上億身家,也是不可能的······”
  “叮鈴鈴~”
  保安證吹得天花亂墜的時候,王梓博手機突然響了。
  “你們到哪裡了?”
  一個熟悉的嗓音出現在聽筒裡,阿寧眼神一亮,正是陳漢升打來的。
  保安也很懂禮貌,看到電話就暫時安靜下來,另外他發現後排坐著兩個超級大美女,雖然有車窗阻攔看不清楚,不過偶爾的驚鴻一瞥,那已經是非常驚豔了。
  所以,保安準備等到電話結束後,幫著這家家長找到一個停車的好地方,展示一下自己雄厚的“人脈關係”。
  “我到門口了。
  王梓博趕緊答道:“就是堵車正在排隊,你在哪裡了?”
  “你排個雞把隊啊。”
  陳漢升大聲吼道:“我在校長辦公室,茶水都他媽喝了幾壺了,趕緊過來吧!”
  “那個······”
  掛了電話後,王梓博瞅著正發呆的保安:“兄弟,校長辦公室在哪裡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