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79-880

porsmm
本文:2022-09-23T22:54:09
八百七十九、萬金難買1人心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肯定不會把陳嵐扔下去,他只是借著妹妹活躍一下氣氛,轉移一下自己被針對的注意力。
  大家都吃完飯以後,阿嵐吵著要回學校,老陳有些奇怪:“這裡地方也夠住的,你還回學校做什麼,明天還要來回跑。”
  “我和那幫大四的畢業生不一樣啊。”
  陳嵐不聽勸:“我還是大一的萌新,回去後還要複習考英語四級呢,再說學生會晚上還要查寢,我可不想被通報批評夜不歸宿。”
  “那趕緊回去吧。”
  老陳一聽侄女要“要考英語四級”,也就不再挽留了。
  大人們就這一點好,只要聽到晚輩們想學習,總是會不遺餘力的支持。
  就是邊詩詩有些奇怪,陳嵐這個丫頭最喜歡玩的吧,元旦節還強行跟著小魚兒回宿舍,那時她就不怕查房了嗎?
  “我送阿嵐回去,你們在這裡聊聊天。”
  陳漢升不給別人“質疑”的機會,直接摟著妹妹下樓了。
  不過坐到保時捷上面,陳漢升一邊發動油門,一邊問道:“這兩天,沈幼楚還會半夜起來偷偷哭嗎?”
  原來沈憨憨那邊的情況,陳嵐也早就彙報給哥哥了。
  “現在沒有啦。”
  陳嵐鼓著腮幫子答道:“我每晚都纏著幼楚嫂子帶我睡覺,阿寧睡左邊,我睡右邊,嫂子擔心吵到我們,晚上就不敢再發出動靜了。”
  “嗯。”
  陳漢升在黑漆漆的車廂裡沉默一會,然後捏了捏妹妹的臉蛋:“謝謝了。”
  “謝我做什麼噢。”
  陳嵐把椅子放低一點,仰在上面自在的休息,嘴裡還在念叨:“你們就長點心吧,總是讓我一個沒滿20歲的小姑娘擔憂。”
  陳漢升無聲的笑了笑,把妹妹送到天景山小區樓下,目送她“蹬蹬蹬”的跑上去,等到那一聲熟悉的大力關門動靜後,原來有些冷清的201客廳,突然人影幢幢的熱鬧起來。
  陳漢升在樓底下,似乎都能聽到陳嵐誇張的笑聲。
  “到底是自己妹妹。”
  陳漢升打著方向盤離開,當他不能過來的時候,好動又機靈的妹妹,為天景山這邊注入了很多快樂元素。
  ······
  不過,陳嵐可並不是完全偏向沈幼楚的。
  兩天后當蕭容魚從美國返回建鄴,在機場剛剛落地後,又是陳嵐第一個跑上去,緊緊的擁抱住小魚兒,仰著頭淚目盈盈的說道:“嫂子,我好想你呀,你以後有了小小魚兒,會不會就不疼我了。”
  陳漢升看了都在暗自感歎,作為老陳家的前浪,稍微一不小心,就要被後浪拍死在沙灘上了。
  “怎麼會呢。”
  蕭容魚被陳嵐的熱情所觸動,捧著她的臉蛋,寵溺的說道:“等到寶寶出生了,我們還像以前那樣,到處逛逛逛和吃吃吃。”
  “這就是漢升的妹妹吧。”
  呂玉清在旁邊笑著說道:“小魚兒這次回來,沒帶太多東西,偏偏給你帶了不少禮物,有化妝品有零食還有一些裙子。”
  “謝謝嫂子,我最愛嫂子了,博哥你去幫阿姨拿下行李,我的禮物我自己拿著就好。”
  陳嵐感動的吸了吸鼻子,還沒忘記吩咐梓博哥去當苦力。
  打發走陳嵐,下面就是正式的“接機儀式”了。
  從美國返回來的有不少人,小魚兒、呂玉清、孫教授、還有保姆林阿姨;
  接機的人更多,陳漢升、陳兆軍和梁美娟、蕭宏偉、陳嵐、王梓博和邊詩詩、聶小雨。
  蕭局長看到老婆和閨女,他不同於愛表演的陳嵐,老蕭眼眶是真的潤濕了,不過他作為父親在這種場合比較矜持,所以只是和老陳雙手背在身後,看著其他人挨個和小魚兒擁抱和抒發感情。
  “小魚兒,你這傻丫頭,有寶寶了為什麼不告訴阿姨啊,還要跑去美國。”
  梁美娟噙著眼淚,聲音裡有三分責怪,六分高興,還有一分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
  “梁姨······”
  小魚兒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長長的眼睫毛上也沾著晶瑩淚滴。
  “你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啊。”
  梁美娟幫小魚兒擦去眼淚,拉著她的手掌說道:“咱們先回家,阿姨昨天把新買的被褥洗後又曬乾了,保證你睡的很舒服。”
  “梁姨,很快你就不能自稱‘阿姨’了。”
  邊詩詩湊趣的說道:“因為要多一個人叫你‘媽媽’了。”
  這句話把蕭容魚說的很不好意思,其實陳漢升仍然在考察期。
  不過,就連呂玉清都覺得以陳漢升的聰明勁,這段時間絕對不會做蠢事的。
  “是啊,再等到國慶的時候。”
  梁美娟看出來很高興:“我還要當小小魚兒的奶奶呢,我和老陳都做夢了,就是小小魚兒。”
  “哈哈哈······”
  大家哄堂大笑,等到所有人都和小魚兒打過招呼,最後就剩下一個陳漢升了。
  陳漢升和蕭容魚都是公眾人物,所以他們都帶著帽子和口罩。
  兩人就這樣隔空相望一會,陳漢升主動說道:“先回去吧,我現在也是堪比明星了,在這裡駐足太久,很久就有粉絲圍上來,這樣會干擾機場的秩序。”
  “哼~”
  蕭容魚壓了壓帽檐,挽著梁美娟的胳膊走出機場,只留給陳漢升一束左右搖擺的高馬尾。
  ······
  到達公寓以後,保姆林阿姨打量一會有點納悶,女兒曾經給她普及過陳漢升的身份,雖然陳董目前資產還比不過深通董事長程德軍,但他手底下的都是高新技術產業。
  企業發展上限要遠超深通快遞,這是程德軍都承認的事實。
  可是這樣的大老闆,為什麼在國內就住個五室三廳呢,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吧。
  很快,一件事改變了林阿姨的看法,小魚兒到家不久後,門鈴聲突然“叮咚”的響起。
  聶小雨走過去開門,進來一位五十多歲,面目慈善,很有氣質的中年女性,經過陳漢升介紹才知道這是蘇東省第一人民醫院婦產科的教授主任。
  “我擔心小魚兒懷孕後,坐飛機身體會不舒服。”
  陳漢升淡淡的說道:“就特意請高教授過來檢查一下,高教授平時都是為省領導家屬診治的,這次抽空過來,實在是很感謝。”
  “小陳又在裝逼了。”
  王梓博看見發小這個表情,就知道陳漢升在儘量壓抑炫耀的心思。
  不過這也的確有裝逼資本,尋常人看病都得自己去醫院,還經常掛不到專家號,陳漢升直接把專家請到家裡來服務,要是沒錢沒人脈,根本做不到這種事的。
  “呵呵~”
  高教授笑了笑,平和的說道:“陳董太客氣了,哪位是孕婦呀,有沒有想嘔吐的感覺······”
  說完,高教授掏出聽診器等醫療設備,為小魚兒細緻的檢查一遍,直到確定沒有什麼問題,又叮囑了一些重要信息,比如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需要多做什麼,少做什麼。
  兩位父親都安靜的聽著,呂玉清也是雙手抱胸,默默的記在心裡,只有呆萌的梁太后,特意找個本子一條一條的記下來。
  有時候高教授講的有些快,梁美娟還急乎乎的說道:“慢一點慢一點,我上一條沒聽清呢。”
  “這是我媽。”
  陳漢升笑著解釋一下樑太后的身份。
  聽到這是陳董事長的母親,高教授語速又刻意放慢,臨走還特意留下電話號碼,表示有情況隨時電聯。
  陳漢升沖著聶小雨使個眼色,聶小雨會意的拿起一個紅包跟著高教授走下樓,這應該就是酬金了。
  林阿姨估摸一下紅包厚度,推斷人家教授出診這一次,比自己一個月工資還要高。
  “這就是真正的富貴人家嗎?”
  林阿姨心裡感歎,不過陳董對蕭容魚真的很關心啊,面面俱到沒有遺漏。
  這是很多人內心的想法,就連呂玉清和小魚兒母女倆在臥室的時候,呂玉清都說道:“咱家在港城也算是富裕了,但是也不能把市第一人民的醫生叫到家裡看病啊。”
  “小魚兒。”
  呂玉清勸道:“漢升對你真的很用心,你要不要考慮縮短一下考察期,早點領證結婚,大家都等著呢。”
  “媽,你不懂小陳的······”
  小魚兒扭頭看向窗外,外面是茫茫長江的一條分支,風平浪靜水波不興,景色十分的優美。
  “對小陳來說,他可以把完整感情以外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拿給我。”
  蕭容魚默默的想著,可是我根本不在意這些,我只要那一份完整的感情!


八百八十、渣男都是心理學專家
作者:柳岸花又明
  這套五室三廳的公寓有兩個主臥,主臥裡都是帶著浴室和衛生間的套件,空間面積也比較大,住起來會更加舒服。
  小魚兒肯定會住一間主臥,剩下的另一間,本來要讓給孫壁妤教授的。
  不過老太太一口拒絕了,她吃完飯就要回家,最後只能是梁美娟和呂玉清在互相推讓。
  梁美娟:你在美國照顧小魚兒辛苦了,這個主臥必須你住。
  呂玉清:一點不辛苦,林阿姨幫忙做了很多事,再說這可是漢升找的房子,你才應該住主臥。
  梁美娟:誰找的不打緊,你是小小魚兒的外婆,主臥只能你住下。
  呂玉清:這可沒道理啊,你還是小小魚兒的奶奶呢。
  ······
  兩個中年婦女爭執不下,最後陳兆軍和蕭宏偉都加入勸說。
  陳兆軍:老呂,一間房子有什麼好爭的,你就住下來嘛,收拾一下準備吃飯了,不要讓大家等太久。
  蕭宏偉:還是老梁住下來吧,呂玉清過兩天還要回家拿衣服的,那段時間要辛苦梁美娟照顧了。
  這種情況有些奇怪和搞笑,不過在我們中國人的日常生活裡非常普遍,好像都是寧願自己“吃點虧”,把更好的東西讓給對方,維持住和睦的關係。
  不過這是陳漢升和蕭容魚兩家人的事情,其他人只能在旁邊等著,也沒辦法插嘴。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王梓博看了一會,突然吭哧吭哧的說道。
  “什麼意思?”
  邊詩詩看了一眼敦厚質樸的男朋友。
  “我以前在QQ空間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說中國孩子不如美國的孩子,因為美國的孩子有競爭意識,中國的孩子由於家庭影響,反而太注意與同伴之間的感情羈絆。”
  王梓博撓撓頭:“剛開始看的時候,我覺得也挺對的,現在就覺得這是模糊概念,你看梁姨和呂姨推脫的時候,她們臉上都帶著笑容,並沒有覺得自己吃虧了啊。”
  “所以我覺得。”
  王梓博頓了頓總結道:“為什麼要媚外呢,我們中國人的傳統本來就是謙虛有愛,一個有愛的環境,比一個冷冰冰只懂得競爭的環境更舒適吧。”
  孫壁妤老教授有些驚訝,她一直都有些忽略這個黑小子,沒想到他能說出這番話。
  注意到孫教授的目光,王梓博不自然的扭扭屁股:“這也是小陳給我的啟示,他說現在網上很多狗雞······咳,很多毒雞湯,讓我注意甄別不要被洗腦了。”
  “哦,不錯。”
  孫壁妤教授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實她也發現了這種情況,正準備擬定相關法案,對網上散播這種別有用心的輿論追究法律責任。
  也許目前來說,效果沒那麼好,不過老太太覺得,自己很快就有走不動的那一天,所以要趁著身子骨還算硬朗的時候,儘量完善法律體制,儘量多貢獻一點力量,讓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早日走向復興。
  “老太太很少誇人的,目前就小魚兒能夠享受這種待遇。”
  邊詩詩喜滋滋的彎起眼睛,湊在王梓博耳邊說道:“為你感到驕傲。”
  感受著耳邊又濕又癢的氣息,王梓博喉結“咕嘟”滾動一下:“我去廚房看看,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然後,王梓博一邊扭著屁股,一邊從廚房裡端著菜出來,看上去就好像耍雜技似的。
  ······
  那間主臥最終還是梁美娟住下了,
因為呂玉清很堅持,她甚至把自己行李拎到了普通臥室裡。
  不過也正如王梓博說的那樣,這就是謙虛有愛的表現啊,看似呂玉清“吃了點虧”,可是梁美娟也會加倍的反饋回去,兩家的關係將越來越好,小魚兒在“婆家”也將越來越舒適。
  吃晚飯的時候,客廳裡燈光明亮而溫暖,側面的陽臺玻璃門敞開,慢悠悠的吹進來一點春日晚風,耳朵敏銳一點的,還能聽見江邊潮汐拍打堤岸的“嘩嘩”聲。
  十幾個人圍坐圓桌,推杯換盞,其樂融融。
  沒有人提起過去三個月的事情,這對蕭宏偉和呂玉清來說,很像一段不願意回憶的苦難,所以敬酒時,大家都愛說“好事多磨。”
  雖然“多磨”,不過終究還是成就了“好事”。
  蕭容魚並沒有和陳漢升坐在一起,不過她臉上也有些淡淡的笑意,嘴角久未出現的梨渦,又開始一點一點的顯露出來了。
  美中不足的是,桌上很多人的社會職務都比較繁忙,陳漢升就不說了,孫教授、老蕭、老陳,聶小雨也都經常有人打電話過來。
  就連王梓博現在開個小公司,偶爾都要回兩條短信。
  “叮鈴鈴~”
  陳漢升的電話又響起來了。
  他掏出手機隨意的看了一眼屏幕,突然,他眼皮不易差距的跳了一下,因為手機屏幕上正顯示“沈幼楚”三個字。
  這種時候是不能慌張的,尤其目前還身處考察期,就在0.001秒之內,陳漢升腦海裡瞬間閃過N條思緒,並且極快的做出了最優選擇。
  首先,沈幼楚不可能貿然打電話過來,應該是有事,所以這個電話得接;
  其次,千萬不能抬頭朝著蕭容魚看過去,這就好像考試時作弊一樣,偷偷摸摸的小抄可能沒啥問題,可是一旦和監考老師的目光對上了,他們就會重點關注自己。
  第三,還需要一個人幫忙掩飾。
  陳漢升左邊是王梓博,右邊是聶小雨,他毫不猶豫選了小秘書。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表面上拿起紙巾假裝擦嘴,手指也正打算按下接通鍵,一切好像都是正常的程序。
  不過桌子底下,陳漢升輕輕碰了碰聶小雨。
  小秘書的反應能力絕對要超過王梓博這塊木頭的,如果是王梓博,他很可能呆頭呆腦的問道:“小陳,咋了啊?”
  不過聶小雨只是看一眼手機屏幕,她立刻就說道:“哎呀,吳董找你啊,那估計是有事,你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接聽吧,他估計有合作要談。”
  “也對,畢竟人家借了這套公寓沒收錢呢。”
  陳漢升站起身,自言自語的嘀咕一句,這一句是說給別人(尤其是小魚兒)聽的,相當於一種解釋。
  這時,最關鍵的一點要出來了。
  陳漢升剛才的電話,全部都是在飯桌上接通的,現在要和“重要人物”談話,如果刻意躲去房間裡交流,那就顯得有點鬼鬼祟祟了。
  所以陳漢升也是藝高人膽大,居然直接走向陽臺,讓飯桌上所有人(尤其是小魚兒),看得到自己的身影。
  “躲起來接電話”和“當面接電話”是完全不同的舉動,對旁觀者來說感覺也是不同的,陳漢升就像一個心理學專家,能夠察覺出所有人的心裡想法。
  “喂~”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接通電話,不過他好像忘記了小魚兒懷孕,在陽臺的時候,居然掏根煙叼在嘴裡。
  “抽抽抽,整天就知道天抽煙,你爸都戒了,你還不戒!”
  梁太后看了很生氣,趁著陳漢升沒有點燃的時候,走過去“咣”的一聲把陽臺門關的嚴嚴實實。
  隔絕了煙味,也隔絕了所有聲音。
  陳漢升笑了笑,又把打火機收起來,他本來就不打算抽煙,只是親媽的反應,也在他預料之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