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77-878

porsmm
本文:2022-09-22T21:30:26
八百七十七、雙面間諜的陳嵐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魚兒即將回國,陳漢升忙完公司裡的事情後,親自開車回了一趟港城,準備把父母接過來。
  這也是梁美娟要求的,自從知道小魚兒懷孕的後,梁太后心裡就好像貓抓的一樣焦急,還特意去移動營業廳開了“全球通”業務,就是專門為了和小魚兒打電話的。
  所以小魚兒回國,梁太后肯定要去接機的,誰讓她肚子裡有小小魚兒呢。
  到達業小區的樓下,老陳兩口子已經準備好了,梁美娟上車後還不放心的問道:“房子準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
  陳漢升答道:“有個地產公司老闆,他聽說我找房子,就把一套裝修好的五室三廳公寓免費借我用用。”
  “為啥要免費?”
  梁美娟想岔了,疑惑的問道:“那地方的位置不好嗎?”
  “位置和環境都很好,他是德基廣場的老闆。”
  陳漢升解釋的清楚一點:“大家都是在建鄴混的,互相幫點小忙而已,你兒子現在可厲害了,年底胡潤排國內500強的富豪榜,肯定有陳漢升的名字。”
  “別嘚瑟了,安心開車吧!”
  親媽打了一下陳漢升肩膀,上個月果殼快播推出來以後,港城很多年輕人都下載使用了,還在梁美娟面前不住的誇讚陳漢升。
  梁太后現在已經適應了這種吹捧,就是心裡還稍微有點彆扭,中國的傳統父母,他們希望別人誇自家孩子,不過最好是這幾句:
  “你家孩子又考了年級第一啊!”
  “你家孩子高考650分嗎,那可以上985啦!”
  “你家孩子畢業後,考上中央部委的公務員啊!那真是太有出息了,從小就看出來。”
  ······
  陳漢升這種經常去網吧打遊戲的學生,肯定是享受不到類似的稱讚,不過他“另闢蹊徑”白手起家成為大老闆,別人都只是誇他有錢和腦子好使。
  當然也有酸溜溜的表示“我兒子當年成績比陳漢升好多了,就是心地太善良,不適合做生意,陳漢升這種沒心沒肺的反而很適合,我兒子還是找個國企工作吧,這樣更穩當一點。”
  梁太后聽了很生氣,不過也覺得對方仿佛往自己心坎裡說,這種流傳了幾千年“士農工商”的思想,不要說梁美娟這一輩,就算是15年以後也一樣很有市場。
  所以,梁美娟決定把小小魚兒培養成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兒子身上沒有獲得的誇獎,在孫女身上一定要聽到!
  “五室三廳倒也不小,我過去也能住得下······”
  梁美娟自言自語的說道,前兩天她也是火速辦理了內退手續。
  儘管陳漢升一再解釋人手已經夠了,不過梁太后覺得保姆哪有自己照顧的用心,還是堅持內退了。
  不同于呂玉清的供電局,梁美娟的單位是個清水衙門,另外供電系統還是省管部門,呂玉清又是領導,所以手續比較複雜。
  梁美娟這邊就非常迅速了,她這邊剛一提交,局長就立刻召開個局黨委會研究,大家都知道這就是走個形式,人家兒子賺那麼多錢,這是要把母親接到建鄴享福啦。
  “對了。”
  梁美娟又想起一件事:“老蕭什麼時候去建鄴,閨女回國,他肯定要去接機的吧。”
  “要的。”
  陳漢升說道:“我打電話過去問了,他今天局裡有幾個案子,晚一點蕭叔自己開車去建鄴。”
  “噢~”
  梁美娟點點頭,
車輛駛上高速以後,她也學著丈夫閉目養神。
  母子倆聊這些家常的時候,老陳一句話也沒有插嘴,他是比較瞭解兒子的,陳漢升的事業不用擔心,讓他自己折騰就行了。
  小魚兒回國後的各項準備工作,也是不需要擔心的,以陳漢升的能力和關係,肯定能把所有事情都安排的妥當。
  ······
  蘇東省的高速路況很好,在不堵車的情況下,保時捷三個半小時就到了建鄴。
  梁美娟在後面打個哈欠,看樣子是一覺剛醒來,經過長江大橋的時候,她瞅著白茫茫的江面,腦子裡一個愣神,突然悶悶的說道:“上次路過這裡,還是和幼楚一起過春節的時候吧。”
  陳漢升從後視鏡裡瞅了一眼,沒有吱聲。
  老陳睜開眼睛,皺眉說道:“在家裡都講好了,到建鄴後不提沈幼楚,要是不小心被小魚兒,或者是老蕭或者呂玉清聽見了,矛盾又要起來。”
  “我知道了,這不還沒見面嘛。”
  梁美娟嘀咕一聲,轉頭看著窗外川流不息的車輛,好像有些不服氣。
  陳兆軍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老婆是喜歡小魚兒的,放不下沈幼楚也是肯定的,只是現在這種情況,她已經沒有選擇了,必須要果斷放棄那個川渝小姑娘。
  陳漢升很有經驗,默默的開車一句話都不說,甚至呼吸都儘量屏聲靜氣。
  這好像小時候下雨忘記收衣服,本來是父母在那邊互相指責,如果這時陳漢升發出一點動靜,就算喝口水“吧唧”一下嘴巴,火力馬上就轉移過來了。
  更何況這件事本就是陳漢升的錯,直到進入公寓以後,王梓博、邊詩詩、聶小雨和陳嵐正在裡面打掃衛生,這些年輕人聚在一起比較熱鬧,沖淡了剛剛的氣氛,陳漢升才敢說話。
  “床墊冰箱洗衣機這些大物件,我都安排好了。”
  陳漢升領著父母在公寓裡轉了一圈:“王梓博他們過來就是裝飾一下,讓這裡更有家的感覺。”
  陳兆軍微微頷首,他裡裡外外轉了一圈,發現環境的確不錯,樓高12層,視線和光亮都很充足,雖然離著市區有十幾公里,不過好處是比較安靜。
  總之小魚兒自己有車,實在不行陳漢升也可以安排司機接送。
  “大伯~,大伯母~”
  其他人都叫著“陳叔梁姨”,只有陳嵐乖寶寶似的過來打招呼。
  老陳打量兩眼侄女,發現她還是以前那樣白白淨淨,眼神也很靈動,點點頭“嗯”了一聲就不管了。
  梁美娟就摟著阿嵐的肩膀,計算著這裡還缺少什麼家庭用具,一會準備去超市購買。
  “梁姨,我去吧。”
  王梓博走過來說道,他從小到大就是這樣一個人,看見梁美娟和陳嵐要去買東西,擔心她們拎不動,準備過去幫忙。
  “怎麼哪裡都有你啊。”
  不過陳漢升很不領情:“這種時候你就不要表現了,讓嬸嬸和侄女兩個人聊聊天交交心,你真是一點都不醒目。”
  陳漢升一邊說,一邊沖著陳嵐使個眼色,阿嵐笑嘻嘻的比了個“oK”的手勢。
  王梓博也不著惱,總之他都習慣了,又去臥室幫忙擦床腿。
  “等到小魚兒回國了,我要和她告狀,就說她男朋友整天欺負我男朋友!”
  邊詩詩看見男朋友滿頭是汗,一邊遞紙巾,一邊開個玩笑。
  “小陳比我小。”
  王梓博笑呵呵的說道:“從小我就讓著他了,不和他計較。”
  邊詩詩也抿嘴喝兩口礦泉水,她現在的心情是最開心的,閨蜜要回國啦,也要幸福啦,以前的不愉快都要過去啦。
  一想到自己要當姨姨,邊詩詩就按捺不住了:“梓博,你說小小魚兒長什麼樣子啊,我好想把她抱在懷裡親呀親的。”
  看到女朋友這樣憧憬,王梓博心裡突然跳出一句話——你喜歡的話,自己也可以生啊。
  不過這句話太流氓了,王梓博趕緊搖搖頭,可能只有小陳才會這樣說吧。
  “你搖頭做什麼?”
  邊詩詩發現了王梓博的不對勁。
  “沒有沒有······”
  王梓博矢口否認,邊詩詩正要逼問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響,原來是陳嵐出門時,隨手關門的聲音太大了。
  “臭丫頭真像陳漢升。”
  邊詩詩撇撇嘴無奈的說道,繼續彎腰打掃衛生。
  門外的梁美娟也在責怪侄女:“你動靜小一點,那麼大力氣做什麼。”
  “樓道風太大了~”
  陳嵐找個理由背鍋,然後又緊緊挽著梁美娟的胳膊:“大伯母,你知道我哥讓我陪你下來,真正的理由是什麼嗎?”
  “不是讓我們交交心嗎?”
  呆萌的梁太后沒有還沒理解。
  “不是呀······”
  阿嵐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我最近每天都去幼楚嫂子家蹭飯,對她的情況是一清二楚,你想聽嗎?”
  “想!”
  梁太后回答的很乾脆。


八百七十八、我要讓你們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
作者:柳岸花又明
  公寓樓下的蘇果超市里,陳嵐陪著梁太后,一邊逛著琳琅滿目的貨架,一邊敘述著沈幼楚家裡的近況。
  “除了胡胖丫以外,天景山小區那邊,沒有人知道我哥和幼楚嫂子的事情。”
  陳嵐說道:“幼楚嫂子白天的時候,還和以前差不多的樣子,做飯、打掃衛生或者教導阿寧學習。”
  “沈幼楚是不想讓她們擔心吧,畢竟家裡老的老,小的小。”
  梁美娟很能理解:“那晚上呢?”
  “晚上她會發呆,有一次我半夜起來喝水,看見幼楚嫂子傻傻的坐在客廳沙發上。”
  陳嵐噘著嘴說道:“她本來就憨嘛,發呆的時候注意力特別集中,我都走到身邊了,她還沒有發現。”
  “幼楚哭了嗎?”
  梁美娟問道。
  “肯定啊。”
  陳嵐大概是想起了那一幕,臉上也變得有些低落:“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可以無聲無息的流眼淚,嫂子一邊哭,一邊輕輕撫摸著沙發。”
  “為什麼······”
  梁美娟問了一半突然閉口不言,因為她也反應過來了,陳漢升之前住在天景山小區,因為房間不夠,他經常睡在沙發上。
  換句話說,沙發上留存有陳漢升的氣息,沈幼楚這是在懷念啊。
  “哎!”
  就連陳漢升的親媽,梁美娟都是長歎一口氣:“癡兒癡兒,何必為他這樣呢,不值得啊。”
  “大伯母~”
  陳嵐左右看了看,突然湊過去說道:“反正現在時間還早,我們打的去天景山小區看看幼楚嫂子吧,她好可憐的,每天要在婆婆和妹妹面前假裝堅強,晚上就偷偷的難過,那麼好看的桃花眼都憔悴了。”
  阿嵐的性格和陳漢升很像,或者說正因為有哥哥的依仗,所以做事也經常率性而為。
  梁太后聽了先是眼睛一亮,對這個提議好像很感興趣。
  可是過了一會,她看了看小推車裡的家用必需品,原地猶豫了好久,最後臉色一黯搖搖頭說道:“不去了,小魚兒要回國,我要趕緊回去把家裡佈置一下。”
  梁美娟這個表現,似乎在兩個人之間選擇了小魚兒。
  “為什麼啊?”
  陳嵐愣了一下:“我哥說大伯喜歡小魚兒嫂子,你更喜歡幼楚嫂子,她現在正是需要你的時候啊。”
  “哪有什麼更喜歡啊,我都喜歡的。”
  梁太后摸了摸侄女的頭髮,隱去眼角的一點淚痕:“小魚兒懷孕了呀,我現在去找幼楚,肯定也是陪著她哭,沒有其他辦法,除非······”
  “除非什麼?”
  陳嵐抬起頭。
  “除非。”
  梁美娟默默的說道:“小魚兒和幼楚能夠互相接受······”
  “不可能的。”
  陳嵐直接否定,先不說驕傲的小魚兒嫂子,幼楚嫂子也是不可能的。
  從她們性格來說,哥哥選擇了其中一個,剩下的另一個寧願這輩子不結婚,也不可能和陳漢升繼續往來的。
  ······
  買完東西回到樓上,雖然因為蕭容魚的關係,梁美娟沒有去找沈幼楚,但是她把這股怨氣全部發洩在兒子身上了。
  所以陳漢升在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連和王梓博說點笑話,都要被梁美娟冷冷的瞪上一眼。
  “沒得罪她啊。”
  陳漢升不敢和梁太后齜牙咧嘴,悄摸找到妹妹問道:“我暗示你說說沈幼楚的近況,
你沒瞎扯別的東西吧。”
  “你不相信我,那就別讓我當間諜啊!”
  陳嵐嗅了嗅小鼻子,甩頭就走。
  她是不會承認慫恿大伯母去找沈幼楚的,不然以後的零花錢都要被哥哥斷掉。
  晚上吃飯的時候,老蕭從港城趕過來了,他對這套房子也比較滿意,說明陳漢升是的確用了心。
  陳兆軍還特意開了一瓶五糧液,陪著蕭宏偉喝幾杯。
  年初陳漢升和蕭容魚剛分手的時候,老蕭在區政府碰到陳兆軍,他都是直接不搭理的,兩家的關係陷入冰點。
  直到小魚兒懷孕,兩位父親才重新坐下談事情。
  現在小魚兒終於要回國,陳漢升也算是“改邪歸正”,再想起前段時間那些紛紛擾擾的過往,老陳端起酒杯,百感交集的說道:“老蕭,好事多磨啊。”
  蕭宏偉也有類似的感慨,他看了看陳兆軍的面容,對方也和自己一樣,眼角也有了深深的皺紋。
  時間過得可真快啊,四年前孩子們剛上大學,然後秒鐘仿佛只是“滴答”一下,他們大學都要畢業了。
  “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啊。”
  老蕭端起酒杯,也和陳兆軍碰了一下,兩位父親沒有多說什麼,一切盡在酒裡了。
  陳漢升填飽肚子後,叼根牙籤在嘴裡,嘻嘻哈哈的看著兩個老頭喝酒,這樣對他來說已經很老實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梁太后仍然橫挑鼻子豎挑眼。
  “你能不能有點規矩。”
  梁太后也不顧王梓博邊詩詩他們都在桌上,很不客氣的指責:“坐沒坐相,站沒站相,咬牙簽那是小混混的舉動,陳漢升你是小混混嗎,我問你是不是,是不是······”
  “暈死,吃了槍藥了嘛。
  陳漢升心裡在嘀咕,不過他是不敢和梁太后吵架的,這是小時候打出來的陰影,這個世界上敢這樣肆無忌憚罵陳漢升的人,也只有親媽梁美娟了。
  其他人也是知道這一點的,而且陳漢升“風評”太差,小夥伴們沒一個願意幫他圓場,最可氣的是,兩個老頭也假裝沒聽見,仍然自顧自的碰杯小酌。
  “好好好,我不剔牙了。”
  陳漢升吐掉牙籤,撇撇嘴準備去客廳看電視。
  哪想到梁太后還是不滿意:“不許看,一會過來把碗刷了!”
  “我······”
  陳漢升覺得今天被針對了,他氣急敗壞的走到窗戶面前,“嘩啦”一聲推開說道:“媽,你要是再這樣針對我,信不信我讓你們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
  飯桌上沒有什麼動靜,大家還是該幹嘛就幹嘛,誰要是相信陳漢升會自殺,那就是純粹的大傻子了。
  親媽梁美娟冷哼一聲,壓根沒往窗戶這邊多看一眼。
  “好啊。”
  陳漢升氣呼呼的說道:“你們都覺得我在吹牛,都以為我沒這個血性嗎?”
  下一刻,陳漢升突然攔腰抱起妹妹陳嵐,拖著她就往窗戶邊走去。
  “大伯,大伯母救命啊!”
  陳嵐愣了一下就反應過來了:“我哥說讓你們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他不是要自己跳樓自殺,他是要把我扔下去,救命啊救命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