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紅韻紅綺(上)

冰心
本文:2022-09-18T23:24:57
  春回大地,暖風拂柳、鳥語花香,正是游學的好時光。

  段玉郎來到金陵城,在游湖街一家美侖美煥的“醉紅樓”客店落腳。玉郎長得神彩沂沂,是一位年甫雙十的美少年。此番奉父親,也就是當朝宰相段貴之命,從皇城京都來到江南游學,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但求能增見一番閱歷。

  “醉紅樓”的小二哥和掌柜,見來了一個文質彬彬的少年客官,殷勤地接到內廂上房安歇。其時已經掌燈時分,小二哥未得玉郎吩附,已端進丰盛的酒菜,擺在上房桌上後,便躬身退出房間,把門輕輕關上。

  玉郎沿途風塵仆仆,正有几分饑累,見小二哥擺上酒菜來,就舉杯獨酌,開懷暢飲起來。玉郎飲酒半杯時,突然隔房傳出一陣輕微的婉啼嬌語來,不由聽得心里頭一奇一怔,於是隨著音源傳來的鄰房壁沿看了一眼。

  玉郎看得俊臉不由一紅,混身筋血沸騰,原來鄰房一男二女,正在玩著顛巒倒鳳的風流淫戲。男的體膚潔白,看來有三十歲左右,頭臉的一半,埋在一個赤身裸體,一絲不挂的婦人玉腿胯間。這婦人俯臥在床上,臉容無法看到,玉郎從壁縫窺看,僅能見到二條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開來,二瓣玉雪似的圓渾粉臀,在微微擺動,剛才那婉聲嬌啼的聲音,似乎就是從她嘴里發出來的。

  這時只見那男的已把藏在婦人胯間的惱袋抬起來,婦人的胯間,諸相畢露,已是一覽無遺,玉郎看這男的,正用布巾在擦嘴唇,在他的兩腿胯間,還蹲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少女的小嘴似櫻桃,銜著那男人挺起的一根陽具,像在吮吸著。

  玉郎看到這里,已走混身酥痒難熬,“哎呀!”的一聲輕叫出聲,胯間那條玉莖,竟一柱擎天的硬將起來。

  玉郎兩腿一挾,正在注神貫看時,突然間“伊呀!”一聲,小二哥推門進來,玉郎俊臉粉紅,自己偷看鄰室春光,給下人看到,亦發怒不得,只有瞪眼看著小二哥。

  小二哥哈腰唱諾,向玉郎施過一禮後,神秘的向玉郎笑了笑道:“公子爺,要是有興趣的話,小的也給您叫一兩個來,保証是開苞貨,公子爺一定稱心如意!”

  玉郎俊臉泛紅,詫異的問道:“叫誰?什麼東西是開苞貨?”

  小二哥一聽玉郎這樣問,知道這位貴公子,還走一個初入道的稚兒,就微微一笑,說道:“剛才隔壁房內的一出戲,公子爺看了很夠味道吧!假加有興趣的話,小的也可以替您找來。包管是個漂亮的妞兒,莫說一個兩個,就是四個五個都行啊!”

  玉郎聽了臉色微微一紅,問道:“他們不是自己家里的妻室嗎?”

  小二哥又輕笑著說道:“公子爺,貴家富商怎麼會帶了妻室到這客店來呀!她們都是小的替他找的,只要公子爺您喜歡,我一樣替你代勞呀!”

  玉郎“哦!”的一聲,似乎豁然開朗起來,就說道:“她們都走叫來的女子嗎?那您再叫來的,有她們這等貌美嗎?”

  小二哥忍住了笑,說道:“只要公子爺您喜愛,小的叫來的姑娘,要此隔壁的女孩子漂亮十倍哩!”

  玉郎愣了愣,說道:“你去把姑娘叫來,咱該給你几兩銀子?”

  小二哥道:“隨您公子爺的賞賜就走了!”

  玉郎聽小二哥說後,想到隔房剛才那一幕,神智之間,一陣陣的蕩漾起來,隨手從袋囊里,取出一錠近拾兩重的黃金,對小二哥說道:“就這個給你,你快去替咱找一位好的姑娘來吧!”

  小二哥見這位貴公子,一出手就是拾兩黃金,驚訝得很,拾兩黃金就等於百兩的雪花白銀,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財神爺。小二捧著黃金,喜枚枚地說道:“公子爺,小的馬上給您物色一個風姿絕世的黃花閨女,保証公子爺您稱心加意。”

  說了,兩腿像一對鼓錘似的,走出了房門。

  玉郎心里掀起縷縷異樣的感覺,似乎新的刺激,新的發現,就要在他眼前展開來!不多時,小二哥帶來了一個芳齡十七、八歲的少女來到玉郎的房間。

  小二哥向少女指著玉郎道:“紅韻姑娘,這位就是從皇城來的公子爺、你可得好好侍候哩!”

  玉郎見這紅韻姑娘,年甫十七、八,長得果然花容月貌,國色天香,身披一襲水紅的翠袖羅衣,三寸金蓮,隱現裙外。

  紅韻見小二哥走出房後,輕輕把門扣上,擺動金蓮,走到玉郎面前,朱唇輕啟,柔情綿綿的向玉郎施過一禮,說道:“紅韻拜見公子爺!”

  說著嬌驅已經偎在玉郎坐的椅子沿。玉郎摟住她盈盈一拘的柔腰,一手輕解紅韻身上羅衣,問道:“紅韻,你几歲啦!”

  紅韻粉頸垂胸,任玉郎替她解開身上衣衫,輕輕的答道:“紅韻今年十八歲了。”

  玉郎隔了兜兒,撫摸紅韻胸上一對玉乳,滴溜溜的軟中帶硬,感到彈性結實。玉郎不禁問道:“姑娘粉臉紅紅的,你還是未開苞的姑娘嗎?”

  紅韻垂頸輕輕的“哦!”一聲。

  玉郎伸手替紅韻解去胸前的兜兒,下手一抄,把裙子隨著脫去。

  這時紅韻羞得抬不起頭來!玉郎在她二條玉腿的頂處、隆起的小腹上,輕輕摸了一下,說道:“紅韻怎麼連褲子也沒有穿,就走這麼一條帶子夾在胯里。”

  紅韻聽玉郎此問,“吃!吃!”的几聲笑,抬起紅噴噴的粉臉向玉郎嫵媚的白了一眼,帶笑著問道:“公子爺,你還沒有娶夫人吧!”

  玉郎聽得一愣,心想:女孩子穿不穿褲子,與娶夫人有什麼關系呢?

  玉郎見她粉面嫵媚可愛,禁不住抬起她粉頸,在她櫻桃朱唇,緊緊吻了几下,隨手移到她的胸前,捏弄著紅韻一對少女結實的玉乳。

  紅韻朱唇輕啟,舌頭塞進玉郎的嘴里,一雙粉臂把玉郎頸項摟住。玉郎的手,滑到她玉腿頂點,把紅韻胯間狹窄的小布拉掉,把她玉腿分開。紅韻芳片十八,雖是妓院的姐兒,還是個尚未開苞的清人,所以她的下陰,尚未被人摸弄過。玉郎手掌伸到紅韻胯間,少女娃子感到一陣異樣的刺激感覺,玉雪粉臂微微一擺。

  紅韻這時粉白肥臀的嬌軀,已是一絲不挂,赤身裸體。玉郎把她衣褲脫去後,分開一對雪白粉嫩的玉腿,細覽看她的胯間妙物。

  見她的陰戶疏疏几根陰毛,延貫下去,胯下夾了二辨嫩白柔軟的陰唇,肥厚的陰唇中間,橫了一條細長的肉縫。淺淺的小縫里夾著一粒嫩紅的陰核。

  玉郎再用手指剝開她的陰唇,見里面肉色殷紅,殷紅的肉膜上,還含著滴滴液汁。紅韻嬌羞滿臉,宛聲輕啼不已。玉郎的手指輕輕滑進紅韻胯間陰戶縫里,順著塞進陰道時,里面緊窄窄、滑潤潤、熱烘烘的,一股酥麻的快感,從手指一直貫流到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處。玉郎周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涌般的注向下體,一股自然的趨向,玉郎的那根玉莖,筆直挺了起來。

  紅韻的陰戶洞里,給玉郎手指的逗弄,頓時混身奇酥、奇痒,陰道里感到絲絲的疼痛,酥酥的痒,不由得玉股微微晃擺了几下。臉上羞答答的泛紅,向玉郎飄過一眼,輕輕的婉聲斷續說道:“公子爺,紅韻下面又痒,又痛,怪難受的。”

  玉郎沒有回答,將頭俯下,朝紅韻的粉臉上,似落雨狂吻。接著又吻在她兩片火辣辣的櫻唇上。

  玉郎的陽具,似鐵棒從褲里挺出來,撞在她玉股邊沿。紅韻春情撩起,欲火焚體,已顧不到少女的矜持,纖手把玉郎褲腰帶解開,柔綿綿的玉掌,從他褲腰處,摸進玉郎胯間,纖纖玉指把玉郎火辣辣的陽具,緊緊握住。

  玉郎俯首到紅韻的酥胸,用嘴將她處女結實彈性的玉乳含住,又用舌尖舔吻她的玉乳頂的尖點。

  紅韻撩起一股無法言狀的酥痒,赤裸的嬌軀,禁不住的及一陣抖顫。嘴里呻吟著說道:“哎喲!公子爺,你這樣弄,紅韻難受死了。”

  接著輕舒玉掌,緊握中的陽具,慢慢的替他翻起包皮,露出鮮紅的龜頭,纖手一上一下的替他套弄。

  玉郎的手指兒塞進紅倚處女的陰道里,輕輕地挖弄著,一面又摸著紅韻陰道口沿的陰核兒。一些滑粘粘的淫水,從她的小肉洞里滴滴的泛濫出來。

  紅韻依偎在玉郎胸前,柔綿綿的輕聲說道:“公子爺,你也把衣褲脫了吧!這樣怪熱的嘛!”

  說著纖手放下緊握的陽具,替玉郎解脫褲子。玉郎赤身裸體,無形中透出了男性肉體的美點,紅韻朝他看一眼,速把粉臉又垂落下來。

  紅韻熱烘烘的粉臉,貼在玉郎耳沿說道:“公子爺,咱們上床去玩,好嗎?”

  玉郎“哦!”了一聲,把紅韻雙手抱到床上。紅韻自動把赤裸的嬌軀,面天仰臥,兩條雪白細嫩的玉腿微微分開。

  玉郎迷惑地站在床前,看著這個一絲不挂、赤身露體的嬌娃。紅韻粉臉赤紅,秀目流波,見玉郎直挺了陽具,站在床前直看著自己,不由地櫻嘴一抿、一笑,輕聲說道:“公子爺,快上床吧!”

  玉郎“哦!”一聲,似乎蘇醒過來,翻身上床。

  紅韻舒伸玉臂,把玉郎環頸摟住,把他重壓在自己身上,把嫩舌塞進玉郎嘴里。

  玉郎挺起的陽具,剛巧插進紅韻玉腿中間,紅韻玉腿一挾,把陽具夾在胯間。歇了一會兒,玉郎哼了一聲,說道:“紅韻,你把兩腿分開。”

  紅韻“哦!”一聲,立即將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開。

  玉郎一手摸進紅韻胯間,用手指輕輕撥開陰唇,食指塞進陰道里,里里外外的挖弄著。紅韻秀眸微,朝玉郎白了一眼,柔軟無力的說道:“公子爺,你手指在紅韻下面這樣挖弄,紅韻痛得很,痒得少哩!”

  玉郎聽了一愣,說道:“哦!紅韻,手指兒怎麼樣動,你才會感到舒服呢?”

  紅韻小臉兒紅紅,“吃!吃!”的一陣羞戚無狀的嬌笑,帶著玉郎的手動了几下,輕聲說道:“要這樣子,才痛快呀!”

  說到這里,紅韻羞得把手緊緊將臉掩住。玉郎笑著說道:“哦!要這樣挖,你才有痛快嗎?”

  玉郎照紅韻所說,勾了食指,在陰道口挖弄撩撥,擦磨陰道沿的一顆陰核。紅韻柔腰抖顫,粉股急擺,嘴里一陣婉聲嬌啼,陰道淫水泊泊流下。

  玉郎一邊玩弄,一邊詫異的問道:“紅韻,你是個女孩子家怎會知道這麼多呢?”

  紅韻一陣嬌笑,玉掌又把玉郎陽具緊緊握住,媚態橫溢地說道:“有時下面痒得怪難受的時侯,就偷偷一個人在房中自己玩一下嘛!”

  說到這里,則羞答答地講不下去。

  突然間,紅韻玉腿向里一夾,“哎呀呀!”的嬌啼,玉股上挺,一陣晃動,一手把玉郎挺起的陽具緊緊捏住。陰道里像缺堤洪水似的涌出一股淫水。嘴里哼道:“哎呀!公子爺,紅韻下面水給你弄出來了呀!”

  接著,紅韻情不自禁,又是一陣婉聲嬌啼。玉郎陽具被紅韻那只軟綿綿的玉手緊緊握住,刺激得欲火加劇。他躍身跨上紅韻赤裸的嬌軀,挺起的陽具,對准了紅韻的桃花源洞猛塞進去。

  紅韻又是一陣嬌啼,她說道:“公子爺,你輕點,紅韻還走個姑娘家,下面小得緊呀!哎呀!痛死我啦!”

  在紅韻聲聲呼痛之時,“滋!”的一聲,陽具已隨著潤滑的粘液,塞進了紅韻的陰道里。紅韻芳齡十八,初經人道,蓬門初開之時感到一陣激痛。

  玉郎一手摟住紅韻粉頸,張嘴吻她的嘴唇,一手搓磨捏弄著結實渾圓的少女玉乳,他的陽具猛力抽送,火辣辣的龜頭,點點撞進花心。紅韻玉股掀動,哼叫聲音不已,陽具塞進陰道底處,紅韻一陣膚裂肉裂般的激痛,當抽出來時,混身酸麻酥痒,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玉郎火辣辣的陽具,一陣子的急抽狂送,經過了一個時辰,陰道四周的肉膜,已是淫液淋淋,滑潤潤的,伸縮自如。突然間,紅韻玉臂把玉郎緊緊摟住,柔腰抖顫,玉股急扭,頂住了玉郎塞入她陰戶里的陽具。

  玉郎陡然感到紅韻的嬌軀一陣抖顫,陽具已被陰道肉膜緊緊吸住,一股熱溜溜的淫水,燙得龜頭一陣火熱。紅韻玉掌緊貼在玉郎的臀部,嬌喘綿綿地說道:“公子爺,你玉棒在紅韻洞里,先不要動,歇一下再玩好嗎?”

  玉郎亦感到有些累,就伏揍在紅韻赤裸的胴體上,一根火辣辣的肉棍,像生了根似的插在紅韻陰道里。

  紅韻初度嘗到情欲的真正快感,少女的熱情洋溢,纖手捧了玉郎的臉,一陣雨落似的狂吻。玉郎吮吻著她的粉臉兒,說道:“紅韻,我的陽具還沒有出來,怪難受的!”

  紅韻媚笑著說:“少爺你別慌,待會兒,紅韻和你換一套式子玩玩,會更有味。”

  玉郎聽得,又是感到一陣迷惑的問道:“紅韻,你是剛開彩的女孩子,你看床上還有你下面流出來的血呢,你怎麼會又知道得這麼多呢?”

  紅韻朝玉郎看了一眼,微微的嘆了一聲氣,說道:“公子爺,你是貴人,那里知道做我們的苦,紅韻八歲賣進妓院,十四歲時就開始學這些事了。”

  玉郎詫異的問:“這些事怎麼學的,是誰教你的呢?”

  紅韻一笑,說道:“沒有人教,是自己看了學的,妓院里姐兒們,跟客人在玩的時侯,就叫未破身的姑娘們,在隔房的暗洞處偷看,看多了,慢慢就學會啦!”

  玉郎納罕不已,心道:“天下還有這等怪事,這床第之事,還有學的。”

  就笑了問道:“紅韻,你從十四歲學到現在,到底學會了几套呢?可以做出來給我看看嗎?”

  紅韻聽得粉臉一陣嬌羞,輕聲地說道:“有四、五套紅韻都會,就怕你公子爺吃不消哩!”

  說到這里,紅韻纖手掩臉嬌笑起來。玉郎聽得她這麼說,不由得高興起來,伸手把紅韻柔腰緊緊摟住,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說道:“紅韻,小寶貝兒,你好好的侍候我吧!待會我一定將你贖身。”

  紅韻聽這位貴公子,要替自己贖身,歡喜得差一點眼淚流出來,緊緊地抱住玉郎,激動地說道:“公子爺,你能把紅韻贖身,不要說這些玩的事,就是紅韻為你公子爺做牛馬亦成啊!”

  說著,叫玉郎拔出插在她陰道里的陽具,向玉郎說道:“公子爺,你朝天躺著,讓紅韻來替你玩。”

  玉郎聽紅韻這麼說,只得仰天躺下,一根火辣辣的陽具,已像根旗桿似的直豎著。紅韻蹲了玉腿,秦首粉頸,藏進玉郎胯間,嫩白肥圓的玉臀,高高的袒露著。紅韻聽玉郎要替她贖身,已是喜歡至極,使出渾身解數,來討好玉郎。

  紅韻低頭,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就把玉郎的陽具龜頭頭含住,陽具進入,已塞得滿滿的一嘴。紅韻翻動丁香嫩舌,一陣子的吮吸龜頭上的馬眼。

  玉郎感到一陣奇痒從丹田升起,混身頓時一陣酥麻,說不出的快感。這時紅韻的肥白玉臀,撥開粉腿蹲下來,已翹得甚高,正朝了玉郎一面。

  玉郎仰天半依半躺之下,就伸手玩弄紅韻的粉臀玉股,手摸進地的胯里,只見她胯間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裂開一挺,手指翻開肉唇,紅紅的嫩肉上,一片濕淋淋。玉郎食指塞進陰道縫里,肉膜把手指緊緊裹住,陰道底口,一陣張合吸收,紅韻玉股搖擺,嘴里含了陽具,鼻子里哼哼聲不已。不多時,陰道口處液汁滴滴流下,直灑得玉郎一身。

  紅韻櫻嘴吐出陽具,向玉郎撒嬌婉啼地說道:“公子爺,你怎麼捉弄人呀!紅韻不來了,你還沒有出來,紅韻的下面,又給你弄出了。”

  玉郎俊臉紅紅,笑著看了紅韻,說不出話來。紅韻笑了一下,說道:“公子爺,你躺著,紅韻再來跟你玩一套。”

  說著扭擺赤裸裸的嬌軀,翹起玉腿,跨在玉郎腰下,玉腿左右盡量撥開,又用纖指剝開自己陰唇,陰唇中細縫一道,頓時成了一個肉洞,把玉郎挺起的粗硬陽具,“滋”的一聲,塞進陰道。

  紅韻擺動嬌軀玉股,頓時也跟著抽動起來。紅韻玉股往下一坐時,火辣辣的龜頭,盡根插進深處,點點打在花心,撩起一股迷情不自禁的嬌相。赤裸的嬌軀,一起一坐,晃擺之際,胴體的的每一塊都在抖動。

  玉郎一手撫摸她細嫩的玉腿,另一手,捉住她盈盈一握的白嫩肉腳兒,細細的端摩玩弄。紅韻玉股香臀坐下之際,玉郎也將腰一挺,火辣辣的龜頭頭,撞上了花心。一股殷殷微紅的淫水,從紅韻的胯間肉洞里,絲絲不絕的滲下來。玉郎的陰毛上,胯臀間,濺得一片淋灕。玉郎用被褥墊在背後,把身子微微躺起,見紅韻套著自己陽具的陰戶,活像一隻小嘴,紅紅的陰唇,一翻一塞之際,正如櫻口二片嘴唇。

  紅韻正加醉似痴,激情銷魂之時,見到玉郎愣了眼看著自己的下體,粉臉兒一陣赤紅,媚態橫溢,嬌喘呼呼的說道:“親哥哥,這樣子你感到舒服嗎?紅韻下面又痒了,又要出水啦!”

  說到這里,玉臀擺動,一陣子的猛套急抽。玉郎已感周身酥麻,下身小腹處,隱隱地撩起一股異樣的快感,正像有東西,要從陽具里面涌出來一樣。玉郎混身酸痒澈骨,小腹急挺。就在這時,紅韻亦一聲婉啼嬌呼,凝嫩如雪的玉體,和身向玉郎扑上。紅韻玉臂緊握了玉郎頭項,粉腿挾緊,將陰戶朝他的下面湊過來。

  玉郎的手也緊按了紅韻的粉臀,龜頭頂住花心,陽精“突突”地直往陰道里射了進去。那紅玉也收縮陰道,像小孩子吸奶似的,將玉郎的龜頭一陣吸吮。

  歇了一會兒,玉郎從陰道里抽出場具,見陰毛已是濕淋淋的一片,紅韻赤裸著白嫩的嬌軀,不穿衣服就跳脫下床去,拿了布巾,把玉郎的陽具,仔細揩擦乾淨。

  “公子爺!你累了,紅韻摟了你睡一下好嗎?,待會兒紅韻再和你玩。”

  紅韻說畢,把玉郎緊緊摟進她的酥胸玉懷里。一對赤裸的男女交腿疊股,甜蜜的睡去。

  春夢中醒,漏鼓更敲,紅韻睜開睡眼,見玉郎赤條條的睡在自己玉臂彎里,臉兒相偎,腿兒相疊,同睡在一個枕上。紅韻見玉郎周身晰白,方耳大面,英俊非凡,看得芳心一陣蕩漾,禁不自禁在他俊臉輕輕的吻了數下。

  這時天氣漸熱,紅韻輕輕掀起被角,見玉郎胯股毛茸茸的地方,陽具還翹得直高。紅韻看得混身酥軟,一陣蕩漾,胯下陰戶處頓時掀起一縷說不出的感覺,像是酥痒,又夾了一點酸,陰道里火辣辣的自動開合起來。

  紅韻用玉掌輕輕一摸一搖,睡熟中的玉郎經紅韻軟綿綿的纖手一捏,驟然包皮翻下龜頭硬漲起來。

  紅韻看得淫心更熾,一縷縷的淫水,從她陰道里自動流出來。紅韻激情銷魂,意蕩神漾,再也忍不住,粉頸扑進玉郎胯間,輕啟櫻嘴唇,把熱辣辣的龜頭含進嘴里。

  紅韻櫻嘴,被龜頭滿滿的塞住,翻動嫩舌,舔吻著龜頭上的恿肉,馬眼。一陣渾身奇痒,把玉郎從夢中驚醒過來,睜眼一看,原來不是夢境,是紅韻在大發媚態浪功。

  這時,紅韻粉頭鑽進玉郎胯間時,下身正對了玉郎一邊,只見她玉腿粉臀蹲下張開之際,胯間私處已是一覽無遺。兩瓣的陰唇已分裂開,一條肉縫從陰道直通玉股肛門,陰道里的肉膜,沾著一滴一滴的淫水,直往下流。

  紅韻口含龜頭,舔吻得如瘋似醉之際,“滋!”的聲,玉郎手指迅即插進她滋潤的陰道里。紅韻嘴口含了龜頭不能出聲,鼻子里“哦!哦!”的哼了几聲,渾圓的肉臀一陣晃擺。禁不住的,紅韻吐出龜頭,玉腿一挾,柔身扑在段玉身上。

  玉郎手掌輕撫了她的云鬢,柔聲道,”紅韻妹妹,快起來,我再同你玩。”

  紅韻粉臉兒躲在玉郎胸前,赤裸的嬌軀,壓在玉郎身上,一陣子的揉擦,櫻嘴里,聲聲嬌啼婉呼。玉郎含笑的說道:“剛才我睡看的時候,你卻這樣嬌態浪勁,現在怎又含羞脈脈呢?”

  紅韻把玉郎胸前的粉臉,移到他臉頰耳沿,輕輕的說道:“公子爺,親哥哥,紅韻永遠不要離開你,親哥哥,一你會喜歡紅韻嗎?”

  兩個人很快的就糾纏在一起,像是烈火般急促燃燒起來。於是又一陣翻云覆雨。

  激情之後,紅韻伏在玉郎的胸膛上問道:“公子爺說要替我贖身回去,這事情不是說著玩的吧?公子爺家人可會答應。”

  這一問把玉郎愣了一愣,就笑答道:“家里有的是米糧,看到好的我就娶回家。”

  “哦!”,紅韻接著說道:“玉郎哥哥,紅韻那里,有三個姑娘,還是未開包的清人,跟紅韻很好,長得也很漂亮,你能不能也把她們救出火坑。”

  玉郎聽到心里微微一奇,這姑娘的心眼倒不錯,就笑著說道:“紅韻你既有這份好心腸,我怎麼不可以呢!”

  紅韻聽了很高興,把玉郎的頸項緊緊摟住,說道:“玉哥哥,你在這里多留几天,明兒我把她們帶來此地。”

  玉郎“哦!”一聲,把紅韻嬌軀摟住,說道:“快睡吧,天快亮了。”

  玉郎擁了紅韻交頸而眠,倆人互相摟抱著睡去。

  次日,直睡到日上三竿,紅椅先起身,然後替玉郎穿好衣褲,玉郎從包囊里取出一個五十兩的金錠遞給紅韻,說道:“你先拿回去,贖身的事,我會另外設法。”

  紅韻笑容盈盈,離開紅絲樓客店。玉郎令小二哥端上酒菜,稍吃一點後,就倒在床上睡去了。

  熟睡之際,玉郎被人輕輕弄醒,睜眼一看,床沿站了紅韻,身後緊隨著三個風姿俏麗的美嬌娘,再一看天色,竟已是掌燈時分了。

  這時小二哥見玉郎醒來,不待吩附,已在房里排上一桌丰盛的酒席,輕輕返下,把房門關上。

  紅韻笑盈盈的朝玉郎說道:“玉哥哥,昨晚我跟你提過的三位姐妹,我都把她們帶來啦,這是香香,這是小倩,這是惠蘭。”

  三個姑娘向玉郎盈盈拜下施了禮,原來紅韻已偷偷告訴三人,說這是當今宰相的貴公子。

  玉郎把三人仔細的看了看,果然亦是絕色佳人,容貌之美,不輸紅韻之下。

  這時,紅韻已經把房門關上,四個姑娘伴他圍桌坐下。紅韻拿出兩顆黃豆般大小的藥丸,含著羞說道:“玉郎哥哥,今晚你一個對我們四個,這東西可以讓你更有趣!”

  玉郎笑著點了點頭,讓紅韻把藥丸放入他的嘴里。又接過香香遞來的美酒吞服了。四美殷勤夾菜勸酒,一會兒,玉郎忽然覺得一個熱氣直慣丹田,胯間陽物已直豎起來。乃滿臉赤紅,問紅韻道:“你給我吃的是什麼藥丸,怎這麼利害!”

  紅韻“格格”地笑了起來,嬌軀站起,把香香推到玉郎懷里。玉郎正欲火如焚,遍體酥痒,見香香嬌小可愛,立即把她緊緊捉住,并把手摸到她的腿胯間。香香雖然是妓院的姐兒,卻到底是個未開苞的少女,這時被男人摸到私處,粉面徒地通紅。

  玉郎的手鑽入香香的內褲里,摸到凝膚滑潤潤,熱烘烘,再向大腿的盡處摸去,更是軟綿綿,濕淋淋。於是把她渾身衣物盡剝,脫個精赤溜光。香香好像蘋果似的臉蛋,已漲得如似蒸熟的蝦蟹。她只有粉頸低垂,任憑玉郎擺布。

  香香長著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膚,酥胸上處女的玉乳高高挺起,雪白的粉臀。丰滿而圓滑,玉郎一手摸到香香的柔腰,緊握著她隆起的乳峰,一手撥開她的玉腿,撫摸她的私處。香香被逗得遍體酥麻,櫻桃小嘴里陣陣嬌喘不已。柳眉緊皺,星眸冶蕩,似乎痛苦之中,又帶著快樂的神色。

  在玉郎玩弄香香的時候,紅韻在惠蘭和小倩的耳邊輕語几句,只見她倆粉臉俱紅,微微點了下頭,慢慢地把衣衫裙褲,脫得一絲不挂。紅韻把小倩和惠蘭一推,二人離開桌座,亦到玉郎身邊來了。

  小倩胴體丰滿,柔腰盈盈一握,下體玉股粉臀,長得奇大,陰戶上陰毛茸茸,一團團的凸出一塊肥肉。惠蘭嬌軀細長,玉乳挺實,玉股嫩白,陰道上僅是疏疏几根陰毛。

  玉郎再看看香香的胯間,只見二瓣肥肉夾著細細一縫,卻是雪白細嫩,寸草未長。玉郎把身邊小倩的粉臀輕輕一拍,笑著問她道:“小倩,你几歲啦!下面的毛毛長的這麼多呢?”

  小倩粉臉羞得像罩上一塊紅布,羞答答的說道:“二十歲了。”

  玉郎“哦!”一了聲,把小倩的粉腿放在自己膝腿上”朝她胯間陰處細看,只見陰道口二塊肥肥的厚唇上,長滿了陰毛,連中間也看不到。玉郎把手在她胯間摸了一把,含著笑說道:“小倩,你下面怎麼沒有縫兒洞兒,等一下怎麼玩呢?”

  小倩羞得說不出話,玉郎是故意在調笑她、一邊的紅韻還當這玉哥哥,真是未見世面的老實人。嬌笑的說道:“傻哥哥,讓紅韻用手指給你看。”

  說著,纖指在小倩陰道的陰毛上一翻一撥,殷紅的嫩肉,赫然顯出。玉郎笑著對她說道:“紅韻妹妹,你的手指塞進小倩陰道里,先抽送几下,等會我這大龜頭塞進去的時候,她才不會感覺很痛苦。”

  紅韻不知道玉郎在耍花樣,心想也對,就朝小倩“嘻!”的一笑,說道:“小倩姐姐,紅韻手指先來替你開苞啦!”

  小倩羞紅了粉臉兒,白了紅韻一眼。乖乖地讓紅韻伸手去挖她的陰戶。女孩子的纖手,要此男人家柔和得多,而且跟自己又長了一般樣的東西,知道怎麼玩法。紅韻輕輕的剝開小倩的陰唇,手指一個二個的塞進去,嘴里含笑的問道:“小倩姐姐,這樣感到痛快嗎?”

  說話的時候,手指已在她陰道一進一出的抽送起來!

  紅韻手指在小倩陰道里一陣抽送,小倩痛得不多,羞得利害,徐徐酥,縷縷痒,一腿翹在玉郎膝上,柔腰玉臀微微的擺動起來。不一會兒,淫液浪汁已從陰道里滴滴的流下來。紅韻笑了說道:“小倩姐,瞧你的!水流了紅韻的手啦。”

  紅韻在逗弄小倩陰道時,惠蘭靠在玉郎的身邊看著,嫩白結實的粉腿,緊緊的交夾一起,頓時也把纖手偷偷的摸進自己胯間。

  玉郎轉眼看到,一手把惠蘭的柔腰也攬了過來,把手伸進她的腿胯間一摸,笑著說道:“惠蘭,你酒喝得不多,怎麼拉起尿來了。”

  惠蘭玉腿一夾,把玉郎的手夾進暖烘烘,滑溜溜的胯間,羞答答的說道:“不是拉尿,跟小倩姐姐流下一樣的東西。”

  玉郎手指在惠蘭二腿夾緊的肉縫里,鑽了鑽,已塞進她處女窄狹的陰道里。惠蘭眉兒一皺,輕聲說道:“公子爺,輕一點,惠蘭下面痛得很。”

  紅韻纖指在小倩陰道里挖弄抽送,雖然都是女孩子,卻已粉臉透紅,嬌喘不安,嬌軀一動,把紅韻的酥胸柔腰緊緊抱住,嬌啼道:“紅韻妹,小倩快給你弄得痒死了!”

  這時,小倩的纖手也摸向紅韻胸前一對玉乳,一手捏住摸玩,一手把她的奶頭捏著含在自己櫻嘴里吮吸著。

  紅韻突然感到混身奇痒,她嬌軀急擺,“格!格!”的嬌笑連聲。玉郎被這四位小嬌娘,一絲不挂,赤裸裸的逗弄,已掀起熊熊欲火,兩手分摸著懷里香香以及惠蘭的陰道,陽具已似鐵棒的直翹起來。

  玉郎摸了摸紅韻玉臀,俊臉紅紅的說道:“紅韻,我忍不住了,你們四個女孩子,那一個先給我上馬玩一下。

  紅韻放開小倩,聯同其他三位姑娘,七手八腳地一起替玉郎寬衣解帶,一瞬間已經把他也脫個精赤溜光。四個赤裸的姑娘,見玉郎硬蹦繃挺起粗硬筆挺的陽具,龜頭似小兒的拳頭般大,看著芳心又驚又羞,都不敢上去。

  玉郎見小倩的陰道,被紅韻纖手逗弄之後,密密的陰毛上,已濺出了淫水。玉郎心想,小倩的陰毛多,年齡也最大,鐵棒似的陽具一定挨得下。想到這里,就牽了小倩走向床沿,笑著說道:“先叫小倩妹妹來讓我煞煞痒,以後一個一個輪到你們。”

  小倩雖在這四個姑娘中,年齡最大,可也特別害羞,只見她低垂了粉頸,照著玉郎意思,撥開了玉腿,仰臥在床沿。玉郎見小倩的胯腿間陰毛烏黑,嫩膚白晰,用手指把她烏油油的陰毛撥開,只見里面粉紅鮮艷的肉縫,濕淋淋的淫水,從陰道里流出來。已沾滿胯腿間。

  玉郎叫惠蘭和香香分別扶著小倩的雙腿,自己的雙手剝開了小倩的陰唇,紅韻則扶著玉郎挺起的龜頭對准了陰道口,玉郎緩緩擠入,小倩嬌呼一聲,若大的龜頭已沒入她那毛茸茸的肉洞。玉郎繼續挺進,終於把陽具整條插入小倩的體內。

  紅韻看得混身酥痒,纖手猛揉自己胯間的陰戶處。香香和惠蘭雖未嘗過男人味道,卻也看得春心蕩漾,紛臉赤紅。

  玉郎挺起陽具,順著陰道口沿的滑潤潤淫水,盡根塞進,塞得小倩窄窄的陰道里,一陣奇痛、奇痒、酥麻不已。

  小倩把玉股擺晃,嬌聲呻叫道:“哎呀!公子爺,親哥哥,你慢一點塞進來,我的小洞要被你漲破了,哎喲!,受不了啦!”

  玉郎快活頂點的時候,怎肯停下來,只有輕輕拍她的玉腿粉臀,說道:“小倩,你忍耐點,等下就會痛快的。

  說話時,玉郎又是連續猛抽插送了數十下,把小倩弄得嬌啼不已。

  惠蘭、香香,雖看得春情溢起,可是也有點怕,輕輕的問紅韻道:“紅韻姐姐,昨晚公子爺跟你開苞,也是這樣嗎?”

  紅韻笑著說道:“開頭陰道里是會有點疼,但慢慢就會痛快了。

  這時,小倩的陰道塞進一根粗硬的陽具,陰道里兩邊的肉膜,暴漲像刀子割般的疼痛,可是龜頭觸上花心,又是一陣陣的酥麻。使得小倩“吭吭唧唧”嬌啼著,不知到底是叫爽或者叫痛。

  玉郎的狂送猛抽,聽到“卜!卜!”的聲音,小倩由劇痛成酸麻,由酸麻變奇痒,這時玉臂伸出,把玉郎的臀部捧住,櫻嘴婉啼地哼道:“公子爺,玉哥哥,小倩不痛了呀!你盡管插我吧!”

  紅韻、香香、惠蘭、看得粉臉透紅,赤裸的嬌軀,紛紛偎向玉郎的身體。把她們的私處,貼著他的肌膚斯磨,肥嫩的玉股,力力搖擺起來。

  一會兒,紅韻突然把一只玉臂,把香香緊緊摟住,把她按在床上,將香香兩條粉嫩的玉腿撥開,自己的玉股一挺,將凸起的陰戶,緊緊貼在香香胯腿間擦磨。

  香香如痴如醉,也把紅韻摟住柳腰款擺。

  小倩突然“哎呀!哎喲!”大聲嬌啼著,把床上的一對欲火鳳凰嚇了一跳,再看另一邊的惠蘭,她分開兩條白嫩的玉腿,纖手在胯間不住的揉磨。

  小倩原來分開的玉腿,頓時累緊夾住,嘴里含糊不清地叫道:“公子爺,親哥哥,哎喲!我死了呀!我下面出水啦!”

  這時惠蘭、香香,跟了紅韻,淫心大動,陰道里感到奇痒。玉郎知道陰精已射,拔出陽具,只見陽具還是像根鐵棒似的,火辣辣挺得真高。

  玉郎見她們三人,猴急似的浪動,不禁“滋!”地一笑說道:“你們三個洞兒,我有一根肉棒,怎樣可以同時來伴你們玩呢?”

  紅韻笑盈盈的媚笑說道:“辦法倒有,只怕玉郎哥哥不答應!”

  玉郎聽了不由一奇,笑著說道:“紅韻,你說吧,反正都是玩,那會不答應的。”

  紅韻“格!格!”嬌笑著,在惠蘭、香香的耳邊,輕輕說了几句。

  惠蘭、香香粉臉泛紅,點了下頭。紅韻又笑道:“玉郎哥哥,你展出身上所有的寶貝兒,伴咱們三姐妹玩!”

  玉郎聽了心里一愣,說道:“我身上那有許多寶貝兒伴你們玩,你說來聽聽看。”

  紅韻嬌媚一笑,說道:“傻哥哥,你的嘴、你的手、你的腳,還有你下面那根肉棍兒,不就是許多寶貝兒,不就能同時伴我們三姐妹們玩嗎?”

  玉郎“哦!”了聲,包經領會紅韻的意思了,就笑著說道:“可以嘛!你倒說出來聽聽,是什麼樣的玩法呀!”

  紅韻粉險兒紅紅的,一層少女的羞態,禁不住的春情漾溢,就大膽的說道:“咱們三人仰天,躺在大床上,你的陽具可以隨便插我們其中一個女孩子的陰道,你的手指及腳趾和嘴唇,也可以暫時替代陽具,與其余兩個女孩子玩,你看好嗎?”

  玉郎一聽拍手叫妙,頓時伸出二臂,把紅韻的嬌軀摟過來親吻著,說道:“紅韻妹妹想得怪主意真不錯,咱們就開始玩吧!”

  惠蘭羞答的含了一付媚笑,朝玉郎輕聲道:“公子爺,你會不會嫌咱們下身地方臟呢?如果會,你用手弄我們就行了。”

  玉朗聽了“嘻嘻”一笑,伸手摸進惠蘭粉腿胯間,在她的陰唇揉了揉,惠蘭長得國色天香,我能吻吮你下面香澤,那是我的艷福不淺呢!怎會嫌臟。”

  惠蘭聽得心甜甜的,可走胯間陰處,給他手揉了又揉,又感到酸絲絲的難受,她有“格!格!”嬌笑著。

  小倩經過一場風流把戲後,經已累得昏昏的睡去。

  於是惠蘭、香香和紅韻三個赤裸嬌娃,個個粉腿高抬,仰天在床沿,只等玉郎來戲玩她們的陰戶。

  香香剛好躺在中間,玉郎先把雙手伸向兩旁的惠蘭和紅韻,然後把頭鑽到香香的兩條嫩腿中間,先把那光潔無毛的陰戶美美一吻,然後用舌頭去舔她的陰核。

  一時間,三位嬌娃異口同聲地呻叫起來。香香尤其叫得利害。玩了一會兒,玉郎爬到床上,拖惠蘭的大腿來做枕頭。仰天躺了下來,對紅韻和香香說道:“輪到你們來套弄我了,你們誰先上來呢?”

  香香望著玉郎胯間那條一柱擎天,心里又愛又怕。紅韻看出她的心思,就對玉郎說道:“玉郎哥哥,香香還未開苞,這個花式還是讓我來吧!”

  說著,紅韻跨上玉郎的身體,粉嫩的小手兒握住挺直陽具,對准自己陰戶的肉洞,另一只手的纖指把自己的大陰唇翻開,讓龜頭插入去。玉郎感覺到龜頭已觸軟烘烘的嫩肉,就把大臀一挺,紅韻嬌啼地說道:“玉哥哥,陽具還沒放准哩!你別急嘛!紅韻下面痛得緊哩!”

  原來紅韻也不過是昨晚才開苞,陽具硬塞進去,不由得感到一陣子疼痛。

  這時紅韻陰道窄狹,陽具塞不進!子宮口的花心卻是一縷縷的奇痒,急得玉股晃擺不已。玉掌在他的陽具上進出套送几下,說道:“玉哥哥,別心急,莫頂過來,待紅韻的手指帶你進去。”

  說著就把緊窄狹的陰唇盡暈撥開些,這時紅韻欲火加焚,陰道里滑潤潤的淫水溢流不止。紅韻把龜頭封准自己陰道,身體緩緩下降。“滋!”的聲,一根粗硬的陽具,已整條吞進陰道里。

  紅韻嬌聲急喘,一根鐵棒已塞進自己陰道里,感到一陣漲勁的疼痛難受,玉郎龜頭頂到花心時,卻又是徐徐酸,縷縷痒。

  玉郎的頭枕在惠蘭玉腿頂點,只見惠蘭恥部陰毛稀疏,胯間嫩白至極,大陰唇上,寸毛不長。玉郎禁不住的撫摸、狂吻,雨落似的落在惠蘭腿胯間。

  惠蘭玉股擺動,婉聲嬌啼不已。玉郎手指剝開惠蘭的大陰唇,只見里面一條鮮紅的肉縫兒。玉郎拖下一枕頭,墊在惠蘭的玉股下面,撥開她的玉腿,把頭藏進她胯間,伸出舌尖,往他陰道里面直舔進去。

  惠蘭忽然感到一陣酸麻從下身沖起,撩得混身奇痒,宛若虫蟻在身上爬行。柔腰玉股一陣晃擺,櫻唇里“衣啊”的婉啼著。

  玉郎的手指把惠蘭人陰唇剝得更大些,舌尖猛朝陰道里鑽進去,激動得惠蘭嬌喘嬌啼,淫水像山泉般的涌出來。

  香香這小妮子,仰天臥了多時,不見一點動靜,只聽到紅韻和惠蘭在淫聲浪叫,不由得驕驅霍地坐了起來。見這位公子爺的陽具塞在紅韻姐姐的陰道里,讓紅韻的肉洞吞吞吐吐,他的惱袋則藏在惠蘭姐姐的胯腿里,把她的陰戶吻得漬漬有聲。

  香香不禁在玉郎的肉臀上打一下,嬌聲說道:“公子爺,紅韻姐姐,你們只顧自己玩得開心,卻把香香的忘了。”

  原來小妮子看得已是春情蕩漾,欲火如焚,忍不住才向玉郎這樣說出來。玉郎的陽具在紅韻陰道里抽送,嘴口又在惠蘭陰道舔吻,激情銷魂下,竟把加花似玉的香香給忘了,經香香在他大臀一拍,倒是啼笑皆非。抬起埋在惠蘭胯間的頭臉,笑著對她說道:“香香你躺下,我馬上就來玩你!”

  香香話說出口,又聽玉郎這樣回答著,“哦!”的應了一聲,又仰天躺下了。玉郎伸出手來,摸到香香的私處,小妮子年紀還輕,陰部尺寸太窄,卻是光滑滑,軟柔柔,更有一絲絲溫溫的涼意,肌膚端的是迷人至極。

  玉郎手指剝開香香陰唇,食指的指尖傳來“滋!”的一聲,已經塞進她窄窄的處女陰道。他兵分三路,果然展出一男御三女的局面。

  紅韻用她的陰道把玉郎的陽具頻頻套弄,陰道里是酥痒難熬,淫水攙攙如注,婉聲嬌啼,樂得已是混身軟綿無勁。

  紅韻淫情火熾,欲痴欲醉,陰道已注滿淫水,陽具滑進滑出,直抵花心。突然間,紅韻一聲嬌啼,粉肚小腹一挺,頓顫的說道:“玉哥哥,哎喲!紅韻下面的淫水又出來了,紅韻沒力氣啦!”

  玉郎也感到龜頭有說不出的一種快感,可是陽具仍然硬梆梆,還沒有精液射出來。玉郎見紅韻陰猜已出,知道她已過足癮,就讓她慢慢地退出陽具,在她粉險上吻了下,說道:“紅韻妹妹,你先休息一會吧吧!”

  紅韻“哦!”一聲,腿胯間挾了濕淋淋的陰水,翻身就睡看了。

  這時的玉郎見到身旁二個赤裸著肉體的少女,香香生得嬌,惠蘭長得俏,真是各有千秋,各占其美。惠蘭經玉郎在她陰道舔吻後,已是淫水淋灕,頓時翹起她的玉腿,架在玉郎雙肩上,玉郎手握著挺起的陽具,在惠蘭陰道的肉膜慢慢擦磨。惠蘭玉股晃擺,一陣嬌喘,軟綿綿的說道:“公子爺,別磨了,惠蘭里面痒得難受哩!”

  玉郎經惠蘭此說後,就用手指剝開大陰唇,把挺起的陽具,使勁的往陰道猛插。龜頭一滑進陰道,卻見惠蘭玉股急顫,求饒似的說道:“公子爺,你輕一點兒,惠蘭下面痛死啦!”玉郎一看惠蘭胯間的陰道邊,果有絲絲紅血滲將出來。心不由一奇,心里想道:同樣是女孩子,這肉洞就長得不一樣。玉郎陽具塞進陰道半截,只好定一下,就用手撫搓她酥胸的一對玉乳,一邊擺動臀部,把陽具慢慢塞進陰道。

  惠蘭玉乳被玉郎一搓一捏,下體的淫水又攙攙的流下來。玉郎大臀一挺,“滋!”的一聲,粗硬的陽具,已盡根塞進陰道里,慌得惠蘭嬌軀抖顫,玉股急擺,細膩嫩白的肌膚上香汗殷殷的流出來,婉聲嬌啼說道:“公子爺,慢一點,惠蘭下面痛得利害,受不了啦!”

  玉郎一面抽送,一面在她雪膚上撫摸,憐愛萬分地說道:“惠蘭、你忍著點,等一下就不會痛的了。”

  玉郎時快時慢,陽具在惠蘭陰道里,滑進滑出的抽送,不一會兒,果然惠蘭哀啼的呻叫,變了嬌喘的聲音。玉郎輕拍著惠蘭的玉臀,說道:“惠蘭,你現在感到怎麼樣,陰道還痛嗎?”

  惠蘭粉臉赤紅,嬌柔無力的說道:“公子爺,親哥哥。惠蘭不痛了,只是里面痒得難受!你盡管插深入去吧!”

  香香在這四個姑娘中,年紀最輕,芳齡才十五歲,剛是情痘初開的時候,見了二人的風流把戲,不禁粉臉通紅,感到自己胯間陰道縷縷奇痒,一面看著二人在玩,一面忍不住自己把手指在陰道上挖弄著。一會兒,竟在玉郎臀上打了一下,說道:“玉哥哥,你跟惠蘭姐姐玩了半天,怎麼還沒好,要不要香香替你推推屁股呢?”

  玉郎站在床沿,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惠蘭的陰道猛抽急送,正值銷魂之際,沒開腔來回答香香。香香霍的下床,一絲不挂,赤裸的嬌軀,扑在玉郎背後,挺起結實的玉乳,在玉郎背後又揉又擦。把二只玉腿岔得大開,胯間的陰道肉唇,緊貼在玉郎的肉臀上,一陣的斯磨。軟綿綿的胴體,貼在玉郎背臀,也不禁感到舒服奇痒。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