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唐磚029

zzz123
本文:2022-09-18T02:16:31
第二十九節群毆

就在眾人分搶食物的時候,一隊身著光明鎧的威武騎士進入左武衛大營,穿過層層營帳來到演武場邊等待大將軍召見。這些來自京師太子右率的騎兵在大營中東張西望,正好看到百多號泥人在搶食物,尤其看到劉家老三捧起湯罐喝湯底的樣子有些滑稽,頓時哄堂大笑起來。木棚底下吃飯的眾軍士齊齊怒目而視,這些家伙似乎有恃無恐依然大笑不已,甚至指指點點眾人身上臉上的泥污,尤其看到前幾日因爬火網被燒掉頭發的李孝恭次子李懷仁,更是笑得直不起腰。從來只有自己笑別人,哪有被別人嘲笑的道理,李懷仁順手抄起飯碗甩手就扣在笑得最夸張的一個家伙臉上,頓時那家伙滿臉鮮血嚎叫著撲了上來,嘴里還叫:“一群泥腿子敢打爺爺,知道爺爺是誰嗎?”這下懷了,這里全是功勛之后,大家之子。一聽到這些自稱是爺爺的家伙哪里還忍得住,于是漫天的碗碟飛舞。也不知是誰喊了聲:“操死他們”。一擁而上拳腳飛舞,慘叫連連,還好都知道在軍中持械斗毆乃是死罪,統統扔下武器,兩百人對毆五百人,左武衛五人一組成鋒矢狀直插太子右率,鋒矢無不是身強力壯之輩,身手大開大闔,只管前沖,左右倆人緊隨當先之人在小范圍形成以多打少之勢。后兩人面向兩側護衛前面三人后背不給敵人偷襲之便。一時間演武場塵土飛揚,喊殺之聲不絕于耳,云燁藏在程處默身后,不時偷襲一下敵人的下三路,他剛才偷偷藏起一把敲骨頭的小錘,一斤重的小錘無論敲在什么地方,敵人無不倒地慘叫,更何況云燁主要照顧兩腿之間,中者捂著襠部眼淚鼻涕橫流,慘叫連綿而悠長,瞧的身后與敵作戰的裴家老小不自覺的加緊雙腿,發誓以后絕不與云燁單打獨斗,太危險了。

戰斗只持續了半個時辰,近五百名太子右率官兵躺在地上唉聲不絕,更有幾位慘叫的比別人更大聲,讓見著傷心,聞者落淚。左武衛兩百精卒也傷者眾多,只是被戰友攙扶不倒,咬著牙不出聲,見戰局已定,云燁第一時間就把小鐵錘拋到水坑里毀尸滅跡。

場邊程咬金,牛進達和一眾老將簇擁著一位只有十一二歲的少年在旁邊觀戰,那少年頭戴紫金冠,身著黃色衣袍,腳下蹬一雙鹿皮戰靴。老程似乎對少年極為尊敬,矮下身對少年低聲解釋戰局變化,少年也不停點頭示意。牛進達見戰況平息,瞪著牛眼從隊前瞧到隊尾,嘴里嘖嘖有聲,似乎在贊嘆,又像在諷刺。眾人被牛魔王瞧的心頭如小鹿亂撞,不知牛魔王要怎樣處罰自己。

“出息啊,兩百打五百啊,嘖嘖,拳拳到肉,腳腳見血,打自己人都這么用力,不知將來打突厥會不會拉稀?誰帶的頭?程處默?云燁?李懷仁?還是劉進武?告訴老夫,就只罰他一人,如果不說那就全體受罰,這回老夫琢磨了一個新法子,不打不罵,只把你一人關進小黑屋,時間不長,三天足矣。怎麼樣?老夫仁慈吧。以后不要背地里喊老夫牛魔王,這是為你們這些小子考慮呢,怕傷了精骨。來,告訴老夫。”

別人不知道禁閉的厲害,云燁怎能不知,三天能自己爬出來的都他娘的是好漢。見李懷仁要站出來,云燁悄悄抓了他一下,李懷仁見云燁朝自己搖頭就不再往外走,這兩百人中間就云燁清楚訓練,懲罰是怎么回事,牛魔王軟聲軟氣說話這不是一個好兆頭,牛魔王會慈悲母豬都會上樹。這可是云燁的名言,多次被證明是金科玉律,想必這次也不例外。

“沒人站出來?那就是打算全體受罰了?剛跑完十里地兩百人就干翻五百人看來力氣沒被榨干呀,全體都有,繞演武場跑二十圈,”

眾人有氣無力的道聲:“諾”就互相攙扶著跌跌撞撞的開始跑步。李懷仁湊到云燁身邊問云燁:“小燁,牛魔王不是說只罰關小黑屋嗎,哥哥一個人背下來,也好過全體跑圈啊。”云燁憐憫地看了李懷仁一眼:“相信小弟,這三天你絕對熬不下來,到時你寧可挨五十大板也不想坐小黑屋,你不知道,禁閉超過七天就會出人命。再說,咱哥們都是一個鍋里攪馬勺的,把你送出去,我們只會被罰的更重,連兄弟都不保護的軍隊,那不是軍隊是烏合之眾。”旁邊的眾兄弟齊齊點頭。只有李懷仁覺得關三天實在沒什么大不了的,不明白小燁為什么會說的這么嚴重。

見左武衛諸人在跑圈,那少年站到倒了一地的右率面前,小臉漲的通紅,自己的隊伍五百人打不過兩百精疲力盡的左武衛兵卒,這讓自己堂堂太子臉面往哪擱。再看看還在轟隆轟隆跑步的兵卒,再看看趴地上哀號的右率,舉起皮鞭沒頭沒臉就往下抽,右率將領也拳打腳踢好不容易把這些傷兵從地上趕起來,站成方隊。

“汝等為何與左武衛士卒斗毆?是誰帶的頭?給孤站出來,”話音剛落,一個滿臉鮮血的軍官就連滾帶爬的出來。

“太子殿下,您可要為屬下做主,屬下只是站在這里見那群粗胚在搶飯就笑了幾聲,他們中那個禿頭就拿碗砸在屬下臉上,還辱罵屬下,一介平民敢如此放肆,請殿下斬此刁民以儆效尤。”

老程在旁邊比小肉不笑的接話:“俺老程軍營之中只有兄弟,沒有所謂的刁民,就是陛下統領左武衛時也沒見處置過一個刁民,只懲罰過范律的兵卒,不知刁民從何說起?請殿下明斷,軍中比武是為常事,小小傷痛在所難免,還請殿下從輕發落。”

“程叔叔多慮了,您是大唐名將征戰沙場殺敵無數,孤怎敢對您不敬,此次出京父皇一再叮囑要孤多向叔叔討教統軍心得,就在剛才兩百疲兵尚打得五百右率驕兵落花流水,可見叔叔麾下皆是虎狼之士。請叔叔不吝賜教。至于小小沖突是右率無禮在先,既然左武衛士卒已然受罰,為公平起見,尚請牛叔叔整肅右率軍法。”

牛進達面無表情來到告狀的軍官面前,厭惡的拍拍他的頭說:“你若在老夫軍中,這可六陽魁首早就喂了狗,五百人打兩百人被人家全殲還有臉告狀,在軍中強者為尊,哪怕是火頭軍打敗你,那火頭軍就比你高貴。大唐能統一天下就是憑借著強橫的武力將多少草頭王斬盡殺絕,不是靠告狀。再說,你口口聲聲說的刁民恐怕太子殿下都要叫一聲堂哥。”太子聽到這里啊了一聲。看向程咬金。老程解釋:“那位是你王叔李孝恭的次子。”

“那豈不是懷仁哥哥,”太子實在不能把剛才那個滿身泥漿的禿頭兵卒和一向風度翩翩的堂哥聯想到一起。

“不止他一人,你表哥長孫沖,還有犬子處默,劉家老三,裴家老小,平安縣男云燁,滿京城豪門大姓都能找著。”

太子看著泥人一般的左武衛軍卒,有些發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