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65-866

porsmm
本文:2022-09-17T18:12:25
八百六十五、很愛很愛你(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
  王梓博和陳漢升打完電話,這才發現女朋友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有些擔心,自己也聯繫一下邊詩詩。
  “很愛很愛你,所以願意,捨得讓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很愛很愛你,只有讓你,擁有愛情,我才安心······”
  這是邊詩詩的彩鈴,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
  “喂~,梓博。”
  鈴聲響了一會以後,邊詩詩終於接通了電話。
  “你去哪裡了啊,小陳說沒見到你,我都嚇壞了,你沒遇到什麼事情吧,怎麼不接他的電話啊······”
  聽筒裡馬上傳來一連串問題,王梓博語氣急切,似乎還帶著一點點責怪,不過邊詩詩並沒有打斷,默默感受著這份濃濃的關心。
  其實,邊詩詩一直覺得自己蠻幸福的,王梓博老實而普通,就連剪頭髮的時候都不會提太多要求,只說“稍微休息一下,不要太短。”
  剪完以後,如果不是很滿意,王梓博也不好意思修整,只能胡亂扒拉兩下,然後吭哧吭哧的付錢離開,心裡決定下次再也不來這家剪頭髮了。
  這樣一個男朋友,肯定沒那麼有趣,不過他對待感情真摯而誠懇,全心全意到付出所有。
  “小魚兒也應該這樣幸福的。”
  邊詩詩低聲自語。
  “什麼?”
  王梓博愣了一下,他剛才好像聽到“小魚兒”了。
  “沒有。”
  邊詩詩跳過這個話題:“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到目的地了。”
  “你到果殼電子廠門口了嗎?”
  王梓博仍然以為邊詩詩是去找陳漢升的。
  “梓博······”
  邊詩詩沒有回答,只是悶悶的問道:“我要是哪天和陳漢升吵架了,你會站在哪一邊?”
  “啊?”
  王梓博怔了怔,這個問題邊詩詩之前就問過,當時王梓博回答的不夠完善,詩詩同學還有些生氣。
  後來,王梓博又找陳漢升要了正確答案,知道這個時候就需要“賣友求榮”,當著女朋友的面,自然要先把女朋友哄開心了。
  “我肯定站在你這邊的!”
  王梓博堅定的表態。
  “哼~,這才差不多。”
  邊詩詩傲嬌的回道,王梓博感覺女朋友滿意,嘴上也笑呵呵的。
  不過他心裡比較奇怪,因為邊詩詩那邊的聲音不像在工廠,吵吵嚷嚷的更像在大學校園裡,還有人大聲喊著“下節課是高數,老師要點名的,快點跑啊!”
  “那個,你現在······”
  王梓博剛想問一下,就被邊詩詩打斷了:“好咯,先不說了,其實我不會和陳漢升吵架的。”
  “怎麼還糾結這件事啊。”
  王梓博啼笑皆非的說道:“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怎麼還會像小孩子一樣吵架啊。”
  “如果吵架的話。”
  不過,邊詩詩又補上一句:“那一定是因為小魚兒。”
  ······
  其實王梓博剛才聽得沒錯,邊詩詩的確沒在果殼電子裡面,她正走在建鄴財經大學的校園。
  這才是邊詩詩來江陵的目的地,王梓博和陳漢升都猜錯了。
  早上看見蕭容魚那則聲明,邊詩詩能夠想像道,小魚兒寫出“果殼電子董事長陳漢升先生與我只是高中同學,我們從未構建過情侶關係”這句話時的心痛。
  “應該是一邊擦眼淚,一邊又擔心影響小小魚兒,強忍著不流眼淚,
在這樣一種狀態下澄清的吧。”
  邊詩詩又是心疼,又是胸悶。
  心疼是因為閨蜜小魚兒,也正是因為這種情緒,再加上律所的事務沒那麼忙碌,邊詩詩準備找到沈幼楚,坦白小魚兒懷孕的事實。
  胸悶是因為說出這件事,必然會傷害沈幼楚,不過,如果兩人必須選擇一個,邊詩詩最終還是選擇了蕭容魚。
  除了她是自己的好朋友,另外一點,孩子是不能沒有爸爸的。
  ······
  上午的財大就和所有大學一樣,喜歡熬夜的大學生揉著惺忪的眼睛,匆匆走向教學樓。
  有些人習慣性的來到操場附近的“遇見”奶茶店,點一杯奶茶捧到教室,一邊嗦一邊打發這無聊的40分鐘。
  邊詩詩也來到這裡,她上次過來時還是一年前,奶茶店似乎沒什麼變化,只是籐椅看上去略微掉色,有些“老店”的感覺了。
  唯一沒啥變化的就是胖貓團圓了,她懶洋洋的趴在地上,經常有路過的小姐姐,突然蹲下來揉了揉胖貓的腦袋,然後和室友笑著跑開。
  不過團圓已經習慣了,眼皮都沒有睜開,只是尾巴無奈的擺了兩下,似乎覺得這些姐姐們太煩了,睡覺都不能安穩。
  “你好。”
  一個在奶茶店兼職的女大學生走過來,禮貌的問道:“師姐想喝點什麼?”
  邊詩詩已經大四快畢業了,又在律所工作這麼久,氣質上就和大二大三的師妹不太一樣。
  “給我一杯芒果奶蓋吧。”
  邊詩詩先隨意點了杯奶茶,然後才打聽道:“我想找一下沈幼楚,請問你方便轉達一下嗎?”
  “噢?”
  兼職的女大學生臉色突然有些警惕:“你找沈師姐做什麼?”
  昨天陳師兄的“桃色新聞”曝光後,在財大校園裡掀起極大的轟動,因為陳漢升對財大來說,這就是建鄴財經大學的牌面之一。
  BBS論壇上也出現各種層出不窮的猜測,團委的副書記關淑曼又有事做了,刪帖差點把手腕刪抽筋。
  胡林語也特意警告,但凡有胡亂打聽的校外人員,直接報送學校保安科,所以奶茶店兼職大學生以為邊詩詩是過來刺探八卦的記者。
  “你就說我是王梓博的女朋友邊詩詩。”
  邊詩詩看出兼職學妹的不信任,她很坦蕩的說出自己姓名,甚至掏出學生證讓對方察看。
  看完證件,兼職大學生不再懷疑,轉身去聯繫沈師姐。
  奶茶店的兼職大學生有好幾個,這邊在打電話,那邊有人也把音響打開,湊巧也是奶茶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
  ······
  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不再需要,為難成這樣子
  很愛很愛你
  所以願意,不牽絆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
  聽著悅耳的旋律,邊詩詩一時間有些恍惚。
  陳漢升遲早會知道的,他會很為難嗎?
  沈幼楚會主動放手嗎?
  愛一個人的最高境界,到底是犧牲還是包容?
  沒過多久,耳邊突然傳來兼職大學生的聲音:“沈師姐來了,幼楚師姐來了······”
  邊詩詩抬起頭,前方有個人小跑著過來,她低著頭的模樣有些不自信,不過沐著陽光的身影,其實非常的窈窕。
  胖貓團圓也興奮的站起來,驅動著肥胖的身軀飛奔過去,圓滾滾的樣子引得大家捧腹大笑,一切看起來都很有趣,邊詩詩甚至都不忍心打斷這種美好。


八百六十六、很愛很愛你(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能夠讓團圓這麼激動,只能是“媽媽”沈幼楚了。
  等到沈幼楚走近後,邊詩詩從座位上站起來,點點頭打個招呼:“幼楚,你好。”
  “你好~”
  沈幼楚也小聲回應一句。
  上一次邊詩詩過來,並不知道這個女孩和蕭容魚的關係,現在什麼都明白了,心裡下意識的就會認真對比一下。
  邊詩詩作為小魚兒的閨蜜,肯定竭力想找出小魚兒比沈幼楚漂亮的證據,可是打量許久,邊詩詩也不得不承認,沈幼楚絲毫不差。
  衣服很普通,只是簡單的長袖外套和天藍色的牛仔褲,再配上一雙小白鞋,樸素的和奶茶店裡的兼職大學生沒什麼區別。
  不過,要是加上一張生動完美的臉蛋那就完全不同了。
  沈幼楚和蕭容魚是兩種不同的漂亮,蕭容易是一張精緻的瓜子臉,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兩側還會攢出深深的梨渦,一看就是活潑甜美的性格。
  沈幼楚要更加幽靜一點,皮膚白皙,五官的線條異常溫柔,長發軟趴趴的伏在肩頭,發尾有些自然彎。
  她看見邊詩詩一直盯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沈幼楚自然是知道邊詩詩的,不僅聽陳漢升說過,她本身也見過邊詩詩,當初王梓博“肉身堵槍眼”強行表白的時候,沈幼楚就在旁邊親眼目睹。
  不過蹊蹺的是,以陳漢升和王梓博的關係,“兩家人”應該經常聚會才對,只是陳漢升從沒有這種想法,王梓博每次來天景山小區,也向來都是獨身一人。
  沈幼楚這個性格,她也不可能主動拉一個局,邀請王梓博和邊詩詩過來聚會,所以這件古怪的事情一直持續到現在。
  實際上,“兩家人”的確經常聚會,只是女主不是沈憨憨,而是身處美國的蕭容魚。
  “你······”
  邊詩詩打量完畢說話了,不過又有些猶豫,她是一肚子的話不知道從何說起,最後只能用一句常見的開場白:“你最近在忙些什麼?”
  “我在準備面試材料。”
  沈幼楚柔柔的回答。
  “我聽王梓博說過,你考上建鄴大學的研究生了。”
  邊詩詩衷心的說道:“恭喜你啊。”
  “謝謝。”
  沈幼楚禮貌的道謝,然後又低下頭。
  場面一時間有些停滯,胖貓團圓在腳邊親昵的環繞,邊詩詩在默默的組織語言,如何委婉的告訴沈幼楚真相;
  沈幼楚覺得邊詩詩作為客人,還是王梓博的女朋友,自己應該好好招待才對。
  “你,你要不要喂貓?”
  沈幼楚難得主動開口。
  因為上次邊詩詩過來,逗弄團圓的時候差點被撓,最後還是沈幼楚拿了點貓糧出來,這才讓邊詩詩心滿意足的擼了擼胖貓。
  “喂貓?”
  邊詩詩愣了一下,她今天完全沒有擼貓的心思,只不過從沈幼楚單純的桃花眼裡,邊詩詩感受到了善意和友好。
  “你要是想喂貓,我,我去給你拿點貓糧。”
  沈幼楚有些結巴的說道,她說完也覺得自己沒有“發揮”好,嘟著小臉有些沮喪。
  邊詩詩心裡突然軟下來,一直緊繃繃的肩膀都開始松垮,沈幼楚明顯是一個不擅長言辭的靦腆姑娘,但是真的很善良啊。
  “我要傷害這樣一個女生嗎?”
  邊詩詩感覺到自己有些動搖,趕緊摒除這些心思,
同時默念“孩子是不能沒有爸爸的,孩子是不能沒有爸爸的,我是小小魚兒的姨姨,我要幫助小魚兒······”
  半晌後,邊詩詩的眼神再次堅定起來,輕輕說道:“那就謝謝了。”
  看到自己的善意被接納,沈幼楚很高興,她去店裡拎了一小袋貓糧出來,擺放在邊詩詩身邊。
  這是一幅和諧的畫面,沈幼楚和邊詩詩都蹲下身子在喂著團圓,奶茶店的音響放著年輕人喜歡的流行音樂,沈憨憨心裡也暖暖的,她心裡已經計劃中午做什麼菜給邊詩詩吃了。
  直到,滴答,滴答,滴答······
  邊詩詩喂著喂著,突然哭了。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偶爾也有幾滴落在團圓橘黃色的毛髮上,團圓感受到了,扭頭“喵”的叫了一聲。
  “你怎麼了呀?”
  沈幼楚嚇壞了,緊張的有些不知所措,緊張的幫著邊詩詩擦眼淚。
  過了一會,邊詩詩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眼淚也逐漸收住了。
  她抬起頭,眼眶紅紅的看著沈幼楚,神情比較複雜,有些愧疚,不過更多的還是堅定。
  “幼楚······”
  邊詩詩叫了一聲。
  “我在的。”
  沈幼楚輕輕應道。
  “小魚兒懷孕了。”
  邊詩詩垂著眼眸,平靜的說出一句話。
  沈幼楚開始有些疑惑,一是不知道“小魚兒”是誰,二是沒反應過來“懷孕”的意思。
  “喵~”
  團圓叫了一聲,它感受到邊詩詩的情緒上的波動。
  “蕭容魚······”
  邊詩詩深吸一口氣,宛如拔河比賽的關鍵時刻,某方選手準備一鼓作氣拿下勝利的堅定號角。
  “蕭容魚懷孕了,寶寶的爸爸是陳漢升,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陳漢升還不知道這件事,但是我不忍心看著蕭容魚每天晚上以淚洗面,她太苦了呀,每天都在哭,還強忍著不敢哭,我看得好心疼啊······”
  果然,邊詩詩下面就發動了致命一擊,一點反駁的機會都沒留給沈幼楚。
  “幼楚,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邊詩詩一口氣快速說完,然後就在道歉。
  邊詩詩真的很愧疚,可是站在她的角度,實在沒有選擇的餘地。
  小魚兒,她真的太辛苦了。
  不過對沈幼楚來說,她現在聽懂了,不過世界卻“轟”的一聲崩塌了。
  “那個女孩懷孕了嗎,小陳居然是爸爸?”
  “那麼,小陳就和別人是一家三口了呀,有寶寶,有媽媽,有爸爸。”
  “我······是不是得離開了?”
  “可是,我也想過要和小陳組成一家三口啊。”
  ······
  陽光明明是溫熱無比,但是落在沈幼楚肩膀,卻覺得冰涼一片。
  “幼楚,幼楚。”
  邊詩詩叫了兩聲,沈幼楚居然沒有反應。
  邊詩詩慌張的推了推沈幼楚的胳膊,沈幼楚這才從迷茫中醒悟過來,再抬頭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原來自己眼淚也不知不覺的下來了。
  “小陳當爸爸了,那······那很好啊,他幸福了,我也能安心。”
  沈幼楚小聲的呢喃,她儘量想用祝福的語氣,甚至還想笑一下,可是滂沱的淚水就好像開閘的洪流,阻止了沈幼楚自欺欺人。
  “喵!”
  胖貓團圓看到“媽媽”傷心了,齜牙咧嘴的沖著邊詩詩低聲嘶吼。
  “幼楚······”
  邊詩詩握緊沈幼楚的手掌。
  沈幼楚這樣說,似乎準備放手成全陳漢升和蕭容魚,就好像那首歌裡唱的一樣——很愛很愛你,所以願意,捨得讓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按理說,邊詩詩目的已經達成,但是她根本沒有一點高興的地方。
  邊詩詩現在才感覺到,原來陳漢升在沈幼楚心裡也是那樣的重要。
  “我,我去洗個臉。”
  這個時候,沈幼楚展露出在艱苦生活中成長的堅韌,她掙扎著想站起身,可是雙腿早就沒了力氣。
  邊詩詩伸手扶起她,沈幼楚還沒忘記說一句“謝謝”。
  沈幼楚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操場的水龍頭邊上,當冰涼的自來水撲在臉上時,腦袋慢慢的有一絲清明,她想起了婆婆,想起了妹妹,想起了胡林語,也想起了邊詩詩剛才那些話。
  “嘔~”
  突然,沈幼楚胸口傳來一陣劇烈的噁心感,忍不住在水池邊幹嘔起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