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紅塵佳人如煙事(3-4)

冰心
本文:2022-09-15T23:31:47
  ——————————————————————————–
  第三章 初品佳人
  游泳用餐後我檢查了大小騷的學習:「文婷,妳是爺的什麼?」
  「我是爺的服務員,我是爺愛的騷貨。」
  「還有呢?」
  「我是爺愛玩的大奶淫婦,我是一只毛桃,我是一名大屁股賤女人。」
  「好」,我一邊抱過艷兒親嘴摸弄,一邊讓大騷自己站在我們面前摸乳搓胯、扭動腰肢說著淫蕩的話語,我想這樣讓她更快進入淫婦的角色。
  過了一會兒,文婷心猿意馬、難以自持地慢慢跪伏下來,春意盎然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我說:「爺,大騷站不住了,濕透了」。
  我將文婷拉坐在另一側,見她那一對令人心旌飄搖的豐滿乳房已裸露出來,探手入皮裙內早已溪水長流,我扯開大騷的小內褲,將小弟弟刺入那只毛桃,手早已掠上高山揉搓鮮桃取樂。艷兒也春情萌動,將一根紅舌渡送過來讓我品嘗。我將小騷沁兒也如法炮製,小騷口中也是不斷騷叫,
  「爺,我是您的小騷,是您幹著玩的小婊子,是您洩慾的機器,是您腳下的小哈吧狗,小騷最愛吹簫給爺聽。」
  說著說著,我將有點軟的小弟弟抽出來,將小騷的頭按向襠裡,粘滿大騷淫水的小弟弟捅進沁兒的性感紅唇中。
  「吹」,我小聲令她。
  小騷果然知趣可心,銀牙輕咬、香舌掃舔、鯉魚紅嘴不停吸吮,清純可愛的沁兒此時嫻熟地吹簫騷態平生一種妖冶的艷麗感,讓我感到歡愉暢快。
  剩下的艷兒和琴兒早就抱在一起跳起了貼面舞,雙乳互搓、玉手亂摸、粉腿搖曳。整個房間彌漫著一種深深的淫糜氣氛。女人從來就是一種性感的載體,漂亮的臉蛋、豐滿的乳房、渾圓的臀部、神秘的粉胯,女人的著裝舉止、女人的音容笑貌,從古到今一直在勾引男人的幻想和原始的衝動欲望,性。
  而今我終於有了欲望滿足的感覺,這裡有按我想法調教出來的眾多的妃子、妾侍,這裡是我的後宮,也是我的春宮。
  又是一天,當我從泳池裡走上岸,抱著結實的胸脯看著城市裡清新艷麗的日出時,感到全身充滿活力,女人和金錢都暫時被拋在腦後,我從生命之源—-太陽那裡汲取力量,生的確是無比美好的。
  艷兒和琴兒柔順地偎依在我身旁,短短幾天我們似乎合為一體難捨難分了。
  「走吧」說話間我們已經來到神光公司,名牌已掛好,東西也布置好了。
  我將招聘室布置在陽光燦爛的地方,在另一間房安排艷兒拍照,當然太打不上眼的就算了。
  一上午清閑無事,下午人慢慢多起來,電話鈴也響個不停。有的濃妝艷抹、有的薄施粉黛、有的花枝招展、有的樸素無瑕,每個應聘者都想表現出自己不同凡響、鶴立雞群,有的含蓄地著一襲華貴的長裙,有的風騷大膽的則袒胸露背,或裹緊身衣褲,或著迷你短裙,把女性胴體的曲線美表露無遺。
  處在這麼多漂亮、性感的美女中,捏握著她們的纖纖玉手、欣賞她們的嬌媚風姿,我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但人一多,不僅搞得我眼花繚亂,有的絕色尤物進來更搞得我的小弟弟起立致敬,半天不能平靜,雖然艷騷和琴兒竭盡全力輪流用玉手小嘴和騷穴安慰它,它還是不太聽話。
  第二天我借口接待工作太重將肥奶尤物佳然從老爸那裡也借過來,令五女帶上各色美艷衣裙和我同來,在裡屋闢一炮房,令五騷輪流在內等候。
  當我在外間接待完一名十分惹火的騷姐浪妹後,就進內挑出一名最類似類型的騷妾並令其著類似衫裙供我洩火。
  這天下午,一名 1 米 63 的雙十女郎推門進來,此女一進門就讓我的眼睛一亮,披肩長發,眉眼風騷,一笑就酒窩勾人,媚眼亂拋,身材苗條修長,長就七、八分姿色,自我感覺良好。
  穿一件袒半胸而露半乳的雪白的勾花網眼無袖短鏤,黑色的小奶罩清晰凸現,下著一件白色半透明迷你短裙,黑色的三角褲也明白可見,一條進口的高檔連襠繡花白色絲光長套襪將此騷長長的粉腿包裹得光滑妖艷,腳上的白色高跟鞋只有兩根袢,前面的大袢勾住腳掌,後面的小袢掛住腳踝,腳部的曲線完美無缺地盡顯眼帘。
  琴兒見她進來,連忙招呼道:「請坐」。
  此騷不僅穿著打扮極其暴露,舉止也十分輕佻賣弄。她一步三搖,柳腰款擺地走過來坐下,張開櫻唇小口吐出「謝謝」兩字,聲音及音調都充滿女性魅力,撒嬌放嗲是拿手本事。
  「請問姓名?」
  「張曉慶,20歲。」
  「文化?」
  「高中畢業。」
  「喜好?」
  「娛樂、唱歌跳舞和看書。」
  「願望?」
  「當模特,穿各種美麗的衣服讓大家看。」
  我說:「當模特要領導時裝新潮流,為展示性感魅力要穿緊身衣、透明衣和暴露衣,張小姐覺得如何?」
  「女人本來就是打扮給人看的,別人愛怎麼看,我就要怎麼打扮。」
  好,看來此浪騷是一個豪放女,過幾天我就要讓妳說,「爺愛怎麼看,我就怎麼打扮,爺愛怎麼幹,我就怎麼給您幹」。
  琴兒又問下去,但見此騷一言一行都百般賣弄、自作多情、扭捏作態,真他嗎讓我心旌搖蕩、魂不守舍,我悄悄將小弟弟放出,拉過琴騷的嫩手撫慰起來,暫時穩穩心。
  我又插話說:「張小姐今天打扮得好漂亮。」
  張騷聽到作為總經理的我誇她心裡好舒坦,站起身來在我面前輕盈地一轉,手高高舉起,做一個時裝表演動作,嬌聲問:「總經理,我美不美,夠格嗎」。
  看到她穿著透明超短衣裙,乳房隆起、臀部滾圓、腋毛扎眼,以及高低起伏的美妙身段,我幾乎迷亂得難以自持,一門心思想將此淫娃艷姝撲翻在地、狂摳亂摸、直搗黃龍。於是脫口而出:『夠味兒』。
  琴兒見我有些失態,狠捏了一下我的小弟弟,差點讓我叫出聲來。
  琴兒接著說:「面試結束,妳等通知吧。」
  慶兒一雙媚眼充滿誘惑力地看作我:「總經理,要等幾天呢?」
  我本想說還通知個屁,馬上上班都可以,但見琴兒有些生氣的樣子轉口說:「三天之內,如果可以我們會電話通知妳。」
  慶兒一笑百媚生說:「我一天二十四小時等您的電話,可別讓我失望。」
  說完慢慢起身,邁著一字步,柳腰慢擺、圓臀搖曳地走了出去。一見她走,我如獲大赦,對琴兒耳語:「我休息半個小時,妳先頂住。」
  情欲如火的我衝進內室,見粉紅的真皮意大利沙發上大騷文婷、小騷沁兒、肥騷佳然都袒露著半截奶,三雙撩人勾魂的媚眼充滿期待地看著我,我先將文婷和佳然的奶摟在懷裡狠勁揉搓,又叫吹簫妙奴小騷沁兒替我吹含。
  三騷同侍方讓我穩住陣腳,我連聲呼喚:「艷兒,你這騷貨,躲到哪裡去了,快給我出來,看我不好好收拾妳這小浪蹄子。」
  過了一會兒,只見一女著白衣白裙、白襪白鞋一步三搖風騷下流輕佻地走過來,一邊嗲聲嗲氣地說:「爺,您老別著急,您喜歡的騷貨曉慶兒來了。」
  我一看,原來艷兒深知我心已改扮上小淫婦的裝束來伺候我來了,細看之下發現慶騷和艷兒的眉眼還有幾分相似之處,都是風騷艷冶之輩,看來今天慶騷這小浪貨勾起的邪火先必須發在艷兒身上,改天再討回來。
  我抓住沁兒的頭髮前後聳動,說:「慶兒你這小騷貨真想給爺幹。」
  艷騷卻不答話,在我面前輕盈地一轉,手高高舉起,做同一個時裝表演動作,嬌聲問:「爺,慶兒我夠浪夠騷夠味吧?請您幹我這只小淫婦還夠格吧?」
  我那裡還把持得住,推開身邊三女,將艷騷拖翻在床挺槍入洞幹了個不亦樂乎,幹得小騷貨長呼短叫連連討饒。
  「慶騷受不了啦,曉慶兒服了,爺還是愛惜一點您的乖妹兒吧,反正都是您的丫頭今後還不是您時時享用的家常便飯,饒了您的乖慶兒吧……」。
  我那管那麼多,直幹得筋疲力盡,將一腔邪火和幾股白漿傾入艷兒的仙人洞中方長舒一口氣。又叫上旁邊另三名正在互摸洩火的騷妾上床摸玩半天方完事。
  天已經黑了,今天只有草草收工了事,不過聽琴兒講後面的幾位中並無特別出眾之物,我也就放了心。那天晚上我享受了五女的舌奶浴後早早上了床,我讓艷琴兩妾侍寢,兩位美妾是貼身貼心侍奉,均著絲光勾花長襪和嶄新的白色絲綢兩袢高跟涼鞋露出四只騷蹄上床挑動我的淫性,先讓兩女輪流品簫並一張張賞玩艷兒才洗出的慶騷的相片,看夠後一晚上抱著艷兒的胴體,卻在心中回味曉慶兒風騷妖冶的色相,久久方得以入睡。
  三天的選美工作很順利地結束了,七八十人中我先將張曉慶兒等幾名或秀色可餐、或風騷撩人、或豐滿性感的絕色尤物的相片放在一邊,因為五位騷貨清楚記得自己當替身被我狂幹的浪貨的名字,這項工作很快就結束了。
  再將臉蛋不俊、身材不好、聲音不嗲、打扮不騷的普通貨色剔出來,剩下二三十位或有幾分姿色、或有幾分優點的中檔女人令人頗費周折。
  我將這幾十張留有女人倩影的照片拿在手裡,一邊品著法國美酒,一邊和大家討論回憶,燕瘦環肥、各有吸引人之處,讓我難以取捨。但慢慢多看幾遍就有了主意,一些清新可人、氣質出眾的中高檔的美女漸漸浮出水面成為我的備選獵物,很久才圈定一個二十人的名單作為候選人。
  工作完成以後,我因終日疲勞,精神不振想單獨呆一夜,大家散去。
  我坐在紅色舒適的布藝沙發上,將腳放在擱腿凳上,落地燈柔和的光芒籠罩著孤獨的我,端起一本《三國演義》正看到魏蜀吳鬥法,萬千英雄輩出,何等波瀾壯闊、氣勢恢宏的時代,一部興衰成敗史何嘗沒有反射出人生中的悲歡離合,想到如今我雖乘風順勢青雲直上,享受無邊艷福、赫赫權勢,他日又何嘗不會步走麥城的老路,落得孤家寡人邁向英雄末路,掩卷長思感慨萬千。
  這時候忽聽有輕輕的敲門聲,我說:「進來吧。」
  見陳佳然略顯緊張地走了進來,見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下,精致梳理的垂肩短發更顯得臉蛋白晰清新動人,眼睛雖不大但微眯起來給人一種朦朧的性感,鼻子挺翹,她臉上最出色的可能就是那張小嘴,大小合適厚薄均勻,淺淺塗上的一層粉色唇膏更顯得美麗誘人,張嘴一笑就會露出整齊潔白的貝齒。
  佳然今天還是穿的那件圓領黑色海軍套裙,式樣簡單素淨,短裙裙擺雖及膝但佳然修長結實的小腿還是驕傲地向我顯示她嬌美的曲線。一雙嶄新的丁字袢包頭高跟鞋使佳然更加挺拔,細細一看,我突然發現那細細的一豎在她腳上勾畫出的線條像梅花鹿的小蹄子上那條淺溝,我終於發現自己為什麼經常喜歡佳然這雙鞋了,今天晚上的佳然雖然臉上顯得非常文靜秀氣,但這雙鞋卻透露了它的主人是一只小浪蹄子、是一名暗地裡喜歡你去幹她的浪貨。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靈,喔,還有那對又大又肥又嫩的奶子隔著薄上衣挺露在那裡隨時隨地提醒你此騷的魔鬼身材。
  我將腳放下推開凳子並示意她不必跪下,讓她站著扭動肢體向我全方位展示她的豐乳、細腰、肥臀、美腿,佳然緩緩扭動的姿態像一名嫻熟的脫衣舞女,用她身上釋放出來的無窮無盡的性感魅力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的眼光投向她的下面,只見薄薄的奶白絲襪將她的小腿裹得光滑細膩、白嫩肉感,衣下的奶子和屁股渾圓肥實的曲線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而眼睛已經閉上,全身跟著感覺在走。
  佳然盡情扭擺著,我也默默的盡情欣賞,並感到一股熱氣從下面升起,小弟弟也開始騷動起來。
  我盡量克制自己,讓佳然更近一些、更慢一些扭動,讓我賞看得更清楚、感覺更強烈。是啊,一只如此肥美風騷的小浪蹄子在你面前全力賣弄舞出萬種風情,撩撥你的欲望,激發你的想像,誰會不激動得顫抖呢?我也知道只要自己一動作,甚至一個手勢,這只浪貨就會投入懷抱任我剝去衣裙,一絲不掛地任我探高峰入深澗,讓我玩遍她身上每一寸地方,但我覺得還不夠,不到時候。
  我讓佳然站在我的兩腿間扭動,她媚眼含春無比溫柔地走過來,撩起裙子,用穿著長筒連襠絲襪的美腿撩摸我的大腿和三角地帶,而掛在粉胯中間的粉紅小三角褲也在我的眼前晃過來晃過去,兩邊的活節繩也一蕩一蕩似乎對我說:「快來吧,解開我,讓你看過夠」。
  佳然屬於發育成熟的美女,萋萋芳草非常濃密,小小褲兒哪裡掩蓋得住,可見草上還有幾滴露珠。豐滿的肥臀和胯中還飄來幾縷法國香水的香味,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慾。
  我再也忍不住了,小弟弟也憤怒了。伸手扯開騷貨的粉紅色三角褲,雙手盡力搓揉著那只毛桃和肥美的屁股,小弟弟也在兩條粉腿上搓動。
  我越來越難受,令佳然:「跪下。」
  肥騷柔順地緩緩跪在我的胯間。
  「舔。」
  佳然的小嘴中伸出一條溫潤紅艷的長舌隔著我薄薄的綢緞睡褲用心地舔著我的小弟弟。
  陳佳然這位美貌的女大學生,一名堪稱出色的北方佳麗如今成為我胯下的百依百順的品簫性奴,成為任我搓揉玩弄的浪女,成為我隨意擺布幹玩的騷妾,這讓我心中享受到無限的滿足感。
  胯下的佳然一邊扭動腰肢作出萬千媚態含弄一邊吐出心裡話:「爺,佳然想您,雖然明天就要回到老爺那裡,但您心愛的肥騷離不開您。」
  我想了一下,這樣可心的騷妾我又何嘗想放棄,但怎麼辦呢,眉頭一皺,就有了主意。
  「好吧,爺也捨不得你這小騷蹄子,今晚你把爺服侍得欲仙欲死的話,我讓你不久就成為我的人」。
  我將長褲脫下,將小弟弟聳進她的紅唇中,佳然溫柔含弄起來。
  「好騷貨,來,拋兩個媚眼給爺看看。」
  佳然吐出小弟,紅舌上下舔嘗一番後收入口中,再用纖纖玉手捧起小弟弟,一邊伸出舌尖舔著馬眼一邊媚笑露出兩個小酒窩向我拋動媚眼,讓我從上到下舒服透了。
  好浪騷,你這「含春」的動作爺要大家學著做。
  「來,讓爺摸摸你的粉胯。」
  肥騷將屁股扭動過來,我探手一摸,早已春潮泛濫成災。這時,文婷著白衣黑皮短裙端茶進來,我一見又來一妾很是高興,便端過茶一邊品茶一邊享受肥騷的含春服務一邊令文婷摸舔佳然的粉胯讓其更加衝動,佳然果然更加賣力。
  喝完茶,我見佳然有點口酸舌麻,又令大騷也並排跪在我的胯間,讓文婷跟學含春技藝。文婷果然聰慧伶俐,一會兒就了然在心。她將烏黑長發撩到一邊,露出那段欺霜賽雪的粉頸和美麗的臉蛋,一會兒張開小口含弄,一會兒媚笑著用那雙勾魂撩人的大眼向我猛拋媚眼,讓我實在過癮。
  文婷本來口技就是一流,加上大眼撩人,含春的效果就比佳然更勝一籌,一會兒我就在她的口中爆漿了。
  令兩騷將小弟弟含舔乾淨後我將兩名騷妾剝得只剩絲襪和高跟鞋後摟到床上,在兩對肥奶和兩只毛桃的夾侍下進入夢鄉。
  ——————————————————————————–
  第四章 徐娘風韻
  在和老爸協商好後,我開始著手安排對候選女郎的身體檢查,因為要進行對她們裸體的審視,所以並不是那麼簡單,但在老爸一手遮天的掩護下一切都進行得有理有條。
  琴兒帶著二十名美女坐一輛高檔科斯特警用面包在前面,我和艷兒、文婷、沁兒跟在後面。我們進入一個旁人並不知曉的醫院的幽靜的一角,這裡有一幢二層樓,底層是體檢部分,有四、五名女醫生和護士在那裡檢查,二樓才是關鍵地方,有一個大間寫的是形體檢查室,在裡面有精心放置好的一些健美器械,有一面牆是大玻璃,秘密就在這玻璃上。
  玻璃的對面另有一個房間,我們正是在這裡通過這種單邊透視的鏡子來審美。
  斜靠在厚軟的沙發上,我一邊品著美酒一邊讓三名騷妾真空著全透明的輕紗薄衫、性感筒襪高跟鞋,戴上薄紗勾花長手套,再令三騷一起跪在我的胯下,玉手捧定我的小弟弟讓文婷帶頭領作含春服務。
  試想艷兒是何等風騷之輩、小騷沁兒的口技又是何等嫻熟到家,兩人很快掌握了訣竅用心服務起來。三騷一起媚眼含春讓我有點不敢細看,需知任意一女已讓凡人認為是仙女下凡、美艷不敢逼視,三騷一起為我作如此淫蕩下流的服務更顯得妖冶淫艷,令無福之人難以消受。但我是曾經滄海之人,還把握得住自己。
  看看時間女人們快上來了,我在艷騷濕潤的粉胯上摸了一把說:「好了,起來吧。」
  艷騷慢慢站起來,精神恍惚地穿起警服,我拍拍她的粉臉說快醒醒她才似乎清醒起來。艷兒掏出手絹擦了一下嘴又補了一下化妝,走了出去。
  十分鐘後,琴兒拿著一個小紙袋子走進來,將袋子遞給我。
  「完了嗎?」
  「檢查已經基本結束,有兩項明天看結果。」
  「如何?」
  「有兩名有點問題。」
  我拿出照片一看竟然都是絕色艷物,屬於我的第一梯隊。
  自古紅顏多薄命,其實一想也是正常的,美人大家愛,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腳,美人身上最容易出問題了。嘆息之餘我讓琴兒換上裝束替代艷兒跪在厚厚的地毯上和兩騷一起為我含春,琴兒也很快進入了角色。
  一會兒,艷兒領著五名美人走進了對面的房間,指揮她們脫光衣物,僅留鞋襪。然後一個個安排她們左右分站在各個機械前緩慢地作各種動作,我停杯,讓三騷也停止動作侍坐兩旁僅用小手安撫我的小弟弟,她們也忍不住想看看真人表演和照片上有何區別。
  我悠閑地端詳著每個女孩的身材、姿態、氣質和美貌,由於這五位都是出類拔萃之輩,我看得格外仔細,左邊開始第一個就是撩撥得我難以自持的嗲媚浪女張曉慶兒。
  第二位是從音樂學院畢業的鄭夢莎,身段兒苗條修長,白淨的瓜子臉上一雙嫵媚動人心弦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奶臀適中,膚色白皙,畢竟是學藝術的人,氣質好,此尤扭動舞擺唱兩首黃色小曲是最合適的了。
  第三位是一名奇騷,此女長得跟潘金蓮相似,一張狐媚臉,長發披肩,膚色質地均極佳,初看氣質尚好,一笑起來就顯得風騷蝕骨、味道深遠,這樣活靈活現一頭騷狐名字就叫胡曉麗真絕了,此騷狐奶臀凸現曲線很好,媚眼也挺勾人,如讓她全身著白色薄紗上衣和白色裙褲一步三搖走過來,讓白色高跟鞋的鞋尖忽隱忽現,那種撩人騷態讓人極其衝動,唯有馬上令她含春侍奉方能解救。
  第四位是趙建萍,渾身有一股英氣,帶有一絲英氣的嬌俏美人如果打扮得乾淨挺拔,給人一種冷艷中泛出柔媚的感覺那可是不一般的。垂肩短發映襯下的圓圓的粉臉非常可愛,大眼小嘴,是許多男人的夢中情人式的清新脫俗式女人,皮膚白嫩、苗條修長、奶臀適中,由於此騷書法不錯,令其真空著一襲白紗長裙當我的女秘書很好。
  第五位是一名電視台的女主持人,叫錢玉薇,當時穿衣看還不錯,但現在裸裎相向,雖眉眼還有幾分可留戀的地方,但畢竟顯得有幾絲老相,腹部還動過手術,我將其劃掉了。
  休息一下帶來第二波五名,我一眼看中第二和第四位。第二位是才從大學經濟系畢業的陳曉莉,此姝被開發較早,舉止端莊,身長貌美惜乎奶不太大,書法和建萍一樣不錯,又喜好時裝表演和跳舞,如著一件白襯衣和紫色長裙、黑色高跟鞋,當秘書、舞伴和模特均宜。
  第四名原來看起來太胖,但細看此騷有些徐娘風韻,燙得十分精致的波浪長發,眼大嘴寬唇薄,眉眼風騷撩人,一雙肥嫩的奶子竟然比肥騷佳然的還大兩號,屁股也渾圓肥美,只是原來的細腰現已發福顯得肉感十足,但可喜的是兩條長腿還不算太粗,穿著高跟鞋一樣襯得奶挺臀翹。
  此大肥騷叫謝紅心,原是一名大老板的情婦,現老板去世投入我的懷抱,據說管帳還不錯,我就收下了。此騷喜穿短袖 T 恤牛仔短褲,以襯得她奶肥臀翹、大腿白皙修長、本錢十足,有時穿著黑紗套裙賣弄風騷時,黑紗裹住一身肥白的浪肉讓人產生一種將其立即剝光欣賞的慾望。
  六名選完,我基本大功告成,讓三騷陪坐侍酒。在她們的推荐下,又從第三、第四兩撥中選出兩名肥美可愛的妹妹,一名李秀麗、一名唐美絹,一位高大臉圓奶大臀肥,令人起掐摸玩弄之欲,一名雖為青春少女,但發育成熟,奶肥腿兒健美,在情急之時玩弄起來也不失鮮美多汁,又如含苞欲放的花蕾,待以時日必有大的出息。
  勞神費心的選騷活動基本結束,我將十二名落選者送走,將張曉慶、鄭夢莎、胡曉麗、趙建萍、王紅心、陳曉莉、李秀麗和唐美絹八名精心挑選出來的巨粉艷尤召集起來開了個簡短的歡迎會。
  才見了她們的裸體,看見她們又穿上各色艷麗撩情裙衫,熱切地媚笑注視我,仍讓我感到目不暇接,真想一一細心賞玩,但明顯現在還不到時候,反正煮熟的鴨子飛不了,成了我的囊中物的這八名淫姐蕩妹還不是過不了幾天就和艷兒她們一樣成為我胯下的百依百順的品簫性奴,成為任我搓揉玩弄的浪妃,成為我隨意擺布幹玩的騷妾。
  我首先說了幾句歡迎的客套話,然後讓琴兒給每人發了一筆優厚的入門金,姐兒愛俏還愛錢,果不出所料,群雌非常高興。
  我說:「公司給大家準備了宿舍,如果願意可以申請。」
  但大家一聽我話都顯得不太感興趣,但我知道,一個星期以內她們就會入我的套,為了今後享受她們給我提供的全面服務,將她們控制到我的手心中是必要的。那時,那幢別墅的二三樓將成為她們的唯一住所,而那裡同時也將成為我的底第二個後宮、逍遙宮。
  「好,歡迎大家提問題。」
  「請問我們公司經營的產品和目的。」夢莎問我。
  心想:『經營什麼,還不就是打個招牌,將你們這些美貌尤物集中調教成我的胯下騎和品簫洩欲的騷妾的。』但我沉默不語。
  琴兒站起來舉著一只寫滿外文的小瓶子說;「這是外國製的美容精華素,吃了效果很好,我現在都在長期服用,但比較昂貴,這就是我們經營的產品,為了大家有一些感性認識,現在每人嘗一粒。」
  騷貨些哪知是計,每人取出一顆紅丸津津有味地品嘗起來,騷狐說「真香啊」,謝騷問還有沒有可以買一點,她們的年紀到了對這些東西特別感興趣的時候了,我一看這兩名浪騷正是特別撩我心弦之人,玩玩大款的情婦挺讓我喜歡的,就對她們說下來再說吧。
  曉莉翻來覆去看那個瓶子,想看看上面寫的什麼,我冷笑一下,那上面大概是什麼匈牙利文,你這小浪貨還想算過我。
  車回來了,大車送走六名美女和沁兒、文婷、琴兒,我則一手摟著妖媚蝕骨的騷狐,一手牽著豐滿淫蕩的謝騷鑽進了艷兒的小車送她們回家。
  騷狐一身白紗長裙,謝騷一身黑紗套裙,我讓兩騷夾侍著非常舒服地坐在後排。由於她們才吃了紅丸,粉臉透出紅暈,欲情已慢慢煽撩起來了,我很自然地順勢摟上兩女的腰將其一左一右擁坐在一堆。
  我將她們和艷兒互相作了介紹:「這是我的司機洪艷,這是我們公司的新職員胡曉麗和謝紅心。」
  三名女人互相打量著說著奉承話,騷狐說:「洪小姐真漂亮,真是一朵警花啊。」
  謝騷也湊趣:「年輕有為啊。」
  艷兒說:「哪裡,我哪裡有胡小姐這麼有氣質,謝小姐這麼漂亮有風采。」
  小車一路前行,隨著輕微的顛簸,我的手也有意無意地在小妖精潔白光潤的大腿、渾圓而緊收的微翹臀部、扁平而堅挺的迷人小腹上碰來觸去,騷狐有意無意、欲迎還拒地一邊躲閃一邊在我耳邊輕聲說:「總經理,別這樣,大家都在這裡。」
  我聽出了話外音,笑笑說:「胡小姐太美了,能到我們公司來是我們的榮幸。」
  謝騷聽了這話靜靜地沒有說話,但悄悄地將我的摟著她的右手往上抬了抬,將一只隔著衣物都擋不住的肥美鮮嫩的大奶送入我的手心,我的老天,一只手根本握不過來,此浪貨真是一名讓男人難以『掌握』的肥美尤物。
  其實我早就發現,風騷的小妖精好看而且耐看,適宜遠觀近賞,挑情用好,而豐滿的謝騷一身美肉充滿勾人的欲望和誘惑力,適宜褻玩摸弄,洩欲用不錯。現在謝騷欲火撩心又醋意萌動自己送上門來我當然不會推辭。
  看著我右邊溫順如小貓的這名春心蕩婦,我令她:「心肝,把頭抬起來,讓爺看看。」
  謝騷撩開波浪型烏黑的長發,抬起了白皙中透著紅潤的臉蛋,在傍晚朦朧的光線中顯得柔媚無比令人心疼,而 V 型領口下那對肥嫩的奶子若隱若現,乳溝深陷。我對她說:「聽話。」
  「紅心聽您的話。」
  我一見她如此,再也毋須等待,將右手從套裝中間插進去先將一對大奶揉來揉去,揉得謝騷忍不住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我又插入粉胯,摸到一只光潔無毛的水淋淋的大桃,手指又探幽訪勝搞得謝騷近乎癲狂。
  我冷眼一看,騷狐可能很少被人冷落,見我和謝騷打得火熱,一臉的落寞,有些生氣地咬著銀牙下了車:「總經理,明天我還有點事,給您請一天假。」
  「好吧,好好休息一下,今天辛苦了。」
  說完我們揚長而去。
  車往紅心家裡走,但謝騷被我摸得連連告饒:「總經理,我受不了啦。」
  我告誡她:「別喊總經理了,在下面喊爺,我聽著心裡舒坦。」
  謝騷急忙改口:「爺,您別摸了,心肝受不了了。」
  我鬆手,但馬上又將她翻動一下抱入懷裡,肥奶頂胸,上面親到了一起,下面則雙手猛烈搓玩肥臀,真過癮啊。只是難為了艷兒。
  簡單用過晚餐後我們來到了紅心獨住的香閨,房間不太大但裝修豪華、擺設名貴,心兒讓大家換上舒適的拖鞋坐到了她的客廳的沙發上,我讓她拿出以前的相冊供我欣賞,心兒欣然從命。
  幾年前的謝騷可比現在標青美麗,但胸部並不像現在這樣驚心動魄,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心兒說:「還不是死鬼喜歡大波,讓我又吃豐韻丹又用健乳膏,搞得我走路都不好走。」
  原來如此。不過現在的心兒徐娘風韻賽雛年,比起以前又多了幾分美艷姿色和魅力。但全冊除了幾張個人照有些出色以外,並無其它東西。
  我將心兒拉過來對著粉臉問:「妳聽不聽爺的話?」
  「聽。」
  春心萌動的心兒哪敢不聽,我要看你的死鬼幹你這小浪貨的照片,她想想看了一下艷兒問沒事吧,我親了艷兒一口說一家人沒事的。心兒才帶我們進入一個小房間,一張三人沙發,一套放映設備,一個大書櫃,厚厚的羊毛地毯。
  心兒說:「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一切都交給你吧。」
  心兒陷入了回憶之中。
  「我以前也是一名純情少女,但中學畢業後在社會上游蕩了一段時間,後來進入死鬼開的公司,被他一眼看上玩上了手。後來死鬼離婚後和我結了婚,死鬼特別愛女人,對我說在外像貴婦,在家像淫婦才可心,他喜歡我穿得像婊子一樣性感妖冶,就是在這裡他讓我一邊看黃片一邊跟著作,讀淫書給他聽,跳艷舞給他看,說淫蕩的話兒勾引他,撩得他興起就用各種方式幹我,還要拍照、攝像,想盡辦法挑逗我,刺激我的欲望、訓練我的技巧,讓我成為一名淫婦。」
  謝騷一邊回憶一邊勾引我地說下去。
  「死鬼還萬般羞辱我,我伺候得他那麼好還不過癮,還要到外面召些婊子浪貨回來當著我的面幹,當著她們的面幹我,死鬼原來身體就不太好,心臟有點問題,玩起來就沒個完,就這樣走了。」
  「你看,這是死鬼和我當時荒唐事的照片,還有錄像帶。」
  說著拿出了厚厚的幾本相冊和幾盤帶子。
  我仔細地翻看著照片,讓艷兒摸弄我的小弟弟安撫它。看到照片中的謝騷不僅騷而且賤,就像一條母狗,擺出各種姿勢供死鬼幹玩,看得我欲火上升,實在無法看下去了,就說先看看錄像吧。
  摸著心兒的肥奶,享受著艷兒的侍奉,打開錄像看了才半個鐘頭,我就被中間的一段表演吸引住了。
  「真棒。」
  我令重新再看這一段,看完後對心兒說:「爺我也好這一口,妳照這再作一遍,服侍得爺舒服的話妳的下半輩子就包在爺身上了。」
  騷貨謙虛說:「好久沒做了,怕做不好惹爺生氣。」
  我笑著說:「有什麼嘛,妳盡管發嗲放賤又騷又浪就行了,不過先讓我參觀一下妳的鞋櫃。」
  「好,在這裡。」
  我選了一雙性感撩人的黑色帶丁字袢的細高跟涼鞋讓謝騷表演時穿,又挑了一雙絲綢白色包頭帶袢高跟女鞋和粉紅吊帶短睡裙讓艷騷換上以備不時之需。
  我們來到了騷貨的臥室,一張大床可以好幾人睡,一張三人真皮沙發靠在牆邊,我和艷兒坐在了沙發上,看到厚厚的窗帘封住了都市的喧囂,光亮奪目的拼木地板成為騷貨的舞台,粉紅的燈光給人以溫暖和春情的刺激,我情不自禁地抱緊艷兒在她的頸上親吻起來。
  心兒走進來挑出一盤磁帶放入床頭的音響中,又走出去準備,我吩咐她「我喜歡妳穿得像個婊子一樣。」
  她激動地點點頭,說:「在您面前,我就是你的小婊子。」
  「好騷貨,嘴真甜」,我心裡感嘆道。
  在一種蘊涵浪女性感呻吟的輕柔浪漫的旋律中,大騷貨登場了。性感的高跟鞋已讓我興奮不已,何況今天她打扮得比婊子還騷,只見她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緊身衣她豐滿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出來,只有兩條細如發絲的細帶繞過她的脖子掛著兩個罩杯、撐著她豐滿的乳房,衣服背後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蓋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質料相當的薄,我打賭這件衣服足以藏在我的手心裡。
  首先是一場非常誘人的舞蹈,只見她用極其具有魅力的姿勢扭動屁股,巨大的乳房在胸前跳動,用雙手在身上撫掠出種種誘人的曲線,擺出各種姿勢讓你欣賞她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尤其一頭長發不停甩動,紅艷的舌頭舔著同樣紅艷的嘴唇,眯縫著迷離的大眼讓你體會到她心中的情欲之火,加上音樂的美妙烘托更讓人覺得激動難當,我的小弟弟似乎要跳出體外撲進這名淫娃蕩婦身上的每一個洞好好發泄出來。
  艷兒也同時激動起來,看來女人的心也是相通的,何況艷兒也是紅丸不離口之輩呢。
  跳著跳著,心兒非常誘惑人的姿勢跳到了我的面前,乾脆一屁股坐在我的腿上,用她發燙的身體摩擦我的胯間,香風媚骨讓我陶醉。開始進入正劇了,謝騷將她塗滿玫瑰色甲油的纖纖玉手放在我的褲襠上輕柔地撫摸一陣,拉下了我拉鏈,將我的小弟弟掏了出來。我的小弟弟顯得非常長,而且還在持續勃起中。
  騷貨用手搓動了幾下,然後跪在我的面前,將眼前的那根陽具整根塞入口中。她用我從未見過的狂暴姿態吸吮著我的小弟弟,真令人難以相信,謝騷居然能將這麼長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嚨中。
  由於平日裡的眾騷妾都是溫柔含春,而此騷動作就要激烈得多,但心兒口技不錯,小弟弟在她的溫潤的紅唇和香舌的賣力侍奉下獲得了強烈的快感,很快就射了。
  謝騷的動作慢了下來,她的嘴角溢出一些精液,白色的精液濺在臉上顯得不僅妖艷而且証實眼前的這只肥美誘人的騷貨成為我的新的侍妾,我的新的性奴和玩物。紅心張開嘴讓我看剛剛射在嘴裡的精液,有些順著嘴角流下,但大部分都被她吞咽下去。
  「爺,您知道騷貨為什麼還這麼美麗嗎?」
  「為什麼呢?」
  「因為我以前經常吞他的穢物。」
  「現在呢?」
  「我的小嘴只為爺一個人服務,讓它吃怎麼它就會吃怎麼。」
  「好。」
  「爺,您幹過美女的屁股嗎?」
  「沒有,那麼髒那麼小。」
  「爺,您幹幹大騷貨的屁眼吧」,說著,謝騷將短裙撩開,褲襪早就在跳艷舞時丟開了,將上下兩個騷穴清清楚楚地奉獻給我看。
  「請幹幹您心肝的後庭花吧,騷貨好久沒被人幹了。」
  「好,今天爺就遂你的願。」
  我順手將挺直的小弟弟聳進心兒的小屁眼裡,真爽,和幹騷穴是兩個味道,緊緊的包著,每一下都能刺激到靈魂的深處。
  騷貨在前面一邊聳動一邊浪叫,艷兒也忍不住了,衝到騷貨的面前撩起裙衫讓謝騷舔陰品玉,謝騷識趣地前後同時侍奉。
  在兩騷此起彼伏的綿綿浪叫淫辭中我又射了,從心兒的屁眼中抽出陽具我令兩騷並跪同侍在胯下,讓她們用淫蕩的小嘴為我清潔乾淨。看到肉棒上還帶著黃色的殘渣和薰人的臭味,一貫風騷大膽的艷兒也猶豫起來,但浪騷卻媚笑盈盈地看著我,毫不遲疑地伸出長長的紅潤舌頭將其舔得乾乾淨淨。
  紅心一邊舔一邊問:「爺,浪丫頭今天表現如何,騷淫婦服侍得您可滿意,願意將我這名無依無靠的絕色俏寡婦收到您的胯下嗎?」
  「好浪騷」,我嘆道,「今天起妳就算我的人了,算我的胯下名駿,聽我肉棒指揮的騷妾賤人,妳願意嗎?」
  「願意,騷貨我願意。」,紅心低眉順眼地回答道。
  我挺著還有幾絲臭味的肉棒,喝令艷騷:「妳這小浪蹄子還不給爺張嘴含弄。」
  艷兒再不敢多想,張開紅潤的小嘴連拋媚眼溫柔含弄起來。含了一會兒我的尿意來了,乾脆令心兒張開紅唇將一泡騷尿盡興射入其口中並令其咽下,再將艷騷的朱唇紅舌當抹布將其抹拭乾淨。
  我無力地躺在床上,兩騷則在衛生間裡洗漱半天香氣襲人地上床同侍,紅心本欲脫去鞋襪但被艷兒止住,不一會兒,在兩具溫暖如春、豐滿性感的肉體的擁抱中,我進入夢鄉。
  想到我盡興糟蹋作賤這樣美貌豐滿溫柔的尤物時,我的心中矛盾地同時擁有滿足感和憐惜感,畢竟是自己的女人,以後還是應該多加愛惜才對。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