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59-860

porsmm
本文:2022-09-15T21:46:32
八百五十九、破鏡重圓的“功臣”邊詩詩
作者:柳岸花又明
  “朴科長這就走了嗎?”
  陳漢升頗為惋惜:“早知道500萬的時候,我就答應下來了,他媽的,白白飛了這麼多錢。”
  孔靜無奈的笑了笑,她很早就認識陳漢升了,並且在火箭101的發展中貢獻了重要力量,相當於為果殼電子這座金字塔打下了堅實的地基。
  所以,孔禦姐在董事會裡的地位比較特殊,就連陳漢升都很尊重她,很多話黃立謙他們不敢說,孔靜會特意提醒一下。
  聶小雨也有這個權利,不過她經驗不足,再加上非常崇拜陳漢升,很多時候都是無腦相信陳部長。
  總之,成功了賺大錢,失敗了也有一屋子紙片人陪伴,二次元永遠不虧。
  “三星遞來的橄欖枝,我們就這樣踩在腳底下了。”
  孔靜說道:“後面就得真正的短兵相接了吧。”
  “這也不算橄欖枝。”
  陳漢升啐了一口:“哪有握手言和的時候,只派一個科長過來談的,三星現在是被逼無奈,瞧瞧樸正洙那個吊樣,差點就把思密達當成宇宙中心了。”
  黃立謙在旁邊推了推眼鏡,他以前是百度的高級架構師,和百度創始人李董事長非常熟悉。
  李董事長平時在公共場合也是彬彬有禮,謙謙君子的模樣,其實私底下說話也比較隨意,時不時爆兩句粗口。
  “可能白手創業的老闆,多少都要帶點野性吧。”
  黃立謙暗暗想著。
  “不過有一點靜姐說對了,以前只是拉開大戰的序幕,現在就是肉搏戰的時候了。”
  陳漢升對聶小雨說道:“三星估計到處公關,打算掩蓋手機爆炸的消息,老子偏不讓他們如意,你預約一個明天的採訪,我要在電視上直接揭穿。”
  “噢~”
  小秘書點點頭記下來了,果殼和三星現在應該是既有公仇,也有私怨。
  “公仇”那就是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私怨”就是陳漢升和公共關係政部門之間的,這其中雖然有誤會,不過從去年爭鬥至今,公仇和私怨早就混雜在一起了,就連陳漢升自己都理不清楚。
  現在就只有一個目的,下場和三星“打一架”,先把國產手機“大哥”的位置的坐穩了。
  ······
  下午的時候,陳漢升正在辦公室看文件,突然接到張衛雨的電話。
  要說張衛雨這一個月也是辛苦,這邊剛把三星手機爆炸的所有事故偽造完畢,那邊又按照陳漢升給出的資料,搜尋黃慧的蹤跡。
  當然他也甘之若飴,現在的苦,就是以後的甜,再說這點代價算什麼,又不要風吹日曬,只是坐車有些疲憊而已,晚上還能去洗浴中心按個腳。
  現在張衛雨主動聯繫,陳漢升覺得很可能是找到黃慧了。
  果然,接通以後,張衛雨直接在聽筒裡急吼吼的說道:“陳總,在我一個公安局朋友的幫助下,我······”
  “等等!”
  陳漢升突然打斷:“不要說方法,我不想知道,你直接告訴我結果就好,你也不需要彙報花了多少錢,缺錢了言語一聲就行。”
  “哦哦哦。”
  張衛雨愣了愣,慢慢琢磨這句話的深意,然後才穩重的說道:“我在杭州找到了黃慧。”
  “她現在怎麼樣?”
  陳漢升問道。
  “黃慧在一家電商企業工作,租住在江幹區這邊,還談個英國人男朋友威廉,這個鬼佬很喜歡去酒吧泡妞······”
  張衛雨簡潔的敘述道:“後來我也假裝去酒吧,
順便和威廉交上了朋友,他喜歡吹牛逼,我也陪著他吹牛逼,現在關係還不錯。”
  陳漢升安靜的聽著,這就是“野路子”人才的優勢,隨機應變能力很強,也能夠放下身段去完成任務。
  “後來,我就發現一件事。”
  張衛雨說著說著,聲音突然壓低:“我感覺威廉和黃慧好像在碰一些奇怪的東西······”
  “確定嗎?”
  陳漢升頗為詫異,如果真像張衛雨說的那樣,黃慧這就是作死啊,自己都不需要耗費太多精力,只需要選擇一種最讓她痛苦的方式就好了。
  同樣是報復,不過黃慧這個女人,她和顏寧有著本質區別。
  顏寧對家庭有很深的情感,所以當陳漢升找到她父母所在的小區時,顏寧會非常緊張,甚至願意妥協;
  黃慧就不一樣了,她是個極度自私的人,根本不會考慮父母的情況。
  另外,現在都2006年了,要是十幾年前的話,就算把黃慧綁了沉入長江,可能浪花都漂不起來一個,現在手機把大學生的耳朵炸傷了,都能夠掀起軒然大波。
  所以時代在變化,法律反而成為最有效的武器,就好像當初的快播,商業對手也只能把王興送進去蹲三年,至於請“殺手”這種情節只存在於電視劇中,現實裡有錢人一般都不會做這種蠢事。
  陳漢升是個痞子,但不是傻子,他原來想設個局,讓貪心的黃慧踏入陷阱裡,然後也把她送進去。
  沒想到黃慧沾了那些玩意,這就相當於自己跑到砧板上了。
  “基本能確定。”
  張衛雨回道:“威廉喝多了,他主動和我說的。”
  “嗯······”
  陳漢升沉吟半響:“那個威廉是做什麼的,他願意和黃慧談朋友,應該也混的不咋樣吧。”
  “不咋樣。”
  張衛雨很乾脆的說道:“他沒有什麼存款,現在一家培訓機構裡當外教老師。”
  “這可真有意思。”
  陳漢升笑了笑,上周跨國婚姻官司熱潮的時候,果殼社區上面就有這樣一個熱帖,總結了“沒錢鬼佬”幾個特點就是外教老師和吹牛逼,這些都是在本國混不下去渣滓,跑來中國招搖撞騙。
  “你把他帶來建鄴。”
  陳漢升想了想說道:“我要見見他。”
  現在有兩種辦法,一種是直接舉報,黃慧一樣能進去坐牢;
  不過陳漢升覺得,既然黃慧這麼喜歡鬼佬,瞧不起中國的男生,乾脆就讓這個外國男朋友舉報她,這種方式應該會讓她非常意外和痛苦吧。
  “那行,我就說在建鄴有個項目,看他感不感興趣。”
  張衛雨禮貌的掛掉電話。
  陳漢升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咯吱,咯吱”的晃動著身體,心裡也在琢磨最近幾件事,看看有沒有什麼有遺漏的地方。
  果殼和三星即將肉搏,三星必然會公佈自己曾經腳踏兩條船,用來打擊果殼的形象,所以得抽個空和沈幼楚談一談。
  其實就是糊弄一下,讓沈幼楚相信這件事已經過去了,順便讓她做個心理準備;
  第二件事,跨國婚姻官司已經順利完結了,小魚兒什麼時候回國呢,容升律所那邊不知道消停點沒有。
  因為這場官司的原因,不斷有媒體去律所專訪,高雯、栗娜和邊詩詩三個人都是連軸轉的忙碌。
  第三件事,老陳最近的失眠依然沒有好轉,梁美娟是經常和兒子打電話的,她說陳兆軍經常半夜跑樓下散步,要不是就是坐在沙發上,一坐就是一宿。
  陳漢升到底還是擔心父親,先給母親打了個電話。
  “呵~,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梁美娟有些不敢相信:“我家兒子主動打電話,缺生活費了嗎?”
  “嘿嘿~”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梁太后以前抱怨過,別人孩子上大學的時候,缺生活費就會打電話給父母,父母雖然也會心煩,但是心裡一種“被需求”的滿足感。
  陳漢升根本不差錢,梁美娟想要這種小煩惱都沒有,偏偏他惹下的都是大問題。
  “我爹現在怎麼樣啊?”
  陳漢升問道:“還是半夜起來修仙嗎?”
  “去去去,哪有這樣說自己老頭子的。”
  梁美娟罵了一句,不過她也憂心忡忡的說道:“還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明明體檢都沒有問題啊,隔壁夏姐就提醒我,讓我每天檢查你爸的手機短信和最近通話。”
  “老陳是不會在男女關係上面出問題噠。”
  陳漢升笑著說道:“這是個久經考驗的黨內好同志,請紀委梁美娟書記不要冤枉好人,也許是其他壓力吧,國內的中年男人很累的,他們身上和心裡都背著一個家。”
  聽到兒子這樣說,梁太后又心疼丈夫了:“還不是因為你啊,你要是沒這麼多么蛾子,早早的結婚生寶寶,我們哪裡還需要這樣焦慮。”
  “好了,好了,我還有事,你先忙吧。”
  陳漢升一看戰火燒到自己頭上,他就準備逃遁。
  “你也不要太掛念了。”
  梁美娟也怕兒子分心,安慰著說道:“其實這一周以來,你爸睡眠質量好了很多。”
  “是嗎,那就是安心了唄。”
  陳漢升很感興趣:“這周家裡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好像也沒有吧。”
  梁太后回憶一下說道:“你表哥訂婚了,還是一開始那個相親對象曾丹,我和你大舅媽都說這才搭配嘛,他自己談的那個唐,唐什麼的,根本就不合適。”
  “不可能。”
  陳漢升直接否定了,梁小海只是外甥,又不是兒子,老陳哪裡會關心那麼多。
  不過小海表哥這也算是安定下來了吧,至於唐萍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那就是他買到一張畫,據說還是清朝時候的。”
  可愛的梁太后繼續猜測。
  “也不可能。”
  陳漢升還是否定了:“他玩字畫本就是消遣,別說是清朝的,就算是秦朝的,老陳該失眠也還是會失眠。”
  “還有啥情況······”
  梁美娟想了半天:“其他也沒什麼不同了,對了,你呂姨內退手續批下來了,她已經去美國找小魚兒了。”
  “這更不可能啊。”
  陳漢升啼笑皆非:“呂姨去看望小魚兒,老陳為什麼會安心呢,他再喜歡小魚兒,也不可能這麼誇張吧。”
  “就是嘛,我也喜歡小魚兒啊,還有沈幼楚這個小憨包最近怎麼樣了,她給我發信息說在準備面試材料,考研還要面試嗎······”
  話題扯到這兩個姑娘,梁太后嘴皮子就停不下來了,陳漢升好幾次想掛電話,全部被梁美娟喝住了:“陳漢升,你翅膀硬了啊,和我說兩句話都開始不耐煩了嗎?”
  “哎~”
  陳漢升搖搖頭,所有人都在關心我飛的高不高,只有親媽才關心我翅膀硬不硬。
  不過也沒辦法,陳漢升從小就怕梁太后,只能硬生生陪著梁美娟下班、買菜、回家,直到梁美娟手機待電量不足要自動關機了,陳漢升才得以解脫。
  “一個半小時浪費了。”
  陳漢升看著屏幕上的通話時間,90分鐘感覺說了個寂寞,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
  接下來他又打給了王梓博,詢問邊詩詩那邊的狀況。
  “我剛和我媽打了90分鐘電話。”
  陳漢升和發小抱怨:“真是不懂這些中年婦女,哪裡有這麼多廢話啊,就連小區裡哪家夫妻吵架了,她都要和我敘述一遍。”
  “梁姨就是想和你說說話嘛,這樣挺好的啊。”
  王梓博心裡是羡慕的,他和母親的關係比較生疏,雖然王梓博也非常愛自己的母親。
  曾經,王梓博也想學著陳漢升,摟著母親的肩膀增加親密感,沒想到兩個人都感到非常彆扭,好像心裡上總有一道過不去的檻。
  至於這個檻是什麼,王梓博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小陳就能摟著梁阿姨肩膀呢,陳叔也站在旁邊,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這才是其樂融融的一家子啊。
  或者打電話的時候,王梓博也故意拖延一點時間,想和母親說說學校裡的狀況,還有詢問家裡最近發生的趣事。
  那時母親就會很不耐煩:“電話費不要錢啊,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關心那麼多有用嗎?”
  久而久之,王梓博最後也就放棄了,不過他很想為自己以後的孩子,創造小陳或者小魚兒這樣的家庭模式。
  “算了,我還用你安慰嗎?”
  陳漢升雖然不敢和梁太后逼逼賴賴,但是欺負死黨一直是可以的,聽著話筒裡有些嘈雜,於是問道:“你還在律所嗎,那邊採訪的媒體依然很多?”
  “現在好很多了。”
  王梓博說道:“上周才可怕啊,邊詩詩一天要接受四次採訪,高師姐和栗師姐也是,她們都要晚上加班完成本來的工作。”
  “這樣啊······”
  陳漢升歎一口氣:“我本來還想找邊詩詩問問,案子都結束了,為什麼小魚兒還不回來啊。”
  “那你們想一塊去了呀。”
  王梓博笑呵呵的說道:“她說等到律所事情忙完,也要去江陵一趟,她在江陵就你一個朋友,估計局是想和你談談小魚兒的事情。”
  “哎呦,詩詩同學真不錯。”
  陳漢升誇讚道:“我要是能和小魚兒和好,她當屬第一功臣。”


八百六十、你就是我心頭的溫柔
作者:柳岸花又明
  打完電話以後,陳漢升又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快下班時回到天景山小區。
  這邊一貫的溫馨熱鬧,陳漢升回來後,逗逗沈憨憨,抱抱小阿寧,挑釁一下胡林語,那就更加熱鬧了。
  吃飯的時候,每個人神態都是各不一樣。
  陳漢升是大口吃菜,大口喝湯,舉止最為放鬆;
  沈幼楚是低著頭一點點的攝入,有時候夾起一顆青菜,就好像小兔子吃胡蘿蔔一樣,慢吞吞的從根吃到葉子。
  陳漢升看得有些好笑,他會碰碰沈幼楚的胳膊:“你是憨包嗎?”
  “喔?”
  沈幼楚不知道怎麼回事,懵懂又無辜的眨動桃花眼,不過等到陳漢升吃完一碗,她又會站起來幫忙打飯。
  沈憨憨就是這樣的,如果桌上的飯菜很合陳漢升和阿寧的口味,她都不會夾一下,等到這兩人吃飽了,沈幼楚才會嘗嘗味道,準備以後繼續做給他們吃。
  婆婆和冬兒都是正常人吃飯的方式,只是婆婆咀嚼的比較慢;
  阿寧的習慣也很好,如果不小心掉下一粒米,她也會撿起來,悄摸的塞進嘴裡。
  至於小胡這枚“花生米”,她的碗居然和陳漢升一樣大小,因為她覺得女生不應該吃第二碗,但是小碗又吃不飽,所以就拿個大碗,這樣就能夠自欺欺人的吃爽。
  “你面試咋樣了,莫二媽安排好了沒有?”
  陳漢升看了會沈幼楚圓潤白皙的下巴,突然問道。
  “莫阿姨說過兩天先見一下導師。”
  沈幼楚輕輕回道。
  “那天我也過去吧,順便請導師吃個飯。”
  陳漢升笑著說道:“畢竟985高校的教授,我也去聆聽一下教誨。”
  “你要是太忙的話,那······”
  沈幼楚還沒說完,就被胡林語打斷了:“幼楚,有時候該高調的時候就應該高調,你這麼老實,彰顯一下背景可以不受欺負的。”
  “什麼叫彰顯一下勢力。”
  陳漢升不滿的說道:“好像我這人很愛裝逼似的,小胡,新街口的分店咋樣啦?”
  “我和幼楚,還有馮貴看過幾次了,挑中了一家檔口。”
  胡林語心疼的說道:“年租金就要50多萬,太恐怖了,獅子橋一年都沒到20萬。”
  “那可是新街口啊,又是一樓的門市,50萬不算多,你們簽合同那天,我也去現場轉轉。”
  陳漢升想了想:“還有金陵禦庭園的別墅裝修,小胡你也盯一下,阿甯讀小學的時候,以後就要住在那裡了。”
  “知道了。”
  胡林語應了一句,雖然陳漢升沒說,不過那棟別墅肯定有她一間的。
  “另外,阿甯讀小學的手續,你抽空也得去琅琊路那邊問問,關係都打通了,不過具體事情肯定我們家長來辦······”
  陳漢升又轉頭和沈幼楚商量這件事。
  胡林語聽得很納悶,因為陳漢升平時從不管這些小事的,他今天接連詢問沈幼楚面試、阿寧讀書、別墅裝修、甚至連奶茶店分店開業都會關心。
  “陳漢升。”
  胡林語歪著頭問道:“你是檢查結果出來了嗎,怎麼感覺你在交代後事啊。”
  “去你媽的。”
  陳漢升“tui”了一口:“再亂說,老子把你個傻逼給沖了。”
  不過他罵完以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小胡說的有道理,今天好像是有點反常。
  主要是明天就要揭開“三星手機爆炸”這個消息了,
正在四處公關的三星肯定是暴跳如雷,反擊時百分百會曝光陳漢升感情不專一的問題。
  陳漢升這是在“拍著沈幼楚馬屁”,沒想到落在胡書記眼裡,這就變成了交代後事了。
  不過既然已經反常,陳漢升乾脆就反常到底,吃完飯以後,他又拉著沈幼楚下樓散步。
  現在已經是三月中旬,建鄴這個城市,春秋兩季的氣溫最為舒適,夜晚的天空高曠深遠,如同一個裝著藍墨水的玻璃瓶,繁星就好像一粒粒碎鑽,點綴著玻璃瓶的外殼,猶如寶藏般瑰美動人。
  樓下很多散步的鄰居,還有孩子追逐的喧囂聲,晚風中夾雜著草木的芬芳,燈光下已經有小蟲子飛來飛去了。
  陳漢升本來穿著針織衫,看著這麼熱鬧,他索性抹起袖子,讓皮膚感受著空氣中暢快的涼意。
  兩人在小區裡繞了兩圈以後,陳漢升才說話:“最近果殼在和三星競爭,你知道的吧。”
  “嗯~”
  沈幼楚點點頭,陳漢升在家整天罵三星,就和當年他罵洪仕勇一樣,這是肯定有仇了。
  “這家企業比較陰險,他們競爭不過果殼,所以就想了一個不要臉的陰招。”
  陳漢升拉著沈幼楚來到花壇邊上坐下,言語中把自己定性成“老實人”,三星則是“老陰逼”。
  在小區路燈的照耀下,沈幼楚光滑的臉頰宛如白璧,桃花眼裡閃動著關心。
  “主要也怪我。”
  陳漢升頓了頓,用一種後悔的語氣說道:“大一時,我犯過一次錯誤嘛,不過後來已經洗心革面了,聖誕節那次是意外,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
  提到聖誕節,沈憨憨就不說話了,嘟著小嘴盯著水泥地面。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為了跳過這個話題,他特意加快了語速:“不過這個錯誤呢,不知道為什麼就被三星知道了,他們就想把這件事曝光出去,打擊我的形象,影響企業發展,你說這是不是陰招?”
  沈幼楚還是不吱聲,看著小螞蟻在地面爬來爬去。
  “你啞巴啦,說話啊。”
  陳漢升抬起腳,作勢要踩在螞蟻的身上。
  “不要~”
  沈憨憨被逼的開了口,小臉上都是委屈。
  “其實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我就是想和你說一下,等到三星公佈的時候,你不要當一回事。”
  陳漢升捧著沈幼楚的臉蛋,嘴裡也說起自己的“優秀表現”:“你看我現在多乖啊,每天按時回家吃飯,元旦節和情人節也陪著你過,剛剛還很關心阿寧讀書和你考研的問題,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好男人嘛。”
  小魚兒出國後,他最近這兩個月因為不用時間管理,回家的時間驟然增多,沈幼楚也是能夠感受到的。
  “所以······”
  陳漢升剛要繼續逼逼,突然“啪”的一下打在胳膊上,原來有只飛蟲落在了上面。
  “好癢,會不會有毒。”
  其實並沒什麼感覺,陳漢升偏偏裝作很癢的樣子,把胳膊送到沈幼楚身邊,撒嬌似的求助:“你快幫我抓一抓。”
  情侶吵架或者冷戰的時候,男生臉皮厚一點,或者舉止霸道一點,刻意增加肢體接觸以後,這是融冰的最快方式。
  沈幼楚嗅了嗅小鼻子,她雖然憨,不過偶爾也會有點小情緒,尤其是談到“那個女生”的時候。
  “不抓嗎,那我就踩死小螞蟻了。”
  陳漢升又抬起腳。
  沈憨憨這才噘著嘴,用手指抓了一下陳漢升的胳膊。
  “用點力嘛。”
  陳漢升不滿意,他覺得親密接觸不夠。
  “那是這裡癢嗎?”
  沈幼楚指著胳膊上一處地方。
  “對對對,就是這裡。”
  陳漢升胡亂說道。
  “喔。”
  沈幼楚低下頭在那個“受傷部位”,用指甲認認真真的掐了一個“井”字,然後憨憨的問道:“現在還癢嗎?”
  夜風習習,吹得她的發尾微微蕩漾,陳漢升抬起頭,注視著這個單純溫柔的川渝姑娘。
  沈幼楚有些不止所錯,以為是自己哪裡沒有做好。
  半晌後,陳漢升輕輕說道:“你永遠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好~”
  沈幼楚傻乎乎的點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