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破天劍神457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9-14T18:47:17
第四百五十七章 豈有此理
  “好了,我不想和你哆嗦,我就開門見山直說了,我侄兒趙天應究竟是怎麽死的?”趙宇義憤填膺地說。

  “趙參將是被前來襲擊衛城的喪屍咬死的,這個我在給趙家通報的時候已經交待過了。”張遠認真道。

  “被喪屍咬死的?為什麽衛城裏這麽多人都沒死,偏偏隻有我侄兒死了?你不覺得奇怪嗎?”趙宇發問道。

  “這沒什麽好奇怪的,現在喪屍橫行,大家都在避難,不論是誰死都沒什麽可質疑的,隻能說是命了,趙參將當時帶著衛城的所有戰士棄城而逃,結果被聚集在另一側城門的喪屍襲擊了,趙參將真的是被喪屍撕咬致死的,我沒有必要騙你們。”

  張遠的神情明顯有些著急了,他見趙家叔父依舊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不知該怎麽力證自己的清白。

  “嗬嗬,現在人都死了,自然你說什麽就是什麽了,依我看,當時就是你借著喪屍來襲擊的空檔,趁機將我侄兒害死的!!”

  趙宇扯著嗓門叫喊著,麵部的表情極其猙獰,嘶喊的口水噴的到處是。

  張遠起先來的初衷,是想好好給趙家叔父講清楚趙天應的死因,他理解趙天應家人的心情,畢竟趙天應是獨子,他的家人對於此事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前來了解事情的始末本無可厚非,但到了現在,張遠發現他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他早就應該想到以趙天應的為人,他的家人也跟他肯定同為一類貨色,同他們講道理,本就是講不通的,因為他們定是以小人之心來衡量每個人的,當然也包括他。

  但張遠的性格向來都是恩怨分明,縱然對方是不講道理之人,他也是想把事情公道擺給他們看的,至於信與不信那就看他們自己了,但他首先要求自己做到。

  於是張遠再次解釋道:“我在衛所時趙參將派人拿著府印索糧,沒有就要治我的罪,衛所裏那麽多百姓,哪裏來的糧食啊,趙參將也心知肚明,可他偏要對我欺淩,即便如此,在我得知大量喪屍要圍攻衛城時,我也沒有做事不理,依然召集衛所的戰士趕來支援。

  喪屍們此次圍攻的目標我懷疑就是趙參將,具體是為什麽,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趙參將就是這樣死的,這與我何幹?”

  聽張遠情真義切地講述完後,趙宇有了片刻不吱聲,不過很快,他便又開口責難道:“就算我侄兒是真的讓喪屍咬死的,那也是你沒有及時迎救他,他的官職比你大,你迎救不及時,導致我侄兒死在喪屍的口下,這也足以治你的罪!”

  聽到這裏,張遠算是徹底放棄了,因為他終於看明白了,趙天應的叔父此次前來就是要治他的罪的,所以不論他說什麽,他的目的都不會變。

  於是,張遠歎了口氣道:“那好,你說吧,你現在是要幹嘛?”

  “我幹嘛,你不清楚嗎?我看這事就是你從中作的梗,你對衛城起了貪心,故意借著喪屍來犯,將我侄兒逼走,他沒辦法隻好逃走,這才被襲擊的喪屍咬死的。所以,今天我定要為我侄兒討回公道,我要你一命還一命!!”

  見張遠沒有出聲,趙宇眼神發狠冷冷地說道:“說吧,你是準備自我了斷呢還是要我上報此事等人來治你的罪?”

  張遠這才緩緩地說:“這些並不重要,可如果我死了,這衛城中的眾多百姓該怎麽辦?”

  聽張遠這麽說,趙宇冷哼了一聲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死後,衛城自然有人接手。”

  說完,站在趙宇身後的護衛隊都拔出了劍,準備對張宇動手。

  在門外,站了許久的王洪升,早被裏麵的對話氣得在外麵直跺腳,要不是張遠進門進對他再三囑咐不要進來,他早衝進去收拾趙宇那廝了。

  聽到趙宇的護衛動了劍,王洪升即刻推門而入,一下擋在了張遠身前。

  “你們給我聽著,趙天應是生死由命,那是他自己的劫數到了,怪不得別人,你們若是在此不講道理,硬要冤枉好人的話,那我可就對你們不客氣了!!”

  王洪升一股腦將肚子裏的話全都抖了出來,這在外麵可把他給憋壞了。

  “王大人,你怎麽......”張遠見百戶還是闖了進來,數落道。

  “同知大人,請恕罪,如果我再不進來的話,恐怕這幫人就會對你不利,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為非作歹啊。”

  王洪升唉著氣表達著自己的為難之處。

  見王洪升衝進來和同知說了半天,趙宇對著王洪升問道:“你是何人,居然敢打擾我和你們同知大人談事情?”

  “嗬嗬,虧你還知道他是同知大人,你們剛才是怎麽逼他的,你們難道忘了?在下不才,是城裏的百戶。”王洪升向趙宇介紹道。

  “哦,我說呢,是誰這麽大膽,原來隻是區區一個百戶罷了,我們在此地談事,何進輪的到你來插嘴!!?”

  “是啊,在下隻是個百戶,那敢問大人官職為何啊?”王洪升知道趙宇並沒有官職,故意奚落道。

  “哼哼,在下雖說沒有官位,但我是趙天應的叔父,我侄兒生前是個參將,想必比你們的官職都要大吧。”

  趙宇雖年近半百,但口舌上絲毫不輸兩個正直當年之人。

  “是啊,趙參將的官職比我們都大,隻可惜他已經不在這人世了,恐怕也幫不上你這叔父什麽忙了吧。”王洪升故意揭趙宇的傷痛。

  聽王洪升如此說話,張遠在身後扯了扯他的衣襟,示意他不要那樣說,可王洪升根本不去理會張遠的意思,繼續和趙宇唇槍舌劍。

  王洪升雖說也沒多厲害,在自己的驛站也曾遭到過趙天應的欺淩,但他和張遠是兩種類型的人,他可不是什麽軟柿子,從他進來之後,趙宇的銳氣就被殺下去不少。

  本趾高氣昂的趙宇,被王洪升一頓猛殺銳氣,現在倒也老實了不少。果然人都是欺軟怕硬的貨色,這招對任何人都適用。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