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53-854

porsmm
本文:2022-09-12T21:14:03
八百五十三、胖了1斤的沈幼楚
作者:柳岸花又明
  “啥?”
  王梓博愣了一下,詩詩同學的邏輯很奇怪,因為正常女朋友好像都是詢問“我和你媽掉河裡,你先救誰”這種問題,她為什麼想和陳漢升比較呢?
  “你說呀。”
  邊詩詩看到王梓博久未回答,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好像答案對她很重要似的。
  “嗯······額······”
  王梓博支吾半天,最後撓撓頭說道:“小陳不會和你吵架的,因為你太聰明了,小陳不和聰明人吵架,他說更喜歡欺負胡林語那樣的笨蛋。”
  “誰是胡林語?”
  邊詩詩馬上問道,不管什麼樣的女孩子,只要從男朋友嘴裡聽到其他女生姓名,注意力都會高度集中。
  “沈,沈幼楚的好朋友。”
  王梓博老老實實的解釋,不過他剛說完就後悔了,因為在邊詩詩面前提起“沈幼楚”根本不合適,即使修羅場已經爆發,“幼楚黨”和“小魚黨”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
  果然,聽到“沈幼楚”以後,邊詩詩馬上不說話了,就算來到建鄴理工的創業園辦公室,她也只是默不作聲幫忙打掃一下,然後就準備回東大了。
  王梓博心裡很忐忑,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如果是小陳在這裡,他會怎麼回答?”
  王梓博思考半天,甚至還帶入了陳漢升視角。
  ······
  東大和建鄴理工都在同一個大學城,相距不遠,一路上人來人往,很多學生情侶都在散步。
  有些在打鬧,有些在竊竊私語,有些在樹底下親密擁抱,還有單身狗學霸,他們就喜歡在路燈下背書,仿佛這些路過的情侶們,只是自己的點綴。
  這就是寬鬆有趣的大學生活,大家互不相識,也互不搭理,還互不影響。
  只是邊詩詩有些不高興,她雖然不吱聲,但是一邊走,還一邊踩著王梓博的影子,似乎把不高興全部傾瀉到影子上面了。
  快到東大女生宿舍的時候,王梓博快走兩步追上女朋友,惴惴不安的說道:“你看這樣回答行不行,如果我發現你們要吵架,一定會提前調解,這樣就能夠避免矛盾了。”
  王梓博以為這個回答足夠完美了,可是邊詩詩根本不滿意,又重重踩了踩影子上的那顆大腦袋。
  “我走了啊!”
  邊詩詩甩著高馬尾,氣呼呼的說道。
  “那,那你早點休息。”
  王梓博無意識的扭著屁股:“春天有些上火,回去多喝點熱水······”
  “不許扭!”
  邊詩詩美目一瞪。
  “不扭不扭。”
  王梓博趕緊把兩隻手叉在腰上,牢牢的控制住身體。
  宿舍樓底下的燈光很亮,照在王梓博臉上,映出一副緊繃繃的神情,眉梢之間是掩飾不住的慌張和不安。
  邊詩詩看的又很心疼,她從行李箱裡掏出一個精緻的包裝盒,直接塞進王梓博手裡。
  “你就是一頭大笨豬!”
  邊詩詩“恨鐵不成鋼”的罵了一句,轉身走回宿舍。
  王梓博低頭一看,居然是一台飛利浦電動剃鬚刀,這應該是邊詩詩特意在美國買來送給自己的。
  兩人確定關係以來,其實是邊詩詩買的東西比較多,之前買了皮帶,現在又買進口剃鬚刀,王梓博只是出去吃飯時付帳而已。
  想當初,黃慧為王梓博買一杯星巴克咖啡,她都要掛在嘴邊說好久。
  “邊,
邊······”
  王梓博嘴唇動了動,突然很想沖過去把邊詩詩抱進懷裡,可是眼前這麼多人,又實在是不好意思。
  就這樣一猶豫,邊詩詩已經走到了宿舍大門口,她轉過身舉起小拳頭,沖著王梓博“惡狠狠”的比劃兩下,然後甩著高馬尾上樓了。
  王梓博也傻乎乎的舉起雙手,直到邊詩詩的身影消失不見,王梓博才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為什麼要這麼膽小啊,我真是豬,膽小的豬!”
  王梓博腸子都懊悔的絞起來了,這要是換成陳漢升,他肯定會直接沖上去抱著小魚兒的。
  回學校的路上,王梓博掏出手機打給陳漢升:“小陳,你在哪呢?”
  “剛到辦公室。”
  陳漢升答道:“有事?”
  王梓博躊躇一會:“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別問了,愛過。”
  陳漢升還是那副不正經的語氣。
  “什麼愛過,你不要搗亂!”
  王梓博甕聲甕氣的說道:“要是有一天我和小魚兒吵架了,你會幫誰啊?”
  “這還用說,幫小魚兒啊。”
  陳漢升回答的幹脆利落。
  “啊?”
  王梓博愣了愣:“我們是發小啊。”
  “你和小魚兒吵架的時候,我們就不是發小了。”
  陳漢升笑嘻嘻的回道。
  “你個狗東西!”
  王梓博真想捶兩下陳漢升,自己為了他都惹邊詩詩不高興了,他還這樣沒心沒肺。
  “行啦行啦。”
  陳漢升啐了一口:“你不要問這些傻逼問題了,這是女生糾結的東西,你也好意思問出口,丟不丟人啊。”
  “我沒有······”
  王梓博嘟噥一句,這個問題對男生來說的確很無聊,掛電話前他又想起來一件事:“對了,你和邊詩詩在美國,是不是鬧過什麼矛盾啊?”
  陳漢升那邊安靜了一會,語氣開始不耐煩了:“你要是實在沒事做呢,不如下載兩部A片看看吧,果殼快播已經研發成功了,要不要先讓你享受一下,波多野結衣老師的新番好像剛剛出來。”
  “算了,我最近戒了。”
  王梓博悶悶的說道:“那你早點休息吧,調整一下時差。”
  “傳統手藝都能戒,I服了you。”
  陳漢升嘀咕一聲掛掉電話,繼續在辦公室裡電腦上鼓搗著“果殼快播”。
  他去美國這幾天,果殼電子沒發生什麼大事,三星把果殼告上法庭之後,暫時也沒有更進一步。
  總之一切正常,唯一的好消息來自“果殼快播”,王興帶著“牢獄四人組團隊”終於把這玩意研發出來了。
  如果還在那個15平米的城中村工作室,快播要等到今年10月份才能面世,2007年年初的時候才在全網發佈。
  不過在果殼電子裡面孵化,依靠技術和經濟支撐,還有果米研究院的人才支持,足足提前了六個月。
  只要通過產品的穩定性監測,“果殼快播”這款軟件馬上就能全網發佈了。
  陳漢升現在正按照自己的方法,檢測果殼快播的實用性。
  其實步驟也很簡單,就是把幾個教育片的鏈接放進去,如果能夠快速解碼avi、rmvb、mp4所有影片格式,並且能夠邊下邊播放,這就足以吊打目前的暴風影音和了。
  至於“共享下載影片”等等功能,還可以慢慢的探索和拓展。
  “咚咚咚~”
  陳漢升正“檢測”到一半時,小秘書敲兩下門,探頭進來問道:“陳部長,你不早點回家嗎,自從成立董事會以後,你都很少這樣加班了。”
  “昂。”
  陳漢升被打擾很不爽,胡亂的揮揮手:“我一會回去,你先下班吧。”
  “咦,陳部長你臉怎麼紅紅的啊。”
  聶小雨和陳漢升之間,既像上司和下屬,又像哥哥和妹妹,她直接歪著腦袋走過來:“你在看什麼好玩的東西,讓我康康。”
  “滾滾滾~”
  陳漢升“啪嗒”一聲把電腦關了,重重彈了一下小秘書的腦瓜:“什麼都感興趣,老子的中藥都偷喝,你就差屎沒吃了。”
  “我以為可以治感冒的。”
  小秘書委屈的說道。
  “治你妹!”
  陳漢升已經走出辦公室,聲音從走廊裡遠遠的傳來。
  “我沒妹妹。”
  小秘書捂著腦袋,哼哼唧唧的反駁。
  ······
  從剛才的“檢測”來看,效果還是不錯的,不然又怎麼會面紅耳赤呢,陳漢升出了行政樓,時間已經過了9點,不過廠裡到處都是燈火通明。
  因為印度廠商的訂單,生產部正在加班加點的完成,至於研發部、網絡部、產品設計部這些更是日夜顛倒的部門。
  陳漢升步行走向停車場,晚風習習,拂在臉上很舒服,路邊的梔子花和白玉蘭在夜色中散發著清香,灌木叢裡偶爾傳來幾聲貓叫,這些都是春天特有的景致。
  偶爾碰到一些管理層和員工,他們都禮貌的打招呼,大概陳漢升這個大老闆比較年輕的原因,果殼電子的工作氛圍相對比較寬鬆。
  到了停車場以後,各種各樣的車輛整齊的停放,不乏寶馬奔馳這些頂級品牌。
  現在果殼規模逐漸擴大,管理層的收入也越來越高,再加上還經常從外面挖人或者直接內推,很多行業精英也會跳槽到果殼電子。
  這些人帶來豐富社會資源的同時,也讓停車場越來越擁擠。
  “以後得按部門劃定停車場了。”
  陳漢升心裡說道。
  另外,有些車的車頂比較高,進出的時候會蹭到一些外面伸進來的花枝,導致停車場地面都是散落的花瓣,有些直接被車輪毫不留情的碾碎了。
  “這些有錢人,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嗎?”
  陳漢升搖搖頭,他本來也沒打算多管,不過想想自己在美國陪了小魚兒兩天,不如摘點花送給沈憨憨,稍微平衡一下吧。
  於是,陳漢升走下車,把那些“過界”的花枝折下來,放在車裡帶回家。
  回到天景山小區樓下,陳漢升沒有貿然上去,他先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前往的美國的飛機票,確定全部銷毀以後,這才一手拎著行李,一手拿著花回家。
  “咚咚咚~”
  一陣敲門後,過來開門的是小阿寧,她看見陳漢升很高興,仰著小臉喊道:“阿哥!”
  “才兩天沒見,個子又長高了嘛。”
  陳漢升放下行李,拽了拽沈甯寧的羊角辮。
  沈幼楚正在準備自己的研究生面試資料,聽到動靜後走出來,依然像往常一樣,彎腰把陳漢升的拖鞋拿出來。
  “你吃飯了嗎?”
  擺好鞋子後,沈幼楚又接過陳漢升手上的行李,溫柔的問道。
  只要陳漢升說自己沒吃飯,她肯定會放下所有事情去廚房裡做飯的。
  “哦,吃了。”
  陳漢升把手裡的花枝遞過去:“這個給你。”
  這是一串雜花,有白的,有黃的,有紅的,雜七雜八的好幾種顏色,很明顯不是花店裡的樣式,所以陳漢升也沒撒謊,笑呵呵的說道:“不是特意買的,只是公司停車場那邊的碎花,你不要嫌棄。”
  “不會~”
  沈幼楚哪裡會嫌棄呢,她只感到一片驚喜,其實陳漢升經常送花給小魚兒,但是很少送給沈幼楚。
  大概兩人都覺得沒有必要,以沈憨憨的性格,如果陳漢升專門在花店買花,她大概會覺得有些浪費。
  反而是這種撿來的零碎花枝,既漂亮又低調,沈幼楚先幫陳漢升倒了杯溫水,然後就抹起袖子,露出兩截嫩藕似的胳膊,開心的佈置起來。
  她先把阿寧喝牛奶的玻璃瓶找出幾個,洗乾淨以後裝滿清水,然後在這個瓶子裡插一支迎春,擺放在電視旁邊;在那個瓶子裡插一支白玉蘭,擺放在窗戶邊上。
  很快,客廳和幾個臥室都被裝點的活潑起來,看著沈幼楚在家裡穿梭的身影,胡林語撇撇嘴說道:“幼楚也太好哄騙了吧,一點點撿來的碎花就這麼高興。”
  “是啊。”
  陳漢升微微頷首:“她的確很好騙,憨憨的。”
  “······”
  胡林語一時語塞,有的時候臉皮厚到一定程度,渾身上下都沒有缺點了。
  “哎,還是建鄴舒服啊。”
  陳漢升倚靠在沙發上,忍不住感歎一聲。
  他去美國差不多四天時間,看似很短,其實經歷了很多事。
  既有小魚兒的“好久不見”,也有那張跨國婚姻官司的“結果正義”,還有路上來回三十個小時的飛機,這四天回憶起來,宛如四十天。
  現在回到家裡,看到了沈憨憨,看到了小阿寧,看到了胡書記,還有婆婆和冬兒。
  冬兒正在教婆婆使用MP4,婆婆都七十多歲了,根本不熟悉這些電子產品,她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用手指小心劃著MP4屏幕,看看歌詞又看看封面,還把MP4湊近耳朵聽著。
  這一幕幕溫馨的場景,就算是陳漢升這種混不吝的大流氓,此時心裡也是暖意融融。
  晚上休息的時候,沈幼楚照例又是最晚,等到其他人都睡著了,她才洗完澡準備上床。
  “過來。”
  陳漢升在沙發上輕聲喊道。
  沈憨憨聽話的走過來,陳漢升坐直身體,張開手臂說道:“抱抱。”
  沈幼楚也非常想念陳漢升,她把額頭輕輕抵在陳漢升肩膀上,小手攥著大手,在黑漆漆的房間裡安靜享受兩個人的浪漫。
  “怎麼感覺你胖了。”
  陳漢升摸著沈幼楚的下巴,開個玩笑說道。
  要是平時,沈幼楚大概會嘟著小臉:“我沒胖~”
  不過今晚她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小聲說道:“下午陪林語去藥店,她稱重時也把我推上去了······”
  “嗯,結果呢?”
  陳漢升問道。
  “我胖了一斤。”
  沈幼楚憨憨的說道。


八百五十四、官司勝訴,大戰開幕(謝謝飛翔女神阿拉蕾的白銀)
作者:柳岸花又明
  胖了一斤,那很罕見啊。”
  陳漢升驚訝的說道。
  沈幼楚體質屬“天賦異稟”的那種,看著1米7的個子,身材也非常好,其實體重才49公斤。
  她就是屬那種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該瘦的地方絕對沒有一絲贅肉,這個體型維持到現在,偶爾因為學業加重,可能會清減一點,但是絕對不會變胖,這是最讓胡林語羡慕的地方。
  小胡就是普通人體質了,吃多少胖多少,大二升大三那邊暑假,小胡在這邊開心的度過兩個月以後,陳漢升就稱呼她為“白白胖胖花生米”了。
  “那你現在99斤了啊?”
  陳漢升低聲問道。
  “嗯~”
  沈憨憨腦袋埋在陳漢升懷裡,聲音有點悶悶的可愛。
  “呵呵~”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其實98和99都差不多,他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只是嘴上故意逗弄道:“你要是超過100斤,我就不要你了。”
  “不好,那我不超過100斤了。”
  沈憨憨嘟著小嘴,小小聲的反駁一句,抓著陳漢升的手掌緊了又緊。
  感受到沈幼楚對自己的依賴,陳漢升心裡都在感歎,不管發生什麼事,沈幼楚都不可能離開自己的。
  本來他還有擔憂,因為果殼和三星鬧大以後,三星肯定會公佈自己腳踏兩隻船的事情,雖然自己想好了如何解釋,就連果殼都做好了應對措施,不過難免還是會有些焦慮。
  “應該是我杞人憂天了吧。”
  陳漢升心裡想著,就算三星公佈了又怎麼樣,憑我陳英俊的能力,難道還糊弄不過去嗎?
  ······
  第二天上午,陳漢升吃完早飯來到辦公室,發現報紙和門戶網站上都出現了這樣的新聞:
  《我國首例跨國婚姻訴訟將於明日開庭,敬請期待。》
  《既是東大老教授,也是法學泰斗,既是東大校花,也是律所主任,師徒聯手捍衛外嫁中國女性的尊嚴。》
  《擦亮眼睛吧,女同胞們,不要再被金髮碧眼吸引了!》
  ······等等這些類似的標題。
  就連果殼社區的“生活版塊”裡也有不少類似的帖子,有些利益相關的圈內人士還總結了“有錢鬼佬”和“沒錢鬼佬”的區別。
  有錢鬼佬:
  一般都是擔任科技公司的高管;
  出入有80萬以上的豪車;
  公司一般都會配備宿舍。
  沒錢鬼佬:
  基本都是在培訓中心當個外教,人模狗樣的還自稱“老師”;
  沒有車,沒有房,只會吹牛逼;
  約會從不主動買單,還喜歡找理由騙中國女生的錢。
  最後,這位圈內人士還總結道,這些當外教的鬼佬,其實很多都是在本土混不下去的渣滓,只因為會說英語,又長著一副外國人面孔,所以才被聘請過來,顯得這家培訓機構很有實力的樣子。
  實際上,這些渣滓根本沒有教學經驗。
  陳漢升看完這個帖子,馬上把網絡部負責人黃立謙喊過來,指示道:“花點錢把這個帖子頂出圈,順便檢驗一下我們水軍的戰鬥力。”
  “出圈”就是不僅僅在果殼社區內部討論了,最好能夠成為一個社會熱點問題。
  一是引起更多人的重視,二是趁機宣傳一波果殼社區——看到沒有,只有果殼社區才能有如此深度的帖子,
貼吧也就是圖一樂,水一水經驗,真正想學知識還得來果殼社區。
  收到大老闆的命令,黃立謙立刻安排下去了。
  網絡部有個“秘密機構”,雖然只有不到十個人,但是他們控制著貓撲、天涯、貼吧、還有新浪微博這些互動平臺裡,成千上萬個粉絲賬號。
  這是本來為了“三星手機爆炸案例”準備的大禮,現在很多企業對網絡力量一無所知,不過陳漢升是心知肚明的,在這個網絡時代,企業和企業“對線”不僅僅存在於產品上,還要發揮噴子的力量。
  經過這樣一推動,中午的時候,果殼社區那個關於“有錢鬼佬”和“沒錢鬼佬”的帖子成功出圈,甚至有些新聞媒體主動轉載,這場跨國婚姻官司也吸引了行業外的關注。
  通過一點就可以看出來了,財大BBS論壇也開始討論了,非法律專業的大學生很少關注這些時事,除非是噱頭和宣傳力度很足。
  就連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小秘書也在嘰嘰喳喳的敘述,她還詢問陳漢升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陳漢升心想我能有什麼什麼看法,老子就是導演,再說現在只是毛毛雨而已,等到“手機爆炸”的時候,我給朴正洙科長導一場大戲。
  回到辦公室,陳漢升猶豫一下,最後在QQ上給小魚兒發了條信息:“上庭加油。”
  小魚兒沒有回復,只是頭像亮了一下,很快就灰掉了。
  ······
  灣區的時間比這邊要晚十幾個小時,當國內大部分人都在沉沉入睡的時候,大洋彼岸的官司已經開庭了,早上睜眼以後,鋪天蓋地都是“跨國婚姻官司勝訴”的消息。
  “我們勝訴啦!中國人勝訴啦!”
  “那個拋棄妻女的鬼佬當庭道歉,表示願意支付賠償金。”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是不會缺席,此時我只想吟詩一首······”
  ······
  王梓博都打來電話,他今天要去律所幫忙維持秩序,因為採訪的記者太多,甚至還有慕名而來送錦旗的,高雯和邊詩詩她們都要招架不住了。
  “幸好小魚兒現在沒在國內,不然她忙的連吃飯時間都沒有了。”
  王梓博語氣裡都是興奮,不過同時也很疑惑:“就是感覺邊詩詩好像沒那麼激動,按理說她為這場官司付出這麼多,勝訴應該高興的跳起來才對。”
  “不要在意這麼多啦。”
  陳漢升胡謅道:“興許是詩詩同學穩重呢,畢竟這次案子以後,容升就要正式邁入一線律所的檔次了。”
  “噢。”
  王梓博很容易就被糊弄過去。
  掛了電話,陳漢升盯著手機屏幕,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樣多好啊,官司勝訴,壞人得到懲罰,至於過程如何根本不重要,所以100萬美元還是很值的。”
  今天一整天都是跨國婚姻官司的話題,陳漢升也在網上愉快的衝浪,下午的時候,在外面忙活了一個月的張衛雨終於回來了。
  “一共安排了12起三星手機爆炸事故,分佈在各個省市。”
  張衛雨彙報道:“我們隨時能夠發動。”
  “先等兩天的。”
  陳漢升擺擺手,這幾天容升律所才是主角,不要覆蓋了金花們的風頭。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