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51-852

porsmm
本文:2022-09-12T07:47:52
八百五十一、詩詩回國,修羅再現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的“求饒”並沒有起到作用,正義的邊詩詩還是告訴了孫教授和蕭容魚。
  所以,當他從安德森公司回去後,看見孫壁妤教授沉著臉坐在客廳裡,老太太的氣場很強,林阿姨嚇得躲在廚房都不敢隨意走動了。
  蕭容魚陪在旁邊,她只是在陳漢升進門時看了一眼,隨後又低下頭盯著地板。
  邊詩詩有些局促,詩詩同學大概沒想到會這樣嚴重,反而有些擔心陳漢升。
  “孫教授,咳······小魚兒。”
  不過這個局面在陳漢升意料之內,他心裡是一點都不慌,甚至還趁機叫了一聲蕭容魚。
  小魚兒沒有抬頭,右手剛要下意識的捂在小腹上,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不易察覺的端起杯子,改成喝了口溫水。
  “這件事呢,我自作主張了。”
  陳漢升一邊主動道歉(宣傳自己功績),一邊察言觀色。
  “要怪的話,就怪我這濃濃的民族情感吧。”
  陳漢升情緒激動的說道:“吳姐被鬼佬欺負了,但是米勒這個狗日的一句道歉都不說,我真是忍了很久,所以一時衝動之下,花了700多萬人民幣,用錢把他砸跪下了。”
  他生怕孫教授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還特意換算人民幣的數額,這樣顯得更震撼一點。
  孫教授冷笑一聲,她還不瞭解陳漢升,民族情感是有的,不過“一時衝動”是不存在的。
  頭腦容易發熱的人,有可能創立果殼電子嗎?
  陳漢升一定是經過縝密計算,這700萬花出去,絕對不會虧本的。
  老太太心裡很清楚,這個官司的後續影響力不是金錢可以估量的。
  “另一方面呢。”
  陳漢升繼續解釋:“我明天就回國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陳漢升故意停頓一下,他想看看小魚兒的反應。
  可惜蕭容魚神情沒什麼變化,只是端起杯子又喝了口溫水。
  “哎!”
  陳漢升遺憾的歎一口氣,說了點心裡話:“回國前我總想做點什麼,正常打官司的話,可能要來來回回好幾波,這樣實在太耗費精力了,我有些心疼。”
  這句話說出口以後,大家都愣了一下,剛剛還冷峻的氣氛突然有些曖昧♂起來,“陳漢升會心疼誰”,答案都是心知肚明的。
  邊詩詩心想這也就是陳漢升了,仗著臉皮厚,不管什麼場合,什麼肉麻的話都敢說。
  “陳漢升的確是個渣男,但他也真是會哄女孩子開心啊。”
  如果王梓博在這種“三堂會審”的時候公然表白,詩詩同學都能記在日記本上慢慢的回憶。
  邊詩詩瞟了一眼閨蜜,小魚兒雖然仍然很鎮定,仿佛聽不懂陳漢升在說什麼,不過她已經第三次端起杯子,“咕嘟嘟”的喝口水了。
  “咳~,我要給你加點水不?”
  邊詩詩湊過去,故意問道。
  蕭容魚用指甲輕輕掐了一下邊詩詩的大腿,閨蜜再搗亂的話,自己情緒可能就要繃不住了。
  老太太心裡也很無奈,當一個人百無禁忌的時候,真不知道怎麼去約束他。
  “最後呢,那就是吳姐和孫棠棠了。”
  陳漢升眼皮靈活,他和小魚兒表白完畢,又和孫教授示好。
  “吳姐帶著棠棠孤零零的回國,吳姐沒有一技之長,現在都沒有正式工作,棠棠沒有中文基礎,只能去當當模特。”
  陳漢升義憤填膺的說道:“所以,
我必須儘快讓米勒道歉,向孫教授道歉,向吳姐道歉,向孫棠棠道歉!米勒有一點當父親的樣子嗎,我最鄙視這種生了不養的混蛋,咱要不是高素質的大學生,真想狠狠扇他幾個嘴巴子······嗯?我正說米勒呢,你們盯著我看什麼啊?”
  陳漢升正在口沫亂飛的發表演講,突然感覺孫教授、邊詩詩、趙桐都在看著自己,就連保姆林阿姨都從廚房裡悄摸的伸出頭。
  小魚兒呢,她都第四次端起杯子喝水了。
  “我說的不對嗎?”
  陳漢升呐呐的問道:“米勒難道是個好父親?”
  “不。”
  孫教授肯定的說道:“自己的女兒都不管,他都不配做一個父親,希望所有人能夠引以為戒。”
  “所有人?”
  陳漢升左右看了看,心想這裡就自己一個男人啊,孫教授這是在暗中警示,提醒我以後當個好父親啊。
  “好了。”
  孫教授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結太多,繼續回到官司上面:“現在的情況,只要官司開庭,米勒就會道歉嗎?”
  “嗯。”
  陳漢升點點頭:“米勒只有道歉才能拿到100萬美元的全款,而且經過我一番吹噓,安德森似乎有些心動,他很想和果殼做生意,不過我說等官司結束再說。”
  “所以。”
  陳漢升矜持的說道:“他們可能更加心急,就等著開庭後賠禮道歉,然後愉快的結束這場跨國官司。”
  老太太皺著眉頭,問題就出在這裡,除非不上庭,不然肯定是勝訴。
  孫教授從事法律行業幾十年,國內很多條例草案都是出自她的手筆,可以說經驗非常豐富了,各種離奇的案子也見過不少。
  不過這件案子實在是太曲折了,居然是被告希望敗訴,原告希望能好好的辯論一場。
  “如果我們撤訴呢?”
  邊詩詩插嘴問道。
  “撤訴的話。”
  陳漢升笑了笑:“除非你們扔掉這個案子不再管了,否則下次只要開庭,米勒還是會直接道歉的。”
  “這······”
  邊詩詩咬了咬嘴唇,這也行不通的。
  國內很多媒體都在翹首等著這場官司結果,如果就這樣放棄,不僅沒有標杆作用,還會影響律所的聲譽。
  可是上庭的話,又有一種演戲糊弄大家的感覺,邊詩詩覺得辛苦準備這麼久,還不如100萬美元管用。
  這就是結果正義和過程正義在博弈了,一般的法學生,他們堅持的都是“過程正義”,不過目前這個局面,只有“結果正義”才能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資本,真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啊。”
  半晌後,孫壁妤教授緩緩的說道:“就算是最公平的法律,資本也可以找到漏洞。”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老太太這樣說,就代表她會按時上庭了。
  因為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上庭勝訴以後,經過國內宣傳報道,讓更多外嫁女同胞明白,一旦受到欺負,還可以大膽的進行訴訟。
  這種意義非同一般,絕對不能貿然撤訴。
  律所也收穫了名聲,小魚兒也沒必要繼續呆在國外了,陳漢升覺得自己太牛逼了,一石幾鳥。
  當然了,“money”也很重要,要是修羅場發生在火箭101時期,陳漢升根本沒辦法得心應手的解決這些問題,幸好這個時候果殼已經走上正軌,只要回國後再和三星大戰一場,經濟地位就能夠確定了。
  第二天,陳漢升拎著包準備離開,只是畫面有些淒涼,除了邊詩詩以外,沒有一個人出來送別。
  “想不到啊,不可一世的陳漢升,居然落到這般田地了。”
  陳漢升唉聲歎氣的說道。
  “行啦,有些人雖然沒出來,但是她一定是站在窗戶邊看著的。”
  邊詩詩伸手攔了一輛的士,自己也坐了進去:“我們走吧。”
  “沒必要啊,詩詩同學。”
  陳漢升感動的說道:“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真不用送我去機場,我找得到路的。”
  “想多啦,陳董。”
  邊詩詩從副駕駛伸出頭:“我也要回國一趟。”
  “順便,再辦點事。”
  邊詩詩眼神低垂,心裡默默的說道。


八百五十二、梓博,我和陳漢升吵架了,你會幫誰?
作者:柳岸花又明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陳漢升和邊詩詩在國內時間傍晚5點左右,平穩到達建鄴祿口機場。
  王梓博已經在國際到達大廳等待,他個子也不矮,遠遠就看見戴著墨鏡的死黨,還有那個窈窕的身影。
  “小陳!”
  王梓博先大聲和陳漢升打個招呼,然後嗓子裡就好像裝了開關一樣,聲音驟然變小,語氣裡也帶著幾分忸怩:“······你回來啦。”
  這是對邊詩詩說的,這種“無主語”的對話方式,一般都是存在于情侶、戀人、夫妻之間。
  就像陳漢升經常叫沈幼楚“喂······”,以前也經常叫蕭容魚“那個······”
  梁太后和老陳的對話就更簡單了,可能是幾十年夫妻的原因,梁美娟只要“咳”一聲,老陳就知道她下面要說什麼了。
  “昂,回來了。”
  邊詩詩一路上和陳漢升客客氣氣,不過見到自家男朋友,馬上就把“本性”露出來了。
  “快幫我拎包呀。”
  “王梓博,我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公共場合扭屁股。”
  “再扭打了你啊。”
  “哼,晚上我想吃韓國拌飯,新街口那一家,你陪我去!”
  ······
  邊詩詩口氣有點恃寵的小霸道,可是王梓博根本不在意,好像不管女朋友什麼要求,他都會笑呵呵的答應下來,淳樸的臉龐上都是溫柔。
  陳漢升看著有些感觸,其實發小真的很老實,黃慧當初但凡用心一點點,王梓博都會繼續自己騙自己。
  說起黃慧,根據張衛雨的彙報,“三星手機爆炸的十幾例事故”差不多安排好了,很快就會根據陳漢升給出的線索去追查黃慧。
  不過這件事還得瞞著王梓博,這個傻子心太軟,又太過赤誠。
  記得初一的時候,兩人被誤會偷吃果園裡的橘子,果園的主人直接找到了學校。
  王梓博怎麼解釋都沒用,他又不堪被人誣陷,居然要哭著拿刀剖開肚子,讓果園主人親自看一看,自己並沒有偷吃。
  當然最後被老師攔下來了,陳漢升就覺得很蠢,大罵王梓博:“你是傻子嗎,為什麼要剖開自己的肚子,那樣就死了啊,你真想驗證的話,可以把他們眼睛挖下來,吃到肚子裡驗證啊。”
  果園主人大概沒見過這麼凶的初中生,事情最後也不了了之,這雖然只是一個小插曲,不過也暴露了陳漢升和王梓博截然不同的性格。
  所以二十年以後,一個白手起家,身家千萬上億;一個在國企裡當個技術工程師,甚至不顧陳漢升阻攔,老老實實接受前往中東伊拉克的外派任務。
  “小陳,你怎麼了哦?”
  王梓博看見陳漢升有些走神,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揮個屁啊,老子在想事情。”
  陳漢升反應過來,反手摟著王梓博脖子:“瞧你這慫樣,對女朋友就這麼卑微,你要學學我,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切。”
  邊詩詩嗤笑一聲:“也不知道誰呢,大晚上站在小魚兒臥室門外二十分鐘,這樣的兒女情長,多影響拔劍速度啊。”
  “誰那麼傻,居然站著二十分鐘,難道他不會踹門嗎?”
  陳漢升滿臉不屑:“總之不是我,邊詩詩你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啊,不然就算是熟人,我也可以告你誹謗的······”
  王梓博對於這種鬥嘴都是插不進去的,
他一吵架就覺得舌頭不利索,不過他也很高興,一邊是將近二十年的發小,一邊是最愛的女生,日子要是永遠這樣簡單就好了。
  三人搭車前往新街口的韓國料理店,這裡算是王梓博和邊詩詩的“定情地”了,以前陳漢升和蕭容魚也經常來這邊。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啊。”
  陳漢升查了查百度,然後把這首詩完整的讀出來。
  以前都是他給別人喂狗糧,沒想到風水輪流轉,王梓博這狗東西也可以炫耀戀愛的腐朽味道了。
  不過,梓博的好事還沒有結束,吃飯的時候,他又喜滋滋的透露一個好消息。
  因為王梓博接了學校裡的幾個小項目,保質保量完成的不錯,又從扶持學生創業的角度考慮,建鄴理工把創業園區一間辦公室無償送給“智博網絡軟件公司”使用。
  自從財大出了陳漢升以後,這兩年建鄴各大高校支持學生創業的力度都很大,大概也想挖掘出一個劉漢升、張漢升、李漢升······
  “就一間辦公室啊?”
  陳漢升撇撇嘴:“以你和我的關係,你們學校也太不會做人了,看來‘果殼陳’在你們建鄴理工的團委領導眼裡,沒啥影響力啊。”
  “沒有。”
  王梓博吭哧吭哧的解釋:“就業指導老師不知道這件事,他還很奇怪我當初怎麼去果殼電子實習呢。”
  “我覺得已經很厲害了啊。”
  邊詩詩表現出一個女朋友的體貼,她驕傲的說道:“你還沒有畢業,現在已經有了一間辦公室,等到過兩年,我相信肯定可以變成大公司的。”
  “來,乾杯!”
  邊詩詩“嘩啦啦”的倒了兩杯大麥茶,一杯握在自己手裡,另一杯遞給男朋友,眼神亮晶晶在閃光:“梓博,我相信你,你不必任何人都差的!”
  “我······”
  王梓博有些不適應,然後眼眶有些發熱,他一直是個沒自信的人,父母不會鼓勵,發小之間感情雖然好,但是陳漢升不毒舌就萬幸了。
  之前“談”了一個黃慧,她為了更好的控制這個“移動的ATM機”,言行舉止之間更是不斷貶低王梓博,把這個內向男生的自尊心打擊成千瘡百孔。
  直到遇見了邊詩詩,這個總是會鼓勵自己的女朋友,王梓博覺得這就是自己的天使。
  “噁心,老子不吃了。”
  已經吃飽喝足的陳漢升,誇張的“嘔”了一聲,叼顆煙在嘴裡,大搖大擺的走出料理店點燃,然後搭公交回江陵了。
  王梓博和邊詩詩結帳後也離開,邊詩詩想去建鄴理工的那間辦公室看一看,然後再回宿舍。
  邊詩詩心情很好,她在美國呆了一段時間,除了想念男朋友以外,也非常想念新街口的熱鬧街景,還有文瀾路上的梧桐樹。
  “梓博。”
  踏著皎潔的月光,吹著三月的微風,邊詩詩走著走著,突然抬頭問道:“如果有一天,我和陳漢升吵架了,你會幫誰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