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49-850

porsmm
本文:2022-09-11T22:55:38
八百四十九、陳漢升:我不當無名英雄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一道簡單的木門,硬生生的隔著兩個人。
  陳漢升在外面看著,蕭容魚在裡面看著,不過因為這道門的原因,兩人視線始終沒辦法彙聚,就這樣默默對峙很久,陳漢升搖搖頭,終於轉身下樓了。
  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越遠,臥室裡的邊詩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是陳漢升和小魚兒在對峙,自己反而異常的緊張,手心都不知不覺出汗了。
  “小魚兒,他走了。”
  邊詩詩語氣裡有些遺憾,可能是有些埋怨陳漢升,為什麼不一腳踹開門呢,總之你是流氓,大家對你的期待感也沒那麼高,做錯什麼事也很容易原諒的。
  也許還在埋怨小魚兒,陳漢升來一次多不容易啊,你就這樣拒絕交流,一丁點機會都不給。
  “嗯,走了。”
  蕭容魚輕輕點頭,重新坐回床沿上,雙手抱著膝蓋,呆呆的盯著地板不吱聲。
  邊詩詩又很心疼,其實在整件事裡面,沒有人比小魚兒更痛苦。
  “你可真是個傻子。”
  邊詩詩挪到蕭容魚身邊,伸手把好朋友摟在懷裡安慰。
  “詩詩,我不能開門的。”
  耳畔傳來蕭容魚的解釋,仿佛又是她在自言自語:“我擔心開門就忍不住了呀,我想撲在他懷裡哭,我想狠狠的咬他,我想罵他打他······可是,我們已經分手了,小陳現在是沈幼楚的男朋友,所以我不能和他說話,不能和他見面。”
  “甚至······”
  小魚兒抬起頭,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滾動:“我都不敢和他一起吃飯。”
  “我知道,我知道。”
  邊詩詩太瞭解自己閨蜜了,蕭容魚自從知道陳漢升再次“腳踏兩隻船”以後,她就打算成全陳漢升和沈幼楚了。
  “就是覺得你太吃虧了。”
  邊詩詩哽咽的說道,兩次修羅場,每次離開的都是小魚兒,憑什麼啊?
  “沒有。”
  蕭容魚搖搖頭,這種事哪裡有什麼吃虧的,就是覺得自己很沒出息,不管如何都忘不掉陳漢升。
  大概人生就是這樣的吧,有些人也說不上哪裡好,不過怎麼都忘不掉。
  “小魚兒!”
  過了一會,邊詩詩吸了吸鼻子,突然鏗鏘有力的說道:“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邊詩詩好像做了什麼重要決定。
  “嗯!”
  蕭容魚受到感染,也是擦乾淨眼淚。
  其實分手以後,她都不知道哭多少次了,一包紙巾經常一天就用完,反而知道懷孕以後,小魚兒突然堅強了很多,每次想哭的時候,趕緊做點別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生怕消極情緒會影響小小魚兒。
  晚上休息的時候,邊詩詩也沒有離開,閨蜜兩人經常睡在一起的。
  房間裡黑漆漆的,只有一點月光灑在窗臺上,照的大理石宛如白玉,邊詩詩盯著看了一會,突然問道:“呂姨什麼時候過來?”
  “可能是後天,也可能是大後天。”
  蕭容魚也不是很清楚,母親的內退手續批准下來,她已經收拾好行李了。
  “呂姨來了以後,我想回國一趟。”
  邊詩詩仍然注視著那片白月光,頓了頓說道:“······我有點想王梓博了。”
  “好呀。”
  蕭容魚有些不好意思:“你為了陪我,
情人節都沒有過,梓博心裡可能都埋怨我了。”
  “王梓博不像你家陳······不像陳漢升,他不會計較這些事情的。”
  提起自己男朋友,邊詩詩也有些笑意,過了一會她緩緩的轉過身,伸出右手擱在蕭容魚光滑的瓜子臉上,默默看著最好的朋友。
  “怎麼了,詩詩?”
  小魚兒感覺有些不對勁。
  “沒什麼,我就是想說。”
  邊詩詩語氣肯定的重複:“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第二天早上,孫教授又和蕭容魚早早出門了,所以陳漢升起床的時候,家裡只有邊詩詩、趙桐和保姆林阿姨。
  林阿姨在廚房做飯,她看到陳漢升還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邊詩詩眼眶有些腫脹,昨晚好像失眠一樣;
  趙桐嘴裡剔著牙籤,自顧自看著全英文的電視節目。
  雖然趙桐不搭理自己,不過陳漢升吃完早餐,還是一邊松著皮帶,一邊坐到趙桐旁邊:“趙師姐,我想出門辦點事,可是找不到路,你能不能陪一下?”
  “那你可以打taxi啊。”
  趙桐瞥了一眼說道。
  “我擔心美國出租車司機聽不到我的專八英語啊。”
  陳漢升無奈的一攤手。
  “靠!你還專八英語,我沒空······”
  趙桐剛想拒絕,陳漢升直接打斷,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明後天就要回去了,婚姻官司還是懸而未決,既然感情沒有效果,我就看看能不能在這場官司上面出點力吧。”
  “你?”
  趙桐狐疑的打量陳漢升,一個不懂法律的門外漢,能在官司上出什麼力氣?
  “趙師姐不要小看我嘛。”
  陳漢升理了理衣領:“我好歹白手起家創立了兩家企業,改變了國內快遞行業和手機行業的發展格局,對於這個官司,你們從專業角度來解決,我也可以從商人角度來應對。”
  不得不說,億萬富翁的身份還是說服力的,趙桐雖然鄙視陳漢升的“渣男”屬性,不過對於陳漢升的能力手腕還是非常認同的。
  “你打算咋辦?”
  趙桐問道。
  “我想去找一下吳姐的前夫米勒······”
  陳漢升剛說半句,趙桐就皺眉搖頭:“米勒不行的,他比你還垃圾,根本溝通不了。”
  “狗日的趙桐,沒事就踩老子一腳,給我等著!”
  陳漢升心裡罵了幾句,表面還是笑著解釋道:“我話都沒說完呢,我想找的是米勒的男朋友安德森,記得第一次見面,當時就在安德森的公司吧。”
  “你想和安德森談?”
  趙桐反應過來了。
  “對,米勒沒工作,又是個gay,他肯定要人養著的。”
  陳漢升“嘿嘿”一笑:“所以安德森應該是米勒的金錢來源,我們不用說服米勒,只要安德森同意了,很多事情都好辦······”
  “似乎有點道理啊。”
  之前趙桐她們都忽略了安德森,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米勒身上。
  不過出門前,陳漢升又準備去二樓把邊詩詩喊上。
  “你叫詩詩做什麼啊?”
  趙桐很納悶:“真正男人的做法,就應該安安靜靜把事情解決完畢,然後悄悄的退場,不需要大張旗鼓的宣揚。”
  “這是什麼傻吊舔狗理論?”
  陳漢升嗤之以鼻:“我為什麼要靜悄悄的退場啊,無名英雄誰想當誰當,老子不當,我小學值日的時候,都要等到老師過來巡查才去擦兩下黑板。”
  “不把邊詩詩喊上,萬一你不說,小魚兒知道我的付出嗎?”
  ······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宋體黑體微軟雅黑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小中大特大
恢復默認
八百五十、結果正義>過程正義
作者:柳岸花又明
  “真不愧是陳董。”
  趙桐諷刺道:“愛一個人還要這麼功利,這就是商人的邏輯嗎?”
  “趙師姐,你不能用你的愛情觀來要求我啊。”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人與人是不能一概而論的,我曾經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連續在網吧通宵兩天兩夜,你可以嗎?”
  “這樣不正經,也不知道小魚兒當初怎麼喜歡你的。”
  趙桐冷哼一聲說道。
  陳漢升也不在意,跑上樓喊著邊詩詩。
  邊詩詩正在臥室裡休息,昨晚幾乎一宿沒睡,因為她終於下定決心和沈幼楚談一談了。
  其實在這之前,邊詩詩心裡也非常的猶豫。
  一是小魚兒不會同意,二是這無形中會傷害到沈幼楚,三是如果王梓博知道了,他會不會生氣呢?
  為了這件事,邊詩詩甚至還去諮詢過德高望重的孫壁妤教授,老太太給出一個堅定的回答——孩子是不能沒有父親的。
  老師的支持讓邊詩詩有了底氣,再加上目睹了曾經那麼相愛的一對情侶,現在隔著一道木門都不敢說話,這也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巧合的是,呂玉清這兩天也要過來,小魚兒身邊有人照顧,邊詩詩正好趁機回國一趟。
  “哎~,她也很善良啊。”
  邊詩詩拉住被子遮住額頭,她現在壓力很大,因為總是想起來當初在財大奶茶店門口,那個擔心自己被胖貓撓傷,特意送來貓糧的桃花眼女孩。
  “我就把這件事告訴她,但是怎麼選擇,還是看沈幼楚自己吧。”
  邊詩詩默默想著,她不打算勸沈幼楚離開,因為實在說不出口。
  “咚咚咚!”
  突然,陳漢升在外面大聲敲門:“邊詩詩,別睡覺了,跟著英俊哥出去辦點事。”
  “什麼事噢?”
  邊詩詩打開門問道。
  “你跟著就好了,當個翻譯就行。”
  陳漢升沒有解釋太多,轉身就要離開。
  不過剛走兩步,他突然又一個轉身:“奇怪了,你今天為什麼一直低著頭啊,好像不敢看我的樣子,快說,你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梓博的事情?”
  “放屁!”
  邊詩詩被看穿心思,趕緊關起門調整情緒,她不會做對不起王梓博的事情,可是很快要對不起陳漢升了。
  ······
  攔了輛出租車出發後,邊詩詩仍然心不在焉,一句話都不想說;
  趙桐想著陳漢升如何與安德森談判,偶爾和的士司機閒聊兩句;
  陳漢升坐在副駕駛上,打開車窗悠哉的吞雲吐霧。
  當著孫教授的面,陳漢升不敢抽,現在老太太又不在,單憑趙桐和邊詩詩是阻止不了的。
  “我之前也抽煙。”
  趙桐撇撇嘴說道:“不過去年年底的時候,我爸因為肺部陰影住院,那時我就戒了,身體要緊啊,陳董。”
  “哦,你爸也抽煙啊?”
  陳漢升扭頭問道,看他神情就知道沒放在心上。
  “老煙槍了。”
  趙桐皺著眉頭,大概在擔心父親的身體。
  “趙師姐~”
  陳漢升突然猛吸一口,然後緩緩的吐出一口濃煙,扮成蒼老而低沉的嗓音:“你看我這個的樣子,像你爹不?”
  “滾滾滾。”
  趙桐沒好氣的罵道:“你就抽吧,遲早有人會讓你主動戒煙的!”
  “嘁~”
  陳漢升得意的笑了笑,
趙桐嘲諷自己這麼多次了,終於反擊了一回。
  至於“戒煙”的問題,仍然是那句老生常談的理論,老陳和梁太后、沈憨憨和小魚兒,這四位都沒有讓自己戒掉。
  還有誰可以呢?
  ······
  到了安德森的公司,他看見邊詩詩和趙桐,拍拍腦袋講了句英語。
  “他說,如果又是為了官司,那就法庭見吧,不要再過來打擾了。”
  趙桐翻譯道。
  “那你告訴他,我不是來談官司的。”
  陳漢升吹了聲口哨,自己找個凳子坐下:“爹爹是來談生意的。”
  趙桐翻譯完以後,安德森眼神就在三個人身上掃視,神情裡帶著濃濃的懷疑。
  他應該也沒想到,原告和被告官司還沒打,準備先當合作夥伴了。
  “趙師姐,你把我身份介紹一下。”
  陳漢升大手一揮說道。
  趙桐又翻譯過去,陳漢升也聽不懂,只有“guoke”這兩個拼音還勉強清楚。
  不過,安德森壓根沒聽過果殼,目光裡的懷疑反而更多了。
  “不能怪我。”
  趙桐聳聳肩膀說道:“我說你是中國排行前五手機廠商的大老闆,安德森覺得我們在欺騙他。”
  “傻吊鬼佬。”
  陳漢升有些不耐煩:“難道就不知道內事不決問百度,外事不決問穀歌,房事不決上果殼社區,上谷歌查一查就知道了啊。”
  經過趙桐的翻譯,安德森真的打開電腦查了一下,穀歌是能夠查到果殼的相關信息,包括陳漢升這位創始人,在眾多會議上侃侃而談的照片。
  有些國外媒體把果殼電子成為“下一個崛起的三星”,這雖然是個誇張的噱頭標題,但是能夠提高果殼在安德森心中的地位。
  陳漢升也趁機從口袋裡掏出名片,同時拿出畢生所學:“hello,you。”
  美國人非常的現實,他們覺得“BusinessisBusiness”,生意就是生意,萬物皆可為生意。
  既然陳漢升這位有錢的中國人願意把這場官司當成一筆交易,安德森非常願意談下去。
  至於案件背後的影響力,whocare?
  安德森覺得完全不如美元實際,只要陳漢升開出的價碼足夠,不要說讓米勒當庭道歉了,晚上都可以和米勒共度春宵。
  趙桐和邊詩詩就在傻乎乎的看著,趙桐要稍微好一點,她當記者這麼久,對於一些法庭外面的和解,見得實在太多了。
  邊詩詩感覺有些恍惚,為了這場官司,上到孫教授,下到律所的所有成員,大家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應對。
  尤其在國內還有很多媒體在關注,他們都把這場官司當成經典案例,甚至還準備列入“新世紀影響國人生活的十大真實法律案例”。
  這麼一場重要的官司,居然被陳漢升擱在手心玩弄,如果米勒就這樣道歉了,官司贏了似乎也沒有任何意義啊。
  “100萬美元。”
  經過討價還價,安德森給出自己的底線。
  陳漢升沉吟一會,正要開口答應,邊詩詩在旁邊阻攔道:“我覺得還是不要這樣做,這次咱們準備的很充足,勝算並不小,再說即使這次不成,還有下次呀,沒必要花錢買這種虛無縹緲的勝訴。”
  “怎麼是虛無縹緲了啊。”
  陳漢升認真的反駁:
  “第一,官司贏了,這是外嫁中國女性狀告前夫的第一例勝訴吧,意義是不是很重大?”
  “第二,這是容升律所的榮譽吧,這份沉甸甸的資歷,國內沒幾家律所能夠比得上。”
  “第三,100萬美元折合700多萬人民幣,這個錢看似很多,但是律所的知名度有了,以後一場國際官司都是千萬的傭金。”
  “最後。”
  陳漢升“曉之以理”以後,開始“動之以情”:“我們是正義的一方啊,難道米勒不該給吳姐道歉嗎,難道米勒不該給孫棠棠撫養費嗎,既然結果是正義的,那麼過程重要嗎?”
  “要是這件事曝光了怎麼辦?”
  趙桐在旁邊插了一句。
  “這有什麼難的?”
  陳漢升笑著說道:“律所毫不知情,因為果殼電子創始人陳漢升知曉吳亦敏和孫棠棠的遭遇後,內心深感觸動,決定花100萬美元,只為了買一句‘sorry’和尊嚴,這個文案聽起來是不是更讓人同情?”
  “這······”
  趙桐不知道怎麼說了,陳漢升腦子的確好使,當然他也的確有錢。
  “這麼說吧。”
  陳漢升看到邊詩詩仍然不同意,他索性扯掉窗戶紙,直愣愣的說道:“不管你們同不同意,我已經答應這筆交易了,總之只要開庭,米勒都會當場道歉,攔都攔不住的那種。”
  “你怎麼可以這樣!”
  邊詩詩生氣了:“我要去告訴小魚兒,她不會縱容你這種行為!”
  趙桐摸摸自己的寸頭,她突然有些想笑。
  昨天,邊詩詩她們還在想方設法讓米勒道歉;
  今天,邊詩詩突然希望米勒不要道歉了,大家憑真本事辯論一下。
  “你要告訴小魚兒?”
  四平八穩的陳漢升,聽到這句話以後,他突然“大驚失色”:“邊詩詩我看錯你了,我帶你過來只是當翻譯的,你千萬不能告訴蕭容魚啊!”
  “哼!我不僅要告訴小魚兒,還要告訴老太太!”
  邊詩詩站起來,大步走出這間“肮髒”的辦公室。
  外面是溫暖的太陽,灑在身上的時候,詩詩同學感到一抹正道的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