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SM成人四之二《愛奴秘書》

jiouguai
本文:2022-09-09T15:10:13
去年的夏天,德蘭學姐介紹了一份兼職給我。

  工作的內容,竟然是經理秘書,聽起來也嚇了一跳。原來的秘書因為請
了暑假,所以便要請位兼職暫代。而且她說自己去年也曾作過這份工作,解
釋工作並非替經理訂立繁忙的時間表,祇是有客人來的時候待奉用茶,或是
一些跑腿的工作,都不是甚麼困難的。而且她還會到該公司的計劃部當兼職
,加上「經理秘書」聽來是很有身份的工作,所以我便欣然接受這份工作了。

  這家公司是發展電腦軟件的,規模比我所想像的還要大。經理室很美麗
,內部劃分了經理房和會客房,內部設計很是完善。這位經理已45歲,但
是看起來卻不像我父輩的樣子。身高和我差不多,頭部略小,肚部略突出。
說話卻非常有禮貌,對我經常也是笑臉相迎的。在我心目中,感到這是個「
親切叔叔」呢!

  事務就如前輩所說的,很是簡單,主要也是些雜務,第一日上班帶點緊
張,但是立即便習慣了。不過,經理經常也是外出工作的,令到經理房常常
也是空空如也的。相對下並沒有甚麼工作要做,使我覺得這是無聊的工作。
儘管如此,每日的薪金達到八百五十元的,還包括一個午餐的,這樣想來,
這份兼職卻又不俗啊!

  那是我已經不是處子之身。而且還頗喜歡到別墅,有時還渴望劇烈的性
交。可能,普通的女性也會這樣想吧?!所以到那一天爲至,我也不認為自
己是淫亂,或是色情狂甚麼的。

  當上這份兼職的第四日。

  那天早上開始,經理便不在,整個早上我也是閱讀自己帶來的書渡過。
接著就如平常一樣的進食午餐,坐在椅子發呆。卻不自覺想起些色情的事。
最初祇是意識中一閃,並沒有應眞的去想,初時還想著:

  「工作時不能這樣想啊!」

  卻又不知不覺:

  「我最近也沒有性交呢!」

  接著:

  「激烈的性交又是怎樣呢……」

  等等的想像在腦袋裡澎漲起來。而且,這個腦袋裡虛構的形像,竟然像
是現實一般的形像出現了。

  雙手給反綁到背後,給一個陌生的男人揭起了裙子,將我趴到地上般的
壓下,面部給用力壓在地板上,隨即就給人從後侵佔了……咀唇更給强逼的
含著男人的東西,身體又給一個女人四周的舔著,又用按摩棒挿我,弄得我
渾身抖震了……簡直是現實一樣,在我的腦袋有很鮮明的形像,已經無法磨
滅了。當然,我並沒有SM或女同性戀的經驗。但是卻……

  「不可儘是這樣想啊……」

  我心底如此向自己作提醒,企圖將這樣的想像驅走。但是我越是努力,
腦海的形像便越發鮮明,我更加感到那種形像將我整個人也包圍起來了。

  這個時候,膝部竟然渾身震抖起來。冷氣房的冷氣是很足夠的,卻不知
甚麼原因,全身也覺得熾熱開來。當我發覺的時候,滿面也滲出汗珠,還源
源不絕的滴到桌上。而在腦海中的我,眞的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竟然逐步的
越來越淫蕩了。

  雙手的手腕給綁著,吊起在天花板上,兩腿給盡情的張開,而且還給人
貫洗著直腸。在貫腸的痛苦下,我的面容也扭曲了,卻還是用心的含著男人
的東西。

  「要是妳撒出來,我會罰妳的啊!」

  連那個男人討厭的聲音,竟然也像現實的樣子,傳入我的耳朵。

  我再也忍耐不下了。

  我想立即往洗手間,但是當我從椅子站起的時候,發覺裙子原來已濕了
一片。直至它乾涸下來,也醜得敎人不敢離開房間呢!事到如今,也許要忍
耐到可以往洗手間的時候了。幸好這間房祇有我一個,即使有人要進來,也
要首先進入接待處,所以有誰進來,這邊也會立即知道。

  我又不知在甚麼時候,坐在椅子上解開了裙子的扣,而且還伸手滑進裡
面去。當然,內褲早已是黏黏濕濕的。手指伸進內褲裡,感到那裡已經熱起
來了。

  「唔─」

  於寧靜的房間裡,祇聽到一下的悶響。

  「嗄,嗄……」

  接著還響遍這些荒亂的呻吟聲。

  當我的手指尖觸及我最敏感的地方之時,

  「咿噢!」

  身體震動的幅度之大,連自己也吃了一驚。最初祇是用手指擦著、摘著
,但是這些動作也不能滿足了。於是我就將內褲捲動的拉落到膝蓋上面,慢
慢將自己的手指伸進去了。

  手指一下子就給夾緊了。

  「喳咕,喳咕……」

  弄出如廝討厭的聲音同時,手指初初是慢慢的,接著就越來越激烈的在
我體內鑽著。平時一個人幹起來的時候,大體也祇能放進一隻手指,但是在
這時候己不足夠了。就是放進兩根手指也像是不足夠了。

  許多次也險些從椅上掉下來,手經常也撞到了桌上,而我仍然是夢中的
活動手指,愛撫自己。

  翌日又是這樣子。

  始終也是在飯後,就有這般色情的想像,而這種妄想卻是無法制止的。
今次是趕快的奔到洗手間了,但是洗手間卻有太多人出入了,反而令我不能
冷靜下來。對聲音過份的敏感,結果不能得到滿足。結果,還是再次回到房
間,接著的幻想起來。

  「我,是否變態的呢……?」

  完事後稍為冷靜下來,也許是有生以來,最認眞的思考吧!一旦忍耐不
了,還想找午夜牛郞來解決,眞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思想。而且現在不
是家裡,就在公司也會這樣幹起來。

  「若這樣的情況延續下去,恐怕要去找醫生談談了……」

  連這樣的事也想出來了。

  「又或者,在衆目睽睽之下想這樣做……」

  想到這裡,連自己也不住害怕起來了。

  「昨日和今日,幸好經理不在呢……」

  接著的日子是星期六,兼職是不用上班的。但是我也害怕得不敢步出房
間,星期日也是這樣。這兩天雖然沒有發生如此的衝動,但是我仍然滿心的
不安。

  星期一的早上,我想:

  「這份兼職,我還是不幹也罷……」

  我是曾這樣想的。但是我又不可以將理由吿訴他人。說不出理由,卻又
隨隨便便的辭掉工作,一定會令德蘭很為難吧。經過許多的思考後,結果:

  「還是祇是今天回去吧!」

  我已經下定了決心……

  比較一星期前初次上工,心情更加的緊張起來,而且甫步進經理室,經
理便說:

  「今天我沒有事要外出。」

  而且我在房間裡,那種威脅感卻是難以消散。

  「心裡帶著如此威脅感的兼職,怎麼能工作下去,還是想點理由辭掉這
份兼職吧……」

  但是,到底也沒有想到好的理由。

  「今天還是稱自己身體不適,早點回家休息吧……」

  如此的想著想著,不覺也到了下午。

  這天可沒有甚麼心情吃東西。

  過了一時左右,有客人來到經理室。

  經理到了會客室,我端上了茶後便出了房,結果房裡又餘下我一個了。

  「不過,為何我又不能忍耐這樣的事呢……」

  心裡可能是稍為放鬆了。明知不可以想這樣的事,卻又不知不覺的浮現
那種妄想。

  「呀,不行!不可以這樣的!!」

  祇是這麼的一想,就已經太遲了。在我的腦海中,就和上星期一樣,不
斷浮現淫亂的妄想。一旦如此,我就知道不可以停下來。從隔鄰的房間,傳
來經理和客人的談笑聲。即使我想到洗手間,也要通過他的房間,所以不能
外出了。

  我聽著那些笑聲的時候,自己已不覺捲起自己的裙,隔在內褲上,我用
指撫摸著自己。在我的腦海裡,全身又遭綑綁起來了,完全不能動彈的狀態
下,給人用膠棒猛揷著,肛門又給男人侵犯著,歡喜的表情,令我有若渾身
遭蟻咬一樣。想像中的男人,配合我的動作,其實就是我的手指動作加速,
另一隻手就隔在洋服上,開始揉弄自己的胸脯。

  一根手指,然後再一根手指,塞進了我的身體了。一股溫暖的液體,混
雜在手指之間:

  「咕察、咕察……」

  發出這樣的聲音,我的身體裡面更像是爆炸一樣了。

  就在這個時候,

  「給隔鄰的經理及客人看到怎麼辦……」

  這個想法,竟然是沒有考慮過。

  「想再淫亂,想再舒服些啊……」

  也許,我的腦袋現在就這樣的想呢!

  結果,

  「怎麼行啊?在我的房間裡搞起這樣的事來……」

  突然傳來這樣的說話,將我閉上的眼睛猛然張開了。眼前祇見那個經常
也笑臉迎人的經理,而且還多了看著我的德蘭學姐。可是,我卻沒有驚惶。
我想,我已經再不能區別現實和妄想了。

  「一定要懲罰妳才可了。」

  不知在那裡也曾聽過這把聲音似的。而我也像是受到這把聲音操縱似的
,頭昏昏的就站了起來,再在經理面前跪下來。

  「妳要用心事奉我啊!」

  我默不發聲的點點頭,拉下了經理的褲子,經理的堅挺東西,就在我眼
前屹立不倒,我也用舌頭將它溫柔的舐著。

  不知在甚時候,德蘭也到了我的身邊,開始將我的衣服脫去了。

  「不可讓妳休息啊!」

  像是理所當然的,我聽到她這句說話後,口裡就從沒有放開經理的東西
,身體亦軟倒在德蘭的身邊。已經一絲不掛的我,給德蘭學姐的咀和手四處
的觸摸著。她還吻下我那個部份,舌頭向我最敏感的地方觸到的瞬間:

  「鳴……」

  我情不自禁將經理的東西放離了。

  「怎可這樣的,我要處罰妳!」

  德蘭也離開了我的身體。

  「不、不要……」

  我像是慌張的,轉頭向學姐的那方。

  「不是說過不行的嗎?」

  他這樣說的時候,經理已雙手抓住我的面。很强力地將他的粗硬東西,
夾著沾在上面的唾液,一下子就揷進我的口裡深處。

  「咕、咕嗚……」

  一剎那的突變,連我呼吸也差不多停了,遭經理用力的按著,令我完全
不能動彈。在這時候,我的雙手已給反綁到背後了。

  也不淸楚經過多少時間了。經理終於從我的口中,將他的東西抽出來。

  「嗄呀,嗄呀……」

  我的呼吸變得荒亂無章,有若爛泥一樣軟倒在地板上了。

  「不可以休息這麼久啊!」

  在身後聽到這樣的說話。我緩緩的抬起頭來,今次在我眼前的,就是德
蘭學姐的下體,還向我的面孔壓來,慢慢的跪下。

  「對不起了……怡麗」

  我聽到她輕聲的說。但是我也沒有多餘的思考能力,想她這句說話的意
思,就是一點也沒有了。

  她纖柔的毛髮散到我的咀唇,我也用舌頭仔細的替她那裡舐著。她又用
手抓起我的頭髮,不時又用雙手托著我的面頰說:

  「對不起,對不起啊…」

  她是這樣說的。但是,她的小溪卻不斷的湧出蜜來,陰核也堅固突起,
而且還漲大了。

  「初次就這樣使勁了,眞値得稱讚。」

  身後再次聽到人說話。就在同一時間,我的臀部傳來一種濕濕的感覺。

  「咕咿……」

  那條濕濕的東西,向我的肛門硬闖過來,從那個洞穴鑽進來了。

  「呀,咕,不、不要……」

  我不能動彈的身體,也曾嘗試逃走,但是最後也是失敗了。

  「咕、咕咕……」

  有如給一根燒得火熱的火棒貫穿的感覺。渾身有若遭電極一樣,强烈的
電流走遍全身。

  「嗚、呀、噢……!」

  那些美味的午餐,原來是混入了治療女性性冷感的特殊藥物。不過,到
最後我也沒有辭掉這份工作。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