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1)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因無選擇而強大

天劫紫錦囊
本文:2022-09-09T08:30:10
[因無選擇而強大]


和媽媽、弟弟、堂哥聊天,堂哥提起孫子上幼兒園,正在經歷分離焦慮,吵著不想去上學。堂哥家面臨著要不要把孩子帶回來自己照顧的選擇。
順著這個話題,我和弟弟分別談起我們的分離焦慮,並且進一步檢視,我和弟弟同樣是媽媽生養的,為什麼我們在出國分離焦慮上,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我弟弟因為做生意,常年飛來飛去,只要讓他能週六回到媽媽家,出門在外,他完全沒有分離焦慮,而且是悠遊自在。
我出國的分離焦慮則相當嚴重,年過半百,狀況並沒有好一點 。
去加拿大讀書,如果不是智芳像姊姊一樣的照顧我,我實在待不了三年。博士資格考一考完,我一秒都待不住的就飛回台灣,為了完成博士學位,連續幾年加拿大和台灣兩頭跑。
在學術界出國發表論文是常態,我的適應也很差。我曾經因為時差算錯日子,得多留在維也納一天,氣哭賭氣坐在咖啡廳一整天等飛機,而不是趁多出來的一天去玩。
去日本當交換學者,才八十天而已,我就已經病到差點死掉,還好有愛知教育大學的幫忙和高木小姐全程陪同在醫院照顧我。我弟弟在日本做生意,順道過來看我幾天,要離開的時候我都快哭了。
我堂哥聽了之後說,你有去印度一個月啊!
我弟弟說:「這個不算,阿珍有自備哥哥去印度。」
對,我哥哥那時候和我一起去印度,當時我在印度當翻譯,第一次體會到翻譯時,別人的情緒能量能把我的身體弄出破洞來,驚嚇到在路上碰到我哥哥時,像小孩一樣抱著哥哥哭。
堂哥對於我都這個年紀了,出國的適應力還那麼差感到不可思議。
我說現在還能讓我出國的就只有日本的高木小姐和加拿大的智芳了。她們是我在日本和加拿大的家。要不然就得是那種跟著弟弟和家人去滑雪,他們去滑雪,我在旅館寫論文,否則我和出國旅行算是已經絕緣了。
我出國適應的能力差讓人不解。我的外語能力還可以,與人連結能力強,條件算是具足了,為什麼在異地的適應能力這麼差?
我自己曾經好好的分析比較我和弟弟,同樣是媽媽生養的,為什麼我們在出國分離焦慮上,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我弟弟出國做生意是最好的選擇,這個強而有力的原因讓他的動力很足夠,一點都不需要克服分離的焦慮。
我的狀況則是相反。
我在國內是最省力,最舒服的選擇,國外沒有強而有力的動機吸引我,又很費力,因此我沒有動力突破舒適圈。
家人有意識到我這部分的能力比較弱,也處處保護,於是我悠遊自在待在國外的能力就一直很萎縮。
我跟堂哥說,同理,別人家的小孩爸爸媽媽要上班,沒有帶回來家裡不去上學的選項。雖然痛苦,但因為這個限制,這段拉扯的時間也就相對來得短。
堂哥家的人手有餘裕把孩子帶回來,不去上幼兒園,因此這個拉扯的時間也就相對比較長。
通常我們會認為限制是壞事。從上述的分析,限制很多時候反而是一種好事。
沒了支持,反而你會另謀出路,因而減少了拉扯的凌遲。
像我媽媽不幫我帶小孩,接受了這個限制,我自己又很願意把小孩帶好,很自然的,我就長出帶小孩,解決小孩問題的能力。
像我沒老公,接受了這個限制,我自己又很願意在沒有老公的狀況下把日子過好,很自然的,我就長出愛自己的能力。
然而,在我出國變弱智的議題上,我留在台灣很舒服,也相對沒有動力在國外探索,長出連結,於是持續著「出國變弱智」的狀態。
有時候我們因為沒有選擇而感到悲傷。
然而沒有選擇,有時候也是一種讓我們願意突破困境的動力,是一種祝福。

  給優名單(1)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