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41-842

porsmm
本文:2022-09-08T21:46:16
八百四十一、“備胎”越強大,越容易對“現任”產生威脅
作者:柳岸花又明
  顏寧本來想澄清一下,自己還沒有從三星辭職,即使辭職了,回國後的工作也未必就是小米電子廠,這些只是陳董的安排。
  不過現在遇到鄭觀媞這種“劉備式”關懷,這些話突然說不出口了。
  5點多吃晚飯的時候,顏寧也老老實實的跟著鄭觀媞去食堂,鄭觀媞一邊走,一邊介紹小米電子廠的規劃,甚至還有公司下一步的計劃。
  言談之中仿佛毫無保留,儼然已經把顏寧當成自己人,顏寧神色之間的猶豫更明顯了。
  她當然很想回國工作了,尤其經過陳漢升這件事,顏甯更是體會到家庭的重要性。
  只是回國的話,事業肯定沒辦法兼顧,顏寧並不期待能在國內找到一份比擬原崗位的工作,不過鄭觀媞的出現,又讓她感到一絲“魚和熊掌可以兼得”的希望。
  小米是極具潛力的電子產品製造商,小米手機更是被譽為國產手機的代表之一,按照目前國內手機的普及率,這種企業在未來幾年一定有更加寬廣的成長空間。
  最重要的是,從當前的接觸來看,鄭觀媞不僅身份高貴,而且談吐優雅,同時還非常的體貼,相處不到一個小時,顏寧已經感受到鄭觀媞的人格魅力了。
  于公於私,小米都是很好的選擇,唯一讓顏寧躊躇的是,如果選擇了小米,也就相當於答應幫果殼做商業間諜了,不然真當陳漢升那麼好心?
  “可是,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顏寧幽幽的歎一口氣,其實把U盤給陳漢升,已經相當於把三星的機密透露出去了,果殼隨時都能拿出來威脅。
  陳漢升把小米介紹給自己,無非表示後路已經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大膽的當個“反骨仔”吧。
  顏甯心裡也很清楚,這就是赤裸裸的“利誘”,但是效果很明顯。
  如果沒有小米和鄭觀媞這條“後路”,顏寧即使當商業間諜,心裡壓力一定會很大,影響傳遞消息的效率,甚至很可能有反水的可能;
  不過有了這條後路以後,顏甯莫名就覺得踏實很多,大概這就是備胎的作用吧。
  “備胎”的實力越強大,越能夠對“現任”產生威脅,不僅在感情上,在工作上也是一個道理。
  “普通人是鬥不過陳漢升的,他什麼步驟都想好了。”
  顏寧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
  陳漢升在整件事裡,又是恐嚇,又是威脅,還有利誘······如果以前有人告訴顏寧,你以後會當一個“商業間諜”,顏甯覺得這實在太荒唐了,可是現在卻實實在在的向著這方面發展,還有點心甘情願的味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
  吃完飯以後,顏寧離開小米電子廠,陳漢升繼續去鄭觀媞的辦公室裡坐坐。
  “媞哥,你剛才也太心急了。”
  陳漢升開玩笑說道:“顏寧能力是不錯,但是你的語氣和神態,讓我想起了劉備和宋江,一個見人叫弟弟,一個見人送銀兩。”
  “切,宋江哪裡能和劉備相提並論,真以為我們香港不讀史書的啊?”
  鄭閨蜜冷哼一聲,繼續看著電腦上的資料。
  陳漢升聳聳肩膀,掏出手機刷著新聞。
  他們關係之間太熟悉了,即使一個看電腦,一個玩手機,兩人都不會尷尬,耳朵裡還傳來聶小雨和蔣云云在外面聊天的聲音。
  聶小雨:雲姐,我現在可是和你不一樣了,我雖然也是董事長秘書,
同時也是董事會秘書。
  蔣云云:感覺沒什麼區別啊,你還是跟著陳總屁顛顛的跑來跑去。
  聶小雨(驕傲):差別可大了,我現在是管理層,那天行政部的許姐還問我,需不需要配個小秘書。
  蔣云云(驚訝):小秘書也能配小秘書嗎?
  聶小雨(自得):那當然了,我這個小秘書,可是不一樣的呢。
  蔣云云(羡慕):那我也好想配個小秘書啊,就算不做事,看著也舒坦啊。
  ······
  兩個無聊的小秘書在那邊互相套娃,鄭觀媞笑了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也和陳漢升說會家常話。
  “阿姨春節來建鄴了嗎?”
  鄭觀媞問道:“她正月十五給我發了信息,那時我才知道。”
  “嗯。”
  陳漢升點點頭:“今年我們一家和沈幼楚一家過的。”
  陳漢升在鄭閨蜜面前,對感情事情都不撒謊的,一是因為鄭觀媞早就知道自己是個渣男;二是鄭觀媞沒有任何偏見,她對沈幼楚和蕭容魚感官都差不多。
  不過鄭觀媞又不是像王梓博那樣的“陳黨”,認真歸納的話,應該是不摻雜任何利益的“閨蜜黨”。
  “東大那個呢?”
  鄭觀媞知道修羅場這件事,陳漢升主動和她傾吐過。
  “她已經出國了,我準備找個藉口出國看看她。”
  陳漢升“吧嗒吧嗒”玩著打火機說道。
  這個藉口倒是很好找的,一旦三星把果殼告上法庭,果殼就可以找到容升律所代理,所以陳漢升倒是有些期待和三星對簿公堂,這樣更有理由去見小魚兒了。
  “渣男也不容易啊。”
  鄭觀媞搖搖頭繼續看文件,陳漢升站起身也準備回去。
  “等一下。”
  鄭閨蜜想起什麼事,突然說道:“過陣子香港那邊要來人,洪仕勇可能也在其中,你要不要見見面?”
  “老洪倒是大半年沒見了,也不知道這胖子在英國過的如何。”
  陳漢升創業這麼久,洪仕勇實在是個很有素質的對手,最後他們還相逢一抱泯恩仇了。
  “那你家裡人過來做什麼,看到小米電子廠紅紅火火,所以又動心思了?”
  陳漢升皺著眉頭問道。
  “沒這個可能的,小米的所有權是我名下。”
  鄭觀媞搖搖頭:“大概是想在大陸投資吧,你覺得香港那邊市場怎麼看,果殼有打算借著香港跳板進軍國外嗎?”
  “沒意思。”
  陳漢升直接否決了:“10年前我可能會很感興趣,可是現在這都6002年了,中國都加入WTO了,香港那種彈丸之地,早就被高房價耗盡了消費潛力,未來10年的手機市場是中國和印度這些發展中的人口大國。”
  鄭觀媞點點頭,其實她和陳漢升的看法差不多,不過小米和果殼的發展路線並不一樣。
  果殼是很明顯的生態鏈模式,圍繞“果殼”這個品牌打造各種各樣的產品,手機只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而已;
  小米就是全部“梭哈”手機了,所以已經開始佈局線下手機專賣店。
  這一聊就不可收拾,兩人眼界和手腕幾乎相差無幾,很多地方都有相同的見解,9點多的時候,陳漢升才真正的回去。
  聶小雨和蔣云云這對“雲雨組合”正擠在一起看漫畫,直到陳漢升叫喚,小秘書才戀戀不捨的告別。
  “陳部長,你說我們要不要起個英文名字啊?”
  聶小雨跟在後面說道:“小雲這邊都有英文名字,什麼peter、rose、kelvin,還是蠻洋氣的。”
  此時鄭觀媞的辦公室,蔣云云也委委屈屈的說道:“老闆,小雨都要配小秘書了,我什麼時候才能有小秘書啊?”
  陳漢升/鄭觀媞:別做夢了,安心工作吧。
  回到辦公室以後,陳漢升靜坐一會,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掏出手機聯繫了兩個人。
  第一個是張衛雨,陳漢升讓他幫自己查一個人。
  張衛雨本來以為這個任務很難,畢竟他現在還要偽造“三星手機爆炸事件”,不過陳漢升發過來的資料很詳細。
  不僅有那個人的姓名,還有彩信照片,就連家庭戶籍住址全部清楚,這樣就簡單很多了,陳漢升甚至還暗示,如果張衛雨有認識的警察朋友,可以幫著確認她現在的位置和職業。
  “這個叫黃慧的女人,看來要倒黴了啊。”
  張衛雨心裡想著。
  陳漢升第二個電話打給了羅璿,這個電話就純粹很多,就是因為顏寧的原因,他突然想和小師妹閒扯兩句。
  “咦,今天真是很奇怪啊。”
  羅璿脆生生的說道:“剛才有個師姐給我打了電話,現在陳師兄也給我打了電話,你們是約好的吧,哈哈哈······”
  “那個師姐”八成就是顏寧了,估摸著她是想感謝羅璿,無意中“保護”了自己一家。
  “我和你那個師姐又不認識,怎麼約好打電話。”
  陳漢升半真半假的說道,他又問了問羅璿開學後的近況。
  “陳師兄~”
  兩人說了一會,只聽“咣”的一聲門響,羅璿好像走到了陽臺,然後用一種興奮又大膽的語氣說道:“這幾天我每晚都夢到你。”
  陳漢升愣了一下:“春夢嗎?”
  “······嗯。”
  羅璿雖然有些羞澀,不過還是承認了,她還壓低聲音問道:“你在夢裡一直壓在我身上,強硬的要親我,動作好霸道啊,你感覺激動不?”
  “啊這······”
  陳漢升嘖嘖嘴:“激動倒是沒有,就是覺得很虧,你下次再意淫我的話,第二天記得把老子出場費結算一下。”


八百四十二、考研成績出爐,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和羅璿討論完關於“春夢”的話題後,看著時間也不早了,他和沈幼楚打個電話,晚上就在宿舍裡休息。
  最近他幾乎成了“好男人”的代表,不僅陪著沈幼楚的時間增加,彙報也更加主動了。
  其實陳漢升以前也彙報,不過那是“心虛”的彙報。
  比如說要去陪著小魚兒的時候,他肯定會提前和沈幼楚撒個謊,理由是加班或者開會、聚餐或者應酬,總之沈憨憨心裡有數以後,她就不會打來電話詢問“你要不要回家吃飯”,這樣能減少意外的發生。
  現在,小魚兒和羅璿都在國外,商妍妍又在滬城,陳漢升和鄭閨蜜之間的關係還算“單純”,沒必要進行時間管理,所以每次彙報都是實話實說。
  沈幼楚雖然內向,不過陳漢升的改變,她多多少少也是能夠感覺出來,因此這階段真是最甜蜜的日子,沈憨憨也漸漸忘卻了去年聖誕節的驚嚇和痛心。
  陳漢升回宿舍後,聽著對門放著李玟的,心想這應該是動畫的主題曲吧。
  當年這個電影上映的時候,自己正在上高中,還是小魚兒從家裡帶來的碟片,班主任老徐組織在教室裡播放。
  這一聯想,陳漢升就想到了另一部電影,似乎也是小魚兒從家裡帶來的碟片。
  因為她家條件最好,父母朋友也比較多,很容易就能拿到這種正版原聲大碟。
  “當時我在網上找不到,不過又特別想看,所以就和小魚兒抱怨過······”
  陳漢升腦袋仰在沙發上,靜靜回憶那段不再模糊的歲月。
  蕭容魚把這些碟片拿來以後,她從來不說是特意帶給陳漢升的,只說是帶給班級所有同學一起欣賞的。
  “其實小魚兒對我心意很明顯了,只是她當時太年少了,所以傲嬌的不願意承認。”
  陳漢升感慨一聲,自己真想活潑甜美的小魚兒,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想我。
  ······
  過了幾天就是月底了,最近一切如常,三星還在準備訴訟的證據,殊不知顏甯已經成了商業間諜。
  這一點是沒有人懷疑的,連上司朴正洙也沒有懷疑,他還為下屬不再堅持辭職而高興。
  畢竟顏寧以前工作是那麼的負責,所以她仍然能夠參與“摘果計劃”最核心的部分,當然這個計劃在陳漢升面前幾乎是透明的。
  張衛雨在外面跑來跑去,他還有幾例“三星手機爆炸案例”完成以後,就要忙著去調查黃慧了。
  陳漢升覺得人才分兩種,一種是“學院派”,一種是“野路子”。
  “學院派”就是果殼電子裡黃立謙、曹建德、崔志峰這種管理層,包括去年剛招安的快播王興。
  他們都是上過正經大學,受過多年馬列主義的思想教育,甚至以前讀書時,還會被親戚吐槽“只會死讀書、學習學傻了、除了考試什麼都不懂”這類話。
  學院派的優點是善於思考,邏輯思維能力很強,委派的任務能夠很好的完成。
  缺點就是太要面子,就好像陳漢升準備賴掉三星的賠償金,其實“學院派”心裡都是不認同的。
  只是陳漢升太強勢,有異議的就滾蛋,所以他們最終都乖乖的配合了。
  “野路子”就是張衛雨這種,早早輟學在外面摸爬滾打,甚至混過社會,這些人臉皮就要厚多了。
  例如“調查黃慧”這件事,如果交給曹建德去辦,陳漢升可能一天要打三個電話,
不斷的詢問進程。
  不過交給張衛雨,陳漢升只要等著結果就好了。
  馮貴屬“野路子”的plus升級版,他做生意很多時候是沒有思考的,完全憑著感覺去做決定。
  最氣人的是,這些決定事後驗證都是正確的,所以陳漢升說這是“老天爺賞飯吃的天賦”。
  陳漢升呢,他大概屬有文憑的流氓,擁有研究生學歷,看似屬“學院派”,其實做事方式很多時候是“野路子”。
  通俗的講,就是打不過你的時候,陳漢升會說大家都是讀書人,不要動粗,坐下來談一談吧;
  等到打得過你的時候,陳漢升就說我們流氓不講道理的,必須按照我的規矩辦事!
  月底2月28日的時候,天景山小區這邊突然很熱鬧,胡林語和莫二媽都在家裡,同時還有白詠姍、譚靜、董秀秀這些“考研黨”。
  因為是今天考研出成績的日子,他們相約一起查詢成績。
  上午10點以後,中國研究生招生網的查詢窗口正式開通,不過這破網站實屬垃圾,剛剛10點零5分鐘就被卡崩潰掉了。
  “他媽的,這網站投入至少和果殼社區差不多。”
  陳漢升啐了一口:“可是果殼社區功能那麼多,從來不會崩潰,這傻逼網站查查信息就不行了。”
  “哎,一看就是外包出去,然後被某些人吃了回扣。”
  胡林語一副“懂姐”的語氣:“懂得都懂啦,現在都是這樣子的。”
  “謔~”
  陳漢升心想不考公務員的胡林語,對這個群體也開始嘲諷起來了。
  陳漢升和胡林語在指點江山,但是沒人在意,四個考研黨都在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屏幕,沈幼楚也是一遍一遍輸入自己准考證號。
  每次輸入以後,她都要握緊小拳頭,肩膀微微聳起,嘴巴緊張的抿起來。
  不過,每次看到網頁上“NotFound”以後,沈幼楚肩膀都會明顯垮下去,白詠姍她們也是唉聲歎氣,似乎比沈幼楚本人還著急。
  當然這也可以理解,以前陳漢升看金洋明打CS的時候,每次看他被炸死,總有一種推開這個傻逼,自己上去拯救這局遊戲的衝動。
  “穩住。”
  陳漢升走到沈幼楚身後,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嬉笑著說道:“最多就是考不上了,那你就安心當老闆娘吧,我一個月給你10000塊。”
  “咦~”
  “肉麻~”
  “陳董太小氣了吧,一個月才10000,幼楚你可別答應啊,至少要加個0才行。”
  幾個同班同學立刻“嫌棄”的說道。
  “加個0啊。”
  陳漢升捏了捏沈幼楚的小臉:“那就10個月10000吧,滿足你們的條件。”
  “切~~~”
  大家立刻噓起來了,不過陳漢升這樣一打岔,緊張的氣氛被沖淡了很多,老鄉譚靜還一邊吃水果,一邊等著網站恢復正常。
  一個半小時後,大概是查詢考生開始減少,網頁終於不再崩潰,沈幼楚查到自己的分數。
  376分!
  “哇,好高!”
  莫二媽忍不住驚呼一聲,這個分數比她預計的還要高10分左右。
  她是教育廳的領導,大概知道今年省內高校的投檔線,建鄴大學大概在330分左右,大熱門的經濟學應該也只有360分左右,372完全達線了。
  沈幼楚看到分數以後,她立刻仰頭看著陳漢升,盈盈閃動的桃花眼裡蘊著期待、高興、還有一點小小的激動。
  陳漢升沖著她大聲“Mua”一下,沈憨憨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其他考研党看見沈幼楚的分數,那種壓力和緊張再次湧上來,尤其現在網頁也不崩潰了,那種“臨死前的拖延感”都沒了。
  好在最後的成績全部出來以後,白詠姍332、譚敏305、董秀秀296,應該全部是過了國家線。
  三個女生都在互相慶祝,雖然最後還有面試,不過大家都覺得憑藉自己的聰明伶俐漂亮乖巧,導師一定會覺得收下來的。
  沈幼楚更不用擔心了,莫二媽當場拿起手機,聯繫了建鄴大學的熟人,諮詢相關專業方面問題和拉近關係。
  2006年的研究生還是有些值錢的,白詠姍這些人畢業後,以後可能會去研究所,或者去當大學老師,或者進入企業成為“學院派”的後備幹部。
  總之,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
  這時,冬兒已經忙活了一桌好菜,還特意買了幾瓶雪碧慶祝,小阿寧像一隻蝴蝶,在人群中歡樂的穿梭。
  吃飯的時候,陳漢升舉起杯子大聲說道:“來,咱們研究生先幹一個,慶祝一下付出終於有了回報。”
  “啥?”
  大家明顯愣了一下,神情呆了很久,這才想起來陳漢升也是個研究生啊。
  “我操,什麼意思?”
  陳漢升不高興了:“你們這眼神不對啊,保送的研究生難道不是研究生嗎?”
  “也不是。”
  老鄉譚敏搖搖頭說道:“我原來考研成功還挺興奮的,後來一想班長也是研究生,突然覺得挺沒意思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