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香車美人(上)

冰心
本文:2022-09-08T10:56:45
  夏天的陽光是夠熱的。夏天的大地也足夠熱的?夏天裏所有的東西都是足夠熱的。夏天裏青年男女的心更是夠熱的。

  王一中的一顆心更是火熱無比。然而他的獵物李玉如卻是冷冰冰的。

  提起王一中可是鼎鼎有名的花花大少,人俊、體壯又有錢,不知已「宰」過多少女人。他憑著家產,在女人國中可說是無往不利,百發百中,可是,如今卻碰上李玉如這個對手。

  李玉如乃南星舞廳的舞女。她下海已有半年.但卻出污泥而不染。她不是天仙玉女,更沒絕代風華,但那大方端淑的儀態,骨肉均勻的身材,別具清新脫俗。她是一塊耐玩的碧玉。

  一個人如果經常吃大魚大肉.一定總想要換另一種口味,王一中就是這樣子才猛追李玉如。他一天到晚痛宰「肉彈」「X彈」…早已膩了!自碰見玉如,他便著迷了。

  他追求她已有不少日子了。他用過了種種方法,她仍是若即若離。她對他總是「公事公辦」。他約她吃飯,她就陪他吃飯,而且氣氛十分的融洽,祇要他替她買了出街鐘」,她便陪他到處玩。

  她對他十分親熱,似乎十分快樂!他摟她的腰,她決不在乎!他要親她的粉頰,她就笑瞇瞇的任他去親,但是他若要親粉頰以外的地方,她便說還不到時候。但是他若想動別的地方,她便提出警告,他若有一點強求的意思,她便要和他說再見。

  有一次,他做了一個試探。他吻她粉頰後問道:「玉如,我可以親親別的地方嗎?」

  她媚笑問:「什麼她方呀?」

  他指指她的鼻尖,問道:「鼻尖,行不行?」

  她想了一想道:「好吧!就破例了!」

  他大喜道:「謝謝妳的恩賜!」說完彎腰行了九十度鞠躬禮。

  她笑笑道:「這是鼻尖的處女吻,你輕點!」

  他低聲道:「妳閉上眼睛吧!」

  他想要故意吻錯地方,趁機偷吻一下,這招還真不賴,可是她心中明白他的詭計,只是不說穿而已。她閉上了眼,但小手也掩上了櫻唇。他只得像徵式的吻了鼻尖一下,這個吻吻得很不是味道,他的內心不由得十分的失望和懊喪。

  她睜開眼睛,笑了一下,似在嘲笑他!

  他尷尬道:「妳怕我偷襲嗎?」

  她點點頭道:「不錯!諾曼第防線。」

  他急問道:「何時才撒除防線呢?」

  她倚在他肩頭說:「到我心裏愛你的時候。」

  她就是這樣的令他哭笑不得。

  又有一次,他摟著她的腰,覺得柔軟無比,他不禁有點想入非非了,他逐漸往上摸索著…。卻聽她說道:「你已到禁區邊緣了,住手!」

  他笑著問道:「禁區?是軍事禁區呀?」

  她也笑道:「差不多!」

  他笑問道:「假如我硬闖禁區呢?」

  她沉臉冷冷道:「那我就不會給你好臉色看!」

  他暗笑道:「沒關係,我必須闖闖才甘心!」

  她挺胸道:「妳試試!我的手也會闖上你的臉,還會發出拍的一聲。」

  聽了後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這使他對她灰心極了!一連十天沒有去看她,可是到第十一天,他又忍不住去看她了。她只是含笑地看著他。

  他沒好氣的問她:「妳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她笑道:「我使你失望了吧?」

  他苦笑道:「差不多!」

  她笑一笑道:「何必呢?要有耐性呀!」

  他喝一口酒道:「玉如,我求求妳,求妳愛我吧!」說完雙手合什向她參拜了。

  她笑道:「那有這種求愛的?」

  他鄭重道:「我愛妳愛得發狂,難道妳不知道嗎?」

  她搖搖頭道:「我沒有感受到,對不起!」

  他又苦笑道:「玉如,我保證只愛妳一人。」

  她堅決道:「不行,口說無憑!」

  他也恨恨地道:「好!那我找別人,再見!」說完,付帳後便走了。

  王一中氣沖沖的來到「女王飯店」,他急於找一個女人發洩一下,他是這兒的常客了,他一進來,便聽:「哎喲!王大少呀!好久不見了!」原來是老板娘胡秋華在招呼他。

  他淡淡一笑,道:「老板娘,叫個妞吧!」

  胡秋華忙道:「行!行!你先休息吧!」

  他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還不到五分鐘,便聽到兩下輕輕的敲門聲,真是錢能通鬼神,他忙道:「門沒鎖,請進!」

  只見門開處進來了一位妙齡女郎,他的眼睛不由一亮,連忙站了起來,心裏十分的欣喜!那是一個十七、八歲混血女郎。她有一頭褐黃色的頭髮、細腰、圓臀、豐滿的胸部。令人一見,馬上就有抱一抱的慾念。

  她輕輕一笑道:「王先生,我叫羅娜,請多指教。」

  他深感意外地道:「小姐,妳怎認識我?」

  她笑了一下道:「王大少,誰人不知呢!」

  他一把拉她至懷中,她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你…」

  他摸著她的臉道:「還沒給妳插上,就叫啦?」

  她紅著臉道:「去你的,胡說什麼?」

  他哈哈大笑著,動手脫她的衣服。不久,已把她剝得光溜溜的放在床上。他從頭到腳的欣賞著那玉體,再脫光了自己。他那怪手從臉、耳、脖子,一直游玩著,終於來到了山下。

  它慢慢的自山下直爬到山上,又在山上休息一下,然後再慢慢下山,又攀登另一座山…。如此上山、下山,她已經禁不住渾身扭著,山頂的那兩顆葡萄,已經又硬又大了。他依依不捨的下山,開始跋踄著。

  那是一塊平坦又廣大的平原,她那又白又滑的腹部令他愛不釋手地到處「亂逛」著!越過高山走過平原,終於來到一片黑森林。混血兒的性慾較強,體毛又黑又密的。經過一番摸索,終於出了森林,來到桃源洞。紅紅的玉洞.流著細水,景色十分迷人。

  他便在陰唇和陰核四周撫摸著。不久,浪水更汩汩直流著。她被摸得又舒服又癢,全身急扭著。

  王一中輕聲道:「這洞太小了。」

  她浪笑道:「那你就把它拓寬吧!」

  他捏了陰核一下,道:「沒問題,決不偷工減料。」說完,手指頭便插進了桃源洞內,又扣、又挖又轉的探測著。

  她不由得全身直抖地道:「怎麼還不施工呢?」

  他答道:「必須先堪查一下,才好動工呀!」

  她低聲道:「真會弄傷人!」

  他也低聲道:「哈哈,妳也可以摸摸我呀!」

  她伸手一摸,軟軟的。她便用手套弄著大雞巴。他更急忙著查堪洞內的情況,他那右手中指和食指忙得「昏頭轉向」,一陣挖弄後,浪水已直往外流著。但是大雞巴卻仍軟軟的。

  她忍住酸癢道:「它怎麼還不硬呀!」

  他笑笑道:「用嘴含它就會硬了。」

  她忙道:「髒死了,我不來。」

  他笑道:「不含呀?」說完,手指在洞口內又是一陣挖弄。

  她搖著下身,道:「唉呀!整死我了!」

  他放開手道:「快含,硬了好插呀!」

  她只得張嘴把雞巴含了進去,輕輕的吸吮著、吸著、套著,又用舌尖在龜頭四周舔著。那雞巴慢慢醒了過來,漸漸粗大了。她忙的更用力的吸吮著。終於大雞巴神氣起來了!

  她喘了口氣,道:「好了!它大了!」說完竟拍手直樂,好像完成了一件傑作似的!接著她自己連忙仰身張腿備戰著。他哈哈一笑,直接上戰場。大雞巴剛到洞口,她已用手接它進去了,他稍微頂了兩頂,大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一。

  但她已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漲死我了!」

  他又用力一頂,大雞巴又進去了一些。

  她不禁叫道:「哎呀!頂到穴心了,美死了!」

  他猛一用力,大雞巴齊根而入。

  她只覺一陣酸麻,叫道:「哎呀…哎呀…插穿肚子了…哎…哎呀…哥…你…你那大雞巴太…太大了…哎…哎呀…真的太大了…哎…哎喲…」

  他卻不慌不忙的抽插著…。首先,他按「九淺一深」要快抽插著,其次穿插著「右三左三」和鰻行的技巧抽插著。他是存心要幹倒她,以出出李玉如給他的氣。

  羅娜一向善戰,她已久仰「王大少」之名.今晚相逢,她存心好好的領教領教他的功夫。但以目前戰況來判斷,她已必敗無疑!因她已動心了,而他十分沉著地攻擊著。

  在他們激戰時,筆者請容打個岔。

  有不少人問起性技巧及持久之方,筆者先藉王一中來說明技巧,爾後再介紹持久之方。性技巧可用「九淺一深,右三左三,鰻行」來作標準。

  「九淺一深」,乃先以陽具淺進九次,再狠狠深入一擊。因九次淺進後,女子必覺又癢及舒服,再深入一插,效果必佳,此法既可持久,又可令女子痛快。如果每次都深入,極易弄成麻痺,反弄巧成拙。吃力不討好,切忌!切忌!

  「右三左三」乃是以陽具各磨擦陰戶左右方,除非陽具粗大,通常皆無法滿塞陰道,故以此法彌補。「鰻行」和「右三左三」差不多,強調不可呆板抽插。

  好,言歸正傳!

  王一中靠著大雞巴和高度技巧,已抽插三百多下。羅娜的陣線已被他擊潰了,她仍困戰著。她奮力挺著、搖著、挾著…。

  但對手太強了,又插了二百下後,她已禁不住叫:「哎喲…哥…哥哥…好哥哥…大雞巴哥哥…哎呀…我…我的小穴…哎…哎喲…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小穴…讓哥哥…插死了…哎…哎喲...插死我了…哎喲…好哥哥…頂死我了…我好舒服呀…哎…哎呀…穴…穴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頂…哥哥…快呀…哎…哎呀…快…快…快頂…哥哥…快...快頂…我…我要出了…哎…哎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喲…」

  只見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陰精直洩著。龜頭被燙得酥酥的!她全身軟軟的,美死了!她想不到自己會敗得這麼快,這是生平第一遭!他仍在乘勝追擊著…

  不久,她又浪叫著:「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我…我又要出了…哎呀…哎呀…不行了…我…我又軟了…哎…哎呀…又出了…哎…」

  他更用勁插了.插得陰精直冒。她的浪叫聲,漸漸輕轉,成了呻吟。呻吟聲也漸輕,終於靜悄悄了。原來,她已死過去。但這種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難得的,一個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說無憾了!羅娜只覺魂兒離了身,輕飄飄的。

  心跳微弱,舌尖兒冰涼。手腳也冰涼,美死了!想哼,哼不出來。要叫,叫不出來。只覺大雞巴仍在穴內抽插著,全身是麻又癢!又舒服又美的,過了十分鐘,她才醒來。

  她輕輕聲道:「嗯…大雞巴哥哥…我死過去了…真舒服…大雞巴太會幹了…把我活活給幹死了…」

  他笑問道:「死過去的滋味美不美?」

  她媚笑道:「美、美極了…」吞一口水後,又道:「這是我第一次嘗到的滋味。」

  他神氣道:「妳看我能不能幹?」

  她大叫道:「你是天下第一幹王!」

  他答道:「要不要再幹?」

  她點頭道:「再來吧!」

  他追問道:「妳不怕真的被幹死?」

  她笑道:「死也甘心!」

  他用力猛頂了兩下,她忙叫道:「哎喲,美死了!」

  他笑道:「才開始呢,小心了!」

  她忙道:「等一下,換我在上面。」因她實在太怕他了。

  他一笑道:「要玩『倒插臘燭』呀!」說完,翻身仰天躺下!

  只見大雞巴一柱擎天立著。她分開雙腿,張大小穴,慢慢地往下坐,小穴一點點地套下去,也覺得有一點點脹痛,但她仍慢慢套下去。她只覺得小穴很充實,穴心麻麻的,又覺得熱乎乎的,她剛要套動,他在下面用力頂了兩下,她便叫道:「哎呀,酸死了!」那陰精也流了一些。

  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大雞巴,那對奶子也不停的抖著,十分的迷人,好似浪花一般。他用雙手搓揉著奶子和奶頭。她全身更加酥麻不已!自然而然的,套得更快更深了,王一中的那根大雞巴好似直伸入子宮深處似的,令她爽快不已!

  她套動一百下後,陰精便流個不停。人也感到酥軟無力了。於是她喘著氣道:「哥,你來吧!」

  他猛的一翻身,將她那一雙粉腿往自己的雙肩一放,那小穴便分得開開的,他便抽插起來了。此時他仍保存實力,不肯放手插。雖然如此,已經足夠她受的了,她被抽插二百多下以後,便已感到有點招架不住了。

  小穴之水似乎乾枯了。她實在流得太多的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洩了幾次了!她已精神恍忽了!那有點乾枯的小穴,是又緊又暖的,他插的更起勁了,但她卻覺得痛得很,連忙低聲求道:「哥,好痛、痛死我了!」

  但他仍抽插著,而且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她痛得冷汗直流,連眼淚也流了出來,哭道:「哥,求求妳,饒了我吧!」說完,忙按床頭鈴叫人。

  不久,老板娘來了!通常只要鈴聲一響,服務生就來了,很少有老板娘親自出馬的,想不到這個老板娘服務這麼週到!

  其實老板娘已經有過很多次的經驗了,因為每一次王一中來,便有女人按鈴求救。她便適時來接。一來救別人,一來自己也爽一爽!故鈴聲一響,她便來了。

  一進門,她便道:「哎喲!王大少你就放過她吧!」說完,自己也脫光了衣服,投入戰場。

  王一中抽出大雞巴,往她穴中一插。「滋!」一聲,全部進去了。老板娘可謂「有心人」矣!王大少一來,她早就想挨插了,因此已經先行流了不少水,所以,大雞巴便可以順流而進了。

  他一口氣,快馬加鞭的幹了二百多下,那戰況的激烈,令一旁的羅娜心跳不已!她不禁輕撫著自己的玉穴。那「卜滋!」「卜滋!」的水聲響個不停!「啪!啪!」的肉擊聲清脆無比。老板娘之叫聲更是嚇人!

  「好哥哥!插得我痛快死了…」

  「王大少,你真行!」

  「王大少!我的親哥哥,美死我了!」

  「哎呀!我舒服極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

  「哎呀!快…快…哥…哥哥…快用力頂…唔…唔…不好…不好了…我…我要…我要出了…哎…呀…出了..」

  「哥…吻我!」她淫蕩得抖個不停!

  他吻著她,大雞巴仍在幹著!同時摸著豐乳道:「嗯!好美呀!」

  他覺得無限的快樂!同時他倆已緊黏在一起了!大雞巴塞滿了玉穴。兩張嘴緊黏著。他的雙手撫摸著雙乳,那豐滿又富彈性的雙峰,讓他愛不釋手,他不住的捏弄著,這是刺激!享樂!

  她也熱烈的迎戰著。她的香舌迎著他的熱吻。她扭動身體,適應雙手的捏摸。她的玉穴一收一放地挾著大雞巴,這是王大少最喜愛的調調兒,她那下身更挺著!搖著!

  乾柴烈火燒得更兇!男的是出山虎,女的是洞口蛇!虎蛇相鬥,不死不休!男的是如魚得水!女的是心花怒放!男的是神志兒昏!女的是如入迷境!兩人這一戰,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由於兩人的默契十分良好,故戰況更激烈,兩人忘我的戰著…

  時間,已不存在他倆的腦際!他是臉兒紅,她是眼兒迷!他是頭兒斜,她是口兒開!他是呼吸急促,她是吐氣無力!他是喘息休休,她是嬌喘連連!他緊壓著她,她緊抱著他!

  他猛幹著,她猛搖著!他全身抽動,她拼命迎戰!兩人完全是採取真槍實彈的方式激戰著。兩人已全身濕透了!整張床已濕了一大半!那是汗水、淫水的結晶,望著那一片片茫茫的汪洋大海,一旁的羅娜只得到浴室去沖洗了。床上的二人,仍在戰著!

  他喘著氣道:「妹妹,舒服麼?」

  她媚笑道:「美、美死我了!哥,你呢?」

  他答道:「我也痛快!」

  他忽然覺得腰脊一酸,便知不妙!那是要射精之兆,在此時此地,他還不想射精,必須拖延一下。他忙把大雞巴抽出來。

  她突感一陣空虛,忙道:「哎呀!你怎麼可以把它抽出來呢?」

  他嘻笑道:「這不好嗎?」

  她求道:「哥哥!人家癢死了,快進來吧!」她在抗議著,他拖延著。

  我們暫時先不管他們吧!筆者在此告訴各位一個秘訣,那就是如何「緊急剎車」,更加持久?這是關係重大呀!學會這招,夫妻間必更恩愛!當你覺得腰脊有點酸麻,就得小心了!那就是要射精了,此時精子必已完成「出發」的準備了。

  請你快把雞巴抽出來,然後採取「緊急剎車」,舌抵住下顎,閉口吸氣,收小腹,就行了!切記!切記!言歸正傳!

  經一番拖延,他已固住精門了,便道:「妹妹,來換個姿勢。」

  她上身伏在床上,下身站在床邊。那圓臀,又白又嫩,十分迷人!由後看去令他性慾大動!他站在後面,抱著圓臀,覺得美得很!再將大雞巴插進玉穴中,抽插著!此招叫隔山採寶。又有人叫做隔岸取火。此招十分的美妙!男的可藉碰擊女方的圓臀,取得另一美樂!女的因反插,可碰到陰核,更加容易達到高潮。

  兩人玩了一百多下,她又流了不少水。雪白圓臀,已成紅色。

  王一中又道:「妹妹,再換個姿劫吧!」

  她樂道:「好呀!玩什麼姿勢?」

  他笑道:「來個『倒插楊柳』吧!」說完,他便抽出大雞巴,仰躺著!他很聰明,既可休息,又可閉住那股欲射之精。她也不希望他在此時射精,故欣然合作。她張開洞口,蹲著,對準大雞巴坐了上去。

  「滋!」一聲,全根而沒!她「喔!」了一聲,輕搖著圓臀。原來穴心被大雞巴頂到了。不但被頂到,還被燙到哩!那種全身麻麻地,軟軟地感覺,美死了!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

  休息一會兒後,他也向上頂著。她更美了!他見那對豐乳,抖得迷人極了,便把玩著!

  套了二百下後,她忙叫:「哎呀!美死我了!」

  她出水了!全身酥軟不已,便道:「哥,我出了,看你的了!」

  他應了一聲,兩人對調位置,他便開始狠抽猛插了!足足幹了一百下,只覺精門一鬆。他忙用勁地頂住她的花心,一動不動地,那精門一開,粒粒冰雹似的精水便直射向花心。她受那陣熱燙,渾身一抖,又出了!兩人便相擁著,喘息著…

  不久,羅娜自浴室出來道:「好了,起來洗個澡吧!」兩人便入內去沖洗了。

  三人休息一下後,他道:「羅娜,這是一千元,妳拿去吧!」

  老板娘忙道:「不行,我來付!」

  羅娜接道:「我都不要,今天是我最懷念的日子,我請客!」

  三人推了半天,最後每人出一千元,大吃一頓!可見,王一中如何罩得住啦!

  王一中「花」了一陣子,不禁又想起李玉如來了,這正是「得不到的,總是好的」之心理。他又來到了舞廳,想不到李玉如請假,地花了一些錢,探聽到她的居處,便直接趕了過去。

  李玉如與同事莎莉合租一層樓。她已接連一個月沒見到王一中,內心也覺得有點難過!她不禁有點後侮自己太冷了!其實她熱情似火.但又不敢惹上那王大少。所以她才與他保持距離。今天心情欠佳,便請假在家休息。

  當她睡得欲醒時,忽聽:「莎莉!莎莉!」

  嘿!男人的聲音,莎莉竟偷偷地帶男人回來了,由那聲音她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了,她忙輕輕地起來到莎莉房前。低頭自鎖孔一看,不由一陣心跳!原來房內正在演著精彩的一幕。只見莎莉和一個男人皆一絲不掛的臥在床上,好戲正上演中。

  莎莉的玉手正握著一支粗短的陽具,忙著上下套動著,好似在玩手槍似的。只聽那男人道:「莎莉,給它舐一舐吧?」

  莎莉撒嬌道:「哼!才不呢!誰知它乾不乾淨?」

  他急道:「冤枉!我可發誓…」

  她忙接道:「哎呀!我相信你啦!」

  他吐口氣道:「那妳就舐它吧!」

  她便以舌尖在龜頭四週輕舐著,有時在輸精管上輕舐著!他美得全身一直顫抖著!美死了!

  「莎莉!美死我了!」

  她再以舌尖輕舐他的肛門、那種刺激令他舒服異常。良久,他舒服地放直了雙腿,雞巴更粗了!她的舌尖又回來輕舐著馬眼。

  他樂道:「哎!甜心,酸呀!」

  她便含住大龜頭,用力的吸舐著。

  他邊摸雙乳邊道:「莎莉,舒服喔,再快一點!」

  她那一張小口含得滿滿的,再輕輕地吐出來。加此的上下套動了約五十下以後,他更覺暢美了。大雞巴不禁上下挺動著。她也套動更快了!

  忽聽,他道:「心肝,快動,我…我要丟了!」

  她套動加快,且用力的吮著!他那小腹也加快挺動著!不久,他全身一抖,洩精了!她全部接收地吞了下去,兩人皆閉目在回味著。

  門外的玉如看得既緊張又刺激,更帶有一份寂寞的感覺,她想不到,莎莉竟然那麼大膽!她們二人曾經是情場失意著,故對男人深懷戒心,想不到莎莉竟然找到對象了,而且還挺火熱的!而自己呢?唉!

  當他想回房時,忽聽一聲:「哎喲,輕點呀!」仔細一看,原來他正用手挖弄著莎莉的玉戶,只見那人伸出舌尖輕舐著莎莉粉紅色的玉戶。他正是「投桃報李」、「以牙還牙」。她美得直冒泡,股股的淫水一直往外流著。

  她忙浪叫著:「喔!哥,裏面癢!」

  他那舌尖忙進去抓癢!

  她輕挺著玉戶道:「哎呀!美死了!」

  她美得雙腳直蹬,小腰直扭!那淫水更汩汩直流!

  不久,她求道:「哎…哎呀…哥…哥…求求你…饒了我吧…哎呀…我…我受不了呀…哎…哎呀…」

  他興奮得舐得更起勁。

  她受不了地叫:「哥…哥哥…哎…哎呀…我…我受不了呀…等下再舐吧…哎…小穴吃不消了…哎…」

  他收回舌頭,改以嘴含著陰核吮了起來。

  她喘著道:「親哥哥…哎…哎呀…差點被你舐死了…現在吮得好…美呀…好…好…」

  他似吃東西般,將淫水全吞了下去!

  她只覺全身發熱,穴內更癢,忙道:「哎呀…好哥哥…穴心癢死了…快快進去舐一舐吧!用力舐吧…哎呀…」

  這次那男人採取了不同的攻擊,只見他的舌頭進去舐了一下,便又捲回來,再進去,又出來。如此一舐一捲,令她瘋狂不已,那種暢美使她「胡作亂為」了。

  只見她緊抓床單,雙腿直蹬,玉戶高挺著!口中不停地哼著:「哎…哎…哎…」

  忽見她全身一軟,停了下來。那男人卻吸得津津有味!原來是莎莉出水了!兩人便相擁休息著。

  門外的玉加拖著疲倦身子轉身要回房,忽見眼前不知何時竟站了一個男人,她忙張口欲叫!可惜,那張櫻唇卻被人給封住了。那人邊吻她,邊退回她房中。

  好久,兩人才分開,她喘道:「你來幹什麼?」

  他噓了一聲,道:「小聲一點,那人要走了!」

  果聽一陣腳步聲和關門聲,那男人走了。兩人便大氣不吭地相視著,莎莉也至浴室洗澡。

  他便對她道:「妳今天怎沒上班?」

  她白他一眼道:「想休息一下!」

  他笑著說:「如此休息?」

  她紅著臉道:「你…」話未完,便又被吻住了。

  起先,她捶著他,抗拒著!漸漸地,越來越輕了。終於,她緊摟著他,香舌輕送,逗得他春心大動!他吻著,手也活動著。她再也無力抗拒了!他便放心的大肆搜索,那動作也儘量保持輕細溫柔,他輕輕地脫去了她的外衣,更積極地搜索著。

  他抽個空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只留內褲,此時,她也只留一件小三角褲和一付小乳罩了。這半裸的美人實在迷人!他摟著她,盡情的愛撫著,她也在他身上撫摸著。

  房內沒有風,熱!兩人肉體相纏,熱!兩人內心如火,更熱!

  兩人已是喘吁吁了!他見她的兩頰泛紅,便輕輕的卸下她最後一道防線後,自己也脫去內褲。屋內之燈光,不由一暗,那是因為被兩人之健美身材比下去了!尤其玉如那肌膚更白得耀眼!

  他胸寬肩闊,肌肉結實。她細皮嫩肉,身材苗條。

  她躺在床上,王一中站在床前凝視著這上帝的傑作!

  白嫩的肌膚,細細腰兒!紅紅的小臉,既嬌又艷!高挺的玉乳,渾圓至極!小小的乳頭,似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誘人島!神秘的肚臍,多麼迷人!修長的玉腿,令人心跳!紅紅的玉洞,使人遐思!

  王一中呆住了!渴望甚久,終成事實,他竟呆住了!他坐在床沿伏身下去…。他愛憐的到處輕吻著!

  吻著臉、眼、耳根、小嘴!吻著頸、胸、乳房、乳頭!吻著腰、小腹、大腿、腳趾頭!

  終於吻到桃源洞口了!那黑森林、那小玉穴、那小溝,真可愛!撥開她的雙腿!他看到一股溪水直往外流.水勢並不大,可見她還不怎麼動情。他硬用手敲敲那洞門,再用舌尖舐了幾下,嘿!熱熱的!鹹鹹的!他便含著陰核吸吮著!

  開始時,玉如還沉住氣,她任由他去愛撫,一直到他吻到小穴時。她才有點心急了!想不到他竟會用舌頭伸進去吻洞內,那熱呼呼的舌頭,震得她心跳不已,那穴內更是酸麻無比!要命的是他又吻住了敏感的陰核,此即「擒賊先擒王」之妙招也!她只覺全身又酥麻又酸癢!

  她不住顫動:「哎…咬呀…不能吸了…停一停呀…哎呀…癢死我了…嘻…」她已淫興大發,浪勁大興了!

  她一面笑:「嘻…癢死了…」一面叫:「哥…別咬了…要出水了!」全身更是扭個不停!

  她輕輕地套弄著大雞巴,不久,它已變成「目瞪口呆」了,既粗又長的大雞巴,令她心中大喜!

  她媚笑道:「好了,大雞巴發威了,可以幹了!」說完,竟拍手大樂!

  王一中也笑道:「玉如,想不到妳這麼浪,以前…」

  她忙接道:「別廢話了,快進來吧!」

  他伏在她身上準備「肉博戰」。她握著大雞巴,對準了自己穴口,覺得熱乎乎的,他稍用力,大雞巴進了一個龜頭,她卻道:「哎喲!有點漲痛!」

  他便輕輕抽插著,不久.洞口稍鬆,水也多了,他便再用力向前一挺,她眉頭微皺一下,但已全根而入了!他按「九淺一深」之要領,輕動著。起先,她一動也不敢動。不久,洞內一陣酸癢,她便輕輕上挺著。

  嘿!不痛啦!她便用力挺動著,一挺動覺得洞內的酸癢稍止,喔!右邊還癢,她便輕搖臀部,剎剎癢。就這樣挺著、搖著、抖著!

  但仍覺得酸癢,她便道:「哥,重一點吧!」

  他便改用「八淺二深」之招,果然收效,她已眉開眼笑了,她玉腿勾著他的腰,準備發動還擊了,子宮一收一放,陰道壁一收一縮,大雞巴被吸吮得好舒服。龜頭被子宮口吸吮得很美妙,大龜頭被陰壁壓得很舒服,尤其輸精管更是爽透了!他便暫停抽插,享愛那美妙的滋味。

  他吻了她一下,道:「玉如,想不到妳這麼利害!」

  她以舌尖在他口中一捲,道:「只要你高興,我會盡力而為!」說完,送上一個長吻。

  他快要醉了!不久,慾火他又起了,他開始抽插起來,先由慢而快,由緩而速,繼之,如出山之虎,猛抽猛插著。她也猛搖猛挺的迎戰著。他躍馬中原,她也你弄我弄!(你儂我儂)。

  畢竟他棋高一著,只聽她浪叫:「哎…哎…好…好極了…哥…哥哥…大雞巴哥哥…我…我好美呀…美死我了…對…對…太對了…插…插得真好…哎…哎呀…你真能幹…這一陣插得我..好舒服…哥哥…用力…再用力插…插到底…插到我心裏去吧…哎…哎呀痛快死了…」

  他只猛幹著,那霹靂般威力,搗得她全身顫抖不已!

  不久,她發狂般叫著:「哎呀…哎呀…我的大雞巴哥哥呀…可把我美上天堂去了…哎…哎呀…我可美死了…哥哥…好哥哥…我…我的全身都酥了…喔…喔…我…我不行了…哎…哎喲…我…我要出了…出了…我出了…哎…哎…哎…美死我了…哎喲…」

  似海浪般的精水直沖向龜頭,她已軟綿綿了。他被燙得酥麻不已,那精水隨著抽插,沿著她的屁股眼流了滿床。她那張嘴不知在說些什麼?不過,可確定是在叫好!可是那聲音越來越低,已成呻吟聲了!

  終於,靜悄悄了,她已昏死了,她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息十分的微弱,好似死了般,他已經有了經驗,知道那是因為洩太多之故,絲毫不以為意。但他憐惜她那柔弱的形狀,便停止了抽插,只是用大雞巴頂著穴心,用內勁在穴心四週輕磨著,約過了十分鐘,她悠悠醒了過來。

  「嗯!美死我了!」長嘆一口氣,又道:「哥,我第一次這麼美,你真能幹!」

  他吻了她一下,仍磨著穴心。只見她全身又扭了起來,她更用勁的頂著!磨著!每一下都是正中紅心。她直搖著身子,下身也上下挺動著,他擇善固執的以不變應萬變,不久,滴滴淫水自大雞巴根部直流著!她又浪了。

  「哥…美死我了…哎…哥…你使壞…怎麼可以用這種笑拳怪招呢?…哎…哎…」

  笑拳是指張著嘴的龜頭,怪招乃指又頂又磨。本來她可以收縮子宮來相對抗,但因為己經洩了太多,已是有氣無力,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如今她之所以還能動,己是使盡吃奶的力氣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