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風流房東妙房客(下)

冰心
本文:2022-09-07T17:33:40
  接著,我讓她坐到我懷裡,讓那半硬不軟的肉棒塞入她處女的陰道,我終於為她破瓜了,看她臉上痛苦的表情、看來不會有什麼樂趣可言啦﹗但她的表情卻激發我潛在的獸性,我的陽具在她那緊窄的陰道裡慢慢膨漲,而她下體就被漲,痛得緊緊把我抱住。

  本來我在梅開二度的狀態在是很持久的,但這女孩子的陰道實在太緊窄了,而且見到她痛苦的神態也使我產生一點兒側隱之心,我抽插了四.五十下就在她的陰道裡射精了。

  這女孩子穿好了衣服就想走,我說道﹕「等一等﹗」

  「什麼事呀﹗你都出火了,還想怎樣呢﹖」

  「小妹妹,一封利是給你﹗」

  她終於對住我笑,說了聲多謝。我也說﹕「祝你好運啦,小妹妹。」

  上海街就有這種好處,有時間出街走走,就會見到好多阿姐、環肥燕瘦,什麼樣子都有,有興趣就湊上去問路、講好價錢就可以上床。

  又過了兩日,突然有把好熟悉的聲音,遠遠在街口傳過來。

  「陳先生,你好嗎﹖」

  是誰呢﹖聲音這麼熟悉,我回頭一望,原來是莉莉。

  「莉莉,你回香港啦﹗」

  「是呀,我昨天回來的。」

  「你去了那裡呢﹖」

  「我去日本呀﹗」

  「去玩了什麼呀﹗有沒有釣到金龜婿呢﹖」

  「你好沒良心哦﹗講出這樣的話。」

  「那我要講什麼呀﹗你去媾男人,跟我有沒有良心有什麼關係呢﹖」

  我們一齊上樓,她問道﹕「你進不進來坐呢﹖」

  「當然進來啦﹗這麼久沒有見面,我都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你有沒有記掛我呀﹗」她問道。

  「當然有啦﹗」這並不完全是真的,不過我也當然是這麼說。

  「你說我信不信你好呢﹖」她好不屑地說。

  「你講一講,你到底去那裡玩啦﹗」

  「玩你個死人頭,我有正經事做的﹗」

  「什麼正經事呀,你講啦﹗」

  「你是不是一定要我講出來呢﹖」

  「是呀﹗求求你啦﹗我好想知道哩﹗」我扮可憐。

  「我去打胎﹗」她終於講出真相。

  「哦﹗原來原來是這樣,你怎麼這樣不小心呀﹗」我陰陰嘴笑。

  「我都不知有多小心,我同個個客都一定戴套的,除了你﹗」

  「是我﹗」我想了一陣,然後對莉莉說﹕「你是說那孩子是我的﹖」

  「嘿﹗我又沒有叫你認,孩子都打掉了,沒有啦﹗」

  不知怎樣,我的心好像不太舒服,於是我對她說﹕「你應該和我商量一下嘛﹗」

  「真好笑、你會認嗎﹖我天天都接客的,你會信我嗎﹖」莉莉說著竟然哭起來,我一見到女人哭就心軟了,莉莉伏在我身上,我突然感覺有些異樣,我推開她一看,不禁說道﹕「你可不可以脫下上衣和奶罩呢﹖」

  莉莉道﹕「要脫你就自己脫啦﹗」

  我好小心地脫下她的胸圍,突然眼前一亮。

  「怎麼你的乳房變得這麼大了﹗」

  「是的,你都留意到嗎﹖」

  「是真還是假呀﹗」

  「你用手摸摸摸就知咯﹗」

  我伸手去摸,又的確好彈手。我不是在發夢,而是十分真實、一點都不假。

  「你去日本隆胸,是不是呢﹖」

  「順便而已,一些明星都是這個醫生做的。」

  「你要個胸這麼大做什麼﹖」

  「人家女明星夠去隆胸啦﹗」

  「人家是職業需要嘛﹗」

  「我也是呀﹗職業無分貴賤嘛﹗」

  莉莉自從隆胸之後,變得十分有信心,走起路來兩個大車頭燈好光好光。還有,她的衣著都不同了,以前遮遮掩掩,生怕人家見到她那個叉燒包,現在就整色整水,戴上一隻蝴蝶結在她的奶子上都做得出,真佩服她。

  不過她對我就好認真,不止聽話、還當正我是她的老公,經常送禮物給我。媚媚說莉莉對我有心,我當然知道。不過我也想﹕我沒有理由娶一隻雞做老婆嘛﹗不過回頭一想,娶個千金小姐,如果她對你不好,一樣氣頂﹗

  媚媚知道莉莉想媾我,自然幫我們製造好多機會。另一方面,我想再食媚媚那塊天鵝肉就難咯﹗

  不知為什麼,我一向都覺得媚媚比莉莉強好多,揀老婆當然揀媚媚,連上床時都以媚媚做首選。

  有一天晚上,我問莉莉,問她怎麼去隆胸。她又哭了,她說隆胸完完全全是為了一個人,為了討一個男人歡心。我好榮幸,這個男人原來是我。

  我並不是三歲小孩,莉莉的言行舉止,我都覺得她不是在騙我。之後,我就愈來愈注意她了。不過,我不想和她結婚,有時間上一上床,摸一摸奶子就無所謂。

  這一天,我見到馮先生和馮太太一起回家,她們對住我笑,我就反而好尷尬,好像欠了他們什麼。跟住他們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人,我第一個念頭就想到她們一定是要玩三人遊戲。

  回到屋裡,吃過晚飯之後,有人來按鐘。開門一看,原來是馮太太。我的心卜卜亂跳,不知她想做什麼。見到她穿著套睡衣、一雙豪乳若隱若硯,一對大奶子邊講邊動。

  刺激得我要按住褲子,以免出醜。

  「什麼事呀﹗馮太太﹗」

  「你寂寞嗎﹖」馮太太嬌聲說道。嘩﹗十足像色情電話裡的對白。

  「你想怎樣,隨便講啦﹗」我問。

  「我們今晚帶了有個小姐回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想請你過去一齊玩呀﹗」馮太太好風騷,陰聲細氣地說道。

  找依稀記得剛才那女的年紀輕輕,卻又細腰大乳房,樣子好清純、樣子好似陳慧琳那種、都玩得過,不過,我一想到馮先生就意興大減。

  「還是不要吧﹗我怕你老公,你知的啦﹗你們喜歡玩性虐待,我上次還被他打過,找有點兒怕﹗」我道出心聲。

  「傻子呀﹗他有被虐狂,你過去打他,虐待他就最合適啦﹗」

  「真的嗎﹖」

  「我保證,今晚你做主人、他做你奴才。」馮太太說道。有馮太太的保證又不同,反正是免費的,玩就是玩吧﹗

  上到馮太太家裡,我嚇了一跳、到底搞什麼呀﹗一間屋布置到好好像古代宮殿。我見到馮先生同那個小妹妹一齊,我們一回來,馮太太就說道﹕「你們兩個奴婢,還不趕快過來歡迎主人﹗」

  我靜觀其變,看清楚先才打算。馮先生一過來就開始幫他老婆脫衫脫褲,至於那個『奴婢』,就幫我脫去上衣,脫下褲子,脫掉鞋子、還替我穿上一對拖鞋﹗

  我們在客廳坐下來,她就倒了兩杯茶我和馮太太,接著就精彩了﹗

  馮太太對住馮先生,兜口兜面將那杯茶潑過去,弄得他全身濕透。她還破口大罵﹕

  「狗奴才,這杯太凍了,我要換一杯﹗」

  馮先生果然好聽話,他像狗似的爬呀爬,爬入廚房倒過另一杯茶出來。我見馮太太玩得這麼過癮、就叫那個女奴跪下來,我接過杯茶就含住一口,然後兜口兜面噴過去。

  真好玩、噴到她成身都是,她都不敢出聲。

  接著我們入房玩、房裡面的布置更嚇死人,就像個刑房一樣,有手扣、有皮鞭、有許多莫名奇妙的木架子。

  一進去去、馮太太就叫我幫手吊起他們兩個、然後同我一齊坐下來。

  馮太太像審問犯人似的說道﹕「你兩個姦夫淫婦,認不認你們的姦情。」

  馮先生說﹕「我沒有啊,冤枉呀﹗」

  馮太太就對我說﹕「用刑。」

  我抓一抓頭,問她道﹕「用什麼刑呀﹗大人。」

  馮太太似乎好滿意我叫她做大人,她說道﹕「先每人鞭打五十。我拿一條皮鞭,先打淫婦,一邊打、她就一邊叫、跟住打馮先生」

  我記起他曾經打過我、於是換了一條最粗的皮鞭來打他。

  打足五十下、打到他全身傷痕。報了上次被他打過的仇恨。

  打完之後、馮太太再問道﹕「姦夫淫婦,快講、你們什麼時開始偷歡的。」

  馮先生說道﹕「我和表妹真的是冰清玉潔,有天地為證。」

  「再施刑,用火棒燒下體。」馮太太喝今。

  我應聲道﹕「遵命。」

  我用一枝道具火棒伸過去燒他們的恥毛。道具火棒的樣子好像真的一樣,不過,摸下去就沒有熱力。我用火棒接觸馮先生那條陽具、她竟然一搞就大,於是轉頭去搞那個『表妹』。

  馮太太說道﹕「塞入她的陰道。」

  我說道﹕「這火棒頭的頭那麼大,怎麼塞進去呀﹗」

  「快點塞進去」馮太催我。

  「好啦﹗如果塞爆她,可不關我的事。」

  於是我用力一插,那女子一聲大叫﹕「哎呀﹗救命呀﹗不玩啦﹗」

  馮太太說道﹕「誰和你玩呀﹗你怎樣勾引姦夫上床。」

  「我講啦﹗是我勾引她,我脫光衣服勾引他上床」那女的說道。

  「好﹗先解開女犯人,讓她將案件重演一次。」馮太太吩咐道。

  於是我就解開那女子,好讓她表演。

  馮太太說道﹕「你怎樣同姦夫含,怎樣吻他、怎樣用乳房勾引他,怎樣舔他的腳板底,怎樣舔他的肛門、快點演一次、做得不好,就會再用刑、聽到了嗎﹖」

  那女人說道﹕「聽到啦﹗」

  祇見她跪在馮先生跟前、就開始玩弄他那條陽具、又搓又磨又啜又吸,什麼招數都做出來了。馮太太看了一會兒,就親自拿皮鞭,打那女人的屁股,說道﹕「還不落力一點,你不含到他出來,即是不夠落力。」

  那女人舔馮生的腳、還幫他舔腳板底。然後馮太太又打她了,並說道﹕「你怎麼不舔他的屁股,是不是想隱瞞案情﹖」

  「不是呀,我不敢呀﹗我就舔、我舔啦﹗」說著她果然舔馮先生的屁股。我見坐在那裡沒什麼事做,就過去幫手打她幾下,見到馮先生臉上好像好痛苦似的。但他的痛苦表情完全不是真正的痛苦,而是性高潮的一種,是好過癮、好難頂的那種。

  不知什麼心理、總之我就很看不過,見到他那麼享受,我就好不順眼,於是就對住抽了兩鞭。看他那個死樣,愈打愈就愈興奮,我就對他說﹕「你這對姦夫淫婦、我現在就當住你面,姦淫你的老婆、這就叫做報應,知道嗎﹖」

  他竟然有問有答,說道﹕「我該死,你幹我老婆啦﹗我知錯啦,我甘心雙手送上我老婆,你恨恨地幹她啦﹗」

  平時的馮先生斯斯文文,沒想到他性輿奮之時會說出這麼賤格的話,他既然都說得出,我當然就成全他,當住他面姦淫他的老婆。

  我兩三下手勢就擒住馮太太,馮太太真好演技,她扮反抗,扮叫救命,她叫道﹕「老公,你救我啦﹗老公,有人強姦我呀﹗」

  我就說道﹕「是你老公犯了強姦罪。我是執法者,現在就要姦你,你老公都自身難保了,他還能救你嗎﹖」

  「不會啦﹗老公,你講啦﹗你講你會救我啦﹗」馮太太叫道。

  馮先生卻說道﹕「老婆,你就讓他幹啦﹗我強姦別人,所以要受懲罰了。」

  於是、我就當住馮生面幹他的老婆,馮太太都算不知廉恥了,她什麼都不避忌,還替我口交,啜了兩啜、就對馮先生說﹕「老公,陳生這條還比你硬呀﹗」

  呢兩夫婦真是天下無雙了,又淫又賤,真讓我大開眼界。

  我把馮太太架起雙腿,大幹特幹,最後還當著馮先生的面,在她的陰道裡射精。

  幹完馮太太之後,她還要那個女人替我吮陰莖。那女的張開小嘴含著我的龜頭吮吸了一會兒,我竟然又起頭了,於是就把她也按在床上幹。

  我因為剛射過一次精,所以特別耐久,一直把這女人抽插得雙眼反白,手腳冰涼,終於在她的肉體裡發洩。完成大業後,才穿上褲子下樓。

  一落樓梯,見到莉莉。莉莉望一望我就問道﹕「你上去做什麼呀﹗」

  「沒什麼,上去追交租嘛﹗」我都算有點兒急才。

  「交租﹖你那條褲還沒有穿好哩﹗褲鏈都沒拉上來呀﹗」

  真湊巧,剛才讓我姦淫的那個女人又剛好下樓,見到我又多嘴地說道﹕「陳先生,你都好勁,連續兩次都那麼勁,現在又要來第三次啦﹗」

  「去死啦﹗你實在真多事啦﹗」

  莉莉望住我說道﹕「你知不知,我褒好了牛尾湯等你下來飲,你就去玩別的女人,你對得我住嗎﹖」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理得我嗎﹖」我此言一出、就知道過份了,莉莉即刻淚如雨下,跑進屋裡哭起來了。

  一個禮拜以來,我都沒有見到莉莉,但就一日比一日掛念她多一些。有一天晚上,有人按門鐘,原來是媚媚。

  「陳先生,你本來和莉莉那麼好,現在你玩厭,一腳就踢走她了。莉莉這個傻女人也真傻,自己不過是一隻雞,為什麼要學人家講感情呢﹖」媚媚一輪嘴地說。

  「莉莉怎麼啦﹗」我問。

  「她整個人都變了,一個禮拜沒有做生意啦﹗她說不再做雞,不想再有人玩她。」媚媚話。

  我有點茫然,不知講什麼好。媚媚跟著又說道﹕「陳先生,我知我講的都是多餘的話,如果你不想聽的話,就當我沒有講過,我同莉莉十幾年姐妹啦﹗她是真心的﹗她為了你是什麼都肯的。問世間情是何物﹖你自巳想想啦﹗」

  媚媚說完就走了,剩下我一個人發呆、我整個晚都睡不著,好想抱住莉莉。

  第二日、我出街吃早餐,見到馮先生和馮太太手拖手。我對他們笑了笑,一掉轉頭心裡卻好不自在。

  在麥叔叔快餐店、我又見到那兩個女學生、她們好像又在等客﹗其中一個認得我。

  就是上次讓我開苞的那個,她對我笑了笑,接著,她和同伴低聲商量了幾句,就過來我身邊,在我耳旁輕聲說道﹕「大哥哥,你帶我們去『九龍塘』玩好不好,我和阿珍一齊陪你,祇收一個人的價錢。」

  我說道﹕「為什麼一定要到九龍塘呢﹖」

  「聽說那個地方很豪華,很好玩,你帶我們去見識見識啦﹗」

  「去就去啦﹗我一個大男人,還害怕你們兩個女孩子嗎﹖」我一口答應,三人立即截一部計程車到了九龍塘的一家別墅。

  入房之後,我對上次被我開苞的女孩子說道﹕「小妹妹,我們雖然有過肉緣,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哩﹗」

  「你叫我我瑩瑩吧﹗她是阿珍﹗」

  「瑩瑩,阿珍﹗你們怎麼有書不讀,跑出來做這個呢﹖」

  「大哥哥﹗我們的老爸都不理的事,你就別理好了﹗你帶我們來這裡,無非也是尋開心而已,你還是不要自討沒趣﹗」瑩瑩說道。

  這女孩子可真巴辣,可是我一想,我既然帶她們來這種地方,還問那些做什麼呢﹖

  於是我拿錢出來,對她們說道﹕「阿叔不難為你們的,照上次的,每人一份。」

  兩位女孩子高興地接過錢,瑩瑩道﹕「大哥哥你這麼疏爽,我們一定好好服侍你,給你一個難忘的晚上。」

  我見阿珍有點兒嬌羞的樣子,便說道﹕「這位阿珍,該不是第一次出來做的吧﹗」

  瑩瑩道﹕「阿珍雖然是第一次出來做,但是你放心,她比我還有經驗,她已經有過男朋友。不會像我上次那樣手忙腳亂的。大哥哥,我們先去沖洗一下再來服侍你。」

  接著,兩個女孩子開始寬衣解帶,瑩瑩的全相我已經看過,這個叫阿珍的,年紀看來要比瑩瑩稍大,她的乳房已經發育,恥部也有陰毛。她倆脫光之後就進入浴室。這家別墅的浴室出名豪華的,兩位小妹妹高興地在大浴缸裡玩水玩到不樂亦乎。我則站在旁邊觀賞著這一對晶瑩的白玉人兒。

  瑩瑩是剪短髮的,一副俏皮的模樣,阿珍則長髮披肩,嬌俏嫵媚。兩位活色生香的赤裸嬌娃,把我都看呆了。

  瑩瑩說﹕「大哥哥,你也下來一齊玩呀﹗」

  我連忙脫光衣服下水,瑩瑩一下子撲到我懷裡,不過我這時反而眼金金地望住阿珍那身比較成熟的胴體,瑩瑩說道﹕「大哥哥,自從做你那次生意之後,我們還沒有發過市哩﹗錢都快用光了,幸虧今天又踫上你。」

  我說道﹕「怎麼﹖以你們的姿色都找不到客嗎﹖」

  阿珍說道﹕「那些客都顯我們『未到秤』,怕惹禍,我你又不想投靠有勢力的,所以你是我們的貴客哩﹗」

  我說道﹕「你們這樣也不是辦法的,還是找一份正職做吧﹗」

  瑩瑩說道﹕「好啦﹗好啦﹗我不叫你大哥哥,要叫你老爸了,快來和我亂倫吧﹗」

  我笑著說道﹕「你這個死妹釘,今天我偏不先做你,我要先試試阿珍﹗」

  「這就對了,來這個地方,說那些做怎麼呀﹗阿珍你先來吧﹗讓大哥哥摸摸你﹗」

  瑩瑩說完,就離開我的懷抱,並把阿珍推過來。

  我抱著阿珍,覺得她比瑩瑩好多了,她已經有毛有翼,她的酥胸雖不偉大,兩個奶子卻也飽滿彈手。我摸了摸她的陰戶,她的臉紅得含羞煮熟的紅蝦。

  我正在撫摸阿珍的雙乳,瑩瑩突然指著自己的乳房說道﹕「大哥哥,我上次和你做過之後,這裡好像大了好多了。」

  「是嗎﹖我摸摸看。」我伸手摸了摸瑩瑩的乳房,果然有些感就覺。

  我說道﹕「瑩瑩,你比阿珍的年紀小,但是比她老成多啦﹗阿珍還蠻嬌羞的。」

  「我比她小﹖我比阿珍大一歲哩﹗祇不過她早就和男朋友做過,所以發身了。我也已經和你做過,不用多久,我也和她一樣啦﹗」

  我沒有再說什麼,我想不到懷裡這個青蘋果祇有十六歲。

  在浴缸裡玩了一會兒,我們就上床了。阿珍先接受我,她果然不是處女,但是她的陰道仍然緊窄,我費了不少力氣才完全進入她的肉體,但抽送起來並不十分困難,阿珍的水好多,高潮也來得快,瑩瑩見到阿珍被我抽插地欲仙欲死,不禁問道﹕「大哥哥,上次你弄我時痛得要死,阿珍到底是過來人,看她這麼享受﹗」

  我說道﹕「你也可以這樣的,等一會兒就輪到你了﹗」

  我沒能在阿珍緊窄的小肉洞支持多久,就在她的肉體裡噴漿了。趁著肉棒還沒有軟下來,我迅速床褥瑩瑩的陰道裡,這次卻一點兒也不困難。我摸捏著瑩瑩的乳房,果然比上次漲大了好多,而且還彈性十足。於是我餘勇直追,一鼓作氣地在瑩瑩的肉洞抽插一百來下,直把她插得雙眼反白,如痴如醉。

  我抽出陽具後,望著兩個灌滿精液的少女陰戶,心裡有說不出的英雄感和滿足感。

  兩個小妹妹叫我留下來過夜,但我怕警察來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早走為佳。

  回來的時候,我經過莉莉門口,就想敲門入去和她講清講楚、但回心一想﹕如果一講就定局了,即是話下半生都要被這個女人綁住啦﹗我在旺角呆了這麼多年,怎麼可以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呢﹖

  於是我返回自己家裡。之後幾日,我飯都吃不下、好像中邪,以前我心情不好就去玩女人,放下幾兩就會整個人都輕鬆了。於是就用老方法,出去玩女人。這次要可去遠一點了,要比較刺激一點才好。

  我找了個肥妹妹,因為憑經驗,胖姑娘最好玩,最有肉頭。這肥妹妹果然好落力,四味服務,把我那條肉棒吮過不停、真是超值。不過,有個大問題。問題不在那女人,而是我自己。怎麼我硬不起來,難道我變成性無能﹖」

  肥妹妹好無奈地說「先生,你好像有點問題哦﹗我已經盡力了,你見到啦﹗」

  我說﹕「我知道,讓我摸摸你的腳吧﹗摸摸可能就行啦﹗」

  「真的嗎﹖」肥妹妹笑著說道﹕「這麼奇怪﹗」

  她把腳放到我懷裡,我握住摸摸捏捏,自己就有了反應。本來我也沒有把握的,不過平時我一捉住女人的腳丫,陽具就會硬。這次果然也有效。

  肥妹妹真的是多水多汁。還叫床叫得好利害。我在她的肉體發洩之後,她還殷勤地替我沖洗,都算有頭有尾,服侍周到。

  回到住處、見到莉莉、她一見到我就關上門,理都不理我、女人心理我好清楚,她是要等我采取主動。可是,男人的陽具最軟的時候,心就最硬。

  第二天中午,媚媚又來敲門,她好心急著對我說﹕「莉莉走了﹗」

  「走了﹖她一個人、走得去那裡,你告訴我啦﹗我去找她,我要和她結婚。」我自己也不知為什麼,一輪嘴將我內心話講了出來。

  「結婚﹖你又不早說,她真的去結婚呀,不過新郎不是你﹗」

  「她結婚﹖你是不是講笑吧﹗」

  「她有個表叔介紹個阿伯給她識,今日跟他到美國結婚咯﹗」

  「既然如此,你又說她喜歡我﹖」

  「就是因為愛之愈深、恨之愈切,你不要她,她就自己摧殘自己咯﹗她就專登刺激你嘛﹗」

  「不行,她幾點鐘上機,我要追她。」

  「你想清楚,如果你決定娶她,我一於支持你。」媚媚好緊張地問。

  我亦好堅決地說﹕「是的。」

  媚媚拖住我一隻手就走,我們差點兒抱成一團跌下樓梯。我們截了一部的士,直飛去機場。那知,人算不如天算,到九龍塘時,撞上一架電單車,正想走時,有個差佬要查我身份證,又要我做證人。

  去到機場,剛好見到莉莉入閘,她拖住個好像魯平那個樣子的阿伯,她見到我就想出來,那知阿伯拖得她緊緊的,就這樣,莉莉就飛去美國了﹗

  返到將來,我攬住媚媚,竟然流出眼淚,我枕住媚媚那對大奶子,一隻手抱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摟住她的大腿。

  媚媚吻我,好像慈母似的。這次是我成年之後,第一次坐懷不亂、第一次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都沒有性衝動的感覺。

  「莉莉,我好掛住你呀﹗」我嘆息地說。

  「莉莉或者會回心轉意,我們等她回來吧﹗」媚媚真的好似我阿媽。

  終於,我含住她的奶、好似小孩子似的。

  媚媚說道﹕「陳先生,你幹我吧﹗你在我身上發洩一下,或者會心情好一點﹗」

  但是這時我連硬都不會硬了。後來媚媚手口並用,才勉強和我成其好事。

  我等了莉莉兩個月,音訊全無、慚漸地、找決定在森林之中再找過另一棵樹。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春去秋來,時光飛逝、青山依舊、綠水長流,桃花依舊、人面全非,眨一眨眼又過了兩年。

  上海街愈近九七、就愈不知所謂、北妹、泰妹,賓妹、坡妹、俄妹,什麼妹都有。媚媚鬥不過一班湖南妹,執拾包袱返鄉下。馮先生就愈來愈瘦、最近搬到澳洲去了。

  臨走前,馮太太還想和我上床道別,我見她那個樣子、好似吃了白粉,都不知是不是染上愛滋,就婉拒了她。

  這兩年來、我都很少去叫雞,真的精谷上心口時,我就去找媚媚。其實,我和媚媚都已經好似兩兄妹,感情不錯。不過,她絕對不是我的結婚對象。

  臨分手那個晚上,我就刻意安排吐一個浪漫的性愛遊戲。我你一齊沖個涼。然後我抱住她上床、吻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份。

  媚媚說道﹕「我要有一樣紀念。」

  我說﹕「什麼紀念呢﹖我買給你。」

  媚媚說道﹕「我要一樣買不到的。」

  我說﹕「你講啦﹗我什麼都答應你。」

  她說﹕「你懂不懂紋身﹖」

  「紋身﹖我識的、我手臂上面那條蛇都是我自己紋上去的,紋身是一種好前衛的藝術哩﹗我都可以算半個藝術家。」

  「你也幫我紋一條小蛇做紀念。」

  「紋在那裡呀﹖」我問。

  「這裡啦﹗」她轉過身,指住自己的屁股。

  「紋在屁股上,好刺激哦﹗」我見到媚媚的屁股又圓又大,忍不住就用鼻子去聞,用唇去啜,用舌頭去舔。

  我一筆一筆地在她的大白屁股上勾畫一條蛇出來,加上顏色、果然和我臂上面那條一模一樣。

  「好多謝你一直這麼照顧我、又不收我的租。」媚媚道。

  「我都好多謝你。」我有講下面那句﹕「我幹了你那麼多次,你都沒有收錢。」

  我們相視而笑,然後,眼淚慢慢從眼角滲出。我一向最討厭女人哭,但這次是好罕有,好例外、我覺得媚媚好可愛,好性感、好誘惑。

  我伸出舌頭,舔她的眼淚,每流一滴我就舔一滴、身為男子漢的我,都滴出兩滴眼淚出來,媚媚沒有用口舔,她用乳蒂將眼淚承住,然後送到我口裡。

  我好感動、攬住她狂吻,連腳趾都不放過,因為我知道,這次之後,很難再有第二次了。插入時我特別小心,我不想自己太快射精、一路忍住忍住、一直插了兩個鐘頭,破了我個人健力士紀錄。

  噴漿之時,媚媚亦有所回報,她好像發瘋似的,一口含住我的肉棒,然後用唇用力夾住我陰莖、我感覺到射得好勁好勁,如果對得準她的食道,而她的食道又直的話,我肯定一直射到她的大腸。

  媚媚等我射完之後、仍然不肯放開我,她一直含住我,含了十分鐘有多。

  「我要再來一次。」她說道。

  「好﹗不過,要先休息一會兒。」

  媚媚替我按摩、我從末試過有女人服侍得我這麼淋灕盡致,除了莉莉。唉﹗莉莉現在不知怎樣了,她現在會不會又剛好在和她老公交媾呢﹖

  半個錢頭之後,我又再回復雄風,這次,我沒有戴套,直接在媚媚體內發射。媚媚同莉莉有一個好明顯的分別,媚媚一定要我戴套、而莉莉就一定不準我戴套。

  我記得莉莉曾經為我打過一次胎,我一世都會記住。

  媚媚道﹕「陳先生、你知道為什麼莉莉必要你戴套嗎﹖」

  我說道﹕「舒服一點、刺激一點吧﹗」

  媚媚笑道﹕「不是的、莉莉一直都好想有你的兒子,她好喜歡你的。」

  「那她為什麼又打胎呢﹖」

  「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沒辦法啦﹗是我勸她去打胎的,你想想當時的環境,你會負責嗎﹖」

  我無言以對、腦海中勾起串串往事的回憶。

  媚媚走了,馮先生和馮太太也搬了,我再貼街招,希望這次租到一個大波少婦,提供免費餐。

  有一天回家,樓上黃伯話說道﹕「有個師奶、抱住個小孩子來租屋,你不在,她下午會再來的。」

  下午,一個蒙住臉,好像中東女人似的師奶,抱住個小孩子對我說﹕「先生,有屋租,是嗎﹖」

  「是的,你幾多人住呀,」

  「我,以及我個仔仔。」

  我一看那個小孩子,嚇了一跳、怎麼熟口熟面的﹗真是好像一個人,到底在那裡見過呢﹖再仔細想想,我小時候的照片就是這樣的,怎麼這小孩子會像我呢﹖」

  我對那個師奶說﹕「你怎麼蒙面呢﹖皮膚有病嗎﹖」

  那個師奶說道﹕「不是的,我樣醜,怕嚇壞你。」

  「哦﹗不怕,我什麼大蛇沒見過啊﹗老實講,我一定要看清楚你的樣子才租房子給你的。」

  「好,那我就除下面紗吧﹗」

  面紗一除,真的嚇得我整個人跳起來,她不是中東阿嬸,她是莉莉。

  「莉莉,原來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我離婚了﹗抱著孩子返香港謀生,你收平一點兒租、當幫我行不行呢﹖」

  「你想重操故業嗎﹖」

  「我除了做雞,還識得什麼呀﹗」

  「你可不可以不做雞呢﹖」

  「我的孩子沒人養,她爸爸又沒良心,不要他。」

  「你說,他是不是我的孩子﹖」

  「你想要孩子想得發瘋啦﹗」

  「我知他是,他一定是的、他的樣子同我一模一樣﹗」

  「你肯認了嗎﹖我是一隻雞,天天都陪不同的男人哦﹗」

  「莉莉、對不起呀﹗我沒心傷害你的,你在我心目中永遠都是女神﹗」

  莉莉終於哭出來了,她抱住我,哭到隔籬屋都聽到。

  「打死你,打死你,你欺侮我媽媽,我打死你。」那個小孩子祇得周歲多,竟然這樣打我,真趣致。

  莉莉拉住他說道﹕「不打得人呀﹗快叫叔叔啦﹗」

  「叔叔﹗」我的兒子竟然叫我做叔叔,真是指鹿為馬。

  「他應該叫我爸爸嘛﹗」我說道。

  「我一定會教好他,養大他。」莉莉好自信地說。

  「我會養他。」我爭住說。

  「陳先生,你沒有權搶我的兒子,他是我的生命,我不可以失去他的。」

  「我都一樣,他和你都是我的生命,莉莉、你要嫁給我。」

  「嫁你﹖你每晚都去叫雞,你需要結婚嗎﹖」

  我好焦急地說﹕「我發誓,我不再叫雞、這一世都不再叫雞、下世、三世都不。」

  「哼﹗你住在上海街,到處都是雞,我不信你忍得。」

  「我搬、我立刻賣這層樓,我們搬去西貢、北角、屯門,那裡都行,你作主,我一定要娶你,你答應我啦。」

  「這間祖屋你都捨得賣﹖」

  「祇要得到你,我什麼都捨得。」

  莉莉抱住我、我們吻到火熱,同莉莉接吻、那種感覺不止下體發硬那麼簡單、我感覺到一個心都暖洋洋的。我們一直吻了兩分鐘。

  「仔仔、你在廳裡玩波子,我同媽媽入房玩,乖乖。」我留下個兒子,就抱了莉莉入房。我急不及待地脫她的衣服,問道道﹕「你婚姻生活好嗎﹖」

  莉莉哭得好傷心,她說道﹕「我老公無能的,自從上次同你之後、三年來我都沒有同男人做過、你一定不會信我。」

  「我信﹗我信﹗你講什麼我都信﹗」

  我是真的相信的,難怪得人家說愛情要互相信任。莉莉的奶好滑,她身體竟然有一種處女的香氣。

  「我有奶水、你想不想試一試﹖」莉莉真鬼馬。

  「都好﹗同個兒子爭食奶奶、阿仔,你不要怪爸爸呀﹗新鮮人奶真的好吃,我飲到一嘴巴都是。」

  莉莉亦被我啜到赤口赤臉,差點兒叫救命,都難怪她啦﹗三年沒有性生活了﹗

  我們好快就結婚了,還搬到錦銹花園,我也在元朗搞了點小生意。

  有一天,我從外面回來,見到我兒子和一個小女孩子在客廳玩,廚房裡也傳出莉莉和別人說話的聲音,我們一向都沒有什麼朋友來往,我不禁覺得奇怪。

  接著,莉莉聞聲走出來,我見到跟在她後面的女人不禁瞪大了雙眼,原來她正是闊別了兩年的媚媚。

  莉莉說道﹕「你這個風流男人,到處播種,媚媚也懷了你的骨肉,她給你送了個千金小姐來了﹗」

  媚媚低頭說道﹕「陳先生,那次臨走時,想讓你開心一次,破例不用袋子,怎知就惹禍了,小媚已經會跑會笑了,我把她帶來給你看看。如果你不要,我會帶她走的。」

  莉莉望著我說道﹕「你不會不認自己的女兒吧﹗」

  我說道﹕「當然不會啦﹗」

  莉莉又說道﹕「你不會要小的不要大的吧﹗」

  「你的意思是……」

  「媚媚不像我那麼軟弱,本來她知道見到我在這裡就想走的。但是我說什麼也不再讓她走了,你預備娶多一個老婆吧﹗」

  媚媚說道﹕「你留下小媚就好了,我可以再出去混,餓不死的。」

  莉莉說道﹕「你是不是怕她養不了我們兩個呢﹖是不是怕他滿足不了你。」

  媚媚說﹕「不是這個意思,看你說到那裡去了﹗」

  莉莉又問我道﹕「你一向都好喜歡媚媚了,為什麼不出聲留她呢﹖」

  我終於明白了,於是我說道﹕「媚媚,既然你和莉莉比姐妹還親,不如大家一起過日子吧﹗你留下來好嗎﹖」

  媚媚的臉紅了,我第一次見到媚媚臉紅的樣子,實在太動人了。

  當晚,莉莉把我和媚媚推進睡房,自己帶著兩個住孩子在樓下玩。我媚媚又赤裸裸地抱在一起了,我摸到了媚媚的手和腳,不久感概地說道﹕「媚媚,這兩年多來,你一定辛苦了﹗」

  媚媚說道﹕「也沒什麼,我在鄉下的工廠做女工,過著平淡的日子,祇不過小媚問起她的爸爸時,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再說,我歲數年增,總得有一個歸宿。」

  當我插入媚媚的肉體時,覺得她比以前還要緊窄。媚媚說她已經兩年沒有性交過,我笑問﹕「媚媚,你會想這回事嗎﹖」

  媚媚說﹕「可能以前被男人玩到膩了,前一輪都不怎麼想,但是剛才被你摸摸捏捏之後,就好想了。」

  我說道﹕「媚媚,我今晚要在你身上出兩次。」

  媚媚說道﹕「你可要顧住身體,往後的日子長著哩﹗」

  我在媚媚的肉體痛快淋灕地發洩,媚媚已經和我不再有隔膜了。當我再想要時,她要我把莉莉叫進來。不過莉莉說什麼也不和我性交。她對媚媚說道﹕「我留你下來,完全是真心的。這兩內來,阿陳出來不出去滾,他餵得我飽飽的,今晚你要吃全餐﹗」

  結果,莉莉祇是做觀眾,看著我和媚媚翻雲覆雨。

  媚媚在我和莉莉的挽留下終於住下來了,目前我們一家五口仍然過得好不錯。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