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37-838

porsmm
本文:2022-09-06T21:29:11
八百三十七、沒有技術含量的“半騙半搶”
作者:柳岸花又明
  顏寧手指被夾,又被熱水撲臉,最後還吃了閉門羹,今天的這番遭遇,在她三十多年的人生中還是第一次。
  走出樓道以後,顏寧下意識的抬起頭,眯眼打量著下午四點的太陽。
  2月份的建鄴還是冬天尾巴,並不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有些孤孤單單的涼意,不遠處是一群老人圍聚著閒聊,小朋友們在呼喊著追逐,看到這樣一幅熱鬧而熟悉場景,顏寧突然想家了。
  父母也喜歡這樣坐在小區裡,時不時的和周圍老鄰居抱怨,大女兒都三十多了,可她還是一心撲在工作上沒有結婚,真是讓人著急啊。
  “爸爸媽媽都都不知道,我在外面的委屈吧。”
  人在這種時刻是最思念父母的,只不過一想到他們,也就意味著情緒崩潰。
  顏寧也是一樣,她找到花壇的一處偏僻角落,把頭埋在雙腿之間,眼淚很快就“劈裡啪啦”的掉落下來。
  助手站在旁邊,有些手足無措的遞紙巾。
  顏寧並不想擦眼淚,她現在只想宣洩這份壓力,自己也是名牌大學畢業,家長眼中的驕傲,領導眼中的骨幹,為什麼要受這份侮辱呢。
  陳漢升從去年開始,他就一直在冷嘲熱諷,為了工作顏寧不僅沒辦法反駁,每次還要笑臉相迎;
  今天遇到的胡林語,她更是直接把一杯熱水撲過來,顏寧甚至都不敢繼續敲門,因為擔心陳漢升會回來。
  “我沒有做壞事啊,為什麼要像對待一個壞人那樣對我?”
  顏寧盯著地上的螞蟻,它們圍繞在地上的一灘灘淚水旁邊,正在好奇的用觸角碰著。
  “這份工作壓力太大,我是不是應該聽父母的話,回國找一份工作?”
  顏寧吸了吸鼻子,這是她第二次有辭職的念頭。
  “叮鈴鈴~”
  這時,她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儘管心中無比的抗拒,不過又擔心影響工作,顏寧還是接通了這個陌生號碼。
  “喂,顏寧嗎?”
  對方是個女聲,她直愣愣的說道:“我同意了,你們在哪裡?”
  “什麼你同意了,你是誰?”
  顏寧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
  “我是胡林語啊,剛才還是你找我的。”
  胡林語反問道:“你還要不要陳漢升的黑材料了?”
  “······要,要,要。”
  顏寧愣了一下,趕緊擦掉眼淚說道:“我們就在小區樓下,現在上去······”
  “不必,我下去找你們。”
  胡林語直接掛掉電話。
  沒過多久胡林語就下來了,眼神掃了一圈就看見顏甯在花壇邊上揮手。
  此時的顏寧又變了個形象,眼淚已經沒有了,她還用礦泉水洗了把臉,眉眼之間都是溫和的笑意。
  如果不是毛衣的領子已經濕透,根本看不出來她的遭遇。
  其實胡林語再次見到顏寧,心裡還是有些局促的,畢竟剛剛撲了人家一杯熱水,現在又要來騙她。
  幸好顏寧的神色很和藹,她仿佛忘記了這件事了,言笑晏晏的和胡林語說道:“謝謝你胡同學,我們只是為了更加全面的瞭解陳董事長,等到以後三星和果殼解開了誤會,我們還會再次感謝你的。”
  大概這就是專業人才吧,在這樣的情況下,顏寧交流還是沒什麼漏洞。
  “咳······支票呢?”
  小胡扭扭屁股咳嗽一聲,畢竟是第一次騙人,雖然顏寧說話很更好聽,
可是小胡只想儘快進入主題。
  顏甯從包裡取出那張紙片,剛才她被熱水撲面的時候,還下意識的把這張支票保護好。
  僅僅從企業員工的角度來講,顏寧還是挺有責任心的。
  “給我看看。”
  胡林語伸手。
  顏寧之前從沒遇到過,拿了錢不辦事的情況,就算是黃慧那樣的女人,拿到銀行卡以後都會幫著做事的。
  再說,這裡還有攝像頭呢。
  顏寧把支票遞過去之前,無意中看了一眼助手。
  助手不易察覺的抬起右臂,裡面藏有攝像頭,記錄下胡林語和三星“交易”的內幕。
  胡林語拿到支票,瞧了瞧上面“三拾萬元整”的大寫數字,疊起來收在掌心,這才忿忿不平的說道:“陳漢升這個人太噁心了,我對他最生氣的就是那件事!”
  顏寧目光炯炯有神,聽著那件“最生氣的事情”。
  “他大一的時候,耍陰謀詭計搶走了我的班長!”
  小胡咬著牙說道。
  四年了,沒想到四年過來,胡林語對於“班長被搶”依然耿耿於懷。
  “啊······”
  只是顏寧聽了非常氣餒,憋了半天的大招。
  就這?
  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對陳漢升的形象不會有半點影響,說不定還會歸納到“名人軼事”這個類別裡。
  顏寧真正想聽的,那是陳漢升在腳踏兩隻船以外,還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腳踏三隻船啊、始亂終棄啊、不負責任啊······
  不過她也很有耐心,分析“班長被搶”對胡同學來說,可能是一生都無法原諒陳漢升的事情,所以胡林語才看的比較重要吧。
  “真是年輕的大學生啊,對這些事情看得如此重要。”
  顏寧心裡感歎一句,調整坐姿聽著胡林語繼續爆料。
  不過小胡只是眨巴眨巴眼睛,歪頭想了半天,光禿禿的吐出兩個字:“沒了。”
  說完,胡林語就要往家裡跑去。
  “啥?”
  顏寧怔了一下,助手也發現了不對勁,趕緊跑到前面攔著。
  “你們想幹嘛?”
  小胡雙手抱胸,一臉警惕的說道:“旁邊就是下象棋的爺爺,小區外面就是派出所,幼楚還有2分鐘就回來,陳漢升已經在路上了!”
  “不是,胡同學,難道就這一件事嗎?”
  顏寧不可思議的問道。
  30萬就買個“搶班長”嗎,這比買個寂寞還虧啊!
  “昂,就這一件事了!”
  胡林語很乾脆的回道,她又準備回家了,不過看到助手仍然攔在前面,她作勢要開口呼救。
  助手嚇了一跳,連忙讓過身子,小胡就像一枚勇敢的花生米,悶著頭“蹬蹬蹬”的跑上樓了。
  這是她第一次騙人,感覺還是挺刺激的,不過要是標準嚴格一點的話,這都屬“半騙半搶”了,拉低了騙子的技術含量偏低。
  只是對顏寧來說,她開始慌神了。
  如果說夾手指是firstblood;
  撲熱水是doublekill;
  30萬被胡林語搶去那就是triplekill。
  很可能以後還有quadrakill和pentakill。
  “不行,我要把錢拿回來。”
  顏寧反應過來以後,就要跟著追上樓。
  “滴滴滴~”
  這時,小區門口突然響了三聲喇叭。
  顏寧看過去,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生,穿著樸素尋常的衣服,留著矮趴趴的馬尾,走路時總是低著頭,一看性格就比較害羞。
  偶爾一陣風吹過,馬尾的發梢在夕陽下隨風飄揚,一縷縷猶如被晚霞的緋紅染過,美的宛如詩畫。
  顏寧認出來了,這是沈幼楚。
  沈幼楚手上還牽著一個小丫頭,梳著漂亮的羊角辮,嘴裡一頓一頓的,好像正在背古詩。
  這些都不能阻止顏甯上樓,真正讓她和助手慌神的,而是沈幼楚身後有輛保時捷。
  保時捷司機的胳膊架在車窗上,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半截煙頭,正沖著顏寧笑嘻嘻的點頭致意。


八百三十八、每天愛你3000遍!
作者:柳岸花又明
  這個保時捷司機自然就是陳漢升了,看到他的那一刻,顏寧就知道支票要不回來了。
  陳漢升連違約的巨額賠償金都打算賴掉,賴個30萬估計也是小意思吧。
  不過既然碰到了,顏寧也沒有直接灰溜溜的離開,即使她對陳漢升有些發怵,即使陳漢升曾經當面警告過她,即使剛剛的遭遇有些淒慘,即使心裡已經有了辭職的想法······
  可是顏寧覺得,自己現在依然是三星公共關係部門的副科長,所以還是調整好呼吸,走到車邊穩重的和陳漢升打招呼:“陳董。”
  陳漢升握著方向盤,沒有吱聲。
  保時捷副駕駛上面坐著一個短髮小姑娘,年紀應該在18歲左右,她脫掉鞋子蜷縮在座位上,眼神調皮而靈動。
  “能夠這樣坦蕩隨意的坐著副駕駛,尤其沈幼楚還走在前面,應該是陳漢升的妹妹吧。”
  顏寧心裡想著,兄妹倆的氣質倒是有些相似。
  “陳董。”
  顏寧跟著緩慢行駛的保時捷,依然抱有一絲希望的建議道:“我覺得三星和果殼沒必要鬧到這個地步,如果您願意對合同違約做出解釋,我可以嘗試著繼續搭建溝通橋樑。”
  “呵呵~”
  陳漢升不屑的笑了笑,其實顏甯作為企業員工,她的確是比較負責的,因為三星只要下場和果殼“開戰”,不管最後局面如何,三星都不會賺的。
  “我看······”
  陳漢升抬起頭,目光在顏寧濕噠噠的毛衣領子上面逗留一會,最後搖搖頭說道:“那就沒必要了,還是開戰吧。”
  “陳董······”
  聽到這個答案,顏寧非常沮喪,忍不住又提高一點音量勸道:“其實是您先違約的啊,做生意就應該言而有信,抱誠守真,否則這些又算什麼呢?”
  “哦,算成語吧。”
  陳漢升隨口敷衍一句。
  “······”
  顏寧突然不知道怎麼回復了。
  “另外啊。”
  陳漢升彈了彈灰白的煙灰:“你今天既然來了這裡,以後出現的任何後果,全部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陳董什麼意思?”
  顏寧心臟猛的一跳。
  陳漢升徹底不搭理了,輕輕點了一下油門加速離開。
  ······
  “哥,她是誰啊?”
  副駕駛的自然是陳嵐了,沈幼楚帶著阿寧去財大喂完胖貓,又去隔壁的建鄴醫科大學找陳嵐。
  因為新學期剛開學,沈憨憨擔心陳嵐適應不了,心裡有些記掛,所以就過去看一看。
  晚上的時候,陳嵐又跟著嫂子回家吃飯。
  只是陳嵐比較懶,她們在門口等到陳漢升回來以後,阿寧都不想坐車,陳嵐還要硬擠上來。
  “一個工作很認真,但是走錯方向的傻逼。”
  陳漢升也沒有解釋太多,拍拍妹妹頭頂說道:“你幫我跑個腿,上樓把小胡手裡的支票拿下來,我要去兌換成現金。”
  “我今天做解剖實驗累死了。”
  陳嵐有些抗拒,不想辛苦的跑上跑下。
  “他們回公司就要掛失了,那時支票就成了一張廢紙。”
  陳漢升催促道:“快點吧,驢都比你勤快,一會給你好處費。”
  聽到好處費陳嵐立刻就精神了,馬上就把支票拿下來,其實陳漢升不缺這點錢,就是為了最大程度的噁心顏寧。
  另外,陳漢升已經決定今晚去顏甯父母家裡“拜訪”了。
  ······
  支票兌換的過程很順利,看來顏寧還沒來得及回公司申請掛失。
  回到家裡後,陳漢升把30萬現金的包裹直接往沙發上一扔,胡林語看著一遝遝嶄新的百元大鈔,眼神都直了。
  “30萬,這就到手了?”
  小胡非常難以置信,按照她父母現在的人均收入,30萬要不吃不喝賺15年的時間。
  可是只要聽陳漢升的話,眨眨眼的功夫就騙來了,這對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胡林語來說,感覺三觀都要被扭曲了。
  “不能多想,不能多看,胡老師不能被花花世界的物欲迷了眼睛,阿彌陀佛,無量天尊,阿門······”
  胡林語碎碎叨叨的嘀咕一會,然後閉著眼睛把包裹拉緊,拎到櫃子裡藏起來了。
  “林語姐動作也太快了。”
  陳嵐噘著嘴說道:“這麼多錢,我還打算拍個照片紀念呢。”
  “30萬也留念啊,我就喜歡你這種沒什麼見識的樣子。”
  陳漢升倚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取笑妹妹。
  “就你錢多。”
  陳嵐坐到沙發邊上,伸出手掌說道:“說好的跑腿費呢。”
  “唰~”
  陳漢升很大方的從錢包裡掏出20塊錢:“賞你的。”
  “就這麼點,糊弄我啊!”
  陳嵐要搶陳漢升錢包,陳漢升哪裡能讓她如意,又是“咣當”一腳把妹妹踹下沙發。
  陳嵐嘴巴一撇,剛要哭的時候,這才想起來大伯母不在這邊,沒有任何人能夠治得了哥哥。
  “哥~”
  陳嵐也是個能屈能伸的“英雄”,不僅把眼淚硬生生忍下去,還能柔柔弱弱的央求道:“哥,春天到了,我想買雙好看的鞋子去踏春,你總不能看著自己妹妹穿著高中時的運動鞋吧。”
  “這有什麼啊。”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沈幼楚現在還會穿高中校服打掃衛生呢。”
  “我和嫂子不一樣啊,幼楚嫂子穿什麼都漂亮,我比她要稍微差一丟丟嘛,自然要在其他地方彌補一下。”
  陳嵐腦子也靈活,一邊拍著沈幼楚馬屁,一邊搖著陳漢升手臂:“哥,求你了~”
  “阿嵐啊······”
  陳漢升瞥了一眼妹妹,換做低沉的語氣說道:“其實你不是我妹妹,那年冬天雪下的特別大,二叔值班回家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的垃圾桶裡有動靜······”
  “哥,我身上也有點錢的。”
  陳嵐馬上打斷。
  “二叔定睛一看,原來是條小土狗啊。”
  陳漢升繼續說道。
  “就是還差300塊。”
  陳嵐話鋒一轉。
  “等到二叔再走近一點,這才發現小土狗嘴裡叼著你,其實你不是二叔親生的,只是撿回來養大而已。”
  陳漢升同樣不慌不忙的轉折:“這件事我們一大家人都知道,之前一直瞞著你而已,你今年也18歲了,應該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世······”
  “胡說,你就是小氣!”
  陳嵐自然知道這就是胡編亂造的,哥哥就是不想給錢而已,她又像小時候那樣在沙發上打滾撒嬌,還擋著視線不讓陳漢升看看電視。
  陳漢升也不惱火,掏出手機自顧自的刷著網頁新聞。
  “哼,你不給我,我去找幼楚嫂子。”
  最後,陳嵐對這個“鐵石心腸又厚臉皮”的哥哥沒辦法,只能去找廚房找沈幼楚哭訴:“嗚嗚嗚······嫂子,春天到了我想買點衣服,不然同學會笑話我······我還差600塊錢······我哥剛才罵我,還說我是垃圾堆裡撿來的。”
  大概這就是老陳家的後浪吧,換個人要錢以後,這個價格也隨之翻了一倍。
  沈憨憨多好說話啊,聽到陳嵐的訴求,馬上擦擦手走向臥室,這是要去拿錢給妹妹了。
  陳嵐屁顛顛的跟在後面,經過客廳的時候,她還得意的沖著陳漢升“略略略”的吐吐小舌頭。
  “切,無聊~”
  全家最無聊的陳漢升,非常嫌棄“全家第二無聊”的陳嵐。
  ······
  晚上吃完飯,陳漢升送完陳嵐回學校後,沒有繼續返回天景山小區,而是給沈幼楚打個電話,表示自己今晚要回公司加班了,然後直接拐上了前往揚州的高速。
  陳漢升自然是去找顏甯父母的,顏寧能夠找小魚兒,甚至還兩次前往天景山小區,陳漢升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的。
  保時捷後面的還有一輛七座商務車,司機正是張衛雨。
  老張本來正在外面充當執行導演,偽造“三星手機爆炸”的事故,昨天剛完成了兩例,回來略作休息準備前往下一個城市。
  “手機爆炸”這種事,肯定不能發生在同一個區域,不然很容易就知道是有預謀的群體事件。
  只有東邊炸一個,西邊炸一個,不僅能夠減小嫌疑,還能製造這樣一種恐慌——任何地方的三星手機都是不安全的。
  其實張衛雨也不知道具體要做什麼,陳漢升只說去辦點事,還叮囑張衛雨帶幾個熟人,老張心裡就有點譜了,應該和“偽造手機爆炸”差不多性質吧。
  這樣一群彪炳大漢前往顏甯家裡,顏寧雖然不知道,但是她今晚心情特別低落。
  顏寧傍晚離開天景山小區後,其實又去了新街口的容升律所。
  在那裡才知道蕭容魚和閨蜜邊詩詩都出國了,其他人對陳漢升又沒有那麼瞭解,這對顏寧來說又是一次打擊。
  不過最讓顏寧感到不安的,還是陳漢升那句“以後出現任何後果,全部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陳漢升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打算報復我嗎?”
  顏寧在辦公室裡踱來踱去,其實她內心裡有一個恐怖的猜測,但是又不敢多想,只能隱隱期盼著陳漢升並不知道地址。
  “叮鈴鈴~”
  手機突然響起來了,晚上的辦公室空曠又靜謐,所以鈴聲顯得特別刺耳。
  顏寧慌忙拿起手機,發現是上司朴正洙的電話,嗓子眼的心臟才落回去。
  上司只是關心一下顏寧今天的收穫,不過顏寧表示折戟而返以後,樸正洙也沒說什麼,只是讓顏寧好好休息,明天繼續盯緊這件事。
  “要怎麼盯緊啊······”
  顏寧無奈的想著,辭職的念頭再次出現在腦海裡。
  “叮鈴鈴~”
  沒過多久手機鈴聲再次響起,顏寧疲憊的睜開眼睛,結果“嘩啦”一聲站起來了。
  因為電話是陳漢升打來的,顏寧重重的咽了口唾沫,然後快速按下接通鍵。
  “喂,陳董有事嗎?”
  顏甯說話時,胸口其實在“嘭嘭嘭”的跳著。
  “沒事。”
  陳漢升語氣悠悠哉哉:“我就是覺得今晚揚州的夜景很漂亮,糧油站家屬小區的環境真不錯,我覺得很適合賞月啊······”
  顏寧聽到“糧油站家屬小區”的時候,腦袋就“唰”的一片空白了,因為她父親就在糧油站工作,家裡也在糧油站的家屬小區,陳漢升原來都打聽到了。
  “四樓的燈還亮著,這是你妹妹在刻苦學習嗎?
  陳漢升仍然不緊不慢的說著:“新華中學的學習壓力這麼多嗎,瞧把孩子給苦的,一會我上去······”
  “不要!”
  顏寧突然尖聲打斷,窒息一會以後,她聲音裡已經有了哭腔。
  “我求求你了,陳董,你不要打擾他們,我父母年紀大了,我妹妹才初中,你有什麼沖著我來,我求求你了······”
  在斷斷續續的哭聲中,顏寧一直在重複“我求求你了”。
  顏甯父母將近60了,對陳漢升來說就是老人,妹妹才初二,根本經不起恐嚇的。
  “顏科長,你這樣就沒意思了。”
  陳漢升根本不為所動:“當初三星也沒沖著我來啊,你還直接找到了沈幼楚和蕭容魚,威脅我的時候很爽吧?”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顏寧哭著保證道:“我可以辭職,我立馬從三星辭職,求求你不要上樓。”
  “不行。”
  陳漢升很乾脆的拒絕了:“辭職是你的事情,可是你已經對我造成傷害,蕭容魚去美國了,就是因為你這個狗日的,把老子腳踏兩隻船的事情說了出去!”
  “今天我既然到了你家,那就不能白來。”
  陳漢升笑了笑:“至少得和你學一下,進去坐坐聊聊,說不定還能指導一下你妹妹的學習······”
  “等等!”
  顏寧用盡全身力氣喊道,震得手機聽筒膜片都在“沙沙”作響。
  陳漢升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如果顏寧用報警來應對的話,那自己立刻就走,只不過從明天開始,直接派人每天去接顏甯妹妹放學。
  這樣玩個一年半載的,陳漢升有錢有勢可以不當回事,顏甯一家除了移民都沒有別的辦法了。
  “陳董,我只是知道你的事情,但是從來沒有透露出去。”
  不過讓陳漢升意外的是,顏寧並沒有報警,而是在“遮掩”錯誤。
  “顏科長這種時候還狡辯嗎?”
  陳漢升嗤笑一聲:“一會聽聽我指導你妹妹學習,我這人很會泡妞的······”
  “陳董!”
  顏寧聲嘶力竭的說道:“真不是我說的啊,你要如何才相信呢?”
  “我怎麼都不會相信的,平安夜你分別給她們留了名片,結果蕭容魚第二天就找到了沈幼楚。”
  陳漢升說話已經出現回音,說明他已經上樓了。
  “陳總,我真的沒說,求你相信我啊。”
  “把這件事告訴沈幼楚和蕭容魚,這不符合三星的利益,只有保留才能讓威脅最大化啊!”
  “你別去找他們,我妹妹膽子小,她經不起恐嚇!”
  顏寧已經急的口不擇言了,不過陳漢升並沒有停下來,甚至都沒有掛電話,他就是要讓顏甯深深的體會這種感覺。
  “聖誕節前夕······聖誕節前夕······”
  顏寧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對了,當時還有一個人也知道,整件事就是她告訴我的,她姓黃,個子不高不矮,長得不算好看,但是也不醜,說話帶一點川渝口音······”
  陳漢升的腳步戛然而止,沉默半晌問道:“她叫黃慧嗎?”
  “我不知道她叫什麼,但是我們當時錄了視頻,我可以截圖發到你彩信,說不定消息是她透露的,你不要掛電話,千萬不要掛······”
  顏寧呢喃著說道,緊接著下面就是翻箱倒櫃的動靜,還有水杯碰到在桌上的聲響。
  可是顏寧什麼都不管了,只想把那個女人的樣貌拍下來發給陳漢升。
  “叮~”
  陳漢升收到了彩信,雖然照片有些模糊,不過依然能看出來正是黃慧。
  “陳,陳董?”
  顏寧聽到對面突然安靜下來,忍不住問了一句。
  “呼~”
  陳漢升長長呼出一口氣,聲音裡滿是陰狠:“明天我要看那個視頻!”
  “好好好,沒問題。”
  現在不要說視頻了,只要顏寧能拿出來的東西,顏寧都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
  “那······那······”
  顏寧結巴了半天,她想讓陳漢升離開父母的小區。
  “切~,你是不是想多了?”
  陳漢升冷笑一聲:“就算有黃慧這個婊子參與,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老子現在很不爽,正好拿你爹娘撒氣去。”
  “啊······”
  顏寧愣了一下,她這才想起來,陳漢升的腦回路和尋常人不一樣。
  可能平常人現在就放過顏甯父母了,陳漢升根本沒這個打算。
  “陳董,每天愛你三千遍!”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顏寧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
  “你怎麼······”
  這次,陳漢升終於吃驚。
  他吃驚的並不是顏寧和自己“表白”,因為“每天愛你三千遍”其實是羅璿的QQ昵稱,她自從認識陳漢升以後,這個昵稱就沒有再改過。
  “我是她的梨花大學師姐啊,你可以問羅璿。”
  顏寧淚流滿面的說道:“我求求你,看在羅璿的面子上,放過我父母和妹妹吧。”
  “嘟嘟嘟······”
  陳漢升沒有給任何回應,突然掛了電話。
  顏寧不敢耽擱趕緊打給父母,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父母的手機都是無人接聽狀態,聯想起陳漢升就帶人站在門外,各種慘狀在腦海裡浮現······
  “叮鈴鈴~”
  就在這時,顏寧手機響了,父親打過來的。
  “喂,喂,爸,你們怎麼樣,媽媽呢,妹妹呢,剛才為什麼不接電話······”
  顏寧抓起電話大聲詢問,好像人落水前抓住的救命稻草。
  “你怎麼了?”
  不過,父親的語氣平緩又疑惑,根本不像出事的樣子。
  “剛才我和你媽聽到樓道有動靜,所以起床看了看,沒想到還真是找我們的。”
  “門口站著五六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為首的那個小夥子說他們是顏經理的下屬,這次是來揚州出差,順便過來拜訪一下。”
  “剛才和他們閒聊,所以沒看到電話,你的手下很有禮貌啊,雖然看著煞氣有些重。”
  “你什麼時候回家看看,你媽都想你了,還想給你介紹個相親對象,條件很好的。”
  ······
  “我,我這週末就回去。”
  顏寧淚流滿面的說完,然後軟軟的癱坐在地上,渾身聚不起一點力氣。
  “叮~”
  手機又來了條短信,顏寧拿起來看了一眼。
  陳漢升:每天愛你三千遍,救了你。
  “哇······”
  顏寧再也憋不住了,一個人在辦公室裡放聲大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