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風流房東妙房客(上)

冰心
本文:2022-09-05T23:38:15
  我查過族譜,原來我的祖先都好有錢的,有田有地,家丁都幾百人,後花園還大過維多利亞公園,真是威風到盡,我爺爺晚晚都有奴婢陪寢,玩女人都玩到骨頭軟啦﹗

  後來,不知傳到那一代,生了個敗家仔,賭一個晚上就輸了十畝田,再賭就輸去祖屋,結果連老婆都賣了,真他媽的混蛋。

  俗語話﹕爛船都有三斤釘,這老祖宗來到香港就買了一棟樓在上海街。以前買一棟唐樓好便宜的,但除了這層樓,就什麼都沒有留給我了。

  我乃九代單傳,唯一得益就是這棟唐樓。幾十年樓齡的舊樓,自己又住不完,當然是租出去啦﹗有個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樓去做一樓一鳳,看她的招牌,由初時的純情學生妹一直做到變成住家淫婦,後來自稱是上海街蕭小姐。

  然而人老珠黃,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宮癌,死了。

  講起花姐,她初入行時真是年輕貌美﹗初開始時,生意並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時,借機會陪她傾談解悶,順便討一點小便宜。

  記得有一次,花姐說有個變態差人用手扣住她的雙手,然後槽質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腫。我就乘機剝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檢查。她不止有對乳房飽滿,她的纖腰好幼好滑好細,我兩隻手用力一箍,但就輕叫一下﹕「喲﹗」

  嚇得我即刻縮手,驚怕捏斷她的細腰。還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兩個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圓,讓男人一見到就想摸,一摸到就想用塊臉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條舌頭去舔,舔得幾舔,自然會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絕,我一邊舔她,但就一邊彈呀彈個屁股,真是過癮都全身都麻痹﹗和花姐性交還有一樣好處,她好認真﹗絕不像其他女人那樣,是也叫,不是也叫,她叫床絕對是真情流露。我表現好時,她就會贊不絕口,贊到我天上有,地下無,但是當我的狀態不好之時,她就會想辦法幫我。用口、用手不在話下。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底褲,又扮護士,又扮女警。總之,我覺得她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全面性妓女。

  還有一樣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交不下數十次,她未收過我一次錢。這樣好相處的女人,竟然會生子宮癌,真是天意弄人﹗

  花姐死去,我傷心極了,為了她,我足足有整個月心情不安樂,就算見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頭,花姐沒什麼親人,身後事都是我幫她辦理﹗

  最近三樓的住客又移民了,於是就一齊招租。有班北妹來租屋,不用說,又是北姑雞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給她們,但她們並沒有有還價就租了二樓,反正有租交就行了,理得她們做雞或者做鴨啦﹗

  三樓租給一對夫婦,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開頭她就不肯租,但男的說第二個地方租不到這麼平租的住處,兼且交通方便,鄰近地鐵站﹗

  二樓那幾位阿姐真大手筆,竟然大肆裝修,見到面問她們說﹕「嘩﹗豪華裝修哦﹗怎麼這樣大手筆呀﹗」

  「做生意當然要講門面哦﹗」

  「說的也是﹗門面漂亮可以收貴一點嘛﹗」我笑著說道。

  「收得貴,恐怕你們做老板的又不肯上來哩﹗」

  「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多貴都有人爭住來找你啦﹗」

  「你這麼識貨,新開張第一場就留給你了﹗免費的,記得明天上來啦﹗」這女孩子真風騷,她的廣東話又說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來的,份外蝕骨。聽她那把聲都會心癢癢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樓下找她,開門的卻是另一個女人。

  「包租公,你這麼早來找誰呀﹖」

  「找莉莉呀﹗小姐,你又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鄉。」

  「哦﹗難怪你跟莉莉一樣漂亮迷人啦﹗」我贊美她,這是真心的話,她長得十足十周海媚那個樣子,一對銷魂眼簡直有電的﹗

  講得幾句,莉莉出來開門,她說道﹕「陳先生,這麼早呀﹗我們要中午十二點拜神之後才開張,到時,請你來吃免費套餐啦﹗逢門今午始為君開呀,嘻嘻﹗」

  嘩﹗這麼風騷,真要命﹗媚媚聽見了,也說道﹕「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費餐一份哩﹗」

  「嘩﹗發達啦﹗一於上樓養精銳儲夠本,一陣大展鴻圖,大發雄威,大放光明,大肉棒插入洞,哈哈哈﹗

  我有一種藥,好有效的,做愛之前兩個鐘頭吃一粒就會龍精虎猛,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現。今天有兩個女人等著我,看來吃多一粒不會死吧﹗我想了一會兒,死就

  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龍做對地府兄弟又如何﹗

  十二點鐘一到,我就下樓去,兩位青春美女夾道歡迎,問我想先做那個﹖我說最好兩個一齊來啦﹗

  她們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問道﹕「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

  「六寸半,不過,這不是講長短,是講勁力嘛﹗」

  「那你脫下褲子啦﹗」

  「是不是我脫下褲子你替我含呢﹖」

  「中午套餐頭一盤就含含吞吞,進房嘛﹗哥哥。」莉莉一邊講,一邊伸了伸舌頭。

  已經好久沒有女人稱我哥哥了,莉莉,你真行,一見你就開始抬頭,小鳥要出籠啦﹗

  「媚媚,你都一齊將來,我你一齊服侍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動手,莉莉就攬到我幾乎透不了氣。我左手伸入她底褲裡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輪之後,乾脆扯下她的褲子。媚媚在我後面,用身體磨我背脊,然後,她拿了把剪刀,對準我下面。

  「喂,你想絕我子孫嗎﹖」我嚇了一跳。

  「放心啦﹗我祇是想幫你的底褲度剪個窿,等你隻雀雀伸個頭出來。」媚媚應道。

  「你瘋了﹗脫下褲子就行了,要這麼麻煩嗎﹖」

  「我喜歡剪呀﹗行不行啊﹗」

  嘩﹗死了﹗這兩個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但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唯有暫時扮作若無其事,祇好見機行事啦﹗

  媚媚果然在我陽具對正的位置剪了個洞,我那條肉棒第一時間就奪門而出。

  「嘩﹗好偉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雙手抱住我那條肉棒玩起來。

  我以為但會含了含,舔幾舔就算啦﹗可是她卻在制造三文治,用她一對乳房夾住我那條肉腸。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這樣服侍男人了,因為她的手勢純熟。她輕輕磨幾下,就將我的陰莖拉住,對我說﹕「要濕一濕才過癮﹗」

  我以為但會幫我含住,用她的口水做潤滑劑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媚媚隨即將我的陽具餵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識得利用人哦﹗」我說道。

  「朋友是要來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說。

  莉莉的口水還多過稚多利亞港的海水,我好似一隻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好舒服。

  她的舌頭就好似一隻船漿,搖呀搖呀,為我撐船掌舵,一時搖搖左邊,一時搖搖右邊,我隻舟舟本來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條船,有了她的舌頭生動了。

  正在迷迷痴痴之際,媚媚突然將我隻『舟舟』從莉莉嘴裡拔出,夾在她雙乳之間。

  嘩﹗你估我隻舟舟是登陸艇﹖剛剛潛完水,又要我上高山﹗媚媚個山峰好高好大,我隻『舟舟』就夾在她峽谷之中。低頭一望,又見到兩個山頂上各有兩朵千年靈芝,就好想爬上山頂采摘。媚媚這個山頭簡直是個活火山﹕第一,她好硬,熱辣辣,好似個暖爐。第二,她會動的,我條肉棒不用動,任由兩個火山上下磨擦,真是舒服極了。

  正當媚媚用她對奶磨我陰莖之時,莉莉卻呆呆地望住我﹗我覺得好奇怪,於是對她說道﹕「你都來玩啦﹗脫下你那個奶罩,等我可以輕舟已過萬重山嘛﹗」

  莉莉還是拉拉扯扯,不多願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媽媽的﹗見她怎樣,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內衣。一扯之下,嚇了一跳,原來這女人裝假狗,平時以為喜馬拉雅山,原來是飛機場,真沒味道﹗

  莉莉見我一臉蔑視的眼光,竟然眼角滲出幾滴眼淚。我不怕女人惡,最怕女人哭,一見到她怎樣的環境,心就軟了,我連忙幫她抹眼淚。我記得孫子兵法裡面有一招『聲東擊西』,我將這招變一變,變成『聲峰擊洞』。我嘴裡就說她的胸細細粒容易食,別有風味,另一方面我的手就向她下體進攻。右手在前,左手在後,同時摸到防空洞,先在外邊徘徊一陣,見對方有也火力回擊,就一、二、三進攻,左邊一隻手指公,右邊一隻食指,一隻插入肛門,一隻插入陰道。

  「哎喲﹗」莉莉叫了一聲之後就說﹕「乾爭爭,痛死人﹗」

  我將兩隻手指拔出,伸過去叫她吮,讓她自己用口水做潤滑劑。那知她兩手一推,將手指推給我,叫我自己吮﹗

  插入下陰那隻手指就沒問題,插入屎眼那隻,有屎味,怎麼吮得落口呀﹗但我又不想破壞氣氛,有點兒進退兩難。就在此時,媚媚說﹕「我來吮啦﹗」

  我說道﹕「你不怕髒嗎﹖」

  她好委屈地說﹕「能夠令大家開心,無所謂啦﹗哥哥﹗」

  死啦﹗死啦﹗她一句『哥哥』,我全身都軟了,一顆心都交給她了,我心裡在說﹕「媚媚呀﹗我的心都酥麻了,我好想把陽具插入你的銷魂洞了﹗」

  媚媚好認真咐吮我那隻手指,看她那個樣子,我就算把兩隻腳趾公讓她吮,她都一樣會這麼投入,這樣好玩的女人,到那裡去找呀﹗

  我再一次插入莉莉前後窿,一出一入,一深一淺,當正是自己的陽具,插到她丫口丫面,阿媽都不認得了。

  其實,這都是媚媚的功勞,我一邊用手指插莉莉,媚媚就一邊用舌頭挑逗我那敏感的龜頭,搞到我成身肌肉好似解剖著的青蛙,不受控制地一跳一跳的。

  媚媚真不簡單,她有時咬住我的陰莖,於是祇用舌頭在外圍頂頂撞撞。有時吮一下龜頭,有時又舔一下龜身,最難頂的是她輕咬我個春袋。春袋裡面兩粒湯丸身矜肉貴,咬大力就會痛,咬得不夠力又沒有味道,所以我認為,要考一個女人叫口技功夫,叫她咬春袋就最好,不是個個女人都咬得男人舒服的﹗

  我給媚媚九十分,還有十分是我覺得人總會有進步,將來她一定可以含得更舒服,舔得更有技巧﹗

  突然,一陣劇痛傳來,我以為仍然是媚媚在咬我啦﹗誰知低頭一看,嚇了一大跳,不見叫道﹕「小姐呀﹗你在搞什麼啊﹗」

  原來媚媚用兩個灑衫用的衣夾,夾住我的春袋,她還對住我笑問﹕「痛不痛呢﹖」「當然痛呀﹖春袋痛歸心呀﹗」我大叫。

  「好像沒聽過這樣的說法哦﹗十指痛歸心就聽過。」媚媚道。

  「你變態啦﹗」我質問她。

  「你好正常嗎﹖」媚媚反問。

  「我當然正常啦﹗」我理直氣壯。

  莉莉插嘴道﹕「你正常就不會猛插我的屁眼啦﹗」

  我被她窒住,好彩也反應夠快,立刻應她說﹕「鬼叫你屁股怎麼迷人﹗」

  「你好喜歡嗎﹖你喜歡也不來吻吻﹗」莉莉道。

  我正想啜她的屁股之際,媚媚說道﹕「等一等,你可別那麼偏心﹗你也看看我個屁股,看那一件好哩﹖」

  媚媚一轉身,就同莉莉平排,兩個屁股排在一齊,就有好大的差別。莉莉不僅奶子小,連個屁股都不大,不過,小是小,她好有線條,形狀不錯,如果當自己去小人國,都可以評為一流哦﹗

  至於媚媚,她的屁股就大得多,紅紅地,勝在股溝夠深,股肉夠豐厚,摸得幾摸就會手軟陽具硬。兩個屁股,各有煞食之處,我也不理咐多,湊個嘴去,左、右各一個,狂啜一輪,就話﹕「好肉呀﹗」

  突然,我想起以前同花花玩過一種遊戲,我塞一支筷子入她屁股,她一起一伏的,好享受哦﹗現在有兩個屁股,如果拿支筷子一頭塞入媚媚,另一頭塞入莉莉,叫她們自己磨磨叮,一定非常過癮﹗

  我在女人面前好大膽,什麼都說得出,於是就照直講。兩女聽見,同時間轉身,兩個陰戶幾乎塞到我的嘴,她們異口同聲說道﹕「你都變態的﹗」

  我騎騎笑,點頭話﹕「是呀,我變態的﹗」

  一提起變態,我就想起媚媚夾住我春袋那兩個夾子,嘩﹗好痛呀﹗我一手拔開兩個夾,就走入廚房拿筷子,見到有幾隻雞蛋,就順手拿兩隻入房。

  莉莉見到就說﹕「你拿兩隻雞蛋做什麼﹖」

  我笑著說道﹕「你估如果塞一隻蛋入你的陰道裡會怎樣﹖」

  「去你的﹗又是變態的東西。你可不可以正常一點呀﹗」媚媚不屑我的所作所為。

  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我左一隻,右一隻,將雞蛋在每個陰道塞一隻,然後對她們說道﹕「你們比賽一下生蛋,看那一個最快把蛋生出來。」

  兩女雖然口硬,但都好就得人,我她們生蛋,她們果然好努力地生蛋,還玩得好過癮哩﹗莉莉的臀部雖然小,但生蛋她就最威,首先把那隻蛋生出來。

  那知媚媚不忿氣,她說剛才不公平﹗她的屁股向上,莉莉的屁股向下,當然是莉莉贏啦﹗既然她怎麼認真,我又不妨認真一點,我先將媚媚雙腳托高,用左邊膊頭托住,再用左邊膊頭托住莉莉雙腳,單是撫摸這兩對又滑又白的美人玉腿已經夠過癮啦,再看兩個毛肉洞都在蠕動著,真是無能的男子都會翻生啦。

  我對她們話﹕「喂﹗現在我塞雞蛋入你們的窿,你你好自為之啦﹗」

  我很快就塞雞蛋入她們的陰道裡去,祇見兩人都好努力咐用陰力迫隻蛋出來,媚媚肉緊到雙腳亂踢,幾乎踢歪我的鼻子﹗

  看見兩隻蛋在她們的陰道口一動一動的,真刺激,結果媚媚贏了,她就開心到笑,莉莉輸了,她就黑口黑臉,我對她說﹕「喂﹗玩玩嘛﹗你怎麼認真起來嘛﹗」

  莉莉扭兩扭個屁股花﹕「我不要,你和媚媚串通一起欺侮我﹗」

  女人真麻煩,怎麼小氣﹗我不理她,見到兩隻毛肉洞,打破兩隻蛋,將蛋白蛋黃倒入她們的陰道裡面。

  「哇﹗好過癮﹗」媚媚這死女包真爛玩,她一點也不反抗兼任我搞。莉莉就計計較較,問我搞什麼。

  我說﹕「潤滑劑嘛﹗跟住就要炮制串燒雞屁股。」

  此話一出,兩女一齊踢開我,媚媚道﹕「做雞好失禮你嗎﹖」

  莉莉又話﹕「你嫌我你做雞,即刻滾蛋﹗」

  媚媚話﹕「你說我是雞,快給錢啦﹗」

  兩女一人一句,好似兩隻鬥雞似的,真講不得笑。難道這就是崩口人忌崩口豌,我馬上認錯,自己刮嘴巴說﹕「我口賤,我衰格,我向兩位賠罪﹗」

  兩女見我刮到嘴都紅了,也就心軟,媚媚對我說﹕「要罰你才行。」

  「好,罰我,罰什麼都行。」我說道。

  莉莉說﹕「罰你用口啜蛋白蛋黃出吃。」

  「沒有問題,我啜。」我拍一拍心口,就用嘴唇接住莉莉的陰唇一啜,那雞蛋就啜入我口中。

  媚媚說﹕「輪到我,啜我呀﹗」

  我立刻啜媚媚的陰戶,奇怪,怎麼啜不出來。媚媚猛笑,說我沒用,還說道﹕「你小孩子的時候啜過奶嗎﹖」

  「我十幾歲的時候還在啜人奶呀﹗我不信啜不出來。」我吸一口大氣,再啜一下,又不行,這時我見到她的陰唇又紅又嫩,好不誘惑,心想﹕我行走江湖十幾年,都沒失敗在女人身上,今次一定要坑賤你們兩個。

  這次我有備而戰,我舔一舔嘴唇,吸一口大氣,四唇相接,接到密不通風,然後,將口氣慢慢呼出,呼到個肺空了之時,就失驚無神,用力一吸。這一吸,『骨』一聲,蛋白連蛋黃好似火箭吸入我口,再吞入肚中。

  媚媚這死女包,整蠱我﹗明知我會用力吸,就偏偏放軟個身,任我吸,弄到我幾乎咳死。兩條妹釘就捧住個肚狂笑,我停息一陣,正想玩筷子串燒遊戲時,突然有人來按門鐘了。

  莉莉去開門,來的是一個阿伯,五十零歲,他見到莉莉和媚媚都衣衫不整,四乳半露,就騎騎笑、眼金金,看到一對眼珠幾乎跌出來。

  「哥兒,你想玩那一個呢﹖」媚媚問。

  「我﹖無所謂啦,就你吧﹗」

  媚媚笑著說道﹕「兩個一齊都行呀﹗不過收兩份錢。」

  「兩個﹖」阿伯反問。

  「好過癮的﹗不信你問這位先生﹗」莉莉指住我。

  嘩﹗擺我上台﹗不過見你你兩條妹釘聽話,幫你們說句好話都行,於是我說道﹕「三文治很好吃,包你食過翻尋味﹗」

  阿伯一口應承,就同兩女入房,我就慘了﹗半天吊,以為今日可以玩勁的,那知個阿伯截住了,不過來日方長,機會多著哩﹗

  自從這對鳳姐來了之後,成棟樓都熱鬧了,騎樓底那個招牌又大又醒神,左邊寫住『波霸獻波』,右邊寫住『蕭後品蕭』,還有一行小字,寫住『中式三文治』。

  樓梯口一直上到二樓,燈火通明,我半生人都叫過不少雞,卻未見過這麼利害的﹗有一天,竟然有各外國人上來,死女包竟然進軍國際市場,真不簡單。

  吃完飯,突然聽見三樓好吵,一個男聲,一個女聲,鬧到七彩,我祇聽見他們鬼殺般爭炒,不知發生什麼事情,一會兒,見個男人趕個老婆出來,她老婆平時都好漂亮,現在哭了起來,就更加楚楚可憐,人見人愛。

  這位馮太太祇穿了件睡衣,她老公也真是的,趕個老婆出街,想凍死她嗎﹖莉莉和我同時間出來,見到馮太孤苦無助,就叫她到莉莉屋裡坐一坐。

  馮太太是良家婦女,在一樓鳳的屋裡當然周身不自在啦,突然,又有客襟鐘,那個客人見到馮太太,眼金金望住她,證明馮太的吸引力好過莉莉和媚媚啦﹗

  我見這樣的環境,就對馮太太說﹕「不如到我上面坐一陣啦﹗」

  馮太如坐針毯,當然求之不得啦﹗上到我家裡,孤男寡女,大家都好不自在。我心想﹕「死就死啦﹗這麼好味的肥豬肉,沒有理由到口都不吃呀﹗」

  於是乎,我就倒了杯有料的可樂給她飲。馮太太平時同我都沒有什麼話講,見到面都祇是講一些廢話。今晚就不同了,我問她什麼她就講什麼,問一句,答十句,十分合作,我問她什麼時候結婚,但就由她怎樣認識她老公開始,一直講到她和他的第一次性行為。我問她老公點解趕但走,她就說她老公好暴力,晚晚都迫她性交,她累了,不肯做,結果結果就經常吵交。

  講著講著,她就由哭變成笑,又哭又笑,分明是藥性開始發作了,我對這方面好有經驗,知道是時候出招了,於是就用手搭住她的肩膊頭作狀安慰她。

  馮太說好熱,叫我開冷氣,我對她說道﹕「不如脫去睡袍啦﹗」

  一脫下睡袍,就見到她手臂上面有被打過的傷痕。

  「你老公怎麼賤忍呀﹗這樣虐待你都行﹖」

  「不止呀﹗他還咬我的乳房,咬破了皮﹗」

  「給我看看﹗」這招叫打蛇隨棍上。馮太望住我,眼睛裡充滿疑惑,她那對眼珠真是迷人到絕,眼大大,一面水汪汪,我一手扯開她那件底衫,拉低個胸圍,嘩﹗正呀﹗

  我一口就想咬落去,突然聽見她大聲一叫﹕「且慢﹗」

  我嚇了一跳,可是馮太太祇是俏俏說道﹕「不要太大力,溫柔一點,好嗎﹖」

  「好﹗當然好啦﹗這個要求很合理,溫柔嘛﹗我會的。」

  我好溫柔地用兩片嘴唇去夾住她的乳尖,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覺得她好甜,好香。我的舌頭圍住個奶頭轉了十幾個圈圈,然後就好像小孩子吃奶一樣地吮吸著她的乳頭。

  男人真奇怪,個個女人都有對奶,其實每對奶都差不多,但偏偏想試一試每一個女人,看有沒有什麼分別。

  馮太太那對奶子,好似兩個番石榴,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勝在有一種特殊的氣味,一種結過婚的女人特有的女人味,我就偏偏喜歡這種味道。

  咬著咬著,馮太太竟然比我還肉緊,她自己剝得一件不留,抱住我,但她的功夫就普普通通,不過,她那個肉洞就勝在夠緊,夠收縮力,我的陽具一入到裡面,就好似有條橡筋套住龜頭似的。好彩,她都算好湯水,插得兩插,就淫水長流,還有一種好強烈的淫水氣味﹗

  我其實也可能有點兒變態,皆因我有一個嗜好,就是喜歡聞女人的淫水。淫水真的好味﹗個個女人的味道都不相同,我一聞到那陣氣味就會好衝動。

  於是,我愈插愈大力,愈插愈有勁。馮太太平時的樣子好斯文,做起愛來也沒有技巧可言,不過勝在夠狂、夠放、夠蕩。但的腰好像蛇一樣扭來扭去,她的嘴不停地吻我眼耳口鼻。

  其實,我都不想太快玩完,不過,沒辦法啦,祇怪自己學藝不精,插了不夠一百下就要射,一射就射了十二下。這都算是我近年最好的記錄了﹗

  射完之後,她好不滿意,想再做一次,但我都沒味啦,一於睡大覺。

  天一光,馮太太就說要走了,臨走時,她語重深長地對我說﹕「陳先生,你的人這麼好,我也不想騙你,其實我同丈夫之所以鬧交,就是因為他沾花惹草,將性病傳染給我,總之,我勸你盡快去驗一驗身。」

  死啦﹗這次可壞事啦﹗我一直都說女人信不過啦﹗馮太太那樣子還純過周慧敏,怎麼也想不到和她寸風一度竟會惹出這樣的事來﹗

  到廁所小便時,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覺得隱隱作痛,看來都要即刻去驗血﹗回心一想,去看私家私生,就超碼要幾百塊,就算去公立醫院都要收掛號費啦﹗

  我做人醒目,當然有計謀啦﹗撥個電話一問,再撥個電話去家計會預約,卻是約都不用約,即刻就有期,叫我下午去,難道香港真的沒有什麼人去捐精﹖

  去捐血可以免費驗血,去捐精就免費幫你驗身,橫豎我錢就不多,精就大把﹗見到個護士小姐,登記好但就替我驗血。

  驗血報告未出汁前,我緊張到成身都震,淋病就話有得醫,染上愛滋就真倒霉咯﹗

  真好彩,驗血報告說我什麼事都沒有,可以捐精,我拿著有個兜進一間房,幻想著和剛才那個護士小姐性交。我左右手輪流來,終於要射精了﹗這一回我射了十三下,破以前噴漿的紀錄,我拿著個兜交給護士小姐,覺得自己從來沒試過這樣威猛。

  捐精原來這麼簡單,返到住處的樓下,見到馮先生拖住馮太太,她們昨天才吵交吵到七彩,今日又這樣親熱,真是莫名奇妙。

  好在我都有收獲,馮太太個精赤溜光地讓我看過,她的的乳房也摸過,她那個小肉洞都讓我插過。我今日心情好散,看著馮太太扭著屁股上樓梯,我就在後面吹口哨,他老公突然擰轉頭,關公似的面孔,眼睛盯住我,嚇到我都頭都縮了。我心裡罵道﹕

  「你好呀﹗老馮,下次我一定幹得你老婆屁股開花。」

  經過二樓,媚媚突然開門拉我進去。

  「喂喂喂﹗你綁架呀﹖」我風趣地說道。

  「別顧著說笑啦﹗你快去救莉莉啦﹗」

  「什麼事,要叫人救命﹖她在那裡呀﹖」

  「在她房裡,正在接客。」

  「那不錯嘛﹗客似雲來。」

  「是一個變態的客人﹗他來過三次,一次比一次變態,上次差一點整到莉莉殘廢,這次更離普。」

  「真的嗎﹖」我話還沒說完,就聽見莉莉尖叫一聲﹕「哇﹗救命呀﹗」

  我問媚媚為什麼不報警,媚媚說﹕「做這行生意,免得過都不想驚動警方啦﹗」

  「說的也是,不過,我都沒辦法啦﹗」我說道。

  「但你是男人嘛﹗」

  唉﹗女人祇懂得利用男人,好﹗死就死啦﹗既然信得過我,一於舍命陪女人,我拍一拍心口,吸一口大氣,一腳就踢開門。祇見莉莉被一個男人倒吊住兩隻腳,肛門裡插住一支點著的蠟燭,陰唇也夾住一支紅蠟燭,還有,莉莉個屁股被人畫上幾個同心圓,中間油著紅色,原來那個男人在飛標,用莉莉個屁股做靶。

  嘩﹗這樣玩都行嗎﹖我望著那男人,大叫道﹕「你是不是神經病,這樣的玩法是不是想搞出人命呀﹗」

  「喂﹗我有給錢的﹗我給雙倍價錢哩﹗」

  「有錢就可以亂來嗎﹖」我大聲說道。

  「出得來做,應該預著這樣啦﹗」他也大大聲地說。

  「沒有有預著這樣哦﹗真不好意思。」我也大聲地說。我一直都好怕他會亮出黑社會背景,好彩她沒有,證明這人也沒有什麼背景,這樣一來,我就惡啦﹗

  他對我說﹕「你這女人不給玩就得回水。」

  「回你條命啦﹗你搞到她一身傷痕怎麼計算呀﹖賠湯藥費再講吧﹗」

  「你說什麼呀﹗那裡有一身傷痕呀﹖」

  「你放什麼屁,心靈上的創傷怎麼計算,先拿三萬銀湯藥費,賠賞慢慢再講﹗」

  「大哥,有事慢慢講嘛﹗算啦,算我倒霉,不用回水了,就這樣算數了。」

  那男人灰溜溜地走了,我見莉莉臉部表情好痛苦,我就走過去,一下子就拔出屁股上面的飛鏢。

  「哎喲﹗好痛呀﹗」莉莉叫著。

  「不怕,不怕,一陣就沒有事了﹗」

  「我不要,我要你搓搓那裡﹗」莉莉真會詐嬌。

  「等我放你下來啦﹗」我說道。

  「不要放呀,我喜歡吊住讓你摸。」

  「你呀﹗剛才那人吊住你,你又亂叫﹖」

  「我喜歡讓你吊,不喜歡讓他吊嘛﹗」

  真給她氣壞,不過,我覺得自己好榮幸,好有面子,能夠得到美人垂青,真是死了都值得﹗我跪下來,正想伸條舌頭出來舔她,媚媚站在我後面笑道﹕「嘻﹗你對莉莉這麼好,難怪得她說發夢都夢見你性交啦﹗」

  我望一望莉莉,她竟然面都紅了,證明媚媚不是說謊﹗原來『雞』都會面紅﹗真是少見﹗

  我拔出兩支臘燭出來,莉莉就對我說﹕「不要放我下來。」

  「不放你﹖你想怎樣呀﹖」

  「床上面有條皮鞭,你拿過打我﹗」

  死女包﹗原來自己有被虐待狂,還說人家虐待你,會不會我錯怪剛才那個男人呢﹖不理啦,我都很少玩SM這東西,既然佳人賞面,當然要奉陪。

  我拿著皮鞭,輕輕撩她兩下,莉莉說﹕「你咐疼我,真不枉我對你好哦﹗」

  找輕輕地打,她就詐痛狂叫,一時又叫痛,一時又叫好過癮。打完之後,我就想到一個好刺激的性交方法,我拿兩張凳,分別放在她屁股兩邊,然後我站在兩張凳之上,一左一右,於是乎,我的肉棒就對正她的肉洞。我的龜頭在她陰毛之上磨了磨,磨到硬梆梆就插進去。

  接著,我就一起一落,一出一入地抽插起來。初時還以為好過癮,原來好辛苦,第一﹕方向不對,我的陽具脹硬之後好像高射炮向天,現在卻要要射向地。第二﹕我好似坐隱形椅,累得要死﹗

  莉莉就過癮咯﹗我鋤得幾鋤,她已經有高潮,不停地喘氣,叫得不清不楚,難為我這麼賣力﹗

  插了一會兒就射出來,我將肉棒一抽,就將精液射向她的乳房。這餐免費餐可吃得好辛苦,我腰又痛,腳又軟,放莉莉下來後,就拜拜走人,下次都不這樣玩啦﹗真是貼錢買難受。

  這幾個新房客都算好合作,月尾就自動自覺交下個月租,不用追數,今日拿兩張支票去銀行入數,返到樓下,嚇了一大跳,情況真的亂過打仗,十幾個藍帽子加上軍裝圍住條上海街,然後一、二、三,狂風掃落葉式將黃色招牌拆個清光。

  一見到我,莉莉就走過來說道﹕「陳先生,來啦﹗整碗餐蛋面請你﹗」

  「你們被人家拆招牌,還吃得下﹗」

  「哦﹗由他們拆啦﹗阿姐大把錢,拆了更好,反正我都想換一個大的﹗」媚媚道。

  「不要錢嗎﹖」我頂了她一句。

  「花得多少呀﹗讓男人多幹兩次就夠啦﹗」媚媚說道。

  話沒說完,莉莉已經整了碗面出來,味道真不錯﹗吃完了面,看見莉莉伸了伸腳,摸了摸胸,嘩﹗引死人﹗突然間,我眼前一亮,怎麼莉莉的樣子這麼像澳門小姐李莉莉呢﹖以前沒有留意,是因為莉莉的乳房小到我根本無法聯想到李莉莉身上去。於是我合上雙眼,雙手亂摸,腦子裡就想著李莉莉。

  男人就是幻想型的動物,我在兩個乳峰上面搜索,想攀上高峰,摘粒天山靈芝。奇怪啦﹗怎麼沒有﹖我睜開眼一嫡,哈﹗原來我不是在摸她的乳房,而是在摸她的屁股﹗

  莉莉半閉雙目,口中哼著綿綿軟語,都不知她在講什麼,總之就是在叫我幹她.插她,莉莉好像發狂使得,原來她講粗口時勁過我。

  平時,我一聽見覦女人講粗口就會有性反應,現在正處於性高潮期間,聽到女人講粗口,天呀,我死啦﹗我爆血管啦﹗

  射精射了七、八下之後,我就開始平靜下來,當我離開莉莉時,原來媚媚的客已經走了 。媚媚笑著對我說道﹕「玩得這麼勁呀﹗」

  「媚媚,你的客人走了好了嗎﹖」我笑住答她。

  「是呀﹗你同莉莉入房這麼久,我已經和三個男人性交過,讓他們射精三次啦﹗」

  媚媚不像是在說笑﹗究竟是我好勁,抑或三條麻甩佬好差呢﹗

  莉莉同媚媚這兩條死妹丁,真的是說得出.做得到,一個禮拜之後,居然掛了個更大的招牌上去。不過,招牌上的字句就有不同,加了句『買一送一,樣樣都行』。

  自從莉莉一廂情願當自己是我的女人之後,媚媚就比較少和我交媾了。說真的,其實我是比較喜歡和媚媚性交的,除了她的大乳房.大屁股,我最欣賞的是她的鬼主意,好像第一次,她就用剪刀剪穿我的底褲,初時嚇了我一跳,但到現在我還記住,還想再玩多一次。

  今日,我上去找她們,莉莉一見到我就好像螞蟻見到糖,歡喜地向我投懷送抱。我稱贊她們的招牌,問道﹕「是誰想出來的主意呢﹖」

  莉莉說道﹕「我同媚媚一齊想出來的。」

  「怎樣買一送一法呢﹖」我問。

  「一份錢,兩個人服侍,怎麼樣,便宜吧﹗」

  「便宜﹗我都想試一試」我打蛇隨棍上。那知莉莉紅著臉說道﹕「我服侍得你不夠嗎﹖你有什麼不滿意呢﹖」

  講到不滿意就多了,不過,阿媽教落,免費餐可不要嫌三嫌四﹗我望住莉莉,勉為其難地說﹕「十全十美啦﹗」

  莉莉拖我入房,她說最近學會泰式人體按摩,問我想不想試一試﹖」

  我當然想啦﹗『人體按摩』好過癮的﹗我去澳門試得多啦,不過香港的妹仔次次都做到湯不湯,水不水,技術好差。

  莉莉叫我上床,就開始用有限的乳房同我磨,為了柔滑一點、她搽一下油在自己雙乳,又搽得我全身都是,她磨我的鼻.磨我個耳朵,磨我的嘴唇、我一邊享受,一邊五爪金龍,抓她個屁股。她那對奶猛磨我嘴,死都不肯換位、問她怎麼不磨其他地方﹖

  她說道﹕「你的鬍子好性感呀﹗」

  「我今天不記得剃鬍子﹗」

  「你以後都不要剃啦﹗你留鬍子很有型哩﹗」

  「留鬍子﹖沒有問題,長鬍子為妹留嘛﹗」

  「我又不要太長、像這樣長短,就夠啦﹗」

  「留長一點可以戳入你的陰道嘛﹗」

  「你想戳死人嗎﹖」嘩﹗她的聲音實在嬌媚,她的屁股還扭了兩下,迷死人了﹗我一口咬住她的乳頭,當香口膠似的,越吃越好味。我當莉莉就是我老母,乳娘之類,我肚仔餓,要食奶奶,於是抱住她對奶子。

  「夠啦,夠啦,你咬住我的奶頭,會咬掉的﹗」

  「我要吃奶呀﹗」

  「我又沒生還在,那有奶給你吃呀﹗我去拿牛奶給你吧﹗」莉莉推開我,走出去拿牛奶。我見到床下有一對小巧玲瓏的女裝鞋,就拿起來玩。

  莉莉拿了一大碗將來,見到我在玩她的鞋,就掩住嘴笑道﹕「你有戀鞋狂嗎﹖」

  「我.我不知是不是戀鞋狂,我要女人就千真萬確。」我對她說。

  「你捉住我的靴不如捉住我對腳比較實際啦﹗」

  「鞋就是鞋,腳就是腳,不同嘛﹗」

  「鞋是死物,我的腳是生的,你舔舔它,它會有反應呀﹗」

  「你好想我舔你的腳嗎﹖」

  「你不想嗎﹖你仔細看看,香港小姐都未必有怎麼可愛的腳呀﹗」

  我留意一看,莉莉的美腿真的好吸引人,應大就大,應小就小,大腿肉好結實,白雪雪,膝頭肉中有少少骨,小腿就更加迷人咯﹗好像什麼呢﹖真講不出了,總之好美。

  「怎麼樣呀,你還沒看夠嗎﹖」

  「看夠又怎樣,未看夠又怎樣呀﹗」我問。

  「看夠就動手啦﹗摸摸它,吻吻它啦﹗好多客人都這樣哩﹗」

  我伸手去摸,摸完大腿摸小腿,我發覺一樣奧妙、摸女人的腳最好閉上眼睛,不要用眼睛、要單純用手去感覺。我由她的膝頭一路順住腳肚摸下去,摸到腳踝,再摸她的腳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