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馬大帥之愛

jiouguai
本文:2022-09-04T12:19:08
轉眼小翠已經在維多利亞工作快一個月了,期間結識了當坐台小姐的小芸,
二人家庭背景差不多少而成為了好姐妹,小翠也從小雲那裏知道了很多社會上的
事情,進而也瞭解到了更多的維多利亞歌舞廳的內幕,在小芸講起吳總的時候又
變得小心翼翼不敢多說,只是告訴小翠注意就好了,小翠並未放在心上

  歌舞廳的經理阿薇不但人長得漂亮,氣質出眾,聽說還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大
學生,小翠對阿薇特別尊重,因為她曾經嚮往的校園在她初中畢業後就再也沒有
進去過,也因此小翠特別羡慕有文化的人

  阿薇對小翠也表現出了親近的意思,時常給出一些幫助讓小翠非常感激,在
阿薇的一再邀請下一個午後小翠與阿薇在一個包廂內喝起了酒,不勝酒力的小翠
很快就醉倒了,躺在沙發上很快就失去了意識,

  下體的疼痛使小翠清醒了過來,但仍舊渾身無力,只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兩
只手按在自己的頭頂,下身的花苞被物體填塞的滿滿的,一個人壓在自己的身體
上抽插著自己稚嫩的肉鮑,

  小翠知道自己失去了寶貴的處女,眼淚在不經意間滑落,而奪取自己初夜的
男人就是吳總,哪位看上去斯文的中年男人,小翠突然想起了阿薇,突然明白了
什麼,

  吳總興奮地抽插著,毫不憐惜小翠是第一次開苞,雙腿被壓的根本動不了,
自己的屁股被迫的抬高迎合著吳總的每一次全力插入,很難受這種感覺,不過在
片刻後小翠就釋然了,小芸曾經和她說過,吳總這人很有錢,也很大方,那對於
自己來說這也未嘗不是一種幸運,畢竟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這個男人

  在吳總奮力耕耘的過程中小翠感覺自己竟然濕了,而且濕的一塌糊塗,內心
深處似乎習慣了這種被強迫的暴力侵犯,她爹馬大帥甚至粗暴的幹了她的屁眼,
那是小翠不願回顧的

  疼痛是短暫的對於小翠的敏感體質愉悅的過程並不長,但愉悅卻持續的在她
稚嫩的花苞散漫到了全身,小翠的連續震顫讓吳總感到了自己的強大,以至於更
加興奮,並不算粗壯的雞巴此時堅硬的如同一根鐵棍,小翠在連續的高潮中終於
大聲地呻吟出來,這也是她在經歷了高潮的洗禮以來最為酣暢淋漓的呻吟,她也
明白了老闆娘為什麼對她舅親爹好哥哥的胡言亂語

  吳總興奮地低下頭吸吮著小翠的淑乳,吸的小翠忍不住喊起了疼,但吳總並
未停止,並變本加厲的撕咬起來,在小翠感到乳蒂就要被咬掉的那一刻,滾燙的
精液第一次灌滿了小翠的陰道,

  吳總翻身躺到了一邊,小翠感覺到抓住自己雙腿的那雙手輕緩的鬆開了自己
,一個人爬到了床上,並趴跪在自己的腿間,花苞被包裹住,有一種溫涼的感覺
,軟軟的很溫柔一條舌頭在花蕊間收刮著自己體內流淌出來的精液,那種感覺讓
小翠很享受,但緊接著那人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並與自己親吻起來,對方口中滿含
的精液全部渡到了自己的口中,小翠無力的抗拒著,想要吐出混合著自己處女血
液和淫水的殘精,可哪里做得到,在一番掙扎後全數吞咽了下去,醒鹹的味道並
不難接受,只不過這種方式令小翠感到羞恥,

  慢慢換過來的小翠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眼前的人果然是阿薇,平時端莊文
靜,待人十分溫和的阿薇此時穿著一件小翠見了都無地自容的連體絲襪,不過胸
前一對堅挺的巨乳卻裸露在外,那一雙巨乳比牛二的媳婦玉芬的還要大上幾分,
下身只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和刮了毛的陰部,小翠驚呆了,她完全沒有想到,阿
薇竟如此打扮,轉過頭,吳總正微笑的看著二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小翠轉過頭不去看吳總,可她感覺得到阿薇正慢慢爬向吳總,在吳總贊許的
目光中將吳總沾滿淫水和精液的雞巴含入了口中,

  片刻後吳總和阿薇就滾到了一起,小翠忍不住的轉過頭,之見吳總正跪在阿
薇的背後抽插著阿薇的菊門,一手抓住阿薇的長髮,使阿薇的頭部高昂著,阿薇
的菊門因抽插 不斷地有紅色的肛肉被帶出體外,小翠看的目瞪口呆,二人邊戰
邊移動著,就像吳總在驅趕著阿薇,漸漸地二人來呆了小翠身邊,吳總更是驅趕
著阿薇將臀部跨在了小翠的頭頂,小翠一抬眼就能看到阿薇近在咫尺的粉嫩肥鮑
,同時也更直觀的看到吳總的大肉棒在阿薇的菊門中急速的進出

  小翠又一次不自覺的濕了,下體的淫水涓涓如同溪流,就算小翠夾緊了雙腿
淫水還是流個不停,阿薇的淫水滴落到了小翠的嘴角,她完全是下意識的伸出舌
頭舔了一下,味道有些酸辣感,和自己的完全不同,自己的淫水有些腥咸,男人
也更能接受的味道,不過也反映出阿薇的性欲不是一般的強烈,這一次吳總在射
精是惡作劇的抽出陽具射在了阿薇的肛門外,精液順著肛門滑過肥鮑全部灑落在
小翠的臉上,小翠因此羞紅了臉,她能想像到自己此時的狼狽相,也能想像到阿
薇嘲諷的模樣

  不過阿薇並沒有,只是默默地轉過身如同舔食蜜糖一般將小翠臉上的精液全
身吃下了肚子阿薇沒有任何的嘲諷意味

  休息了一會,吳總和阿薇模樣理會小翠,二人下了床,阿薇直接跪在地上,
吳總不知從哪里拿出一根竹條開始抽打阿薇裸露的巨乳和臀部,阿薇淒慘的叫聲
中夾雜著歡愉,直到阿薇的巨乳和臀部上佈滿了紅色的肉凜吳總才罷手,小翠還
在震驚之中就感覺自己的大腿上也挨了一下,鑽心的疼痛讓小翠忍不住叫出聲來。

  吳總走過去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因抽打泛起的紅色肉凜,小翠白皙細膩的腿讓
吳總愛不釋手,坐到了床邊,把玩著小翠嫩白的小腳竟拿起一隻腳親吻起來,阿
薇爬到吳總胯下主動地含住吳總的肉棒吸吮起來,三人的淫亂在此起彼伏,吳總
在小翠身體裏射了三次,小翠已經虛脫才被吳總放到了一邊,阿薇在鞭打與操弄
中堅持著,一夜的瘋狂三人都累得不輕,吳總一左一右的摟著二人進入了夢鄉,
小翠醒來時阿薇和吳總還在熟睡,

  小翠翻了一個身想坐起來,陰部撕裂的創口此時還很疼痛小翠皺了一下眉,
她的動作牽動了吳總,隨之阿薇和吳總都醒了過來,吳總看著兩句完美的肉體對
阿薇擺了擺手,阿薇起身離開了,屋中只剩下了吳總小翠二人

  「恨我嗎?用這種不光彩的手段得到你」吳總面帶笑意的問道,小翠沉默著

  「如果你跟著我,以後你就是我的秘書,也是我的女人,不用擔心阿薇,他
只是我的合作夥伴,性奴你聽說過嗎?」吳總問了一個小翠從沒聽說過的問題,
但是小翠知道那不是什麼好事情,依舊沉默著

  「也好,你不回答我就認為你同意了,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還是處女,為了
補償你這裏有三萬塊錢你拿著」吳總說著從旁邊的床頭櫃中拿出了三打百元鈔票


  小翠不想拿這個錢,但是她現在很需要錢,拿了錢就意味著出賣了肉體,不
拿錢,自己必須在維多利亞歌舞廳工作一年才能還上村長家的彩禮錢,小翠猶豫
著,

  吳總伸手拍了拍小翠裸露的屁股,小翠打了一個機靈看著眼前的錢,手慢慢
伸了過去,吳總戲謔的一笑,勝利者的笑容總是很隨意很玩味

  不知不覺小翠和吳總只間形成了一種默契,每週末小翠和阿薇都會出現在吳
總的床上,當然阿薇是吳總的性奴力的身份沒有人知道除了小翠,三人只間也越
來越沒有了隱秘,阿薇吳總之間的秘密更是每一次都能刷新小翠的三觀,鞭打滴
蠟捆綁都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了,阿薇甚至為吳總接尿,小翠無亂如何都不敢相
信,那個自己崇敬的大姐會下賤到如此地步,以至於後來小翠也參與到了吳總虐
待阿薇的行列中,期初小翠還不忍下手,可在阿薇的一再要求下小翠鞭打了阿薇
稚嫩的肉鮑,小翠知道哪有多難捱,可阿薇卻興奮地高潮甚至潮噴,後來小翠也
從虐待阿薇的過程在體味到了快感,在吳總撕咬自己的陰蒂和乳蒂的過程中又體
會到了受虐的快感,兩個同樣是外表清純,形象靚麗的美女內心卻是極度的扭曲

  半年後的一天,馬大帥因為小翠的原因也來到了維多利亞,這期間玉芬因逃
避牛二也來到了城市,範德彪混的風生水起,主動租了一所更大的房子接玉芬同
住,因為牛二打傷了維護玉芬的範德彪,使玉芬過意不去,在半推半就間和範德
彪住到一起,馬大帥雖然心中有氣也一時不便發作,但範德彪那裏能鬥得過馬大
帥,二人後來一合計咱倆原本是一夥的何必鬧的大家都不愉快,不如你初一我十
五,反正玉芬也不會嫁給我們倆的任何一人,就在三人和諧生活的同時小翠結識
了她人生中改變命運的一人,當地的社會大哥剛子,二人一見面都覺得前世的姻
緣今世再聚一般,小翠被剛子高大的身軀,硬朗的氣質所吸引,而剛子則是被小
翠清麗的外表所吸引

  剛子不久前從監獄剛出來,一幫兄弟請他過來唱歌,酒喝到正酣包房外傳來
了男人的叫駡和女人的求救,剛子也是個好管閒事的主,出門正好看見在一旁拉
架的小翠挨了一巴掌,當時沒忍住上前就把那人一頓臭揍,對方見來了一幫人知
道自己這方不是對手,不但賠了損失還道了歉,自此剛子小翠二人結識,剛子每
晚必到,小翠也是每晚必賠,經理秘書變成了坐台小姐,可小翠只接待剛子一人
,二人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又說不完的話題

  吳總也是忍氣吞聲不敢過分干預,每週的三人行小翠已經好幾次沒來了,吳
總知道小翠這是要離開自己了,潘恒再三吳總還是和小翠談了一次,小翠明確表
示二人的關係到此為止,吳總無奈放手,好在小翠不是多嘴之人,他和阿薇的事
情並不擔心小翠會說出去

  離開了吳總不長時間小翠辭去了維多利亞的工作在剛子的幫組下自己開了一
家鮮花店,剛子順理成章的與小翠住到了一起,那一晚面對含羞帶臊的小翠,剛
子猴急的連衣服都沒有脫下,褲子屯到膝蓋就撲了上去,讓剛子遺憾的是小翠並
非完璧,更令他驚歎的是小翠吹拉彈唱十八般技藝完全不生疏,這也令剛子如鯁
在喉,而小翠想的則是怎麼樣服侍好剛子,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做的這些事情並
非所有女人都會,當小翠跪在剛子腿間含住陽物,抬眼秋波流動是剛子再也無法
忍耐,抓著小翠的頭髮就是一個大嘴巴子,他知道自己愛戀的女人是個並不簡單
的女人,小翠被打的直接懵在原地,猛然間想到剛子會不會和吳總有一樣的嗜好
,急忙抱住剛子的大腿,幾近哀求的要剛子那皮帶抽打她,只要剛子高興就好,
已經憤怒到極點的剛子測地逝去了理智,抽出腰間的皮帶對著小翠高高撅起的屁
股無情的抽打起來,小翠忍者疼痛發出了妖嬈的呻吟,在剛子的抽打下,小翠實
在忍不住的求饒起來,剛子也終於忍不住的問了出來,看著被皮帶打的佈滿烏青
腫脹的屁股剛子心軟了,小翠也知道了自己是因為什麼挨打了

  小翠敞開心扉一邊流著淚一邊敍述者近一年來所承受的遭遇,在小翠講完的
那一刻,剛子摟抱起小翠,二人熱烈的親吻著,剛子輕舔著小翠臉上殘留的淚珠
,順著脖頸向下一手握住淑乳,一口含住乳蒂,只把小翠親吻的渾身篩糠,一路
向西連肚臍都仔細吻舔一遍,最後在三角區域那無毛的如同嬌豔的芙蓉花苞上停
了下來,張嘴包住花蕾,溫熱的舌尖挑逗著花蒂,小翠瞬間就高潮了,噴出的淫
水蜜汁順著剛子的嘴角滴落到了地上,小翠大聲的呻吟著,嘴裏含糊的含著親哥
哥妹妹要死了,剛子更是火上澆油一根中指順著花苞探入花蕊,另一隻手的中指
則順著菊花蕾探入到了肛門中,雙管齊下,小翠癲狂起來,屁股在不停地抖動高
潮中淫水合著尿液噴起兩米多高,剛子知道不能在刺激小翠了,等小翠平靜下來
後,剛子將小翠曲腿抱了起來,高高翹立起來的大肉棒順著滑膩膩的花苞插入了
花蕊之中,小翠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那聲音如同夜鶯嬌啼,有好似鳴蟬唱夏
,多一分都嫌矯揉造作,少一分又嫌美中不足,剛子就這樣抱著小翠,胸肌墳起
,滿身的力量,小翠雙手攔住剛子的脖頸,俊美的面容上紅霞遍佈,兩人身上都
是汗津津的,剛子徒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隻手拖著小翠腫脹的臀瓣手指插入
小翠的後庭攪動著,二人同時達到高潮,小翠被剛子射陰道的熱精燙的花心打開
,無數的子孫衝刺進去,小翠在這種刺激下已然昏厥過去,

  待小翠醒來時脹滿得的菊花已被抽插多時,剛子緩緩地抽動著,小翠喜歡這
種慢慢的抽插,這能讓她體會到火熱的肉棒摩挲肛門周邊所帶來的摩擦感,從空
虛再被填滿,這個過程比不停的高潮更讓她癡迷,這種被愛人呵護的溫柔是心靈
的安慰,就如同沐浴在溫暖的夏日陽光中,剛子對小翠的愛憐使小翠感到了幸福
,當滾燙的精液再一次噴發時小翠已經尿了幾次,空氣中滿含著尿騷的味道,小
翠紅彤彤的臉更加的發紅,有興奮也有羞臊

  一年後小翠懷中抱著剛剛出生不就得女兒走在前去看望剛子的路上,剛子又
進去了,因為小翠,剛子讓吳總破產,下半輩子只能在輪椅上渡過殘生,為此剛
子被判了十年,但小翠覺得等剛子出來,每個月她都會去看望他,剛子戲謔的說
允許她人等逼不等,可小翠堅決的拒絕了剛子,但每週小翠都會出現在吳總原來
的維多利亞歌舞廳的三樓,那裏有人在等她,只不過一個是坐在輪椅上一個是跪
在她面前,小翠已經離不開這種既定的生活了,偶爾他也會回農村看看她爹馬大
帥,也會很順從的喝下她爹馬大帥給她盛好的粥,在那個依舊昏暗的小屋內,她
爹的喘息聲和她自己的呻吟聲時常會打破小村的寧靜,

  玉芬自從和馬大帥,範德彪在一起後,對於三人一台戲的生活也漸漸習慣了
,只不過玉芬依舊抗拒著肛交,尤其是馬大帥在後面的時候玉芬每次都會三天下
不了地,但那個時候,那大帥都會給她喂水餵飯,端屎把尿,弄得玉芬整天紅著
一張臉,不過玉芬很享受這種被呵護的時光,所以馬大帥在後面的時候比較多。

   (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