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33-834

porsmm
本文:2022-09-03T21:36:00
八百三十三、蕭容魚的照片,為什麼都捂著小腹?
作者:柳岸花又明
  2月14日情人節的時候,陳漢升果然滿足了沈幼楚的願望,帶著她回到財大了。
  校門口六個鎏金大字“建業財經大學”在陽光下非常顯眼,龍飛鳳舞的刻在黑色大理石底座上,陳漢升看了一會,覺得也是挺有意思的。
  當初財大“改院建校”,正是火箭101風頭最盛的時候,自己的事蹟還作為申請材料報送上去。
  “陳總回來啦,怎麼沒開車?”
  門衛室裡的保安遠遠看見陳漢升,走出來客氣的打招呼。
  “什麼叫回來,我都沒畢業呢。”
  陳漢升還像以前一樣,掏出兜裡的中華挨個分發,又和保安大叔閒聊:“最近學校怎麼樣啊?”
  “還是那樣唄。”
  保安笑著說道:“一點變化沒有,學生們進進出出,我們坐在這邊看著,到點就巡邏檢查,大學生素質比較高,打架盜竊的事情基本不會發生。”
  “輕鬆挺好的啊。”
  陳漢升笑眯眯的回道,陪著他們抽完一支煙,這才和沈幼楚走進學校。
  等到兩人越走越遠,門衛們聚在一起,自發拍著陳漢升的彩虹屁。
  “瞧瞧,這就是會做人,陳總都那麼有錢了,還像以前那樣和我們散煙吹牛逼。”
  “所以說成功不是偶然的,有些年輕老師眼睛長在天上,不想和我們多說一句話,那樣的人是不會混出頭的。”
  “你說的是外語學院的那個誰吧,陸校長其實也不喜歡她,聽說暑假就準備解聘了。”
  ······
  八卦大概是人類的本質,陳漢升都會因為“三星公主自殺”這種事情翻遍百度,保安大叔們談談學校裡的老師實在太正常了。
  只是這些人對學校的印象並不準確,儘管教學樓還是那個教學樓,食堂還是那個食堂,不過陳漢升一踏進學校,馬上感覺很多東西有了細微的變化。
  首先就是門口的橫幅,上面寫著“恭賀2006年新春快樂”,陳漢升記得開學剛報到的時候,還是“熱烈歡迎02級新生入學”。
  再有就是校廣播站的播音員,商妍妍已經從廣播站的站長位置卸任,現在的播音員是個大三學妹,雖然普通話很標準,可是聲音遠不如商妍妍妖嬈,那些學弟們心裡應該很失望吧。
  商妍妍寒假還沒回來,她母親春節時腳崴了一下,問題雖然不大,不過商妍妍要在家裡照顧一會。
  當然兩人的聯繫從沒斷過,商妍妍洗澡前,還會披著浴巾拍張照片發過來:“爸爸,好看嗎?”
  陳漢升要是回答“不好看”,商妍妍就把會浴巾往下拽一點,露出光滑的肩膀和鎖骨,再拍一張詢問:“這張呢?”
  陳漢升依然回答“不好看”。
  因為只有這樣說,商妍妍才會不服輸的多拽一點。
  學校裡的第三個變化,就是學生會裡的幹部幾乎全部輪換了。
  現在的不管是財大學生會,還是人文社科學院的學生會,陳漢升只認識幾張面孔,可能一兩個月以後,他也要把“學生會主席”的名頭轉交出去了。
  從此,“財大陳主席”將成為一個傳說。
  “喂,你覺得學校變了嗎?”
  陳漢升感慨完畢,扭頭問著沈幼楚。
  “嗯~”
  沈幼楚點點下巴。
  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羽絨服和天藍色牛仔褲,看起來非常的素淨,很像這個初春的天氣,雲是白白的,天是藍藍的,本來以為桃花眼會顯得靈動活潑一點,
可是長在沈幼楚臉上,抬頭低眉之間都有一股溫柔的嬌憨。
  “哪裡變了?”
  陳漢升繼續問道。
  “花變了。”
  沈幼楚指了指人工湖旁邊的綠植:“這裡多了幾株迎春花。”
  “啊······還有呢?”
  陳漢升愣了愣,這個時候應該唏噓一下“歲月流逝”才對啊,觀察這些花花草草怎麼顯得自己有《格局》。
  “亭子那邊多了幾株海棠。”
  沈幼楚又指了指觀光亭,一臉認真的說道。
  “沈幼楚,我看你就是豬。”
  陳漢升啞然失笑,忍不住捧著沈幼楚光滑白皙的臉蛋,“嚕嚕嚕嚕”的搓了半天。
  沈憨憨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被“虐待”,可是又不會反抗,等到陳漢升心滿意足的收回手,她才自己慢吞吞的自己揉了揉。
  這些都是情侶之間的正常舉動,尤其一方覺得另一方特別可愛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虐待”一下。
  走過人工湖,他們先在二食堂吃了小火鍋,又去F棟101的看了看,這是陳漢升事業起步的地方,李圳南和蘇靜正在門店裡。
  蘇靜看到沈幼楚還挺不好意思的,當初羅璿想擠掉沈幼楚,信誓旦旦的制定了很多“驅逐計劃”,蘇靜還給過一些參考意見。
  當然最後都失敗了,現在小璿去了韓國留學,陪在陳師兄身邊的還是沈師姐,讓人不得不感歎緣分和命運。
  其實,沈幼楚都不會記仇,她可能都忘記羅璿做過什麼了。
  下面兩人又去逛了逛圖書館,最後在“遇見”奶茶店休息一會,此時夕陽西下,晚霞如胭脂般迷人,空氣裡也有了一些傍晚的涼意。
  陳漢升坐在奶茶店的籐椅上,團圓看見了“爸爸媽媽”,扭著肥胖的身軀,興奮的在他們腳下繞老繞去。
  其實陳漢升曾經把團圓抱回天景山小區,可是當天財大的BBS論壇直接炸了,大家還以為校寵走丟了,有些女生還發帖表示,自己已經報警。
  最後,陳漢升看到事情越鬧越大,晚上又悄悄的把胖貓送回奶茶店,它在這裡是不愁吃不愁喝,還有小姐姐每天都過來陪它玩。
  也只有春節那陣子,沈幼楚才把胖貓接回家。
  “陳主席,沈師姐~”
  “陳師兄,沈師姐~”
  ······
  不斷有人過來打招呼,陳漢升一邊用腳撥弄著團圓,一邊和學弟學妹們點頭致意,心想不管多少屆學生畢業,換過多少個校長,其實財大還是那個財大。
  這些年輕的大學生,想考研的進圖書館,想鍛煉的在學生會奔波,想賺錢的到處找兼職,熙熙攘攘,匆匆忙忙,一屆又一屆好像在重複的輪回。
  “走了!”
  陳漢升再次把胖貓撥個跟頭,舒展一下胳膊對沈幼楚說道:“我們去操場轉轉,過完這個情人節,我就要忙嘍。”
  情人節以後就是2月下旬了,三星也許會反擊,當然就算不反擊,果殼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們準備改制了。
  果殼是2004年成立的企業,如果連續三年盈利的話,2007年就能上市了,其實也可以快速“借殼上市”,就是收購一家有上市資質的企業,然後讓果殼借著這個“殼”上市。
  當然不管目的如何,即使像華為那樣,一直硬憋著不上市,單從企業管理角度的來講,成立董事會(董事局)都是需要的。
  ······
  財大操場是漂亮的塑膠跑道,這個點有很多減肥和鍛煉的學生在上面跑步,也很有一些男生女生邊走邊聊天。
  陳漢升看了一眼就知道有些不是情侶,從男生略微緊張的面孔,還有努力挑起話題的局促樣子,這就說明他和身邊女生之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湊巧的是,陳漢升在這裡看到了小金和冬兒。
  冬兒身材高挑,就是背後的大粗辮子有些破壞形象,陳漢升琢磨著冬兒和金洋明要是走到見父母的那一步,一定要勸說冬兒換個造型。
  小金還是那樣愛裝逼,經常走著走著,突然跳起來做出一個投籃的姿勢,自以為很帥很瀟灑,其實陳漢升尷尬的腳趾都在“哢擦,哢擦”的扣著鞋底。
  離開操場後,陳漢升和沈幼楚去大學生活動中心看電影,大一時的時候,陳漢升趁著班級舉辦電影party,他特意把自己和沈幼楚調到一起,也算是一段有趣的回憶了。
  今晚電影是宮崎駿的《龍貓》,財大很多學生情侶都覺得詫異,他們覺得情人節應該放《泰坦尼克號》或者《魂斷藍橋》這種經典愛情電影,沒想到卻放了一部動畫片。
  看著這些猶豫踟躕的情侶,陳漢升心裡冷笑一聲,傑克和露絲老子已經看吐了,現在就想看點小清新的畫面。
  這是他親自聯繫播放電影的學生會組織負責人,臨時把一部油膩膩的愛情電影換成了《龍貓》,所以這些弟弟們不服也得憋著,誰讓你不是財大的學生會主席呢?
  看電影的時候,陳漢升牽起沈幼楚的手腕,沈幼楚有些害羞,不過在黑暗中,她也輕輕握住了陳漢升的手指。
  ······
  看完電影8點多了,食堂普通窗口已經關閉,不過清真窗口還開著,兩人吃了點麵食走回天景山小區。
  一路上沈幼楚心情很好,她雖然不擅長表達感情,不過今晚嘴角也泛起一抹安靜的笑容,朦朧的月光灑下來,白皙的肌膚上仿佛閃著一層瓷質光澤。
  回到小區後,阿寧還在樓下和小朋友玩耍,胡林語在客廳核算開設奶茶店第五家分店的成本。
  陳漢升也沒去撩撥小胡,自顧自的倒在沙發上看電視。
  沒多久手機“叮”的一聲響,王梓博轉發來兩張彩信,還伴隨一條很不滿的信息。
  王梓博:今天明明是情人節,可是邊詩詩連續發來的兩張照片,大部分都是小魚兒畫面,感覺邊詩詩的拍照技術也太差了。
  陳漢升:你的智商配不上詩詩,要不你放過她吧,我把胡林語介紹給你。
  王梓博:狗東西,以後別想我給你轉發信息了!
  陳漢升也沒當一回事,不過看照片之前他還是側了側身子,調整到一個安全的視角,避免身後的玻璃窗反光,順便瞄了一眼胡林語,就好像即將作弊的學生一樣。
  胡林語倒是沒有察覺,陳漢升又看了看正在臥室的沈幼楚,這才放心大膽的打開彩信。
  其實陳漢升明白,邊詩詩就是故意拍小魚兒的,不過灣區比中國慢十幾個小時候,陳漢升這邊是晚上9點多,那邊剛剛是早上。
  蕭容魚坐在院子裡,一邊沐浴著明媚的陽光,一邊翻著厚厚的《舊金山法律》。
  神情恬淡而專注,不過她沒有系著高馬尾,筆直的長髮垂在肩膀上,有幾縷還遮住了精緻的瓜子臉。
  陳漢升癡癡呆呆的看了會,這個照片上的女生,現在已經和自己相隔萬里了。
  “啪嗒~”
  陳漢升掏出打火機,心塞的準備抽根煙。
  小胡聽到動靜不樂意了,皺著眉頭說道:“你別在家裡抽煙,阿寧年紀還小。”
  “知道了知道了,操你媽的三星和胡林語。”
  陳漢升不耐煩的嘀咕一句,收起手機準備下樓,不過就在屏幕即將鎖住的一瞬間,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奇怪······”
  陳漢升煙也不抽了,重新打開蕭容魚的照片端詳,還把之前的彩信找出來一張張翻著,然後給王梓博發了短信。
  陳漢升:梓博,你再看一遍那些彩信,有沒有發現哪裡很奇怪?
  王梓博:臥槽,你別嚇我,我覺得照片就和中國字一樣,字是越看越不認識,照片是越看越恐怖,剛剛莫名其妙還打個寒顫。
  陳漢升:你他媽怎麼不去吃屎啊,你就沒看到,小魚兒每張照片都捂著小腹嗎?
  經過陳漢升這樣提醒,王梓博也發現了,小魚兒不管是看書的時候,還是曬太陽的時候,即使是發呆的時候,她的左手或者右手都要放在平坦的小腹上。
  這個動作很細微,如果不把所有照片對比起來,其實很難察覺的。
  王梓博:會不會是鬧肚子了,畢竟美國那邊飲食習慣和我們差異比較大。
  陳漢升:可是她有中國保姆啊。
  王梓博:那可能是受涼了?
  陳漢升:這都持續多久了,不是,你就不能幫我問問啊,做事情和傻逼一樣。
  王梓博:知道了知道了,我去問!
  過了半響,王梓博興沖沖的回信息了。
  王梓博:你還罵我傻逼,我看你才是傻呢,我剛剛問了小魚兒,她明確告訴我,就是在美國飲食不習慣,所以腸胃有些不舒服。
  陳漢升:你為什麼問小魚兒,邊詩詩呢?
  王梓博:這有什麼區別嘛,再說小魚兒的身體狀況,一定是她自己最瞭解啊。
  王梓博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不過陳漢升還是覺得哪裡不妥,心想自己忙完這個月,真的要去美國看看了。
  陳漢升:王梓博,你真是個傻逼!
  王梓博:靠,為什麼又罵我?
  陳漢升:我心情不太爽,總感覺你就是電視劇裡的豬隊友,無意中壞了老子的大事!


八百三十四、3星的“摘果計劃”
作者:柳岸花又明
情人節以後,正如陳漢升說的那樣,果殼電子開始籌備改制。
其實在果殼內部,管理層和員工並不吃驚,畢竟去年就有消息傳出來要成立董事會了,再說企業走到這一步,規模化管理肯定是必經之路。
以後企業還會逐漸龐大,派系也愈發複雜,目前就有新世紀系、火箭101系、網絡系、銷售系、果米聯合研究院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蒸蒸日上的局勢下面也有勾心鬥角。
只有改制才能把這些派系分化和籠絡,最後變成健康的內部競爭機制。
“陳部長。”
陳漢升的辦公室裡,聶小雨把一份名單遞過來:“這是按照您的要求,最終確定的董事會名單。”
陳漢升拿過來看了看,名單上一共有九人,分別是:
董事長:陳漢升
董事會成員:孔靜(綜合管理)、李小楷(技術管理)、曹建德(綜合管理)、黃立謙(網絡部)、崔志峰(銷售部)、許月梅(行政部)、馮南起(果米聯合研究院首席科學家)
董事會秘書:聶小雨
“好。”
陳漢升點點頭:“你把名單送給靜姐和李廠長看看。”
作為貼身秘書,聶小雨很清楚的知道,這份名單原來只有7個人,許部長和馮首席開始並不是董事會成員,這是陳漢升額外加上去的。
因為許月梅是靜姐的人,馮南起是楷哥的人,陳漢升這樣做是特意增加孔靜和李小楷的話語權,感謝他們早期的跟隨和付出。
果然,孔禦姐看到這份最終名單後,抿嘴笑了笑沒有什麼異議。
李小楷稍微有些發愣,他在沙發上坐了一會,拿起一份文件找到陳漢升,兩人聊了會工作,談了會往事,開懷大笑的聲音傳的很遠很遠。
名單看似只有九個人,其實包含了多種勢力的平衡,陳漢升很有自信能夠控制住全域,還在果殼內部推崇競爭。
“合理競爭”是很多企業一直高喊的口號,但是真正做到的並不多,不過果殼在陳漢升的鼓動下,去年管理層崔志峰和黃立謙之間就立下了競爭,今年又把這種氛圍向下延續。
比如說,陳漢升打算推出“果殼雲”音樂播放器,果殼內部就有三個小組在同時研發。
初期給予的資源都是差不多的,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評估,哪個小組的研發速度最快,產品體驗感最舒適,他們就會獲得更大的扶持。
這讓王興看得暗暗乍舌,心想自己的運氣真好啊,“果殼快播”沒有其他競爭對手,看來陳總對這個項目非常信任。
果殼改制完成後,其實內部相對比較平靜,畢竟短時間內工作不會有什麼改變,只是多了一個名頭,不過在行業內討論的比較激烈。
畢竟在大部分人看來,“改制”就意味著瞄準上市了,實際上果殼還是一個很年輕的企業,白手起家的創始人也非常年輕,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成就。
難怪蘇東省和建鄴市的領導都寶貝的不得了,要擴建給擴建,要宣傳給宣傳,要政策給政策,“為企業保駕護航”不再是一句口號了。
這份董事會名單出來後,建鄴電視臺還進行了報道,財大官方也特意轉發了這則消息。
正規大學的官網都是死氣沉沉的,大部分都是什麼黨團建設、學術交流、支援邊區的照片,平時都沒什麼人看的,轉發這個消息後,瀏覽量居然還增加了不少。
畢竟在學生之間,大家互相叫著“陳董、金總、戴老闆”,那都是戲謔的稱呼,結果陳漢升突然把這個變成了現實,感覺還真有些怪怪的。
······
果殼這邊發生大動作,三星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自從上次朴正洙和顏甯被陳漢升當面侮辱以後,三星就不打算和談了,這陣子“偃旗息鼓”,一方面在收集和準備證據,另一方面是等著總部法務團隊過來。
法務團隊到達後,正好借著“果殼改制”的事件,三星在建鄴的分公司召開了一次會議,商討如何對付反制陳漢升和果殼。
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是公共關係部門次長金在權,隨著果殼在市場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還有單方面撕毀協議的舉動,三星高層大概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直接把次長派過來了。
“從果殼的成長軌跡來看,這是一家很有想法的企業,除了手機和MP4以外,還衍生出果殼社區和果殼商城,根據我們的調查顯示,2月份至今為止,果殼手機銷量還在穩定的保持上升······”
朴正洙科長作為會議主持人,他站在投影儀面前講話,PPT上面是果殼手機的銷量柱形圖。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
樸正洙補充道:“很多年輕人本來對手機品牌有多種選擇,不過因為陳漢升這位性格獨特的創始人,所以他們都選擇了果殼手機,最後被吸引成為了殼粉。”
次長金在權神色平靜,只是微微的頷首。
顏寧也坐在下面,其實她是不希望走到這一步的,但是決定權不在自己手上。
“下面是果殼即將推出的第二代手機。”
樸正洙按了一下遙控器,PPT上面跳出果殼第二代手機的影像。
一款淡白,一款天藍,造型設計依然遠遠甩開市面上的手機種類,只有諾基亞和摩托羅拉幾款劃時代的經典機型可以比擬。
“我建議。”
朴科長對著金在權微微躬身,韓日企業的上下尊卑關係非常苛刻,他語氣尊敬的說道:“我們在果殼發佈第二款手機之前發動制裁,這樣能夠打破陳漢升的形象,擾亂他們的經營節奏,終止果殼的上升勢頭。”
顏寧心裡歎一口氣,最終還是避免不了的,三星的反制措施共有三條。
首先,陳漢升曾經在公開場合數次對三星公司進行污蔑,影響了企業形象和名譽,所以三星準備以這個理由起訴;
其次,果殼電子私底下和印度廠商做生意,違反了兩家公司的協議內容,必須進行大額賠償;
最後,三星準備曝光陳漢升腳踏兩隻船的事實,這大概是“核武器”,直接摧毀陳漢升和果殼的形象。
“可是······”
顏寧心裡暗暗的想著:“陳漢升當面警告過,商業競爭就商業競爭,如果再牽扯到他的家人,他也要進行報復了。”
顏甯覺得陳漢升這種飛揚跋扈的性格,他並不是開玩笑的。
“顏副科長。”
就在顏寧走神的時候,樸正洙突然叫到她。
“我在!”
顏寧慌忙的站起來。
“你主要負責挖掘陳漢升感情不專一的材料。”
樸正洙沉聲說道:“當初這也是你的任務,你最好去找一下那兩個女生,或者從她們身邊的朋友入手,儘早的探聽一些消息,這邊先給你撥付30萬人民幣的經費。”
“我······”
顏甯其實很想很想拒絕,可是在頂頭上司嚴肅目光的注視下,還有平日裡養成的尊卑工作習慣,她那個“不”字最終沒有說出口。
不過坐下來以後就開始後悔,顏寧覺得這是把父母和妹妹牽扯進來了,她腦海裡也第一次蹦出“辭職”的念頭。
不過辭職以後,以後工作也是個問題,當初那個“千里馬獵聘公司”現在也沒了蹤影,顏寧感覺惹上陳漢升這類人以後,生活突然變得糟糕起來。
恍惚之間,顏甯聽到樸正洙對金在權請示:“請您給這次行動取個名字。”
金在權沉吟半晌:“就叫‘摘果計劃’吧。
摘果摘果,看來摘的就是果殼的“果”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