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31-832

porsmm
本文:2022-09-03T06:15:40
八百三十一、虛偽的老郭,可愛的佳慧
作者:柳岸花又明
  天景山小區這邊人多,所以做什麼都是呼啦啦的一大群人,就連陳漢升和輔導員郭中雲約飯談事情,陳嵐都要強行跟著。
  “你不合適啊,這是家庭之間的聚會。”
  其實帶著陳嵐也沒什麼,不過陳漢升假裝很嫌棄的說道:“我和沈幼楚帶著阿甯,正好是一家三口,哪有帶著妹妹去應酬的。”
  “阿甯也是妹妹啊。”
  陳嵐不依不饒的說道:“總之你帶著阿寧,就要帶著我,她是小寶寶,我是大寶寶。”
  “你要不要臉,都快20歲了,還自稱寶寶。”
  陳漢升鄙視的說道,不過這對陳嵐沒什麼用,她還是喜滋滋的抱著阿甯下樓了。
  正要關門出去的時候,沈幼楚輕輕扯了一下陳漢升的衣袖,看了一眼正在桌上核賬的胡林語。
  奶茶店要在新街口籌開第五家分店,前期有不少準備工作,小胡寒假回來後,一直在忙活這些事。
  她今天的態度也很認真,對於陳漢升“一家四口”熱鬧的行為,胡林語仿佛都沒有聽到,目不斜視,充耳不聞。
  “嗯~”
  陳漢升知道了沈幼楚的意思,婆婆和冬兒沒辦法離開,不過小胡是可以跟著過去的,就這樣把她丟在家裡,好像也有些不近人情。
  “那個······小胡啊。”
  陳漢升轉向胡林語:“今晚我和老郭吃飯,你也去一下吧?”
  “老郭啊。”
  胡林語瞅了瞅賬本,面色有些猶豫,最後終於下定決心說道:“那就去見見輔導員吧,我畢竟是班長,新學期本來就應該和他彙報工作的。”
  “嘿嘿,好~”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都他媽大四了,還有什麼雞把工作需要回報,小胡嘴硬的樣子,也是有幾分可愛的。
  ······
  車子開動以後,陳嵐和胡林語就在嘰嘰喳喳的聊天了,一會討論阿寧應該讀什麼學校,一會建議情人節的時候,陳漢升和沈幼楚應該去哪裡度過。
  陳嵐還在抱怨,現在她得背單詞了,因為大二上學期就要四級英語考試。
  “你不要氣餒嘛!”
  胡林語馬上化身“心靈雞湯大師”,鼓勵道:“如果你感覺生活有些沮喪,這說明你正在爬坡,所以千萬要記住,越努力越幸運。”
  “啊?”
  陳嵐撇撇嘴,她的性格都不愛聽這些狗屁雞湯。
  “小胡,你是不是對幸運有什麼誤解?”
  陳漢升扭頭說道:“像我們這種真正幸運的人,其實都不需要努力的。
  “······”
  胡林語噎了一下,陳漢升每次都能說出這種沒什麼邏輯,但是又很難反駁的歪理。
  到了吃飯的地點,老郭一家已經提前到達,一個寒假過來,郭佳慧似乎又胖了一點,臉蛋肉嘟嘟的好像一個白麵饅頭。
  她看見阿甯也很高興,邁著小短腿,大叫著“姐姐”撲過來,背後的皮卡丘小書包在屁股上一顛一顛的,就連過路人都會笑著觀看。
  陳漢升也是如此,不過要是他知道在老郭的心裡,居然把小胖丫頭比擬成蕭容魚,陳漢升說不定要和老郭“翻臉”了。
  蕭容魚那是從小美到大的存在,小時候照片就是苗條的身段,還非常有氣質。
  港城中小學樂器大賽的時候,小魚兒只要往中間一坐,其他人就只能競爭二等獎了,郭佳慧這個小胖丫頭怎麼比嘛。
  沈甯甯看到郭佳慧也很開心,
正要伸出小手牽起妹妹的時候,陳嵐從旁邊突然襲擊,一把將胖乎乎的郭佳慧抱起來。
  “Mua!”
  陳嵐親了一下郭佳慧,大笑著說道:“身上還有一股奶香味,人類的幼崽實在太可愛了,嫂子你什麼時候也生一個給我玩玩啊。”
  “啊?”
  被這麼猝不及防的問了一下,沈憨憨都有些沒反應過來,等到她清醒過來以後,大家都準備進包廂吃飯了。
  沈幼楚看著陳漢升的背影,眼神裡都是愛和溫柔,最近這一兩個月以來,真是她最開心的時候。
  去年聖誕節的那場“王見王”,其實對蕭容魚傷害最大,因為她知曉了一切前因後果,還看到了自己送給陳漢升的禮物,又被他轉送給其他女孩。
  對於沈幼楚來說,有些事實她並不知道,而且陳漢升又及時用“十六字方針”進行補救,緊接著又陪著她在夫子廟跨年,還把父母接來建鄴過春節,今年又要一起過情人節,一切都向著美好的方向奔去。
  沈幼楚其實要求並不多,這樣的生活已經很滿足了,陳漢升最近回家的次數很頻繁,也很有規律,只要聽到樓下“嘭”的大力關車門的聲音,她就知道陳漢升回來了,眼神都會不由自主的明亮和歡快。
  小胡不止一次吐槽,沈幼楚你真是沒出息,難道就活一個“陳漢升”嗎?
  “走啊!”
  這時,陳漢升發現沈幼楚還站在原地,不耐煩的招招手:“這也能發呆嗎?”
  “喔······”
  沈幼楚趕緊小跑著追上來,等到和陳漢升並齊的時候,陳漢升突然“嗯”了一聲,扭頭看了沈幼楚一眼。
  沈幼楚垂著眼簾,有些不敢看陳漢升。
  原來,兩人的手指已經牽在一起,還是沈憨憨少見的主動。
  ······
  在包廂吃飯的時候,老郭和陳漢升介紹了建鄴的一些小學,還分什麼“四大名小”和“十大名小”,聽起來有點像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的感覺。
  “老郭,我們又沒在建鄴讀過書,你說的這些都不懂啊。”
  陳漢升打斷道:“你和郭師母推薦一所,我很信任你們的眼光,再說小學也不是很重要吧。”
  “嗯······”
  其實郭中雲早就確定了四大名小之一的“琅琊路小學”,不過他還是皺著眉頭想了想:“要不就琅琊路小學,據說師資力量很不錯,各項條件也挺好的。”
  “郭老師,這是個私人貴族小學嗎?”
  胡林語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突然插嘴問了一句。
  小胡大概是“瑪麗蘇小說”讀多了,認為私人貴族學校都是什麼南宮少爺,軒轅大少,還經常為了一個女孩爭風吃醋,在這種學校裡,胡林語擔心影響阿甯的健康發展。
  “不是,琅琊路是一所公辦的學校呢。
  郭師母搖搖頭說道。
  “我知道了。”
  陳漢升心想這個名字真怪,阿甯讀這個小學,以後要當琅琊榜榜首嗎,那胡歌怎麼辦?
  他一邊瞎想,一邊掏出手機準備給認識的熟人朋友打電話,看看有什麼關係能委託進去。
  “咳~”
  郭師母咳嗽一聲,不住的給郭中雲使眼色。
  陳漢升多聰明,馬上就意識到什麼了,目光在老郭夫婦臉上轉悠一圈,沖著正在啃雞爪的郭佳慧努努嘴:“小胖丫頭也要讀?”
  “也不算很急,漢升你看看,方便的話就提一下,不方便就算了,其實在哪裡讀小學都一樣的······”
  老郭違心的說道。
  郭師母臉色一變,這哪裡能一樣,“四大名小”這種學校,讀的不僅僅是學業,還是一種同學資源。
  “小事。”
  好在陳漢升爽快答應下來,他也是迅速,幾個電話打完,兩個小丫頭入學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我打給了教育廳領導,發改委領導和市政府領導,他們都說沒問題。”
  陳漢升笑著說道:“那就琅琊路吧,差就差一點,咱們也別挑了,這樣傳出去不太好。”
  “額······不挑不挑。”
  老郭馬上端起酒杯,以茶代酒的敬了一下陳漢升:“其實一直以來,我都秉承這樣的教育理念,小孩子讀什麼學校無所謂的,主要還是看他們自己的努力。”


八百三十二、世界上最溫柔的寶藏
作者:柳岸花又明
  直到這頓飯吃完,陳漢升都沒有察覺到,琅琊路小學的進入門檻有多高。
  畢竟幾個電話就搞定的事情,分量應該不會太重吧。
  開車回去的路上,大家都知道阿甯即將成為一枚小學生,紛紛都在逗弄她。
  “阿寧,我以前讀小學的時候,目標都是考上清華的,阿寧你可不能輸給姐姐啊。”
  胡林語自豪的說道。
  “這就沒必要吹牛了吧。”
  陳漢升嗤笑一聲:“誰小時候不是個清華的苗子啊,王梓博直到初一的時候,老師還覺得他能考清華呢。”
  “哥,你呢?”
  陳嵐就喜歡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是什麼時候丟掉‘清華夢’的?”
  “我是一直沒這個夢想的。”
  陳漢升笑著說道:“老陳對我的要求,有個學校讀一讀就好了,就是梁太后比較煩人,一定要我讀個大學,不然她在同事之間沒有面子,最後我不小心混了個二本,還不小心混成了研究生,其實怪不好意思的。”
  “好的好的,大家都知道你保研了。”
  陳嵐都不給哥哥吹牛裝逼的機會,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那你們情人節打算怎麼過啊,看電影?吃西餐?還是做什麼?”
  “你說呢?”
  陳漢升問著沈幼楚:“你想去哪裡瀟灑,我都聽你的。”
  這個情人節不需要時間管理,陳漢升心情也比較輕鬆。
  “我也都可以的。”
  沈幼楚細聲說道。
  “你看,你這人頂沒意思。”
  陳漢升隨口抱怨道:“我把選擇權交給你,你又踢皮球的踢回來,你別去考研了,乾脆去考公務員吧,那裡最擅長這一套了。”
  “我沒有······”
  沈幼楚被說的有些委屈,輕輕撇過頭看著窗外,她本來就是這樣的性格嘛,尤其和陳漢升在一起的時候,總是習慣讓陳漢升做決定。
  “幼楚你幹嘛不反抗啊。”
  胡林語看到沈幼楚被欺負,立刻就跳出來幫腔,指著新街口那些高樓大廈的霓虹燈說道:“反正你老公有錢,乾脆讓他把金鷹百貨裡的奢侈品專櫃全部掃光。”
  “嘿嘿~”
  陳漢升居然先笑了:“沈幼楚不會的,你看她穿的羽絨服還是前年的,今年春節她給陳嵐買一件,又給阿寧買一件,就是沒給自己買。”
  “因為她本身就不會亂花錢啊。”
  小胡忿忿不平的說道:“你們果殼一部手機的純利潤估計就有上千塊,我們一杯奶茶的利潤才幾毛,所以她才比較節省,陳漢升你娶到幼楚這樣的老婆,真是應該燒香拜佛的感謝。”
  “好吧。”
  陳漢升聽完似乎有些愧疚,左手握著方向盤,伸出右手親昵的捏了一下沈幼楚臉蛋。
  “喔~”
  沈憨憨抬起頭,溫順的也不反抗,她總是很容易就被陳漢升哄好。
  陳嵐心裡也在感歎,看來小胡姐姐還是很有作用的嘛,不然以我哥的作風,幼楚嫂子都要一直被欺負了。
  “既然一杯奶茶利潤這麼少。”
  陳漢升夾著沈幼楚的小耳朵:“你就讓員工們每天加個班吧,我年底還想換輛瑪莎拉蒂,就靠你了。”
  陳嵐:······
  胡林語:······
  回家以後,沈幼楚已經忘記路上發生了什麼,依然像以前那樣幫阿寧洗澡,幫陳漢升擠牙膏,幫陳嵐鋪被子······
  她一個人忙碌的身影,
就讓整個家都溫暖起來。
  等到老的、小的、還有臉皮厚的都休息以後,沈幼楚才自己洗澡,收拾停當準備去臥室休息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的陳漢升突然抬起頭:“你過來一下。”
  “你是不是有點冷?”
  沈幼楚就要去開燈,她以為陳漢升會冷。
  不過被陳漢升攔住了,他擺擺手說道:“我晚上習慣性的興奮嘛,你也不要開燈,這樣才有氛圍。”
  沈幼楚過來後,陳漢升拉著她坐在沙發邊上,聞著洗髮水香噴噴的味道,陳漢升心猿意馬,手指也不老實的想撩起沈幼楚的睡衣。
  “不,不要。”
  沈幼楚緊緊抓住陳漢升的手腕,進行無聲的抵擋反抗,因為婆婆和阿甯還在臥室呢。
  “好吧~”
  陳漢升也知道時機不適合,只能撇撇嘴說道:“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你還害羞啥。”
  沈幼楚嘟著小臉,不過依然坐在沙發邊上,輕輕的揉著手腕。
  陳漢升這才意識到剛才掙扎時,自己的動作有些大,他乾脆把沈幼楚的胳膊拿過來,自己幫她搓揉。
  “還疼嗎?”
  陳漢升問道。
  “不礙事的。”
  沈幼楚搖了搖頭,長發軟趴趴的伏在肩膀上,快四年了,她好像都不會生陳漢升的氣。
  “難怪梁太后都說你憨。”
  陳漢升心裡湧起一陣溫柔。
  沈幼楚不說話,她就在黑暗中默默凝望著陳漢升,眼神有點傻,也有點呆,還有些黑漆漆的明亮。
  “那你說嘛。”
  陳漢升問道:“你情人節想去哪裡,我知道你不喜歡繁華的鬧市區,那咱們就去玄武湖,紫金山或者閱江樓?”
  “我想······”
  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沈幼楚就會說出心裡話,她頓了一下小聲的說道:“我想去學校走一走,吃一次二食堂的小火鍋。”
  “然後再去大學生活動中心,看一部電影《獅子王》嗎?”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
  不管是小火鍋還是《獅子王》,又或者是小火鍋和空癟的破舊小錢包,還是那一瓶芥菜辣子,全部都是兩人相處的回憶。
  可能在沈幼楚心裡,這些平凡日常才是最浪漫的故事,代表著她和陳漢升的開始。
  不過,只是陳漢升有點“玄學”上的顧慮,因為在電視劇裡,一般情侶總結完這些浪漫回憶後,下一步就要分手了。
  陳漢升最終還是答應了,他覺得自己這麼聰明,除了那次修羅場,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忽略一些紕漏了,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好,情人節就在學校裡度過。”
  陳漢升咂咂嘴說道:“我也有點想念二食堂的雞腿飯了。”
  “嗯!”
  沈幼楚也在點頭,看上去還有些高興,因為陳漢升其實更喜歡熱鬧的場合,這是因為她才放棄的。
  “行了,你去休息吧。”
  陳漢升拍拍沈幼楚的手背。
  “你也莫要熬夜了,明早我給你做飯。”
  沈幼楚柔柔的說完,站起來沒走幾步,陳漢升突然在背後叫道:“等等,我們抱一抱。”
  “喔~”
  沈幼楚嬌憨的應了一聲,乖乖的和陳漢升抱在一起。
  “沈幼楚,你是豬嗎?”
  客廳裡不算漆黑一片,小區的路燈會照進來一點點,陳漢升摟著沈幼楚柔軟的後背,毫不正經的問道。
  “······我不是。”
  沈憨憨靠在陳漢升肩膀上,小聲的回答。
  “那你是什麼?”
  陳漢升追問。
  “我是你女朋友!”
  趁著看不清的夜色,沈幼楚“大膽”的表達一下,匆匆走進臥室帶著阿寧休息了。
  “呵呵~”
  陳漢升枕著手臂,舒服的呻吟一聲。
  初春的晚上有些溫柔,晚風已經有了夏日氣息,涼月還在挽留冬天,日子可真美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