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國中生的禁事1

冰心
本文:2022-09-02T23:37:18
  01

  我叫張政傑,是個國一的學生每天要面對就是不平等的待遇……

  自己雖然並不弱小可是膽子卻很小,但說到性我可就是不落人後,在我很小就有了性經驗對象,是我好朋友的妹妹,但其實要問我對他的妹妹並不感興趣,他有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經常到他家裡。

  他的女友最喜歡穿緊身的牛仔褲,常常不經意的彎下腰,露出他那肥厚的陰部,有很多次我的好朋友不在,我當時真的很想衝上去幹她,摸摸她那多水的陰道,但一想到那是自己好朋友的馬子也就算了。

  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樣對性的事很感興趣,但卻是色大膽小,據他告訴我有好幾次他想要佔有她,都因為她的反抗因此做罷了。可我知道他還是很想上她,因此他決定用下流的手段得到她。

  對了!忘了介紹他的女友她叫鞏文靜,有著一頭的長髮,喜歡扎著馬尾,她也曾經是我最喜歡的女孩,但我的好朋友並不知道這件事,私底下我也知道有佷朋友都把她當成我們打手搶的假敵,多希望可以姦淫她撥弄她的私處……

  言規正傳我的好朋友『小政』也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迷藥,於是就告訴了我全盤的計畫,我也有意無意的問他,是不是可以也讓我上一下她,就算不是第一砲也沒關係,可他說小靜不是處女也不好用。

  其實我們大家都心裡明白小靜是一個處女,只是小政不願意分給別人用,所以用了這個藉口來塘塞罷了,真是虐待我!也不讓我上又要我幫他把風,怕被他的家人回來時撞見,一想到一個漂亮的美女,就要被他給糟踏了,真是浪費!可是想到…可以趁他不注意時從門縫裡偷看,心裡真是有說不盡的高興。

  那天又到了週末,小靜也照舊到他家來了,可能因為習以為常所以也沒有去防範吧,他拿了杯飲料給小靜,而小靜也順手接了過來不經思考的喝了下去,小政在一旁等待著藥發作……

  等了許久,小政覺的不太對勁,因為他告訴我說那藥應該是在吃下二十分內會發作,可過了半個小時,卻不見小靜有一絲的疲倦。又過了許久……小政按奈不住了,於是他告訴我說要拿藥回去問,可那距離這裡可能要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要我陪小靜不要讓她跑回去。

  我點了點頭,一轉頭他就已發好了車子帶上了門就走了,而我和小靜就坐在他家的地毯上看電視,心裡在想;是不是該把小政的企圖告訴她呢?或許我就有機會可以把她搶過來了。

  想了想……不知覺,小靜已經躺在地毯上睡著了。我心想,大概是因為我都沒有和她說話,所以無聊的睡著了,睡著的她真是看起來好甜喔!真想親親她那溼潤的小嘴心想……我站了起來,走到房裡拿了一件小被給她蓋上。

  她睡的好死一點反應都沒有,想了想心裡由不得有了一絲絲的邪念,如果她真的睡熟了,應該不會知道我把她的T恤拉了一些起來。

  她今天穿了一件很寬鬆的T恤,睡著的時候,會不經意的露出一些,當然正常的男人看到都會心動,沒想到她卻翻了個身把T恤壓住,讓我不知該哪下手,於是想用手把她翻了一點,就可以下手了!

  心想,過了今天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了!所以顧不得心裡害怕了!沒想到一出手太用力了!我心一慌趕緊跑到廁所躲了起來,過了一會…奇怪她沒有醒來…

  不太對呀!那麼大力的翻倒她,不可能還在睡夢中呀,…真奇怪…我緩緩的走了出去輕聲的叫了兩聲『小靜』…還是沒有反應呀!不太對呀!我再靠近了些看著她一上一下的喘息著,心裡就放心了些,可是真的太奇怪了好吧!

  提起勇氣去碰她,或許她會以為是小政在摸她,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才是,我摸了摸才發現她的胸部好軟喔!奇怪不可能沒有一些動作的呀?只有呼吸快了些!

  於是我更放肆的伸手去摸她的大腿,她沒有反抗,……平時小政只要摸她的小腹,她就會生氣了,真奇怪…莫非小政下的迷藥,現在才發生藥效?不知覺想到這,我的老二就硬了起來。

  既然要驗證就大膽些,於是我就用力的拉了一下小靜的奶頭,她真的沒有驚醒,想到這我在想,如果是真的那何不就上她!反正我早就想要上她了,而且現在她還是個處女……

  我把她給抱了起來,走進房間把她放在床上,心想現在想要怎麼玩弄她都可以了,可以把她弄成各種姿勢…哈…但要在小政回來前就幹完她,所以動作要快點。

  說完我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了精光,拿了自己的老二,就走到了這個我很久前就想上的女人身邊,我看了看真是漂亮,想到等會我的小弟就可以插入她的陰道裡,我的老二就更硬了。

  我緩慢的拉下她牛仔褲上的拉鏈,仔細的欣賞她的睡姿,拉鏈一點一點的拉下,我看見了她的小內褲的全部了,她今天怎麼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小內褲呢?看起來好像蠻舊了,好像很久沒穿了,不知道是不是小褲褲買的太少不夠穿,所以拿以前國小的小內褲來穿呢?再用一手拉著她的小內褲一旁,因為我不想在拉牛仔褲時,就把她的小褲褲一起拉了下來。

  嘿!我要慢慢的欣賞…!

  哇!看到小靜的大腿了,我摸了摸好滑喔!可能連小政都還沒有那麼仔細的摸過小靜的大腿吧!她的腿好修長喔!摸啊摸不到一會,我就感覺到從自己的龜頭,緩緩的流出了一些些的精液,沾溼了小靜的大腿。

  我再拉起她的T恤,真是好興奮喔!尤其想到,自己好朋友都還沒上過的馬子,更興奮不已。我把她那螢光綠的胸罩拉了起了,更放肆的摸了起來,沒想到比剛剛隔著衣服摸時更軟,還略帶著一些她的體香,她的體香隨著她微微的體溫,更因為幾近赤裸的身軀而散發出來,我忍不著…終於開始了對她的侵犯!

  我含著她那粉紅色未經人事的奶頭,我咬呀咬念含呀含著她的奶頭慢慢硬了起,用手更用力的抓著,沒想到她的奶子竟然有那麼大,大概也有36B吧!可是平時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我忍不住了!我狂野的吻著我朋友的馬子小靜,我咬了咬她的奶頭!想要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些屬於我的記號。

  親著親著,親到了她的小腹,因為小弟弟剛剛不經意的頂著她的小妹妹,在她的內褲上留下了一些精液,再加上她的體香,我知道我再也忍不住要上她了!我拉著她內褲的兩旁,慢慢享受她的私處,生平第一次給外人看見的樂趣。看見她的陰毛了好細好細、好軟好軟私處還帶了一絲香皂的味道,一點陰道的腥味都沒有,處女果然不一樣。

  終於把她的內褲拉了下來,我把她拉到她的一腳上,勾著不讓它完全脫離她的腳祼,我現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靜的陰部了。她的陰部還很像小孩子的陰部一樣,毛很稀少,細細的一條縫還很密,我用兩支大拇指,輕輕的撥開大陰唇的兩旁,心想臭小政剛剛要你分杯羹都不肯,現在一點都不要留給你!

  撥開她稀少的陰毛,再往下看小靜的陰道口和屁眼好近喔!嗯對了!等會我還要和小靜肛交,我連肛門的菊花口都不留給小政,她的菊花口好小喔!有著一些些黑,一些些的粉紅色,看起來真不錯。我再把小靜的大陰唇再撥開些,把尾指放進她的陰道,因為我不想讓小靜醒來時覺的很痛,我要溫柔點!

  小靜漸漸的溼了,我慢慢把她的淫水,用小指引進她的屁眼,再一點一點的推入她的菊花口,為了待會我的小雞雞可以容易進些。慢慢她的淫水溼遍了大腿,甚至溼到了床單上,原來小靜也很好色嘛!原本我只是想要用手淫的方式,不要痛破小靜的處女膜的方式解決的,可是到最後,我的慾望已超過了我的理智!心想戴保險套幹很不爽,可是想到有可能會懷孕就算了。

  我想第一下就真槍實彈穿破處女膜就算了,第二下後就戴上,可當我的小弟被她的小妹妹的水包住後,我就忘了這件事。我摟起小靜的腰,把我的老二用力的插了進去,『噗吱』一聲就插到了底,小靜雖沒有意識,可是還是不經意的呻吟了起來,啊啊嗯嗯啊啊,下部就『噗吱噗吱』的聲不斷,小靜不知道有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淫蕩,這麼不害羞呢?

  我抽出了老二,再由外重新的插了回去,我打開她的大腿,看著自己的老二一進一出的幹著她,當我看見她的臉,我的老二就更硬了,再想到她可是我們班上那些同學的手淫對象,我就幹的更兇了,還一邊想這一下,是為了所有想幹妳的男人們所插的。

  當我快要出來的時候,我就加快了動作,拔了出來,再她流出來的精液,合著我的口水溼潤她的屁眼,接著就看我小弟的表現了。

  我用我那依然堅硬的老二,一口氣就滑進了她的屁眼,小靜的屁眼和陰道一樣,都好緊好緊喔!我幹了沒幾下,就想要射出來了,想說射在屁眼太浪費了,趕緊拔了出來。想起要戴保險套再射,可是等不及我的老二就要洩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我就再一次噗吱的插進小靜的陰道,沒多久我的老二就洩了,我把全部的精液都射進了小靜的子宮!好爽!真的好爽!

  沒多久,我抱起小靜想讓她幫我吹,可是她沒有意識怎麼會吹嘛!於是我就拿起老二,抽打小靜的臉,我想這女人來說也是一種污辱吧,樓下傳來機車的聲響,我想大概是小政回來了吧,於是我很快就把小靜的衣服穿好。

  嘿…嘿小政你一定沒想到吧!你的馬子真好幹!

  我還帶走了小靜的內褲,不知道小靜走時,有沒有覺得很涼快,這件小褲褲我一直留到現在…對於小政我一直都裝沒有發生過……

  ——————————————————————————–

  02

  過了幾天後,小政也不知是因為發現了小靜不是處女的事實,或者另有了新歡,因此和她大吵了一架,而小靜因為平常除了和我與小政在一起外,知心的朋友當然也就沒有幾個了,而每他們發生問題的時候,就會第一時間向我訴苦。可是因為小靜的家教甚嚴,所以平常晚上根本沒有機會可以出來。

  恰巧上個週末,她的家人大部份都出了國,只留下小靜和她雙胞胎的姊姊在家,所以那一晚,小靜要我偷偷到她家裡去陪陪她,見她在電話中哭泣的聲音,我又如何忍的下心不去理會她呢?

  那晚她的姊姊外出去買東西,所以我就得以進入她的家。走進她的家中,發現家裡有種嚴不可當的感覺,讓人混身不自在,可見他的家裡人給她的教育一定很嚴格,可是只要是人,又怎會沒有惰性呢?

  她加快腳步帶我跑到她的房裡,我想大概是害怕會被她的老姊給撞見吧,一走進房聞到的是一股女孩子的體香的味道,女孩子就是這麼的不一樣嗎?只見她慌忙的收了東西,我想我可能是除小政外頭一個進她房間的男孩子吧!更也許就連小政都還沒有進來過。

  她告訴我,要我在這等一下,她下樓去看看姊姊是否回來了,我點了個頭表示允諾,她轉過頭帶上了門,於是就留下我一個人在她的房裡。我心想不如看看她的房裡有些什麼秘密好了,可是萬一被小靜撞見,我在看她的私物會不會因此討厭我呢?我想了一會,乾脆我就將門給反鎖,這樣一來她不會一下就撞見,且我可以藉說是她自己不小心把門給反鎖了。

  我輕聲的走到門旁,隱隱約約的聽聽有人在說話,我想一定是小靜和她姊在談話,我就更放心的做我心裡想要做的事了。於是我上了鎖,回到小靜的床邊心裡在想,上回和小靜做愛的時候,她的貼身衣物都好普通,不知她還有哪些不同款式的呢?我看見角落有個櫃子,我心想她的衣物一定就放在那裡了。

  我拉開抽屜哇!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內衣呀!難不成小靜喜歡每天穿不同的內衣嗎?拿了幾件,仔細的看了看,怎麼有些款式這麼保守,有些卻那麼暴露唉!怎麼size怎麼會不一樣呢?喔我明白了,原來她們兩姊妹的房間雖然不同,但是貼身的衣物都放在一起,如此一來也可以交換穿呀。可是她倆雖是雙胞胎,但我想在個性上,一定有很大的差異。仔細看了一會,原來她們的衣物分兩邊放,左半邊是保守的我想一定是小靜的,而右半呢一定是她姊姊的。

  對了忘了介紹她的姊姊,她的雙胞胎姊姊叫鞏文賢,和小靜的外型大不相同,小靜看起來樣子很甜很讓人憐愛,可是她的姊姊,卻多了幾分的憮媚,喜歡穿的暴露些。她也是學校裡,那些有勢力的大哥們,喜歡追求的對象,只要誰能和她出去約會,那麼在校園中可就露臉了。可是到目前為止,我知道的是她沒有答應任何一個學校大哥的約會,且一口就回絕,說她喜歡不是壞男人,他們不適合她,這可真是讓我們都大感意外,和她的外表、個性都大不相同。但就我所知有一個男孩子在追她,而且勤奮的很使她不知所措,但她仍沒有答應他的追求。

  回到這裡我看見小賢『小靜的姊姊』的胸罩,都是以鮮色的為主,大都是前扣的,有一套低胸的,是大紅色的ㄋ,而且低的離譜,根本就遮不住,我想:是刻意買來勾引男人的。而小靜的呢,就很普通了,可是你只要一拿起小靜的胸罩,你就會想到她那又大又軟的還帶點粉紅的嫩胸。

  因為時間的原故,我關上了這一格的抽屜,緊接拉開第二格,哇!她們倆姊妹真是的,怎麼兩個人會要那麼多的小褲褲呢?一般的女孩子,大都只有四五件可以換穿就好了,可是她們倆的小褲褲,多的可以拿來賣了,而且就憑她倆的身材穿起來,一定很火辣!想到要是拿來賣,標明是她們倆姊妹穿過,的一定會很好賣!而且都是沒有洗過剛脫下來的喔!哇一想到,不禁就掉下了口水。

  小靜的都以純情少女類為主,有粉紅色、淡綠色還有米白色,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那件淡綠色的上面還帶點小花,而恥部的地方的布還特別少,只要她穿上我想一定遮不住的,只大風一吹我就可以清楚看見,她那迷人的地方,黑黑的森林,在大庭廣眾之下,卻讓我看見了真是爽!粉紅色的就沒有那麼明顯了,但是如果她的那裡一濕,難保不是看的一清二楚,原來國中女生都那麼喜歡讓人看呀!

  而我想,小靜一定是喜歡若隱若顯的那種感覺,但從她的外表可真是看不出來呀!小賢的就不太一樣了,更是暴露有加,根本就遮不住一絲一毫,尤其她特別喜歡穿那種像似丁字褲的小內褲,就是在屁股用一條線的那種,而且穿的時候還會不時的陷進去陷在屁眼裡ㄋ。我想小賢一定很喜歡,我禁不住誘惑拿了起來聞了聞,唉!味道和小靜的差好多喔,有一點體香,還帶有一點的乳香,我想一定是在身上擦了嬰兒油什麼的,可是就算擦也不用連私處都擦上呀!

  想了想真是不對,難不成的身上還有一種小孩子的體香,相間夾帶著一點櫃子的味道真是誘人,忍不住多聞了幾下,而且又想到她是學校那些大哥,都弄不上手的女人,分外的有味道,而平常那些大哥就連她的小手都牽不到,更何況可以聞到她的私處呢!一想到就真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老二,真是爽!好想跟她打一砲,她的陰道一定又濕又軟而且又緊,我想一定不會輸小靜吧!要是可以同時上她們倆姊妹,那是又該多好呢!

  幻想了一回,那何不趁小靜還沒回來,拿她們倆姊妹的內褲打個手槍呢?而且有那麼多,我要一件件的欣賞!握著自己的老二,不禁的摸了摸,正當我想要再多拿些內褲來欣賞的時候,我聽見有人走樓梯的聲音,一下不小心就射了出去,啊!待會讓小靜發現怎麼辦呢?乾脆把這一件小可愛的內褲也帶走算了!唉,原來是小賢的,那我不就有了她們倆姊妹的小內褲了嗎!真不錯!看了看可是其它的,還是有些沾到我的精液,好在不是很多應該沒閞係吧,算了趕緊關上。

  是小靜,她敲了敲門,問我為什麼上鎖?我當然就以想好的藉口回她囉!因此她也信以為真,她告訴我說姊姊要上樓,拿換洗的衣物,而她要到樓下去煮菜,要我躲在儲物櫃裡,我示意躲了進去,姊姊走了進來。

  我仔細看了看,平常怎麼不覺得,她原來這麼漂亮呢?可能我從來沒有那麼靠近的看她吧!再加上,她現在只有穿一件很透明,僅能遮住大腿的衣服,我想大概是因為在家裡沒有外人的關係,所以穿的特別涼快吧!可是她沒想到我看到了,而且還是靠那麼近的看,她的恥部的毛,很明顯的印在那若隱若顯的小腹下端,清楚可見!再加上那幾乎遮不住恥部的小褲褲,真是春心蕩樣!

  可她怎麼都沒想到,是自己的小妹帶回來的男人看見的,姊姊開口問道:「小妹妳今天要不要一起洗呀?今天好冷喔!一起洗嘛!」

  小靜回答說:「不要了,我今天想要晚一點洗!」

  姊姊嘟起了嘴頑皮的吐了舌頭,原來小賢也有像小孩子的時候嘛,不是像外表那樣不可侵犯的樣子,有另外一份的可愛。

  看了一會兒可能小靜發現我偷看,或者是怕我看見姊姊穿那樣,所以故意走到我的櫃子前,檔住了我窺伺的小縫,因此就看不見了。真不是滋味,可是那種感覺在害怕被人發現,既興奮又害怕的感覺真是爽。

  不到一會聽見關門聲,姊姊走了出去,小靜示意要我走了出來,小靜問道:「你剛剛有沒有看見什麼呢?」

  我回答說:「才沒有呢!有什麼好看的,而且又怕會被發現。」

  小靜不信又再問了我一次,我堅決的回答,她鬆了一口氣,心想如果讓姊姊知道帶男孩子回家,還讓他看見自己沒有穿褲子的樣子,一定會很生氣的。

  她告訴我說她要下去煮菜,要我安份的待在房裡,我示意的點點頭,可是心裡想好想到樓下偷看小賢洗澡的樣子,心裡不覺有了一陣失落她,轉身帶上了門,我坐了下來。

  唉…隱隱約約的聽見有水聲,難道是……是小賢在樓上的浴室洗澡,我輕輕的帶下門走了出去,在隔壁的房間,傳來的水聲原來在小靜和小賢的房中間有一間浴室,可是密閉著卻看不見,我想惜著門下方的縫看,可是看不進去真是可惜!心裡又是一陣失落,原以為可以如願以償…,正當心裡難過的時候,我看見在小靜櫃裡旁有個管子,有煙往外冒。

  原來小靜的房裡原有個相通的門,可是因為放貼身衣物的櫃子檔到,就沒有去使用它。我推開一點看,因為這個很久沒有使用,所以很舊和其它的飾物不搭調,我想這裡應該是後來重新裝潢的,門還是老式的,而那個門還是有鎖匙孔的那種,我往裡面看,我看見一個赤裸裸的身軀……

  ——————————————————————————–

  03

  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小賢的裸體,絲毫無遮的映入我的眼底,她的腰相當的細,所以她的臀部特別明顯,呈現出來真的是前突後翹,尤其是當她那潔白的身軀下,很奇怪的是她的皮膚那麼白,可是印在她屁股上的內褲印,卻是那麼明顯。

  她的表情很享受,像似做愛時被男人愛撫的表情,她洗的很滿足,我看的也很滿足,她把水關了一時之間靜了下來,我以為她發現我在偷看她,心裡一時慌張心想:「完了這樣一來我該怎麼辦?」

  她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只見她壓了壓身旁那瓶沐浴乳,原來她喜歡享受擦沐浴乳時那種滑滑的感覺,很舒服她閉著眼睛,很仔細的擦著每一個部位,直到手觸及那個部位,只見她的臉泛紅,不知是因為室溫的關係還是什麼原因?

  慢慢的,她喘息聲隨著她的臉紅慢慢加快,可以清楚的聽見,小賢的喘息中帶了點呻吟,原來她的手不停的在陰唇上磨擦著,我以為漂亮的女孩對性不會很渴望,可是原來她們也是需求很大的嘛!

  我笑著,不知覺中老二又硬了,心想才剛剛聞著她們姊妹倆的小褲褲打完手槍,應該不會很想才是呀!可是生理反應告訴我迫切的需要,也許是小賢真的太漂亮了吧!真的恨不得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衝進去狠狠的把小弟弟插進小賢的陰道裡,可是想歸想還是不可能的。

  心裡想如果有一天,可以同時和她們倆姊妹上床,不知道多爽!我一定會先把我的老二給小靜嘗嘗,因為畢竟小靜才是自己喜歡的人,而小賢只是有幾分姿色,當然有差別囉!接著我會要小靜幫我吹喇叭,然後沾些小靜的精液,再抽插小靜幾下,接著從小靜的陰道拔出我粗硬的陽具,帶著小靜的精液,在小靜面前插進她姊姊的陰道裡,我想小靜一定會帶著幾分的渴望和幾分的嫉妒,想著她們倆姊妹為我爭風吃醋真是爽!

  小賢一手夾著自己的奶頭,一手在自己的處女陰道旁磨擦著,沒有想到平常那麼不可侵犯的樣子,原來在手淫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淫蕩,在浴室的燈光照射下小賢的皮膚雖沒有平常那麼的可人,但別有另一番味道,是那麼的嫩,那麼的平滑。

  浴室傳來小賢一陣陣的呻吟啊……啊……嗯嗯呀!也許她也擔心會被妹妹聽見,所以她每叫兩聲就把口緊閉,強忍自己肉體上的興奮,小賢的肉縫看起來很像小孩子喔!毛很少細細的,遠看只能看見一條細細的肉縫,屁股小小的很可愛,但胸卻很挺,我想當她男朋友的人,一定沒什麼可以挑剔的了。

  我忍住自己的需求,但每一次傳來小賢的呻吟聲,我的理性就被埋沒了,突然一聲呻吟我知道小賢出來了,也許這不是她頭一回射精,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在外人的面前手淫流出精液,我想要是她知道她一定會很害羞,急著找東西掩蓋自己最隱秘的地方。

  想著想著,小賢又再次打開水龍頭洗著舒服的澡,可是還是可以明顯的看見,小賢的精液不斷的從她的陰道裡流出,她沖了沖卻還不斷流出,量怎麼會這麼多呢?我想她一定是積了很久了吧?難道她不是常常自慰嗎?碰巧讓我撞見了我真幸運,嗯!一定是這樣,對了,平常她都和小妹一起洗所以不能做舒服的事,而今天小妹沒有和她一起洗才會這樣的……

  嗯!心裡暗暗的笑了一下,小賢洗好澡了她拿了一件淡紫色的小內褲,微微抬起右腳套了上去套了一半停了下來,原來她的私處還沒有擦乾,她順手拿了塊毛巾擦了擦太用力了些還是小賢太敏感了呢?她的私處顯得有些脹紅,她的動作就好像那些女孩子,在學校裡剛上完廁所,拿著衛生紙擦著未乾的尿液似的,她隨手將毛巾丟在架子上,然後將小內褲由膝蓋邊拉了上來,遮著私處她一轉身拿著睡衣,我才發現她的小褲褲根本遮不住屁股,屁股幾乎整個露在外面,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只是沒有想到我可以親眼看見。

  唉!她的內褲邊靠近屁眼的地方有點黃,女孩子的衣物應該都洗的很乾淨才是呀!喔…我想到了原來是我剛才打手槍,不小心留下的戰利品,這算不算是間接把小弟弟靠在她的私處呢?嘿…嘿嘿心裡不禁的笑了,真是的沒想到小賢在家裡,也穿那麼涼快!是不是因為在學校被人看多了,所以不能放鬆自己,所以回到家就穿的涼快些放鬆自己,可是她那是不是也太涼快了呢?

  她關上門走了出去,我把櫃子移了回去,坐在地上回想剛剛的情景,自己真是太幸運了,突然想到她剛剛用來擦私處的毛巾還在浴室裡,我心想到底小賢的私處的味道,是不是和小褲褲上面一樣呢?我囁了囁腳輕聲的走了過去,拿起小賢剛剛擦過私處的小毛巾,上面的熱還未散…

  嗯…好香的味道,原來小賢的私處真的有小孩子的乳香味,剛剛我看著她穿衣服,並沒有看見她擦嬰兒油呀,可見她是自然的體香,好香聞著聞著,不知不覺我的龜頭流出了一些些的精液,幻想我在舔著她的私處,多水又香的味道。

  相信每個男人都受不了這種誘惑,小賢的腳步聲,緩緩的往樓下走去,她來到廚房看見妹妹已經煮好晚餐,兩姊妹端著菜走到客廳,可能是因為小賢小褲褲的繩子沒有綁很緊,所以她放下了手中的菜,拉了拉自己睡衣裡內褲的繩子……

  ——————————————————————————–

  04

  吃完晚飯後,小靜和小賢坐在沙發上,今晚小靜吃的很少,因為兩姊妹是雙胞胎所以對彼此的感覺特別敏感,也特別的貼心,小賢看出妹妹有心事,於是問道:「妹妳有心事嗎?到底怎麼啦?」

  小靜回答:「…沒有呀!」

  小賢:「我是妳的姊姊,難道妳有心事我會看不出來嗎?來告訴姊!是不是小政那個傢伙欺侮妳了!妳也真是的,早告訴妳說男人不可靠,不要對他用那麼深的感情嘛!」還沒說完小靜忍不住的掉下眼淚,小賢趕緊安慰小妹。

  小靜於是就把那天的情形,說了出來述道:那天在小政家中醒來時小政在她身旁,她感覺出自己的內褲,似乎已不在自己的下身,可不願不明不白的讓人奪走自己的第一次,於是她問小政剛剛我在睡覺的時候,你有沒有對我做什麼?小靜保持著自己僅有的理智,可終忍不住的落淚。

  小政因為和賣藥的朋友吵了一架,心情很不好,據他說那個朋友那天回答說:「那藥可是很不容易才弄上手的,要不是看在小政是他的好朋友,才肯讓出的,而小政也許因為慾望衝心,所以口氣很不好,出口竟是穢言…」於是兩人一言不攏,於是小政就離開了。

  小政一定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衝動因而便宜了我,因此那天和小靜交談沒有對久,就對小靜發了脾氣,甚至叫小靜一人獨自走了回去,想想那天的天氣是那樣的冷,而小政竟忍心叫她自己走回去,可以想到小政多麼不體貼小靜,可也不知小靜究竟喜歡他什麼?且小政說的就好像小靜本來就應該讓他玩弄似的。

  小靜的情緒一度不穩,姊姊剎是心疼,決定要去痛罵小政,於是撥了個電話給小政,可小政家裡卻沒有人接,小靜因為忍不住難過跑回了房間。

  我躲在一旁也不知該怎麼辦,過了一會,我見姊姊沒有追上樓,於是我走了出來想要安慰小靜,可我卻不懂該怎麼去做,要不然今天和小靜在一起的就是我了,我呆了一會,我說忍不住說了一句:「我真替妳不值,要是我才不捨得!」小靜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頓了一會又道:「我了解妳委曲…」

  小靜也許是因為不好意思,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關心,不到一會就冷靜了下來,說道:「對不起呀!讓你很為難,本來是找你來陪我的,可我卻冷落了你。」

  我回答:「嗯!沒關係,可以在妳難過的時候陪陪你,我就很快樂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許因為我原本就很喜歡小靜,所以很自然就說出口了,要不然我平常那會說那樣感性的話呀!

  我見小靜心情好了些,雖不忍離去,可我還是開了口:「我想我該走了,有點晚了!」因為我想小靜也許想要一個人靜靜吧!

  小靜回道:「可是姊姊還在樓下,走不出去可能要再晚一點吧!」

  我點點頭:「嗯!沒關係!」

  說也奇怪小賢今晚特別晚睡,那時已是十二點多了,也許因為小妹,所以心情不好睡不著吧!看的出來姊姊很疼小靜,然而我的家離小靜的家很遠,出來很不方便每天都要很早出門,因為一天只有三班車可搭,也許因為這小靜覺得我特別的體貼,她因為每次只要是她的要求,我都沒有拒絕過她,小靜也很信任我,於是那晚做了生平沒做過的事,留人在她家裡過夜,而且還是個男人。

  我很自重的說道:「只要給我一個地方可以躺,就可以了!那晚和小靜聊的很晚,於是我在她的床邊打了個地鋪。

  正當要睡的時候小賢走了上,來敲了敲門,輕輕說道:「妹!妳睡了沒?」

  見小靜帶著睡意的回道:「我要睡了。」

  可小賢不放心妹妹於是說到:「妳的房門不要上鎖,我明早會來叫妳。」看的出是因為她不放心小妹。小賢又說道:「讓我進來看看,我才放心!」

  於是小靜示意要我爬進她的被裡,而她收了地下的被,開了門鎖攢進被裡,姊姊很輕聲的走了進來;「小靜妳不要再難過了!早點休息知道嗎?」小賢見她的臉紅紅的,以為她哭到剛剛才停止,其實是因為我在她的被窩裡,貼在她的身旁讓她很害羞的原故,我第一個感覺,是很香的少女味陣陣傳來,她的體溫愈高她的體香也愈香,讓我在一時之間眩了會,而她和小賢說了一會兒,小賢就走回了自己的房裡。

  她停了一會,說道:「傑!你出來嘛!人家…」我探出頭來,只見她的臉色泛紅真是好看,我隨口說出,而她的臉卻更是紅的有加。撒嬌的說;「道你討厭!怎麼這樣嘛!」我傻傻的笑。

  靜說:「我以為男孩子都是一樣會趁機佔人便宜,可你每當我要求你的時候你都不會拒絕我,且剛剛我和姊姊說話時,你也沒有對我毛手毛腳的,對我就好像我姊姊一樣疼我。」

  我回道:「要不妳今晚就把我當妳的哥哥看待好了。」

  小靜想了會,於是躺在我胸口撒嬌的說:「哥!你對我真好,我希望今天晚上我倆說的話都要真實,不可以騙我唷!」我點點頭!她問道我說:「哥!你告訴我,小政是不是很對我很用心呢?」

  我說:「我怎麼會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呢!還是勸妳不要放的太深!」

  小靜聽的出我有所隱瞞,於是說到:「說好今晚不能騙人唷!不可以有隱瞞喔!」

  我想了會說道:「其實就我知道的,小政在和妳來往後還有和別的女人上過床。」

  小靜生氣的說:「我就知道他有和別人上過床了。」我心想完了,原來小政和小靜說他還沒有性經驗,小靜說有一回,他說想和我上床,我說我沒有經驗,他說他也沒有經驗很想試試,於是就把手伸進了我的褲子裡摸了摸,還說為什麼我的陰毛那麼稀少呢!我見他的技術很熟練,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毛算少呢?難道你看過別的女孩子的嗎?」

  他沒回答只是繼續的摸,我開始反抗而他想要強姦我,正當那時他的家人叫他於是他放開了手,我跑了出去,也就是上回你問我說為什麼不理小政的那一回。

  小靜並沒有提到上個週末的事,可我剛剛已聽見了她和姊姊的談話,而我也很識相的沒有去提到,她又問:「你對我那麼好真的沒有別的用心嗎?我當然沒有囉!」

  她看出我表情不自然,瞪大了眼!我沒辦法,對別人我不會理會,可對小靜我就沒輒了,只好老實的說出我嗚咽的說:「…其實……我以前很喜…歡…妳!」我的聲音很小,小靜彷彿真的沒有聽見,於是我心想反正已是這樣了,好吧!我加大聲音說到:「我喜歡妳!」

  小靜趕緊鳴住我的嘴,笑了笑:「你不要那麼大聲,你想讓姊姊聽見呀!」我很不好意思,可我還是說了。

  我見小靜笑的很詭異,我說:「原來妳剛剛不是真的沒聽見,對不對?」

  小靜閃避我的問話,假裝生氣的樣子說:「原來你是這樣看待我的呀!」也許因為小靜知道我一定會讓她,所以嘟起了嘴,而我也沒有辦法的向她低頭了,過了一會,他又說:「傑,還是你比較遷就我」

  我又說道:「要不是小政先追妳,我一定會追求妳的!」

  小靜回答:「其實小政和我早就分手過了,只是自己捨不得所以離不開他。」

  我說:「為什麼我會不知道呢?」

  小靜說:「上個週末,他對我發脾氣後又說要和我分手,而我見他的語氣是如此堅定,所以我很傷心,可我一想到他每回,都用這個藉口欺侮我,所以我很傷心的跑走了,我心裡很難過我,找了個朋友要她陪我,可她說走不開,所以我決定找你,因為你是男生,所以原本我不好意思對你說我倆的事,可我想那麼多的朋友,只有你每當我難過的時候只有你沒有拒絕我,儘管你人不在這裡接到我的電話,你會撤夜的坐車趕回來,我真的很滿足了,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因為有小政在我倆之間,而你和小政又是好朋友,而今我倆已分手了,我告訴自己這回不要軟弱的再回去找他了,自己的用心卻被別人踐踏……」

  我摸摸她的頭安慰她只見她抱緊我,過了會兒,她抬起了頭很認真的看著我說道:「那你現在還會喜歡我嗎?我對他用心,而你對我的用心,我卻辜負了!」

  我用眼睛很認真的注視她,說道:「我喜歡,我一直都很喜歡妳!」

  小靜又說到:「我每回問小政愛我嗎?而他回答時從沒正眼看著我回答,我而你的眼神已說出了你的認真,就算是我會看錯,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我願意和你在一起!」

  剎時我感覺出過去,對她的用心總算她懂了,儘管我的朋友有很多人都說我很傻,可我終於可以和小靜在一起了,我抱緊小靜,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可我心想那件迷姦她的事,只有一輩子放在心裡了,所以因此我更是愛她,可沒想到她的第一次給了我,卻是這樣給了我,可我很滿足因為我知道她的第一次是給了我,抱著她我聞到了她的髮香讓我不禁又起了邪念,只是不同的是,這一回是小靜在心甘情願的情況下,我們倆人心裡此刻充滿著無限的甜蜜…………

  我吻著小靜的唇,過去我在想,如果我和小靜接吻,一定是在她不願意的情形下,而今我伸出我的舌頭舔了小靜,只見小靜很享受的表情,她張開了口迎合著我,她的舌頭很濕潤、很軟、很嫩,就好像沒有和人接吻過,什麼都不懂似,我的右手環在小靜的背後很溫柔的愛撫著,小靜的體溫又再度上升著,我又聞到從她身上發出的體香。

  我的老二一時興奮的勃起,頂著小靜的腹部,我想小靜應該有感覺到,因為她會不時的移開自己的小腹,也許是因為頂著她讓她很不舒服吧!可這回我錯了,不到一會她動作就變成了像似在用小腹蹭著我的雞巴,我把右腳跨在她的兩腿中間,感覺好暖,我也藉此用膝蓋去摩擦她的私處,她害羞的用手遮掩自己的臉,因為避竟沒有和人那麼親蜜過,我把她的上衣從褲子裡拉了出來,我觸摸著小靜的腹部,再往上摸到了她那兩個碩大的奶子,她的奶頭已經硬了,因為手是涼的所以一摸她,她顫抖了一下,可是她的奶頭卻更硬了,可能是覺得分外的舒服吧!

  摸了摸她,口緊閉著,不到一會小靜再也忍不住,開始了一生中的頭一回呻吟,啊…嗯嗯嗯…她的呼吸愈來愈急,我才明白原來小靜的奶頭也是她的敏感點之一。我故意問:「小靜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呀!」她只是可愛的作勢,搥搥我的胸口,一會兒,就停止了,我想她大概沒有力氣了吧。

  我繼續摸著,我舔著嘴用自己的口水潤滑舌頭吻著她的頸部,從小靜口中發出誘人的呻吟,我拉著小靜的手放在我的褲子外面,要她幫我把老二拿出來,她有點委曲的伸出了手,慢慢的拉開我的拉鏈,她停了下來,我伸了手推她,她回過頭看了看我,閉上眼伸出了她那嬰兒般嬌嫩的小手,在我內褲外面摩擦著,開始的時候很慢,慢慢她手的速度加快了,我再也受不了,我導引著她的手,伸到我的內褲裡面,我的老二一陣快感,從我的龜頭流出了一些精液,她沾到了手。

  小靜急忙的縮回手她說:「為什麼你的那裡,好像會燙人似的!而且有點濕濕黏黏的?」

  我說:「還說ㄋ,還不因為有這麼漂亮的女孩,為我服務當然會這樣嘛!」

  她羞的閉上眼緊閉著嘴,我說:「妳如果一直忍著我會生氣喔!」

  她聽我這樣說很為難的放鬆了自己:「啊…你怎麼可以咬人家的奶頭嘛!」

  「嘿嘿我說妳怎麼可以,那麼露骨的稱自己的胸部叫奶頭,應該是咪咪啦!」

  「什麼的才對吧!妳討厭…」小靜說,這個時候我的另一支手已在她的牛仔褲的拉鏈外沿著拉鏈,摸著啊啊…

  我看著小靜的表情不出聲,小靜慢慢的濕了,濕到了她的外褲上,甚至不用脫掉外褲就可以摸的出,我逗她的說:「妳好濕喔!」她不語我剝開她上衣的扣子,接著把自己的衣褲也都脫光,剩下一件內褲,用自己的身體靠著她,可以感覺到小靜的體溫好舒服。

  這時她的手還在為我的小弟服務著,也許是慢慢的手熟了吧,我覺得比剛剛還舒服,不知覺自己的呼吸也加快了,我舔了舔小靜的小腹,她的呻吟愈來愈大聲,於是我用嘴堵著她的嘴,我鬆了鬆口,我說:「妳不要太大聲嘛!要不然姊姊會聽見喔!」

  「你討厭!誰是你姊姊呀?」

  我回答:「妳的姊姊,不就是我的姊姊嗎?」我笑著。

  「嗯!算你有理!」我覺得小靜好溫柔喔,因為我現在說什麼她都會應和著我,什麼都聽我的,我拉下小靜的牛仔褲,因為我摸過她的陰道口,所以我知道她的敏感點在哪,不到一會她的淫水就流到內褲上,內褲現在根本遮不住她的私處了,她的陰毛清楚的印在上面,還有幾根陰毛從內褲的外緣露了出來,細細的我摸了摸她的大腿,小靜的口中:「啊不要啊……不要…嗯……」

  我捧著自己的大老二,用龜頭隔著內褲磨著她的陰唇,我拉下自己的內褲,然後將小靜的內褲的邊緣向左邊拉開了些,讓她的私處完全的露了出來,一開始她沒有發現,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自己的私處涼涼的,她張開了眼,發現我在看,她馬上用手遮住自己的私處,我不讓她把手伸過去,於是用身體把她的手壓住,然後用中指在她的陰道口,摩擦著上上下下的動著,她的淫水氾濫著,好多好多的淫水喔!

  心裡暗笑,自己真棒可以把小靜弄的那麼濕,我拿著我的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可是沒有插進去,接著我用手撥開她的兩片陰唇,然後用龜頭頂著,放開手,摩擦著她,過了一會她問道:「是不是已經進去了?」

  我說:「還沒有呀!」

  「可是好像有進入的感覺」小靜說。

  我說:「只是妳的陰唇包覆著我的龜頭罷了!」小靜不回答,只是動著腰在擦著,好像那裡很癢很需要的樣子,我問道:「是不是想要我插進去呀?」

  「嗯嗯…人家怎麼知道嘛?你要插就插嘛!」我還來不及等小靜回答,我見她的陰道濕透了,我一挺再拔了出來,再用力的插了進去「你怎麼沒等人家準備好,就插進來嘛啊…啊…」口裡還帶了點呻吟。

  也許因為小靜的三角褲還沒有脫掉,所以讓雞巴有一種,要插進可有東西檔在那的樣子,我趁勢把身體歪了一些,斜斜的插了進去,抽插不到幾下,好想把她的內褲扯破,因為我不想把老二從濕潤的小穴裡拔出來,好捨不得。

  於是我問小靜;「很舒服對不對?妳不說我也知道,可是妳的小褲褲檔到了,我把它撕破了脫下來好嗎?」唉!這時我才發現小靜今天穿的,和我在她的櫃子裡看見最喜歡的那件是一模一樣的,可是不管了,我用左手扯烘她的內褲拿在手上聞了聞,好香喔一點腥味都沒有,我聞了聞,我的老二在她的陰道裡更加硬了。

  一時之間,「啊!好大你的那裡幹了那麼久,還那麼硬而且現更硬了,怎麼會這樣呢?」我不回答我也閉上眼在享受了。

  「啊啊…嗯…傑…我要…好舒服!傑…你好棒喔,再用力點!我那裡剛剛被你弄的好癢,用力點幫我止止癢!」我故意讓小靜的嘴放在我的朵邊,我示意要她舔,她的呻吟聲就在我的朵邊,感覺耳朵好癢好爽,我也舔了舔她的耳垂…嗯…嗯…

  就在小靜很享受的時候,我彷彿聽見另一個女生的呻吟聲,唉!好像是從小賢的房裡傳來的,究竟是小賢在自慰呢?還是因為聽見了我和小靜的好事呢…?或者聽見自己小妹在做愛的呻吟聲,因而受不了用手在自慰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