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27-828

porsmm
本文:2022-09-01T21:13:20
八百二十七、1個人,1條身,孤獨的面對3星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魚兒走了,她真的去美國了。

陳漢升不僅沒有攔住,差點連送別的機會都沒有,如果非要找個背鍋俠對這件事負責,那自然是三星和顏寧了。

離開祿口機場後,陳漢升先送王梓博去學校,這小子的“智博網絡軟件服務公司”在果殼電子鍍金以後,已經有了一些資歷了,出於支持學生創業的想法,建鄴理工大學也扔了幾個小項目過來。

學校裡的項目,無非是微機室的計算機維護,圖書館的借書系統更新,還有教室裡的的投影設備保養等等。

事多錢少,據說總價也就十幾萬吧,這點錢找外面的公司,人家都未必願意做。

不過王梓博還是接下來了,帶著他的幾個同學,也就是公司的員工,一步步腳踏實地的壯大規模。

相對于陳漢升的創業經歷,王梓博的奮鬥更加真實,這和他們各自的性格和見識有關係。

換句話說,陳漢升處在王梓博的位置,已經開始到處找關係,承接政府裡的項目了;

王梓博要是在陳漢升的位置,他是絕對不敢和三星開戰的。

陳漢升就有這個膽子,他不僅開戰,還會主動的出擊。

從建鄴理工返回果殼電子以後,聶小雨立刻拿過來幾份新聞報道。

陳漢升這次diss三星最狠,各種夾槍帶棒的諷刺,社會輿論上也逐漸分成了兩部分。

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電子產品消費的主力軍,他們都對陳漢升的行為稱讚不已;

也有些所謂的行業內“專家”,他們目光只盯著眼前的一畝三分地,生怕惹怒了全球供應商三星,所以一直在批評陳漢升的這種過激行為。

“這種水平當你媽的專家呢,還是找個廠上班吧······”

陳漢升看了幾眼,滿臉不屑的說道。

他和三星之間,除了“修羅場”的私仇,還有“友商”之間的公怨,他是絕對不會收手的。

當場也有這樣一種情況,
雙方越鬧越大,最終被強制調停的時候,陳漢升那時要確保把三星壓的很難受,這樣才能在談判時佔據更多的優勢。

“還有這個。”

聶小雨又拿出一份病例:“我要了金洋明的身份證照片,幫他辦理了入院手續,還有傷情鑒定報告。”

小金在人沒到場的情況,已經被醫院出具了“右耳鼓膜炸裂,軟組織挫傷,伴隨輕微腦震盪,聽力明顯下降”的醫傷報告,並且還辦理入院手續。

“很完美。”

陳漢升立刻打給金洋明:“小金你,一會有空沒,過來拍個avi格式的動作片唄,全程床戲,讓人熱血賁張······”

“我靠!”

金洋明大聲打斷:“陳哥你也太狡猾了吧,什麼叫avi格式的床戲啊,你就是讓我過去假裝病人,全程躺在床上而已,故意帶一點挑逗的暗示性說法,有意思嗎?”

聶小雨撇撇嘴,心想這就是語言的藝術嗎,陳部長要是不當老闆,當個忽悠演員的陳導,應該也是綽綽有餘吧。

“找個噱頭嘛。”

陳漢升對金洋明說道:“我等你,今晚一起吃飯。”

“行了,其實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

金洋明掛電話之前,豪邁的說道:“你可以看看我的QQ簽名,勇氣和格調已經拉滿。”

“我康康什麼簽名。”

陳漢升登錄了QQ,看了看金洋明的頭像。

溡緔ヤ金:一個人,一條身,孤獨面對強大的三星。

簽名下面還有一幫遊戲好友在捧臭腳評論。

街角、寂寞:金少怎麼了?

隱夢:小金哥哥,三星是誰啊?

涐の故亊裡有伱:三星得罪我們家金少了嗎?

溡緔ヤ金:統一回復,近期我和三星發生點生意糾紛,暫時告別遊戲,要專注生意了。

“牛逼······”

陳漢升忍不住讚歎,真不愧和自己齊名的英雄人物,“統一回復”和“暫時告別遊戲”,已經有那味了。

······

過了一會,陳漢升聽到敲門聲,他還以為是小金駕到,沒想到是孔靜。

“三星來人了。”

孔禦姐穿著一身得體的白色小西服,顏色和頭上的烏黑髮絲形成鮮明對比,臉上帶著柔美的微笑,發儘管她沒有沈幼楚和小魚兒那樣漂亮,但是儀錶從容,充滿著迷人的成熟風韻。

“其實三星上午已經聯繫我了,他們想談一談這件事。”

孔禦姐走到陳漢升的辦公桌前:“只是你沒回來,我就暫時推掉了。”

“三星肯定想談的。”

陳漢升笑著說道:“和我們鬧矛盾,不符合三星的基本利益,因為糾纏太久的話,大家真的把果殼手機和三星手機擺在一個層次上,那樣三星多虧啊。”

“那我去放人了?”

孔靜說道:“他們正在大門口等著。”

“放人!”

陳漢升興沖沖的說道,他心裡是不準備談的,不過可以聽聽三星的條件。

十五分鐘後,幾個西裝革履的商務人士走到會議室,顏寧也在其中,不過領頭的是個中年陌生男人。

“陳總。”

顏寧恭敬而客氣的介紹:“這是三星公共關係部門的朴正洙科長。”

顏寧是公共關係部門的副科長,這個朴科長應該就是她的頂頭上司。

朴科長的氣質很像韓劇裡的那些中年人,臉上的皺褶深邃,仿佛藏著許多深邃和刻板。

他見到陳漢升以後,先是盯著打量一會,好像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審視,然後才用頗為流利的中文說道:“你好,陳總。”

樸正洙說完,筆直的伸出右臂,打算要和陳漢升握手。

這個架勢是很足,也很符合三星的國際地位,不過陳漢升看得的是非常不爽,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這麼裝逼的。

“我是專治各種不服的。”

陳漢升根本沒伸手,他直接把朴科長晾在那裡,也沒有邀請客人坐下的意思,只是大喇喇的說道:“朴科長和我很有緣啊,其實我也有個韓國名字,你叫樸正洙,我叫樸過倡。”

“朴國昌······”

顏寧有些頭暈:“這個諧音,陳漢升是明著侮辱了。”

她和陳漢升接觸更多,知道這位年輕的百萬富翁又不高興了。

普通人不高興,可能自己想想就算了;

不過果殼電子的創始人、年輕的億萬富翁不高興,怎麼可能讓自己受委屈。

顏甯再看向樸正洙,這位以嚴肅著稱,又很懂中文的上司,臉色已經變了。


八百二十八、拉開商業大戰的序幕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總,我們是來談事情的,請您不要開這些無關緊要的玩笑。”
  顏寧反應還是很快的,趕緊把“樸過倡”定義成一個玩笑,趁機揭過此事。
  從她的立場上講,還是很希望雙方能夠坐下來談一談的,比如說:
  陳總為什麼再次diss三星,如果有溝通上的誤會,可以趁機講出來;
  果殼為什麼違反協議內容,私自和印度的經銷商做生意;
  關於後續事情的處理,果殼有什麼想法,難道雙方真的要在法庭上兵戎相見嗎?
  “呵呵~”
  陳漢升悠哉的點根煙,舒展的仰在沙發上,用手指點著三星這群人說道:“你們他媽的,也配和我開玩笑嗎?”
  朴科長聽後,神情立刻陰沉起來,“樸過倡”還勉強可以說是玩笑,這就是赤裸裸的罵人吧。
  樸正洙勉強算個“中國通”,他覺得中國的特性是含蓄內斂,善於藏拙,像陳漢升這樣囂張跋扈的作風,還真是比較少見。
  也許,這就是他年紀輕輕,白手起家創立果殼電子的原因?
  果殼電子的幾個管理層都沒有說話,大老闆已經定下基調要和三星扳手腕了,現在根本沒有商談的必要。
  孔禦姐一臉平靜,李小楷在看手機,崔志峰也在吞雲吐霧,小秘書在筆記本上塗塗畫畫,從輪廓上看,應該是《火影忍者》的佐助。
  二次元少女太花心了,整天換男朋友,從不二周助到索隆,從阪本銀時到佐助。
  顏寧是比較無奈的,她知道陳漢升非常惱怒三星拿著私事威脅,所以平時交流的時候,陳漢升就經常挖苦嘲諷,顏寧為了工作,一般都假裝聽不見。
  不過這次朴科長也在現場,顏寧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上司在外面名譽受損,她仍然第一時間站出來維護:“陳總,請您注意說話的口吻,尊重一下三星公司。”
  “另外,我們這次過來,其實是為了保護果殼的利益。”
  顏寧掏出一份複印件:“這是果殼和我們簽訂的協議,當初果殼承諾放棄印度市場,換取三星的技術援助,我們的專家工程師在這邊幫忙一個月,貴方卻違反協議內容,關於違約的賠償金,陳總想過了嗎?”
  陳漢升當然知道協議內容,這上面還有他的簽名,不過他一點都不在意,抖抖肩膀說道:“你在果殼的地盤教我做事嗎?”
  “顏副科長。”
  陳漢升抬起頭:“你好大的官威啊。”
  正在畫畫的小秘書“噗嗤”笑了一聲,這是周星馳《九品芝麻官》裡面的臺詞吧,她昨晚剛剛複習一遍這部經典電影。
  “沒有這個意思。”
  顏寧很認真的說道:“我只是想提醒陳總,亡羊補牢猶未晚矣,今天朴科長過來,我們是真誠解決問題,聆聽果殼想法的。”
  “不用聆聽了。”
  陳漢升翹著二郎腿:“其實印度那邊的生意,果殼完全不用自己出面,隔壁小米是真正的友商,我可以生產手機後,貼上小米的拍照,這樣既能賺錢,又不算違反協議,不過······”
  陳漢升頓了頓,“滋滋”的熄滅煙頭:“不過呢,我就是要讓你們知道,就算我違反協議,三星拿我也根本沒有辦法。”
  “陳總,你有考慮過後果嗎?”
  顏寧謹慎的提醒道:“這樣一來,三星下面就不會留手了。”
  這又是把“沈幼楚和蕭容魚”拿出來威脅了,小魚兒下午剛去了美國,
想起離別時傷心的那一幕,陳漢升直接把這張協議揉成一團,大力朝三星這群人扔過去。
  他手勁大,又是奮力一擊,朴正洙科長站在最前面,不偏不斜正好“咣”的砸在他腦門上。
  “你他媽的還敢提這件事?”
  陳漢升站起身,雙手叉腰罵道:“有的人18歲就死了,直到80歲才埋,三星去年聖誕節的時候就應該‘死’了,我一直留到現在。”
  “商業競爭各玩手段,果殼違約不賠錢,還白玩你們工程師一個月,始終都是商業上的手段,如果三星有能力讓果殼賠償,那我無話可說。”
  陳漢升第一次把威脅具體化:“但是你再去找我的家人,我也要找你家人了,顏副科長。”
  “不要談了,走吧。”
  樸正洙揉了揉額頭,砸一下雖然不重,不過陳漢升已經三番五次的羞辱了,三星實在沒必要給這種企業機會。
  顏寧沒辦法,只能跟著離開,不過她心裡是遺憾又恐懼。
  遺憾的是,這次沒有談妥,以後也沒必要再談了,兩家公司將正式“開戰”,三星固然無比強大,不過果殼是真正的本土企業。
  很多例子已經說明了,外國的企業再厲害,但是在國內根本討不到好。
  恐懼的是,如果競爭的話,為了打擊果殼的形象,三星估計會公佈陳漢升“腳踏兩隻船”的事實,那時陳漢升報復怎麼辦?
  “不管是朴科長,還是三星其他員工,他們的家人都在韓國,果殼根本沒辦法的。”
  顏寧離開前,轉身看了一眼陳漢升,發現他正陰沉的盯著自己,忍不住心裡一慌:“我沒和陳總透露過家庭住址啊,他應該不知道的吧。”
  ······
  朴正洙和顏寧不歡而散的離開後,果殼管理層也不再三心二意,大老闆今天是徹底把三星得罪死了,下面就是雙方各出手段大顯神通了。
  想想也挺有意思,去年果殼還是和新世紀皇城PK,今年對手就換成了三星,真是完美體現了果殼的“刺頭”特性。
  陳漢升回到辦公室,沒過多久,金洋明終於過來了,602宿舍的臥龍鳳雛再次聚齊。
  兩個室友狠狠吹了會牛逼,陳漢升還問起了小金母親對冬兒的看法。
  去年暑假的時候,金洋明試著和家裡人提起冬兒,不過直接被他媽拒絕了。
  一個在建鄴做保姆的鄉下女孩,怎麼配得上在建鄴本地人呢?
  後來陳漢升讓他換個說法,改成“遇見奶茶店的總經理助理,月薪過萬,顏值7分,還深受兩位女老闆的信任和器重”。
  “這樣說了以後,我媽開始沒吱聲。”
  小金說道:“後來她專門去獅子橋奶茶分店轉了轉,回來說如果冬兒顏值能有收銀員小姑娘那樣漂亮,她就勉強同意了。”
  現在“遇見”奶茶店有四家分店,江陵兩家,三山街一家,獅子橋一家,其中獅子橋分店規模最大最出名,那裡的收銀員正是沈如意。
  “你媽眼光也可以啊,那是沈幼楚的妹妹,雖然只有6、7分相像,不過她去理工科大學的話,當個校花還是足夠的。”
  陳漢升想了想:“沈如意和冬兒的比較,大概還是沈如意要漂亮點,不過冬兒活潑,比較會哄老人家高興。”
  “我媽眼光就是這樣迷之自信。”
  金洋明撇撇嘴:“不談她了,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演床戲嗎?”
  “等等。”
  陳漢升說道:“我叫上張衛雨。”
  “你叫他做什麼。”
  金洋明嫌棄的說道:“他知道什麼叫藝術嗎?”
  當初張衛雨打算開酒吧,向陳漢升借錢借人,陳漢升借了二十萬,還把小金推薦過去,現在這兩人已經混的很熟悉了。
  “他大老粗一個,肯定不懂藝術的。”
  陳漢升解釋道:“可是燈光道具後勤這些,總得有人打雜吧。”
  “emmm······有道理。”
  金洋明信服的說道:“四哥你比我厲害的地方,就是能把吹出去的牛逼變現。”
  張衛雨到了以後,陳漢升簡單敘述一下事情的經過,然後帶著小秘書和果殼電子廠的工程師,幾個人一起來到醫院。
  工程師是偽造爆炸現場的,這玩意必須得專業的人來操作,這樣才顯得逼真;
  聶小雨負責聯繫媒體,當然這也不難,花錢就能完成。
  張衛雨當初是混社會的,這個人很有義氣,同時也比較有城府,他分析陳漢升這樣的大人物,應該不會讓自己看戲的,所以認真觀察一舉一動。
  果然,當“三星手機爆炸,無辜市民小金耳膜受損住院”這幕戲拍完後,陳漢升喊來張衛雨:“你剛才目睹了全過程,也知道了前因後果,下次讓你當執行導演,你有把握嗎?”
  “有的。”
  張衛雨穩重的說道:“就是先找演員,再買通醫院,然後聯繫媒體。”
  “可以。”
  陳漢升低聲說道:“那你幫我做件事,全國範圍內偽造幾起這樣的案例,經費的話,我撥給你30萬······”
  “這個不難,用不了這麼多。”
  張衛雨趕緊說道。
  “沒事,剩下來的你就投入酒吧裝修中,不過我的事情要做好。”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
  “好,謝謝陳總。”
  張衛雨這次沒推辭,他三年前就看好陳漢升,結果就是賭對了。
  這顆大腿,又粗又大方。
  “對了。”
  陳漢升突然想起一個事:“要是有人追查到你,你怎麼回答?”
  其實陳漢升多慮了,到時三星手機成批量的爆炸,果殼又在背後推波助瀾,當網絡暴力起來的時候,三星可能都沒空尋找真正的原因了。
  “沒有原因,就是三星手機自己爆炸的。”
  張衛雨平靜的說道:“我不清楚,我什麼都不知道,總之和我沒關係。”
  最後,他還加上一句:“我和陳總也不認識。”
  “嘿嘿,你這樣的人,活該賺到錢。”
  陳漢升拍拍張衛雨肩膀誇獎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