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23-824

porsmm
本文:2022-08-31T22:06:59
八百二十三、情人節快樂,快樂情人節
作者:柳岸花又明
“操,你又來嘲諷我。”

王梓博悶悶的倒了杯啤酒:“我就這樣的性格啊,改不掉又能怎麼辦。”

“我話還沒說完呢。”

陳漢升舉起杯子和王梓博碰了一下:“但是要想做出好菜,少了生薑還真不行,你雖然沒啥存在感,但是也有獨特的作用。”

“······好的壞的你都講完了,我媽今天還誇你呢,她說陳漢升從小就會說話,難怪現在能做大生意。”

王梓博嘀咕一聲:“也比較會哄女孩子,羅師妹過年這幾天,一直側面打聽你和小魚兒的事情,感覺她好像應該知道了。”

“有心打聽的話,肯定瞞不住的。”

陳漢升也喝了半杯啤酒,冰涼的液體順著喉嚨滑下,刺激的渾身都很舒服,然後才抖抖肩膀說道:“羅璿也一直聯繫我,大概是要取代小魚兒的位置吧。”

“你不會答應了吧。”

王梓博問道。

他一直都覺得羅師妹過於偏執,既像一張難纏的網,又像一枚不穩定的炸彈,雖然也很漂亮,但是屬於不可控的危險人群。

“我沒答應。”

陳漢升搖搖頭回答,王梓博也不意外,小陳的確不喜歡受拘束的戀愛方式,不過陳漢升緊接著又補上一句:“但是放棄也比較困難。”

“為啥。”

王梓博頗為詫異。

“你不懂的。”

陳漢升悵然的歎一口氣,居然掏出手機打給了羅璿:“我和王梓博在華聯商場的大排檔,你好像也要開學了吧,要不要過來吃點宵夜?”

“好啊。”

這對羅璿來說是意外之喜,她馬上就答應了,還矯情的說道:“可是現在都9點了,陳師兄你能不能來接我一下,要是路上有壞人咋辦。”

正常來說,男人應該回答:“別怕,我去接你。”

陳漢升撇撇嘴,吐出兩個字:“別裝。”

“陳師兄!”

羅璿在電話裡不依不饒的叫起來。

王梓博無聲的笑了笑,大概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雖然羅師妹霸道又偏執,可是就很聽小陳的話。

當然,陳漢升最後也還是去了羅璿的小區,王梓博坐在這裡守著位置,一邊等著他們過來,一邊和邊詩詩在QQ上發信息。

今晚比較奇怪,平時兩人都是睡前才會開啟聊天模式,不過今天邊詩詩很早就給王梓博留言了。

邊詩詩:你在做什麼呢?

邊詩詩:豬!(生氣的表情)

邊詩詩:我去整理衣服了,看到記得回復。

王梓博:不好意思啊,我剛才和小陳在華聯商場的大排檔喝酒,沒有看QQ。

邊詩詩和黃慧的區別之一,詩詩同學非常坦率,在“回信息”這件小事就能看得出來。

以前,黃慧會根據對方的身份,選擇回信息的速度,如果是王梓博這種貧窮大學生,小慧姐都是故意假裝看不到的,過了很久才回一個簡單的“嗯”。

如果是陳漢升這種有錢人,或者是外國的鬼佬,黃慧回信息的速度非常迅速,洗澡時都帶著手機,洗到一半還會用濕漉漉的手指解開鎖屏鍵,生怕錯過一些重要內容。

邊詩詩就不會這樣,她如果沒回信息,那一定是沒有看到。

過了一會,王梓博的手機QQ上,邊詩詩的頭像正在閃爍。

邊詩詩:你在那邊吃什麼噢,小龍蝦還是羊肉串啊,我覺得羊肉串很不錯,就是1元一串價格有點貴。

王梓博:你怎麼知道價格的啊?

邊詩詩:哼,王梓博,你就是一頭豬!

“呵呵~”

王梓博雖然被“罵”,不過臉上是抑制不住的傻笑,心裡也甜絲絲的,他終於體會到什麼叫“打是親罵是愛”的戀愛了。

笑完以後,王梓博又繼續給邊詩詩發信息。

王梓博:你收拾衣服做什麼啊,要回學校了嗎?

邊詩詩:嗯·······梓博,我有些想你,我拍張自己的照片給你,你也拍張照片發過來,我們要是想念的時候,就這樣拍照片好不好?

“這是什麼意思?”

邊詩詩語氣裡好像有一種離別時口吻,王梓博心臟突然揪起來了,趕緊“嗒嗒嗒”的回復。

王梓博:你怎麼了,我們很快就回建鄴了啊,那時就能見面的,我們還約好一起過2月14號情人節的啊。

今年比較特殊,情人節在元宵節的後面兩天,大學生情侶正好可以返校過情人節。

以往兩年情人節都在元宵節前面,這對陳漢升來說是一種優勢,因為他在港城也不需要進行時間管理,只要陪陪小魚兒就好了。

大概是“情人節”這個字眼觸動了邊詩詩,過了好幾分鐘她才回信息,還假裝不在乎的樣子。

邊詩詩:情人節有什麼意思,誰稀罕呀,只要感情好,天天都是情人節,你趕快發個照片給我!

王梓博其實很少自拍,他也不會調整角度,大排檔的燈光也不好,拍出來的照片模模糊糊,依稀能夠辨認出那個熟悉的大平頭,還有一臉掩飾不住的擔心。

彩信發出去以後,王梓博很快就收到邊詩詩發來的自拍。

邊詩詩那邊的燈光富麗堂皇,牆壁是可愛的粉紅色,她甚至還比了一個可愛的剪刀手,只是臉上的笑容並不自然,抿著嘴好像在儘量憋住眼淚。

王梓博看到了,馬上給邊詩詩打過去,電話響了一會,邊詩詩還是接通了。

“幹嘛打電話。”

邊詩詩聲音有些哽咽:“人家都不想哭的,你一個電話來了,我就忍不住了。”

“你怎麼了嘛?”

王梓博著急的問道:“我心裡七上八下的,你先說出來,不管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的。”

“沒有問題。”

邊詩詩吸了吸鼻子:“到時我會和你解釋的,你身邊有人太聰明了,我不能和你說的太詳細。”、

“我身邊······”

王梓博也慌神了,還真的左右看了看:“我身邊沒人啊。”

“噗嗤~”

正在難過的邊詩詩,突然被男朋友逗笑了,她又帶著一點哭腔罵道:“你這頭豬,我要整理東西了,你好好在建鄴等著我!”

邊詩詩說完,她似乎擔心自己控制不住情緒,還是掛斷了電話,王梓博心裡空蕩蕩的,大排檔裡雖然吵鬧喧囂,可是仿佛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到底怎麼回事嘛。”

王梓博盯著邊詩詩的彩信照片,大拇指輕輕的在屏幕上摩挲,他越看越是想念。

“叮~”

這時,手機來了一條10086的短信。

“親愛的移動用戶您好,您的朋友邊詩詩點播了臺灣歌手孟庭葦《沒有情人的情人節》,回復‘XZ’即可下載收聽。”

“點的什麼破歌······”

王梓博嘴裡抱怨,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下載下來,手機裡很快傳來孟庭葦委婉甜美的聲音:

沒有情人的情人節,意外收到安慰的卡片,想必愛過的心已發現,要我打開回憶的結······

王梓博聽著聽著,視線開始慢慢的模糊,不遠處,發小的身影也越來越近。

“小陳。”

陳漢升走近後,王梓博抬起頭,擦了擦鼻涕說道:“這個情人節,我沒有情人了。”

“啊?”

陳漢升愣了半天,乾巴巴的眨眼說道:“關我什麼事,我有情人就可以了。”


八百二十四、羅璿的新年願望
作者:柳岸花又明

王梓博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個普通人,上學的時候,成績不算太差,但是也不是最拔尖的那一批。

長相普普通通,性格沒有棱角,老師也沒有對自己額外照顧,成長經歷平淡的好像白開水一樣,那些《萌芽》裡,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早戀、樂隊和出國,王梓博覺得離自己生活真的很遠。

幸好身邊有一個膽大的死黨,看著陳漢升做的那些“離奇”事情,簡直就是王梓博讀書生涯的快樂源泉。

上了大學以後,他又機緣巧合的認識了黃慧。

黃慧這種女人,又虛偽又愛慕虛榮,還喜歡用“星巴克”或者“巴寶莉”這些東西來點綴自己的日常,所以從普通家庭出來的王梓博,下意識的就把身份擺低。

即使以後的相處中,王梓博察覺到小慧姐可能在說謊和欺騙,仍然希望用真心去“感化”黃慧。

這種想法當然很幼稚,兩人最終還是分手了。

下一段戀情就是邊詩詩了,儘管陳漢升和蕭容魚進行了大量助攻,不過兩人關係一旦確定,這是個坦率潑辣、甜美真誠的湘南姑娘,她把愛帶給王梓博的同時,還幫著他一點一點的提升自信。

所以,王梓博對邊詩詩的感情很深,不過從邊詩詩的聊天中,兩人確認關係後的第一個人情人節應該沒辦法在一起了,她好像很快就要離開了。

有些倉促,也有些突然,就連邊詩詩自己都沒反應過來。

“小陳這個狗東西呢,你修羅場還沒解決呢,也好意思來嘲笑我。”

聽著陳漢升沒心沒肺的回答,王梓博在悶悶的腹誹。

要不是這裡還有其他人,王梓博真想狠狠罵幾句發小,這裡的“其他人”不僅僅是羅璿,還有羅璿的母親黃小霞。

其實王梓博也在奇怪,為什麼黃姨也過來了?

趁著陳漢升去大排檔廚房點菜時,他跟著問了問原因。

“不放心唄,就擔心我和羅璿舊情複燃,開始還不允許羅璿出來見我。”

陳漢升無奈的說道:“羅璿脾氣也倔強,不允許出去她就要跳樓,最後沒辦法,雙方只能各讓一步,女兒帶著母親出來約會了。”

“那你尷尬不?”

王梓博問道。

“賊尷尬。”

陳漢升笑著說道:“我走過來的時候,腳趾已經在路上摳出一副onepiece偉大航線的寶藏圖了。”

“操!”

王梓博明明還是很難過,可是陳漢升這樣說,他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隨即想到邊詩詩,他忍不住又失落起來。

雖然王梓博臉色在不斷變化,可是大家的注意力並不在他身上,黃小霞眼裡只有羅璿,羅璿眼裡只有陳漢升,陳漢升舉著啤酒“咕嘟咕嘟”的喝著。

“師兄,你對象怎麼樣啊?”

羅璿雙手撐著下巴,定定的看著陳漢升,膚白是羅璿的特點之一,在燈光下好像泛著一層珍珠似的光澤,黑白分明的眼睛裡充滿期待。

年前羅海平接羅璿回家的時候,為了討好閨女,就把陳漢升和蕭容魚可能分手的猜測透露出去。

羅璿經過一番側面瞭解,發現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所以大年初一的早上,她也許了唯一的願望,不求財、不求學、不求身體健康,只求沈師姐也離開陳漢升。

這樣的話,陳師兄就是獨屬自己了。

“我對象啊,還好吧。”

陳漢升放下酒杯,抹抹嘴說道:“我很有愛心的,不僅對象不錯,對貓也不錯,對狗也不錯······”

“陳師兄~”

羅璿搖了搖陳漢升的手臂,撒嬌的嗔怪。

“咳!”

黃小霞目光看著隔壁的華聯商場,喉嚨裡咳嗽一聲,提醒閨女注意儀錶。

關於陳漢升和蕭容魚的事情,黃小霞也聽羅海平說過,不過她總覺得這兩人還會和好,而且陳漢升對自己閨女的感覺也很奇怪,有點嫌棄又有點放不下,特別矛盾的一種心理。

“哎~”

黃小霞歎一口氣,羅璿的五官身材並不差,在韓國讀大學的時候,還有星探找過來挖掘呢。

只是羅璿脾氣太臭了,又固執又霸道,還有強烈的佔有欲,陳漢升又不缺錢,他怎麼可能願意忍受嘛。

所以“嫌棄”能理解,那麼“放不下”的原因是什麼呢,羅璿轉學的時候,為了防止她被欺負,陳漢升還特意送了一輛寶馬送給羅璿。

以羅海平和黃小霞的資產,買輛寶馬自然綽綽有餘,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一點,陳漢升想到了,那就說明他心裡一直有羅璿的位置,只是嘴上不願意承認罷了。

不管怎麼樣,陳漢升既然不願意承認,那就說明一些問題了,所以黃小霞還是堅定的執行“棒打鴛鴦”政策,她看了看時間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啊?”

羅璿愣了一下,馬上激烈的反對:“剛剛10點20分,再說我們走過來都要20分鐘了,我和陳師兄都沒說什麼話,他明天就要回建鄴了!”

“已經很晚了。”

黃小霞拿出母親的權威:“你要是不回家的話,我就······”

“你就鎖門吧,趕快鎖門!”

羅璿絲毫不懼。

黃小霞心說你想得美,鎖門正好順著你的意思,你就可以和陳漢升夜不歸宿了是吧。

不過羅璿的脾氣,不能這樣一直硬扛,尤其陳漢升和王梓博還在旁邊,面對母女之間的吵架,兩人一起尷尬的在摳著偉大航線的寶藏圖。

“這樣吧。”

黃小霞沉吟一會說道:“既然漢升明天回建鄴,那我們明天也回韓國吧,正好在祿口機場搭飛機,麻煩漢升順路捎一下,你們在路上還有好幾個小時可以聊天。”

黃小霞這是打得精明算盤,既滿足了羅璿和陳漢升見面的想法,現在又相當於“雙方各讓一步”,可以把女兒勸回去。

“就這樣定了吧,明天我去接你們。”

陳漢升覺得這樣可以了,因為黃姨在這邊,很多肉麻話都沒辦法表達,至於和羅璿鑽小樹林,那是更不可能了。

“好吧。”

既然陳師兄也這麼說,羅璿也就不再堅持,只是還提了個小要求:“陳師兄,你再送我回家好不好。”

“好,O······OK。”

陳漢升壓下那句“OjbK”,對王梓博說道:“你先回去收拾行李吧,我送一下小師妹,明天我也去接你一下。”

“那個······小陳。

王梓博總覺得哪裡好像不對,但是一時間又沒辦法準確的表達出來。

“怎麼了?”

陳漢升轉過頭,同時轉頭的還有黃小霞和羅璿。

羅璿有些不高興,大概梓博哥覺得耽誤了自己和陳師兄的相處時間。

“那,那沒什麼了。”

王梓博不習慣被眾人關注,扭扭屁股說道:“你小心點吧。”

“神經病,在港城還怕有人劫色啊。”

陳漢升嗤笑一聲,送著羅璿回去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