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21-822

porsmm
本文:2022-08-31T06:44:30
八百二十一、陳漢升:我要當哥哥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薑還是老的辣啊。”

陳漢升笑著說道:“邏輯雖然很詭異,偏偏我反駁不了。”

“你注意安全,以後不要開車時打電話。”

陳兆軍擔心兒子分心,叮囑一聲就掛了電話,不過因為“小魚黨”的黨內信息共享政策,他專門聯繫了蕭宏偉,表示陳漢升晚上就回來,要不要安排兩個孩子見個面,順便解決問題。

蕭宏偉能夠感受到,老陳對自己孫女(孫子)的關心,不過他也沒有貿然答應:“還是先問一下吧,我擔心漢升的突然出現,會刺激到小魚兒,所以還是打個底比較好。”

最近因為邊詩詩的到來,蕭容魚心情明顯好了很多,梨渦也出現在瓜子臉上了,老蕭心裡很高興。

只是小魚兒時不時捂住小腹的舉動,蕭宏偉又有些心酸,閨女已經無意識的在保護自己孩子了,可是對蕭宏偉和呂玉清來說,其實小魚兒也是自己的孩子啊,他們想永遠呵護這個童話般的甜美笑容。

“呼~”

蕭宏偉長呼一口氣,這個年近半百的公安局副局長,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其實只是一個超級疼愛女兒的父親。

“閨女~”

等到和蕭容魚打電話的時候,蕭宏偉的情緒已經收斂起來,語氣也變成了輕鬆愉悅,他生怕把負面的東西傳遞給閨女。

“爸爸!我和詩詩在吃蛋糕聊天~”

蕭容魚笑著說道。

“好,好,好。”

老蕭連說三個“好”,他也沒有打斷,安靜聽著閨女清脆的笑聲,內心有種充實的溫暖,直到小魚兒開口詢問:“爸爸,你找我什麼事情呀?”

“我······”

蕭宏偉突然有點不想說這件事了,他有種預感,一旦小魚兒知道陳漢升回來了,平靜的生活節奏就要被打破。

“其實,一家三口這樣也很不錯啊,
孩子出生後,最多是一家四口嘛。”

老蕭腦海裡,突然蹦出一個和之前矛盾的想法。

“爸爸,什麼事哦?”

蕭容魚再次問道。

“咳·····”

老蕭清了清嗓子,猶豫了一下說道:“漢升,他回港城了。”

沒有出乎預料,小魚兒那邊突然安靜下來,剛才的喧囂和熱鬧就好像水蒸氣一樣被瞬間蒸發,老蕭忍不住歎一口氣,還是不應該講的啊。

半響後,小魚兒才輕輕的回道:“哦。”

掛了電話後,蕭宏偉莫名的開始不安,還給呂玉清發了個信息,讓她提前回家看一看。

呂玉清已經申請內退,工作都交接的差不多了,一旦上級批准,她就正式成為半退休的領導幹部。

這要是換成別人,可能會比較難以理解,畢竟供電局的編制內工作屬“錢多事又少”,不過是呂主任的話,似乎就沒什麼了。

畢竟她愛人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女兒也在建鄴開了一家律所,據說也挺有名氣的,最厲害的是那個“女婿”,果殼電子的大老闆,錢對呂主任來說可能只是一串數字吧。

不過奇怪的是,年前有人和呂玉清提起這個“女婿”,一向高冷的呂主任也會笑著謙虛幾句;

年後要是再有人提起,呂主任只會冷冷的瞟一眼。

市供電局距離蒼梧小區並不遠,開車只要不到20分鐘,就在老蕭忐忑的時候,他終於接到妻子的回復。

呂玉清:你下班後不要應酬了,直接回家,小魚兒要提前出國了!

“哎!!!”

蕭宏偉真想狠狠的給陳漢升一套左右勾拳。

建鄴那麼大,你沒事回什麼港城啊!

······

陳漢升還不知道自己被嫌棄,他回到家裡後,父母還在單位,陳漢升就滿屋子的溜達一圈,發現家裡盆盆罐罐都挺好,並沒有出事情的徵兆。

“難道是我的小宇宙第七感出了問題?”

陳漢升自言自語的說道。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煙灰缸非常乾淨,家裡也嗅不到一點煙味。

“老陳戒煙了嗎?”

這真是稀奇了,陳兆軍是個老煙民,他突然戒煙的理由是什麼呢?

陳漢升躺在沙發上,順便打開電視,一邊思考老陳戒煙的理由,一邊刷著網,心裡還在吐槽這群傻吊記者,為什麼還不把我“抗韓美少年”的英勇事蹟發出來,我要轉發在QQ空間裡了。

刷著刷著困意上來,陳漢升就睡了過去,沒多久就聽到親媽熟悉的嘮叨聲。

“你爸是這毛病,你也跟著學。”

梁太后絮絮叨叨的說道:“看電視就看電視,睡覺就睡覺,為什麼就是喜歡開著電視睡覺,催眠啊?”

梁美娟囉嗦歸囉嗦,其實看到陳漢升回家還是很開心的,買了一堆海鮮回來,準備做給這個不省心的兒子吃。

“我沒睡。”

陳漢升揉揉眼睛說道:“正聽著電視呢,不算浪費。”

“你爸也是這樣回答的。”

梁美娟白了一眼陳漢升,又有些擔心的說道:“他這幾天經常半夜起來看電視,看著看著就在沙發上睡著了,我還得起床幫他蓋被子,問他原因吧,你爸就說是工作壓力,我感覺不太像啊。”

“你不要多想,也許真是工作原因呢。”

陳漢升笑著安慰道:“老陳這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還想為人民的事業發光發熱······”

不過心裡面,陳漢升也開始納悶,老陳都幾次拒絕提拔了,他怎麼會有工作壓力呢?

陳漢升盯著電視看了會,突然走到廚房說道:“媽,你和我爸上次單位體檢的報告在哪裡,我想看一看。”

“看這個幹嘛?”

梁太后有些奇怪:“終於學會關心爹娘了?”

陳漢升憨厚的笑了笑,其實按照正常發展,爹媽身體應該很不錯的,不過老陳一些反常的生活細節,還是讓陳漢升覺得蹊蹺。

因為電視劇裡的某些橋段,“突然戒煙”好像就意味著各種重病。

梁美娟把兩人的體檢報告都拿出來,陳漢升看完發現除了一些小問題,根本沒有什麼器質性病變。

“那是為什麼戒煙和失眠呢?”

陳漢升琢磨一會,又給老陳打個電話:“爸,你今晚加班嗎,我媽讓我問問你到哪裡了?”

“哦,有點事剛下班。”

老陳聲音還是那樣的淡然:“我剛剛走到建設中路,正在等紅綠燈。”

“那我們在家等你。”

陳漢升嘴裡說著“在家等你”,其實已經站起來要下樓了。

“你去哪兒?”

梁太后在背後喊道。

“我去接我爸!”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當個孝順兒子。”

“父子倆怎麼都神神叨叨的。”

梁太后無奈的搖了搖頭。

······

開車出了小區以後,陳漢升來到建設中路,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左顧右盼,沿著回家方向尋找老陳。

陳漢升總覺得有事情,所以打算悄摸跟蹤一下,沒過多久,他就發現了陳兆軍的身影。

老陳手裡好像拎著一袋吃食,陳漢升借著路邊門店的燈光,發現是港城的“五穀雜糧餅”,這是自己高中時愛吃的早餐。

“這就是老陳晚下班的原因嗎?”

陳漢升心裡有些愧疚,老陳大概是專門繞路為自己買吃食的,自己居然還懷疑他。

陳漢升正要喊老陳上車的時候,陳兆軍突然在一家母嬰店門口停下來了。

母嬰店裡都是一些嬰兒的衣服和鞋子,還有一些肉嘟嘟的奶娃娃,他們正被爺爺奶奶抱著,咿咿呀呀的吃著手指頭。

陳兆軍盯著這些胖娃娃,腳步似乎都邁不開了,臉上的神情也是那麼的慈祥和藹,燈光反射在眼睛裡,似乎還有一層淚水在晃動。

“我日!”

看到這裡,陳漢升腳底直接伸出一股涼意。

老陳經常失眠,的確不是工作壓力。

繞路給自己買吃食,會不會是因為出於愧疚?

至於在母嬰店門口徘徊······

“我爸和莫二媽是不是有孩子啊?”

陳漢升心態是當場炸裂。


八百二十二、老實人就像1塊生薑
作者:柳岸花又明
“好像又不太可能啊。”

想著想著,陳漢升又“啪”的扇了一下自己,這個傻吊推測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除了相信老陳和莫二媽的人品以外,莫珂還是丁克黨,她年輕時沒要小孩,現在更不可能。

再說了,她目前都把精神寄託都放在沈幼楚身上,一心等著沈幼楚和陳漢升結婚生子,也不會再有其他心思的。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才可以讓老陳又是失眠,又是戒煙,還在母嬰店門口駐足許久。”

陳漢升默默的思索,同時也排除了另外一個可能。

要是父母覺得自己這個大號養廢了,真想重新練一個小號,他們應該也不會隱瞞的,老陳更沒必要這樣焦慮。

陳漢升沒想過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因為那張“懷孕秘方”還沒有來得及對小魚兒使用,其次沒有收到一點反饋。

所謂的反饋來源就是王梓博了,這是安插在“小魚黨”裡的間諜,陳漢升相信,只要死黨探聽到重要消息,他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自己的。

當然了,如果大家都刻意瞞著這個萌蠢的間諜,陳漢升肯定也是一無所獲。

······

父子倆一前一後回到海寧小區,等到老陳上樓後,陳漢升還裝模作樣在下面等了十分鐘,直到梁美娟打電話催促:“你爸都到家了,你去哪裡接的啊,趕快回家吃飯!”

“來嘍~”

陳漢升回家還是嘻嘻哈哈的樣子,不斷吹噓自己硬懟三星的英雄事蹟。

這個消息已經上了建鄴電視臺的新聞,父母的表現還是和以前一樣,梁美娟就在碎碎叨叨的提醒,做生意儘量少得罪人,多個朋友多條路;

老陳對兒子做生意的方式從不多問,只是叮囑陳漢升注意身體,不要把金錢看得太重,要有一顆正確對待財富的平和心。

不過末尾的時候,陳兆軍比平時多加了一句:“你要學會戒煙了。”

“為什麼?”

陳漢升抓住重點問道。

陳兆軍愣了一下,好像正在找理由回答,陳漢升也在目光炯炯的等待。

只是這個時候,梁美娟用筷子敲了一下兒子的腦袋:“讓你戒煙難道不對嗎,還問為什麼,沒有為什麼,必須執行!”

因為親媽的“豬隊友行為”,這件事直接揭過去了,陳漢升也沒有觀察到老陳細微的表情變化,只能忍不住歎一口氣。

“我媽和沈幼楚真是憨到一起了!”

······

吃完飯以後,梁美娟在廚房裡刷碗,大概是兒子回家的原因,她嘴裡還哼著跑調的小曲,看起來心情很不錯。

父子倆就在沙發上看電視,陳漢升刷了會新聞,看了看網友對自己今天行為的評論。

大部分都是嘉獎的,當然中間也有很多果殼網絡部的水軍在帶節奏,潛移默化的樹立果殼電子“民族企業”形象。

“爸~”

陳漢升心滿意足的收起手機,開口對老陳說道:“我們去陽臺聊會天?”

“哦,好。”

陳兆軍有些意外,不過還是答應了。

父子倆來到陽臺,儘管已經過了立春,不過夜晚還是冬天的味道,天空像被墨水塗抹得一樣的濃黑,遠方有幾顆繁星在跳動,月亮倒是又大又圓,只是灑下的光芒,清清冷冷的如揉碎的寒冰,靜靜的鋪在小區地面上,

“呼······”

陳漢升吐出一口白霧,掏出煙準備點燃。

“我都讓你戒煙了。”

老陳有些不高興,阻止兒子抽煙。

“謔!”

陳漢升笑了笑,沒說什麼收起了煙盒,陳兆軍也沒有再說話,父親的耐心總是很好。

過了一會,陳漢升突然問道:“爸,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老陳看了一眼兒子,目光有些遲疑,最後還是搖搖頭說道:“沒有。”

他也是沒辦法的,下班前老蕭特意打電話過來,用懇求的語氣,請老陳不要告訴陳漢升“懷孕”這件事。

因為小魚兒僅僅聽到陳漢升回來的消息,她就準備明天提前出國了。

蕭宏偉擔心陳漢升知曉真相後,他一旦找到小魚兒,兩人再次談不妥,閨女的孕吐只會更加強烈,而且從目前的態度來看,小魚兒不接受陳漢升的可能性更高。

老蕭的口吻在轉變,陳兆軍最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這位“女兒奴”父親,似乎要逐漸順著小魚兒了。

只要閨女開心就好,孩子沒有爸爸無所謂,沒有爺爺奶奶也無所謂,總之有外公外婆就行了。

這也是陳兆軍站在母嬰店門口,看著那些嬰兒難過的原因,他也很想抱抱自家的胖娃娃啊。

“漢升。”

老陳有口難言,千言萬語只能匯成一句話:“你要更加成熟啊,很多時候即使再不舍,也要做出一個決斷,不然你會失去更多的。”

老陳說完就返回客廳,只留下默默發呆的陳漢升,還有一地清清冷冷的白月光。

······

陳漢升在陽臺站了一會,他仍然沒理解父親的意思,只是感覺沒來由的非常心塞。

“叮鈴鈴~”

這時,王梓博的電話突然打過來,接通以後,他在話筒裡興奮的說道:“小陳,我看到你diss三星的新聞了,真是漲自己志氣,滅棒子的威風······”

陳漢升不想聽這些廢話,煩躁的打斷道:“下次不是蕭容魚的事情,你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

“靠!”

王梓博忍不住抱怨:“你就把老子當成工具人了,還十幾年的發小呢,以後有消息我也不告訴你!”

“行行行,王哥有什麼指示,陳弟洗耳恭聽。”

聽到王梓博“怨婦”一樣的口吻,陳漢升心情突然好了一點了,他好像很喜歡把快樂建立在死黨的“痛苦”之上。

“你個狗東西,我不想說了。”

王梓博作勢要掛電話,不過就是沒有實際行動,等著陳漢升挽回一下。

“行啦,出來喝酒吧,我請客。”

陳漢升笑眯眯的說道:“我心情也不太好,一會華聯商場那邊的大排檔集合。”

“啥?”

王梓博怔了怔:“你回港城了嗎?”

“沒有,我現在準備變身飛回去。”

陳漢升很認真的回答。

“你放屁!”

王梓博明白過來,陳漢升又在逗弄自己。

“我下午回老家有點事情,沒來得及和你說”

陳漢升笑著說道:“明天離開時,順便接上你吧。”

“這才差不多。”

王梓博轉怒為喜,一路哆哆嗦嗦的跑到大排檔,等到點好了飯菜,陳漢升才悠哉的出現。

看到了兩周沒見的死黨,王梓博心裡還是很高興的,大力拍拍陳漢升肩膀,又捶捶陳漢升胸口,要不是這裡客人太多,他真的很想熊抱一下。

兩人坐下來以後,王梓博的話匣子就關不上了,他就是這樣的,在熟悉的人面前,話多的說不完,在陌生人面前,除了扭屁股就是沉默。

“小陳,你在建鄴就爽了,我這個寒假一直陪著我媽走親戚,她逢人就說我開了個公司,還賺了不少錢,被人誇獎我很不適應,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羞恥感。”

“前兩天高中同學聚會,你不在,小魚兒也沒參加,高嘉良裝逼可厲害了,哼哼,我吃完飯沒唱歌就走了!”

“邊詩詩也在老家,我們每天只能聊QQ,不過我發現最近和她的默契感很足,難道這就是情侶之間的心靈感應嗎?”

······

陳漢升一邊聽著,一邊瞧著王梓博樸實忠厚的神情,突然感歎一句:“梓博,你真像一塊生薑。”

“啥意思?”

王梓博眨眨眼睛:“寓意我性格剛烈,很有男人氣概嗎?”

“恰恰相反。”

陳漢升搖搖頭說道:“生薑這玩意,燒在紅燒肉裡像塊肉,燒在土豆裡像塊土豆,燒在黃燜雞裡像塊雞,說明它百搭百用,沒有一點存在感。”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