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青的韻事(下)

冰心
本文:2022-08-29T22:59:14
  小青的乳房被撫得全身都騷癢難熬到了極點;而她上身受制,下身卻因她兩條大腿緊夾著,相互磨擦的動作之下,使那半退下來的緊身長褲,愈磨愈往下磳,而蹭到她整個的屁股都露了出來;以致於她光淨的白臀,在滑溜溜的紫色緞子床單上不斷旋扭時的觸覺,也引得更加性慾亢進,不由得感到在胯間的肉縫,又潤濕無比了起來;感覺到那黏黏的、滑滑的液汁,又要浸透了她小小的三角褲了…

  「啊~!…坎啊!你…你把人家弄得…羞死了!見不得人死了!」

  男孩笑咪咪地瞧著小青滿面羞愧的表情,便挪著身子,側在她旁邊,一手仍然鉗著小青兩腕,壓在枕上;另一手將她奶罩一條可調整的肩帶扣環,扯鬆開來,使那原就罩不緊的乳罩,鬆弛垮落,覆著小青瘦嶙嶙的胸脯,再經不住他輕輕一抹,就被拉到了她小乳房下面的腰肚上;暴露出小青整個瘦弱、潔白、楚楚憐人的胸脯了。這時,男孩把嘴附到小青的耳邊說:

  「妳這麼怕人看呀!?…可妳瞧妳自己!妳這樣兒,卻真美呀!」

  小青不解男孩為何這麼說,被他一讚美,就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啊!…天哪!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剎那間,小青驚叫著。

  原來仰臥著的小青,一睜開眼,就見到在床頂的天花板上,那一面鉅大的鏡子裏,正映著半裸的自己,和身旁扯著自己手腕的男孩,在深紫色緞子床單的襯托下,清晰奪目地呈現著兩人此時的姿態啊!

  男孩忍不住笑出聲來,問道:「怎樣?張太太!妳自己說吧,美不美?」

  「天哪!…這簡直是更要羞死人了啊!…天哪!這樣子的人家…怎麼也…也有鏡子…?」小青的喉嚨像打了結似的,說不下去了。

  男孩以一幅在行的語調說:「這就是這家男女主人…講究的地方啊!據說,在這臥室裏裝鏡子,還是女主人她的主意哩!」

  說著,他指頭又在小青已經硬挺的奶頭上撚捏起來,而小青也又嬌哼著:「啊!…啊~!…天哪!我這樣子…在這張床上,豈不更要羞死了啊!噢~喔~啊~!不!…坎!我…我不能啊!」

  小青本以為在這張床上,男孩會以「強姦」的方式,使自己「就範」,而從此為自己的另一個新的「外遇」開了張。但她卻沒料到,這鏡子會將這第一次的「開張」,完整地呈現在自己眼中,令自己想「否定」自己的行為,都將無所遁形,而不禁真的感到一種難言的、真正的羞恥了。

  但也正因為這種「羞恥」,將小青此刻的性慾,撩起得更熾熱、更激烈、更亢進了起來。僅管嘴上口口聲聲的說她「不能」,但整個身體反應,卻由她扭屁股的動作,充分展現得一覽無遺。不要說男孩早已一眼看穿,連小青她眼看著那鏡中的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有多麼淫穢、不堪入目了!

  然而,對楊小青而言,那鏡中自己的影像,愈是不堪,就愈像催情似的,引得她騷勁大發,禁不住把仍被退下一半的緊身長褲所繃著的兩條腿子,都微曲起來,連連交互搓磨不止;到最後,她忍不住那難熬的興奮,終於把雙膝向外分張,腳蹬著床,扭起屁股了。

  男孩笑了,把捏小青奶頭的手,移到她的肚子上;一面陣陣輕輕按著,一面用手指勾起她三角褲腰際的鬆緊帶,往下拉到小青的那一叢又黑、又濃密的陰毛也露了出來;便以手掌根壓在她鼓鼓隆起的陰阜上,旋磨著…

  小青半睜半閉的眼,瞧著天花板鏡中的自己…

  男孩知道楊小青被鏡中的景象刺激得更亢奮,已經完全被淫慾衝昏了頭,便大膽地把手指探到小青胯下,隔著被淫液浸透的三角褲,扣挖了起來。同時,一面對她說:

  「張太太,妳已濕成了這種樣子,為什麼還要堅持抗拒呢?…為什麼不讓妳的…性飢渴得到解決?…讓夢寐以求的…青年力壯的、威猛的男人陽具,來充塞妳空虛已久的…小屄?…慰藉妳寂寞的芳心?滿足妳中年婦女的、強烈的、性慾的需要呢?…再說,也正是因為妳有如此成熟的風韻,所以我才持別對妳感興趣的呀!」

  這種話,就像是男孩在電話上對她說的一樣,那種「挑逗性」令小青頓時又再度沉迷了。她一面搖著屁股,一面喃喃囈著:

  「喔!…喔~!…就是嘛!就是嘛!…我這輩子…被無止境的寂寞、空虛…折磨得早就…難熬死了!…要不是我還能夠以我僅存的一點中年女人的吸引力…跟男人還有些交往機會,我會早就耐不下去,發瘋掉了!喔~!…坎!你真的是…看得我好穿喔!你年紀小小,卻真的好懂女人的心喔!」

  男孩又說:「就是嘛!張太太,妳自己也一定非常清楚,像妳…在丈夫那邊得不到性滿足,最佳的辦法就是另外找個…可以在床上令妳消魂的、強而有力的、男人,跟他外遇,對不?」

  這「丈夫」、「外遇」兩個字,像警鐘般地敲響在小青的腦海裏,令她剎時又醒過來似地,尖聲嘆著:「啊!…不!不!…我…我夢想歸夢想,可是我…行為上,卻怎麼樣也要對背叛丈夫、找外遇的事,要罪惡感死了的啊!…不!…不,坎!…不要這樣引誘我、挑逗我吧!我要真的禁不住作了那種事的話,我就要…見不得人死了啊!…」

  說著時,小青不自覺地把她原來已張開的腿子,併合了起來,大腿肉也就正好把男孩的手夾住了。

  男孩見狀,就又裝成凶巴巴的樣子,鉗住小青兩腕的手用力一壓,將被夾在她兩腿間的另一隻手,伸直了插在她的肉縫上,在她一聲驚叫時吼著:

  「去妳的!…妳別這樣不識好歹了!…明明是妳引誘、挑逗我的,還要詭辯!…明明是妳的小浪屄受不了空虛,急著要男人大雞巴進插了,還說會有罪惡感,怕會見不得人,這算是什麼!?什麼貞潔?什麼害臊!張太太,我看妳今天…今天非得要被強暴了、姦污了、幹死了,妳才會清醒過來,澈底認識妳自己的淫浪、和騷蕩吧!?」

  說著他指頭又更用力往小青的肉縫中插了下去。

  「啊!~…啊~!不!!…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

  小青尖叫了,她夾著男孩手臂的兩腿顫抖著,屁股緊縮在床單上,又搖又磨的,纖細的腰肢扭著,雙乳也隨之抖動起來,在這「爭扎」的姿態下,她那件被展開了的薄衫,也被揪成了縐巴巴的一縷,纏在被扯舉著的兩條粉臂上,形成了一幅動人心弦的畫面;而反映在天花板上的鏡中,小青眼閉著不看則已,但她一睜眼就無法不見到:此刻的自己,正是如何在強姦者的「暴力」下,更顯得豔、動人哩!

  男孩這時,用手臂的力量,撐開了小青併夾著的大腿,抽出手之後,立刻抓著她的緊身長褲往下拉扯,小青叫著:「不!…不要!…不!!」

  但因為她腿子併著,而長褲就更容易退下來,說來也真怪,楊小青不自覺地卻主動把一隻腳提起,好讓男孩把褲子脫了,但當她兩條腿完全裸露出來時,她又再度把腿併攏夾起了來,並急呼著:「啊!不,不要!…」男孩笑了說:「哈!何必說不呢?…張太太,瞧妳自己,妳這幅見不得人的樣兒,才真美,真好看哩!」

  小青兩眼一睜開,那鏡中的兩人全身,在大床上「糾纏」的樣子,一映入眼簾,就讓她覺得自己好像置身事外,將要看一部成人電影中的男女做那種事,而又由體內產生一種異樣的性反應了。尤其是當男孩把她的長褲脫下之後,並沒有像小青所預料的,急呼呼地馬上就要「強姦」她,而只是以手輕撫著她的胸口,湊到她耳邊,低聲問道:

  「妳瞧!他們兩個,優美不優美?…像不像一對情人?…妳瞧,那女的,她褲子被脫掉,又細又窄的三角褲,根本就遮掩不住的,那只屁股,和那雙美腿,是多麼誘人啊!…」

  聽男孩這樣說著,小青更將所見的鏡中的兩人,當成另一對男女的,嬌滴滴地應著說:

  「好奇怪喔!…他們兩個真的…看起來就好像一對耶!在臥室裏裝這種可以照到床的鏡子,真的會…給人一種錯覺哩!…我本來還以為只有在那種供人幽會的,旅館房間裏才有這樣子的裝潢;倒沒料到這男女主人家裏,也會有呢!…對了,坎,你搬到這樣的新居,是怎麼找到、認識他們的呢?…你運氣好好喔!」

  楊小青彷彿迷惑在這家人的「室內設計」,忘掉了自己原是來和男孩作那種事的,連語調也像是在電話上跟他講話似的了。

  男孩也就好像很順其自然地,繼續輕輕道著說:「哦,他們啊,其實這家男女主人,是我一個小學同學的爸媽,是我早就認識也滿熟的一對夫妻,所以我會知道,床上的鏡子,還是女主人的主意呀!」

  小青一聽,想到起先在客廳裏看到的男女主人夫妻合照,男的好像是個年紀稍大的,做生意的洋人;而他那年輕得多的妻子,也是個子小小、身材卻十分玲瓏、豐滿的東方女人。便不由得聯想到她會要在床上天花板裝鏡子,大概也是滿熱衷於作床上的…那種事吧?

  這時,男孩發現小青的心不在焉,就又湊到她的耳畔,輕聲說道:

  「可是她萬萬也想不到,今天這鏡中的人影卻會是我們兩個,而且還將會

  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強姦的一幕吧!」

  小青的暇思被拉回到現實,便又說不出話來了。過了好一晌,她才說道:「啊!~…你…你可不要真的這樣做啊!…我們可以僅量多談談,甚至兩人一起作一些性方面的…幻想都好,何必一定要來真的嘛!?」

  小青既像「哀求」,卻又含意模糊的、言不由衷地「說項」著。

  男孩以怪異的眼光看著小青,然後,他伸手把剛剛退下來小青的那條緊身長褲拿到手裏,持別將它褲襠那兒被淫液浸濕的印漬,呈到她眼前問道:

  「張太太,妳瞧瞧,這是真的?還是幻想的?…」

  說完,將褲子擱在小青的鼻頭下,再又把手探到她的兩腿子間,指頭往三角褲陰戶部位的凹槽裏插下去,同時問:

  「還有這兒,又黏又滑的…浸透褲子的濕潤,也會是假的嗎!?」

  「…坎!你,就別再這樣子…羞辱人家了嘛!」小青紅著瞼,兩腿更夾緊了,將屁股再度「爭扎」似的扭著說。

  但男孩這時也就變得凶巴巴的說:「別跟我拉拉扯扯的了!張太太,把腿子打開!…大大的打開來!」

  小青被吼得心中一悸,就真的「害怕」似地把腿子打開了…

  「坎!…求你不要傷我!…請你不要…傷害我啊!…」哭喪了臉的小青,哀求的聲音都彷彿顫抖著。

  「傻女人!妳怕痛妳就乖乖的,讓我佔有了,不就得了!?…我敢保證妳待會還會有享受不盡的樂子呢!…再說,妳或許會因為是被強姦的,而變得更需要被男人的…大雞巴肏哩!」男孩譏諷似的說。

  「不!…不!人家不會…不會那樣啊!…」小青顫抖地反駁著。

  「少嚕嗦!…把兩手自己巴住床頭板!我不叫妳就不准放下來!」

  男孩把小青兩腕扯到床頭,她聽命抓緊床住它的橫竿,嚇壞似地點頭說:「好嘛!…好嘛,可是…求求你,別傷害我…」

  男孩不理會她,兩手迅速地從小青腰際,剝下了她濕透的三角褲。

  「啊!…天哪!」小青心裏嘆著:「啊!三角褲…終於脫下了!」

  男孩的手輕輕在小青兩膝間一撥,她就自動地張開腿子,腳蹬著床褥,拱起了屁股;而男的手指,在她水汪汪的陰戶外一陣揉搓之下,小青就又忍不住地叫喚起那種消魂蝕骨的浪聲了…

  「啊!…喔~啊!…哦~……啊!」

  男孩的手指在小青陰戶的嫩肉上,扣扣挖挖的,而小青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大大地張開了兩條腿,扭著屁股的樣子,不由得從身子裏更覺騷癢難熬,而加大了扭動;還不時陣陣將屁股往上拱抬起來,湊合著男孩手指的動作…

  不稍時,她的兩片陰唇就被逗得又腫又大,向外撐了開來,活像一支嬌艷欲滴的花朵,在飽含著雨露的滋潤時,晶瑩、鮮明地呈現出無比誘人的風釆了!

  而男孩這才說道:「張太太!…瞧瞧妳自己!屁股扭得這麼帶勁,叫得也如此動聽…妳還說妳不是個…欠肏已久的蕩婦嗎?…」

  這種「骯髒的字眼」,聽在小青的耳裏,雖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卻仍然充滿了催情似的迷惑,令她不由得彷彿神智不清地,也喃喃囈著:

  「唉唷~!…就是嘛!你…好要命的…指頭啊!把人家弄得真的,就會要變成欠肏的…蕩婦了耶!…啊!~啊!…天哪!寶貝!我裏頭簡直是…騷癢得…難熬死了啊!」

  小青的屁股愈扭愈急、愈甩愈大幅度了起來,到最後她終於像瘋掉了似的叫了出來:「啊!…天哪!寶貝,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再也熬不下去了!…寶貝!我實在是…要…要那個的啊!…」

  男孩這才又笑了說:「是嘛!妳早就是要大雞巴…肏妳的嘛!…妳早早承認了、叫了,不是就得了嗎?…張太太,妳說對嗎?」

  「不要那樣說我!…不要把人家講得那麼…不堪好不好嘛?」

  男孩子一面帶著笑容,卻一面作出不耐煩、凶巴巴的模樣,對小青吼道:「好了!!…少嚕嗦了,張太太!妳根本就是…需要我強姦妳這只又騷又蕩的…小浪屄的!還裝個什麼勁兒?…還不快快把兩腿給我大大分張開來!?…迎接我的大雞巴!」

  說著時,他迅速地一翻身,跪在小青兩腿間的床上,把牛仔褲扣一鬆,向下一扯,露出了他那一大條肉棒子,挺立在小青的眼前…

  「啊!!…天哪!…你…你的,那麼大啊!…」小青驚呼著。

  男孩足足八吋半長,將近兩吋粗直徑的陽具,突然跳進小青的眼簾,令她立刻驚喜交集的反應,就是愛極了它、卻同時也怕極了它無比的「鉅大」,而連想到自己的陰道被它充塞、填滿了時,那種撐漲到極點的感覺,想到它在身子裏頭一抽一插時,自己將會如何體驗那種死去活來的滋味啊!

  但是此時,她卻還是叫著 :「天哪!坎!…我不能!我不能啊!…」

  男孩沒有理會她,逕行將小青的兩腿向外一拉開來,再一推著,就使她的雙腿呈現為一個M字形的姿勢;而她瘦嶙嶙的上身,由於兩手原先就被令著抓在床頭板的橫竿上,未得男孩允許不准放鬆,以致雙臂伸長而扯成了有如被縛著吊起來似的,纖毫畢露地呈著她雙腋下的黑毛,在小青皓白的肌膚襯托下,無比的鮮艷觸目了。

  而最令人要目不暇給注視的,當然就是她奶罩被扯鬆掉了之後,垮落在她的腰肚上,以致於完全失去遮掩而展現出來的兩粒挺舉得高高的、觸目的奶頭、和她楚楚憐人的、細弱的雙乳了。

  男孩在小青分張的雙腿之間,挺著他那根鉅大的肉莖,以低聲吼著:「妳這欠肏蕩婦!…還要繼續裝下去?…還不要大雞巴肏嗎?」

  小青的兩眼緊緊閉了上,抿住的嘴,咬著薄薄的下唇,把頭只顧一左一右地甩著,喉中嗚咽似的,像拒絕承認般地嗯哼著,直到她分張的胯間被男孩熱滾滾的大龜頭觸著,如被電擊了般地顫抖起來時,她才又睜大了眼,瞧著男孩,有如哀求似地呼喚著:

  「啊!不!…不能!不能啊!你的東西那麼大!你的…太大了啊!」但她雖然這樣叫,卻把兩條腿子主動地、更往外大大分張了開來。

  男孩笑著不語,沉下腰,把硬大無比的龜頭頂到小青水汪汪的嫩肉洞口,在那兒磨輾起來,磨得小青如神智不清般,喔、喔,啊、啊的,語無倫次的亂叫;而充溢著淫液的洞口,也被男孩的大龜頭磨攃得竟發出了唧喳、唧喳的水聲來了。

  於是,男孩調侃般地說:「張太太,…妳自己說吧!妳是不是個需要被強姦的?…需要被男人用大雞巴,霸王硬上弓的…蕩婦呢?」

  男孩的大龜頭緊緊頂在小青淫液氾濫的陰戶口上,他振著腰臀,讓那又突又圓的大肉球在小青的嫩肉上陣陣磨擦,引得她禁不住也跟著將整個下體旋搖扭轉起來…

  「天哪!我…我求你…求求你不要再逼我…講那種話了好不好!?…就算我是那種女人,我也不能承認啊!…你乾脆姦污了我,寶貝!讓我在無法抗拒之下,不得不接受事實;只有那樣子…我才不會感覺到我背叛我先生,要背負讓他…戴綠帽子的罪名啊!…」小青央求著。

  小青終於道出了心中的真情。

  但她這麼喚著時,小青卻睜開了眼,瞟著天花板上大鏡子中的反影,彷若瞧著的不是自己,而是的另一個將要被強暴的女人似的…

  一面湊合男孩龜頭的摩擦而扭著屁股的小青,一面還又更楚楚憐人地說:「寶貝!但我…我唯一害怕死了的,還是你…你雞巴的…鉅大啊!我…每個男人都講我…洞洞生得好小;…而你又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男的,我怕我一定容不下你…會被你強姦得痛死了啊!」

  男孩低吼著一聲:「肏妳的屄!…張太太!」

  同時,兩手用力撕開了小青的雙腿,將鉅大無比的陽具挺進了她空虛難熬的水源洞中…頓時,被龜頭撐張得裂開了似的洞口肉圈,繃扯到從未曾有過的地步,極度強烈、被掙開了的感覺,急遽擴散到小青的全身,使她受不了,而放聲啼叫著:「啊~喔~…!…啊!!…天…哪!…

  「啊!…天哪!…你好大啊!…大得…撐死我了啊!」

  小青連續的呼號,響徹了整個房間;而男孩也斷斷續續地低吼著:

  「他媽的!…沒想到妳這…小騷屄還果真是…滿緊的啊!」

  說著,他就又用力振腰朝小青的胯間一挺,把整個陽具的大頭頭塞進了小青水汪汪的洞中…

  如被撐裂開來的激烈感,爆炸似地由陰戶散開到她的全身,令楊小青忍不住地自動把兩腿向外更大大張開,同時也更放聲地高呼著:

  「啊!!…太大了!…你的太大了啊!…我的天哪!你要把我整個人都劈開來了啊!…不!…不!!」

  男孩沉著氣,維持不動的姿勢,只用兩手壓住小青雙腿的大腿內側,使她更形劈分開來,而呈露出她被大龜頭撐裂開的、紅綻綻、水汪汪、晶瑩亮麗的嫩肉縫,夾在男孩鉅大的陽具頂端,鮮艷奪目的展現著她有如大張的嘴,含著男人肉棒的兩片又紅又腫的小陰唇,和肥肥厚厚的、擠得像飽滿鼓起來的饅頭般的大陰唇,組成了一幅極度性感而誘人的畫面;經那大片鏡子的反映,清清楚楚地現在小青自己的眼中,令她也如看成人電影中,女人被強暴時,心中驚嘆著:

  「天哪!…被那麼大一根雞巴…插的女人,怎麼受得了啊!?」

  但男孩再度低吼著:「還說不?…張太太?妳這欠肏的…小緊屄,不就正像個蕩婦一樣,需要被愈大愈好的雞巴…填得滿滿的,肏到欲仙欲死的嗎?」

  楊小青滿臉漲得通紅,掛著一幅極度不堪的表情,對男孩說:

  「沒有嘛!…我真的從來也沒有…這樣子,被你這麼大的男人,進去過啊!…寶貝~!…你真的…太大了!…我裏面,光這樣被你頭頭撐著,就快要…受不了了嘛!…」

  男孩又輕輕挺了一下,小青也又「嗚~~喔!!…」地叫了,他才說:

  「這才好呀!張太太,就是因為妳的屄,又小又緊,被大雞巴強姦起來,才會有更強烈的反應,而妳在男人眼中,也才更有韻味啊!…」

  小青睜開眼睛,瞧見鏡中自己的兩手緊巴著床頭板,兩腿被男孩劈分得大大張開,胯間如花的陰戶,被他鉅大的陽具只插入了一個龜頭的模樣,想到這有如「強姦」的景象,是自己一手所導演出來的,是自己早就背叛了丈夫,為了肉慾的滿足,再一次作出的,紅杏出墻的勾當,便不禁又百感交集,激動了起來…

  「啊…啊唷啊!~天哪!…」

  男孩沈穩地將陽具往小青的陰戶裏向前又挺進了些,小青只顧閉上了眼,猛烈左右左右地甩動著頭,不能置信似的嘶喊著:

  「我受不了,受不了啊!這輩子,我從來沒被男人這樣…強姦過啊!」

  然而楊小青的心裏,卻欣喜若狂的高呼著:「啊~!…坎!我的寶貝!你偉大的雞巴,終於插進我裏面,真太美、太好了!寶貝!…插我!肏我吧!…我需要,我需要死了啊!」

  男孩停止推送,對身下的小青問:「張太太,妳如願以償了吧?…被男人這樣子強姦,早就是妳幻想已久,夢寐以求的吧?…」

  到這時,經歷了男孩初步的進入,小青才睜開眼,淫蕩兮兮的瞟著他說:「唉!別這樣問了嘛!…你壞死了,把人都強姦了,還要羞辱人家說是自己要的,你教人家…把臉往那放嘛!?…」

  小青的媚態引得男孩更加興奮,大龜頭在她又濕又熱的洞裏更形鼓脹著,逗得小青禁不住又大聲嘆叫了:「啊~!…寶貝,你又更大了啊!…天哪!寶貝你…更要脹死我了啊!…喔~…喔~啊!可是我…我卻又舒…服死了啊!…啊!羞死了,我羞死了!…」

  小青不自覺地把被男孩捉住的雙腳使著力,將自己屁股連連向上引動著,旋扭了起來。同時一面左右左右地甩著頭,失魂般地嚷著:

  「啊!我完了!…我終於完了!我一切的…身分、顏面,我的自尊、清白,都完了!…天哪!…原來被人強姦了,我也會這樣有…性的反應啊!…」

  男孩笑咪咪地,改以和藹的口氣對小青說:「張太太,睜開眼,瞧瞧妳自己吧!…身為上流社會裏的貴婦,遭到了姦污時,妳卻會有這樣…活像個蕩婦的表情,也可以說是相當少見的吧!…」

  楊小青依言睜開眼,再度瞧著鏡中身體姿勢被強制著、楚楚憐人的自己,果真就像個蕩婦般,臉上掛滿了被大陽具充塞在體內時,那種難以言諭的表情;不禁心裏又激動了起來,開始像夢囈般地、嗚咽般地,陣陣喚著:

  「啊!…啊!我真是不能想像,不相信…我會變成這樣的啊!…天哪!…我怎麼會!…怎麼連被強姦了,都還會有那種感覺啊?!…喔~!噢~喔!…寶貝,寶貝啊!我真是…真的是…不要臉,不要臉到極點了!…天哪!…坎!你的大雞巴,脹得我舒服得…簡直要命死了!…啊!寶貝,寶貝!…強…姦我!強姦我吧!…把我像個蕩婦一樣強姦了吧!!」

  男孩開始引動身體,將他的大肉棒子在小青的陰道裏,緩緩抽送起來…

  小青的眼淚也滾滾流下了臉頰;她猛烈地甩著頭,淚珠灑到紫色的枕上、濺到了她張開著雙臂的腋下……她抑揚頓挫地嗚咽著、喘叫著、哀聲地呻吟著、高呼著;語無倫次地低吟著、嘶喊著。…

  而從被又粗又長的肉棒抽插的洞穴裏,小青的淫液,也源源不斷流了出來;那滑溜溜的液汁,沿著她的臀溝,淌到了底下的屁股肉瓣上,隨著她扭動的臀,沾濕、浸透了床單…

  男孩見到小青流淚了,並不惜香憐玉,反而更為暴力地、興奮地加快了陽具的抽送,朝小青陰戶裏一次比一次插入得更深、更急促;而且一邊插,一面還低聲吼著似的說:

  「妳哭!…妳哭吧,張太太,今天就讓妳感動個夠!…以後妳就會更記得,永遠不會忘了…這樣子被強姦的滋味了!…」

  「喔~~!喔~~!!…寶貝!寶貝啊,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樣子被大雞巴…強姦了的滋味啊!…喔~!噢!…喔~嗚~~!肏我!肏我吧,寶貝!!…強姦我,肏死我吧!」楊小青哭喪似地喚著。

  她底下的肉穴,在男孩鉅棒的加速抽戳下,整個大、小陰唇隨著它而翻進又翻出地掀動;被掏弄出來的淫液,在男孩注目下,晶瑩亮麗地閃爍著;而且還發出響亮、清脆的,噗啾、噗啾!咕唧、咕唧的聲音;顯示小青的身子,已經被男孩的「強姦」完全征服,再也難抑制那洶湧而上的性反應了!

  「好性感喔!張太太,妳這樣子,真的好性感、好誘惑人哪!…」男孩一面戳,一面對小青讚美著。

  而楊小青也恍恍惚惚地睜開眼睛,往天花板鏡子裏瞧著自己,看那鏡中女人的模樣,果然正如痴如醉,沉溺於被充塞得半失了魂的境界;就不由自主以為自己在看成人電影時,以一種旁觀者的身分,去想像、體會那鏡中人的感覺似的,在心裏驚嘆著:「啊!天哪!…她被強姦的時候,原來也是這麼享受的啊!」

  但同時,小青的身子裏,被鉅棒塞滿、抽插時,感官的興奮,卻又那麼真實、直接地刺激著自己。便情不自禁地,變得就像成人電影裏的女郎一樣,將那感覺表現了出來,有如演出來給自己看似的。連連扭著、振著被半壓制的身體,迎湊男人的戳弄;一面還更引長了頸子,高昂啼唱著那種女人在極度放浪形骸時,不絕喚出的淫聲、蕩語…

  「啊!啊~~啊!…大雞巴,大雞巴啊!…肏我,肏我啊!…我欠肏死了!我需要死了啊!…坎!寶貝,寶貝啊!…我就是太久、太久都沒有男人了,我才變得這麼…性飢渴死的啊!喔~!…寶貝,寶貝啊,你肏得我…好美、好舒服啊!你這根大雞巴,好會玩女人喔!」

  男孩笑了,對身子底下的小青說:「張太太,妳真夠騷、夠蕩啊!叫床都叫得這麼動聽,真會討男人喜歡!…告訴我,妳在妳丈夫底下,也會這樣陶醉,也是這麼會叫床嗎?…」

  「啊,不!…插深一點!再深一點嘛!…寶貝,請不要問,不要問我先生的事吧!…我不要想他,在你的大雞巴底下,我其他的…什麼都不要,什麼都不想了!…喔!…喔~!寶貝!…太好了!太美了!我…全身都舒服死了!啊~!…你的大雞巴好深,好深啊!…我裏頭,從來沒有男人到過的地方,都被你…弄到了啊!!…」

  此刻的楊小青,一面體會著有生以來初次被洋人的大陽具插進自己從未曾被任何男人抵達過的深處,一面喚叫著那種人盡可夫的、蕩婦式的淫穢的聲浪,再同時看見鏡中人的那幅身形與表情;不禁感到自己簡直就像一個處女和蕩婦的綜合體,在性慾的浪濤衝擊之下,忘形了!迷失了…

  但是男孩子卻不讓她忘掉自己,偏偏一面插著小青,一面曖昧地追問道:「我偏要問,就是要問清楚,張太太,妳的丈夫為什麼不能滿足妳?…讓妳這樣性飢渴!?…害得妳飢不擇食,要去找尋外遇?…妳說吧!妳說啊!…」

  小青急死了,掙著兩腿,主動勾到男孩的腰幹上,把自己的屁股都懸離了床單,往他的身上迎湊著、旋扭著;一面就兩眼更媚兮兮地瞟著男孩道:「寶貝,我說,我說就是了嘛!…但,求你,求求你別停下,別停止肏我!…好嗎?!…」

  男孩穩住速度,以半截陽具的長度在她洞穴抽插。小青這才斷續地應著:「寶貝!…你是知道我先生,他經年在外作生意,很少回家的嘛,…那…就是在家時,他一年也難得跟我…才作幾次;那…以我這樣年紀的,女人的生理需要,是怎樣也…無法滿足的啊!…寶貝!」

  聽到她說這種話,男孩「嗯~!」了一聲,未停下抽插,又反問小青道:「那…照理說,張太太妳久久才跟丈夫搞一次,反應就該會更興奮,叫床起來也更熱烈,更動聽才對呀!?…」

  「才不呢!寶貝,我先生他…除了能賺錢以外,什麼都不會;就是在床上…連我的洞洞在那兒,都找不到!…其他的…就更別提了!…你想,跟這樣差勁的丈夫作愛,我怎麼可能興奮?…還會叫床呢?寶貝,寶貝!…你才是個…真正的男人!才能讓我興奮,熱烈的叫床啊!喔~!…喔~!好雞巴,肏得我…好舒服啊!」

  怪就怪在楊小青說這話時,她不但不覺得是一種分神、分心,反而特別感到一股奇妙的、令她想要講淫穢、骯髒話的慾望和亢進。

  她就更蕩意十足地瞟著男孩說:

  「坎!…寶貝,你知道嗎?…每次一…被我丈夫踫到,我都…好噁心!噁心得要打雞皮疙瘩呢!…尤其是他那根…尺寸還沒有你三分之一大的…小雞雞,總是半軟半硬的,挺都挺不直,害我每次還得用手去引導它,才能進去我裏面;…那樣一點都…感覺不到的性生活…你想想,我又怎麼可能…滿足呢!?」

  男孩笑出聲,脫口而出:「哈哈!張太太,妳果然夠蕩!夠騷哩!…」

  小青的兩眼半瞇了上,裂唇露齒地也笑開了,嘴角勾魂攝魄般地挑動著:「是嗎,寶貝?…我…每次都這樣,一踫上只要不是我丈夫的男人,我就會變得好那個,好容易就會…忘掉了自己,變得好瘋狂,好貪圖床上的享受了!

  「…其實我…我以前那個男友,他也是這麼說我的,說我要男人雞巴的時候,就跟蕩婦似的耶!…喔~!寶貝,寶貝啊!…你的大雞巴,好好喔!…好會肏喔!寶貝,你喜歡嗎?…喜歡我這樣…浪嗎?」

  「嗯!…喜歡!喜歡,張太太!沒想到,妳被強姦了,居然還會有這麼性感的反應啊!…等一下,我再雞姦妳的時候,恐怕妳就要變得…更加倍瘋狂了吧!?」

  「強姦」這個字眼,楊小青是早就知道的。但「雞姦」(sodomize) 這個英文字,卻是她跟銀行經理查理發生「口交」關係時,由他那兒才學到;是指除了男女間的「性交」之外,強迫作的口交、或肛交。而此刻,小青聽到男孩用這個字,立即連想到,她一手導演勾引男孩強姦她的滋味,已經這麼刺激了,要是待會他真的再強迫自己吃他的大雞巴、再讓他肏進屁股裏,玩一整套的,充滿「箇中三味」的遊戲;那…今天豈不要…樂到極點了嗎!?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