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青的韻事(上)

冰心
本文:2022-08-29T07:45:55
  加州貴婦楊小青,那天黃昏在河濱旅館,和男友「幽會」完,回到家的途中,因為忍不住內心中難言的悵惘,幾乎要哭了出來似的,一面開車,一面傷心不止的暗自想著:「唉!如果他也跟我一樣,是單身的話,那就好了!…」

  可是她明知道,自己也非完全「單身」,也一樣是個「有夫之婦」,只不過先生經常不在家,所以才有點類似單身者的「自由」,和因為自己早就已經在「外遇」過的經驗中,交過、也換過「男友」,跟單身者的「社交」活動一樣吧!

  在這樣的念頭驅使之下,楊小青便出奇地認為既然「男友」可以有另一個女人(他的老婆),那麼自己又何必光是作個「第三者」?又何不可以也有另一個男人呢?尤其是一個能夠和自己想見面就能見面,比較有「自由」之身的單身男人,豈不是更合乎自己的要求嗎?

  於是,還在驅車回家的途中,小青她很自然地就又「幻想」起來…

  也正如她許多的「性幻想」一樣,她腦海中浮現了自己在某個男人的擁吻愛撫下,變得殷切、急迫了,身子裏的那一部分很快地潮溼了。

  而男的信心十足,毫不遲疑地就將他們兩人的衣物除了去,在自己禁不住挑逗的軀體上,肆意地把玩、揉搓、捏弄不停,令她主動將自己兩條腿子分張著,呈著那兒濕淋淋的、腫脹得分撐開來的兩片陰唇,而當男人以他鉅大的肉棒在她陰戶口上,用圓突突的大龜頭磨輾了不一會兒,她就已經忍不住地把自己的兩腿扒分得更開來,對男人喚著說 :「喔!寶貝啊!快進去吧!我早已空虛死了!…」

  男人沒有吭聲將她兩個小小的奶子抓住,用力捏著,直到她終於受不了了,嘶叫著:「啊!寶貝!插進去!插進我裏頭去吧!…」

  這幻想的情節,延續下去,自然就又像楊小青才作過的,和「男友」「幽會」時的事一模一樣,充滿了激情、和香豔無比的,綺麗的畫面與聲浪。以致於在她兩手執著方向盤,眼看著回家的公路時,她的身子在車裏的座位上,又開始不安、難耐地蠕動了起來…

  等到她於抵家,匆匆奔向廁所,拉下三角褲,往馬桶上一坐,任那蓄滿的一大泡尿,急促噴洒出來時,才嘆了一大口氣,看見自己在旅館房間,臨走時換穿上的這條三角褲檔中央,又已被自己分泌的液汁浸濕好一大片了!

  楊小青今天與男友的黃昏「幽會」,只因為男友要趕回家報到,所以到最後是連晚餐都沒吃就不得不分手的。

  而現在在家裏,兒子和管家已經吃過飯,她自己也實在沒胃口一人吃,就想,到廚房抓根香蕉填填肚子吧!

  …自然,當她的小手執著那如陽具般的香蕉時,小青的心中,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男人的肉莖,而她張開了嘴巴,將香蕉往裏面插入之後,不用牙齒咬斷它,卻合上嘴唇,吮吸了起來…

  當楊小青她一人在廚房,含著一隻香蕉在口裏,正要開始像對男人作著那模擬「口交」的動作時,她就聽見管家走過來的腳步聲,她吃了一驚,趕忙把香蕉咬斷,吞下去一節之後,就聽見管家走進廚房說:

  「啊!…太太,妳回來啦,早先在晚餐前,有個找妳的電話,可是我英文不行,沒搞清楚他的名字…」

  「哦!是男的?還是女的?」

  「聽來像是年輕的男人,會不會是少爺的家庭老師?我不敢肯定。」

  「哦,那就算了,也許待會他還會再打來的。」

  楊小青嘴上僅管這麼說,心中卻不禁打著轉,不知這個電話會是那個男人打來找她的呢?自己才剛和現任「男友」幽會回來,當然不可能是他,而那個「銀行經理」查理,自從跟他「分手」後,也多久不曾連絡過,除了這兩個,就只剩下德州前任「男友」了,難道會是他?而管家特別提兒子的家教老師,倒意外令小青墜入無限暇思中了…

  原來,楊小青為了兒子功課有人指導,請來一位現仍在大學唸書的男孩子,名字叫坎(或是叫肯的),是個個子高高的,體格算是滿魁武而強壯的青少年,由於他的一幅金髮藍眼、少年英俊的形象在第一次見面就打動了小青的心,而雇用他以來,兒子對他的教導也十分滿意,所以她就相當放心,對他也十分友善,不時在他來家為兒子上課時,為他倒冷飲、請他吃點心,在他臨來或離去時,與他愉快地搭訕,聊上一兩句話…

  然而會使小青在一被提到他時,就產生暇思的原因,卻是她對這男孩子,在「心中」,和在「身子裏」,一直蘊藏著特別的「情愫」,在私底下(包括她身子的「底下」),她總是將他視為「性幻想」的對象,與他在無數的春夢和綺麗的想像之中,極盡淫浪地作著那種「見不得人」的事,一方面是彌補她在跟丈夫之間得不到的–男性愛,澈底展現著飢渴不堪、需要到極點似的騷浪,而同時卻又告訴自己,那只不過是像對鄰居小男孩的「喜歡」罷了。

  就正因為如此,僅管在事實上她沒有和兒子的老師有過「不軌」的行為,但也總是在與他接觸時,有意無意地、或含著「暗示」性地,傳遞出那種「訊息」,卻又因地位、身份的一關係,不敢再有進一步的表現或要求,以致於這樣「若有若無」的示意,就變得像是對這小男孩,也是對小青她自己的,一種「挑逗」了。

  直到八個月前的那一次,坎在她家為兒子上課上完,外面下大雨,他沒法騎腳踏車回去,看看那雨又毫無停歇之兆,小青就提議自己開車送他。把單車放進廂形車裏,他們倆人開往男孩住處的途中,小青與他搭訕,扯到了青少年社交的話題,她就問他有沒有要好的女友呢?坎有點臉紅著答道: 「本來有一個,可是最近吹了…現在沒呢!」

  「為什麼?…坎!像你這樣既英俊、學業又好的男孩,喜歡你的女孩一定不少吧!是不是你對女友的挑選,標準太高了呢!?」

  「也沒有啊!張太太,我…不過我倒是比較喜歡懂事點的女性,像許多女孩,她們大多太幼稚,真的就是女娃娃,我就不太喜歡…」

  「哦!?」楊小青一聽,暗自問道 :「懂事的女性?那麼他…」

  她不自覺地嚥了下口水,想再探問,卻又怕顯得太大膽,便改口道:

  「啊,真不巧,曼德琳在東岸上大學,要不然我會就介紹她跟你認識的,說懂事,她就是個非常懂事的女孩,她的照片你…看過的。」

  「喔!是的,她也很漂亮,謝謝妳的好意和對我的讚美,不過…」

  「不過什麼呢?」小青不禁又好奇了起來,但她卻又補了一句道:「你們年輕人,只要是正常社交,作父母的都會贊成的啊!」

  「是,張太太,我只是覺得…妳對我的信任,會想到把女兒介紹給我,讓我覺得從不曾有過…好特別的感覺呀!我也不知道…」

  坎的回答,教楊小青突然也覺得十分尷尬起來,她用眼角偷偷掃向男孩,在那一瞥的剎那,眼光卻溜下到了他身著的牛仔褲的胯間,正好瞧在他那腫腫的、鼓鼓的、一大包的東西上。她心中一震,立刻就收回了目光,朝前窗外大雨中的公路注視著,但是同時,她卻已發現自己身體內部一種難言的騷癢,而不自覺咬住唇,沉默地發不出聲了。

  楊小青知道她得趕快作解釋,但是當她底下的熾熱,愈來愈難熬地灼燒著,令她緊抓住方向盤,將的身子在車座位上蠕動起來時,她惶恐地以為男孩已把自己看穿了,便抑制著自己屁股的扭動,掙出口說:

  「我當然是很信任你的嘛,坎!不然…我也不會要介紹曼德琳,更不會想到給你…特別的感覺呀!」才一說出口,她就立刻後悔了。

  幸好,男孩的住處就到了,在路邊停下車,她想倒車到門邊,好讓坎取單車時不致淋雨,男孩說:「沒關係,不用倒車,已經在門口了,我可以自己取單車的,張太太,謝謝妳送我回來!」正要開門下車,楊小青突然不知怎的,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臂膀說:「等一下,坎!」

  小青強壓抑住急切的心情,掙出一絲異樣的笑容說:「坎,請別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好嗎?…其實我是關心你,才那麼樣說的,反正…你在我心裏,是個好孩子,我是喜歡你的,知道嗎!?」

  男孩兩眼盯著小青看,看得她發慌,正要避開他的眼神時,他才說: 「嗯!我不會放在心上,我也知道張太太妳是喜歡我的。」

  在這天的大雨中,小青望著男孩冒雨匆匆把單車抬進門,等到大門合上,開車回家的途中,她已經再也忍不住地一面開車,一面急忙將手伸到自己的胯間,自慰起來。

  抵家後,小青直奔廁所,把自己搓揉到全身顫抖得連喘著:「天哪!天哪!…我…不但喜歡你,而且是要你的啊!…嗚~啊!…寶貝!…坎!我的寶貝!…愛我!愛我吧!…把你的大東西,給我吧!我需要男人!…我需要得都快要…熬不下去了!坎!!坎啊!…肏我!…肏我吧!」

  叫出了那種淫穢不堪的話,楊小青就上了高潮。

  因此,當這天晚上,她女管家提到兒子的家庭老師時,難怪楊小青要再度陷入那暇思中了…僅管她和男孩那一次接觸,是在與查理吃異國情調餐之前的事,而從她和查理開始到結束,再與她現任男友的連續「幽會」以來,也早過了有近半年之久,但在小青的心中,卻仍是鮮明的記憶,更由於那天雨中在車裏與他獨處,從頭到尾都未踰矩,便在她後來與其他男人有的那種淫浪關係對比之下,更令她難忘了。

  自那天後,幾個月來,坎還是照舊每周來為兒子上課,但由於楊小青自己心有所繫,對他雖然識友善如故,也不免有點疏忽,有時連招呼都忘了打,或在坎下課離去時仍呆在房間裏不出來。但是,卻還是又會在她慾火難熬的夜裏,以手或按摩棒自慰的時候,把男孩當作性交的對象,想像自己被他插得如痴如狂…

  大概這就是楊小青性心理和性行為之間的矛盾吧!

  特別在今晚,小青由管家口中聽到坎可能打電話來找她,忍不住產生的這種暇思,在預期著他可能還會再試著打來的盼望的心情下,就更形綺麗美豔了。

  她把房吃完了的香蕉皮扔掉,也沒洗手,就走回了房間,逕自進到浴室裏,在鏡中瞧著自己,像對著另一個人似的,媚媚地瞟著「他」說:「寶貝!我當然記得,你那天對我說的,不會把我亂講的話,放在心上。…可是寶貝,我可是天天都會,回想你講的那句--持別的感覺--那句話呀!喔!寶貝!你記得的,對嗎?」

  楊小青對鏡幻想著男孩就在她身後,他強壯的臂膀環抱著自己,兩隻大手掌撫著自己扁平的胸脯,但是卻也一輕一重地捏著,揉著,令自己的兩顆奶頭都硬突突的挺立了起來…

  她兩眼微微閉了上,輕哼出聲,喃喃地囈著:「嗯~!寶貝!…你知道我…喜歡你已經都好久好久了!可我一直都不知怎麼樣…對你表達,你才瞭解我那種…喜歡,是有多強烈、多麼控制不住呢!坎!…喔~坎!…自從你為我兒子上課以來,我好多次都是眼睛看到你,底下就會騷癢、難熬得…那種水都忍不住…濕透了三角褲呢!…寶貝!你一定很清楚…知道我的需要吧!」

  對著鏡子,小青的手,一面撫到自己的腰腹,一面仍然媚兮兮地朝鏡子裏瞧著說:「寶貝!你…每次看著我的那種眼神裏,是不是也看穿了我?…看透了我身子裏…那種需要男人的…性飢渴?寶貝,喔!…坎!坎!…抱緊我,抱緊我吧!…把你的那根大寶貝壓到我的…屁股上面,拱我的屁股吧!…喔~!喔~!」

  小青的呼吸急促了起來,輕嘆聲變成激烈的喘聲:「啊!…啊!!寶貝!你…你好硬、好大喔!拱得我都…快要忍不住的,更那個了!!喔~!寶貝,你…喜不喜歡我?喜不喜歡我的…屁股!?我…那兒,一受到刺激…就會令我性慾也亢進起來耶!…喔!寶貝!再拱我!…拱我啊!…啊!」

  小青把小腹抵在洗手槽邊,將自己的臀往那硬硬的大理石上一陣陣的壓著,旋扭著…到最後,她仰頭大聲嘆叫了:「啊!…寶貝!快…快!快用力…弄我的屁股!拱到我屁股溝裏去吧!…啊!!坎!坎!!」

  就在這時,小青臥室裏的電話鈴聲響了!

  急急奔入臥室,小青撲倒在床上,抓起床邊燈儿上的電話 :「喂?」

  果然是兒子的老師坎打來的電話,小青的心砰砰跳,都快跳出來了!「是啊!我是張太太。…我下午有事在外,晚餐都沒在家吃,是你打電話來的嗎?…找我有什麼事嗎?」忙解釋了,卻忍不住好奇。

  「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只是想…請妳幫個忙,不知道妳…」

  「哦!有什麼我能幫的?僅管說吧!…」

  原來坎要搬家,想跟楊小青借用她家的廂形車,好載行李、腳踏車。

  「那啊!沒問題,你何時要用?就來拿吧,反正我家好幾部車…」

  這麼答應了,小青又立刻想起問道 :

  「對了,坎,你是那天搬?…喔,下禮拜一呀?…那天我們公司也放假,那我看我就乾脆開車到你那兒,幫你搬搬小件的、零星的東西怎樣?…啊?…為什麼?…沒關係呀!真的沒關係!」

  楊小青的「熱心」,坎先還不敢接受,但聽她口氣真誠,就答應了。

  於是小青跟他約定了下禮拜一一大早,到坎的住處。

  講好了之後,坎又再「事前」先道謝再三,令小青不覺心裏飄飄然。

  「不要這麼客氣嘛!坎,反正我也沒什麼別的要緊的事,…幫你這小小的忙,可以說是最微不足道的了!…是嗎?我也是啊……這幾個月來,就是因為幾樁事情忙得,都沒和你打招呼…還好現在總算是都忙完了……

  「當然不是啊!…我還是一樣對你關心啊!…什麼?……你不要多想亂猜嘛!……我會,我會的啦!好啦!你放心好了,你是我信任的兒子的老師,我也是把你當我的孩子那樣,關心啊!」楊小青說這話時,她心裏明白,是違心的。但她真正的心意,實在是說不出口啊!於是,她就又畫蛇添足地,對男孩解釋著。

  「你也是知道的,亞當他爸爸,為了生意,一年到頭都在外面跑,在家時間不多,而我…我僅管在公司上班,也不是真的一天八小時,或者天天都得去。…所以也可以說是玩票、打發時間的啦…」

  「……也不是那麼多就是了,只幾個而已,可是她們的時間不像我那麼有閒、有彈性,要見面,都是得先約定好,所以也沒那麼經常啦。……你是說我們哪?…你跟我?…那…那你的學業,跟你們年輕人應有的社交活動……我可不願你因為要…多陪陪我而受到影響啊!……真的,坎!…我是說真的,你的好意我明白,可是,可是我跟你…年齡相差那麼大…都屬於不同世代了,你還會對我有…有…」

  小青說不下去了,雙頰都通紅了,可想而知,電話那一頭的男孩,是如何說進了小青的心崁!

  「……」聽著坎的話時,楊小青已經緊握著電話筒,仰躺在床上,兩條腿分張開來,把屁股在床單上像磨子般旋扭著,喉中仍像應著坎的話,斷斷續續地「嗯…嗯!」出聲,而她的臉頰紅得像被灼燒著,心裏又羞、又激盪的交織著慾望和倫理的矛盾…最後才說:

  「那…那我在你的心中,也是一個…對年輕人有吸引力的…女人嗎?……」她聽著坎的回答時,整個的臉都笑開了,細聲應著:「我才沒你想像得那麼好呢!…你,不過你也真是嘴巴好甜…」

  楊小青這時候褲子腰際的扣子已經解開,兩條腿分得開開的,她一隻手伸到胯間,揉搓著自己的私處;一面繼續聽著那頭男孩的話,一面愈來愈激烈地自慰著,但是她還知道咬緊了唇,不讓那種聲音併發出來被他聽到。

  到最後,她的高潮上來了,她緊緊壓制著那種忍不住的聲音,急促應著 :「我在…!我在這兒啊!…嗯!嗯~!」

  高潮完了,楊小青才噓出一口氣,然後聽男孩問她怎麼了,她才說:「沒什麼啦,只是一時的,吃東西哽噎住了一下,現在沒事啦!請不用為我擔心…」然後聽他又說了什麼,她聲音中就帶著笑的應道:

  「就是嘛,我就是常會…在吃東西的時候,好急性子的,一下子就哽住啦,或是…啊?什麼?…吃的是…香蕉嘛!…噯!噯!別想歪了好不好!……好啦!…好啦!坎!…我答應,我答應你我會小心的…好吧!…那就留待下禮拜一,我們見了面時,再繼續談吧!…好!好,晚安!…」

  掛上電話,楊小青開心的、滿懷高興地進入了夢鄉…

  為了禮拜一的事,楊小青在頭一晚上就興奮得坐立不安了。整個周末,她已經一遍又一遍地幻想了和這個大男孩子在一起的情景,想得她胯間的三角褲濕了乾,乾了又濕的,被淫液得黏黏的、滑滑的,不斷地令她整個身體都又酥又癢的,好生難熬…

  也因此,小青在這一個周末裏,前前後後就自慰了不下五六次,搞得幾乎要精疲力竭了,但是心裏頭還是亢奮得不得了。尤其是她想到,自己和坎真正在一起有接觸的那回,是在八個月前,而那次,她也只觸到了他的臂膀而已。後來的「挑逗」,也都止於偶爾的言辭、和互相交換的眼神,直到前晚的電話上,他們的「交談」才進入狀況,才變得有點色彩、直接、露骨些。

  正因如此,小青不斷回想到男孩在電話上說的那些話;說他喜歡的女人,是那種充滿「成熟」的、有「風韻」的、和女性化的,年紀稍大的婦人;說他覺得小青正是在那種對男人最具吸引力的年齡;說他確信有不少男人都會對她極有興趣的…甚至年輕的男孩,也會發現她「那種」吸引力,是格外具有挑逗性的。

  而楊小青知道那些話,在電話上,她還能有「反應」,會進一步跟他像暗示著什麼般地「挑逗」他,但到明天,兩個人真的面對面時,不知又會不會因為尷尬、不自然,而說不出口,到最後又只能停留在「暗示」和「心照不宣」的層次,徒然叫心理、身體都被難熬的饑渴折磨不堪呢?

  加上小青在禮拜天下午,為了跟坎的見面,跑到購物中心的褻衣專門店,挑了幾件特別光豔的性感內衣,和狹窄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當然是希望在男孩面前,展現出無法抗拒的「誘惑的吸引力」,使他亢奮、激情,不顧一切的「上了」自己啊!

  這許多的「暇思」和「幻想」,終於使小青在「前夕」的夜晚,在預期和盼望的心繫揮之不去時,忍不住又在臥房裏抓起聽筒,撥電話給男孩了。

  「喂~!…是我~…對,張太太嘛!…你打包都打得差不多了嗎?…那就好了,我只是想,你一個人為搬一次家,樣樣都得自己打理,就覺得想要幫你收拾、整理,好像你也是我的兒子一樣哩!…………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也絕對沒有要探你隱私的意圖。……坎!你別那麼想嘛!好不?……什麼?你的女友?…我是你…想像中的女友?…啊!?你怎麼會這樣想呢?」

  「…………」

  那邊說了些什麼,使小青的臉又脹紅了,她感覺自己總是在「交談」的關鍵,變得既要突破縛朿,大膽地講出來,卻又會因一種羞慚的約制像打了結似的,變得支支吾吾、語無倫次了。但是,她又十分明白這男孩說的,也正是她想要做,卻無法真正做的事啊!

  「…………」

  聽到男孩說的話,小青禁不住激動起來了,她好久才掙出一句:

  「我也是…也是同樣好那個喔!可是不管怎樣,在別人的眼中,我們如果走成一對的話,就會被異樣的視為…不道德、不可以的啊!……喔!坎!…別嘆氣嘛!至少…至少我們還有明天,是我們倆單獨一起的啊!以後你搬到那邊,離我家近了些,我還可以更常常到你那兒去呀!」

  「…………」

  「就是啊!你要不信…我明天,可以証明給你看啊!…………只要是我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我都可以…讓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都照作,都會心甘情願的嘛!」

  「…………」

  「天哪!你…你會那樣子…對我啊!?…………」

  「好嘛!好嘛!…你要是不滿意的話,那你就處罰我好了!」

  小青聽著男孩的話,同時在自己腦子裏想像,以致她全身都打哆嗦似地顫抖著,但也更興奮了!顯然,坎的描述,令她產生了強烈的性反應。

  「…………」

  楊小青的兩腿又分張開來了,雙足蹬在床上,抬起屁股,款款旋扭;但她還是緊抓著電話筒,一面輕喘,一面以嬌滴滴的聲音應著:

  「嗯~,好嘛!好嘛!…我盡量忍著…就是嘛!」

  「…………」

  「受不了的話,我求饒就是嘛!…喔!坎!你…好壞喔!」

  「…………」

  「你那樣處罰我,我恐怕會…又難過、卻又好舒服呢!」

  「…………」

  「啊!?要我叫…那種聲音?…………現在就叫給你聽?…

  那我怎叫得出口呢?……哎喲~!在電話上叫,多羞嘛!…好啦!好啦!我叫,我叫就是了嘛!……啊!…啊!…寶貝!寶貝!啊喲啊~!…你弄得我…好痛,又好舒服喔!寶貝!…我被你弄得簡直要瘋了!要受不了了啊!…」

  小青的叫聲,既是叫給電話上男的聽的,卻也是發自她體內,真正的呼喚,伴隨這叫聲,她又將手探進自己的陰戶手淫起來了。

  「…………」

  正當她感到高潮要上來之前的剎那,楊小青的手突然停止住了,緊緊扣在自己大張開的大腿肉上,全身不住地顫抖著,嘴巴大大張開來呼著 :

  「不!…啊!不要!不要啊!寶貝~!…我停不了,忍不住了啊!寶貝!…寶貝!!……我沒有!沒有再摸了嘛!!……我聽你的話,已經停止…手淫了嘛!」

  原來男孩在電話那頭指揮著小青的動作,而她也乖乖的聽命了。

  「…………」

  「好嘛!好嘛!…我不弄,我不再弄就是了嘛!……天啊!你真是太會捉弄人家了!」小青像嗚咽似的答應著…

  「…………」

  「好嘛!好嘛!我明天也…一切都聽你的就是嘛!」

  「…………」

  「是,現在好了,好多了…嗯!好,那就…明天見,我會的,好,晚安!」她依依不捨地掛了電話。

  「天哪!他居然制止住了我的…高潮,那明天見到他,我要是被他一踫到,恐怕就會忍不住的…要來了啊!」小青昏沉沉地睡著之前,還這麼想著。

  這天清早一大早,楊小青匆盥洗完畢,交代了管家給兒子弄好吃的,就駕了廂形車上路,往坎的住處疾駛而去。路上,她瞥見放在鄰座位子上的皮包,想到裏頭為了今天和坎的見面,特別多帶著的兩條三角褲、和那件性感褻衣;加上,又預期了可能會要用到的,那一條滑潤油膏…

  小青的兩腿當中就不禁發熱了起來,尤其是她這時己經穿著的那條細狹窄小的三角褲,夾在肉縫當中,又被外面的緊身長褲裹住,在自己兩腿併夾著的胯間,不斷地產生了難以形容的刺激……令她又要忍不住扭動屁股了。

  所幸,男孩的住處很快就到了。小青還未停車,就見那公寓門一開,正巧坎提著兩袋垃圾走出來,正看見她,便跑過來打了一聲招呼,說他正要扔垃圾,門未上鎖,她可以先進去。

  小青熄了火下車,不想在門外被他鄰居看到,便進了門,到坎的住處。她四下一望,只見坎的行李東西一共也沒幾件,大都已收拾好了,便不經意地朝一個未合攏的紙箱瞧了一眼…但她瞥見的,竟然是幾本色情畫冊,看得小青的心立刻砰砰跳,卻還是忍不住好奇,拾起來迅速翻了翻…

  畫冊裏男女交歡的照片,全是真槍實彈,打得如火如荼的口交、性交、肛交的; 一對對的、三人的、和數人群交的場面,看得小青口乾舌燥,心跳得更凶,同時也想到,原來這男孩也…也是這樣的啊!聽到坎由門外走回來的腳步聲,小青趕忙把畫冊放回紙箱裏…

  男孩年輕力壯,東西搬得很快,兩三下就順利地裝上了車,小青笑咪咪地觀望,看著男孩靈敏的動作,和他僅著的T恤衫和牛仔短褲下所遮不住的肌膚、胴體…腦子裏想的,自然就是自己和他作愛的情景了…

  男孩對楊小青笑著說 :「行了!…張太太,可以上路了!」

  說完,他拉開車門,扶小青的手讓她坐上駕駛鄰座,小青笑著說了聲謝,想著:「卻還是個有禮貌的小伙子哩!」

  大男孩坐上駕駛座,熟練地調整了坐位、視鏡,啟動開車,一面就對小青露齒笑著說:「我車子開得不錯吧!張太太?」抿嘴對男孩直笑的小青點頭應著 :「嗯!是不錯!」心裏卻想:

  「如果你等下也這樣會 "開" 我,我可就會舒服死了!」

  當然,這種話她只能在心裏那樣講,口上是絕對說不出的。

  男孩開車又快、又猛,加速、剎車、轉彎時,都緊急而卻又不失靈敏,小青在座上被甩得、震得既驚心卻又感覺滿刺激的。

  不稍時,男孩將車急急一轉,就在一幢獨院住家的車道剎車停了下來,小青驚魂始定,才訛異地問道:

  「是這兒呀!?怎麼…」

  「對…這就是我的新居,主人剛走,就只讓我一人住的哩!」

  原來坎由他現住的公寓搬來,是為一個有錢人家出國一年,又不願將房子出租而找人住進來「看家」的。坎解釋完,跳下車,為小青開車門,扶她下車,小青的手,被男孩的下手掌握著時都已經發熱了,以致她腳著了地,就不好意思把手抽回,又有點心急地對男孩說 :

  「謝謝,那…那我們就快進去…看你的新居吧!」

  這整間大屋子裏,都已經過精心佈置好,充滿十分舒服的家居情調,既寬敞又溫馨,室內外都是植栽,從各項擺設和掛出的照片顯示,男女主人還是白人娶亞裔妻子的一對異族婚姻呢!此外、電視、音響、沙發、酒櫃、等等一概俱全,足應消遣娛樂之需…

  有錢人家的小青見了,也不禁說 :「滿棒的嘛!」

  兩人四下環顧時,小青還是忍不住問了:「那你…睡在那間呢?」

  「喔,就是那邊的客人房…來看看吧!」

  房間大小恰適,傢俱齊全,緊鄰浴廁,窗外綠蔭茂密,是個充滿憩靜感的空間。小青讚嘆道:「好棒喔!坎,你運氣真好…」

  「不錯吧!…在這樣的地方,我作功課就會更專心了!」

  小青一聽,馬上說:「這麼用功啊!?…我還以為你會說住這地方,以後可以常找朋友來…玩了哩!」小青話帶著暗示…

  坎聽了卻道:「可我已答應過屋主,不會帶太多朋友來玩耶!」

  小青一急,臉頰脹紅了問:那一兩個的…還是可以囉?…」

  男孩雙眼注視她,笑著道:「應該是…可以的吧!」

  但他又沒再說下去,害得小青更羞赧得幾乎講不出話了…

  過了好一陣子,她才由內心的羞慚中抬起頭來,對男孩笑著說:

  「講話講得都忘了,你的行李還沒搬哩!…要不要開始搬呢?」

  「對…對!差點都忘了,不過我一人就行,妳歇著就好啦!」

  坎迅速跑出去,開始把他行李搬進屋裏時,楊小青就到廚房去張望,看見冰箱上貼著屋主留給男孩的短箋,叫他「盡量享用屋裏的設備」,要他把草木、盆栽等照顧好,和記得餵魚。

  小青拉開冰箱,見裏頭還放了好些水果、蔬菜、冷飲等等的,心裏想他們剛離開,還記得留點吃的給男孩,也真是好人。而她在餐桌旁坐下,一面聽到男孩搬東西的腳步聲,一面就想到等下他很快就搬完了行李,一定會累得流汗,不如就為他弄些吃的吧!

  她抓出水果,預備弄個水果盤沙拉,便在檯邊洗洗切切的,坎搬東西時,還問她幹嘛?她笑著叫他別分心,搬好來廚房就是。這時,小青的手抓著那一把香蕉,想到前天自己在電話上,對坎說她是吃香蕉哽住的那一段,不禁身子裏都發熱了。

  她香蕉還沒切完,男孩子氣噓噓的進了廚房,見小青在弄沙拉,就一屁股坐下,開心地說:「好棒…還有吃的啊?!」

  楊小青由檯邊扭轉身看著男孩笑了,說:「開心嗎?…累嗎?」

  「開心!可一點也不累!張太太,妳…妳那麼問,好像…」

  「像你媽一樣的…照顧你?…」小青瞧著男孩反問,又接著說:

  「看你這樣,一人要在這新居住,就想成你是…我兒子,好想照顧你,而這麼大屋子,又像少了個女主人似的…」

  說這話時,小青的眼光,禁不住就溜滑到坎的牛仔褲當中,瞧見他那兒,鼓鼓腫腫、大大的,一包隆起,不覺潛意識地,她握住一根香蕉的手心,都發癢起來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