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一家春(下)

冰心
本文:2022-08-28T23:30:12
  春梅姊的早點店,已經開張半個多月了,由於店在學校區附近,賣的又是速食品,碰上在開學期中,自開張起,生意就出乎意料的好。
  開張後沒幾天,春梅姊的女兒 — 玉燕就辭掉工作,到店裡幫忙,母女兩人同進同出、打扮的像對姐妹花,加上生意好,兩人笑臉迎人,忙得不亦樂乎….。
  又是一個將輪休的、周末的晚上,我交完班回到家後,卻只有玉燕在家;玉燕這些日子來,也許經過生意場合的歷練,和人交談變的比較開朗、大方;但有時和我談話時,卻仍臉紅紅的低著頭。
  「阿勇哥哥,媽媽和我本來約好,今晚飯後去看電影,票也買好了,沒想到剛才有人找她出去;她臨走前說,也許會晚一點回來,電影票不用也可惜,所以,媽媽要你飯後和我一起去….」玉燕話未說完,又害羞地紅著臉的低下頭….。
  「好呀!」我故作輕鬆的回答著。自從我和春梅姊之間,發生那些事後,每次和玉燕單獨相處時,我總是覺得很尷尬,還好,這段日子因店剛開張,所以相處的時間並不多。
  晚飯後,我用機車載著玉燕,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緊身套頭上衣,搭配著窄身短黑裙,肩上斜掛著一只白色的小皮包;削瘦的身材中,胸部卻顯得格外壯觀。
  「阿勇哥哥,媽媽說,店裡的生意,如果繼續像現在這樣好,也許再下個月後,你也不必去開車了。」
  玉燕羞答答側著上身坐在後座,雙手攬在我的腰際,頭靠在我的背上,似乎因格外高興而興奮的說著。
  她豐滿的胸部頂在我的背上,隨著路況不斷的擠壓、磨擦著,卻讓我有如坐針氈的感覺。
  電影院內黤暗的氣氛,讓玉燕顯的更自在,隨著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悲喜情節,她的情緒也時而高興,時而唏噓不己,尤其最後以悲劇收場時,玉燕更抓緊著我的手臂,頭靠著我的肩上,哭的如淚人般….。
  散場後,我見她眼睛哭的紅紅的,情緒尚未平靜,於是提議先到附近冷飲店休息,等她情緒穩定後再回家。
  也許玉燕的情緒,還停留在電影故事的情節中,她柔弱的點點頭,人也怯生生的挨靠著我,我只好擁著她,走到附近的冷飲店。
  坐在火車廂式裝璜的長椅上,柔和的燈光、悠雅的音樂旋律中,玉燕卻仍默默地挨著我,為了緩和她的情緒,我故作輕鬆的說:「玉燕,那只是電影中的故事,放輕鬆些….」
  玉燕默默地點點頭,停了一會兒她羞怯怯的說:「但很多小說中,也是這樣寫的….」。
  「小說和電影都是人寫的故事嘛,別哭了….」我只好用手輕輕地、幫她拭掉她臉上的淚水。
  這動作卻引起玉燕更激動的情懷,她突然緊抱著我,將炙熱的雙唇緊緊的蓋住我的嘴……..。
  誘人的胭脂香粉、處女獨特的體香味,迷惑了我的理智、激醒了我的慾念;我不自主的也緊緊地將她摟在懷裡,熱烈的吻著,我的手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恣意的肆虐著….。
  激情熱烈的長吻,在如將窒息般氣喘喘中清醒,玉燕滿臉酡紅的輕輕推開我,她帶著如醉酒般的眼神靠在我肩上,我擁抱著她,腦海裡一片混亂….!
  「玉燕,我們回家吧?!」隔了一會兒,我低聲說著。
  回到家中時,春梅姊已經睡著了,當玉燕帶著濃濃甜蜜的笑意,含羞向我說聲晚安後,我回到房間內,望著布簾那邊,躺在床上自責,整晚輾轉難眠,直至清晨,才迷迷糊糊的入睡….。
  ——————————————————————————–
  「阿勇….,阿勇!」我從沉睡中驚醒,睜開雙眼,卻只見春梅姊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趴在床邊,用手挑逗般、輕輕的擰著我的臉頰….。
  「春梅姊!玉燕呢?!春梅姊!昨晚….我….」我驚慌的坐起來,帶著惶恐,看著春梅姊….。
  「玉燕,她剛剛和以前的同事去逛街,說要傍晚才會回來;怎麼,你昨晚和玉燕發生了什麼事?!你對玉燕做了什麼事….?!」
  春梅姊坐到床上,靠在我的身邊,揚著眉、睇著我說著;手指卻伸在我胸前,輕輕的胡亂劃著….。
  「春梅姊‧姊‧我‧昨‧昨晚‧我‧真‧真的‧只‧只‧只‧愛妳,昨‧昨‧天晚‧晚‧晚上,唉….玉燕‧我….玉燕….唉….我….春梅姊….我….」我急的有些冒汗,說話也有些結結巴巴的….
  「阿勇!難道昨晚你真的對玉燕….你說!….」春梅姊沉著臉,嘴邊的黑痣,這時,看起來看起來有些嚇人般的妖豔….
  「春梅姊….,不,我沒有,唉….我….唉….」我緊張的雙手緊抓著她的上臂,身體也開始發抖著….
  「沒有?奇怪,你說沒有,那為什麼,你一醒來就問玉燕?而且,早上玉燕….」她瞇起眼睛,瞅著我….
  「春梅姊….,是真的,我發誓,春梅姊,我只愛妳….我….」我急的爬起來,跪坐在床上,雙手抖索的幾乎抓不緊她,我的額頭直冒汗….
  「傻瓜,我嚇你的,玉燕早上都告訴我了,看你急的….」春梅姊『噗』的笑開臉,順手將我推倒,一手輕輕拭著我額頭的汗水,一手在我腰際上搔癢著,她的嘴輕恌的咬著我的下唇,豐滿的雙乳故意的在我胸上用力的擠壓著….。
  「妳….嚇我的,….那玉燕….早上說些什麼….」我虛脫般的躺在床上,心中卻仍忐忑不安的問著….。
  春梅姊並未答覆,但動作卻愈輕狂放蕩了;她爬到我身上,將她的衣物脫掉後,又將我的衣服扒掉,雙手在我小腿內側,往上輕輕的撫摸著,嘴卻從我的胸部,往下輕輕的舔著;最後、她的手和嘴都停在我腹下的敏感地….
  「哎喲,我可憐的小阿勇,春梅的大奶奶和小穴穴好想你喲….,可憐的小親親….,一醒來就被嚇的軟綿綿的,讓春梅好心疼….,春梅的小嘴先安慰你吧,….」春梅姊用手將沉睡的肉棒,放在她臉頰上摩擦著,再用嘴輕輕地從龜頭慢慢吻著、舔著、吸著….
  我驚魂未定的心靈,在春梅姊淫蕩的佻逗中,肉慾漸漸佔滿思維,柔軟的肉棒頓時又怒氣昂然堅硬的跳動著….!我雙手不禁地、在她的背部衝動的抓捏、撫摸著….
  「春梅天天想的大肉棒,小穴穴好想的大肉棒,春梅小穴想挨插了….,哎喲!親親大肉棒插進小穴穴了….喔….好….舒服喔….」春梅姊騎在我身上,手一扶,身體下沉,將剛變硬的肉棒,吞入微濕窄緊的小穴內,她嘴裡開始嗲聲的哼著….!
  因為玉燕不在家,加上店開張後,兩人就很少有機會單獨相處,春梅姊像一位性饑渴的蕩婦,一接觸就快速大力的抽送著,嘴裡更是淫聲浪語不斷的叫喊著….!
  「哎….喲….喔….好阿勇….親達達….春梅小穴….浪死了….浪的….發慌….喔….阿勇….好肉棒….插死我….插死….春梅小浪穴….哎….喲….好硬的大肉棒….唔….天啊….太美了….我….浪穴….幹得….太舒服….喔….要洩….洩了….喔….小浪穴….要洩死了….」
  春梅姊陰道肉壁一陣陣的痙攣著,淫液噴向我的龜頭,她身體劇烈的顫抖著,人氣喘喘地伏在我的身上了….!
  我剛變硬的肉棒,被春梅姊熱滾滾的淫液,噴的更加膨脹發硬,我的淫興也更加濃厚,於是,我翻身將她壓下,次次盡底、用力的抽插著….
  「壞姐姐….幹死妳….壞春梅….阿勇要….插死妳….妳爽了….妳洩了….妳嚇阿勇….阿勇要….幹死….幹死….壞春梅的….小浪穴….」
  驚嚇後產生出的虐待變態心情,使我的慾火更加高亢,我用嘴唇咬著春梅姊的乳頭,用力的吸著、擠著、壓著;我的手在另一邊豐滿乳房上,用力的抓著、揉著;我堅硬的肉棒一次次猛力的插進她陰道盡處….
  「喔….喔….親達達….親丈夫….你幹死….春梅的….小浪穴吧….浪穴好….舒服….快….浪穴被幹得….好舒服….快….快….春梅的….小浪穴….又要洩….要爽死了….」
  被虐待的痛苦而衍生出更興奮感的高潮,使得春梅姊一次又一次的洩著,她一次次用力的往上挺,似乎要將我的肉棒,永遠夾在她陰道深處,她的陰精一陣陣的洩著,她的雙手抓著我的背部,用力的掐入了肉裡….
  「喔….壞春梅….小浪穴….阿勇要….洩了….要射死妳….」我的肉棒被她陰道劇烈的痙攣而不斷地吸吮著;我的背部因被抓的疼痛,變態般的興奮,將我帶入高峰,我全身發麻,滾燙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的射進她的穴心….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因滿足而眉開眼笑的春梅姊,雙腿又盤到我背後,她用屁股左右慢慢的搖幌著,我留在陰道裡半軟的肉棒被夾的,又蠢蠢欲動的變硬的頂在她穴心,她用手按下我的頭,將她豐滿的乳房塞在我嘴裡,要我含著輕輕地吸吮著….。
  「好阿勇,春梅姊小穴夾的好不好?」因為我的頭被她雙手扣住,嘴裡著塞著乳房,只能點點頭、用鼻子哼著回答….。
  「小冤家,你害死我了,害春梅姊天天想吃你的大肉棒,怎麼辦?」我想抬頭回答,但她的手又緊緊扣著壓下,下身開使旋轉式的扭著,我敏感的龜頭像被她的花心舔著,我全身幾乎要酥散了….。
  「好親親,可憐的春梅姊將來若老了、變醜了、沒人要了,不能讓阿勇的大肉棒插,孤苦零丁的,好可憐,怎麼辦?」她的嘴輕輕地咬著我的耳垂,向著我耳內呵氣,呵的我下體不自禁的上下抽動….。
  「親達達,春梅姊想,若玉燕嫁給你,春梅姊就可以天天看著你….哎….喲….你….喔….我….」春梅姊被我不自主的、用力的抽插,撩的又淫慾盪漾,她弓起上身抱緊我,放下腿,彎著膝,隨著我的動作,不斷的往上挺著、前後左右的扭著,嘴裡又淫蕩的叫喊著….!
  「哎….喲….我心疼的….好阿勇….我….太美了….我….痛快死了….我….又想….洩的….親丈夫….你….重一點….快….快….喔….喔….親達達….你要洩了吧….喔….喔….好燙的….喔….喔….」我被春梅姊的放浪淫叫,哄的不禁又盡情的洩了….!
  ——————————————————————————–
  當春梅姊將午飯弄好時,已經是將午後兩點了,剛接受過情愛充分滋潤的春梅姊,動作、舉止上顯得特別的輕盈,作飯時不時的回頭向我拋著媚眼,快樂的好像是一位,沉醉在幸福新婚中的小妻子….!
  午飯後,我想起當春梅姊早上的話,想向春梅姊問清楚,卻不知從何說起,突然地,我低著頭沉思,情緒陷入了低潮….!
  「阿勇,怎麼了?是不是太累了?先到房內休息吧?」剛從廚房忙完家事的春梅姊,笑意盈臉的從背後抱著我,散發著淡淡香味的臉頰,在我臉上輕輕地摩擦著….!
  我閉著眼睛躺在床上,我想著我和春梅姊、玉燕三人之間的關係,煩惱的不知如何解決,我不斷的嘆息!
  「阿勇,有什麼心事嗎?看你眉頭皺的….」我聞到熟悉的脂粉香味,睜開眼睛,春梅姊人已趴在床邊,用手輕輕地揉著我的雙眉,溫柔的吻著我….。
  「春梅姊,我只愛妳….」我緊緊地抱著她….。
  「傻瓜,我知道啦!是不是你胡思亂想些什麼?還是要春梅姊再安慰你….」她翻上床側著身和我相對躺著,臉上笑盈盈的,嘴邊的黑痣看起來也特別嫵媚,她的手指在我的心窩處輕輕地劃著….。
  「春梅姊,我愛妳,我要妳嫁給我,我會一輩子愛妳,給妳快樂,我不要妳孤苦零丁的.….‧」我覺得心裡很煩,我將她摟的更緊….。
  「阿勇!你……..」我感覺她身體一震,一會兒,輕輕的推開我,她抬起頭來,眼角濕濕的,她用手撫摸我的臉頰,然後輕輕地拍了一下,「阿勇!你這個傻瓜,唉……..」她嘆了一口氣,又抱著我,把頭靠在我胸前,聲音有些嗚咽的說:
  「阿勇,你聽我說,你對我好,我很高興,但必竟我年齡大你太多了,如果你和我結婚,別人又知道春梅姊的過去和我們的關係,大家會嘲笑你、看不起你;況且幾年後春梅姊真的老了、變醜了,但你正值事業的黃金時期,你一定會很後悔的……..」
  「阿勇,玉燕是春梅姊唯一的孩子,我很愛她,因為我的遭遇坎坷,所以她以前自卑、內向,但我一直希望她一生能夠快樂、幸福;我因為她的未來婚事和你爸爸熟悉,才進入你家,這些事玉燕也知道,而且她也很願意,只是沒讓你知道……..」
  「阿勇,你爸爸發生事故後,春梅姊想和玉燕離開這個家,也是春梅姊考慮到,你和玉燕的婚事,你不知情;但你誠意的挽留,春梅姊很欣慰,玉燕也很高興,認為她這輩子註定是你的人,所以,春梅姊才托人幫忙找家店面,想為你們創造一個能共同奮鬥、相廝守的家業……..」
  「阿勇,沒想到老天作弄人,春梅姊正高興著,我的心願要實現時,卻和你發生了……..」
  春梅姊說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了;她這些話對我彷彿擎天霹靂般的、撕裂著我的心靈,我流著淚,將她摟的更緊,….。
  「阿勇,….」哽咽了一會兒,春梅姊忽然將我抱得更緊,並熱烈地吻著我,我也熱烈地吻著她滿臉的淚痕,我心如淌血般,久久地,春梅姊又輕輕地推開我….。
  「阿勇,春梅姊一生坎坷不幸,最後卻因陰差陽錯,而又和你相愛,而你又這麼痴心,不顧一切的愛我,我心裡想,為了你,等我們店裡生意穩定後,我會坦白、詳細的告訴玉燕,祈求她的諒解;我讓玉燕先回來,就是希望能因和她多相處時,讓她慢慢瞭解你我之間的感情,不料….」她說著,不禁又長嘆一口氣!
  「阿勇,為了將來我們的事明朗後,三人能和樂相處,所以我正托人將店裡重新改造、裝璜,昨晚,因裝璜有問題而臨時和玉燕爽約,沒想到,卻因而害了你;早上看見玉燕洋溢著興奮幸福的初戀少女情懷,春梅姊痛苦中卻有滿心的欣慰和滿足….」
  「阿勇,玉燕能夠幸福、快樂是我一生最大的心願,我不要她受到任何傷害….;阿勇,你昨晚痛苦的整夜難眠,我也知道,為了玉燕一生的幸福,為了不讓別人嘲笑你,和在春梅姊以後老死後,你不會孤單的生活,春梅姊決定今天和你盡情歡娛,明天起,我會做一個、只祈望天天歡心看玉燕和你,和樂廝守的長輩….」
  「春梅姊,我只愛妳….,妳何苦….,春梅姊,我該怎麼辦….」我痛苦的將她緊緊抱住,盡情地吻著她,春梅姊也緊緊地抱著我,忘情地吻著我….
  良久良久地,春梅姊和我漸漸地清醒,慢慢地分開,她擦拭我滿面淚痕,輕輕撫摸我的臉頰,故裝鎮定的說:「阿勇,你休息一會,我該出去了,免得玉燕回來發覺到,對三個人都不好。」
  我獨自茫然的躺著,不久,果然聽到玉燕回家的開門聲,我也慢慢地打開房門,卻聽到正在看電視的春梅姊驚訝的說「玉燕!妳怎麼了?」我立即抬頭一看,卻看見玉燕雙眼哭得紅腫腫的….。
  「媽!沒是啦,是剛才的電影內容太可憐了!」玉燕仍低著頭拭淚,哽咽輕聲的回答。
  「傻玉燕,那只是電影中的故事吧!」春梅姊鬆了一口氣般的攬著玉燕說。
  「媽!阿勇哥昨晚也這麼說!」玉燕溫順的依著春梅姊,抬頭的瞟了我一眼,我看著她們母女,滿懷悵然,只有苦笑….。
  ——————————————————————————–
  晚飯時,玉燕不斷的向春梅姊訴說她白天逛街的趣聞,偶兒會斜著頭瞅著我,我卻食不知味,幾次想起來,都被春梅姊祈求的眼神留下,我只有苦笑作陪….。
  飯後,看她們母女在廚房清理、說笑,坐了一會兒,我假藉疲倦,洗完澡後就回到房間,腦海裡想著,我和春梅姊母女,未來不知該如何,想的頭疼欲裂,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睡夢中,惡夢連連,幾次驚醒又昏睡,半夜醒來,發覺頭暈腦漲,心頭疼得想要嘔吐,於是勉強爬下床,想去浴室,突然,感覺頭重腳輕般的,我摔在地上,人也茫然的失去意識了….。
  恍惚中,我似乎聽到春梅姊和醫生的談話聲、玉燕不斷的呼喚聲、春梅姊的哭泣聲、她們母女的對話聲、人來人往的雜聲;恍惚中,我似乎夢見,玉燕傷心欲絕的罵我騙子、春梅姊痛苦哀傷的要離開、似醒似睡中我心瘁的叫喊聲….。
  「….阿勇哥,阿勇哥!」像作夢般的,我勉強的睜開雙眼,虛弱中我感覺,我靠在玉燕豐滿溫暖的胸懷,她環抱著我,手裡端著杯子湊在我的嘴邊….。
  「玉燕,我沒有欺騙妳!」我虛弱地低聲的說。
  「阿勇哥,我知道,快喝了它!」她溫柔輕聲的說;一股微溫苦口的液體流進我的喉嚨,她含羞地吻著我的前額,然後輕輕地將我放下,我漸漸陷入昏睡中….。
  「….阿勇,阿勇!」我又像是在夢中般的,雙眼勉強想睜開,虛弱中我又感覺,我好像靠在春梅姊熟悉豐滿的胸部,她擁抱著我,手裡端著杯子….。
  「春梅姊,妳不要離開我!」虛弱中我又激動的說。
  「傻阿勇,春梅姊不會離開你的,乖,把嘴張開!」她溫柔輕聲的說;又是熟悉苦口的液體,由她的口內慢慢地渡進我的嘴裡,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眉頭,然後輕輕地將我放下,我又漸漸陷入沉睡中….。
  再度從虛幻逐漸清醒時,感覺我正躺在床上;窗外,秋天的太陽蕭瑟照著,午后寂寞的房間,我虛弱的抬起頭,牆上的時鐘,正指著三時二十五分左右。
  感覺上房間內,好像有些不同,我仔細看著,發現原來隔間的布簾已經不見了,春梅姊母女的床已靠在我的床邊,房間內的物品、擺設像是少了許多;突然的,我想起夢中的情形,無名的恐懼湧上心頭,我掙扎的爬下床,無意中卻被床邊的椅子絆倒….
  我看見玉燕緊張的開門走到身邊,「阿勇哥,你怎麼了?」她溫柔的將我扶到床邊坐著;「我….沒事,玉燕,我沒有欺騙妳!」像夢境的,我握著她的手低聲的說。
  「阿勇哥,我知道,你是不是口渴?還是餓了?」她仍溫柔低聲的問著。「我不餓,玉燕,….妳….妳….媽媽呢?!」我著急著吶吶的問….。
  「媽媽有事出去,馬上回來,阿勇哥,媽媽說你躺了好幾天,人還很虛弱,她交代你醒來一定要吃點東西,我先幫你端來。」玉燕說完就離開了。
  就像夢境般的,玉燕坐在床邊,讓我靠著她,一口一口的餵我,我想問的問題,都被她用微笑、搖搖頭,溫柔地岔開,餵完後,她輕輕扶我躺下,「阿勇哥,媽媽說要多休息,也許明天就可以下床了。」她對我甜甜的笑著,我又疲倦的睡了….。
  我再度清醒時,渾身是汗,感覺到是春梅姊熟悉溫暖的手,在眼皮輕輕地揉著,我睜開雙眼,春梅姊坐在床邊,用手在為我按摩著,人似乎有些清瘦,我雙手抱著她的腰,低聲喊著:「春梅姊,我….。」
  「傻阿勇,你心裡想說什麼,春梅姊都知道,放心吧!等你人好了,春梅姊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結果;現在很晚了,玉燕還在外頭等著呢!乖乖聽春梅姊的話,把手放下,讓我先幫你洗個澡再吃點東西吧!」說完,她在我臉上輕輕的吻著,然後扶著我下床….。
  在浴室裡,春梅姊仍然像以前般體貼,她因我體力尚未恢復,怕有意外發生,所以浴室門並未關,她只穿著內衣褲溫柔的幫我沖洗,由於玉燕人在浴室外,讓我覺得渾身不自在的,但春梅姊卻坦然自在,尤其最後,她幫我穿上內衣褲後,要玉燕先扶我回房休息時,更使我尷尬的幾乎無地自容….。
  ——————————————————————————–
  經過昨夜安穩的睡眠後,自喃喃自語的夢囈中醒來,我有一種非常舒暢的感覺,似乎有人用溫熱的毛巾,正在為我擦拭;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玉燕;她穿著淺黃色睡衣,拿著擰乾後的毛巾,跪坐在我的身邊,正擦拭到我的腰際,她發覺我已經醒來,頓時羞得低著頭,手也不自覺的停放在我的小腹上;讓我也窘得滿臉通紅….。
  「阿勇哥,你睡的滿身是汗,媽媽前幾天有交待說,你病剛好,不能再受風寒,所以我想幫你….。」
  她忽然發覺、她的手正放在我的小腹上,更是羞得把頭低的幾乎要碰到胸前,她的手想抽回又尷尬的動了幾下….。
  「玉燕,我已經好了,謝謝妳們這幾天對我的照顧。」
  我坐起來,順手抓起腳邊的薄毛毯,蓋住小腹下已惡形惡狀的不隨意肌….。
  「其實我並沒有做些什麼,倒是媽媽為了你,這幾天差點累壞了,阿勇哥,媽媽對你這麼好,你以後一定不能辜負她。」
  玉燕抽回她的手,將毛巾在床邊的椅子上。
  「玉燕,妳….」我有些愕然的問。
  「阿勇哥,其實那天我朋友因臨時有事,所以我提早回家,你和媽在房裡說的話我都聽到了,當時我很傷心,所以悄悄的離開家,獨自的在街上徘徊,一路上我暗自感傷,一方面,我又仔仔細細的回想著媽和你在房裡說的話,我也想起那天晚上電影裡的故事,我想媽和你不就是像電影裡的男、女主角般的相愛嗎?所以我決定回來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你們….」
  「玉燕,那….」我不知所以然的問著。
  「阿勇哥,你生病後,媽媽一直自責說她是一個不祥的人,她說只要你的病能好,就是要她死,她也心甘情願,這兩天媽又說,為了你的前途和我的幸福,只要你的病一好,她要離開我們,到遠遠的地方為我們默默地祝福….」
  「玉燕,不行,我不能害妳,也不能對不起妳媽媽,我要告訴妳媽媽….」我著急的抓緊玉燕的雙手用力的搖著。
  「阿勇哥!」玉燕變得很慎重的說:「阿勇哥,你告訴我,你真的愛我媽嗎?」我急著點點頭。
  「阿勇哥,告訴我,只要能和媽在一起,你願意什麼事都聽我的嗎?」
  「玉燕,我願意,但是不能傷害到妳,和不能破壞妳們母女間的情感,因為妳媽一生就是希望妳能快樂!」我誠懇地說。
  「阿勇哥,這兩天來,我很坦然的和媽討論過了,本來媽很堅決的要離開我們,但我告訴媽,她若離開,我們都不會快樂,後來媽雖勉強同意留下來,可是卻要我跟你結婚,她要跟你保持清白的親戚關係,阿勇哥,媽雖然經歷過兩個男人,但卻到現在才遇到一個真正愛她,而她也真正喜愛的你,媽為了我承受那麼多辛酸苦楚,我若再搶走她唯一的最愛,那我不是比電影中的惡人更可惡嗎?所以,昨天我告訴媽,除非她和我共同擁有你,否則我就要自殺….」
  我聽的大吃一驚,連忙說著:「玉燕,妳千萬不能做傻事,什麼事都能慢慢解決的。」
  「是呀!阿勇哥,媽媽也這樣說,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嫁給你,但媽媽要繼續當你的情人,阿勇哥,你是不是也同意。」玉燕說完,臉色有些泛紅,但雙眼卻勇敢的注視著我。
  我看著她的神情,不禁地將她擁入懷裡,心中無限激動的說:「玉燕,謝謝妳,但這樣怕會太委曲妳了!」
  「阿勇哥,幾年前,媽媽為了你我的事,問我同不同意,雖然你不知道,但那時,我就決定這一生要當你的人了,阿勇哥,你和媽媽都是我最愛的人,我們三個人今生能共同一起生活,是我最大的幸福,阿勇哥,你說是嗎?」懷裡的她,忽然扭身面對著我,清新的臉孔,胭紅的小口,我又緊緊的抱著她,將嘴蓋住她的香唇….
  ——————————————————————————–
  愛憐般忘情的熱吻,逐漸恢復生機的慾念,令我又將玉燕翻過身的壓在床上,我的手不老實的伸入她的睡衣內,握住她幾乎難以掌握的處女結實的豐乳,慢慢地搓揉著,玉燕閉著雙眼,羞紅著臉頰,溫柔地承受我的肆虐,我一步步的脫下她的睡衣、胸罩和內褲,她雙手在我的背上毫無頭緒的撫摸著,我雙手捧著她的一隻豐乳,用嘴撚著她粉紅般的乳暈;她嚶嚀的嗯著:「哥,我心口很慌,我….」她的下體不安的扭動著….
  我一隻手慢慢的滑向玉燕的小腹下,摸著她細細柔柔的體毛,上下左右的揉著,她身體一陣顫抖,雙手緊緊的扣住我的背,臉頰泛的更暈紅,氣喘喘的咬著我的耳垂,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哥,我心慌….,我怕….,人家第一次….,你要輕輕愛我….」
  我聽的不禁一陣肉緊,堅硬的肉棒,在玉燕的大腿上跳動著,我用手扶著肉棒,在她的處女地洞口上方慢慢磨擦著,她兩腿不自主的自然分開,我粗大的龜頭生澀的擠入她的肉穴中….。
  「哎喲….哥….,輕一點….痛….你的….太粗….太大了….」
  玉燕眼角邊有著淚痕,雙手指甲陷入我背部肌肉裡,我的肉棒停止前進,我用嘴吻著她的雙眼、吻著她的鼻尖,最後又落在她的雙唇上,我的雙手又慢慢地撫摸著她的雙峰,用手指壓著她的乳頭,輕輕地揉著;不久,我感覺她的小穴裡漸漸地溼潤了,身下的她又著輕輕扭著身體‧….‧。
  「哥….,你可以再深一點,哥….,你再動一下嘛….啊….」玉燕嗲嗲地在我耳邊說著。
  我慢慢地退到洞口,又慢慢地擠進,當我的肉棒進到最深的盡頭時,她蹙著眉頭,我又慢慢地退出;當我退到洞口時,她又空虛的嘆了一口氣;就這樣,一進一退的,我感到她的肉穴中愈來愈滑順了,她似乎也漸漸嘗到甜頭了….
  「哥….,親哥….我的好親哥….啊….又痛….又痲….,哥….,你輕點….慢點….慢….可以再深一點….喔….哼….」玉燕的下體隨著我的抽插,開始生疏的上下迎逢著….。
  「親哥….嗯….我不痛了….真美….真舒服….親哥哥….唔….」玉燕瞇著雙眼,雙手滑到我的腰下,緊緊地抱著,生怕我的肉棒跑掉,我開始輕輕抽插著,由慢加快,逐漸用力的頂盡抽退,如此大約抽插了百十下,她忽然全身一陣顫抖,嬌喘吁吁的說:
  「啊呀….哥….我….嗯….我要….尿了….我的….親哥….啊….我….流出來了……親哥哥….我要死了….喔….喔….」忽然玉燕全身無力倒在床上,她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小穴內肉壁痙攣著,一股處女的熱流噴向我的龜頭,噴的我的肉棒更加的膨脹著。
  看著玉燕因第一次的高潮後,整個人幾乎在半醒半醉之間的癱瘓著,我強忍著更加興奮的情慾,低下頭,用舌尖輕輕地在她的唇上攪動著,我吻著她的唇,將她的舌頭吸到我的嘴裡,慢慢地刮著,我的手又握著她飽滿的豐乳,一重一輕的壓揉著….。
  隔了一會兒,玉燕慢慢地睜開眼睛,楚楚動人深情地望著我說:「哥,玉燕從現在起,真正是你的人了….。」
  我吻著她前額上的汗水,問著:「妳還會痛嗎?」她搖搖頭,雙手在我的背上撫摸著。
  漸漸地,玉燕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著,她羞答答地在我耳邊說:「哥,你還沒有完吧?玉燕還可以….」她又開始不安份的扭動著。
  我聽到玉燕的話後,浸在陰道裡的肉棒,不禁更加堅硬的跳動著,玉燕的雙手緊緊地按著我的腰下,向前壓擠著;我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提起肉棒退出到小穴口,扭動著屁股,再慢慢的、將肉棒深深擠入陰道,直到陰莖根部碰到穴口,旋繞在陰道裡面的肉棒,在四週刮動,再慢慢退出到小穴口,由慢漸漸加快,弄得玉燕陰道淫水氾濫,口中大氣直喘,秀髮凌亂,全身不斷的扭擺著!
  「哥….我的親哥….啊….你的大….雞巴……要插死..我….了….啊唷….我又忍不住了….要丟了….喔….丟了….哎唷….」平時溫柔內向的她,如今像蕩婦般風騷入骨,令人色慾飄飄,我的抽插動作也由慢而越來越快….!
  「哥….親哥….哎唷….啊….啊….啊….玉燕又丟了….丟了….喔….又丟了….哎….唷….媽媽….救我….啊唷….我受不住了….媽….妳….救….救我……..」玉燕忽然用手輕輕地捏了我一下,用嬌媚的眼神向我瞟了一眼,然後,往房門斜望著,她上閉著雙眼,整個人像似無法動彈般的躺在床上。
  「阿勇….,你太粗魯了,玉燕才第一次,受不了你的折騰….,而且你病剛好,怎麼又….」
  春梅姊不知什麼時候回來的,她走到床前,帶著憐惜又嬌羞的眼神,滿臉漲的紅通通的埋怨著。
  慾火沸騰得如火山將要爆發的我,看到人似清瘦的春梅姊,我挺起身體,伸出雙手,猛然的抱住她的腰,她措手不及的跌坐在床上,我翻身緊緊地摟著她!
  「春梅….姊!….我….」我淚眼盈眶的臉,用力地摩擦著她的臉,的我多日來的委屈、不平,似乎要藉此傾訴….。
  「阿勇,你放下手,玉燕她….」春梅姊話未說完,我抱著她翻身躺在床上,我的嘴已緊緊的蓋住她的唇,我一手托著她的頭,一手抱著她的背部,用力的吻著她。
  春梅姊欲拒還迎的輕輕掙扎著,這時躺在身邊的玉燕忽然坐起,滿臉泛紅的將衣服穿好,瞅著我,含羞帶笑嬌媚地說:「男女主角大相聚,阿勇哥,媽媽為了你,這幾天太辛苦了,你好好的安慰她吧!媽媽,阿勇哥肚子還餓著,我去幫他弄點吃的。」玉燕說完就下床離開了。
  「玉燕太亂來了,哪有母女共一個男人的,會羞死人的….」春梅姊羞紅著臉輕輕地掙扎著說。
  我悶不出聲的將春梅姊翻身壓著,開始脫掉她的衣物,春梅姊輕輕地扭動著:「阿勇,你病剛好,這樣會傷身的。」
  我低下頭用嘴吸著她已經變硬的乳頭,還沾著玉燕淫液的大肉棒又鑽進熟悉微濕的小穴裡,我又慢慢地開始抽動著。
  剛開始,春梅姊還顧忌著房間外的玉燕,只是雙手摟緊我的脖子,用力的吻著我,她全身不斷的扭動著;但當我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盡底衝擊時,春梅姊也隨著不斷的扭擺著頭,發出嬌媚的浪叫!
  「哎….教我心疼的….冤家….我….這滋味….真美….好久….沒這樣了….唔..我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哎唉….頂到花心了….我..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我的冤家….你好壞….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喔….爽死我了….唔….我不行了….哎….要丟了….啊….丟啦….啊….我快洩死了….」
  春梅姊神情放浪,腰不住的擺動著,似乎完全沉醉在性愛的歡娛中;我被濕熱的肉穴包住的陰莖,在春梅姊深處變得愈來愈硬,我感覺春梅姊的肉穴陣陣的抽搐著!
  這時房外的玉燕,又滿臉緋紅的走進來,她脫說衣服後,就躺在我的身旁,她伸手摸著春梅姊的一只大圓球,一面用嘴吸吮著她媽的大乳房,這些情景讓我的動作更加瘋狂,用勁的抽插,春梅姊上面被玉燕吸吮,下面被我猛攻,她全身不停的哆嗦著,人像虛脫般的躺在床上。
  我正幹得興起,看到春梅姊的情形,我把春梅姊放下,轉身又壓到玉燕身上,把更堅硬的大肉棒塞進玉燕早已濕淋淋的陰道裡,然後用力的抽送!
  「哎….唷….親哥….啊….玉燕又浪了….我的小穴….癢….嗯….你….快….大雞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哦….插死妹妹了….哼….再用力….快..我快….忍不住….哼….哼….玉燕又丟了….快洩死了….親哥….哦….」
  玉燕玩弄的性趣正濃,剛好接著我發飆的瘋狂抽插,次次都碰及花心,強烈的高潮,使得原本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陣陣的顛抖。
  我的龜頭受到玉燕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射、子宮強烈的收縮,我覺得腰部麻酸,禁不住的大力的抽送了幾下,龜頭一麻,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玉燕的穴心深處,人也脫力的趴在玉燕身上,我的手伸到躺在玉燕身旁的春梅姊豐滿的乳房上,享受著這雨過天晴、得來不易的幸福,我想著,我們三人將快活的共度此生…。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