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冰山女總裁和千金大小姐與我簽訂主奴契約

jiouguai
本文:2022-08-28T12:34:21
一間寬敞明亮的大辦公室中,僅僅擺放著一張沙發、一個櫃子、以及一組辦公用的桌椅,顯得十分的簡約空曠。

「蕭總,這是下午五點的會議紀要,請您先過目。」穿著黑色小西裝、包臀裙,包裹著肉色絲襪的纖細美腿上踩著一雙黑色高跟鞋的貌美秘書,站在辦公桌前報告道。

「嗯,遞上來吧。」 一道清冷中帶著些許疲憊的聲音響起,坐在辦公桌後的女人昂起纖細修長的雪白脖頸,露出一張冷豔淡漠的絕美面容。

蕭沁雪,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了資產千億的萬寧集團冰山女總裁,在商場上以手段狠辣著稱,對於自己的員工福利待遇卻極好,再加上平日裡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冰冷神態,讓手下的員工對她又敬又怕。

即使是跟隨她數年之久的貌美秘書,在她的強大氣場下也有些發怵,小腿有些輕顫地低著頭,遞上了一摞修訂整齊的文件。

「讓騰輝公司在半個小時之內重新擬一份報價,否則五點的會議的就不用派人來了。」蕭沁雪冷淡的聲音未落,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蕭沁雪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山容顏仿佛瞬間融化,絕美的精致臉蛋上猶如綻開了千萬朵梨花海棠,美的不可方物。

站在一旁的秘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她跟隨蕭沁雪工作數年,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冰山總裁露出這麼甜美的笑容。

「五點的會議取消,時間另行通知。」蕭沁雪拉開辦公桌最下層的抽屜,拿出了裡面愛馬仕的手提包,把手機放了進去,想都沒想,直接對身邊的秘書吩咐道。

「蕭總,這幾家公司為了這次競標……」 秘書聽到會議取消,整個人都呆了兩秒,反應過來後,立刻勸阻道。

「我說取消,沒聽懂嗎?」 蕭沁雪已經起身離開了辦公桌,170公分的高挑身材搭配上將近10公分的高跟鞋,讓她高了眼前的秘書近乎一個頭。

秘書看到蕭沁雪那張重新恢複冰冷神情的冷豔面容,在蕭沁雪的強大氣場下,內心一顫,語氣都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明……明白……我這就去安排。」

然而蕭沁雪根本沒有理會她,邁開那雙穿著膚色絲襪的修長美腿,提著手提包,雷厲風行地走出辦公室,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急促的「扣扣」聲。

------------------------------------------------------------------------------------------------------------------

地下室,蕭沁雪專用電梯門外,一輛鮮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已經停在了那裡。

一位面如秋月,青絲如瀑的古典美女倚在車門上,一雙琥珀般嬌媚誘人的秋水眸子,風情萬種秀美嬌俏的瑤鼻,櫻唇紅潤飽滿,十分誘人。

她那豐滿火辣的身材與古典的容貌有著強烈的反差。

淡青色的合身旗袍被胸前豐盈肥碩的奶部撐得近乎合不攏扣子,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下,兩瓣豐碩渾圓的挺翹肉臀將旗袍頂起一個驚心動魄的弧度,一雙穿著油亮膚色絲襪的豐腴白嫩玉腿大半裸露在外,如凝脂白玉般完美無瑕的肌膚上在燈光下顯得更加柔滑細嫩,腳下踩著一雙10公分高白色亮皮高根包鞋。

「沁雪,這裏。」

看到蕭沁雪走出電梯,這位身段成熟妖嬈,面容嫻靜秀美的禦姐抬起如嬰兒般粉嫩白皙的玉臂,向她招了招手,嗓音溫柔的說道。

「沈韻姐姐!」

蕭沁雪一改在外人面前拒人千里的冰冷神態,十分親暱地走上前,挽住沈韻的胳膊,甜膩的叫道。

「今天逸斌約我們去酒吧,喝完酒後,有妳這個小騷貨受得了……」

沈韻捂嘴輕笑道。

「嗯啊……他今晚還行啊……」

蕭沁雪嬌軀一顫,身體頓時有些酥麻嬌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李逸斌與沈韻是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185公分的身高,身材勻稱,長得英俊帥氣,與沈韻稱得上是郎才女貌。

作為沈韻的閨蜜,蕭沁雪與他也頗為熟識,日子久了漸漸對外形俊朗,為人和善,風趣幽默的李逸斌有了好感。

昨天在沈韻的蠱惑下,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李逸斌……

想起昨晚的淫靡情景,她不禁雙頰潮紅,雙腿發軟,下身的肉壺一陣潮熱,酸麻感從下而上蔓延到全身。

她主動跪在脫光衣服後渾身肌肉勻稱的李逸斌身下,張開櫻唇,用濕潤嬌嫩的唇瓣包裹住他那超過20cm長的巨根……

當碩大滾燙的龜頭將她的口腔完全塞滿時,她才明白閨蜜沈韻對她的訴苦所言非虛……

這根肉棒無論是長度還是硬度,都遠超一般的亞洲男性。

難怪沈韻經常告訴她,她獨自一人很難承受李逸斌的撻伐,常常被他操的軟癱如泥,淫水橫流,難以滿足他的性欲……

「小騷貨,是不是已經在發春了?」

沈韻看著身邊的蕭沁雪俏臉漸漸暈紅,眼神迷離朦朧,不禁開口調笑道。

「才……才沒有!」

「沒有就好,今天晚上爭點氣,別再一直被逸斌壓在身下操地哀婉求饒,一直叫著『爸爸……別操了……女兒不敢了……』『主人.....主人的肉棒好燙......騷....騷奴...又去了.....』

沈韻毫不客氣地揭穿了蕭沁雪的偽裝,在蕭沁雪嬌羞嗔怒爆發前,將她推進車中,口中說道: 「好了好了,趕緊換上衣服,去夜店可不能穿這身毫無情趣的套裝。」

沈韻將蕭沁雪推入車中後,自己也上了車,兩人在車中一陣窸窸窣窣換好衣服後,引擎的轟鳴聲響起,紅色法拉利高速地駛離車庫。

------------------------------------------------------------------------------------------------------------------

半個小時後,一間燈紅酒綠的酒吧外,紅色法拉利緩緩停靠。

在周圍人羨慕、好奇的眼光中,法拉利鍘刀車門上翻,走下兩名傾國傾城的絕美女子。

沈韻上身穿著一件黑色蕾絲半透明紗衣,渾圓雪膩的下半乳瓜和平坦白皙的小腹都毫無遮掩的裸露著。

秀美滑嫩的玉足上踩著一雙銀色精致小巧的12cm細跟高跟鞋,修長豐腴的美腿在質感極好的黑色高筒絲襪的勾勒下顯得性感誘人。

高腰的黑色超短百褶裙與黑色褲襪間,那一抹如牛奶般絲滑白嫩的絕對領域為這豐乳肥臀、身段曼妙的火辣尤物增添了幾分清純。

蕭沁雪站在沈韻身邊,白天工作時的那套顯得英姿颯爽、幹練冷豔的女性西裝製服已經換掉。

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亮銀色的吊帶連衣裙,連衣裙的布料極少,整個光滑細膩的雪背、盈盈一握的纖細小腰以及高聳堅挺白皙的側乳都暴露在空氣之中……

那雙比例驚人的纖長美腿,除了套上了剛剛沈韻腿上的油亮膚色絲襪外,又在外套上一雙極其膽大火辣的黑色漁網襪,閃閃發光的油亮絲襪將黑色漁網襪凸顯地更加火辣騷浪,讓旁邊等待的顧客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

經常健身鍛煉的蕭沁雪身材本就勻稱高挑,如今那雙玲瓏剔透的纖長玉足上踩著一雙12cm高的透明水晶高跟鞋,使她的身材顯得更加高挑吸睛。

再加上她那張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絕美容顏,出場的瞬間便成為了全場最閃耀的焦點。

兩人親密的挽著手,玉腿邁動,在眾人目光下,一步一步走上台階……

在兩人身後,一個身高接近2m的魁梧黑人看著兩人的背影,眼中閃過貪婪的欲望……

從他的角度望過去,剛好可以看見沈韻和蕭沁雪的裙下風光……

四瓣挺翹圓潤的雪臀之間,沒有看到內褲痕跡,雙腿間的黑色地帶,也沒有陰毛的跡象,
緊緊閉合的粉嫩櫻瓣隨著白皙雙腿,前後走動時,瞬間閃過的粉紅……

「兩位美麗的小姐,請問能請二位賞臉,喝上一杯嗎?」

走進酒吧後,一名穿著尺寸合身,樣式得體的休閑裝男子主動迎了上來,向二女發出邀請。

沈韻看著眼前相貌還算俊朗,但身材偏瘦,個子不高的中年男人,和氣的笑了笑,螓首微搖,禮貌的拒絕。

而挽著沈韻胳膊,身材高挑的蕭沁雪麵色一凝,眉頭微蹩,語氣冷漠的說道: 讓開。」

端著酒杯的中年男人似乎感受到蕭沁雪身上散發出的冷冽氣質,手不由得一顫,灑出些許酒水……

似乎是感覺丟了麵子,中年男人抬起頭,看著蕭沁雪冷豔含煞的俏臉,開口說道: 「何必如此冷漠,相逢即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臉色突然變得煞白,大粒的汗珠滲出,從額角滴落……

「蕭……蕭總……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

「讓開。」 蕭沁雪不耐的說道。

她對於這種場麵見過太多了,所有男人見到她,都會被她的氣場壓迫的低下頭顱,向她臣服。

「是……是……」

中年男人讓到一邊,低頭鞠躬,根本不敢看兩人婀娜多姿的火辣身材。

這件事對於身份地位都超然的二女而言,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

兩人落座後,隨意點了幾杯調酒,聊著天等待李毅斌到來。

正在兩女聊天之際,突然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將兩女籠罩。

還未等她們看清情況,那具小山般魁梧高大的身軀就要朝兩女中間坐去。

「你是誰?!」

沈韻渾身的細微汗毛瞬間豎立了起來,語氣驚慌的質問道。
然而回答她的卻是一隻肌肉虯結,粗壯有力的黝黑手臂。

高大魁梧的雄性黑人就要坐到兩女中間,兩隻強力臂膀作勢攬向兩女纖細圓潤的香肩……

這時一隻手頂住了黑人的後背,讓他那將近120公斤的身軀無法順利坐下

「朋友,不請自來,可不是禮貌的行為喔」

那隻頂住黑人的手,稍微一推,就將黑人推離了沙發,還狼狽地朝前踉蹌了兩步

黑人凶狠地轉過頭,打算教訓這個打擾他獵豔的人

「瘦皮猴,就憑你這乾癟的身板,也想英雄救美」黑人一邊嘲笑著對著將他推走的男子,一邊舉起黝黑粗壯的手臂,就往男子打去

面對黑人強力的直拳,男子輕易地以一手抓住,手腕一轉、一帶,黑人出拳的那隻手就被扭在了背後,肩膀強烈的痛感,讓黑人滿頭大汗

「住手,店裡禁止鬥毆」三個穿著全身黑西裝的圍事快步走了過來,將兩人分開

「fuck you !」黑人一被鬆開,也不看清楚對象,往後就是一拳,一名圍事挨了一拳,另外兩位一看這黑人還不安分,就三個一起把黑人揍了一頓,過程中,酒瓶、甩棍也一起朝黑人身上招呼,把黑人打到暈倒在地上後,又來了兩名圍事,一起把黑人抬走

「妳們沒事吧」男子溫柔地問道

兩女這才注意到,幫她們解圍地就是昨晚讓她們欲仙欲死的那個男人:李逸斌

兩女雖不是剛出社會的黃毛丫頭,但也被嚇得有點心神不定

「斌哥,真不好意思,讓您和沈小姐、蕭總遇到這種事,今天三位的花費,都由本店招待」店長急忙跑來,向三人致歉並做出賠償

「沒事,謝謝妳的招待,妳去忙吧」李逸斌微笑著對店長說

李逸斌走到兩女中間,兩手各環著一個纖腰,拉著她們坐到了沙發上

才一坐下,李逸斌原本放在兩女腰上的手緩緩地向上伸去,分別抓捏著兩女胸前的碩大柔軟,肆意的揉捏玩弄起來。

「穿成這麼騷來夜店!是不是想挨操啊?」李逸斌一改剛剛彬彬有禮的語氣對著兩女說道。

「長著一對乳量如此下作的淫熟大奶子,天生就是挨操的賤貨,看老子捏爆妳們的大奶子!」

李逸斌的大手直接從沈韻的上衣下緣伸入,精準地握住了一隻碩大渾圓的乳瓜,略帶粗暴地抓揉的同時,也不斷地用指間夾蹭著她漸漸挺立的嫣紅乳頭。

雖然沈韻從小家境優越,知書達禮,接受著良好的教育,但這些粗魯下流的汙言穢語,早就讓性格溫順沈韻在李逸斌長期的調教下,身體自然產生了反應,渾身不由自主的開始燥熱顫抖起來,如一灘春水般,軟癱在李逸斌結實強壯的胸膛上。

任由他的大手肆意把玩蹂躪自己那對嬌嫩豐盈的巨乳,內心愈發渴望著被更加粗暴強硬的對待……

「還有妳這小妞,奶子也不輸妳韻姊,分量足而且緊致堅挺,手感彈軟滑膩,抓起來很有感覺。」

「討厭~輕點,你……咿呀……痛……啊啊……別……別捏了~人家....來了....」

蕭沁雪雖然昨晚已被李逸斌奪走了處女之身,不過在房間外做出這種羞人的事,蕭沁雪沒辦法像沒辦法像沈韻那般興然地享受著

然而她嬌嗔的話還沒說完,高聳雪峰頂部,那顆傲然挺翹的鮮紅櫻桃就被李逸斌的兩根粗糙的手指捏住,並向外用力的扯動

劇烈的痛感讓她難以抑制地發出痛呼,痛感傳來的同時,一股令她骨髓酥麻的顫栗電流從被揪住的奶頭處傳來,擴散到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也讓她迎來了一次小高潮

「騷貨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李逸斌看著被自己摟在懷中肆意把玩奶子的兩名千嬌百媚的絕世美人,兩腿之間頂起了一個驚人的大帳篷。

李逸斌的大手一把按住蕭沁雪的螓首,將她冷豔嬌嫩的臉蛋壓在自己勃起聳立的巨根之上

「嗚嗚……嗚……」

蕭沁雪害羞地扭動著身軀,平時注重鍛煉健身的緊致嬌軀象徵性地扭動反抗,實際上卻根本沒有掙脫李逸斌的那隻強健有力的大手打算。

李逸斌的巨根在蕭沁雪的潮熱吐息下變得更加堅挺脹大。

強烈的雄性荷爾蒙氣味瞬間灌入她的鼻腔,使她的頭腦變得迷迷糊糊起來。

堅挺灼熱的巨根隔著布料傳遞出驚人的熱量,將她嬌嫩的臉蛋燙的通紅欲滴。

早在昨晚,這跟粗壯的巨根就讓她經曆到這輩子從來沒有的極樂,在她內心深處早已迫不及待。自己這麼強大獨立的女人,始終期待著被一個更加強勢的男人征服,而這個男人就是李逸斌

因此,這種被雄性掌控、征服的感覺令一向強勢的蕭沁雪內心顫動不已。

心情激蕩之下,她又吸了幾口李逸斌襠部散發出的刺激體味……

身體的掙紮漸漸弱了下來,一股酥麻的電流開始在她體內蔓延……

而一旁的閨蜜沈韻在李逸斌的把玩挑逗下似乎更加的不堪。

李逸斌原本按在沈韻傲人酥胸上的大手已經轉移到了她的黑色百褶裙底……

粗糙修長的手指撥開了早已黏膩的兩瓣肥嫩鮮豔的陰唇,插入女孩豐腴緊致火熱的花徑中,熟練精準的找到了女孩敏感的G點,快速扣弄起來。

「噗嘰~噗嘰~」

淫靡急促的水聲越來越大,沈韻豐腴雪膩的嬌軀也出現了強烈的反應。

一張柔美秀氣的鵝蛋臉已經染上了縷縷暈紅,琥珀色的秋水眸子媚眼如絲,豐潤的櫻唇微微張開,成熟嫵媚的嬌喘連連,一張風情萬種的嬌豔臉頰上露出攝人心魄的浪蕩神韻……

接近170公分身高,體態豐腴火辣的沈韻如同小鳥依人般依靠在了李逸斌的胸膛上,在李逸斌的指奸下渾身媚肉亂顫,兩瓣渾圓肥碩的雪白肉臀劇烈抖動,緊緻火熱的花徑也開始收縮……

「嗯啊……啊……不要……太激烈了……咿呀……噢……噢……噢噢噢噢!!!!!」

沈韻發出高亢的淫啼,雙眸猛然翻白,嬌軀痙攣之下,肥美蜜穴中如同失禁一般噴射出大股清亮的蜜漿……

李逸斌看著絕美的豐腴女孩被自己指奸到潮吹失禁,得意拿起桌上的調酒,一邊欣賞著沈韻高潮後美豔嬌媚的嬌容,一邊品嘗著調酒……

李逸斌喝了幾口調酒後,將一口調酒含在口中,一把掐住蕭沁雪纖長白嫩的天鵝頸,將嘴對著她的櫻唇印去……

「嗚……嗚……」

蕭沁雪配合地張開她嬌嫩的唇瓣,方便李逸斌把口中略帶甜味的酒液渡入她的喉管……

火辣辣的酒液混合著李逸斌口中濃密的唾液一股腦的灌入,蕭沁雪生疏地回應著,一些調酒來不及吞咽猝不及防下,被淡藍色的酒液嗆得一陣劇烈咳嗽難受的眼淚都從眼眶中滑落濺出

「咳……咳……咳……咳……」

蕭沁雪捂住飽滿堅挺的胸脯,絕美嬌豔的俏臉在調酒的影響下,瞬間變得滾燙火辣起來,紅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多汁蘋果。

在聒噪混亂的環境與李逸斌身上不斷散發出的濃烈雄性荷爾蒙氣味的縈繞下,她的腦袋變得越來越昏沉。

李逸斌並沒有給蕭沁雪緩衝的時間,寬厚的唇瓣接踵而至……

蕭沁雪在李逸斌強有力的懷抱和不斷的唇舌喂酒中,四肢漸漸麻木,意識也像浸泡在了香醇甜蜜的蜂蜜果酒中,漸漸沉淪了下去……

「Good night!」

李逸斌左手攬住不勝酒力的蕭沁雪,讓她的臉蛋趴在自己胸膛上,不勝酒力的蕭沁雪,右手抱住渾身酥麻,仍在高潮餘韻中輕輕抽搐顫抖的沈韻。

「騷貨,準備好伺候爺了嗎?」

灼熱的呼吸噴在沈韻春意未散、雲鬢濕漉的柔媚臉頰上,惹得玉人又是一陣輕微的顫抖。

「我的肉棒似乎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親吻妳的花唇了。」

李逸斌拉過沈韻的一隻白嫩柔荑,按在了自己高高聳起帳篷的襠部……

「呀!已經這麼有精神啦~~~」

沈韻發出了一聲壓抑不住的驚呼,面容卻帶著媚意。

那燙的她手心微微收縮的灼熱溫度,正是屢屢讓她攀登極樂的雄性的肉棒。

無與倫比的龐大尺寸,堅硬如鐵的硬度,以及摸著就讓女人渾身酥麻、穴心流水的粗大口徑……

她又回憶起了被這根大雞巴插入小穴後,那種欲仙欲死的絕美快感,那種只要想想就讓她渾身燥熱、心癢難耐的快感,使她根本無法說出拒絕的言語。

李逸斌一手摟著神誌模糊,腳步淩亂的蕭沁雪,一手摟住肉感十足,豐腴彈軟的沈韻,志得意滿地走出了夜店。

二十分鍾後。

沈韻的豪宅外,一輛造型華麗的流線型跑車歪歪扭扭的停靠在車位中。

「啊……啊……好棒……啊……大雞巴……好厲害……」

淫媚悅耳的嬌喘不斷從車窗中傳出。

李逸斌只將他那超乎常人的巨根露出衣服外,如同天神般的坐在主駕上。

結實古銅色的肌肉呈現完美的曲線,豐腴高挑的沈韻坐在李逸斌寬闊的懷中,上衣衫被拉了上去,一對碩大渾圓的雪膩乳球完全暴露了出來,。

高聳綿軟的乳球頂部,直徑接近4CM的粉紅色乳暈上,一顆櫻桃大小的可愛乳頭俏生生的挺立著,讓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把它含在口中,大力的吸吮舔弄著。

白皙耀眼的雪膩長腿上穿著那雙性感誘人的黑色絲襪,兩腿間肥嫩的蜜穴被一根猙獰粗大的大雞巴狠狠的撐開。

隨著沈韻身體的上下起伏,那根巨棒來回進出著,在她香汗淋漓的光滑小腹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根巨根進出時,凸起的猙獰形狀

「啪啪啪啪啪啪!」

渾圓挺翹的雪白肉臀不斷下墜撞擊著李逸斌結實粗壯的大腿,發出清脆淫靡的碰撞聲。

「啊啊啊啊……好棒……嗯啊……主人的大雞巴好厲害……頂到子宮了……啊啊啊!」

沈韻雙眸迷離,神情淫媚,豐潤櫻唇中毫無顧忌的發出一陣陣高亢婉轉的淫啼。

胸前如同灌滿奶漿的綿軟乳瓜隨著身體的起伏上下搖晃著,在空中甩出一道道白花花的乳波肉浪

李逸斌一雙寬大粗糙的手掌攀上那座高聳聖潔的雪峰,一手握住一隻跳脫的大奶子,粗暴地玩弄蹂躪起來。

「小騷貨,喜歡主人一邊玩弄你下賤的巨乳,一邊狠狠操著你的小穴,用龜頭死死頂在你的子宮頸上嗎?」

李逸斌的大手掐住沈韻兩顆紅腫挺翹的奶頭,用力的向上揪著,連帶著整個碩大雪乳都被拉了起來

「嗷……噢……喜歡……」

沈韻的絕美容顏上滿是媚意春情,在外人眼中高貴優雅的她,其實一直隱藏著一個秘密。

這個秘密連她的閨蜜蕭沁雪都不知道。

她是一個重度的性癮患者,年輕的時候就對性充滿興趣,小學的時候就學會了自慰,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都會打開電腦,去瀏覽那些國外的色情網站,看著外國人尺寸恐怖的大雞巴,吸吮著自己的乳頭,瘋狂自慰。

她對大雞巴的雄性有著深深地憧憬,這也是為什麼身世平平的李逸斌能從她的無數追求者中脫穎而出。

因為他有著一個傲視所有亞洲男性甚至外國男性的大雞巴,讓她無比的迷戀……

當下這根巨棒正貫穿她的小穴,那種如同破處時的撕裂痛感以及蜜穴花徑中,被巨根撐得飽脹不堪,沒有絲毫空隙的充實感,她讓無可抑製的想要被這個男人征服,成為他最下賤的奴隸。

「騷貨……叫爸爸……是不是被爸爸操的很爽……要被爸爸操出高潮了?」

萬千男人心目中的高貴女神,此刻就像一個發情的母狗一般,坐在李逸斌粗長猙獰的大雞巴上,狂亂的扭動著豐腴性感的肉體。

「啊……噢……啊啊啊……女兒……女兒要高潮了!!!女兒要被逸斌爸爸的大雞巴操到高潮噴水了!!」

沈韻迷亂的搖晃著螓首,表情仿佛要融化了一般,歡愉的淚水和口水不住的向下流淌著,像是發情一般的放聲浪叫。

李逸斌大手一扇打在沈韻胸前的豐盈雪乳,將兩團碩大的乳球打的左右亂顫,與凝脂白玉般的奶子上浮現出殷紅色的掌印……

「噢……噢齁……奶子……女兒下賤的大奶子要被爸爸打爛了……嗯啊……用力……啊……捏爆女兒的奶子……啊啊啊!」

沈韻在李逸斌的瘋狂打樁抽插下,抵達了絕美的高潮,肥嫩光潔的蜜穴開始不斷的收縮痙攣,淫水如噴泉般激射噴出,場麵無比淫靡震撼。

李逸斌抱著高潮噴水的沈韻,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想法,一把掐住沈韻高潮時高高昂起的細膩雪頸,將她的身軀壓在主駕駛坐上,兩條豐腴修長的黑絲美腿按在螓首兩側,用可以最大程度插入肉棒的種付位,繼續暴操著她。

李逸斌結實健壯的小腹繼續發力聳動,沾滿淫水顯得更加猙獰粗大的巨根從上向下,如同打樁一般次次整根插入,凶狠的頂進沈韻嬌嫩的子宮中,強壯的大腿撞擊著她如多汁蜜桃般渾圓碩大的雪臀,激蕩起層層疊疊雪白的臀浪。

「啊……噢……噢齁……噢齁……要死了……啊啊啊啊……又要高潮了……啊啊啊……女兒要被爸爸的大雞巴操死了……」

沈韻嘶啞著嗓子,發出如泣如訴的淫啼,高潮過後敏感的嬌軀被更激烈的操幹著,洶湧的快感瞬間將她淹沒,在短短的片刻,接連數次抵達高潮

「噗呲~」

晶瑩的尿液從她的下體噴出,沈韻豐富的性經驗中,只有李逸斌的巨棒能把她操到高潮失禁……

就是這種失禁的羞恥和令她幾乎瘋狂昏厥的快感,將她心中僅存的矜持擊碎,使她徹底的臣服在李逸斌的大雞巴下,幫著李逸斌蠱惑自己的閨蜜蕭沁雪。

不知道又被李逸斌操幹了多久,沈韻已經發不出任何的浪叫,渾身酥麻酸軟的癱在座位上。

仿佛永遠不知疲倦的李逸斌終於有了想射精的感覺,兩顆如同鴨蛋大小的飽脹睪丸一陣激烈的收縮,龜頭頂開子宮頸,深深的插在子宮中,迸發出滾燙濃稠的精液

被濃精灌滿子宮的沈韻渾身一陣酥麻顫抖,又抵達了一次絕頂高潮。

她的平坦小腹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鼓起,在李逸斌結束射精之後,已經如同懷胎三月的孕婦一般,有了一個明顯的凸起弧度

「騷貨,今晚要好好的享受妳那誘人的肉體。」

李逸斌抱起躺在後排座上醉酒沉睡的蕭沁雪,輕而易舉的將身高170的冷豔總裁扛在肩上,粗糙的大手覆在她因長期鍛煉而結實挺翹的玉臀上,揉抓著細膩彈軟的臀肉。

沈韻雪膩豐腴的嬌軀像是母狗一樣跪趴在地上,四肢著地向前爬行著,兩瓣渾圓肥美的雪臀中間,那深邃的臀溝中,不斷向下流淌著白灼的精水

在沈韻的帶領下,三人走進空無一人的豪華別墅,來到了沈韻裝修典雅、古色古香的閨房中。

蕭沁雪被李逸斌放到了沈韻柔軟的大床上。

才一放在床上,蕭沁雪發出了一聲嚶嚀,漸漸清醒過來,一雙睫毛修長的美眸緩緩睜開…

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根完全勃起的大雞巴

猙獰粗長的棒身上佈滿凸起的青筋,紫紅色的碩大龜頭有鵝蛋大小,大量粘稠的先走液已經從馬眼溢出,刺鼻的雄性氣味散發出來,令蕭沁雪與沈韻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李逸斌的肉棒在亞洲男性中絕對是巨無霸般的存在,這根猙獰的巨根,就連剛剛的那個黑人也絕對無法比擬……

「母狗,用妳那對下賤的巨乳,給我打乳炮!」

李逸斌看著跪在自己兩腿間,用崇拜渴望的眼神盯著自己胯下巨根的沈韻,得意洋洋的命令道。

「是……主人……嗯……呼哈……呼哈……主人的味道……好濃烈……」

得到命令的沈韻立刻撲了過去,穿著高跟鞋的修長美腿蹲在李逸斌兩腿間,白嫩的柔荑握住肉棒,將李逸斌散發著濃烈雄性精液氣味的粗長巨根頂在了臉上。

「天吶……怎麼可能……這也太大了吧……」

蕭沁雪在一旁看的心神激蕩不已,李逸斌胯下的巨根壓在沈韻精致絕美的俏臉上,竟是比她的臉蛋還要長上一截,紫色與白色的對比下,顯得極其醒目!

「咕啾……唔……咕啾……」

沈韻媚眼如絲,輕啟丹唇,窄小的口腔費力的含住紫紅色的碩大龜頭,晶瑩的唾液隨著螓首的上下吞吐不斷從嘴角溢出,流入她胸前深邃誘人的雪膩乳溝中

「主人……母狗伺候的您舒服嗎?」

沈韻吐出被她的唇瓣香舌舔弄包裹的油光水滑的大龜頭,雙手捧起自己胸前的西瓜大小的雪白巨乳,夾住了李逸斌的巨根,像是飛機杯一樣,賣力的上下套弄著

「母狗,你這對淫賤的大奶子效果不錯,用力夾……哦……不錯……」

「啪!啪!」

李逸斌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用力的扇在沈韻的白膩碩乳上,將兩個綿軟碩大的乳瓜打的一陣亂顫。

被扇打乳房的沈韻非但沒有露出痛苦的神色,反而表情變得更加淫媚浪蕩,粉嫩的小舌伸出,口中發出迷亂高亢的淫叫:「嗷……噢……用力……主人……啊……用力扇母狗的奶子……母狗的淫賤大奶就是給主人玩弄蹂躪的……」

蕭沁雪看著平日裡總是一副高貴優雅姿態的閨蜜露出如此放蕩的神態。

哪怕是她沒有親身經曆,也能想象的到沈韻此刻正在承受著怎樣激烈洶湧的快感

感同身受之下,不知不覺間,她的小穴也漸漸濕潤了

她雙眼迷離的看這兒眼前的兩人,纖細的玉手下意識的探入那穿著油亮膚絲和黑色網襪的雙腿間,撫上了晶瑩粉嫩的花瓣,雪白的貝齒咬緊了唇瓣,柳眉微蹩,臉上露出欲求不滿的神態。

李逸斌操膩了沈韻的雪乳後,挺著沾滿沈韻口水的巨根,來到蕭沁雪麵前。

大手捏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迫使她的櫻唇張開

「嗚……嗚嗚嗚嗚……嘔……」

李逸斌就像是抽插小穴一般,將胯下的那根猙獰恐怖的巨根整根粗暴的插入蕭沁雪的口穴,長度傲人的肉棒深深的插入蕭沁雪纖細緊致的喉管中,使她雙眼頓時上翻,口中發出嗚咽悲鳴。

「操……真緊啊……」

李逸斌只感覺自己的肉棒被緊致火熱的腟管緊緊箍住,隨著蕭沁雪的呼吸,腟管仿佛活物一般,不斷蠕動吸吮,讓他舒爽無比。

而蕭沁雪此時雪白細長的天鵝頸上出現了清晰明顯的凸起,隨著李逸斌的抽插,那凸起的形狀不斷的前後滑動著,她的鼻息間也全是李逸斌下體的那種雄性荷爾蒙氣味,她的鼻尖觸碰著李逸斌腹肌虯結的小腹,甚至不少卷曲的陰毛已經探入到她的鼻腔中

沈韻不知何時已經跪在了李逸斌身後,主動諂媚的探出香舌,舔著他的股溝、肛門、已經那兩顆沉甸甸下垂的碩大睪丸。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