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10-811

porsmm
本文:2022-08-27T08:01:05
八百一十、這個春節很溫馨
作者:柳岸花又明
  因為和小魚兒的關係有了一絲改觀,陳漢升心情不錯,收起手機後笑眯眯的來到客廳。
  這個春節人真是蠻多的,陳漢升一家三口、陳嵐一家三口、婆婆沈幼楚和阿甯、馮貴沈如意這對小夫妻,還有小保姆冬兒,天景山小區的客廳差點都沒坐下。
  阿寧年紀最小,她的打扮喜慶又活潑,穿著一身嶄新的亮紅色羽絨服,就連紮頭髮的束帶,今天也換成了卡通米老鼠模樣。
  兩個小小的丸子頭,看上去好像哪吒一樣俏皮可愛。
  “阿寧,這身衣服誰幫你買的呀?”
  梁太后特別喜歡沈甯寧,把她抱在腿上問道。
  “阿姐買的。”
  阿寧眨著大眼睛說道,她覺得大家目光都在注視自己,有些害羞的撲在梁太后懷裡。
  “呵呵~”
  大人們都發出會心的微笑,家裡有個小朋友,氛圍真是熱鬧不少。
  二嬸嘖嘖嘴說道:“我家陳嵐這麼大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乖巧,怎麼長大就變了個樣子呢。”
  “你誇阿寧就行了,為什麼要帶上我?”
  陳嵐很不服氣:“再說了,嫂子也給我買了新衣服啊,你們為什麼不誇我?”
  “你就少說點吧,二師兄。”
  陳漢升點著妹妹的腦袋:“我們一群帥哥美女在聊天,你聽一聽就好了。”
  “切~”
  陳嵐翻翻白眼:“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啊,真是什麼人都能找到對象,而且對象還那麼優秀。”
  這是說哥哥配不上沈幼楚了,陳漢升聽了格外生氣,當場就把陳嵐按在沙發上,陳嵐一邊笑,一邊大聲的求助,最後還是在大家的勸說下,陳漢升才鬆開手。
  “今天要不是大年三十,陳嵐少不了一頓打的。”
  陳漢升袖子抹下來,對沈幼楚說道:“雖然我真的很優秀,但是也絕對不允許別人這樣說你,你以後努力一點,遲早能配得上我的。”
  陳嵐and所有人:······
  吃年夜飯的時候,窗外鞭炮聲連綿不絕,電視裡放著春晚,每個人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笑容,梁美娟雖然不和老陳說話,但是她對其他人態度都和以前一樣,所以二叔二嬸他們都沒有察覺。
  當歌曲《吉祥三寶》出現的時候,大家初次聽到這首歌,立刻被優美靈巧的曲調,還有一家三口溫馨的演繹形式吸引。
  小阿寧開始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後來,她的大眼睛裡不知不覺就包裹著淚水,“啪嗒,啪嗒”的滴落到羽絨服上面。
  沈幼楚發現後,放下筷子抱起阿寧輕聲哄著。
  陳漢升歎一口氣,講述了一下沈甯寧的身世,頗為感慨的說道:“阿甯大概是想媽媽了。”
  梁美娟和二嬸甘文秀都是母親,心裡特別能感同身受,唯有陳嵐不太理解:“哥,你怎麼不把阿甯母親接過來啊,不行的話,費用的話,就由我果殼長公主出錢養著。”
  “阿甯母親已經改嫁了,如果接過來的話,她現在的一家人又該怎麼辦?”
  陳漢升說道:“再說了,阿甯母親也沒想走出大山的,不要勉強別人了。”
  陳嵐這才理解,只是馮貴和沈如意聽了,悄悄的看了一眼婆婆。
  其實,阿甯母親不能過來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婆婆不答應,這是個傳統到苛刻的老人家,她大概什麼都懂,可是又根本不會改變。
  “哎~”
  甘文秀說道:“所以說,原生家庭的孩子最幸福啊,
我們學校有個學生,父母離婚了,他穿的衣服都要比別人髒一點······”
  二嬸巴拉巴拉的一通舉例,好不容易等到她講完,陳漢升趁熱打鐵,舉起酒杯對父母說道:“所以說相守不易啊,咱們一家人碰個杯吧,希望以後能夠繼續安穩和睦的過下去。”
  老陳立刻舉起了杯子,梁太后因為心裡還記著“仇”,不想這麼快原諒丈夫,所以一直假裝沒聽到。
  “快點啊,別扭扭捏捏的,不給漢升這個面子嗎······”
  陳漢升剛要整點活,不過梁美娟一眼瞪過來,陳漢升立刻慫了,低聲下氣的說道:“媽,你不喝酒,是不是想和老陳離婚啊?”
  “我······”
  梁美娟很想賭氣的應下,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只能被兒子“將”了一軍,端起酒杯碰了一下,皺著眉頭說道:“就你事多,飯菜都塞不住你的嘴。”
  “呵呵~”
  陳漢升目的達成,沖著老陳挑挑眉毛,這個杯子一碰,“夕陽紅修羅場”的事情差不多就要揭過去了。
  這點小風波啊,對於兩次“王見王”的陳漢升來說,壓根不算個事。
  吃完飯以後,就是小朋友最喜歡的“收壓歲錢”環節了。
  陳漢升和沈幼楚都是不要的,馮貴和沈如意也是靦腆的拒絕,他們已經是工作黨了。
  大部分地方都是這個規矩,工作以後(結婚以後)不給紅包,還在上學的,多多少少都要意思一下。
  二叔二嬸因為知道了小阿寧的身世,特意把原來600塊錢的紅包,悄悄調整到了1000元,然後把陳嵐的從600塊錢調整到200塊。
  總之,玩的一手平衡。
  陳嵐看到以後,氣的把紅包直接扔在茶几上,在沙發上扭來扭去的打滾,發現沒有人搭理自己,她又爬到陳漢升身邊:“哥,你也要給我壓歲錢。”
  “滾滾滾。”
  陳漢升不耐煩的說道,他正和“倔強小師妹”、“妖豔女兒”、“閨蜜友商”發信息拜年,哪有空搭理陳嵐。
  “不行,你比我大,就得給我。”
  陳嵐搖著陳漢升肩膀,就是不讓他順心。
  “別逼我啊,在這一年裡最幸福的時刻,我不想用佛山無影腳踹你。”
  陳漢升認真的說道,總之哥哥是不會和妹妹客氣的。
  “嫂子······”
  陳嵐只能向脾氣最好的沈幼楚抱怨。
  等到陳漢升發完短信,心滿意足的來到廚房,陳嵐還和沈幼楚說話呢。
  “哼,嫂子答應我了,一會她要給我個大紅包。”
  陳嵐耀武揚威的說道。
  沈幼楚低頭擦著煤氣灶,她大概也能感覺到,這個妹妹和陳漢升性格超級相似。
  “我剛剛也偷了個紅包。”
  陳漢升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紅包,笑吟吟的對陳嵐說道:“給你,要不要?”
  “偷的紅包?”
  陳嵐嗤之以鼻:“那我可不要,你去還給別人吧。”
  “她後來知道了,說了不要。”
  陳漢升聳聳肩膀。
  “那你就自己留著吧。”
  陳嵐哼哼唧唧的,哥哥那麼有錢,還用偷來的紅包給自己。
  “那行吧。”
  陳漢升沒說什麼,走去陽臺抽煙了。
  半晌後,客廳裡突然傳來陳嵐又哭又鬧的聲音:“陳漢升,你給我出來,你是不是把我的200塊錢紅包偷去了?”
  ······


八百一十一、贏了果殼穩賺,輸了反正不賠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對啊,200塊紅包是我拿的。”

  陳漢升從陽臺回來,神情沒有半點愧疚:“可是剛才我都問了,你自己說了不要。”

  “我不知道那是我的!”

  陳嵐從哥哥手裡搶走紅包,趁機還要推陳漢升一下,這對兄妹雖然經常打鬧,不過感情一直是很好的。

  大人們也不管不顧,一邊看著春晚,一邊聊著家長里短和是是非非,大概是剛才碰杯有了作用,聊天時,梁美娟也沒有那麼“嫌棄”丈夫了。

  陳漢升帶著陳嵐、冬兒和馮貴打牌,就是他經常偷牌藏牌被抓住,引起陳嵐不滿的大叫;

  沈幼楚和沈如意就在旁邊看著,阿寧困了就趴在阿姐懷裡睡覺,臉色紅潤,呼吸平緩;

  婆婆今天也難得熬夜,拄著拐杖一直等到過了12點,她才緩緩的走回臥室。

  這個大年三十的晚上,除了沒有瑞雪,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和溫馨。

  晚上休息的時候,天景山小區的臥室不夠,婆婆一間,冬兒和阿甯一間,馮貴和沈如意一間,其他人都要跟著陳漢升去附近的酒店。

  果殼行政部早就預定好的,只是梁太后不樂意和老陳住一間,撇撇嘴說道:“我和幼楚一間,你和你爸一間。”

  陳漢升自然不會放棄和沈幼楚同床共枕的機會,馬上拒絕了:“已經安排好的,要是更改的話,還得去派出所備案。”

  “胡扯······”

  梁美娟哪裡會相信,可是陳漢升直接帶著沈幼楚進入房間了,壓根不給梁太后攪亂好事的機會。

  “咳~”

  老陳在旁邊咳嗽一聲,小心翼翼拽了拽老婆的衣服:“要不先這樣休息吧,將就一晚上。”

  “······床中間要劃一條線,你不許越過來。”

  梁太后憋了半天,氣鼓鼓的說道。

  ······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空氣裡到處都是殘留的鞭炮硝煙味,一大家人吃完餃子湯圓,商量著這幾天的出行計劃。

  建鄴作為六朝古都,除了耳熟能詳的夫子廟和秦淮河,其實景點還是很多的,陳漢升和二叔陳志明又都會開車,於是從初一到初三,大家遊玩了紫金山、明孝陵、總統府······

  這群人幾乎把所有景點都走馬觀花轉了一遍,在新街口的時候,馮貴指著這個CBD商圈,驕傲的說道:“阿姐,姐夫,過年後我想和林語姐商量一下,把奶茶店的第五家分店開在這裡。”

  這番豪言壯語引起了大家注意,二叔二嬸他們原來對馮貴的印象,僅僅以為是沈幼楚的妹夫。

  小夥子年紀不大,黑黑瘦瘦的,平時話不多,臉上總是帶著微笑,不過非常勤快,遊玩時他總是搶著拎行李和跑腿,渾身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氣。

  似乎是平平無奇,唯一可以稱讚的地方,那就是他娶了一個漂亮老婆。

  沈如意大概和沈幼楚六七分相像,這般姿色,放在社會上已經足夠吸引男人目光了,二叔覺得這並非好事,外面的世界很複雜,並非誰都擁有侄兒陳漢升那樣的手腕。

  現在隨著瞭解的加深,大家逐漸瞭解馮貴其實也是個“人才”,他雖然沒有讀過書,不過很有做生意的頭腦和決心,也正在努力實現之前的諾言——一定要把“遇見”奶茶店開到新街口。

  “開吧開吧,我不管的。”

  陳漢升心裡歎一口氣,修羅場已經爆發,小魚兒也要去美國,奶茶店開在哪裡,其實都無所謂了。

  初四的時候,陳漢升他們又去看了建鄴的別墅樓盤,天景山小區這邊除了地方太小,其實也不太安全。

  不僅三星找得到,蕭容魚也知道這邊的地址,陳漢升已經打算換房子了。

  建鄴現在的別墅群並不算多,尤其之前小魚兒又篩選了一部分,剩下的還需要滿足安靜、方便、寬敞等條件,陳漢升挑中了“金陵禦庭園”。

  金陵禦庭園和金基唐城環境差不多。

  金基唐城靠近莫愁湖,禦庭園毗鄰月牙湖;

  金基唐城附近是審計學院,禦庭園附近是航空航天大學;

  價格的話,金基的單價是1萬2左右,禦庭園單價是1萬1左右。

  另外,如果以新街口為中軸線的話,兩個別墅小區正好一個在坐,一個在右,它們到新街口的距離也是差不多的。

  從地圖上看,宛如一座天秤。

  不過因為售樓部還在放假,陳漢升看中了也沒辦法購下,只能等到初七以後。

  第二天就是初五了,從今天開始,生活似乎有了一些差別。

  首先是CCTV的電視臺,它不再重複春晚節目了,開始播放六小齡童版的《西遊記》;

  芒果台重複《還珠格格》;

  各地方衛視就在重複黃日華版的《射雕英雄傳》和《天龍八部》,每當看到這些電視劇,感覺就有一股濃濃的寒暑假味道。

  老陳和梁太后、二叔二嬸也開始討論回去上班的時間了。

  陳漢升更是回到了廠裡,其實不僅僅是他,果殼電子所有管理層全部到崗,李小楷和黃立謙甚至就沒有離開過。

  會議開始前,陳漢升笑著和孔禦姐閒聊,其他人臉色也是比較輕鬆,還帶著點“假後綜合征”的懶散。

  關於會議內容,大家猜測應該是新一年的工作佈置,只有孔靜和聶小雨心知肚明,果殼和三星的“蜜月”到期,陳總(陳部長)打算翻臉了。

  果不其然,等到聶小雨把記錄本打開,預示著會議正式開始以後,陳漢升直接對負責人崔志峰說道:“老崔,你和印度那邊對接一下,問問他們錢什麼時候打過來,錢到了我們就把貨發過去。”

  “啥?”

  不僅是崔志峰,其他管理層也都愣了一下,崔志峰皺著眉頭說道:“陳總,因為三星的原因,我們已經終止和印度那邊分銷商的合作了。”

  “沒有真的終止。”

  陳漢升搖搖頭說道:“當時我讓靜姐,以‘春節’為理由延緩一個月而已,這筆過億的買賣,我為什麼不答應呢?”

  “可是,您已經和三星簽訂了協議啊。”

  曹建德提醒道:“這樣的話,三星可能會以違反協議為由,要求我們賠償。”

  “簽了又怎麼樣。”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去年的年終會議上,我就說過要丟掉幻想,準備競爭,你們以為是和其他國產手機競爭嗎?”

  “那些臭魚爛蝦算什麼,一個賣彩電的,一個賣冰箱的,還有一個賣電腦的,不需要果殼給壓力,他們遲早會從手機市場退出的。”

  陳漢升大手一揮:“要搞就他媽的搞三星,贏了是大賺特賺。”

  “輸了呢?”

  管理層裡除了孔靜以外,地位最高的李小楷問道。。

  “輸了······”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反正老子不賠。”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