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阿光(上)

Reader
本文:2022-08-26T23:56:22
  阿光自出世就一直住在香港的新界,他擁有一座三層高,而且建築得美倫美煥的西
班牙式的“丁屋”,又有賣地給政府所得的巨款,可以說是一世衣食無憂了,可是,自
從太太和他離婚之后,就再也娶不到老婆了。因為太太和他離婚的原因,是因為不能容
忍他的“小器”。

  其實阿光的“器”也不至于小得不能使用,祇是那個有外遇的太太既然以此為藉口
和他分手,他也祇好無可奈何的接受命運的愚弄。這種事情,女人可以輕易地脫口而出
而讓人深信不疑。男人卻百詞莫辨。難道還能脫下褲子到處向人解釋嗎﹖

  不過他的人生中不幸中仍有大幸。在這個世界裡,金錢的能力真是不可低估。阿光
所顧用過的菲佣不止照顧了她的衣食住行方面的方便,也向他提供了肉體的撫慰,雖然
她們算不上是什麼美女,但畢竟也是他挑選過的女人,而且床上的風情絕對勝過和他離
婚的那個女人。所以他失婚后的三年中,就享受過四個賓妹的肉體。其中第一個賓妹在
受聘兩年之后,因為回去結婚就沒有再續約。但是她臨走之前,曾經介紹了兩個朋友讓
阿光試用。那兩個女人都和他上過床,不過她們年紀已近三十。阿光並沒有留用。

  目前阿光所顧用的賓妹年僅雙十,雖然她的第一次是給了幫她辦手續來香港的菲律
賓人,但是和阿光初試雲雨情時,也給了他很大的滿足。她曾經受過內行人的指點,口
技非常出色。每和阿光性交之前,必定先以唇舌的工夫使他的陰莖膨漲得超乎平常。然
后主動用她那緊湊的陰戶套入,令阿光得到極大的興奮和滿足。

  阿光認為他最幸運的是他有一幫中學時代很要好的同學。在那些人之中,除了當便
衣警察的馬良和他做護士的妻子玲玲,以及律師阿泉和他在圖書館服務的太太麗珠這兩
對夫婦之外。還有幾個雖然已經結了婚卻瞞著家裡出來偷歡的男女。其中男的有在尖東
洋行上班的李文杰和林智慶,女的有銀行的女職員何英.秀美以及月仙。這班大顛大肺
的男女,不時會在公眾假期相約來他的家裡舉行聚會。

  文杰與智慶雖然有太太,卻各有一個上得床的女朋友,這些男女們的想法祇是貪玩
而已。這一天,他們在酒店開了一個大房間,實行大被同眠。一杯酒下肚,兩個男人都
已經沉醉在美色裡了。智慶伸手摟著女友美娜。文杰也同樣的向淑玲靠了過來。文杰的
手摸向淑玲的酥胸,在她乳房上捏了一下,笑著大聲說道﹕“來﹗親一下吧﹗”

  淑玲不好意思地說道﹕“不要這樣嘛﹗”

  文杰卻說道﹕“來,靠緊一點,讓我親一親嘛﹗”

  酒,能造成愛情和性慾的假期。他們開始感到渾身發燒,散發著熱氣。文杰和智慶
已開始脫外衣。體內的酒精在作怪,智慶醉眼模糊的,覺得美娜比昨日嬌艷多了,便開
始去解除她身上的衣物。

  祇消兩三下子,他們就脫得赤裸裸了。智慶也解除了自己的內衣。他熱烈的把美娜
摟在懷中,兩片火熱的嘴唇緊緊的壓在她的唇上,他的手撫弄著她的乳房。最后游向她
的神秘洞口去。

  美娜作象徵性的推拒。但體內的欲火使她無法自持,主動的抱緊了他。剎那間,兩
人已經倒臥在床上了。在互相愛撫熱吻中,他和她的生理都起了很大的變化,他的一根
陽具,不斷的充血,膨脹得又粗又壯。

  美娜的陰戶癢絲絲的,淫水如泉涌出,生理上殷切的需要,赤裸裸的肉體,緊貼在
一起,隨即有節奏的擺著,智慶的肉棍已深入她的穴內了。智慶的陽具,像靈蛇般的在
穴內鑽動著。

  他要慢慢挑逗她,使她的淫欲之火泛濫。他穩固自己的精關,祇輕輕抽插著。這種
動作,當然末能滿足性發如狂的她。

  美娜浪哼道﹕“哎呀﹗快﹗你快點插我呀﹗”

  智慶道﹕“別急嘛﹗我會給你最痛快的享受﹗”

  他氣貫丹田,便陽具更加壯碩,大起大落的抽送了。

  美娜緊摟著他的背部,緊緊的玉門夾著陽具,扭腰擺臀,款款迎送。

  過了不知多久,美娜一陣顫抖,陰精直泄。美娜泄過精后,癱瘓著還喘著大氣。

  智慶臉露出得意之色,把濕淋淋的陽具,從美娜的陰戶之中抽了出來,昂頭擺腦,
耀武揚威。雙方都達到了高潮。

  他們仍然相互的摟抱著。反觀另一邊的一對,也仍然在大幹著。祇見文杰大起大落
的瘋狂抽插著淑玲。一面喘呼呼的叫道﹕“淑玲,你的小穴真滑哩﹗又緊又濕潤,玩起
來好舒服呀﹗”

  淑玲也喘著道﹕“啊﹗啊﹗真是痛快,美死我了﹗”

  文杰仍在不停的抽插,淑玲兩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腰際,盛臀款款迎湊。她陰戶裡淫
水直流個不停,大龜頭一進一出的,滋滋作響。

  他們兩人盡情的纏綿。文杰狠幹了一陣之后,伏在她的身上,一手撫弄著她白嫩的
乳房,同時低頭含著另一隻乳房的奶頭,他摟緊了她的嬌身,吻著她。將陽具緩緩抽出
陰道口,又突然奮力一插,狠狠幹著。

  淑玲“啊﹗”的一聲兩手抱著地的屁股,搖擺著豐臀,用力迎湊。同時嬌聲浪語地
哼道﹕“哎喲﹗我快受不了﹗挨不住了呀﹗”

  文杰的陽具也在她肉體裡跳躍、顫抖,世界末日一樣的狂潮,到達極點,他們同時
泄了。享受到人間無上的快感。

  雨過天晴之后,兩個人赤裸裸的相擁著,喘息稍平之后,抬頭一望床上的另一邊,
卻看到美娜和智慶也在望著他們,臉上露出贊許的微笑。

  美娜故意用手羞淑玲。淑玲嬌羞的躲入文杰的胸前,抬不起頭來。文杰突然把智慶
叫到一邊,低聲說道﹕“智慶,我們該換一換了﹗

  智慶道﹕“換甚麼﹖”

  文杰道﹕“交換遊戲呀﹗”

  智慶道﹕“哦﹗是換床還是換人呢﹖”

  文杰道﹕“什麼都可以。”

  智慶笑著說道﹕“我倒有一個新建議,我們是否可以交換一下女人呢﹖”

  文杰道﹕“這是個好辦法,試試看吧﹗”

  智慶道﹕“不要講出來,秘密進行﹗”

  文杰道﹕“這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虧你還想得出來。”

  智慶道﹕“我祇是覺得良機不可失,我們現在去洗澡吧,準備重新上戰場。”

  說著他們兩人就提議四人共浴,兩女半含羞紅著臉走向浴室去。

  智慶先替美娜塗上肥皂,手上觸到了緊要地帶。美娜嬌笑道﹕“不要吧﹗我自己來
嘛﹗會癢的呀﹗”

  智慶道﹕“來嘛﹗不然你幫我洗。”

  美娜道﹕“也好﹗”

  說著拿起肥皂塗在智慶身上,可是臨到下部時,即不敢動手去擦,智慶見狀,抓起
她的手往陽具上摸去。美娜紅著臉,握著他的陽具塗肥皂。

  文杰向淑玲道﹕“我們也來吧﹗

  一面講話,一面動起手來,使得淑玲嬌笑不已。她大叫道﹕“不要這樣啦﹗我不習
慣呀﹗”

  文杰不回答,也拉著她的手去握陽具。塗過肥皂的手,很是滑潤。所以祇輕輕的握
了幾下,兩個人的陽具又變化了,由軟綿綿的開始脹大成為堅硬的肉棍兒。兩女看了不
約而同的嚇了一跳,趕快將手拿開。

  可是他們又去拉她的手。智慶道﹕“握著它,摸模看,是不是很奇妙的。”

  接著又將身子靠了過去,這下陽具也頂到陰戶了。如此一來,美娜的淫水又不斷流
出來。而智慶的陽具更是堅硬無比。智慶急色得雙手在她身上亂摸,然后雙手抓住美娜
的頭,往陽物上一按。陽具先半截,塞進了美娜的口中去。

  美娜的口小,智慶的陽物太租,將口塞得滿滿的,雙手抓住頭上下游動,不時發出
哼叫之聲。

  淑玲的情形也差不多。她也張著嘴咬住文杰的龜頭。先用舌頭在龜頭上面舔弄著,
四周慢慢的舔個不停,祇舔得那龜頭發亮,而且更加堅硬了。

  文杰被她這麼一弄,覺得癢癢的,更逗起他的慾火。

  四人都春心蕩漾,戰場又由浴室移轉到那張大床是。兩對人馬開始倒向床上了。更
把身體倒置過來,讓女人們的嘴巴吸吮著陽具,而他們則用舌尖舔著她們的陰戶。讓那
酥酥麻麻的感覺,由最敏感的地方傳流到全身各處去。

  美娜與淑玲的慾火逐漸地泛濫著,她們嬌喘噓噓的。那高隆的陰戶,經過了他們不
斷的吮吸和愛撫之后,兩片幼嫩的陰唇,漸漸已經翻轉肥大。小小的穴口兒,正不斷地
流出著淫水。

  文杰和智慶一看時機已成熟,忙互相使個眼色。兩人趕緊起身,調轉過了位置來。
智慶的身體壓著淑玲。而文杰卻壓上了美娜的嬌軀。頓時,各人的對象都已不同,他們
重新組合了新的配搭。

  “啊﹗”美娜和淑玲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但這聲驚呼馬上平息了下來,因為她們
的口已被封住了。代之而起的是“嗚嗚”的呻叫。

  智慶連忙用手握著陽具,朝淑玲的肉洞猛頂進去。淑玲也不退反叫,將體內的肉棍
兒緊緊夾住,隨即扭擺起來。她的淫水越來越多,使大龜頭進出非常便利。

  智慶輕抽慢插了一陣,改為“九淺一深”,祇見他的屁股挺動著,上下起伏猶如大
海行舟。再抽送了一陣,淑玲突然顫抖著,大聲叫道﹕“哎呀﹗我高潮來了﹗”

  她一股陰精直射而出,然后她軟綿綿的躺著。

  床頭的另一端,同樣也在發生男女肉搏。文杰的花樣多多,他說道﹕“美娜,換一
個姿勢,我教你玩花式﹗”

  美娜道﹕“隨你的便,怎麼玩都好﹗”

  文杰得意的笑著,隨即躺下來,要她騎在上面。他捧著美娜的屁股,幫助她一下,
溫軟的肉洞立即順利地套入大陽具。

  美娜在他的挺送下,淫水直流。不到一百下,美娜突然陰精直流了。她不住嬌喘著
說道﹕“哎呀﹗我快不行了,高潮快來了﹗”

  文杰說道﹕“好哇﹗再動幾下,快﹗”

  美娜卻停了下來,她說道﹕“不行啦﹗我完了呀﹗”

  文杰祇得翻身過來,變成臉朝下的姿勢。他把龜頭抵緊花心,用力旋磨著,不到幾
十下,美娜又第二次泄了。文杰的心裡一熱,說不出的快感,也泄出陽精來。

  如今的情形是兩對鴛鴦一張床。他們彼此都筋疲力盡了,祇是互相擁抱對方。這一
場交換對象大戰,直幹得淋灕盡致,最后祇可以聽到他們的喘息聲。她們終于告一段落
了,然而過了一會兒,他們恢復疲勞后,又大幹起來了﹗

  話說回來,這一天在阿光家裡第一次聚會的時候,因為大家都是相熟的老同學了,
打情罵俏本屬自然。阿光的“小器”難免成了取笑的話題。雖然和他曾經有過一手的月
仙也挺身而出,證明阿光實際是可以性交的。但是眾人並不肯作罷,阿泉甚至要他脫下
褲子讓大家檢查一下。

  阿光氣憤地對阿泉說﹕“要檢查也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得
讓麗珠和我來一次。”

  阿泉的精力過人,早就有意在這裡制造混亂,以便搞一個性愛的歡樂窩。他知道如
果把自己的太太讓出來,並不愁得到這裡其他女人的身體。于是他爽快地答應了。

  做護士的玲玲自告奮勇幫阿光脫褲檢查。結果,證實阿光雖然並非一柱擎天,卻也
胯下硬物高舉。麗珠待要逃走,早被馬良捉住,趁機摸乳之餘,扭送阿光懷裡。

  眾人一窩蜂涌入房,要看真人表演,阿光也不好意思白幹阿泉的老婆。和他的俏菲
佣商量了一陣,決定讓她也和阿泉當場性交,讓氣氛更加熱鬧。

  于是,菲佣先向阿泉投懷送抱。阿泉也老不客氣,先摸摸她的乳房,順勢脫下她的
上衣。接著又把手插入她的褲腰。菲佣自動把褲子褪下,眾人見到阿泉的手指已經鑽入
她的陰道裡了。接著,有人幫阿泉脫光了衣服,兩條肉蟲就在床上翻滾起來了。

  另一邊的麗珠,也半推半就地讓阿光脫得一絲不掛。抱到床上。見到阿泉和賓妹正
面交鋒,阿光就讓麗珠伏在床上,從她后面插入。然后伸手到胸前撫摸乳房。這時床上
四條肉蟲在蠕動,眾人也大開眼界。阿泉把賓妹幹了一會兒,也學阿光一樣,要她伏在
床上讓他從背后抽送。阿光見那邊有了變化,也隨機應變。把麗珠調過來正面交鋒。

  阿光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姦淫朋友的太太,顯得特別興奮,雖然他竭力鎮定,畢
竟未能理想,終于在不甘心的情況下射精了。倒是阿泉有定力,他左衝右突,翻來覆去
把個二十出歲的賓妹玩得欲仙欲死,如痴如醉。

  阿英遞一些紙巾給麗珠,麗珠恨恨地從床上爬起來,捂住陰戶跑進廁所去了。

  麗珠穿好衣服從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阿泉剛好從賓妹的肉體裡拔出射精后的肉棍
子。旁邊的玲玲正遞上紙巾。麗珠突然向阿泉說道﹕“老公,剛才馬良捉我的時候,趁
機摸我的胸,你可要替我作主呀﹗”

  阿泉則回頭問馬良道﹕“我老婆所說的是不是真的﹗”

  馬良回答說﹕“我是有踫過你太太的奶子,但並不是故意的呀﹗”


O-FP-2

  阿泉對眾人說道﹕“這麼說,我太太說的是真的了,你們評評理,馬良的太太是不
是也該被罰摸奶子呢﹖”

  周圍的人都是一班興災樂禍的,當然異口同聲地說﹕“應該﹗”

  阿泉笑著說道﹕“好﹗現在我來宣判,在場的男人可以摸馬太太的乳房。”

  話音剛落,文杰和智慶立即把手伸到玲玲的酥胸。玲玲卻也表現得很大方,不但沒
有抗拒,反而對麗珠說道﹕“阿珠,我老公是看得起你才摸你哩﹗不必那麼小氣嘛﹗”

  麗珠也說道﹕“好啊﹗看得起就可以摸,以后我也摸你老公,看你生氣不﹗”

  玲玲笑著說道﹕“絕對不會的,你高興的話,現在就可以摸他,甚至和他做愛,大
家都是開朗的,否則也不會來這裡聚會啦﹗”

  阿泉也出聲說道﹕“馬太太說得好,我們都是玩得開的人,今天不夠時間了。過幾
天就是連續幾天的公眾假期。我們來這裡舉行一個狂歡性舞會,有興趣的話,現在就報
名,我會策劃統籌,包讓大家滿意﹗”

  在座的人個個都喜歡刺激,一聽說這是一個無遮舞會,當然全部同意了。

  假期的頭一天下午,眾人又紛紛來到阿光的住所。那時,有幾個先到的人聚在大廳
裡打牌,祇等阿泉和麗珠來到,就要開始今晚的狂歡舞會了。

  阿光剛剛輸出局,見到月仙也沒份打,就笑著對她說道﹕“阿仙,反正我們都沒得
玩牌,你敢不敢和我先來個當眾表演呢﹖”

  “為什麼不敢呢﹖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你玩了,不過你得替我脫衣服才行﹗”

  “那是當然,好妹妹﹗來﹗讓我替你脫下﹗”阿光迅速脫下月仙的連衣裙,接著就
伸手去拉她的三角褲。

  “不用了﹗等我自已來吧﹗你這不死鬼﹗”她雙腿一翹,順手脫下了三角褲。

  打牌的見到有人開始玩,又剛好打完手頭上的一局,便即時停下手觀看。

  阿光心裡一樂,扶住堅如鐵條的雞巴,一壓而上,阿仙的纖手輕輕一拉,龜頭插進
了洞裡。二人是老搭檔,各人的生理部位,心裡有數,所以阿仙兩腿一張,肉莖就已經
溜進去了。別看阿光身粗體壯,而那根家伙卻小得可憐,祇有半寸多粗,四寸不到的長
度。站在旁邊周圍的男女們都漬漬稱異,可是像這樣的白日當眾宣淫,在大家心目中早
就習以為常了。

  阿光雞巴雖然細小,但插在月仙緊窄的陰穴口裡,仍然塞得滿滿的,酥得她暗地裡
直叫“甜心”。

  阿光抱住月仙的粉頸,按住她香唇猛力的狂吻。隨手剝下了乳罩,露出兩隻挺實的
雙峰。少婦的玉峰,勝過新剝的雞頭肉,脆嫩光潤,觸手猶如溫玉,阿光愛不忍釋,搖
搓捏弄,手掌不停的在雙峰間游移著。肌膚相觸,慾炎更高,雙方血脈浮動,像電傳一
樣地運行全身,月仙覺得酥酥麻麻的,心裡祇希望對方加重加快。阿光滿臉如焚,雙目
精光迸射,慾火快要衝破了腦門﹖

  他兩膝微點,壓勁一提,開始抽插了。由于他陽具較小,阿仙的分泌又多,才沒有
幾下,就覺得有點滑溜,快感也漸減。但他不氣餒,希望以動作來彌補這個快感。于是
直起直落,一下下都插到了根底,抽插不遺餘力。

  月仙也似乎覺得快感不夠過癮,頻頻的扭動腰肢,滾搖臀部,來使陰戶重重的撞擦
著那根細小的陰莖。以致阿光抽得越快,她的屁股也搖得越加緊湊,雙方配合得乾柴烈
火,的確是一對性交的好對手。

  二人這樣的互相拼殺撕鬥,大有非見勝負不肯罷休之概。惹得圍在旁邊的男女,也
都心癢難禁,好想也當場一試,不過反正舞會就要開始了,滿腔慾火,祇好強行按住。

  別看不起阿光那根小家伙,勁道可真強呢﹗二百抽過去了,凶勁絲毫不減。穿鑽得
更加快速。月仙的腰勁,本來就不錯,無奈阿光個子粗壯,被壓在下面,扭起來可真吃
力呢﹗這時她已微現汗漬。站在周圍的男女們,知道阿仙有點吃不消,為了要爭取時間
早點兒開始狂歡舞會,深怕被二人這樣一拖,誤事不少,大家都在為月仙做啦啦隊,連
呼﹕“阿仙加油﹗阿仙加油﹗”

  這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個性都極為好強,誰也不肯讓誰。月仙當然不願當眾示
弱,扭滾有增無減。

  正當此時,阿光突感背脊骨一陣酸麻,他衝刺了幾下,伏在嬌軀上,長長的喘了一
口氣。精液噴射,全身鬆暢,他仿佛飄上了雲間天上。

  月仙也被這濃精的澆射,花心裡一陣酥鬆,擴散到整個陰戶。這時她倒而動起憐惜
之心,輕輕的問道﹕“你好了吧﹗”

  阿光臉上展開燦爛的笑容,他翻轉身滾下了玉體。

  阿泉已經來了一會兒了,見倆人已經完事,便號召大家開始今晚的舞會。

  本來,裸體和交歡,在眾人的眼中,已經認為是生活中的常事,祇要高興,隨時隨
地都可以,不過跳這種交歡舞,卻還沒有嘗試過,對這別致的節目,大家無異議的全體
鼓掌贊成。因為大家所追求的就是新鮮和刺邀。

  不過這種交歡舞,男女下部必須相等,否則一高一低,插得進去也轉不來呀﹗

  這下子可苦了阿光,祇因他的身材太高,沒有一個女的配得上。眼巴巴的看著別人
尋樂。幸虧他的小二哥剛才已經安撫過了,一時之間還不至于冒火。

  月仙剛好和馬良相配,依偎在一起,雞巴早已塞進了陰戶,慢步華爾茲音樂聲中,
這幾對裸體的青年男女,徐徐的起舞了。

  這種交歡舞,可不能快,因為雙方面都是站著的,雞巴是無法插到了根部,總有一
部份涼在外面的,如果動作一快,很容易滑溜出來,所以移動得相當的慢,在每次拍子
之間,兩人的屁股都要頂了一下,才能夠穩得住。

  馬良的家伙,可真夠強,一根有七寸多長,比阿光可長上一半。插到月仙的陰道裡
面,把陰戶鼓得高高的,相當夠味,每當拍子互相頂送的時候,更是酥到心底裡。

  月仙初嘗異味,笑意涌現,眉眼一揚,笑嘻嘻的說道﹕“好粗﹗”

  “粗才過癮﹗難道你不喜歡﹗”馬良收腰挺腹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陰戶一頂。

  “當然喜歡啦﹗你大概吃過藥了﹗以前好像並沒這麼長呀﹗”月仙也向他迎湊,他
又頂了一下,使她整個陰戶都感到蜜麻麻的。

  “哈哈﹗何止吃藥,還要磨練呢﹗否則那會長得這麼快﹗”馬良自鳴得意的說。

  她們隨著輕微的樂聲轉動,在昏黃的燈光,人影肉香,互映成趣。確是別開生面的
玩意兒。跳這種舞,不但舞步要熟,而且雙方要緊密的配合,否則稍不留意、小二哥就
會滑到陰戶外面,那就煞風景了。最大好處,還可以訓練持久力,因為站立的姿勢,木
來就是合乎持久的要訣,而這種舞每個拍子才始插了一下,肉莖涼在陰戶外面的時多,
持久力自然更長。

  可是有一樣不過刺激的,他們動作慢,好像小孩子在學走路,看上去有點別扭。

  一曲方終,月仙好像嘗了甜頭的蒼蠅,抱緊馬良不肯放手。這也難怪,那根粗長的
比阿光的確好得多,已經頂到了花心呀﹗

  她索性把整個嬌軀,貼伏在馬良的胸前。利用挺實的雙峰,不斷的磨搓滾動。他們
本來是四條臂膀環抱在一起的,根本就無法捏弄這兩顆小肉彈,經過這一陣子的磨搓,
馬良居然被磨出心火來啦﹗他慾火高燒,全身血脈噴張,對已經到手的美味,怎麼樣也
不容放手呀﹗

  他下定決心,今晚上要給這小妮子一個下馬威﹗

  他扳住月仙的嬌軀,把她按坐在沙發的靠手上面。翹起了兩條粉腿,搭在肩上,開
始抽插。這樣一來,可以插得更為深進,緊緊的抵住了花心。

  一陣酥癢,自子宮直透丹田,月仙甜得笑意更濃,媚眼如痴。

  馬良也是初次遇上這奇窄的陰戶,雞巴插進去,被挾得緊緊的,有如一根肉棒子硬
套進腸衣裡面,舒服得也是酥麻麻的。連連吞口水,暗喊一聲﹕“太妙了﹗”

  這時其餘的八人,正好分做四對,在大廳間互展雄長,較量身手。

  阿光找上了皮球何英,雖然高低差了半截,但雙方的家伙,倒還恰用。由于皮球肥
胖,外陰唇生奇厚,洞口被擠得滿滿的,阿光的那根小雞巴,抽插起來,倒也夠相當的
肉感的。

  文杰的對手是麗珠,智慶懷裡摟著秀美。雖然女人的身體沒有男人那麼高,但是她
們稍微滇起腳,就可以讓肉莖順利插入。阿全雖然見到妻子的陰戶插著別人的陽具,但
是這時他的陰莖何嘗不是也插入玲玲的肉體裡。

  眾男女們此起彼伏,等于開了無遮大會,抽插中間引起的些微震動,在夜闌人靜之
時,聽起來還是相當的清晰,“卜滋”之聲,響不絕耳。

  馬良不但本錢粗家伙奇大,而且經驗豐富,深得持久的要訣,他選擇站著的姿勢,
目的就是要延長時間。就是在抽插的時候,也是停停歇歇的﹗凝神靜氣,絕不衝動的。

  月仙初無經驗,那裡知道這些的奧秘﹗還以為他這樣站著的攪,也相當別致呢﹗至
少可以免去被壓的負擔。

  那知二百抽過去了,馬良仍然輕慢插,毫無出泄的跡象。平常窄小的陰道,忽然經
這龐然大物的括擦,滋味固然濃厚,但刺激也夠敏銳的。當馬良逐漸加勁的時候,月仙
感到一陣酥鬆來自陰戶裡涌出,癢得她扭著腰肢哼笑道﹕“好勁喲﹗我快要癢死了,受
不得了,嘻嘻﹗”

  馬良是過來人,心裡有數,知道是怎麼回事,卻故意停下來說道﹕“怎麼啦﹗你被
我插入的地方快要怎樣呢﹗”

  “哎呀﹗我的哥哥﹗我的好哥哥﹗快點動啦﹗沒有什麼呀﹗”她滾動屁股在催促。

  馬良仍然惡作劇的道﹕“你不說,我就不動﹗”

  “哎呀﹗你這人啦﹗真是累人慘,這有什麼好說呢﹗快點吧﹗”
屁股搖得更重﹗

  “說說看嘛﹗有什麼不好呢﹖”馬良堅持要她講出來。

  “死鬼,把耳朵湊過來﹗”月仙在馬良的耳邊輕說了一聲,惹得馬良哈哈一笑,說
道﹕“癢有什麼關系,待我的小二哥給你消消癢吧﹗不過……”

  話說到此,故意頓住。月仙剛入高潮,正需要劇烈的刺邀,給他這麼一停頓,任怎
樣也受不了的,眼睛急得紅紅的,差點兒就要擠出淚珠來。顫著聲音說道﹕“快別停下
啦﹗快﹗快點來吧﹗人家實在受不了呢﹗”

  馬良知道不能再戲弄下去了,弄僵了這小妮子的癖氣也不是好惹的。惡作劇的目的
已經達到,他心滿意足的哈哈一笑。挺起腿勁,長抽直插。

  這一下,他可真夠賣力,真是下下盡貼,根根到底,速度也由徐而疾,挺得沙發搖
搖作響。月仙拼出全身勁力,滾動腰肢,互相配合,確有如魚得水之勢,和他配合得恰
到好處。

  這時,其餘的幾對男女,早已鳴金收兵,個個都沒把衣服穿上,赤條條地坐在旁邊
欣賞。月仙感到一陣內急,陰水有如缺了堤的河水,奔放涌出,容量可真夠多,燙得整
根肉莖莖油沾沾的。她樂得嘻嘻直笑,口裡連呼﹕“雪,雪,舒服,舒服,”

  馬良心裡不由暗笑﹕“這才是開端呢﹗再下去你這小妮子可能就要飛上天啦﹗”

  他抽插加重,不遺餘力,大有搗破陰洞之氣概。

  時鐘敲過了兩點,月仙高潮重臨,一陣陣的輕鬆舒適運行全身,禁不住嘻嘻騷笑。
聲音斷斷續績,最后喜極擠出了一絲眼淚。馬良也被她這一股淫神騷態,挑動得心神奔
放,漸漸也有難以把提。

  這時,陰戶裡二度水漲,陰液順著雞巴的抽插,漸漸涌出陰戶口外,經過股溝中,
流向沙發上。水份一多,抽插更加滑溜,他直起直落,勢如狂風暴雨,恨不得連睪丸都
塞將進去。

  直到金雞二唱,月仙已是連掉了三次。在女性方面,第三次掉身,才是達到了高潮
的高峰,痛快的極限,下去可能就要使生理失常,吃不消啦﹗

  馬良覺得再這樣站著的幹,還需要一段相當的時間。對雙方都不大好。他趕忙扶住
嬌軀,按倒在沙發上,自已向手一扶,改成了原始的姿式。

  月仙已進入半睡狀態,輕飄飄的欲履雲間天上,任由擺布,祇是微閉雙眸,痴痴含
笑。馬良顯出渾身解散,他使用拿手的悶抽要領,快速的結束這場交歡。他支起上身,
勁貫兩膝,一口氣的快速短抽,祇讓雞巴的莖部貼著陰戶口磨。

  這種抽法,對于不泄的生理,夠有奇效,五分鐘不到,馬良腰背一陣酸癢,直衝馬
眼。精液疾射。他暗喊一聲僥幸,連同在旁觀看的男女,都不由吐了一下舌頭,同稱一
句“要得﹗”。

  第二天下午,月仙和馬良都在沉睡中,任怎樣呼喚都無法把她倆叫醒。原因是二人
泄得太多,精疲力竭啦﹗別以為馬良祇泄了一次,但因時間上過份的持久,流量亦跟著
特多。阿泉倒一杯凍水往倆人臉上一噴,才算把她和他喚醒過來。

  馬良的情形還算好,霍然醒轉過來,和沒事人一樣。
月仙則大不然,人是醒了,但腦子裡仍是亂渾渾的,滿眼金星閃爍,口乾舌燥,肚子裡
似乎要翻轉過來的難受。一陣內急,令她不得不站起身,兩腿無力,還可勉強動步,可
是熱烘烘的外陰唇,已經腫得老高,她尖叫一聲,又復坐下。

  大家眼看情形有點不對,七嘴八舌的問這問那,猶其是馬良,最為關心,跑到她面
前,不安的問道﹕“怎麼啦﹗阿仙﹗”

  看到了馬良,不由一陣心酸,但倔強的她,硬把酸心咽回肚裡,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道﹕“都是你壞,攪得那麼久,你看﹗”

  她毫不猶豫的掀起了裙子,露出紅腫的陰戶,原來她在室內根木不注重穿內褲。

  吃過晚飯,玲玲覺得有點兒累,想倒在床上歇一會兒,不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昨天
晚上她和阿泉玩過一次之后,阿光又跑過來接力,雖然他的棒子沒別人的粗大,可是持
久性還不錯,足足在她的漿糊罐頭裡掏弄了一兩個鐘頭。搞得她高潮疊起,所以她也著
實太累了。

  不知經過了多少的時間,玲玲感到一陣乾渴,想起來找點水喝。忽然聽到了一些聲
息,起自身旁,這聲音有點妙,“吱吱”響個不停,心裡下意識猜想,又是那回事了。

  她本來是懶得看,仍然閉目假寐,但是奇怪得得很,就那麼的一點點聲響,已經引
動她全身的神經緊張與貫注。

  她循聲往視,在暗影中看到了一個背影在上下起伏,“吱吱”的聲響,就在這起得
中發出來的。這一下可聽得更加清晰了,聲音的就在自己的右方。

  她這時口也不渴了,慢慢的循著旋身之便,朝聲響方向行過來。待到臨近,這才看
清是阿泉在抽插,底下的那位,不言而知是月仙吧﹗,因為在這裡她和阿泉是老搭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