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極品家丁之紅顏薄命

jiouguai
本文:2022-08-26T23:52:35
金陵城,洛府,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了洛凝的香閨中,床上是黑白纏繞,股溝交疊的一對男女。男人醜陋肥胖,女人嫵媚動人,雪白嬌嫩,看床下淩亂的衣衫,和床單上淩亂的痕跡,很容易就能猜測出他們昨晚的戰況多麼激烈。女子的胯間一片狼藉,此刻正與男人那因晨勃而挺立的大雞巴,肉貼肉的挨在一起。

陽光刺眼,洛凝率先清醒過來,雪白豐滿的嬌軀不著寸縷,一對碩大的美乳此刻正被一雙大手掌握著。大手的主人從背後抱著側躺著的美人,睡得正酣,胯下勃起的大肉棒夾在了兩條美腿中間,正努力親吻著小妹妹,抑制不住的笑意從嘴角露了出來,仿佛在做著什麼美夢一般。

短暫的失神過後,一股濃濃的精液濁騷味讓洛凝回憶起了昨夜的事,一時間既羞澀又痛苦,還有深深的恨意。自己深愛著三哥,卻因一次意外,墜入了痛苦的深淵。出了狼窩,又入虎口,雖不必再被骯髒的河工們輪奸,可又要承受李北斗的日夜淫辱。為了洛家的名聲,即便內心再恨,卻也不敢不從。自己與三哥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呢?是不是三哥把自己娶進門之後,就能擺脫這噩夢般的生活?

洛凝還在心亂如麻的想著,突然感覺胸前的大手動了動,緊接著就開始了揉捏。李北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清新的空氣混合著洛凝的體香,還有房間中那淫靡的氣味,都讓他陶醉。嬌美的身軀被自己緊緊的攬在懷裡,掌中的挺翹柔軟滑膩,雙峰大的一隻手都快要掌握不住,胯下的小寶貝陷在了兩條美腿之間,其間妙處不可為外人道哉。

李北斗不禁感慨起命運的奇妙,以前的自己只是洪興中的一個小嘍囉,跟著洛遠和董青山混跡街頭,今天砍別人明天被人砍,舊傷未去又添新傷,日子過得很苦。自從那次機緣巧合之下強姦了洛凝開始,就時來運轉了,再也不用過朝不保夕的生活。需要用錢,洛府大把的銀子,需要女人,有金陵城美貌數一數二的洛才女任自己揉奶操穴。日子過成這樣,夫複何求?可李北斗卻還是不滿足,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錢有了,女人也有了,他又想要權利,可苦於自己沒什麼本事,只好先暫時擱置留待日後慢慢思索。當務之急還是先把自己的欲火給發洩了最為重要。

想到這,李北斗不再等待,用膝蓋稍微分開洛凝的雙腿,大肉棒尋到銷魂洞,“滋...”的一聲,直接齊根而入。“恩..”背對著的洛凝被李北斗突然的插入頂的悶哼一聲,眉頭扭在一起,眼角含淚,卻也只能將翹臀微微向後揚起,迎接著李北斗粗大的肉棒。李北斗一邊操著洛凝的小穴,一邊將手裡的美乳變換成各種形狀,緊湊濕滑的蜜穴吞吐著他的肉棒,讓他爽的直叫喚。“洛小姐,一日之計在於晨,我聽人說,早起鍛煉身體正是極佳的養生之道,小的幫您鍛煉的可還舒服?嘿嘿!”李北斗操的興起,騰出一隻玩著奶子的手,把洛凝的臉扭了過來,大嘴直接吻上了嬌嫩的雙唇。肥舌粗魯的頂開了貝齒,在濕潤的口腔內,靈活的吸吮著洛凝滑膩的香舌。

“唔,洛小姐,我好喜歡幹你的小騷逼,啊,,你的小淫洞裡濕的像瀑布一樣,啊,,,好爽,看我怎麼幹死你,快說,你舒不舒服?”李北斗一邊猛插一邊激動地吼著,粗大的雞巴每一次都狠狠的直插到底,洛凝嬌嫩的肉洞被塞得滿滿的,兩片花瓣緊緊的包裹著巨大的肉棒。“舒,,舒服,你快點弄,,啊,,都已經卯時了,再,,在不快點,恩,,啊,,快點出去的話,,被人發現,,就完了”洛凝強撐著下體傳來的洶湧快感,總算說完了這段話,她真的很害怕,天已經亮了,府裡的下人有的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了,自從李北斗進來洛府之後,洛凝晚上就不敢用丫鬟伺候了。雖然覺得沒有人會來自己的小院,但還是擔心李北斗出去的時候被人撞見。所以忍不住想勸他早點離開。

“嗯?洛才女,之前怎麼教你的都忘了嗎?”李北斗不開心了,自己操的正舒爽,小穴緊緊的咬著雞巴不鬆口,可它的主人洛凝卻著急趕自己走。“主,主人,求求您了,快點射給凝兒吧,啊,,時辰真的不早了,啊啊,啊,恩”心裡著急的洛凝明白,如果不讓李北斗舒服的射出來,他是不可能從自己床上離開的,趕緊用力夾緊小穴,暗自祈禱李北斗能快點結束。“呼,小騷穴,小母狗,真緊啊,主人都射給你”李北斗也知道輕重緩急,萬一被人看見把事傳出去了,洛凝丟的是臉,自己丟的是命。所以也加快了速度,直接一個翻身,壓在了洛凝身上,按住翹臀,大雞巴飛快的在小肉穴裡進進出出,帶出一圈圈的泡沫,顯得十分淫靡。隨著李北斗呼吸的越來越粗重,雞巴抽插的也越來越快,趴在床上的洛凝頓時被送上了一次小高潮,隱約間洛凝感覺到小穴中的雞巴突然變大了一圈,頂著自己花心的粗大龜頭開始有節奏的跳動起來。多次的經驗告訴她,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要射出來了,可自己卻沒有辦法阻止他內射。這等醜事又不敢讓丫鬟知道,只有再求著李北斗出去給她買避孕藥。好在李北斗也不敢真的讓洛凝懷孕,所以每次藥買的都還算痛快。“噢,,,爽!”李北斗抽搐著將濃精,一絲不漏的射到了洛才女的子宮深處,而洛凝也在滾燙精液的強烈刺激中,攀上了比剛才更高的一波高潮,渾身顫抖著語不成聲的發出哭泣般的嬌喘和呻吟。“謝,謝謝主人,凝兒好舒服,出去的時候千萬小心點”射完精渾身爽透了的李北斗志得意滿的從洛凝身上爬下來,翻到了自己的衣服隨意的套上,往門外走去,邊走邊回頭沖著洛凝說道“小姐,清理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咱們晚上見,哈哈哈”笑著走出房門的李北斗,絲毫沒有看到身後洛凝埋在枕頭裡的痛苦。粘稠的精液正從小穴裡往外湧,苦澀的經歷卻要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初入紅塵,不知人間疾苦,驀然回首,已是苦中之人,關關難過關關過,夜夜難熬夜夜熬。

李北斗在洛凝身上射了個爽後,志得意滿的悄悄溜出了小院,然後離開洛府,直奔洪興幫派集會的地點。自從操上了洛凝,現在的李北斗已經是洪興的小堂主了。洛遠本來也挺喜歡這個打架勇猛的胖子,而且姐姐還讓多照顧照顧他,便順理成章的把李北斗提拔到了幫會高層,愈發器重。

晌午時分,洪興議事廳內,董青山洛遠坐在主位,下邊包括李北斗在內的各位堂主副堂主左右分坐。見人都到齊了,董青山清了清喉嚨說到“各位兄弟,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是有一件事要交代,咱們跟黑龍會的爭鬥暫時先停一停,近日朝廷有一批送往京城的坰銀要途徑我們江蘇,這段時間不宜鬧事,大家都回去約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誤了大事!”(濟寧尋銀改為金陵尋銀)。

正襟危坐聽著幫主訓話的李北斗突然靈機一動,正所謂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當初要不是膽子大強暴了洛凝,現在自己可沒有這麼舒服,但舒服歸舒服,自己終究只是一個小護院,跟洛凝的事又不敢示於人前,連個洛府小管家都能對自己吆五喝六的,實在不爽。剛才腦海裡的這個想法雖然風險不小,可一但做成,自己便有機會一飛沖天。

會議開完,眾人散去,李北斗拉住了洛遠的胳膊,與其邊走邊聊。“洛大哥,剛才聽你說有一批官銀要路過,應該是令尊,咱們總督大人負責押送吧?”“是啊”洛遠回過頭一臉詫異的望著李北斗,搞不懂他為什麼關心這個問題。“洛大哥,我思來想去,這是件大事,我擔心有宵小打這批銀子的注意,到時候總督大人可能會被牽連,不得不防啊!”“嘶!”洛遠倒吸了一口冷氣,心思急轉思考起來,他知道誠王一直和自己父親洛敏政見不合,雖然這次江蘇境內的押送由自己父親全權負責,但怕就怕他們背地裡使什麼陰招,一但出了事朝廷怪罪下來,自己父親首當其衝要被追責。“北斗,你這個顧慮很有道理,記你一功,你先去吧,我回家和父親商量商量”。望著洛遠著急離去的背影,李北斗的嘴角漏出一絲陰笑。

無所事事的李北斗在大街上閒逛著,街邊青樓裡的姑娘正站在窗邊,對著街上的路人一個個的拋媚眼。可惜啊李北斗吃過了山珍海味之後,就對這些粗茶淡飯提不起性趣,想自己以前攢很久的錢去一次青樓能興奮好幾天,現在口味都養刁了。只有對著洛才女那嬌媚的臉龐才能一柱擎天,一想起洛凝,李北斗不禁回憶起那小巧紅潤的櫻唇,嬌豔欲滴,含起雞巴來卻是那麼帶勁兒!靈活的小舌頭能把人魂兒都勾出來,顫抖著把濃精射進小嘴,再逼著洛才女吞下去的情景,每每想起,都讓人飄飄欲仙。更不用說那隱私的蜜穴,連她心儀的林三都沒操過呢,卻已經變成了自己的形狀,自己的大雞巴雖然醜,卻能負距離接觸那美麗的所在,精華子孫也澆灌過花芯無數次了。

晚飯過後,李北斗帶著掩飾不住的笑容從洛遠的房間走了出來,輕而易舉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距離完成目標又進了一步,晚上可得找洛小姐好好慶祝一下,也不知道小姐晚飯有沒有吃飽,給她帶的豆漿是送給小嘴兒,還是小穴兒呢?真讓人糾結啊!嘿嘿嘿!伴隨著幾聲淫笑,一個猥瑣的胖子趁著四下無人,消失在了洛凝獨居的小閣樓中。

對壘牙床起戰戈,兩身合一暗推磨,菜花戲蝶吮花髓,戀蜜狂蜂隱蜜窼!又是鸞顛鳳倒,被翻紅浪的一夜。

天空晴朗,萬里無雲,金陵大街上的李北斗已經來回轉了一個時辰,換了數個方向,確定身後沒有人跟蹤自己後,一閃身,從後門進入了一座府邸。

“小人李北斗,參見小王爺”,主位上,坐著一位二十多歲,身著黃袍,面如冠玉,氣質高貴的青年,正是誠王世子,小王爺趙康寧。下方兩側共有四名護衛,神完氣足,一看便是高手,李北斗規規矩矩的跪下行禮,不敢有半分逾越,對方的身份要捏死他如同捏死只螞蟻,如果不是為了得到權利,他是萬萬不敢與如此等級的人物正面交談的。“起來吧,你是什麼人?聽說你有事關金陵總督的大事要稟報?說吧”,趙康寧淡淡的揮了揮手,讓李北斗起身,倒也沒有不耐煩,早上聽聞下人稟告,左右無事,索性叫進來看看。李北斗起身站立,不敢亂動,小心翼翼的開口:“回小王爺的話,小人是洪興一名堂主,此行是想向小王爺獻計,可把總督洛敏洛大人置於死地,讓您將這個職位收入囊中?”。李北斗說話的語氣如履薄冰,可說出的話卻是石破驚天。趙康寧猛的抬頭,眼睛死死的盯在李北斗的臉上,空氣中殺機閃爍,他不知道洪興是什麼,但後半段話可是聽得清清楚楚,自家人知曉自家事,父王有造反之心,洛敏與己方並不同心,自己去求娶洛凝,也被拒絕,如果有機會弄死洛敏,介時把江蘇掌控在自己這邊易如反掌。“你且將你的身份目的詳細說清楚,如果有半句假話,便不用再出這個門了。”四周空氣驟然變冷,即便是刀口舔血的混混,此刻也不禁雙腿發抖,李北斗儘量用鎮定的語氣回答:“小,小人絕不敢欺瞞小王爺,我是洛府的護院,同時也是洪興的堂主,洪興便是洛家公子洛遠所建立的地下幫派,小人深知再這麼混下去也永遠不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所以特來投奔小王爺,方才所說致洛敏於死地一事,便在於稅銀途徑金陵,小人深得洛遠的信任,現已經通過他得知了此次護送稅銀的路線和佈防,小王爺您想想,這批稅銀如果在金陵失竊,他洛敏還不人頭落地?”趙康寧聽完了李北斗的這番話,心中開始沉思,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計畫,如果能得知護送稅銀的細節,到時候派出白蓮教劫銀易如反掌,稅銀丟失皇帝震怒,他洛敏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此舉不但可以幫父王剷除洛敏這個政敵,還能憑空得到幾十萬兩的銀子,為日後大事做準備,可謂一舉多得,唯一不確定的便是此人的忠誠度,如若此人給的是假消息,給自己來招引蛇出洞,那可就麻煩了。想到這,看向李北斗的目光頓時轉冷:“一派胡言,賊子竟敢打稅銀的主意?我今日便將你就地正法”。兩側護衛各自上前一步,欲擒住李北斗,當即把這胖子嚇得跪倒在地:“小王爺饒命啊,小人絕不敢有半分欺瞞於您啊”。李北斗知道,非是趙康寧對這個計畫不動心,而是不相信自己,為今之計,必須要想個辦法能讓趙康寧相信他。“小王爺,小人知道您信不過我,但我有辦法能讓您相信”。“哦?什麼辦法?”,“小人知道您對洛凝洛小姐鍾情,明晚小人可以安排小王爺您一親芳澤,這總該相信小人的真心實意了吧,如果我是洛敏老匹夫那一邊的,他又怎麼可能捨得犧牲自己的寶貝女兒?”趙康寧饒有興致的看著李北斗,也不再喊打喊殺,語氣也溫柔了許多:“好,我便給你這個機會,你且回去準備,如果成了,我便相信你的誠意。”

回到了洛府的李北斗身上的冷汗還沒有消退乾淨,感覺仿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但好在是有所收穫,搭上了小王爺這條線。以自己現在的身份,明晚給洛凝喂顆迷藥讓她昏睡過去易如反掌,然後等小王爺來操過一遍,這事就算成了,給小王爺手下做事,總好過跟著洛遠混在黑幫裡強。想著未來的計畫,一股倦意湧上腦海,也顧不上再去享受享受小姐了,直接上了床倒頭入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