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08-809

porsmm
本文:2022-08-26T17:28:02
八百零八、父子“修羅場”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還沒意識到,親媽在一瞬間腦補了100多集的電視劇,涉及情感、倫理、家庭、道德······真正的都市八點檔大戲。
  陳漢升覺得沒那麼複雜,他看見莫珂的那一刻,大概就猜出來了真相。
  90%應該是為了自己和沈幼楚的事情,還有10%可能是見見老同學,僅此而已,依據“莫二媽”的品性,她不可能有“偷家”的心思。
  只是時機實在太不湊巧了,首先是老陳和梁太后剛吵完架,其次是梁太后並不在家,最後就是莫珂的身份也有些敏感,幾者結合在一起,這就變成了“黃泥落在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
  “不能怪我吧,我也是smvp的盡力局。”
  陳漢升心裡想著,自己已經很努力的在遮掩了。
  “我,我們在談點事情。”
  不過,向來冷靜睿智的老陳,此時說話也磕巴了。
  剛才陳漢升伸頭進來,然後又迅速關門的那一刹那,陳兆軍瞬間就明白了,只是他從來沒想到過會自己遭遇到這種“問題”,一時間也有些發懵。
  沒等他做出反應,老婆就出現了。
  梁太后現在的臉色非常難看,混合著驚訝、悲傷、生氣、失望······等多種情緒。
  面對老陳的詢問,梁美娟大概是不想讓“外人”看笑話,只是壓抑住怒火,冷哼一聲沒有發作。
  莫珂也從氣氛中察覺出了什麼,她想了一下,站起來坦坦蕩蕩的說道:“美娟,我主要是瞭解一下老陳對漢升和幼楚結婚事情的看法,前天和你說過,寒假打算過來拜訪的,不知道你忘記沒有?”
  莫珂這段話的意思,一是表達目的,二是隱晦的提醒梁美娟,其實自己沒有瞞著她。
  梁美娟本來滿腦子都是“欺騙、出軌”的字眼,現在經過提醒,她也終於想起來,莫珂的確說過類似的話,繃緊的神色這才稍微放鬆。
  “老陳的態度我差不多知道了。”
  莫珂拎起包,禮貌而誠摯的說道:“春節有空的話,我們可以聚一聚,我丈夫也回來了,咱們四個中年人打打牌,喝喝茶,聊聊前半生的故事。”
  這又是在寬慰梁太后,希望她不要多想。
  “咳······嗯······”
  梁美娟嗓子裡嘟噥一聲,含糊的搪塞一下,她現在也發現了,老陳和莫珂應該是“清白”的。
  “可是,這並不能證明陳兆軍不想和自己離婚,也許莫珂只是一個幌子而已,說不定他還有更深的企圖。”
  梁太后固執的想著。
  於是,“都市8點檔的情感大戲”開始向“懸疑劇”轉變了。
  歸根究底,梁美娟就是咽不下這口氣,誰讓陳兆軍趁著自己不在,居然在家裡偷偷見“舊情人”,所以這個婚還是要離的。
  莫珂離開後,梁美娟終於爆發了,當然她也沒有吵鬧,只是把家裡的行李箱找出來,默默往裡面塞衣服。
  看這意思,似乎要離開這個家。
  “不是,你要做什麼啊?”
  陳兆軍趕緊把行李箱蓋起來:“我們就是聊一下漢升而已,你不要多想。”
  “我沒有多想。”
  梁太后冷冷的說道:“請你往旁邊站一站,不要阻攔我收拾東西。”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相信啊?”
  老陳無可奈何的說道。
  “我不想怎麼樣,反正眼睛已經告訴我真相了。”
  梁太后故意這樣說話。
  “哎!”
  老陳鬱悶的歎一口氣。
  “叮呤咣啷!”
  梁美娟整理衣服時,偶爾碰倒了梳粧檯,上面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大半。
  老陳實在沒辦法,走到客廳對陳漢升說道:“你也是,回來怎麼不和我說一聲?”
  “這也太那個了吧。”
  陳漢升委屈的說道:“怎麼把鍋甩到我頭上了,誰能想到濃眉大眼的老陳,居然也做這種事?”
  “走走走。”
  陳兆軍煩躁的擺擺手。
  偏偏陳漢升還不放過他,沒心沒肺的說道:“爸,這算不算夕陽紅修羅場啊?”
  “你······”
  老陳拿這個調皮的兒子沒辦法,指著臥室說道:“你去勸勸吧。”
  “現在是勸不動的,越勸越惱火,必須讓我媽出出氣。”
  陳漢升撇撇嘴說道:“反正是個誤會,梁太后那脾氣,過幾天應該就自動好了。”
  陳兆軍知道這是實話,不過今天是大年三十啊,這個團圓年還咋過?
  “哎!”
  老陳再次長籲短歎:“真想時光倒流到中午啊,莫珂聯繫我的時候,我找個理由推脫就好了。”
  “只是中午嗎?”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不如到直接倒回三十年前吧,那時候老陳正直青春年少,故事梗概自己都想好了:
  萬萬沒想到,老陳居然重生了,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到底應該繼續閑雲野鶴的生活方式,還是把握機會,努力向高官高官邁進?
  另外,嬌蠻持家的髮妻,端莊知性的女同學,他又該如何選擇?
  ······
  “陳漢升!”
  陳漢升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梁美娟突然叫了一聲。
  “昂,我在。”
  陳漢升趕緊收斂表情,走到門口聽令。
  “我要和你爸······和陳兆軍離婚了。”
  梁美娟看了一眼老陳,直接問道:“你打算跟誰?”
  “我肯定跟著你啊,這還用問嗎?”
  陳漢升毫不猶豫的答道。
  “好。”
  梁太后這才滿意,繼續低頭撿衣服。
  陳兆軍在旁邊微微頷首,兒子還是很聰明的,關鍵時刻的反應能力永遠在線。
  在這種時刻,必須要堅定不移的站在梁太后那邊。
  因為選擇老陳,梁美娟肯定會更加委屈;
  選擇居中調和,這種情緒下的梁美娟,她根本聽不進去的,還會覺得兒子不夠體諒;
  只有順著梁太后的心思,她才會覺得心裡熨帖,以後才好真正的溝通。
  這要是換了王梓博,他百分百會選擇居中調和,對事情的解決起不到太大作用。
  15分鐘後,梁美娟拖著一個大箱子走出臥室,陳漢升屁顛顛的幫忙:“我來,我來。”
  走到門口的時候,陳漢升看到老陳站在客廳裡不知所措,忍不住提醒道:“爸,你不去建鄴嗎?”
  “哦······去去去。”
  陳兆軍眨眨眼睛,馬上低頭換鞋子。
  這下樑美娟不答應了:“帶他做什麼,我和他都要離婚了。”
  “媽,離婚是離婚。”
  陳漢升耐心的安撫道:“可是家裡有些存款,包括房子這些固定資產,離婚都要進行財產分割的,我們先在路上談好。”
  陳漢升是這樣計劃的,載著父母一起去建鄴,到時當著親戚的面,尤其又是大過年的,他們肯定不會吵架,這場誤會也就揭過去了。
  “我反正只要你,其他的都給他。”
  梁美娟大氣凜然的對陳漢升說道。
  “媽,你放心,我肯定屬於你,我就是你的小寶貝,可是程序總得走吧,你們現在談好了,離婚時幹淨利落的分手,不給民政部門添麻煩······”
  陳漢升正在胡扯,突然,對面鄰居“咯吱”一聲打開門。
  胖胖的夏阿姨穿著睡衣,瞅瞅陳漢升一家三口,再瞅瞅行李箱,皺著眉頭問道:“老陳,美娟,你們要離婚?”
  “這不瞎胡鬧嗎,兒子都這麼大了,還要離婚啊?”
  “我剛才包餃子呢,差點都不敢相信,吵吵就算了,大過年的做什麼呢?”
  “漢升現在多厲害啊,全國大學生的榜樣,你們正是享福的時候,不要搞這些么蛾子。”
  ······
  夏阿姨毫不見外的絮叨起來,這就是小地方的鄰里關係,相處久了,雙方的紅白喜事都會互有來往。
  雖然不是親戚,可是感情比很多親戚還要好。
  尤其梁太后和夏阿姨還是單位同事,也都是“港城市海寧小區八卦委員會”的骨幹成員,所以聽到陳兆軍兩口子吵架離婚,夏阿姨肯定要過來勸一勸的。
  “夏姐,我一時半會解釋不清楚。”
  梁美娟捋了捋頭髮:“現在要去建鄴了,那邊還有親戚在等著,等到得空的時候,我專門和你打電話。”
  梁美娟心裡還是清楚的,雖然這是個誤會,但是也不能實話實說,否則會對老陳的聲譽造成影響,只能先敷衍過去,到時再想個其他理由。
  從這一點看,梁太后的“離婚”也是賭氣居多。
  “行,你們去吧。”
  夏阿姨揮揮手:“不要再鬧了啊,這大過年的······”
  陳漢升因為要鎖門和斷掉家裡電閘,所以就慢了一點,夏阿姨一邊幫忙,一邊打聽道:“漢升啊,你爸媽為什麼要鬧離婚。”
  “嗯······因為我唄。”
  陳漢升乾脆把事情攬在自己頭上,這樣是最簡單。
  “我就知道是你!”
  沒想到的是,夏阿姨突然重重打了一下陳漢升。
  “我就說嘛,你爸媽結婚這麼多年,感情一直很好,怎麼可能鬧離婚呢。”
  夏阿姨化身“夏洛克·福爾摩斯”,好像破案一般說道:“因為蕭局長的女兒對不對,我們都知道啦,蕭局長開始承認你們的戀情,現在又矢口否認,肯定是你哪裡做了不對。”
  夏阿姨算是看著陳漢升長大的鄰居長輩,陳漢升二十歲的時候,人家還專門遞了紅包給梁美娟,說話也沒什麼顧忌。
  陳漢升就覺得真是天方夜譚,明明是老陳的“修羅場”,怎麼還能對著自己開團?
  “看到你這個反應,我就知道猜對了。”
  夏阿姨興奮的說道:“蕭局家的女兒我見過啊,漂亮的和仙女一樣,你們其實挺般配的,到底發生什麼情況,還有你爸媽怎麼摻和其中的······”
  一連串的問題甩出來,就連陳漢升都招架不住,擺擺手說了聲“夏姨新年快樂”趕緊跑下樓。
  夏阿姨的求知欲沒有得到滿足,雙手叉腰的站在樓梯口,心裡覺得非常遺憾。
  “老夏,怎麼回事啊?”
  這時,樓上又有鄰居開門問道:“我剛才聽到老陳家裡的動靜,正給外孫換尿布,所以沒有過來看看。”
  老鄰居們就是這樣,熱心而八卦。
  胖胖的夏阿姨看到有人感興趣,頓時談興大起:“哎呦,你都不知道,老陳和美娟剛才都要離婚了,幸好被我勸下來。”
  “什麼,他們要離婚?”
  樓上的鄰居也是大吃一驚。
  “是啊。”
  夏阿姨下意識添油加醋的說道:“他們吵的好凶啊,家裡一地狼藉,要不是因為我,真的可能打起來,據說是因為漢升和蕭局長閨女的感情問題。”
  “漢升這臭小子,從小就淘氣。”
  樓上鄰居搖搖頭說道:“我以為事業成功,就轉了性子呢,沒想到在感情上又出現波折,老陳和美娟,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港城是個小地方,市區公務員的圈子更小,再加上過年本來就無聊,“陳漢升、蕭局長的女兒、陳兆軍和梁美娟發生爭執要離婚”,這些都是很有噱頭的人物和新聞,很快就傳播開來了。
  樓上鄰居:我告訴你一件事啊,陳兆軍和梁美娟大年三十鬧離婚啦,真的,我是親眼所見,他們還打起來了,原因就是漢升和蕭局長閨女的感情問題。
  A:區府陳主任你認識吧,他和老婆離婚了,離婚前還打了一架,血流了一地,就是因為他兒子和公安局蕭宏偉女兒的戀愛破裂。
  B:陳主任和老婆離婚了,兩口子還打了一架,據說還動菜刀了,有人親眼看到的,原因你知道嗎,陳漢升和蕭容魚啊。
  C:老蕭,我剛剛打牌時,聽到一個消息,區府陳兆軍和他老婆離婚了,兩人還動手了,最終都進了ICU搶救,聽說是因為你家小魚兒和陳漢升。
  ······
  不出意外的,蕭宏偉也接到了這個消息,他開始都不敢相信,直到呂玉清那邊也證實了,夫妻倆才大眼瞪小眼的對望。
  “怎麼了?”
  蕭容魚察覺到父母的不對勁,疑惑的問道。
  老蕭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漢升家裡,好像······好像出了點事情。”
  蕭容魚看著父母,半響後,她終於還是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呂玉清輕輕歎一口氣,有些事情並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
  女兒放寒假後,不像以前那樣喜歡出去逛街了,以明年要去美國打官司為理由,經常拿著案例資料坐在書桌前。
  好像在看書,又好像在發呆,總之老蕭兩口子看得很心疼,平時見到了陳兆軍,蕭宏偉也是假裝沒看見。
  雖然沒有成為仇人,也不再是朋友了。
  沒想到在大年三十這天,陳兆軍和梁美娟居然離婚了,還打架住進了醫院的ICU?
  蕭宏偉覺得這肯定是誇張了,但是多方印證之下,似乎又有一些真實性。
  “小魚兒······”
  蕭宏偉想了想說道:“我也是聽朋友說的,信息源可能有誤差,根據我對陳兆軍的瞭解,不太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過父親越這樣解釋,蕭容魚反而越緊張,忍不住搶過老蕭的手機,翻閱了最近幾條消息。
  看完以後,蕭容魚手腕都在發抖,她趕緊拿起自己手機,把某人的號碼從黑名單里拉出來。
  老蕭和呂玉清也不阻攔,問問也好,驗證一下真實情況。
  “叮鈴鈴~”
  陳漢升看見“小魚兒”這個連絡人的來電,要不是正在高速路上,他恍惚之間真的以為自己在做夢。
  “喂~”
  陳漢升重重的咽著口水,快一個月了呀,終於能和小魚兒說話了。
  “陳叔和梁姨怎麼樣了?”
  不過讓陳漢升詫異的是,小魚兒居然詢問老陳和梁太后。
  “你都聽說了?”
  陳漢升忍不住問道,小地方消息的傳播能力,簡直比網絡還快,只是沒有網絡精准罷了。
  “是啊,事情鬧得這麼大。”
  蕭容魚再次急切的問道:“陳叔和梁阿姨怎麼樣了?”
  “他們······”
  陳漢升瞅了瞅副駕駛的梁美娟,再瞅瞅後排的陳兆軍,低沉的說道:“現在不是很樂觀。”
  “怎麼······怎麼這樣啊。”
  小魚兒當場就在電話裡哭了,抽抽噎噎的問道:“你們現在在哪裡?”
  “在去建鄴的路上。”
  陳漢升答道,他也覺得奇怪,父母又不是真離婚,小魚兒為什麼被嚇成這樣。
  “去建鄴?”
  蕭容魚驚呼一聲,然後顫顫巍巍的問道:“難道港城治不好嗎?”
  “額······”
  陳漢升心想“治”這個詞倒是很恰當的,老陳和梁太后的問題,在港城可能真的沒辦法,只有去建鄴以後,當著親戚的面,他們才不會吵鬧。
  “港城估計不行,必須要去建鄴才能‘治’好。”
  陳漢升確定的說道。
  蕭容魚聽了這個消息,覺得突然心裡一緊,胃裡也再次翻滾起來。
  蕭容魚忍不住撫住胸口,壓下嘔吐的症狀,勉強對陳漢升說道:“你安頓好以後,記得告訴我,我最遲明天就去看望叔叔阿姨。”
  說完她就掛了,陳漢升非常納悶,喃喃自語的說道:“是不是小題大做了?”
  蕭容魚和陳漢升打電話的時候,蕭宏偉和呂玉清就在旁邊聽著,現在終於證實了,似乎情況比想像中更嚴重。
  “怎麼辦啊,老蕭?”
  呂玉清也有些慌亂:“港城都治不了,必須去建鄴才行,你說他們兩口子,為什麼打的這麼嚴重啊。”
  “你先別急。”
  蕭宏偉倒是比較冷靜,只是他說話時,多看了一眼自家閨女。
  剛才小魚兒撫胸幹嘔的樣子,似乎有些怪異。
  不過“人命當前”,蕭宏偉還是把這個小疑惑壓下去,本著一個老刑警的直覺,指了指門口說道:“我去案發現場看看”


八百零九、“獻祭”爹媽婚姻得來的破冰拐點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也去。”
  聽到老蕭去現場,小魚兒也要跟著。
  最後,一家三口同時穿上羽絨服,開車前往海寧小區。
  路上的時候,蕭宏偉又給局裡值班人員打個電話,旁敲側擊的瞭解一下,海寧小區附近有沒有人報警,得到的反饋是一切正常。
  老蕭心裡基本有數,消息八成是假的。
  來到陳漢升家的樓下,這裡更是一片安寧,夕陽淡淡的照射在兩棟樓房之間,紅色的鞭炮紙皮散落的到處都是,一群小朋友在樓下呼來喝去的玩耍,還有幾個老人正在悠哉的下象棋。
  聽著清脆無比的落子聲,呂玉清也納悶了:“要是老陳夫妻倆打架進了ICU,鄰居們不會這樣淡定吧。”
  “就是鬼扯的謠言。”
  老蕭啐了一口,他又轉身安慰閨女:“百分百之謠言,陳兆軍怎麼可能和梁美娟打架,你不要再擔心了。”
  “噢。”
  小魚兒噘著嘴巴點點頭,從周圍反應來看,的確不像是“命案現場”。
  那小陳······陳漢升是不是又在騙我?
  看見女兒遲疑的神色,蕭宏偉心裡有些無奈,我家這傻閨女啊,真就放不下陳漢升了嗎?
  “去樓上打聽一下,問個清楚。”
  為了讓女兒徹底放心,老蕭“蹬蹬蹬”的爬上樓梯。
  敲門自然是無人搭理,不過沒關係,“海寧小區八卦委員會”的骨幹成員夏阿姨就在對面,她開門聽說了原委以後,真是非常非常的生氣!
  “哪個死人在背後亂嚼舌頭啊。”
  夏阿姨忿忿不平的說道:“老陳和美娟只是吵架而已,離婚也是不可能的,我要是知道誰在背後造謠,一定要狠狠甩幾個大巴掌。”
  夏阿姨根本沒有意識到,謠言的1.0版本就是她傳出去的。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蕭容魚已經從鄰居阿姨口中知道了“真相”。
  一、陳叔和梁姨的確發生爭執了,似乎還要去離婚。
  二、原因就是陳漢升和自己的感情問題;
  三、不過他們沒有動手,最後也被陳漢升接去建鄴過年了。
  聽到這個答案,小魚兒終於放下心,可是又很過意不去,陳叔和梁姨居然為了自己和小陳,吵到要離婚的地步······
  “蕭局啊,你們警察最好把那些以訛傳訛的人都抓起來,判個十年八年的!”
  夏阿姨仍然憤怒無比,大過年詛咒自己的好鄰居,真是太氣人了!
  “好好好,我明白。”
  老蕭道謝後準備離開,這時,夏阿姨突然又叫了一聲:“等一下。”
  “怎麼了?”
  蕭宏偉一家停下腳步。
  “咚咚咚~”
  夏阿姨晃動著肥胖的身體跑回家,再出來時手裡已經拿著一袋藕夾:“小魚兒是吧,我和美娟既是同事,又是鄰居,陳漢升這個臭小子是我看著長大的,阿姨想說的是,漢升雖然頑皮,但是他很孝順,也很聰明,個子還很高,你們要是吵架了,也儘早和好吧。”
  “這是阿姨剛做好的藕夾,你帶回家嘗嘗,漢升以前可喜歡吃了。”
  夏阿姨強塞在小魚兒的手裡,還不給她推辭的機會,直接關起了防盜門。
  “怎麼辦······”
  小魚兒愣愣的看著父母。
  “帶回去吧。”
  蕭宏偉歎一口氣,其實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老陳兩口子平時和鄰居的關係很好。
  這樣的家庭,真的很適合當親家啊,兩個年輕人怎麼突然就分手了呢。
  老蕭遺憾的搖搖頭,載著老婆閨女開車離開。
  不過夏阿姨的家裡,她正在一邊打掃衛生,一邊和朋友打電話:“我和你說啊,剛才蕭局長過來了,特意詢問了老陳和美娟吵架的事情,他們那是一臉焦慮的臉色啊,老蕭家的閨女都快急哭了。”
  “我現在就能斷定,漢升和蕭局閨女肯定不會分手的!”
  夏阿姨信誓旦旦的說道。
  ······
  其實不光港城這邊有些混亂,陳兆軍和梁美娟在路上也接到了很多電話,陳漢升聽著聽著,大概也能明白小魚兒突然給自己打電話,還特意關心老陳和梁美娟的原因了。
  “這也太搞笑了吧。”
  陳漢升“哈哈”大笑著的說道:“還有謠傳打架住院的,你們兩個沒有幽默感的人,居然也幽了大家一默。”
  “誰說我不幽默的!”
  梁太后剛和一個朋友解釋完畢,放下手機說道:“我生了你,算不算挺幽默的一件事。”
  “額······”
  陳漢升不敢再逼逼,默不作聲的繼續開車了。
  老陳坐在後排,嘴角也輕輕彎了起來,突然又覺得不對勁,原來妻子透過後視鏡,正冷冷的盯著自己呢。
  “咳咳~”
  陳兆軍咳嗽一聲,趕緊閉上眼睛假裝休息。
  梁太后就是家裡的“大魔王”,飛揚跋扈的兒子怕她,睿智寬厚的丈夫愛她,要是有本女頻言情文,梁太后就是妥妥的女主角待遇。
  不過這個烏龍事件也有兩個好處,首先老陳和梁太后忙著解釋,沒有真的討論分家產;其次呢,陳漢升和蕭容魚之間,出現了一個緩和點。
  這個緩和點非常非常的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唯一改變的地方就是,蕭容魚把陳漢升電話從黑名單里拉出來了。
  晚上7點左右到了建鄴,趁著父母和二叔二嬸,還有婆婆他們寒暄的功夫,陳漢升悄摸給小魚兒發個短信。
  陳漢升:我們到建鄴了。
  小魚兒沒有回復。
  過了一會,他又發了一條。
  陳漢升:下午你給我打電話,我當時沒有理解,後來才知道原來有些誤會。
  小魚兒依然沒有回復。
  陳漢升想了想,編了第三條。
  陳漢升:我爸媽說,不管他們離不離婚,這些都和你無關,希望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順祝蕭叔和呂姨新年快樂,祝蕭奶奶身體健康。
  其實陳漢升的前兩條信息,小魚兒已經看到了,她不回復的原因,就是覺得和“別人的男朋友”,沒什麼好聊的。
  不過看到第三條信息,蕭容魚想起陳叔和梁姨“吵架離婚”的原因,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回信息了。
  小魚兒:謝謝,你要好好勸一勸,不要讓我們的事情影響陳叔和梁姨,也祝陳叔和梁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信息很普通,不過小魚兒的心情很複雜,發送過去以後,她看著陳漢升的手機號碼怔怔入神。
  如果沒有發生下午這件事,這個號碼肯定在黑名單裡的,可是被拉出來以後,小魚兒不知道要不要繼續“下手”。
  “閨女,過來吃飯了,吃完看春晚。”
  這時,呂玉清在飯廳喊道。
  “噢,來了。”
  小魚兒長長呼出一口氣,“啪”的一聲合上手機,她決定暫時就這樣吧。
  反正能夠隨時拉黑,蕭容魚這樣安慰自己。
  不過對陳漢升來說,小魚兒能夠回信息,這就已經足夠了。
  “回信息”只是一小步,不過對兩人關係來說,可謂是“破冰”的一大步。
  “這是獻祭爹媽婚姻得來的。”
  陳漢升握緊拳頭:“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