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804-805

porsmm
本文:2022-08-25T17:14:26
八百零四、老陳的“現任老婆”和“初戀情人”
作者:柳岸花又明
  聽到陳漢升的疑問,開車的司機最為慌神,連忙解釋道:“陳總,陳主任沒有上車,當時只有梁主任上車了。”
  司機比較有經驗,他知道大老闆父母都在體制內工作,不清楚對方官職的情況下,稱呼“主任”准沒錯。
  至於把“大老闆的父親丟在服務區”這種工作失誤,基本也不會發生的。
  “別怪人家,你爸是自己不過來的。”
  梁美娟冷哼一聲:“早上還和我吵了一架呢。”
  梁太后說完,直接把行李塞給兒子,牽著沈幼楚就上樓了。
  “我爸為什麼不來啊?”
  陳漢升在後面追問。
  “嘖······”
  梁太后有些不耐煩:“你爸申請值班了!”
  “噢~”
  陳漢升沒有再囉嗦,心裡想著老頭子當年要是有這進取心,現在我好歹也是個副市長的公子吧。
  老陳能力、眼光、本事都不缺,甚至很多次提拔的機會都擺在眼前了,他自己都不樂意爭取,最喜歡的就是逛逛書院,收集一些贗品字畫,看著兒子成大,陪著妻子變老。
  想讓他放棄家人團聚的機會“主動表現”,基本不太可能,應該是另有原因。
  回到家裡後,陳漢升開始挨個介紹:
  “媽,這是沈幼楚的婆婆。”
  “這是沈幼楚的妹妹,沈甯寧。”
  “這是沈幼楚的助理,冬兒。”
  “這是人我不認識,聽說叫陳嵐,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賴在這裡。”
  ······
  “大伯母,我哥整天就欺負我,還不讓我吃飯,還說要蓋個狗窩,讓我住在那裡······”
  陳嵐是最能胡扯的,馬上就抱著梁美娟胳膊“哭訴”。
  “好的好的,一會我打他。”
  梁美娟敷衍的哄著,這個大侄女就和兒子一樣,也是個戲精。
  “等到我叔我嬸來建鄴以後,陳嵐你也這樣告狀。”
  陳漢升在旁邊笑著說道:“那樣劇本就有了,戰神夫婦邊境歸來,看見女兒住狗窩,一聲令下,五百將士齊聚······”
  “又蓋了一座狗屋給你住!”
  陳嵐大聲說道。
  梁太后不搭理這對不靠譜的兄妹,專門走過去和婆婆打個招呼:“老太太,你好呀,我是陳漢升的媽媽,早就想過來看看您了。”
  “好~”
  婆婆說話的聲音有些含混,不過她的動作很親昵,抓著梁美娟的手腕,蒼老的皺紋和渾濁的眼神裡,透露出一種叫做“安心”的神色。
  看來婆婆和所有家長都一樣,也是希望見到陳漢升的父母,這樣才覺得孫女的感情能夠穩定。
  “婆婆真是想多了,我怎麼會辜負沈憨憨呢。”
  陳漢升歎一口氣,伸手撫在沈幼楚的後背上。
  “喔?”
  沈幼楚看了一下陳漢升,
  陳漢升沒說話,只是嬉皮笑臉的揚了揚眉毛。
  沈幼楚又嘟著小臉轉過身子,只是趁著無人發現的時候,她悄悄的邁動著小腳步,慢慢的向陳漢升身邊靠近一點,看上去兩人好像依偎在一起。
  最後,梁美娟又去逗弄兩個丫頭,大丫頭是冬兒,小丫頭是沈甯寧。
  陳漢升私底下告訴過梁美娟,沈幼楚家裡請個小保姆,不過當著冬兒的面,陳漢升從來都是介紹“沈幼楚的助理”,這讓冬兒又驕傲又高興。
  小阿寧就更可愛了,晃著兩個羊角辮,
有些害羞的說道:“嬢嬢好~”
  “小寶貝。”
  梁美娟高興的把阿寧抱起來,看到沈甯寧,似乎能夠看見沈幼楚小時候的模樣。
  等到所有人介紹完畢,家裡又恢復了原來的生活節奏。
  陳嵐帶著阿寧看動畫片,沈幼楚和冬兒在廚房裡忙活,梁美娟趁著整理行李的時候,在臥室裡和陳漢升講述了老陳“不上車”的原因。
  “你爸就是喜歡多想。”
  提前這件事,梁太后現在依然很生氣:“他覺得春節出來過年,這是一種逃避行為,我就不理解了,咱家出來散散心,難道也需要經過老蕭和呂玉清的同意嗎?”
  “我爸可能有更深遠的考慮。”
  陳漢升分析道:“說不定他想著春節的時候,利用一些契機兩家聚聚。”
  老陳是個溫和的性子,不願意和人鬧矛盾,再加上他更中意蕭容魚,所以打算站在父母角度,挽回一下孩子們的感情。
  難怪剛才當著沈幼楚的面,梁太后不願意說實話,寧願用“加班”當成理由。
  “要怪就是怪你。”
  梁美娟絮絮叨叨的說道:“本來和小魚兒都快要結婚了,怎麼又突然分手了,最近好多人都問我,陳漢升和蕭容魚怎麼回事,蕭局長之前承認,現在又否認······”
  面對這些八卦,陳漢升一句也沒聽進去,半響後突然察覺到梁太后不說話了,她正嚴肅的盯著自己看呢。
  “咳······”
  陳漢升清了清嗓子,趕緊說道:“真的假的,這也太那個了吧。”
  以前每當梁太后囉嗦,陳漢升不想聽,可是又不敢不回應的時候,只要說“我靠(真的假的),這也太那個了吧”,基本都能化解過去。
  哪知道這次梁太后不為所動,還是直勾勾的盯著兒子,然後“啪”的給了陳漢升一巴掌:“我剛才都沒說話,陳漢升你能不能走點心,親媽都糊弄啊!”
  “媽,我錯了,我錯了。”
  陳漢升在梁太后面前一貫很慫,這是從小被打出來的陰影。
  “我覺得都是老陳的責任,他就是有些小心眼,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本來就是過個年而已嘛。”
  陳漢升拍著馬屁說道:“說真的,要是論為人處世的大氣,還得是您。”
  “你別給我灌迷魂湯,不知道哪裡又給我設套呢。”
  梁美娟白了兒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哪裡~”
  陳漢升信誓旦旦的說道:“您一直是我偶像,尤其是這種不計前嫌的胸懷,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還計較做什麼呢?”
  “這倒是,我的胸懷可寬闊了。”
  梁美娟被兒子誇的有些自得,再比劃著沈幼楚特意為自己織的新毛衣,心情也越來越好了。
  5點多的時候,馮貴和沈如意居然也出現了,這個年輕的小夫妻很懂規矩,專門放下生意過來和梁太后問好。
  其實不過來也沒關係,陳漢升根本不會計較這種小事,可是過來了,印象自然會更好。
  這就好像領導住院了,他未必記住過來探望的下屬,但是一定能夠記住沒過來探望的下屬。
  人口一多,氣氛自然更熱鬧,小阿甯是最開心的,經常從這個人懷裡跑到那個人,童稚的奶音在客廳裡回蕩。
  梁美娟看著也有趣,什麼時候,自己也能有這樣可愛的孫女呀。
  只是沒過多久,外面突然有人“咚咚咚”敲門。
  “莫嬢嬢來了。”
  阿寧率先反應過來,小跑著過去開門。
  “哪個莫嬢嬢?”
  梁美娟問道:“幼楚在建鄴還有親戚嗎?”
  “嗯······”
  陳漢升扭扭屁股,最後還是“勇敢”的說出來了:“應該是莫珂莫阿姨。”
  “她怎麼來了?”
  梁美娟吃驚的問道。
  莫珂那是陳兆軍的“初戀情人”啊,雖然老陳從不承認,認為這只是單純的“同學和筆友”關係,可是絲毫不影響梁太后的敵視和警惕。
  還有,莫珂為什麼會來“兒子和兒媳婦”家裡?
  “因為一些業務關係,我就和莫阿姨認識了,她對沈幼楚也很好,這次可能是回老家前,過來吃頓飯而已。”
  陳漢升簡單解釋一下,他也不敢說,自己還開玩笑的叫著“莫二媽”。
  “您不會吃醋吧。”
  陳漢升一攤手:“這可不像胸懷寬闊、處世大氣、不計前嫌的梁太后啊。”
  “我······”
  梁美娟恍然大悟,狗東西果然設套了,就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

八百零五、搶我兒子就算了,還想搶我兒媳婦?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是早知道莫珂要過來的,所以和梁太后聊天時,才會提前藏個伏筆。
  他覺得因為沈幼楚的關係,兩人遲早會碰面,再說根據自己的觀察,老陳和莫二媽其實並沒有太深的糾葛。
  或者是早已沒了感情,或者是兩人都很成熟,可以很好的界定家庭和朋友之間的關係。
  莫珂進門後,發現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女人,她開始也愣了一下,可是再看看旁邊的陳漢升,瞬間就明白了。
  原來是母子呀!
  這麼說,她應該是陳兆軍的老婆梁美娟嘍。
  莫珂趁著換鞋子的時候,低頭想了想如何應對,她曾經是的大學教授,現在又是副廳級幹部,對突發事件的反應能力還是很強的。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莫二媽心中堂堂正正,所以並不慌張。
  陳漢升也在介紹,他是一副毫不知情的口吻:“媽,這位是教育廳的莫廳長,她也是我們港城人;莫廳,這是我媽梁美娟女士。”
  “你好。”
  莫珂打個招呼坐到沙發上,中間和梁美娟隔著幾個身位。
  “嗯,你好。”
  梁美娟也點點頭,抖抖肩膀有些不自在。
  兩人都在互相觀察,莫珂雖然結婚,但是沒有生過小孩,而且有吃素食的習慣,再加上工作比較輕鬆,整個人看起來有種知識分子的出塵氣息。
  梁美娟身上則是滿滿的生活味道,而且她看起來並不衰老,這說明家庭內部非常和諧。
  尤其陳漢升還摟著母親的肩膀,那種親昵不見外的態度,莫珂其實是非常羡慕的。
  就是馮貴感覺有些奇怪,獨立開店以後,他的察言觀色的能力越來越強,似乎感覺到梁阿姨和莫阿姨之間的異常。
  按理說,即使沒有無話不談的交流,也應該正常的聊天吧,怎麼感覺梁阿姨有些排斥呢?
  “美娟。”
  還是莫珂主動開口了,一是不想讓這種氛圍繼續下去,二是她也真的有事商量。
  “老陳呢?”
  莫珂先從最簡單的問題入手:“他怎麼沒過來。”
  “這就關心他了。”
  梁太后心裡冷哼一聲,不過面上還是很有禮貌的回答:“老陳在單位值班,春節都未必過來了。”
  “這樣啊。”
  莫珂點點頭,公務人員春節值班很正常,尤其是很多一線基層單位,警察更是全年無休的。
  既然陳兆軍不在這裡,莫珂就把話題轉移到陳漢升身上,誇獎著說道:“漢升現在很厲害啊,二十出頭就有了現在的成就,這和你們的培養是分不開的。”
  “他平時也非常氣人。”
  梁美娟瞥了一眼陳漢升:“可以的話,我都不想要這個兒子了。”
  “呵呵~”
  莫珂笑了笑:“漢升非常聰明,之前我還想和愛人商量,打算認漢升當乾兒子呢。”
  莫二媽之前的確有這個想法,可是被梁太后無情拒絕了,這句話的作用就是“捧哏”,大概就是表達陳漢升真的比較優秀。
  只是聽在梁美娟耳朵裡,稍微就有點變味了。
  “咋了?”
  梁太后心裡想著:“還想搶我兒子啊?”
  “幼楚她就更好了。”
  莫珂看著廚房裡沈幼楚的身影說道:“漂亮又善良,溫柔且堅強,我去年身體不適住院的時候,幼楚陪了我好幾天。

  這本來是體現沈幼楚良好美德的事情,不過梁太后總覺得,莫珂霸佔了屬自己的“待遇”。
  更“氣人”的是,梁太后發現莫珂羽穿著的內襯毛衣,似乎也是沈幼楚的針法。
  “好啊,幼楚都給她織毛衣了。”
  梁美娟臉色平靜,心裡卻委屈的想著:“搶完我兒子,又搶我兒媳婦了嗎?”
  莫珂不知道梁美娟正在吃醋,她自認為誇了陳漢升和沈幼楚,應該可以增加好感,於是就談起了正事:“美娟,不瞞你說,我自己是沒有小孩的,丈夫常年在國外工作,本來生活是比較單調的。”
  “不過認識漢升和幼楚以後,心裡就多了一些可以期待的樂趣。”
  莫珂扶了扶金絲眼鏡,語氣真摯的說道:“所以我想為幼楚做點什麼,明年他們大學就畢業了,我個人有個提議,乾脆讓兩個孩子就在暑假結婚,這樣再去讀研。”
  “說不定研究生畢業,幼楚都有二胎了。”
  莫珂開個玩笑:“那時,我也可以幫著帶一帶孩子的。”
  本來梁美娟對這個提議還是有些興趣的,可是莫珂又說要幫忙帶孩子,梁美娟再次不高興了,領地意識愈發強烈。
  “搶兒子和搶兒媳婦就算了,就連沒出生的寶寶都搶。”
  梁美娟很不是滋味,回答時就有些敷衍:“結婚這種大事,還得老陳得決定,當家做主的還是他。”
  “好吧。”
  莫珂很理解,不過自己明天就要回港城了,可以抽空去看看老同學,順便和他商量一下。
  梁太后和莫二媽聊天的時候,陳漢升就坐在旁邊,他覺得本次會談的氣氛,還算在和平友好中進行,就是梁太后態度上有些冷淡,不過也無傷大雅。
  唯一煩人的就是陳嵐了,剛才說到“結婚”這個話題時,陳嵐一直用腳踢哥哥的屁股,言下之意很明顯。
  你和幼楚嫂子結婚了,小魚兒嫂子呢?
  ······
  吃飯的時候,冬兒和沈幼楚都做出了拿手的飯菜,只是梁太后胃口一般,吃了一小碗就飽了,悶悶的看著莫珂給小阿寧夾菜。
  晚飯後,莫珂坐了一會起身告辭,出於禮貌梁美娟還客氣的站起來。
  等到莫珂離開後,梁美娟一甩袖子就進了臥室。
  好在除了陳漢升,其他人都沒察覺,沈幼楚和冬兒在刷碗,馮貴和沈如意也搭車離開了,陳嵐在和同學發短信。
  陳漢升也跟著推門走進臥室,看見梁太后站在陽臺上,默默對著窗外的點點繁星。
  “媽,你怎麼了?”
  陳漢升問道:“大冷天不在客廳裡吹暖氣空調,在這裡思考人生啊?”
  “你來做什麼?”
  梁美娟直接說道:“莫珂剛下樓,你趕快去送送她啊,畢竟人家都認你當乾兒子呢。”
  “嗨~”
  陳漢升立刻明白了,笑著說道:“老太太真能吃飛醋,莫阿姨就是那樣一說,哪裡能當真,消消氣咱們回屋看電視了。”
  陳漢升一邊說,一邊討好的幫著捶背。
  “你們兩父子,沒一個好東西!”
  梁美娟越想越想難過,掏出手機說道:“我要打電話給陳兆軍,問一問當年他和莫珂的所有細節。”
  “都過去的事情了,你還打電話做什麼啊,下午還說自己心胸寬廣,不計前嫌呢。”
  陳漢升阻攔道:“老陳一個人在家,說不定也在顧影自憐呢,你有什麼別沖他來,沖著······”
  梁美娟轉向陳漢升,就等著兒子那句“沖著我來”,然後就劈頭蓋臉的罵上去了。
  “你沖著沈幼楚和陳嵐來!”
  陳漢升大義凜然的說道:“沈幼楚我是瞭解的,你就算對她發火,她根本不會記仇,還會小心翼翼檢討自己的錯誤。”
  “陳嵐就更不用說了,反正又不是親生的,加大力度罵她就完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