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朱溫和儿媳們的淫亂往事

jiouguai
本文:2022-08-24T21:32:20
張氏的父親叫張全義,晚唐時期的割據洛陽地區的軍頭,後來又投靠了更大的軍頭朱溫;朱溫弑唐昭宗,自己稱帝,建立後樑、定都洛陽,開始了五代十國,而張全義也水漲船高,位極人臣,還封了王。張全義有多少兒女並不清楚,歷史有記載的女兒就三位元:大女兒嫁給了朱溫的第五子,福王朱友璋;二女兒嫁給了咱們的主人公李肅,奈何新婚不久便英年早逝。

最後便是小女兒、“賢妻”清河郡夫人。她的長姐和二姐都是嫡出,而她則是姬妾所生,如果不是自己的丈夫發達顯貴,可能史書上也沒有她,更不會有什麼一千多年後的雞湯文把她寫成女德模範;二姐死後,張全義就把這位“美容止,迨神仙中人”的庶女再給李肅續弦。古人有“娶妻娶賢、納妾納色”的說法,想來權貴家中姬妾所生的小女兒應該是比姐姐們都更好看的,說她長得像小仙女可能也並不是虛言。然而,“所有命運的饋贈,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碼”。美人生逢盛世,尚有楊貴妃那樣遭公公淩辱的事情,更不用說在晚唐那樣的亂世,碰上朱溫這般禽獸皇帝了。

朱溫出身低微,又是軍閥,本來也不是什麼道德君子,但是在正妻張惠死前,他在私生活方面還是比較收斂的。可惜貧賤夫妻百事哀,魏國夫人張惠沒享受到後來那些潑天的富貴便撒手人寰了。而朱溫稱帝后,就開始放飛自我。

912年,朱溫打了敗仗,心情特別不好,就藉口消暑,堂而皇之地住進了張全義家中的會節園,並且宣佈所有政務都要送到河南府官署(張全義當時是河南尹,相當於首都市長兼衛戍區司令)。於是整整十多天,各地前來彙報政務、覲見皇帝的官員都能聽見朱溫在張全義家裏頭玩女人,一時傳遍全國。“世傳梁祖亂全義之家,婦女奚皆進禦”(舊五代史•列傳十五)”太祖兵敗蓚縣,道病,還洛,幸全義會節園避暑,留旬日,全義妻女皆迫淫之“(新五代史•卷四十五•雜傳第三十三) “亂其婦女殆遍”(資治通鑒•卷二百六十八•後樑紀三) 朱溫不光逼奸張全義的妻子儲氏,還強奸了他的所有的女兒和兒媳。張全義之子張繼祚聽著家裏的動靜,羞憤不已,差點拔刀要進去把朱溫砍了,被自己的父親死死抓住。

史書上甚至記載了這次會節園強奸事件後,張全義的妻子儲氏依然頻繁受召進宮。有一陣子朱溫猜忌張全義,幾次都想要把他殺了,全靠儲氏進宮獻身、從中斡旋:“全義妻儲氏,明敏有才略...每入宮,委曲伸理”(舊五代史•列傳十五) “梁祖猜忌王,慮為後患,前後欲殺之者數四,夫人儲氏面請梁祖得免”(洛陽縉紳舊聞記) “太祖笑曰:我無噁心,嫗勿多言”(新五代史•卷四十五•雜傳第三十三) 古人大約四十歲稱“嫗”,想來儲氏如狼似虎、坐地吸土的年紀,和急色好人妻的朱溫,應該配合得相當默契。至少朱溫對儲氏一定早有覬覦,不然也不會一吃敗仗就去張全義家耍脾氣,更不會對年老色衰的儲氏如此癡迷,甚至儲氏沖他“厲聲”詢問,他都能和顏悅色,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放過張全義。

而儲氏為了保全丈夫,對自己狠,對女兒們更狠。朱溫早在會節園就嘗過了張氏三姐妹的滋味,大姐二姐繼承了她們母親的容貌和風韻,而三妹長得異常貌美,都是環肥燕瘦、萬種風情。早把朱溫的脾性摸透了的儲氏便提出,把大姐嫁給皇五子朱友璋,朱溫一聽便欣然接受,於是大姐作為兒媳婦,也開始“合情合理”地出入宮禁;至於二姐三妹他也不放過,多次催促她們進宮“探親”。可憐張家二姐和“俊逸”帥氣的丈夫李肅新婚燕爾,卻不能在家敦倫,隔三差五就要進宮和母親姐妹一起躺在同一張床上被粗暴的老男人挺著肚子幹,最後紅顏薄命、抑鬱而終了。

張全義自己妻女被上司玩還忍得住,對這個自己相當看好的女婿倒是覺得有所虧欠,於是提出要效仿娥皇女英(大小周後、符後都是後來的事情了),要再嫁一個女兒給李肅。但是全家的女人都被朱溫開過苞了,張全義無奈,只好把最貌美的三妹給李肅續弦。後來張全義失勢,張繼祚被殺,並非名門出身的李肅卻一路官運亨通、扶搖直上,曆仕後樑、後唐、後晉、後漢、後周,貫穿整個五代,和他老婆好看又耐操還是有很大關係的。史書記載,李肅有一次被自己的下屬舉報,說他貪污受賄,禦史台立刻把他抓了;這時已經是清河郡夫人、不需要再每天被皇帝強奸的張家三妹,又承擔起了家庭的重任,去拜謁權貴,“且泣且訴,哀怨淒苦“,最後把自己的丈夫安然無恙的保了出來。

說回張家大姐。朱溫有七個兒子、五個義子;長子朱友裕跟隨父親四處征戰、戰功赫赫,卻因病早死,直接導致了朱溫建立後樑之後出現的繼承人問題。雖然朱友裕是逃過了被自己親爹戴綠帽的劫數,他的六個弟弟和五個便宜兄弟都遭了殃。史書記載,朱溫稱帝后把兒子們都外放出去作藩鎮節度使,每天自己縱情聲色又不過癮,於是把自己十多個兒媳婦都召入宮中,“諸子在鎮,皆邀其婦入侍”(新五代史•梁家人傳) “諸子雖在外,常征其婦入侍,帝往往亂之”(資治通鑒•卷二百六十八•後樑紀三)。

朱家皇子們也不覺得這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反而競相獻妻、以妻爭寵,“孝順”父親。朱溫義子朱友文的老婆王氏美豔絕倫,為朱溫的最愛,簡直是沒日沒夜地褻玩,以至於愛屋及烏,把朱友文也當做了自己的親兒子,甚至要把皇位傳給他;朱溫次子朱友珪的妻子張貞娘容貌次之,而且相當有野心,畢竟皇帝公公幹多了,也想讓自己老公做一回皇帝;一個女人天天被迫撅著腚給男人操也就算了,從不能越操越掉價吧!於是王氏與張貞娘乾脆家也不回了,久住宮中,一起服侍公公,“專房侍疾”。

結果有一次,朱溫當著大學士敬翔的面,一邊搞兒媳婦張貞娘,一邊說漏嘴,讓敬翔發文去催促朱友珪到外地上任;又過了幾天,朱溫對侍寢的王氏說,把朱友文叫來,我要和他交代後事,又被一起睡覺張貞娘聽到。於是張貞娘立刻回家慫恿丈夫篡位,朱友珪進宮刺殺了自己的爹,又讓人賜死朱友文,結束了老爹輝煌又刺激的一生。當然,他也沒坐穩位置,很快就被朱溫嫡子朱友貞幹掉了。

當然,最後做了皇帝的朱友貞也不是吃素的。還是親王的時候,他的正妻張氏身體不好,被老爹弄兩下就奄奄一息了,也死得早;朱友貞就找來年輕貌美的次妃郭氏陪老爹玩,郭氏乖巧柔順,把朱溫哄得挺開心,當場賞了她爹一個刺史當當;還有朱溫四子朱友雍的妻子石氏也是美少婦,並且豔名在外,後來這二位還鬧出了一場風波:923年後樑滅亡,後唐莊宗李存勖聽說後樑宮中都是長得好、玩得開的風情浪女,於是先召最出名的石氏侍寢,石氏不從,還罵李存勖,大概就是被丈夫送給公公扒灰,那好歹還都是自家人,是帝王家事,你這個亂臣賊子來湊什麼熱鬧?李存勖就把石氏砍了,再召郭氏,郭氏膽子小,就順從地讓李存勖騎在身下來了一發,一舉創下十多年後妃生涯中幹過三個皇帝的優秀記錄。(只能說優秀,南北朝的破事兒更多,有皇帝亂母、奸嫂、接種的,有皇后濫交、開妓院的,改天再寫吧哈哈哈)

還有一個跟在郭氏後面的銀牌得主:後唐一朝,朱溫的兒子、乾兒子們幾乎全滅,唯有義子朱漢賓活蹦亂跳,還混得最好。原因嘛也很簡單,朱漢賓的老婆和李存勖... 總之這位被兩任皇帝都玩過的女士甚至沒能留下自己的姓名,也沒有記錄能顯示朱友貞對她感興趣,所以屈尊第二吧。

說實話,在禮樂崩壞的晚唐,人命如草芥,婦女更是被當作用來褻玩泄欲的玩物。士兵姦淫擄掠婦女簡直是稀疏平常。大家都知道韋莊《秦婦吟》中那句“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而《秦婦吟》正是以一個被叛軍姦污又拐走的婦女口吻所敘述:“斜袒半肩欲相恥...紅粉香脂刀下死”。在黃巢起義的短短幾年裏,長安城四次易主,而無論官軍叛軍,攻入城中的頭等大事就是搶劫和強奸。可以說,輪番四次,長安城裏沒有一個婦女是清白完璧之身。

上司逼奸下屬家眷婦女,也是常規操作了。不說張全義,再舉一例,比如剛才提到的敬翔,能在皇帝幹兒媳婦的時候奏對,可見其地位,非寵臣不能如此。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和朱溫也是同道中人,一起玩的正是他老婆劉氏。劉氏的故事也相當勵志,可以說是破鞋中的極品:她出身官宦世家,結果黃巢起義時,被叛軍二把手尚讓搶去做妾;尚讓兵敗,向徐州節度使時溥投降,時溥又把她送去做營妓,給全軍官兵隨便玩;後來有個軍官看中了她,結果時溥也後悔了,可能是覺得劉氏做過營妓更騷更浪、魅力無窮,又從下屬手中討要回來,納了妾;又沒過多久,朱溫擊敗時溥,又把劉氏召入宮中,萬般寵愛。此時敬翔剛剛喪妻,朱溫為了表示對他的關愛和寵倖,就讓他在宮中隨便挑一個宮女帶回去做老婆,結果敬翔一挑就挑中了貌美的劉氏,朱溫沒辦法,就讓敬翔把她娶回家了。

可是沒多久,朱溫就忍不住寂寞,日思夜想,再加上有“淫人妻”的癖好,又開始召劉氏進宮。敬翔一開始不樂意,結果還被自己的妻子劉氏訓斥,說,你覺得我做過婊子所以嫌棄我,卻不看看我過去的男人,尚讓、時溥都是一時梟雄,你又是什麼門第,娶了我還說三道四?”卿鄙余曾失身於賊耶,以成敗言之,尚讓巢之宰輔,時溥國之忠臣,論卿門第,辱我何甚,請從此辭!“(舊五代史) 敬翔聽了唯唯諾諾,又怕她再去朱溫面前告狀,就放任自己的老婆天天往龍榻上跑。再後來,百官都知道劉氏的門路比敬翔還瓷實,紛紛找她請托辦事,人稱“國夫人”。

用劉氏的話總結一下,大概就是生逢亂世,不管是皇族貴女還是鄉野少婦,被搶來送去、倒手多人,實屬平常;也並非是張氏姐妹、劉氏或者是這麼多女人的錯。她們放浪形骸、喪盡人倫,但更有不惜名節挺身而出保護丈夫的,有不忠於丈夫卻忠於家國、厲聲斥責篡位者的,也有實現了自我事業騰飛的。用“淑賢”這樣的辭彙去套她們,實在無趣。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