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97-798

porsmm
本文:2022-08-22T16:51:19
七百九十七、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作者:柳岸花又明
  “什麼亂七八糟,還搶沈幼楚的位置,我本來就打算送你回去的,這和期待有什麼關係。”
  陳漢升拍了拍商妍妍的後背,他看得出來商妍妍情緒有些不對勁,但是也不清楚原因。
  “唔······”
  商妍妍點點頭,她也不打算解釋了。
  有些事情自己心裡明白就可以了,說出來反而會讓陳漢升有壓力,這就失去了當“情人”的初衷。
  情人之間就是為了互相放鬆啊,其實對於商妍妍來說,選擇陳漢升除了“心安”以外,自己也可以不用結婚不生孩子,同樣也是一種寬鬆的生活態度。
  “知道班長還是關心我的,這就足夠了。”
  商妍妍心情豁然開朗,她左右看了看,同學們都已經走光了,只剩下酒吧的招牌還在冷風中孤獨閃爍。
  “爸爸~”
  商妍妍突然湊在陳漢升耳邊,小聲的叫了一句。
  “啥事?”
  陳漢升摟著商妍妍的細腰,兩人就像情侶一樣依偎在路邊的樹下。
  當然也不算稀奇,酒吧門口很多類似的行為,甚至還有兩個男的抱在一起呢。
  “今晚~”
  商妍妍咬了咬嘴唇,長長的睫毛忽上忽下的顫動:“你要不要跟我回咖啡館,二樓的床很軟哦。”
  商妍妍是校廣播站的站長,主持著黃金檔的節目,長期以來深受好評,聲音自然是可甜可鹹可勾搭,陳漢升已經意動了。
  不過他想了一會,還是搖搖頭。
  “為什麼?”
  商妍妍問道。
  剛才她明明已經感覺到,陳漢升摟著自己的力度稍微變大,呼吸也有些加重。
  “今晚我要回天景山小區,剛剛和沈幼楚說好了。”
  陳漢升無奈的說道。
  “這樣啊。”
  商妍妍沒有再勉強,如果對方是沈幼楚的話,那就可以理解了。
  不過萬萬沒想到,陳漢升居然是不死心的那個,他努努嘴說道:“那邊有個小樹林,你要是不講究的話,咱們可以去鑽一下的。”
  “鵝鵝鵝······”
  商妍妍笑著拒絕了:“那不行,這是我和你之間的第一次,我想給你留下好一點的印象。”
  “等到以後吧。”
  商妍妍摟著陳漢升脖子,舌頭好像要伸進他的耳洞裡了:“如果你還有這個興趣,我可以和你鑽一下。”
  這樣說話的時候,陳漢升的耳朵裡有一種溫溫的、濕濕的、軟軟的感覺,很快躁動的蔓延到全身。
  “放心,只要我的肉體沒有消亡,這個興趣永遠不會消失的。”
  陳漢升義正言辭的說道。
  ······
  既然陳漢升願意送自己回去,商妍妍也就不回宿舍了,還是準備前往1206咖啡館,在黑洞洞的出租車後排,商妍妍幾乎是膩在陳漢升的身上。
  在咖啡館門口下車後,陳漢升跺跺腳,準備跑向馬路對面的天景山小區。
  “班長~”
  商妍妍在背後嬌呼一聲。
  “咋了?”
  陳漢升扭頭問道。
  “春節我們要閨蜜聚會,就差一個包拯救我了。”
  商妍妍柔柔弱弱的說完,還伸出白白淨淨的手掌,言下之意很明顯。
  “什麼意思?”
  陳漢升假裝沒聽懂:“我要送你個狗頭鍘嗎?”
  “不是這樣斷句的······就差一個包,拯救我了,我還差一個LV的包包!!!”
  商妍妍理直氣壯的說道。
  “那你早說嘛。”
  陳漢升掏出一張銀行卡,直接遞過去說道:“密碼是我生日後六位,LV包包肯定夠了,但是包拯就不好說了。”
  “嘻嘻,謝謝爸爸!”
  商妍妍笑吟吟的接過來,目送陳漢升離開後,哼著歌曲推開咖啡館的玻璃門。
  小池正準備打烊,看到好朋友臉上高興的神色,還有手裡的銀行卡,她就奇怪的問道:“這是誰的卡啊?”
  “陳漢升的。”
  商妍妍說道:“我準備買個包,就和他要錢了。”
  “啊?”
  小池愣了一下:“這樣不合適吧,再說咖啡館的生意還可以,你也不會缺錢吧。”
  “不缺是不缺,不過這個錢還是得要的。”
  商妍妍脫掉小皮靴,“蹬蹬蹬”的踏著樓梯上去,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轉身,若有所思的說道:“小池呀,我也是今晚才反應過來,如何當一個不添麻煩的情人,才能夠讓陳漢升沒有什麼心裡負擔。”
  “怎麼當?”
  小池想了想說道:“除了性感妖嬈以外,還得時不時的要點錢,讓陳漢升心安理得的接受這種相處方式。”
  “Bingo!”
  商妍妍打個響指:“所以說活到老學到老,當情人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呐。”
  ······
  陳漢升並不知道妍妍同學的小心思,不過當商妍妍要錢買包的時候,陳漢升的確是沒有一點猶豫的,似乎很想為她做點什麼。
  僅僅是“買包和買衣服”,這對現在的陳漢升來說,其實是最廉價的要求了。
  那什麼是最貴的要求,其實是“陪伴”。
  走到天景山小區,陳漢升沒有貿然上樓,而是來到小賣部買了瓶礦泉水,一邊和老闆說話,一邊倒在手上,擦洗臉上的口紅。
  最後,陳漢升還沒忘記把羽絨服翻過來穿,這樣能掩蓋掉一些香水味道,直到所有痕跡都被抹除,這才“咚咚咚”的敲門。
  開門的是胡林語,她也懶得和陳漢升搭話,重新坐回沙發上看電視了,衛生間裡有“淅淅瀝瀝”的水聲,應該沈幼楚在洗澡。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沒話找話的說道:“也不知道婆婆怎麼樣了。”
  這兩天婆婆又去馮貴和沈如意那邊了,因為寒假臨近,部分兼職大學生考試和放假了,所以人手有些不足。
  婆婆雖然眼神渾濁,但是心裡好像什麼都清楚,於是主動過去幫忙了。
  “婆婆身體一向不錯,再說還有冬兒在旁邊照顧,你亂擔心什麼。”
  胡林語撇撇嘴說道。
  “呵呵,也是。”
  陳漢升看了看衛生間,他心裡很想和沈幼楚一起洗澡,不過要先把胡林語勸走,於是扭扭屁股的說道:“小胡啊,天也不早了,你什麼時候回宿舍?”
  “我不回宿舍。”
  胡林語摟著抱枕說道:“我今晚睡在這裡陪幼楚的。”
  “沈幼楚今晚不用你陪,她已經翻了我的牌子。”
  陳漢升很認真的說道。
  “陳漢升,你太也好色了吧。”
  小胡很鄙視的說道。
  衛生間裡的水聲慢慢的停下來,沈幼楚大概要洗完了,陳漢升坐到胡林語身邊,吊兒郎當的說道:“你不回去,是不是也想來摻和一下,沒想到小胡還挺的,要不我把沈幼楚攆走,咱倆······”
  “滾滾滾!”
  胡書記受不了陳漢升的“淫詞豔語”,穿起外套準備回宿舍。
  “你等等。”
  陳漢升叫住她。
  “幹嘛?”
  小胡惡狠狠的問道。
  “麻煩你下去幫我買盒杜蕾斯。”
  陳漢升嬉皮笑臉的說道。
  胡林語拿起拖鞋就砸過來,陳漢升躲過了“暗器”,這才說了實話:“這麼晚了,我讓廠裡的司機送你一下,雖然你長得很安全,但是說不定就有瞎子劫色呢。”
  “呯!”
  又是一隻拖鞋飛過來。
  等到沈幼楚洗完澡出來,小胡已經下樓離開了。
  因為沈幼楚洗完澡,她習慣性的會把衣服順手洗掉,其次是廠裡司機接到大老闆的指示,一刻不敢耽誤的過來了,早早的接走了胡林語。
  沈幼楚還是那樣保守,長袖的棉質睡衣,遮住腳踝的睡褲,她看到胡林語不在這裡,神情還有些奇怪。
  “胡林語回宿舍了,你也知道,小胡這人就是眼皮靈活。”
  陳漢升心熱的說道:“她說今晚機會比較好,就不打擾我們的花前月下了,咱們不要辜負她的期待,我洗個澡就上床吧。”
  兩次同房下來,沈幼楚也知道陳漢升要做什麼了,她嘟著小臉,憨憨的說道:“我一會要複習,你可以先睡······”
  “等我睡著以後,你再上床,對吧?”
  陳漢升不屑的說道:“這種套路,我小學時就玩膩了,你居然還敢嫌棄我,知道我今晚犧牲多大嗎?”
  “喔?”
  沈幼楚眨了眨桃花眼,她有些不明白。
  “額······”
  陳漢升也不能說實話,總不能直言,今晚不是為了你,我就去體驗咖啡館二樓的軟床了,甚至小樹林都沒有鑽。
  “總之,我為你犧牲很大。”
  陳漢升沒辦法解釋,索性不解釋了,氣勢洶洶的說道:“你摸著自己良心好好反省一下,不要以為隔著36D就摸不到了!”

七百九十八、1不小心,又讓他裝逼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有科學證據表明,男人智商最高的瞬間,其實不是談生意和做科研的時候,而是迫切想推倒妹子的前半個小時。
  那個時候腎上激素激增,不斷刺激著大腦神經,促進思維飛快轉動,這對陳漢升其實也一樣的。
  他先攆走胡林語,然後又半強迫半哄著沈幼楚休息,導致沈憨憨都沒有複習。
  第二天早上,陳漢升自然而然的醒睜,大概是昨天灌了點酒,又或者是這幾天喝了中藥的原因,總之這一覺睡得很舒服。
  一摸身邊又是空蕩蕩,沈幼楚一般很早就起床了,這是她成長時養成的習慣。
  客廳裡能聽到胡林語的聲音,看來她又過來蹭早餐了,陳漢升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早上9點了。
  這就是當老闆的好處,沒有人記錄他的考勤。
  陳漢升默默的躺在床上,鼻子裡能聞到被子上淡淡的清香,枕頭上散落著沈幼楚的兩根長髮,耳朵裡能聽到沈幼楚和胡林語小聲說話的低語,陽光從窗簾的罅隙裡溜進來一點,直愣愣的照射在牆壁上。
  這種感覺怎麼形容,就像小時候突然睡醒,剛要害怕的大喊大叫,突然聽到父母或者親戚正在外面聊天,心就一下子安定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陳漢升還是起床了,出門以後胡林語果然在客廳,她和沈幼楚正在沙發上複習功課。
  白花花的太陽灑在沈幼楚身上,粉嫩的臉龐好像透明似的,桃花眼呆呆的看著陳漢升,白皙的脖子上有一點紅印。
  這是陳漢升昨晚的“傑作”。
  “你先去洗漱,早飯已經做好了。”
  沈幼楚小聲的說道。
  “好。”
  陳漢升捏了捏沈幼楚的手腕,笑著走向衛生間。
  等到他洗漱完畢,饅頭和米粥已經擺放在餐桌上了,陳漢升坐下來,招呼著胡林語說道:“小胡不吃飯嗎?”
  “我吃過啦!”
  胡林語送給陳漢升一個白眼:“天底下除了沈幼楚,誰還會等你啊。”
  “呵呵~”
  陳漢升得意的笑了笑。
  胡林語更加不爽了:“幼楚這麼好,可是你看她在家裡是什麼地位,簡直像個老媽子!”
  “亂說,沈幼楚的家庭地位一直是NO.1的。”
  陳漢升反駁道:“不信你看看,她不做好飯菜,我根本不敢起床;吃完飯她不把鍋碗收拾好,我都不敢踏進廚房;就連收拾桌子這種事,都要她親自動手處置······”
  “你能說,沈幼楚的家庭地位低嗎?”
  陳漢升咽下一口饅頭,悠哉的問道。
  “我······”
  胡林語噎了半響,就算和陳漢升認識這麼多年了,還經常被他不要臉的程度刷新認知。
  沈幼楚倒是一言不發,小口的吃著米粥,看到陳漢升吃完了,她還會主動站起來幫忙盛滿。
  “受不了!”
  胡林語眼不見心不煩,乾脆重新低頭看書了。
  ······
  陳漢升吃完前往果殼電子,來到辦公室剛坐了一會,聶小雨就端著中藥過來了。
  這是貼身秘書的任務,孔禦姐不合適做這類事情,其他人陳漢升又不放心。
  “咕嘟嘟~”
  陳漢升捏著鼻子喝完,他沒有感覺有什麼,反而聶小雨在旁邊齜牙咧嘴的糾結,好像是她喝中藥一樣。
  “最近我感覺狀態挺好。”
  陳漢升抹抹嘴說道:“明天就不要喝了。

  他也比較鬱悶,“當事人”小魚兒已經要出國了,好好的懷孕藥方,最後只能用來調理身體了。
  “哎~”
  陳漢升歎一口氣,聶小雨又拿出筆記本彙報了一下工作安排。
  因為快要放假了,主要還是管理層的值班安排,還有年終聚會的程序。
  陳漢升聽完,提出幾點自己的看法,小秘書正要出去落實,陳漢升突然叫住了她。
  “果殼也成立一年多了,明年內部就要改制,大概會成立董事局,為以後的上市做準備。”
  陳漢升說道:“到時董秘這個職務,你要學著擔起來。”
  “啥?”
  聶小雨有些疑惑:“我現在就是董秘啊,大家都這樣叫我的。”
  “不一樣的,此‘董秘’非彼‘董秘’。”
  陳漢升耐心的解釋:“你之前是我的專職秘書,所以大家都叫你董秘,不過改制後,你不僅僅是我的私人秘書,還是董事局的秘書。”
  “哪個權利比較大啊?”
  聶小雨直接問道,整個果殼電子裡,也只有她敢這樣“沒禮貌”了。
  “肯定董事局秘書啊。”
  關鍵陳漢升也不生氣,拍拍小秘書的頭頂:“這是正兒八經的高管呢,服務于整個董事局的,我其實有點不放心,不過又懶得培養其他人了,誰讓我是這樣一心一意的專情好男人呢。”
  “嘁~”
  聶小雨切了一聲,她相信陳部長只是太懶了,不願意再培養,所以就讓自己全部兼任了。
  “可是我擔心會犯錯誤呀。”
  小秘書有些緊張,如果是服務整個“董事局”,那樣事情就會變多,犯錯的幾率也會增加。
  “沒關係,慢慢適應唄。”
  陳漢升擺擺手:“你要是正兒八經的董秘,公司沒幾個人超過你的。”
  “以後誰再找你麻煩,你可以只回兩個字‘有事’?”
  “靜姐他們安排你任務,你完成以後,可以說‘就這’?”
  “誰要是對你逼逼歪歪,你可以直接回‘你在教我做事’?”
  陳漢升開個玩笑:“掌握這些技巧,你就能做好董秘的工作,懂了嗎?”
  “昂,你在教我做事?”
  聶小雨歪著頭,甩著小短髮問道。
  “nice!”
  陳漢升笑嘻嘻敲了一下小秘書的腦殼:“恭喜你可以出師了。”
  ······
  兩天后的1月15日,財大的期末考試開始了,不過讓大家驚訝的是,果殼電子的創始人陳漢升居然回校參加考試。
  這個新聞曝出來以後,還引起了一些媒體的討論,無非是億萬富翁這樣遵守校規,可見財大的素質教育真的很完善。
  其實,陳漢升本身就是個大學生,期末考試是他應盡的義務,要是換個普通大學生,根本就不值得表揚。
  當然了,校長陸恭超目的已經達到了,趁機又悄摸“凸顯”一下建鄴財經大學,真是美滋滋的。
  兩天半的考試終於結束,小金走過去問陳漢升:“四哥,你覺得咋樣啊,我估計又得掛科。”
  “嗨,別說了!”
  陳漢升啐了一口:“這次出卷老師和我有仇,哪裡不會考哪裡,真是日了狗了!”
  “反正你也無所謂,別往心裡去······”
  金洋明正要安慰一下,突然覺得不對勁。
  陳哥也配“哪裡不會考哪裡”?
  他明明就是“考哪裡都不會”!
  真是防不勝防啊,一不小心又讓他裝逼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