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豔俠蕩心(下)

冰心
本文:2022-08-21T09:48:08
  他經過多次衝刺,緊小的處女穴,已能適應,並且內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壯的陽具,於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衝,並乖乖、親親、丈夫、大家火、大雞巴的浪哼,曲意奉承。

  他抽得急!

  她轉得快!

  羅鋒感覺其穴內,緊急的收縮,內熱如火,龜頭一陣熱,知她又洩了,自己有點累,緊緊互抱,陰內喇叭口,如張合含允著龜頭,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的洩了,躺著喘氣,二度春風後,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洞裏又恢復靜寂。

  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

  片時的休息,緊抱著的人兒,又在動下她醒了。張著一雙媚眼,看著緊壓著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劍眉舒展,兩眼緊閉,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著一隻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翹,掛著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勁大力足,粗壯長大的陽具肉得舒適,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內功,這樣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婦淫嬌,她真愛他如命一般。

  想到自己原為烈女,現為蕩婦,赤身和其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陽具,真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裏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撫著他堅官的胸肌,愛不釋手撫摸。

  原來陽物挺直堅硬,還插住末出來,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心肝,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

  說罷嘴舔舌的,好像其味無窮。

  羅鋒沉思中,靜睜享受安寧中的樂趣,為其淫浪之聲所擾,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裏,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後上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

  他也把腰提起,挺動抽插,陽具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乖乖……大雞巴……親丈夫!」

  他低頭看她的陰戶含著大陽具進出抽插。陰唇收縮,紅肉吞吐翻飛,猛挺急抽,運動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時盡根插盡,有時磨穴口,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癢到心底,也樂得直叫「親親……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好姐姐……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小穴…妳這個又騷…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勁的夾啊!」

  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離,伊伊唔呀呀的,淫聲百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抉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抬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

  她實在覺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軟,不動一動,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羅鋒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陽具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羅鋒粗壯的陽具,實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雖然內功深厚,得習素女偷元之術,樂還抵抗不了粗壯陽具猛烈的攻勢,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真是有生以來,初嘗這樣的美味,從未領略的妙境,怎不使她樂極魂飛,死去活來。

  他見她兩夾火赤,星眼含淚,話語已含胡不清了,週身都在劇烈的頭抖,又燒又熱的陰精,直射不停,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陰壁似顫抖的收縮,緊夾陽具吸吻,脫陰昏死過去。

  連忙緊摟著,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氣,才使其醒轉,眼珠已能轉動,漸漸恢復精神,然後托那潤滑,緊彈的豐臀,又猛力抽、插揉數下,緊頂著花心,再忍不住精關,千股熱熱的陽精,樸、樸射入張口的子宮裏去,熱得她寒顫連打,疲乏的不動。

  恩愛纏綿的戰鬥終於停,狂歡半日,已享受了極樂,寧靜的休息。

  雲台仙子,受毒傷較重,內功稍弱,為以丹藥救治,醒轉遲些時,在其藥力散開,睡盡惡毒,可惜桃花蛟淫媚之氣,還存身內,醒後全身無力,酸痛軟弱,內心如火,陰穴奇癢。

  見騷淫浪態,如火似荼的動作,驚、奇、怕、羞、掌門人平時生活嚴肅,現在淫蕩,實成強烈的比例,那歡暢之情,激之心動,慾念漸升,那粗曠猛野,近於瘋狂的行動又有點怕懼。

  總之喜懼交加,無所適從,那春心早關不住,週身異常難受,嬌面通紅,春情動蕩,精液不免自流。

  山洞蔭涼而小覺,暖呼呼的,春色無邊,人兒汗水直冒,刺激緊張,香豔無比羅鋒覺得她嬌豔淫蕩。是不可多得的尤物,雖數度快感滿足,但稍息又不覺的想動,貪而又捨不得離開,食而知味,其內媚可夠勁,迷戀、陶醉,她的美豔玉體,令人留念不捨。

  忽想到旁邊還有個嬌美的蓓蕾,還沒有採,何不借機,一箭雙鵰,又知她兩身份是聖女峰之美觀,四個美絕人間的姑娘,全力掌握,享盡人間豔福,還可隱身,並嚐盡天下美嬌娘,也不怕人知,可以任意而為。

  他放下聖女,轉移目標,行近其體,抱著她一陣揉撰,深深的吻,望著黑裡帶俏羞紅的麗容。

  雲台仙子,才張目的看,見其移近,急閉緊秀目,嬌羞靜到不動,被其熱烈的愛撫,異樣情趣,震動心弛,心跳加劇,周身似火,香舌不覺伸入其口,任其吸吻,隻手環抱,嬌身微擺,驚心、迷茫、陶醉,享受渴望的愛情,品名蕩魂的異味,承受異性給予的快感。

  熱烈纏綿,直至透不過氣來,才稍微離開,凝視著,又一陣猛烈的吻,然後細細的溫存,互相愛撫對方,細回其味。

  羅鋒吻著,一面解去行裝,片時即脫光,赤體裸露,年近三十,週身膚白潔嫩,柔軟微彈,其臉微黑,但身上潔白光潤,玉乳上翹,小腹圓滑,陰毛多密,玉腿修長,曲線畢露,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這時早已淫慾迷蒙,赤身相依,癢不可忍,自動張腿夾其腰,於其陰承迎巨陽,隻手緊抱健背,紅口送給他吻著,心裏著魔似的荒亂空虛,被其挑逗將無法忍受,極需異性來調和。

  他挺著陽具,朝肉洞中插入,把粗壯的龜頭,抵看洞口往裹插進。

  雲台兩眉微扭,貼在一起,咬著牙,祇聽得「格,格,格!」的,一陣聲響,眼睛張合不定的轉動,口中呻吟的輕輕的叫:「啊……哥…痛,哎呀,好……漲呀!」

  他一狠心,將整個的身體,壓上去,陽具猛插,又插進一半。

  「好………好…了……太大……了…不能再……進來……我實受…不了……啊……唔……」

  他挺著陽具被緊小穴挾得又舒服,又漲痛,也知她痛,處女都要經遇這一關,所以不理其呼叫,繼續往裡送。

  「不……行……你的……大傢伙………搗散了……我的……小穴……唔……唔……漲裂……啊……」

  他緊壓住她,抱得緊緊,口吻其唇,不讓其移動,下部不停的插抽慢送著。抽插得小穴不停的動。

  雲台的嘴被吻得緊不透風,含吻香唇,下面被壓,為其控制,任其抽插,喉間只能「嗯,嗯」的哼著,她狠命用手抵住他。

  免得泰山般重,壓得透不過氮,無法動彈。

  陽具插在穴中,像波浪似的一起一伏,先輕抽慢插,漸漸變為重力的起伏,速度加快。

  兩人之問,板擊著發出「拍、拍」的響聲。

  響聲中,隱約的夾雜流水之音,「浙歷,浙歷」。

  這時已能承應巨物,發生快感,各盡其能,以適應著,追歡尋樂,羅鋒從正姿式,眼視著嬌客,手握揉著玉乳,極盡挑逗之能,引她入快樂的顫峰,歡樂的妙境。

  勇猛、熱烈、瘋狂、大力的抽送。

  她嬌媚的笑,快活浪哼。

  「呀……好…美…快活……極……嗯……大力……啊……嗯……嗯……大力……吧…搗……啊……」

  她快樂的挺胸抬陰,扭舞旋轉著玉臀,盡力的配合無間,享受被肉的快感,及其獨特的滋味。

  一股強有力的熱浪,滋潤了寂莫心田,充滿不可言諭的溫暖,享受快樂的溫情,啟發愛的奧妙。

  天啊!早怎麼沒有知道,人間還有溫情熱愛,這樣迷人的痛快,舒暢的安樂使人陶醉,留戀的歡樂。

  深情似海,熱烈的密吻,大力的擁抱,全身扭動,曲意的奉獻,盡力的配合,任意的縱情,享受刻骨難忘的樂趣。

  羅鋒姦玩享樂其肉體,想不到她們四人,都是淫蕩無比,嬌媚迷人,媚、騷、蕩、浪,淫,艷麗,溫柔,熱情,令人近之,舒適快樂,魂靈飄蕩。

  於是展其異能,瘋狂的肉,靈活運用粗長的陽具,玩弄其嫩穴,使其快樂得奉獻所有媚浪之勁。

  初嘗異味的少女,被其玩弄得如狂似醉,貪戀不捨,不問能否承受,強忍其苦痛,任意的享受。

  昏迷,浪流,蘇醒,又昏迷,又暢流,翻復轉動,終享快樂的頂峰,那股溫熱的精液,射入穴心深處,熱得魂飛魄散。舒服眉開眼笑,無力的動,閉目靜享其情,回想其樂。

  他也舒暢的射精,伏其豐滿嬌身,休息著。

  散花體力稍復,見事完畢,移近他倆,用衣服擦去汗水,親熱的畏依,手愛撫健壯身體,靜靜享受寧靜。

  三人慾的滿足,情的得伸,嘗試歡樂之中樂趣,陶醉沉浸愛的旋律中。

  他下身抵住其穴,手握玉乳,另隻手反抱散花的細腰,溫情呵吻其嬌容,及鮮紅的嘴唇,吸吻著香舌,緊密的依靠,擺動一起,溫情熱愛。男歡女樂,恩愛有加,三人享受甜密無窮樂趣。

  「鋒弟,半日之間,師徒兩人,奉獻了一切,給你享受溫情柔意,還沒有夠,雲台年幼,你要多體貼點。」

  「嗯!好姐姐,我太快樂了,她還可以再來。」

  「啊!你累不累,讓其在上,我協助他,使她再享樂一番。」

  「好!」

  他仰天而臥,雲台坐其身上,前後左右,搖擺頂抵,再都尋歡,散花扶其體,嘴告她怎麼動。

  三人盡倩享受各種姿式,方法。任意玩樂,他鼓起餘力,奮戰到底,盡歡而罷。

  彼此相依,愛撫溫存,互談其樂,嬉笑不絕,他才告訴其另外兩徒姪,和其關係的經遇,並道將來怎麼共同生活。

  散花方知師姪為何久出不歸,並指其額,嬌言道:「哼!你真有辦法,一網打盡,可說豔福不淺。」

  「啊!好姐姐,妳們都是美豔的嬌花,我怎不垂涎的想呢,現在好了,我可無顧慮的安享清福了。」

  「嗯!妳想得不錯,我們四人都在你胯下降服,沒有那麼簡單,你要她們姊妹,我就離去,有我就無她們,你看著辦。」

  「親娘,心肝,妳可憐我吧,我一個也捨不得離開。」

  「嗯!好吧!」

  他們打情罵嬌,恩愛纏綿,畏依談笑,只到日影西下,洞中黑暗,方收拾清潔,穿好衣服,才連襟的,離洞返其所居之地。

  可是她兩太貪歡,下身痛苦難行,他只得夾著嬌身,抱著而行,出洞展開輕功,向山那邊行去。

  大家見面歡喜交加,羅鋒將其情說明,四女在一起綿綿細語。親如手足,對外稱謂師徒姪,無人時以姐妹稱呼,共同服侍他。

  散花將本門,先祖之內功,傳給她們,對交歡時可增樂趣。

  五人在深山中,互相敬愛,體貼,照顧,過著神仙一樣的生活,歡樂充滿整個幽谷,半年已過,諸葛芸與白雲仙子,都替他生下個白胖兒子,每日夜四人輪替同期玩樂。

  散花覺得該處,景色不好。不如聖女峰,白花競艷,山勢雄偉,各物具備,是個安居理想居處。

  而以江湖威望,無人視探,可安居作樂,不怕春光洩漏,大家同意回去,於是離谷起程。

  離山行道兩日,聞聽白花幫傳貼江湖,追尋其女,因女婿亡故為江湖人告之,通知聖女峰而無人,甚感奇異,才傳武林貼,請各門各派協助查詢。

  數月之久,還無法知道是誰所為,江湖中也無聖女峰門人,整個黑白的兩道震動。

  他們知其事,由散花傳貼知照各派,自己師徒深山採藥,現已返去,謝謝他們關懷,因要返回煉藥,無法親自登門道謝,但其徒蹤還有各友好代訪。四人帶二子先回。諸葛雲寫信給其母,以其安心。

  由羅鋒親自送到,臨行之時散花在他身旁,輕聲授計而行,到洞庭才分手,各奔目的地。

  羅鋒數日行程,奔至白花幫盤居之地,由侍婢傳報,深入後堂,轉至數間大廳,拜見幫主。

  廳堂佈置淨潔幽雅,幫主高坐,旁立數女,他以江湖禮節拜見,再呈上書信,才在一旁落座,仔細觀察看著幫主,其面如滿月,嬌豔如花,和散花同樣妖媚豔冶,望之不出三旬。

  豐滿玉體,令人見之神迷,端坐看書,一喜一怒,看之不厭,秋菊春蘭,各擅勝場,果不虧負江湖稱之觀音。

  這時她見信內,寫一年生活經過,她本愛來人,因離開後為婁南相迷奸,又聽其行跡不明,才嫁他。

  後問羅鋒見面方知南湘搞鬼,而殺南湘,同他歸隱,生活舒適,羅鋒人怎麼好,溫柔多情,如何高興她,體貼她,其陽具又粗又長,壯硬異常,床功如何好,日尋歡使人若死若仙,現又生一子,因外傳母親尋她,所以她親身來拜見。

  她見信內寫得太不像話,又知事如此,只得任其意,招待他,叫在其女房,休息數日再回去。

  夜間設宴接風,酒罷各歸臥所。

  妙手觀音在臥室中,坐在床上。想女兒信中所說,羅鋒的一切,不由神馳,感覺她會享受,自己因身份關係,苦守十餘年空房,每到人靜更深,回憶少女時歡樂之景,已不可得。

  腦際中,顯出一幕一幕昔日溫存,內心感到無比的空虛,空帳難忍的滋味,寂寞得使她難安。

  她無聊,無所慰藉。

  今見女兒信內所寫那美麗風光,激起一陣波濤,雖知他在敬酒時,放了春藥,這時發作了。

  血液在體內,循環奔騰,內心的熱潮,像泉水般膨拜著。

  春情盪漾,熱情難耐,方寸之地,淫液泛濫,急需異性愛撫。

  忽見床前立著一個黑影,淨目細看,一個雄壯高大健體立著,陽具粗壯硬抖,龜頭紅得發亮,原來是羅鋒。

  想叫怒喝,但有點捨不得,只得閉目不聞不問,看這冤家來勢情形已是來不可免之事。

  羅鋒見其閉目,已知藥力生效,機會難得,急忙臥其旁,解衣寬帶,片時脫得,精光,一絲不掛,先欣賞一番。

  雪白如玉肌膚,豐滿潤滑,手指觸及軟香玉體,似綿似絨,滑不留手,眼睛見其玲瓏曲線,嬌巧妙相,雙目不絕,見之血液翻騰,慾火高升,陽具更加硬挺,火熱熱的。心跳急速,蕩漾不已。

  急抱愛撫,愛惜的溫愛,一個軟綿綿,酥香的顫抖嬌身緊緊的。

  她依在強壯有力的胸懷中。柔軟不動,感到極安全,又舒適,慾火劇增,心跳更急,全身劇抖。

  肌膚相親,……陣陣幽香……男子氣息………兩個人的臉兒都透出一片紅光,呼吸漸粗短。

  互覺身體透入,一股絲絲的熱流,游遍週身,不覺點起情慾之火,熱烈的愛慾,四臂緊緊用力擁抱。

  妙手觀音拋棄尊嚴,地位、名譽、溫柔可愛,像一隻綿羊一股相依著,體貼的如同善解人意的小鳥,註其愛撫赤裸的玉體。

  頭首微抬,妙目事張,嬌容玉臉,眨看紅潮,含羞的,如同晚霞般托射,輕微的「嗯」「哼」,顫抖著嬌柔的呼道:「冤家………我………」

  緊接送上兩片香脣,鮮紅,如火一般,甜若如蜜的香唇。

  兩人熱烈猛吻,雙舌互送,含吮生命之源,用力的擁抱,磨動,纏綿的轉不停,恨不得合而為一。

  這時都被慾情之火所燒著……沉浸………迷醉………慾火肉海之中………融化………

  突然,丁香暗渡,你來我往,不知何時,忘了自己的存在,默默的享受。

  房中燈光明亮,床上一團肉球、熱烈的恩愛,春色無邊,充滿空間,艷麗無比,使人留戀難忘。

  羅鋒熱絡一陣,長吐口氣,然覆壓其身,吻遍嬌容,頸、肩、胸及玉乳,含吮柔軟豔紅的玉乳。

  揉磨其胸乳間,依戀之情熱烈無此,手在光滑的細緻赤體,上下愛撫,揉挑盡情享受。

  春情慾火,燃燒熱烈,拂騰翻動,現在兩人慾火熊熊而起,無可忍耐之地,增其膽勇,去尋歡作樂。

  她這時感到愛的偉大,情的甜蜜,全身輕軟,情慾如焚,極需他給予,十餘年失去的淫慾,今再降臨。

  而男子的粗物,比自己先夫,還要令人滿意,那火熱的烈情更能充實,久曠心田,自然張開四肢,任其而為。

  他挺舉陽具,抵著陰穴,往裹送進,隻手按握,揉摸撫玉乳,溫情的吻其嘴唇,吸允淫液。

  她感陽具插入,肥窄緊小的穴兒,一陣徹骨之痛,抖顫著承受,四肢緊夾著他,伸過香舌,給他吮吸,極力張開陰穴,強忍那無限的痛苦。

  終使陽具深深的插進,直抵花心,兩人堅苦的合作,急急喘氣,顧不得滿身汗水,休息著。

  稍息片刻,愛情似海,輕提慢送,漸使陽具從窄小的穴道中,行道自如,減輕痛苦,增加快感。

  羅鋒以無比的功夫,天賦才能,使之舒暢,快樂,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是從未嘗過,樂聲哼聲不止。

  男的體壯精強,物大技巧,每次按其所需,令她滿意快活,奮勇搗著小穴,安慰久曠良田,給予無比痛快。

  女的嘗到,刻骨銘心的舒適,快樂週身安暢,魂飛魄散,極力迎合攻勢,配合無間,以自知床上功夫,使他也得到其樂趣。

  婦女在嘗過其味,為某種原因,而失去歡樂,忽然得到,那飢渴、貪戀、其情如火,猛烈異常。

  決不會顧及其他,何況相逢,比原來還要美滿,充實,怎不令其興奮,快樂得瘋狂。

  他享這美艷的尤物,嬌媚,騷淫之浪勁,火般的熱情,那不顧一切,狠命的樂,其縱送力呢。

  一陣輕巧慢動,忽然猛抽送插,運用全身力氣,幹那個窄小浪穴,她已欲死若仙的,時高時低的呻吟。

  迷戀!陶醉!快活!樂極了。

  他才抵緊穴,抱緊她,含著玉乳,輕揉花心旁的嫩肉,旋轉,磨動,使之更樂,享受,樂極後的舒暢。

  她軟弱疲乏,媚眼半閉,靜享歡樂之情,那陣狂風暴雨式的滿足,再細緻溫情,的柔功,有點迷醉。

  使之到快樂的頂點,愛情甜蜜,慾火發洩,昏陶陶,而未知身在何處。

  這溫情的慰藉,那剛張大的花心,又流出淫液………

  其體力之強,騷浪浪勁,可說天下最淫浪的蕩婦,剛才大量的暢流,過份的滿足,現在又淫蕩了,在其揉旋之下,反纏緊夾,擺動囉厚垂臀,以扭、迎、擺、夾、輕的擺動,騷浪起來。

  羅鋒覺之,其體熱如火,媚勁十足,尤其縱送,極盡柔媚和順,配合天衣無痕,一陣猛烈尋歡,已經嘗到異外的樂趣,解決了慾火。

  抱緊她嬌柔豐滿的玉體,享受那令人消魂的味道兒,貪而不捨的繼績依戀,這美艷的尤物。

  揉旋得她,嬌身直抖,淫液直流.如春江之水,全身酥麻,醉陶陶,迷醉飄浮,他令其發狂的勁兒,自然抬挺陰穴,玉臀不斷的轉動,一節一節的擺動不止,嬌喘羞香舌忘情收縮,輕輕呻吟。

  「乖兒啊………我的心肝兒………娘舒服透頂………天啊你的本領真好……唉………寶寶兒陽具………又粗又有力……咬呀………塞得緊緊……弄得我充實暢美………搞得骨散筋疲………幹得魂飛魄散………唔…唔……親親……癢……酸酥………麻………心兒抖抖,唔………嗯………我的花心揉散了啊………快………我氣都透不出了………稍停一停………啊……冤家………我吃不消了………你…停一下吧………好兒子……;乖乖寶寶………娘實在………不行了………」

  他不忍再挑逗的揉,將龜頭抵入子宮口,緊緊的壓住不動,手握雙乳揉揉摸摸,嘴吻嬌面,溫柔體貼憐惜熱吻不已。

  「啊!兒啊!你真使我舒暢,久暴飢甚,忽得美食,如逢甘雨,這等時辰,令我快樂,如登仙境。」

  「娘,我使妳滿意吧?」

  「嗯!滿意!真滿意,從未像今日這般快活,這些年苦守,念念不忘大哥,真是一個大傻瓜,早知其中滋味消魂舒暢,我何空荒廢寶貴可愛的青春,望你能時常…的同我玩,不要拋棄苦命的我啊了。」

  「幫主,不會的,我永遠為妳等效命!」

  「兒呀,乖寶寶。」

  「娘,幫主,我的親親,你真好,妳的騷媚浪勁,是我畢生難忘的,我感覺其味無窮,現在我昏迷,陶醉,此飲酒後要薰薰然同神仙般快活。」

  「乖乖,我也是啊,以後叫我姐姐,妹妹,愛妻,不准叫娘,幫主。」

  「嗯!」

  這時只有快活的玩,互相挑逗,愛撫玩弄輕憐蜜愛,細細的溫存,訴述熱情愛意,甜語不休。

  並發揮本身才能,盡心全力,快樂的追歡尋樂,給予對方,舒適快活的享受,以滿足目已慾望。

  繼續不停的玩,花式奇異,姿態百出,旗鼓相當,歡樂至極,愛情升華頂點,迷醉這貪歡的人兒,情厚熱愛到頂點,陰陽精液互射,彼此精液調合,舒暢待全身酥酥,靈魂飄蕩。

  整夜的歡樂,精疲力盡,還不願分離休息,緊緊的抱著,恩愛纏綿俱貼,貪戀不捨,回想剛才甜蜜滋味無窮。

  那股騷熱愛勁,恨不得能夠合而為一體,其神情如同,只羨鴛鴦,不羨仙之姿態。

  百花幫主經驗豐富,夫妻恩愛,嘗過風流滋味,亡夫後深念婚後生活美滿,共念情厚,不忍以百花幫,祖傳閃媚之術,放蕩形骸,毅然解散幫眾,同幼女歸隱,過蒼悲涼的生活。

  每想到歡樂之情,內心激動,都強忍受煎熬之苦,將整個感情,貫輸愛女之身,訓練武功之士。

  今日見羅鋒特有男性魅力、粗曠、健美、熱情、風流使愛女自動投懷,迷戀,夫仇不報,可見其能力超人,自己見之,坦感那股勁兒,十分可愛,心懷激動,神情蕩漾不能自己。

  酒為色之介,況且內含迷神蕩魄之藥,以其挑逗手段高明,粗野的動作,粗壯長大的東西,天賦異人的體質,技術巧妙,如雷霆之威,震蕩其永蘊的情懷,淫浪之天賦,搗得舒適異常,騷媚畢現。

  嘗到想像而未經過的滋味,樂得近於瘋狂,幹得心悅誠服,神馳魄散,雖死不悔。

  愛之如命,財富、榮譽、生命拋棄都不值深惜,唯一不能失去這寶貴的妙人,親親愛愛的歡樂之神。

  一夜之間,雖以全身柔媚之動,深厚的功力,曲意承歡,彼此都心滿意足,快樂如仙。

  但現在無力,再度尋歡,收拾洗滌清潔,他仰臥在床,閉目的擁抱,休息著,儲養精力。

  她實在還覺不夠,張目凝視,可愛的人兒,累累環抱,柔軟體貼,輕吻,纏抱著,貪戀不捨的,享受異性氣息,情意綿綿,反轉其健體上。

  那熱烈,恩愛的情懷,表現入骨,啟開愛之心非,發揮真情熱愛至高真諦,可見他是多麼令人迷茫陶醉。

  羅鋒躺著養神,任其親熱纏綿,享受其熱情,雙手不停愛撫,豐滿的嬌身,潤滑柔嫩的肌膚。

  感到這火熱的情婦、淫媚十足,騷浪透頂,令人回味無窮,真是天生的尤物,真使人覺得可愛。

  其瘋狂熱情動作感覺可憐,更使人不思拒之,棄之,於是盡量的愛撫,享受那火熱熱的愛情,並給予慰藉。

  男的玩弄天下婦女,各形各樣,老少不等,遍嘗諸種妙趣,風味各個不同,像今日這般風騷入骨,淫蕩天生,奇特之妙穴,尤物,還是平生初次,使之骨肉皆酥,心神皆醉,舒樂異常。

  尤其事後,那豐滿嬌身,慰貼著,如登溫爐,加上騷媚的浪勁,萬種風情,令人留連忘返,樂不可思。

  女性除本身條件不夠,接觸不多,思考欠缺,終身都未能領域其中之樂趣,比比皆是,否則遺憾終身。

  她有美豔姿色,傳幫之功,而得其中之樂,雖然夫死過早,未能白首偕老,總使經歷過美麗風光。

  但絕未想到其中之樂,年三十餘而未能體驗,一種幼稚之快活,現在親歷其境,領略這人生奧域,嘗試消魂之滋味,那不瘋狂,興奮,激動,勾勒潛蘊媚騷,極方貪歡戀戀不捨的享受。

  並且發揮本身才能,配合所需,尤如空曠歲月,要在現時把握,盡量爭取而加補償。

  男女雙方,都感滿足,那股熱情,怎不纏綿,真恨不得永遠時刻貼在起。追尋人間歡樂的樂園。

  慾的泛濫,尤如洪水,來而不可收拾,若能深到合宜的阻塞,使為身受者,心滿意足,其愛為天地間,真誠無二的無高愛境。

  這種愛的非天然,人為的一切,所能阻礙、破壞,身愛者,定然拋棄所有,全力的追取,獲得,致死無愧,乾柴烈火,兩人心情相合,功能相等,那不相親相愛,熱愛,死纏,無止無休,盡其所能享受。

  百花幫主雖感痛苦,體軟骨痛,但是心情快樂,笑容滿面,喜吟吟的依看他,媚目不停的巡禮。

  羅鋒抱看她,欣賞諸般妙相,和那豐滿的玉體,高挺的玉乳,雖徐娘半老,還是誘惑人心,內心激趙陣陣遐思,手又不安份約活動。

  「兒夠!還沒有玩夠!」

  「嗯!我永遠玩不夠!」

  「時候不早,晚上再玩吧!」

  「好!到時候妳不要討饒!」

  這對歡喜冤家,月擁談笑,細心慰藉,享受對方熱與愛,沉醉其中。

  陽光照射山谷,每個角落、大家忙著自己工作,谷中一角的深淵,只有一對兒,而不知外面天地,大做美麗香夢。

  終日追尋歡樂,放棄了江湖威名,唯伏其胯,任其馳聘作樂,給予滿足所求,安其心討其樂。

  一月纏綿,才使其滿足,數年空虛時光,總算得到補償,日夜承歡,死心愛極了這個冤家。

  才追問今後,怎樣安置自己,得其告訴,他與諸女關係,立刻決定,除得兩得意門徒,春蘭秋菊,其餘放入江湖。

  「鋒郎,你休養幾日,我將幫中事,辦理清楚,同你一同走,和散花同隱聖女峰,使你享受溫柔之福。」

  「不,這些小事,由她們處理,我不願同妳片刻分離!」

  「冤家,整個幫的遷移,她們怎麼辦,非我親身安排不可,你假若一人苦悶,就叫秋菊兩人陪你可好?」

  「那………」

  「只要你高興,我是不問的。」

  「好姐姐,妳真好!」

  媚眼直飛,溫柔,格!格!的蕩笑,高聲的呼叫。

  「蘭兒!菊兒!快來!」

  蘭菊兩珠為幫主貼身愛徒,在幫中艷壓群芳,江湖中顛倒多少漢子,平日孤芳自賞,傲視天下男子如糞土,對幫主孤節獨守,崇拜異常,內外一切大事,都由兩人分擔管理。

  見師姐夫,雖感不凡,但未覺其有何長處。

  月餘之間,幫主改變生活,由嚴肅為淫蕩,終身俱依其懷,放棄日常功課,甚感驚異。

  那美麗風光,聞之心動,火熱動作,令人迷亂,這時才知姐夫,與眾不同,也發現其可愛之處。

  每日事畢,姐妹無事,偷視香艷絕倫的風光,分賞視覺的快樂,引發少女春情,有時恨不得投懷送抱,親自嘗試。

  但為幫主寵兒,只有望洋興嘆!

  有時想其健壯體魄,偎之定會舒適,那粗壯長大的陽具,肉在小穴裏,蝕肌消魂,心沉皆顫,無可發洩,姐妹互擁,彼此安慰。

  看那幫主暢快的呻吟,婉轉嬌聲,曲意承歡的親熱勁,自感如身受。

  姐妹倆正在感嘆之際,忽聞幫主呼叫,急忙趕去。

  進門見之,面紅耳赤,嬌身抖抖,雙眼圓張,直視不捨離動。

  羅鋒仰臥床中,赤裸裸,玉莖高舉,手撫肥厚盤大玉臀。觀賞玉戶,時而舌吻,吮吸玉液,陶醉自樂。

  幫主倒伏其體,扭腰擺臀,任其玩樂,手捧陽具,含吮吞吐,運用靈舌之功,使之快活。

  這香豔景色,使末經風流陣戰的蘭菊,那不魂飛魄散。

  幫主在一陣親熱後,才望著兩心愛的徒弟道,「我有事,鋒哥一人無聊,妳兩人陪他玩。」

  「是!」音帶喜悅激動。

  這夢想終於實現,內心狂喜,要不是少女尊嚴,幫主威勢,那不狂奔的,投入其懷裏去,讓其玩樂,享受那異性慾,給予愛撫。

  幫主收拾離去,讓她們尋樂。

  初次慾海的人兒,迷茫、驚心、顫抖。

  帶著少女嬌羞,慢慢的解去衣褲,轉移慢步,走進床邊。

  那少女姿態很迷人,羅鋒手各握一臂,拉上床擁在懷裹,先一陣親熱,然後手按全身。

  再細細觀賞,充滿青春氣息的嬌身,又一陣狂風似的猛吻,吸、吮,吻少女的玉乳。

  使之她倆入迷,陶醉。

  羅鋒教蘭兒,怎樣含玉莖,目己抱菊兒玉股,親、聞玉戶,嘗看少女元陰之味,上下共享其樂。

  半時之間,使兩少女進入情慾最高潮,又舒服又難過,這挑逗之味,實在受不了,嬌呼道:「哥哥,我好難過啊!」

  羅鋒輪流的吸取元陰,盡情的挑逗,少女潛伏慾潮,使面臨第一課,雖苦也能忍受。

  見她瘋狂之時,即就蘭兒放正,分開玉腿,將陽具抵著桃源口,旋轉磨擦,手握玉莖,撫弄耆,親吻著玉容,帶看男性語音道:「好妹妹,初次有點痛,要忍耐,片刻即快活。」

  「啊!親哥哥,你要憐惜點,我有點怕!」

  「心肝,怕什麼,妳沒有見幫主連飯都忘了。」

  「嗯!快點吧,我好難過啊!」

  「將腿分大開。」

  「嗯!」

  羅鋒知其情形已到頂點,極需陽具給予肉穴,矇嚨的性愛樂趣,提腰用勁,如急雷猛打。

  「普滋!」一聲。

  「啊!啊呀!媽呀!」

  那徹骨的痛,撕裂之苦,非她所能受,狂呼大叫。

  「哥啊!痛啊!」

  「好妹妹,忍一忍,等一下就好了。」

  他用力的下壓,粗大的陽具,肉進小穴兒裏,直伸到底。見其玉面發青,嘴唇烏黑,氣喘不暢,急伏不動,等其休息,運用其特有技巧,挑逗其性感各部,按撫其緊制心情。

  蘭兒漸覺痛苦減輕,酸麻已起,尤其雙手活動,引發青春之火,紅潮滿臉,癢得忍不住,格格的笑。

  只見她搖擺細腰,自然的擺動玉臀,緊抱健體,親熱的愛吻郎面,享受永無的歡樂。

  「哥,親哥哥,現在不痛了。」

  「小騷貨,浪勁來了吧!」

  「嗯!我愛,你要啊,快點,心裏煩悶!」

  「好,等下不准求饒。」

  「我初嘗異味,你要憐惜點。」

  「小妖怪,快點配合行動。」

  羅鋒知道這少女容易滿足,雖然百花幫武功,以陰陽和合,吐納為基,比一般少婦,還要強點,但也不是自己對手,只要將勁提起,定能使之痛快,假若使之內媚之功,她決受不了。

  於是以九淺一深之法,和清風徐來之勢,慢慢的玩,雙手盤看玉乳的雙裝,若其在下搖擺挺動。

  「哥!親親,好舒服啊,嗯,用勁吧,不要逗弄我,酸-:…癢……啊……用力吧……我需要粗野的行動,和那極風暴雨式……好哥哥……親愛的丈夫……快……快………不要逼我吧!」

  「妳覺得可承受嗎?痛苦已去了。」

  「嗯」雖有點小痛,我願忍受,不願你這樣辛苦。」

  「啊!好心的妹妹,真是知心的好人。」

  「哎呀,我忍不住,狂流不止,唉,又快樂,又難過,我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親愛的。」

  羅鋒感之,這少女有慾火的情,騷淫天生,看她那種做作,嬌媚呻吟,真令人舒暢快樂。

  於是緊抱著,瘋狂的猛插,亂搗,次次直抵花心,抵住小穴兒,使之舒適快活,興奮如狂。

  「哥!哥哥………啊……我真快活……舒服死了……我全身?眻o毛孔…………齊開………靈魂出竅………嗯………搞得騷穴樂瘋了………啊………啊……我精疲力盡………」

  「妳舒服了、快用勁的擺,夾啊!」

  「嗯!哥……這樣好吧………菊妹妹………這樣玩樂……真好………我從未經,過…想不到啊……幫主真好……讓我們享受……這人間極樂……好哥哥,我……死……你…」

  半小時的抽插,已使他若仙若死,狂樂的呼叫。

  羅鋒被其淫蕩的暢快非常,尤其玉莖舒適,來得神樂陶陶,陽精忍不住,一洩而下,直射花心中。

  她被這熱精燒得全身抖顫,張口結舌,昏昏然然,口裏囈語不絕。

  歡樂過短,片刻即過,蘭兒舒適昏昏欲睡。

  羅鋒反身抱看嬌小菊兒,猛烈的吻,在光滑玉肌愛撫著,鼓起餘力,繼續的享受愛的樂趣。

  「菊妹,妳怕不怕?」

  「不怕,哥哥愛我,一定給我甜蜜的憐愛。」

  「好寶貝,我一定讓妳盡量快活,減輕痛苦。」

  「嗯!好哥哥!」

  菊兒望戰許久,已知如何臥立,自動分開玉腿,含情送舌,四肢緊夾看他,轉聲道:「哥!來吧,要憐惜妹妹啊!」

  「嗯!放心吧!」

  「啊!痛。」

  「忍一下,就會好的。」

  「嗯!輕點。」

  羅鋒憐惜的往裏送入,輕巧的放進、見其皺眉苦臉,不忍用力,親熱的吻著,手盤高挺王乳,使之自然擺動,讓其自己抬挺,慢慢含入,粗壯長大的陽具,終於合作得宜,全根而進。

  「啊!」驚嘆口氣。

  陽具插在緊小溫暖夾谷中,酸,麻,痛,癢又舒適。

  菊兒感到一陣激痛後,被粗壯的東西插得有點悶氣難宜之感,精神緊張,片時即好、全身漸漸酸麻,已滅情火,被可愛的手,挑逗著,熱血又拂,慾念橫生,那溫情熱愛的吻,樂得昏陶陶,醉薰薰。

  生理上現出,急需滋潤充實,腦中盤旋美麗的色彩,自然狂扭嬌身,口中朗朗的道:「哥!親哥哥……我愛……快點動……我需要你…,…給我滋潤……火樣的熱情……唔……唔……大傢伙……好寶貝…啊……搗呀……用力的搗……我-…我不怕……能承受你的挑逗……親親……哎呀……就是這樣………嗯………我流出………寶貴精液……加勁啊………我太快樂了……快心的哥哥………樂死我了……我要瘋狂…的叫K……」

  「我的小心寶貝………你快樂………要呼叫,妳任意的發洩吧,盡情享受…………」

  「唔!啊,親親,你真會玩,我全身都舒服。」

  「妳也是我的可愛人兒,小穴夾得陽物好痛快。」

  「啊!幹吧!搗吧!」

  「夾啊,扭……旋……吸吮啊!」

  菊兒年幼嬌小,被大陽物搞得,不免其苦,狂扭嬌身,如水蛇般扭舞,小穴夾旋飛快,婉轉承歡,極盡嬌媚之態。

  上下左右,攻迎著,處同宿將,媚功天然,風趣另一格,發散全身青春媚態,給予他全力合作,享受這風流陣戰,進入白熱化,,如瘋如狂,狂熱的玩樂,男貪女愛,一意享受。

  羅鋒感兒,這般的熱情,瘋狂的動作,差點把握不住,進入仙境,即刻驚覺,急吸口氣,繼續的抽插。

  施展各種姿式,勇猛如初,大力幹著小穴兒,在興奮快樂心情中,尋至高樂趣享受。

  恩愛纏綿玩樂,使兩女得嘗刻骨難忘,風流滋味,歡樂整日,對他極盡柔媚之功,爭相取悅情郎,直至極樂精疲,全身散瘓得不能動,嬌喘的躺著,閉著誘人的秀目,帶著甜蜜的笑容,安然追尋美夢去了。

  羅鋒靜躺看,半生風流生活,可說包羅萬相享盡天下美女的溫柔滋味征服各色尤物。

  現在這些美艷絕倫的佳麗,都投入自己懷抱可以無憂無慮的安居,享受溫暖性生活,天惠我良多,今後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不然太辜負佳人們的深情等此事了,同諸女歸隱聖女峰,退出江湖生涯。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