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赤裸嬌妻7

Reader
本文:2022-08-20T22:53:11

黑子和龍寶一左一右攙扶著我走進電梯。

其實並不用我裝醉,我的兩腿已經發飄,眼前的人影不斷地旋轉、重疊。

酒喝得其實並不多,疲憊的身體和胸中的羞憤加速了酒精的作用。

我使勁用手掌拍拍自己的腦門,努力讓自己的神志清醒一些。

「怎麼啦?姚大哥,我們叫你裝醉啊,你可別真醉了啊!」阿健走到我面前
直視著我。

「你要是真醉了可就要錯過一場好戲了呦!」阿健對著我戲謔道。

「王八蛋!」望著阿健醜惡的嘴臉,我猛的掙脫了身邊兩人的攙扶,一記直
拳直朝阿健臉上揮去。

「哎呦!」阿健摀住右邊臉龐發出痛楚聲。

他哪裡會想到一直對他唯唯諾諾的我會有如此動作,一時躲避不及,左臉頰
結結實實地挨上一拳。

身旁的黑子和龍寶忙用力把我死死按在電梯的一角,防止我再次發起攻擊。

「媽的!喝了點酒就還真壯膽了啊!」

「你他媽的忘記這裡是什麼地方,是誰的地盤了麼!信不信老子今晚就叫上
這城裡我所有的兄弟當著你的面把你老婆輪姦個夠,然後再做掉你們兩個。啊?
你信不信?」

阿健捂著半邊臉對著我咆哮,還真看不出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竟然有這樣一
副流氓嘴臉。

不過,他的話還真有震懾力,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小城,我實在為我們自己
的生命安全擔心。我開始後悔當初的決定。

「你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別忘了自己到這裡的目的。」黑子指著我的
鼻尖狠狠說道。

電梯停在了8 樓,電梯門徐徐打開,外面有幾位等候的客人。

身旁的黑子和龍寶又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攙扶著我走出電梯,只有阿健
還捂著臉一臉怒容。

走過昏暗的走廊,我們四個在一間客房的門口駐足。

黑子一把將我推靠在牆壁上,一手按住我的肩頭,一手指著我的鼻尖說道:
「你小子給我放明白點,照剛才說好的辦。我們這就進去,我們玩玩你的女人,
你拿回你的錄像帶,你要是亂來,可別怪我們心狠手辣。」

三個傢伙都繞到我身前,用一種極其凶狠的目光瞪著我。

我的無言在他們眼裡應該就是默認和服從。也的確是這樣,在他們的威脅之
下,我不得不為自己和妻子的人身安全考慮。

黑子和龍寶重新攙扶住我的身子,而我也裝出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

阿健隨即摁了一下門鈴……


***    ***    ***    ***


妻子很美、很性感,絕對的尤物。

浴後的妻子更美、更性感。

潔白色的浴巾緊緊包裹著健康豐滿的嬌軀,浴巾束得不算太低,但飽滿雙乳
之間的溝壑仍然顯得那樣顯眼。白裡透紅的皮膚上還掛著幾顆晶瑩的水珠,浴巾
下一雙健美渾圓的玉腿引人無限遐想。

妻子用乾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開門後看見門口站了我們四個人後似乎
覺得有些突然,特意低頭將胸前的毛巾往上提了提。

「小惠姐,姚大哥喝醉了,我們把他送過來了。」阿健對著小惠說道。

還沒等小惠應聲,他手一揮,對著黑子和龍寶說道:「來,來把姚大哥扶到
床上去。」

看著我人事不醒的樣子,小惠也沒說什麼,將門開到最大後側身讓他們七手
八腳把我扶進了房間。

出乎我的意料,這麼偏遠的酒店條件居然還不錯,除了臥室之外還有會客室。

三個傢伙七手八腳把我身上外衣脫去後放在臥室床上,我只著內褲扒在床上
裝出爛醉如泥的樣子。

他們顯然沒有做出要離開的樣子,坐在床頭嬉皮笑臉地打量著我的妻子小惠。

「你們可以走了。」小惠手一揚作了一個請他們離開的手勢。

「嘿嘿!」阿健他們幾個相互對視了一眼後笑了起來。

「小惠姐,這麼急著要我走啊,這麼多時間沒見面了不想跟我這個情人敘敘
舊嗎?」

「哼!誰跟你是情人?就你那德行還不配!」小惠輕蔑道。

「呵呵!說不配就不配啊!你這麼健忘啊?你會忘了那個門洞嗎?我可忘不
了你在門洞後面撅起你雪白的大屁股給我操的樣子啊!哈哈!」

「你……你……」小惠氣得說不出話來,還扭頭朝我這裡看了看,顯然她是
怕我聽見阿健的話。

我依然裝作人事不醒、呼呼大睡的模樣,偶爾瞇起眼睛觀望著房間裡的一切。

阿健走到了小惠跟前,用手指刮了刮小惠美麗的臉龐,而後用兩根手指托起
小惠的下巴。

「別生氣啊!小惠姐,我可真的很想你,來!我們親熱親熱吧!」說完,阿
健那王八蛋竟然攬住小惠的腰部,俯首吻了下去……

小惠猛的掙脫阿健的懷抱,退後了兩步,手指著阿健,憤怒地說道:「滾!
滾開!你們統統給我滾出去!再不滾開,我就報警了。」

阿健臉上立即變得陰沉,冷冷說道:「哼!報警,哈哈!報警!別忘了你還
有錄像帶在我手裡,也別忘了海生兄弟倆明天也要到達這裡了。」

「聽說你被他們玩得夠慘的,好不容易拿到了照片可別讓錄像帶也落到他們
手裡哦。嘿嘿!」

小惠怔在原地,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連嘴唇也被氣得微微發抖。

「與其落到海生那種粗人手裡,還不如跟咱們樂樂,咱們兄弟可最懂得憐香
惜玉了。」

阿健又扭過頭對著龍寶跟黑子說道:「你們說是不是啊!咱們是文明人,知
道怎樣用文明的方法讓女人欲仙欲死,對嗎?」

「哈哈!那當然,我們對女人最溫柔了,尤其是對小惠姐你這樣美麗的女人。」

「阿健給我們看了錄像帶後,我閉上眼睛都是你雪白的奶子晃啊晃的,真是
受不了!今日一見真人,可比錄像帶上更加性感豐滿多了。」

「就是啊!聽說小惠姐您要來這裡,我特地兩個多星期沒碰過女人了啊!為
的就是不讓小惠姐您失望啊!」

「知道你喜歡大傢伙,你瞧瞧,我的傢伙不會比海生兄弟倆的差多少吧!」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言的,黑子說著說著竟然脫了褲子把自己的陰莖掏了出來。

黑子的陰莖已經勃起,真的是又長又粗,而且黑得發亮,跟A 片裡那些黑人
的傢伙差不多。

「無恥!滾開」小惠扭過頭,一臉的厭惡。

阿健走出臥室,將客房的門關閉後又走了進來,手裡拿了一盒錄像帶。

「小惠啊!別什麼無恥不無恥的,其實你今天沒有選擇的,如果你今天一定
要我們出去的話,我不但會把這個交給海生兄弟,而且我會將這個製作成光盤,
放到大街上賣,我相信這東西銷路一定不錯,我可不能保證到時候會不會傳到你
老公手裡。」

阿健真是無恥奸險到了極點,他知道小惠最在乎的是我,竟然用這樣的手段
讓小惠屈服。

果然,小惠聽到阿健這樣說後,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原本憤怒的神色慢慢消
失,轉而閉上眼睛呈現出一種無奈的、完全喪失抵抗慾望的表情。

百般無奈之下,小惠抬起頭以一種微弱的聲音說道:「不要,不要讓姚歌知
道這件事情,你們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就是千萬別讓我老公知道。」

阿健臉上的笑容泛起,他扶著小惠赤裸的肩頭坐在了旁邊,說道:「這就對
了麼,其實也沒什麼啊!就是我這兩個兄弟看了你的錄像帶後,整天想著你,以
至於夜不能寐。今天你就滿足他們一下,讓他們也嘗嘗你這大城市裡鮮活美少婦
的味道。當然啦!我這老情人自然也不能閒在一旁看哦!」

「錄像帶嘛!嘿嘿!等會我們快活好了,自然會還給你的。」阿健揚了揚手
中的錄像帶。

「等會你可要主動一些哦,好好滿足滿足我的兄弟哦!」

阿健說完起身示意黑子和龍寶一左一右坐在小惠身邊。

小惠終究不是風月老手,以前跟阿健和海生兄弟的幾次性經歷都是被欺騙或
者是被逼迫的,聽阿健這麼一說,如今坐在兩個龍精虎猛的小伙子中間,早已羞
得滿臉通紅。

那兩個傢伙剛才還口吐穢言,現在坐在美艷動人的小惠面前竟然也一時不知
所措,木訥的坐著一動不動。

「哈哈!看你們兩個,光說不動啊!這事還要我來教你麼!好吧!好吧!萬
事開頭難,還是我來給你們開個頭吧!」

阿健伸手就往小惠的胸前襲來,想扯開她身上包裹的浴巾。

「別!慢著!」小惠驚叫一聲站起身來,雙手緊緊護住胸前。

「又怎麼了?反悔了?」阿健疑惑道。

「我怎麼知道你手裡的錄像帶就是我要的那盒?」小惠指著阿健手裡的錄像
帶問道。

「哦!這個麼?也好,我這就放給你看,讓你放心地陪我們玩。」

阿健把錄像帶放進錄像機,打開了電視機……

沒錯,果然是那盒錄像帶,阿健拿起遙控器擺弄著,電視機屏幕上出現了熟
悉而又淫蕩的畫面……

熟悉的門洞、雪白肥大的屁股、海生兄弟粗大的陰莖、淫水和精液四溢的陰
戶和男人們的喘息聲、女人的呻吟聲、濕淋淋的陰唇間被粗壯陰莖抽插時發出的
「嘬、嘬」聲、女人肥白屁股被男人下腹撞擊時發出的「啪、啪」聲,構成了世
間最為淫蕩不堪的一幕。

小惠失神地看著電視機屏幕,似乎不敢相信眼前一幕是自己曾經經歷的。

「怎麼樣?小惠姐,沒騙你吧!看自己演繹的A 片感覺如何?」黑子拉著小
惠又坐回了身邊。

「阿健,你好卑鄙啊!你竟然出賣我,讓我被他們這樣玩弄,你怎麼可以瞞
著我,難道你不知道海生他們是我最厭惡的人嗎?」小惠抬頭責問阿健。

「呵呵!但是那次你很快樂,你厭惡的男人讓你高潮不斷,不是嗎?這就夠
了!」阿健笑道。

「那是我不知道是他們,我只知道是你,你好壞!」小惠的語氣竟然開始變
得曖昧。看得出,在錄像帶的刺激下,小惠的生理和心理有了些許變化。

「好了!別爭了,我們一邊看小惠姐演的A 片一邊干小惠姐真人多爽!哈哈!」

龍寶一把將小惠攬入懷中,一張臭嘴直朝小惠的唇上吻去……

「唔……」小惠躲避不及,性感的嘴唇被龍寶封了個嚴嚴實實,雙手本能地
推住龍寶結實的胸膛,勉強作出抵抗的樣子。

事實上,小惠心理上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在阿健的威逼和錄像帶的引誘下,
她已經準備承受三個傢伙的凌辱了。

而此時小惠身後的黑子也有了動作,一雙大手穿過小惠的腋下,隔著浴巾撫
摸著小惠的乳房。

阿健也沒閒著,在小惠身前半蹲著身子,一隻手順著小惠裸露光滑的大腿內
側往浴巾底下伸去……

一場三對一的淫戲已經開始,我俯臥在床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另一張床上
自己美麗的妻子被三個年輕人恣意凌辱而無能為力。

上下左右前後不同方向都有淫蕩手掌的輕薄,小惠的掙扎漸漸地激烈起來,
上推下擋的,身體也不停的扭動,可一個女人家柔弱的雙手又如何能夠抵擋三個
年輕小伙六條有力的手臂呢?

小惠徒勞的掙扎絲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原本緊緊包裹身體的浴巾漸漸鬆脫,
大片雪白的胸脯露了出來,讓三個傢伙更添幾分獸性。

黑子一手伸到小惠雙乳間,抓住浴巾的上沿猛的往下一拉……

頓時,小惠那對雪白粉嫩的大奶子象活物一般地彈了起來,在胸前蹦跳個不
停。

出於本能,小惠忙用雙手想要遮擋住自己的胸前春光,卻被黑子抓住雙手後
反扣在身後,頭部又被龍寶抱住後激烈地熱吻,使得小惠赤裸的上半身反弓著向
上挺起,一對大奶子更如小山包般聳立並不住地抖動……

被掀起後的浴巾隨著小惠身體的晃動自動地徐徐滑脫……

纖細的腰肢、寬大的髖部、豐腴雪白的小腹、凹陷的肚臍、茂密黝黑的陰毛
都一一暴露,一具雪白豐滿成熟少婦的赤裸胴體漸漸展現。

儘管小惠的雙腿並得緊緊的,沒有一絲縫隙,但是阿健的一隻手掌已經探入
大腿內側的根部,並試圖進一步深入。

可憐的小惠雙手被困,只能靠雙腿不停的攪動試圖阻止阿健手指的入侵。

「啊……」小惠終於掙脫了龍寶的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氣後不住地喘息。

「放開啊!你們別這樣好不好啊,說好了要溫柔一點的啊!」小惠坐直身子
邊喘氣邊說道,隨即使勁抽出了被黑子抓住的雙手。

小惠揉了揉被黑子抓疼的手,撅起嘴巴說道:「你們這樣跟強姦有什麼兩樣
啊!都弄疼人家了啊!」

黑子從小惠身後用雙手托住那對雪白的大奶子緩緩地揉捏起來。

此刻,小惠也沒有去阻止黑子的輕薄,皺了一下眉頭後彎腰拽住了阿健放肆
的手。或許,阿健的手指已經觸及了身體最敏感的部位。

「你們別這樣,一個一個來好嗎?你們一起來我會受不了。」小惠說道。

阿健托著小惠的下巴笑道:「哈!你也會受不了?別騙人了,你看看電視機
屏幕,那次我跟海生海亮三個人車輪大戰都沒能讓你滿足,最後還不得不用了黃
瓜才餵飽你。」

「你這種騷蹄子啊!就算我們三管齊下也不一定能夠滿足你,是不是啊?小
惠姐!」阿健越來越粗俗。

「哈哈!哈哈!」黑子和龍寶聽了大笑。

「要不要我打個電話再叫上幾個兄弟過來玩玩啊?」

「不要啊!千萬不要!」小惠連連哀求,急得快哭出來了。

阿健把臭嘴幾乎探到小惠臉上,奸笑幾聲說道:「嘿嘿!那就好好表現啊,
我們一定溫柔地跟你做愛,會讓你欲仙欲死的。」

黑子依然不緊不慢的搓揉著小惠豐滿的奶子,偶爾托起後左右甩動,嘴裡直
歎:「好大啊!老子玩了這麼多女人,沒玩過這麼又白又大又挺的奶子,真是好
寶貝啊!」

黑子的話又惹來幾聲輕笑。

「呵呵!你知道什麼啊!這娘們渾身都是寶,別說奶子了,屁股又肥又白又
翹,我最喜歡就是她的大屁股了,從後面上她可真是爽翻了。」

「來!來!給我的兄弟看看你的大屁股。」阿健說完拍了拍小惠的臀部。

小惠在他們言語刺激下羞得滿臉通紅,卻又不得不照他們說的做。只得背對
著那三個傢伙在床上慢慢站起了身子。

三個傢伙一併靠在床頭細細欣賞著美麗成熟的小惠。

「嘖!真是漂亮的屁股啊!」

「聽說女人屁股越肥性慾越強,看來還真是有道理啊!」

「呵呵!就是啊!一看這大屁股,就知道這女人有多騷!」

「照理說女人屁股大生孩子勤快,可是怎麼就跟姚歌到現在還沒孩子呢?」

「那是姚歌不中用,跟小惠姐沒什麼關係的。」

「那咱們今天就代勞代勞,在小惠姐肚子裡多播些種子,替我們生個胖小子,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小惠擺著屈辱的姿勢,聽著污言穢語,渾身都不自在,身體微微發抖。

「別那麼木訥嘛!來,擺個造型,把你的大屁股翹起來。」阿健吩咐道。

小惠只得彎下腰,手撐著膝蓋把屁股抬起,渾圓修長雙腿的雙腿緊緊併攏在
一起,擺出屈辱的姿勢。

「多麼性感的屁股啊!」龍寶嚥了下口水說道。

阿健移至小惠身旁,輕輕拍了拍雪白的大屁股,說道:「瞧仔細了啊!大城
市裡少婦的屁股就是不一樣,雖然沒有咱鄉下姑娘的屁股結實,但就是特別肥大,
皮膚跟嬰兒一樣又白又嫩,好似能捏出水來。」

隨著阿健的拍打,小惠雪白的臀肉如波浪一般微微蕩漾、顫抖。

「還害什麼羞啊!把腿分開些,屁股也再翹得高一些,讓他們兩個瞧清楚些。」
阿健用手掌重重的抽打了小惠雪白的屁股。

小惠輕聲呻吟了一聲後順從的把兩腿分開,上身彎得更低,一對豐滿的乳房
低垂在身下,顯得更是出奇的豐碩。

這時候,身後的龍寶和黑子不僅能夠一覽小惠雪白的肥臀,甚至可以盡情欣
賞那兩腿之間最隱私的部位。

那兩個傢伙看得眼都直了,鼻子幾乎碰到肥白的屁股。

這還不夠,兩人還用手掰開小惠兩瓣肥肥的屁股肉,用手指撥弄起兩腿中間
肥厚的陰唇和粉嫩的陰道口……

而阿健正饒有興致地擺弄著小惠垂蕩在身下的乳房,還用手指捏玩那小巧粉
嫩的乳頭……

「呃……」小惠的身子發出輕微的顫動,喉間發出抑制不住的呻吟。

小惠是個對性挑逗極其敏感的女人,在三個傢伙的戲弄下,身體已經有了明
顯的反應。

「小惠姐,你下面好濕哦!都快流出來了啊!」黑子的中指已經探入了小惠
的身體。

「呵呵!早跟你們說了,小惠姐最大的好處就是騷水多,你玩她一整天,她
下面的騷水也就可以流一整天,呵呵!天生的淫婦啊!」阿健有些得意洋洋,轉
而又對小惠說,「對嗎?小惠姐。」

「啊……你們別這樣好嗎?你們要弄就快點開始吧!」小惠低聲哀求。

阿健一手象揉麵團一樣揉捏著一個大奶子,一邊說道:「這叫前戲懂麼?就
象貓捉到老鼠先要好好戲弄一番才吃掉一樣,好不容易到手的女人當然也要慢慢
玩,知道嗎?」

「龍寶對付女人有一手絕活,他可以用手指找到女人的G 點,然後搞到女人
丟精。知道嗎?他上次把一個賣淫的小妞搞得一個星期接不了客人。不信你問問
他。」阿健說道。

龍寶得意洋洋的說道:「哈哈!那還用問,那小妞至今看見我去找樂就躲著
我。」

「海生兄弟他們光是雞巴粗壯沒用,得有讓女人欲仙欲死的絕活。嘿嘿!」

「嘿嘿!就是,就是,今晚咱們有的是時間好好玩玩,玩到你這下面的騷洞
流不出騷水為止。」黑子的中指在小惠的身體裡攪動抽插,手上濕漉漉的粘了不
少愛液。

「我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再扒下點,跟狗一樣扒著,再把屁股抬高點。」龍寶吆喝道。

小惠只得雙腿跪著,臉側著貼住床面,把整個又大又肥的屁股炫耀似的高高
翹起,肥美的陰部也如花般張開在半空。

「哈哈!這就對了,好像一條欠操的母狗啊!」

「哈哈哈!是啊!是啊!快搖屁股,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把你的大屁股搖擺起
來。」

小惠舉著肥臀勉強搖動了幾下,做如此屈辱的動作還是十分艱難。

龍寶用力拍打小惠的大屁股,喝道:「賣力點!搖啊!」

「不行啊!別在這裡啊!我老公在這裡我實在做不出來啊!」小惠指了指我
這邊,低聲哀求道。

我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阿健扭頭看了看我這邊,說道:「怕什麼,你老公一時半會肯定醒不過來。」

「可是,可是他在身邊我總放不開啊!」小惠吃力地說道。

阿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惠,想了片刻後說道:「那好,為了小惠姐好好
展現你淫蕩的一面,我們到外邊客廳裡去幹。」

小惠正想坐起身子,卻被阿健用力按住,奸笑著說道:「想走出去,沒那麼
便宜,你現在不是大城市來的高貴少婦,要記得你現在是條母狗,發情的母狗,
就應該像母狗一樣爬出去。」

小惠屈辱得渾身發抖,她可能從小到大還沒受到過這樣的侮辱,但如今也只
能聽從阿健這渾蛋的命令。

小惠艱難地用雙手先撐住地面,膝蓋沿著床沿慢慢下移,肥大的屁股左右擺
動,雙腿跨下床時十分誇張地暴露出早以濕淋淋的粉紅生殖器,真的好似某種庸
懶的雌性動物。

我扒在床上眼看著妻子晃動著豐滿肥碩的大屁股象條母狗一樣爬出房間,胸
口因為恥辱而陣陣發痛。

龍寶和黑子跟在小惠背後拍打著雪白的屁股也走出了房間,而阿健卻向我這
邊走來。

阿健走到近前俯在我耳旁低聲說道:「姚大哥,你老婆表現不錯哦,很可惜,
你看不到我們後面精彩的演出了。」

我強壓住心中怒火,對著阿健低聲說道:「阿健,請你念在我們夫妻以前對
你不薄的份上,別做得太過分,好嗎?」

「嘿嘿!你放心,我們會讓你老婆得到滿足的,我們三個今天都服用了偉哥,
知道嗎?你應該知道那玩意的效果,嘿嘿!」

阿健說完竟然在我面前褪下了褲子,露出堅挺的陰莖,用手握著在我眼前不
到十厘米的地方炫耀似的晃了幾下,散發出一陣騷臭味。

「怎麼樣?那玩意起作用了,嘿嘿!這根肉棒馬上就要進入你老婆的身體了。
再見了!」

阿健說完轉身赤裸著下體走出了房間,還特意把房間門開得大大,故意讓我
可以聽見外面的聲音。

我直氣得渾身發抖,可是事到如今,我也知道反抗的結果是什麼,我也只有
期盼這一切快點過去。

外面客廳裡很快傳來三男一女的淫聲浪語,由於我不在身邊,小惠明顯放開
了許多,呻吟聲、尖叫聲此起彼伏。

我用被子蒙住頭,努力不讓那聲音傳入耳朵。

疲勞的身體加上酒精的作用,我在不知不覺中沉沉睡去……

過了很久,有人在我身邊將我搖醒,我抬頭一看是阿健。

「怎麼了?還真睡著了。」阿健輕聲說道。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時間,時間已經過去4 個小時了。

「你?你怎麼還沒走?」我驚問道。

「噓!輕點!走?你聽聽,你老婆跟他們還正快活著呢!」

我定神聽了聽,果然,隔壁客廳依舊傳來男人的調笑聲和妻子忘我的呻吟聲。

「你們?你們竟然弄了四個小時?」我疑惑道。

「當然啊!整整四個小時,我們輪流幹你老婆,現在輪到我休息了,偉哥這
玩意還真他媽的有用,我們每個都射了好幾次了。」

「你!你們!那小惠她怎麼樣了?」聽他這麼說,我十分擔心妻子的狀況。

「放心,她好得很,高潮不斷。龍寶那小子還真會玩,搞得你老婆下面噴了
好幾次,嘿嘿!今天她總算遇到了對手。」

「說實話,我還真沒見識過女人下面可以噴水,你也沒見過你老婆下面噴水
吧!哈哈!等會讓你見識見識。」

「不過,接連噴了幾次後,你老婆身子軟綿綿的,配合起來沒剛開始那麼帶
勁。」

王八蛋!我心裡暗罵,任何一個女人被你們三個年輕小伙子輪流這樣搞都會
挺不住,而且還用壯陽藥物。

「請你們到此為止吧,別弄傷她的身體。」為了妻子,我只得求阿健。

「那怎麼可以,我們跟你老婆說好了,要一直玩到我們誰都無法勃起才停止。」

「你放心,你老婆好的很,不信我讓他們抱她進來給你看看。」

阿健說完走了出去。

「怎麼又進來了啊!別!別進去啊!我老公會醒的!」

小惠拚命甩動著雙腿被黑子抱進房間。

小惠儘管神色看起來還不算太差,但是,赤裸的身軀簡直慘不忍睹。

原本烏黑發亮的頭髮凌亂的披散著,臉上和嘴角也都是粘乎乎的精液,豐滿
雪白的大乳房上有幾道紅紅的抓痕,兩腿之間更是一片狼籍,由於長時間的抽插,
兩片肥厚的陰唇鬆軟地耷拉在陰戶外面,白花花的精液不斷從陰道口流出,沿著
渾圓的大腿內側往下流。

黑子將小惠的身軀橫放在床上,他故意將小惠赤裸的下體對著我,剛好可以
讓我可以看到妻子被輪姦後的生殖器,而小惠的頭部在另外一邊,所以無法看見
我。

小惠伸直了雙腿,疲軟地仰躺在床上不住喘息,看上去的確是累壞了。

龍寶和黑子卻仍然意猶未盡地扒在小惠身旁,兩人各捧起一個乳房低頭舔弄
起來,而他們的另一隻手不約而同地插入兩腿之間,將兩腿曲起後分開,用手指
玩弄著小惠濕淋淋的生殖器。

「嗚……」小惠仰起脖子發出輕微的呻吟,閉著眼睛任由他們擺佈,對他們
的玩弄似乎已經變得麻木。

阿健朝我看了看,俯身用手掌壓了壓小惠的下腹部。

頓時,一股濃濃的精液從小惠大大分開的陰唇間湧出,流到了潔白的被單上
……

我瞇眼看著心愛的妻子身體裡流出別的男人的精液,心理說不出的難過。

「啊……」敏感部位在龍寶和黑子手指的刺激下,小惠發出長長的呻吟。

阿健看了我一眼,扭頭對著龍寶說:「龍寶,小惠姐還想要啊!你就再好好
滿足她吧!」

龍寶將食指和中指併攏後滑入張開的陰道口,深入後手指向上勾起慢慢地摸
索……

或許,他就是在尋找所謂的G 點。

「嗚……不要啊!別弄了啊!我受不了了啊!」小惠驚叫道,一邊還併攏雙
腿試圖阻止已經深入身體裡的手指。

「啊……不要……啊……」

「呃……哦……」

「啊……啊……」

隨著龍寶手指的挖弄,小惠的身體不斷扭動,卻將剛才併攏的雙腿又大大的
張開,一副欲拒還迎的淫蕩模樣。

龍寶的手指不再翻轉摸索,手指停在一個部位上輕輕蠕動……

「嗚……啊……」

小惠伸直了脖子,忘情的呻吟。

看樣子龍寶還真有這本事,居然能夠找到女人身體最敏感的G 點。

龍寶一邊用手指刺激著小惠的身體一邊給黑子使了個眼色。

黑子笑了一笑,將自己的食指和中指併攏後插入已經有兩根手指的陰道。由
於長時間的玩弄,小惠的陰道口已經非常鬆弛,再加上精液和愛液的潤滑,手指
的進入顯得毫不費力。

「啊……」下體膨脹的感覺讓小惠再度激烈地呼叫。

這時候,小惠的下體被同時插入了四根手指,龍寶的兩根手指在陰道的上方
稍淺的部位,而黑子的兩根手指深深地插進了陰道下方的最深處。

小惠的粉紅的陰道口呈O 型包裹著四根淫蕩的手指,陰道口上方的陰蒂如黃
豆一般勃起,閃閃發亮,兩片暗紅色又肥又厚的陰唇大大翻開在兩側。

龍寶的手指大約進入了兩節左右,勾起後抵住陰道壁,在裡面不停地震動…


黑子的兩根粗長的手指開始緩緩地抽插,還不時帶出一些乳白色的精液和透
明的愛液……

阿健也沒閒著,俯身在小惠豐腴的小腹上,用中指粘上一些愛液後抵住那勃
起的陰蒂,輕輕地揉動……

三個年輕人瘋狂地用五根手指刺激著小惠身體最敏感的部位……

「啊……啊……」

「哦……啊……」

「……」

小惠的呻吟成了叫喊,身體劇烈地扭動,此刻的她已經全然忘記身邊還有我
這個老公在。

「嗚……啊……」

「嗚……」

那叫聲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

龍寶手指震動的頻率越來越高,黑子也更加快速的抽插,阿健的手指飛速的
揉動……

「嗷……啊……嗷……」

小惠像一頭發情的母獸一般嚎叫起來,脖子伸得筆直,青筋根根暴起。

我從來沒有見過妻子興奮得如此模樣。

「嗷……哦……啊……」

「嗷……」

突然,龍寶和黑子的手指猛的從陰道裡抽出……

「嗷……」

只見小惠的身子如受電擊一般猛烈抽動了一下,身子象入鍋的活鯉魚一樣反
弓著高高彈起,一對大乳房劇烈的跳動起來。

剛失去四根手指的陰道口來不及收縮,仍然張開著,甚至可以看到粉紅色的
陰道內壁在蠕動。

隨著小惠身體的抽動,那粉色的陰道口也劇烈地收縮了一下,一股透明的水
柱從裡面激射而出……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女性潮吹?

噴射之後,小惠的陰道口如水母一般不停地開合,粉紅的陰道壁不停地蠕動
……

「啊……」

「哦……」

隨著一聲聲淫叫,小惠豐滿的身軀不停的抽動,一次又一次,過了好久才平
息下來。

高潮過後,小惠香汗淋漓,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小惠姐,你又噴了好多水哦!把床單都弄濕了啊!」阿健看著筋疲力盡的
小惠說道。

龍寶豎起中指在小惠面前晃了晃,說道:「嘿嘿!怎麼樣?我的手指比海生
兄弟的雞巴強多了吧!到底第幾次了,你自己也數不清了吧!哈哈!」

「不過!你還真是天生的淫婦,一般的女人搞了兩次就再也噴不出來了,我
今天倒要看看你還能噴幾次。」

小惠聽了連連哀求道:「別!我不行了,你們放過我吧,我下面已經被你們
搞得快沒知覺了。」

「嘿嘿!那怎麼行,說好了玩到我們再也硬不起來為止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你看看,我們的傢伙這麼硬怎麼解決啊?」

三個傢伙的陰莖果真都挺得筆直,他們圍在小惠身旁用堅挺的陰莖輕輕甩打
著小惠美麗的臉龐和袒露的乳房。

「我……我怎麼知道你們這麼厲害啊!一次一次沒完沒了了啊!」

可憐的小惠哪裡知道他們三個傢伙都服用了壯陽藥物。

「我真的不行了,你們別作弄我了。我求你們了」

小惠哭喪著臉苦苦哀求,模樣楚楚動人。

阿健看著小惠可憐的模樣,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

            (十一)終極恥辱

  阿健掌托著小惠圓潤的下巴,說道:「小惠啊!今天我們哥幾個搞得你舒服
嗎?還要不要再來幾次高潮啊?」

  「唔……我已經很累了,實在不想再要了。」

  小惠盤腿坐起,雪白的大奶子顫巍巍的聳立,抬頭乞憐地望著阿健。

  阿健沒再答理小惠,轉而問身旁的龍寶和黑子:「你們怎麼樣?今天玩得爽
不爽?」

  「當然爽啦!大城市裡少婦的味道到底不一樣,皮白,奶大,屁股肥,下面
水又多,就是叫喚起來也比咱鄉下妹子嗲上幾分。」

  「今天咱們乾脆玩到天亮得了!」黑子又在小惠身側揉捏起小惠胸前的一對
大奶子。

  「不……不要啊!」一番話把小惠嚇得尖叫起來。

  阿健笑道:「哈哈!你們兩個傢伙怎麼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啊!你們再這
樣弄下去,小惠姐明天可能連路都不能走了。哈哈!」

  「小惠姐!在你老公身邊被搞到下面噴汁爽不爽啊!」阿健問道。

  「你還說呀!人家都快羞死了,萬一我老公他醒了,我怎麼辦啊!」小惠嬌
聲說道。

  「吆!你這騷貨還會害羞啊!當初你撅起大屁股跟阿健偷情怎麼不知道害羞,
怎麼不想想你老公啊!」

  龍寶一番話說得小惠啞口無言,她把頭深深低著,一頭烏黑的長髮蓋住了美
麗的臉龐。

  可能此時的妻子才真正後悔自己當初的背叛。

  人,為什麼總是要等到嚥下苦果之後,才意識到苦澀的種子卻是自己親手播
下的。

  我恨,恨妻子的不忠。

  我記得她曾經跟阿健說過,她依然愛我,也沒有背叛我,只是她自己的肉體
背叛了她的感情,她的感情屬於我,而她的肉體需要別的男人。

  好堂皇的背叛!

  她錯就錯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妻子,單身的女人或許可以這樣說。但她是一
個妻子,妻子的感情和肉體應該都屬於丈夫。

  愛,本身就是精神與肉體的結合物。

  她錯了,所以她為此付出了代價。

  此刻的我,不再為妻子的受辱而憤怒,我只希望她能夠從這次的恥辱中得到
教訓,真正地懂得什麼是愛,怎樣做一個真正愛丈夫的妻子。

  阿健繼續托起小惠低下的下巴,湊近說道:「小惠姐,我覺得剛才的還不夠
讓你害羞,我們做個能夠讓你真正害羞的遊戲好麼?做完了遊戲,你拿回你的錄
像帶,我們就此結束。」

  阿健直視著小惠的眼睛,一張狡詐的臉幾乎碰到小惠的鼻尖。

  他一定有了更骯髒下流的主意來凌辱小惠。

  被阿健一次次地羞辱折磨後,小惠膽卻得幾乎不敢看阿健的臉,戰戰兢兢地
說道:「你……你還要我做什麼遊戲啊?」

  龍寶和黑子也迷惑地望著阿健,說道:「什麼遊戲啊?我們的雞巴都還硬梆
梆的,做什麼鬼遊戲啊!」

  「嘿嘿!我們每人一邊幹上最後一炮,一邊做遊戲,保管你們爽到極點。」
阿健奸笑道。

  「怎麼樣?小惠姐,先答應我,遊戲做不做?」

  小惠半信半疑地問道:「你們保證是最後一次嗎?」

  「那當然!我保證,不然我不得好死。」阿健拍了拍胸脯。

  「那好,我答應你。」

  小惠雖然一定知道他們沒安什麼好心,但是或許為了早點擺脫他們沒完沒了
的姦污,她點了點頭。

  「你們要我做什麼遊戲啊?」

  阿健放下小惠的下巴,轉而對黑子和龍寶說道:「你們說說看,你們為什麼
對小惠姐這麼感興趣?」

  「廢話!她漂亮、性感唄!瞧這對大奶子,摸著就覺得興奮。」

  黑子用手掌托著小惠胸前一對豐滿的乳房捏弄著,還不時地左右甩動,使得
那對大奶子象活物一般蹦跳起來。

  「這只是一個方面,還有呢?」

  黑子和龍寶想了想,又搖了搖頭,迷惘的望著阿健,不知道阿健葫蘆裡賣的
什麼藥。

  「呵呵!還因為她是一個有老公的少婦,她被你們玩弄的時候還有強烈的羞
恥心,她越是覺得羞恥,你們玩得越是興奮,這就是你們今天能夠射了一次又一
次的原因,你們覺得呢?」

  阿健眼瞟著黑子和龍寶,像個心理學教授一樣作著分析。

  「是啊!你說得沒錯。」龍寶答道。

  阿健繼續他的話題,說道:「而作為一個妻子,在自己丈夫身邊被別的男人
玩弄身體當然是件羞恥的事情,這也就是小惠姐剛才為什麼一定要我們到外面客
廳玩的原因。」

  說到這裡,阿健低頭問小惠:「小惠姐,你說是不是啊?」

  小惠羞得滿臉通紅,低著頭說道:「你別說這些了,好不好?被你們這樣玩
了還這樣說。你們要玩遊戲就快點啊!」

  這時候,黑子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一邊繼續把玩著手中的乳房,一邊說:
「到底玩什麼遊戲,你倒是說啊!」

  「嘿嘿!」阿健奸笑一聲,繼續道:「你急什麼!要玩當然是玩能夠讓咱小
惠感覺最羞恥的遊戲。」

  「再問你們一個問題,最能夠讓一個妻子感到羞恥的玩弄方式是什麼?」

  龍寶想也沒想,隨口說道:「這個我知道,當然是當著她老公的面被別的男
人輪番凌辱,在她老公目光的注視下被輪姦應該是一個妻子最羞慚的事情。」

  「哈哈!沒錯!聰明!」阿健拍了拍龍寶的肩膀。

  「可是……可是小惠姐在爛醉如泥的老公面前是體驗不到這種極度的羞恥的。」
黑子一度停止了對小惠乳房的玩弄。

  雖然,他們知道我是清醒的,但是妻子小惠不知道我是裝出來的,所以她是
體驗不到他們所謂的那種羞恥。

  難道,難道他們為了要讓小惠體驗極度的羞恥而揭穿我在裝睡嗎?我聽了阿
健的話心跳不已。

  然而,阿健接下來的話否定了我的想法。

  「嘿嘿!雖然姚歌現在爛醉如泥,但是我有辦法讓他們體驗一種終極恥辱,
也會讓我們體驗一種終極快感。」

  小惠依然低著頭,聽任黑子和龍寶玩弄著她身體的每一個性感地帶,戰戰兢
兢地聽阿健說話。

  我注意到阿健的這句話中特意用了一個「他們」,而此時的小惠肯定不會留
意這個細節。我不知道他接下來要玩什麼把戲,但我可以肯定他們在遊戲中必然
把我也羞辱一番。

  「好了,不多說了,遊戲開始了。」阿健像一名主持人一般宣佈。

  「小惠姐,你現在爬到你老公身上去,所有的遊戲都在你親愛的老公身上進
行!」

  「啊?啊……不要啊!」

  小惠驚叫起來,隨即掙脫了正在自己身上上下遊走的手掌,抱著自己的身體
縮作一團,把一對乳房都快擠爆了。

  我聽了也是心中直罵,真他媽的王八蛋!竟然想出這麼骯髒的點子,竟然要
讓我妻子扒在我身上接受他們的玩弄。

  我真想現在就跳起來,把這王八蛋從樓上扔下去。

  可是,我身單力薄,他們三個都是年輕壯實的小伙,要真跟他們鬥起來,從
窗口被扔出去的可能是我自己。而且,妻子小惠可能繼續被他們摧殘凌辱,結局
可能更是不堪。

  「哈哈!我靠!阿健啊!你小子可真夠損的。這樣的主意你也想得出來啊!
哈哈哈!」黑子手指阿健狂笑道。

  「高啊!讓小惠姐扒在她老公身上接受我們的大雞巴,玩玩人肉三明治的輪
奸遊戲,爽啊!果真好主意啊!」龍寶對著阿健豎起了大拇指。

  「嘿嘿!怎麼樣?身下壓著自己的老公,卻被別的男人在身後輪姦,讓別人
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宮,對一個妻子,這算不算一種終極的恥辱。」阿健得意的
說道。

  「不要啊!不要讓我做這麼羞恥的事情。」

  小惠的身子蜷縮得更緊,渾身劇烈地抖動,激烈地尖叫。

  「嘿嘿!你剛才不是答應得很爽快嗎?怎麼了?」

  「你……你……我怎麼知道你會想出這樣的壞點子,不行,我不做這麼羞恥
的事。」

  阿健冷冷地哼了一聲:「哼!你不做也可以,那你準備好我們搞你搞到天亮,
到明天你不能走路可別怪我們啊!」

  「豈止不能走路,記得上次那個妞被老子搞到下面雖然照樣收縮不停,卻再
也噴不出水來,最後連大小便也失禁,一個星期下不了床。」龍寶威脅道。

  「對啊!小惠姐難道也想被他們搞到屁滾尿流啊!那樣可就太慘了啊!」

  阿健撫摸著小惠赤裸渾圓的肩頭。

  「你們……你們好卑鄙啊!」

  小惠抬頭對著阿健,一臉怒容。

  「別生氣啊!這是你自己答應的,別反悔哦!」阿健嬉皮笑臉地說道。

  阿健慢慢攙扶起小惠軟綿綿的赤裸身體,小惠也沒有作太多的抗拒,或許她
也意識到,所有的抗拒只是徒勞,反而會引發他們更多的獸慾。

  小惠站在床頭默默地望著我,她把目光慢慢移至我臉部。

  我赤身只著一條內褲,安靜地俯臥著身子,一動不動,緊緊閉上了雙眼……

  過了片刻,我感覺有人爬上了床。

  隨即,一具熟悉的溫暖柔軟的身軀輕輕伏上了我的後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