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激刺圖書館-2

kg0000
本文:2022-08-19T09:23:47
話說阿新的骯髒右腳掌不停的在揉弄著惇怡的嫩大腿肉…。

惇怡在接受阿新下流的猥褻的同時,偶爾會為自已的美腿太過劈開而感到羞恥,便想要將腿夾回來。可是當這隻肉掌查覺到惇怡的意圖時,便會更加用力的將大腿推開,而且會使勁的捏住大腿內側的嫩肉,使惇怡感受到一陣刺骨的疼痛…。

『還竟敢不聽話!』慾火高漲的阿新滿腦子只剩下要征服對面這位美女的衝動。

他心裡想著,妳敢不聽話,我就痛死妳。阿新這智障想到自己的母親拿棍子抽打自己,而皮痛的時侯,自己都會很聽話的。

智障就是智障,想法都是很簡單很直接的。他根本沒想到,現在是在圖書館中,滿滿的都是人。對面的美女,她的旁邊又不只一個是她的熟人,她只要叫一聲,馬上就會有很多人圍過來將他攆去警察局的。

惇怡她自己亦知道,只要輕輕求救一聲,目前所有的窘境就會通通一掃而空。可是她卻已陷入了內心的矛盾掙扎,而她的淫蕩內在,似乎又已開始要接管自己的身體了。

惇怡感到自己大腿內側的嫩肉不停的被大膽的肉掌不停的在搓揉著,這肉掌時而深深用力擠入,使自己感覺到無比的壓迫,和肉掌炙熱的體溫,推著修長的大腿更加的打開。又時而輕輕滑過細小體毛的尖端,使自己感覺到酸癢難奈,一陣一陣輕飄飄的電流持續不斷的鑽向大腿內側,鑽進濕滑的嫩肉洞,盤旋在陰道內細緻綿密的每一條皺褶裡,勾動著敏感勃起,紅艷肥大,已完全翻出在包皮之外的陰核,酥酥癢癢的激發一波一波的淫汁,不停的流到嫩肉洞外。又時而使勁的捏緊大腿內側的嫩肉,使自己感覺到剌骨的疼痛,而對正坐在對面的骯髒男生產生了畏懼,輕易的說服了自己不再抵抗,而任由桌面下的一隻肉掌,無禮下流的猥褻著自己美麗勻稱的大腿。

阿新的骯腳掌一邊揉弄著大腿內側的嫩肉,一邊緩緩的再向前進,挻著,挻著,就來到了惇怡的大腿根處了。

阿新從腳拇趾的尖端,感受到惇怡所放出的濕熱幅射。他抽了一口氣,緩緩的再向前碰觸。

『碰到了!碰到了!』阿新的心跳突然更加劇烈跳動,從腳拇趾尖端,終於傳來柔軟濕熱的觸感。這個智障的骯髒腳趾,終於抵到了惇怡這超級美女已經氾濫的肉洞口。他稍用力將腳趾往前頂了一下,馬上便感覺到仿彿永無止盡的溫柔陷入。

『原來這就是女生的肉洞!』

阿新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他長這麼大,每次也只能夠摸摸電電視螢幕上那些A片女主角的爛洞影像,想都沒想到,現在他的骯髒腳趾居然就抵著一個絕色美女的甜美小嫩洞。雖然還隔著一層內褲,但是由於已經被淫水給完全的浸濕,已是完全無間隙的貼在大陰唇上,唯有堅挻勃起的陰核,將已被浸濕半透明的白色內褲給可愛的頂起。

純怡亦是心頭一震!她那從來沒給父母親以外的人看過的肉洞居然被觸碰了,內心又湧起了強烈的羞恥感,可是淫汁的流出卻更凶湧了。

她感覺到有東西隔著內褲想要正頂入自己的肉洞。於是想要將身體挪開,可是身體卻沒確實的聽她的話,僅是輕輕的抖了一下而已。惇怡等於根本就沒動!

阿新見對面的美女晃了一下便再也沒別的反應之後,心裡更樂了。心想一定是剛剛用腳趾捏她,她已知道自己的厲害,而不敢再反抗。這麼想之後阿新的腳趾便開始在惇怡的肉洞外隔著肉褲滑動著。

圖書館的人依然很多,不少人還在門外等著有人離開要補位。惇怡一旁的同學們只顧著聊天,沒多注意惇怡,因為她平常就是這個樣子,話不是很多的。

大家都在看自己的書,做自己的事。阿新和惇怡在桌子上面,看起來毫不相關,一個在專心在看報紙,一個專心在溫習功課,簡直就是形同陌路。可是在桌面下,卻正開始進行著充滿變態下流,淫蕩無恥默契的偷歡呢!

阿新用著他的髒腳趾隔著濕內褲在惇怡的陰唇上畫著圓圈,或左或右,或上或下的遊走著,腳趾已被滲到內褲外的淫水給沾濕,滑滑膩膩,遊走起來更加的順利。

走著走著,阿新感覺內褲上有一粒小小的突起。依這個智障多年看A片,以同學朋友口耳相傳的心得。他判斷出,這個東西,應該就是對面這個美女的陰核,他開始將拇趾壓在這個陰核上面,突然快速用力的按著同時畫著圓揉弄著。

一道閃光閃過惇怡的腦袋,舒服的電流在盼望一陣子之後,終於開始累積,流動著。而惇怡的淫蕩,在阿新的腳趾的大力支援下,獲得了絕對的優勢,惇怡的理性已經要被完全的被淫水洪流給淹滅。

「嗯…。」

純怡不由得發出了輕聲的淫叫,但她馬上卻把聲音給收回來。純怡的陰核在阿新骯髒腳趾不停大力,快速的揉弄,按壓之下,是更加的勃起,硬挻了。

純怡在桌面上,仍然一手攤著課本,一手握著筆。但目光卻已漸漸失神,脖子也開始逐漸僵直,背部也慢慢的拱起…。

純怡感到喉嚨深處不停的震動,騷癢著,使她性感鮮紅的小嘴控制不住的微微張開,輕輕的發出細細的褻語。

阿新的髒腳,仍有力的在揉動著,而且愈來愈快速。同時,阿新又將腳背轉成與純怡的嫩肉洞平行,除了用拇趾揉壓惇怡的陰核之外,還用其它四根腳趾頭,左右左右的隔著內褲撥弄著純怡的兩片甜美的陰唇。

『啊!…好舒服!』

純怡的背部已癒來愈拱起,眼神已經呆滯,身體愈來愈緊繃,舒服的電流隨著阿新髒腳趾的蠕動,劇烈的在累積著。

阿新的髒腳趾不停的蠕動,在惇怡的潔白內褲上留下了一片一片黑色的污垢痕跡。

阿新正快速揉壓的腳趾突然離開了惇怡的嫩肉洞口,轉向旁邊內褲與腿根嫩肉的交接處,從縫隙間,猛然的鑽了進來!

阿新的髒腳趾,現在可是實實在在的頂著純怡的濕滑嫩肉洞了!

同時,阿新用腳趾勾著惇怡的小內褲中間的那一道細布,猛然一個向左向後用力猛扯。

「Z…」

輕脆的撕裂聲,自絲質脆弱無比,又被淫水完全浸濕的白色小內褲貼住肉洞的部份發出。惇怡的小內褲應聲裂開,自底部右邊的接縫處一直裂到左邊,只剩下一點點的布料勉強接連著。而裂開的部份因小內褲有彈性,往上往下的各自縮了回去。如此一來,惇怡那氾濫成災的小嫩洞,終於直接接觸到了外頭的冷氣。

惇怡再怎麼樣都給阿新這突如奇來的大膽舉動給嚇了一大跳,原來累積的舒服電流給嚇得暫時消失了。惇怡抬起頭來看看對面的男生,想用眼神及表情叫他別再繼續玩弄自己了。但阿新這傢伙卻仍然假裝在看著報紙,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似的。

『太過份了!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

惇怡急得快要哭了出來。她雖然還沒低下頭查看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從耳朵傳來的內褲撕裂聲和陰唇傳來的一陣涼意,她已經猜出大概猜出是什麼情形。那一件內褲,可是母親特別替她選的,她一想到回家之後萬一母親發現的話,那恐怕又是一陣毒打,心頭一急,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內,淚水正在翻滾。

她想著不能再如此淫蕩墮落下去,正準備將屁股離開那直接貼在嫩肉洞上的肉掌的時侯,一旁的同學卻突然的轉頭跟惇怡說話了。

「奇怪?惇怡,妳有聽到什麼東西撕破的聲音嗎?」

她右邊的同學,剛剛聽到惇怡內褲被阿新用腳趾撕裂的聲音,一臉疑惑的問著好像是音源處的惇怡。

惇怡又嚇了一跳,因害怕腰部底下無恥的事情被發現,所以她猛然的將優美的下半身向桌子裡面擠。

「沒有啊!…沒有。」惇怡心虛的回答著。她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看同學。彎下腰,趴著桌子,很害怕自己會穿幫。

『這個樣子給同學看到,這怎麼得了!』

惇怡害怕到了極點。濃濃的羞恥感更加的強烈!

可是惇怡這麼一擠,原本就貼在肉洞口上的腳掌,並沒有順勢退後,如此便形成骯髒踒齪的腳掌用力踩著細緻柔軟的神聖處女肉洞的奇怪景象。

阿新的腳掌給這嫩肉洞如此用力一頂,這個色慾薰心的智障,將這個舉動視作是對面美女將自己的嫩肉洞,完全授權給他玩弄的表示。他興奮透了。短褲中的肉棒,漲得快要爆炸!

阿新更強烈的想要征服對面的美女。他的拇趾繼續揉弄她的陰核,同時開始往還在流著淫水的嫩肉洞口挻進。

就算是經常手淫,但是惇怡卻也從來沒有讓任何東西進來過的處女嫩肉洞,遭遇著空前的大危機!!

感覺到在跨下的肉掌正不安份的想往自己最神祕的洞穴裡頭鑽的時侯,惇怡臉色大變。同學看著她的臉色怎麼如此難看,便問她是怎麼不舒服了?惇怡只好勉強擠出淺得不能再淺的笑容,跟同學說是看書累了,說完便面朝下,用額頭頂著右手臂趴在桌上。

『天哪!怎麼會是隻又髒又大的腳掌?』惇怡一看到將自己弄得完全失態的東西,居然會是一隻臭腳掌,簡直快要昏倒。

她一旁的同學看到惇怡趴下來睡覺,也感到有點累,於是也一著接著一個跟著趴下來睡覺了。可是純怡沒看到,她還以為同學還在看著她。令她不敢將身體移開,只好一直維持著肉洞一直往前頂的下流姿態。不停的接受阿新的腳趾。

惇怡雖然知道不管桌面上或者桌面下都是危機,但在這種雙重壓力下,再加上阿新之前給她的舒服電流又漸漸恢復,惇怡的心中充滿了剌激,淫水又泊泊的流出。滲過了裙子。又因為下半身向前挻的姿態,肉洞下方並沒有椅子擋著,所以淫水開始滴到了圖書館的地板上。

惇怡現在仍然剩下少許的理智,她知道再怎麼樣,都不能讓這隻髒腳得逞的,她一邊怕被旁邊發現,一邊將左手慢慢的伸到跨下,想要將這隻無恥的腳給拿開。她可以夾上雙腿,但是她不想讓細嫩的大腿內側再碰觸這隻髒腳了,所以她的大腿反而還是劈得開開的。

惇怡的左手用力的握住了阿新的腳踝,她首次如此的碰到異性的身體,使她感覺到一陣的莫明興奮。然而她仍然努力的想要將這隻腳給推開,但是柔嫩的玉手和做苦工的髒腳的力氣怎麼能相比?但的確是給阿新帶來了一點不便。於是阿新便一個反腳把惇怡的左手給用力的踩在她自己的左大腿上。同時阿新的另外一隻腳,這時也趕來助陣了!

阿新的左腳,剛剛在收垃圾的時侯,不小心淋了一腿的餿水,但衛生習慣幾乎等於沒有的阿新到現在還沒洗哩!於是還沾著餿水,充滿惡臭的左腳交接了右腳的任務。

阿新的拇趾順著流淫水的嫩洞穴慢慢的前進著,滑進了半個腳拇趾之後,阿新感覺到有一層薄膜擋住了他的行動!

沒錯!這就是惇怡的處女膜,這位超級天才美女的處女膜,現在被這個智障阿新給用骯髒的腳趾給頂住了。

『啊!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惇怡看到阿新的半個腳拇趾已進入了肉洞,而且感覺到自己的處女膜隨時就會被突破了。她更加的緊張,更用力的想抽出被踩住的左手,來將這無恥的腳趾推開,可是又害怕被一旁的同學看到自己狼狽下賤的模樣,於是動作又被自己給限制,不敢太大,自然還是無法擺脫阿新的腳踩控制。

阿新此時又突然的將腳趾向前挻進。他感覺到自己突破了那一層薄膜。

「嗯!!!!」

「…………!」

惇怡發出了短暫的袞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腳拇趾一整根插入了自己的陰道中,同時從肉洞中傳來了一陣刺骨奇痛。剎那間,她知道一切都已經太晚了!惇怡想到自己一直小心保護的處女,每次幻想著會有白馬王子,用他那英挻雄壯的肉棒插入自己的濕潤肉洞,然後溫柔的幫她擦拭著處女之血,將她熱情的擁入厚實的胸膛中,用充滿感激的眼神看著她,安慰著她,吻著她。如此的景象都被澈底的粉碎了。

『竟然第一次插入,竟然我處女……!』惇怡再次看著已沒入自已肉洞中的骯髒腳趾,終於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像仙女般美麗的惇怡,想不到她神聖的第一次,就…就給了一個智障的一根又髒又臭,還沾滿餿水的腳趾。

沒有白馬王子,也沒有英挺的肉棒。

是的,就只有一根髒腳趾。

阿新的腳趾緊接著就開始做起抽插的動作,由於惇怡的陰道早就給阿新弄的濕滑無比,所以雖然是處女肉洞,但抽插起來倒也沒多大麻煩。

『哇!夾得好緊!』

阿新感覺到惇怡陰道內的嫩肉正有力的夾住他的腳趾。這更是令他血脈血賁張,他的肉棒已經漲得發痛。

惇怡畢竟是淫蕩的體質,在從小每天手淫的自我調教下,陰道的韌性是遠遠的超過其他女性,處女膜破裂的痛楚,只有那麼一下子,隨著插在陰道內腳趾的開始運動,馬上就被舒服的電流給沖走了。

『啊…!被……插了』

惇怡在心中吶喊著。

陰道內首次擁有的充實感,已完全戰勝了惇怡的羞恥心和道德感。

阿新的腳趾快速的抽插著,惇怡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好舒服…,…好…舒服…。』她已不在乎倒底是什麼人,用什麼東西在插自己的肉洞。

『原來…插入是這麼舒服…。』

『都是處女膜害的,不然我就可以更早享受到這種快感了…。』

強烈的快感讓惇怡的腦袋開始胡思亂想,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已。

惇怡開始主動用力的將肉洞向前頂,阿新原本用腳壓住的左手,現在竟然反過來搬開自己美麗修長的大腿。惇怡閉起了雙眼,微微張開的性感嘴唇,不時輕輕的發出淫蕩的低鳴。

惇怡不管是身體或是心理都是完全接受無理下流玩弄的狀態。

快感迅速的昇高,惇怡身體一陣痙攣,陰道的嫩肉還夾著阿新的腳趾,開始高潮的強烈收縮。

阿新突然感覺到插在美女肉洞的腳趾被緊緊捏住,給嚇了一跳,連忙把腳趾給抽了出來,發出了『滋!』的一聲。

還在高潮狂亂中的惇怡那受得了這種失落感,連忙用自己的左手五指縮成一起,插進肉洞去代替抽走的腳趾,並且不斷的扭動著屁股,想要將手掌也給插進去。

阿新不知道其實那只是女性的高潮反應,雖然給嚇了一跳,但心中熊熊的慾火卻讓他不甘心停下來。他看了看周圍的人大部份都在睡覺,而且這裡是角落,遠一點的人也在看自己的書,應該是不會注意到這裡,阿新彎下身鑽到桌子底下,向對面的美女爬了過去。

惇怡經過了一陣的努力,再加上自己的手掌本來就纖細,終於把整隻左手都給插進了自己的陰道里。

惇怡開始插弄蹂躪著自己的肉洞,一陣一陣的高潮不斷的刺激著中樞神經,惇怡簡直就要昏過去。她已經澈澈底底的陷入狂亂淫蕩之中。

阿新此時在桌子底下,看到了最淫亂的景象,一雙均稱修長的美腿向左右劈開,向前頂著露出了應當要被仔細收藏好的性器和濃密的陰毛,腰上還掛著一條被弄髒撕破的白色內褲。一條白晢的手臂插在陰道內,只剩下手腕以後還留在外面。陰唇和陰道口被大大的撐開。淫水沾濕了性器的周圍,地上也滴了一灘的淫水。

阿新看得簡直就要發狂,他拉開了自己褲子的拉鍊,掏出了他那又硬、又長、又粗、又臭的陰莖,爬到了惇怡的肉洞前。

阿新將趴在桌上的惇怡推倒到椅背上,惇怡仍然不停的用手插著自己的肉洞。阿新又將惇怡的兩條美腿扶起來,自己也跪起來,然後將美腿放到自己的雙肩上。

惇怡此時才將眼睛睜開,她看到阿新醜陋又充滿慾望的髒臉,她也看到阿新那一根雄偉的肉棒,正在自己用手插著的陰道外徘徊。她無力的看了看周圍,看了看身旁趴在桌子上熟睡中的同學,她已經不再想求救,她現在只希望,該發生的事情,要趕快發生。

她勉強的將自己的左手自肉洞中抽出來。手掌都已經給處女血給染成了紅色,濕淋淋的閃閃發亮。

阿新待惇怡把手抽離之後,馬上便將肉棒抵住了肉洞口。一點一點的插了進去。

惇怡的眼睛眨也沒眨的看著自己的第一根肉棒插進了身體裡。

阿新一口氣的插到了底,同時兩手抓著椅背將惇怡的美腿掛在手臂上,開始迅速,有力的抽插著惇怡的肉洞。

阿新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是整根拔出再整根插入,惇怡陰道口的嫩肉不停的被阿新的肉棒給翻出捲入。

惇怡旁邊的同學原本是睡面向右邊,可能是因為脖子酸了,竟然將頭給轉向左邊,就在身邊一公尺不到的地方,面朝著惇怡和阿新兩個人!

惇怡給結實的嚇了一跳,再仔細一看,還好,同學沒有睜開眼睛,仍然還在睡覺!

但惇怡仍然感覺同學正盯著自己在看一般,這使惇怡心中更充滿了刺激,她用手撐著坐椅,搖著屁股,配合著阿新的動作,這使惇怡更強烈的獲得了快感。終於獲得了第一次被男人陰莖插來的高潮。陰道開始強烈的收縮。

阿新感覺到自己的陰莖,被緊緊的包住,又溫熱又潤滑,比自己打手槍要爽快太多了。再加上沒有經驗的猛插,沒多久便感到龜頭發麻,現在又在惇怡高潮的收縮之下,終於將第一次插女人陰道擠出的大量精液,滾燙的射進惇怡的子宮深處。

惇怡亦感到插在體內的陰莖正一次又一次的對她的子宮吐出精液。

高潮後的肉棒馬上就軟化了。阿新的慾望發洩完畢,意識到自己可能已闖禍,會惹上麻煩,便趕緊將軟掉的陰莖抽出,穿好褲子溜走了。

惇怡也終於恢復了理智,看著軟弱無力攤開的雙腿,以及剛剛才被猛烈插過,現在還半開著的陰道口,又看到從肉洞中緩緩流出的精液以及處女血混合的濃稠液體,她將裙子給拉回原位,心裡怎麼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旁邊的同學這才醒來,看見自己的偶像同學哭得如此傷心,又看到裙子下的血跡,以為是惇怡月經漏出來,不知所措才哭的。便連忙安慰她說沒關係,自己剛好還有帶棉片,可以借她用。

惇怡只能委曲的點點頭,拿著同學熱心給她的棉片,又借了一件外套綁在腰上,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但是兩腿一移動,在子宮內的精液又更大量的滑了出來,混著處女血,形成兩條稠稠的紅色水流,順著修長的雙腿內側,不斷的流到腳底板,又流到涼鞋底下,踩出了一個一個紅色腳印。

正在看書的有些人發現了這個奇怪的景象,不停的向惇怡看過來。

『啊…被發現了…。』

『請不要再看我了,拜託。』惇怡在心裡喊著,感覺到非常的羞恥。

但擔心被發的緊張,和下體一陣涼快的交錯刺激,又使惇怡的肉洞,重新開始流出了淫水…。

到了廁所,鎖上了門,她坐在馬桶上回想剛剛被插的情景以及被大家注視的情形,她忍不住捏起又已勃起漲大的陰核,又開始手淫了!

唉!她真的是沒救了。

另外阿新經過這一回好康的事情之後,沒事便會跑進圖書館看美眉,結果有一次又想對另一位美女故技重施的時侯,這位正常的美女,當場便叫她身旁的幾個男同學,把他給抓去警察局關起來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