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89-790

porsmm
本文:2022-08-19T04:47:30
七百八十九、老陳和梁太后的矛盾
作者:柳岸花又明
毫無意外,電話裡的自然就是羅璿了,她半年前去韓國女子大學讀書,在生活和學業上慢慢的適應以後,也結識了同校留學生師姐的顏甯。

顏甯覺得大家都是中國人,也聽說了羅璿因為一個男生,被迫被母親帶來韓國,心裡有些同情,兩人關係倒是相處的不錯。

不過,羅璿感覺到顏寧語氣裡的詫異,奇怪的問道:“顏師姐好大的反應啊,你認識沈幼楚和蕭容魚嗎?”

“······不認識。”

顏寧猶豫了一會,還是沒說實話:“就是覺得這兩個名字很好聽的樣子。”

“哪裡好聽了!”

羅璿不滿的說道:“我的名字才好聽呢,《楚辭》裡‘謠吟兮中壄,上察兮璿璣’就是我的名字由來,陳師兄以前也誇過的。”

“好好好,你的名字最好聽。”

顏寧無聲的搖搖頭,她是萬萬沒想到,羅璿口中的“陳師兄”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陳漢升。

畢竟去韓國的留學生很多很多,但是陳漢升只有一個,即使羅璿很漂亮,也很難想像這兩人之間會有關係。

一時間,顏寧心裡有種“世界真是小”的荒謬感,還有“大水沖了龍王廟”的感慨。

早知道這樣的話,自己可以請羅師妹從中斡旋,也不必找到沈幼楚和蕭容魚的地址,利用這兩個女孩威脅陳漢升了。

顏寧當然看得出,陳漢升對這種行為非常惱火了,他談生意的時候態度都是不鹹不淡的。

“得罪了國內一個非常有潛力年輕的富豪。”

顏寧默默歎一口氣,又和羅璿閒聊幾句掛了電話,情緒上卻莫名其妙的有些焦慮,這種感覺就像搭乘電梯下樓後,忘記自己有沒有鎖門一樣。

“有什麼東西遺漏了嗎?”

顏寧檢查了一遍近期待辦事項,除了電腦上剛剛發過去的個人簡歷郵件,似乎和平時都沒有異常。

“也許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吧,
所以精神有些恍惚。”

顏甯把原因歸咎於這方面,叉掉郵件準備上班。

······

其實,人的第六感有時候還是很準確的,顏寧把個人簡歷發給了“千里馬獵聘公司”的副總經理John金,也就相當於落到了陳漢升的手裡。

陳漢升把簡歷打印出來,仰在椅子上,看著顏寧的家庭背景。

“顏寧是揚州的嗎,那應該算我半個老鄉啊,為什麼要幫棒子對付老子呢?”

“父親是糧油站的副站長,母親是醫生,難怪當年可以送顏甯出國留學。”

“有個妹妹在新華中學讀初三,不過看顏寧那樣子,妹妹也是一般吧。”

“綜合來看,這是一家幸福指數很高的中國式家庭,那麼顏寧想回國工作也可以理解了。”

“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啊,為什麼要惹我這種混混呢。”

······

陳漢升漫不經心的分析著,以他現在的財力和手腕,想對付顏寧這一家實在太簡單了,而且也沒什麼心裡障礙,總之也是顏寧先採用的不正當手段。

“叮鈴鈴~”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陳漢升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唉聲歎氣有些煩躁,但是又不敢不接,最後只能按下通話鍵:“媽,你找我什麼事啊?”

全世界能夠讓陳漢升這樣糾結了,只有梁太后了。

“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梁美娟一點不客氣。

“能找,但是你也不能一直找啊。”

陳漢升抱怨道:“最近要期末考試了,這是我蟬聯‘校三好學生’的重要時刻,不要影響我的複習狀態了。”

自從前幾天回港城,蕭容魚在四位父母面前斬釘截鐵的說出“分手”以後,梁美娟經常一天好幾個電話打給陳漢升。

陳漢升知道親媽是放不下心,不過說多了也不能解決問題,陳漢升也不樂意討論。

“今天老蕭來區裡開會,你爸原來還想去打招呼的,結果老蕭直接不搭理,撇著頭走進會場。”

梁美娟絮絮叨叨的說道:“你爸心裡也不舒服,中午都沒在單位食堂吃飯,一個人跑回家下麵條了,吃完就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看電視,你說這事弄的,沒成為仇人也成為陌生人了······”

在梁太后的眼裡,陳漢升也不是什麼身家上億的老闆,只是從小調皮到大的兒子,自己心裡憋悶了,就願意和兒子說說話。

“哎,具體原因我也不想說,總之正在努力挽救,你們不要胡亂擔心了。”

陳漢升想起一個事,這時說出來也比較合適:“既然在港城碰面會尷尬,你們今年不如來建鄴過春節吧。”

“建鄴過年?”

梁美娟愣了一下問道:“和幼楚一起嗎?”

“是啊,沈幼楚都幫你和我爸織毛衣了。”

陳漢升繼續勸道:“港城市區那麼小,抬頭不見低頭見,不如出來散散心吧,我帶你們逛逛建鄴,這邊地鐵1號線剛剛開通,你們都沒坐過這個交通工具的。”

“這樣也是可以的。”

梁美娟有些心動,她這段時間心情最是彷徨不定。

去年11月份陳漢升買別墅當“婚房”的時候,梁美娟覺得兒子的大事算是定下來了,還因為捨不得沈幼楚還偷偷哭過兩次。

再後來陳漢升跟著蕭宏偉和呂玉清去見親戚,兩家之間相處很融洽,並且談妥讓孩子們大學畢業後就結婚,儼然就是親家一樣的關係了。

梁美娟那個時候已經不敢想沈幼楚了,除了心疼以外,還覺得對不起“兒媳婦”蕭容魚。

哪知道就在去年的最後幾天,陳漢升和蕭容魚突然分手,原因是小魚兒“不愛陳漢升了”。

這個理由,四位父母都沒有相信,可是結果又是如此,梁美娟深夜輾轉反側睡不著的時候,也未嘗沒有想過那個憨憨的川渝丫頭。

現在聽到兒子的建議,她走到客廳和丈夫商量這件事,不過平時很溫和的老陳直接拒絕了:“漢升不懂事,你也變糊塗了嗎?”

“我怎麼了?”

梁美娟很疑惑,她“啪”的關掉電視問道:“你說得清楚一點。”

“我們去建鄴過年了,老蕭和呂玉清那邊怎麼說,他們會覺得咱們沒有擔當,遇到事情家都不敢回。”

陳兆軍皺著眉頭說道:“再說你去建鄴就是為了見沈幼楚吧,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現在的時機不合適。”

“我是想見幼楚,時機怎麼就不合適了?”

梁美娟和丈夫說話也不用藏著掖著,很坦然的承認了,不過她也在生氣的反駁:“我們只是散散心,為什麼和‘沒有擔當’扯上關係了,難道出去過年還需要老蕭批准嗎,這也太霸道了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

老陳不願意和妻子吵架,主動放低姿態:“我的意思是,小魚兒和漢升說不定還能和好的,你現在去找沈幼楚,怎麼樣都說不過去吧。”

“那萬一不能和好呢?”

梁美娟反問道:“難道就這樣一直等著嗎?”

陳兆軍滯了一下,他也快50歲了,陳漢升又是獨子,老陳也很想抱著肉嘟嘟的孫子或者孫女在樓底下遛彎散步啊。

“漢升啊······”

陳兆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面容上露出一絲疲憊,看來陳漢升的感情變化,也讓這個向來很有分寸,具有生活智慧的中年父親很憂愁。

“他上了大學以後,給我感覺就有些奇怪。”

老陳緩緩的說道:“做事情有了很大進步,能力也提高了很多,就是對待感情上依然不夠成熟。”

要不怎麼說“知子莫若父”,老陳雖然平時話很少,但是觀察的很仔細,心思也很通透。

陳漢升上了大學以後,突然很會做生意了,儘管以他的性格和處事方式,事業成功其實是遲早的,這一點老陳對兒子很有信心。

不過陳漢升這種囂張和混不吝的作風,控制幾百萬幾千萬的資產居然一點都沒有膨脹。

再有就是,陳漢升居然很習慣“腳踏兩隻船”的作風。

這是最讓老陳費解的地方,這種情況好像就是,有人突然告訴陳漢升,做生意如何迅速成功,但是偏偏沒教會他正確的對待感情。

這倒是符合陳漢升的狀態,重生前也不過才35歲,尤其他並沒有成家,滿肚子做生意和花天酒地的經驗,僅有的家庭觀念,居然還是現在和沈幼楚相處的時候,慢慢體會出來的那一點溫馨。

“還是早點生孩子吧,老陳。”

梁美娟認真的說道:“漢升這個樣子,只有孩子能夠讓他成熟。”

“嗯······”

老陳也同意這個看法,不過他仍然很堅持的說道:“但是我不同意去建鄴。”

“那你就一個人在家吧。”

梁太后看見丈夫還是“冥頑不靈”,也堵著氣說道:“我自己一個人去建鄴!”

梁美娟說完,拎起包就去單位了,老陳對著空蕩蕩的牆壁,自言自語的說道:“不會真把我留在家裡過年吧,那可咋辦?”


七百九十、我真沒想渣孫棠棠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並不知道父母正在家裡操心,甚至還鬧出了分歧,他掛掉電話後,拿起那份“果殼電子被相關部門突擊檢查”的報紙,直接開車前往東大了。

在路上的時候,陳漢升打個電話給王梓博,詢問蕭容魚和邊詩詩的位置。

“上午她們在律所,《法律週刊》的趙桐師姐也在。”

王梓博吭哧吭哧的回道。

“哦。”

陳漢升點點頭,趙桐作為常駐美國的外派記者,小魚兒找她應該是商量和請教明年去美國的各項事宜了。

“看來出國是避免不了的,現在只能迂回解決,我抽空還得和趙桐加深一下感情,爭取把她也變成工具人。”

陳漢升默默的想著,手指渾不在意的“咚咚”敲著方向盤。

“小陳,你還在嗎?”

王梓博感覺發小那邊突然不說話了,有些擔心的問道。

“在的。”

陳漢升說道:“我現在要去找孫教授,老太太1號那天警告我一次,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陳漢升就把“突擊檢查”的起因和原委告訴王梓博,王梓博聽完有點發呆:“老太太擺明是生氣了啊,你還過去做什麼,不怕被罵啊。”

這是普通人的思維,畢竟陳漢升有錯在先,傷害了孫壁妤教授最喜歡的關門弟子,人家警告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這種時候就應該遠遠的躲閃,怎麼還能湊上去呢?

“你不懂了吧,這叫善於抓住一閃即逝的機會。”

陳漢升笑了笑:“如果孫教授不警告,我還真沒有理由過去,現在就不一樣了,我可以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然後理直氣壯的碰瓷。”

“還可以這樣嗎?”

王梓博訥訥的問道。


陳漢升也不多解釋,傍晚來到孫教授家門口,客廳裡照例坐著很多學生。

期末考試即將來臨,這幾天老太太家裡都是爆滿,看到沙發都被占滿,吳亦敏不滿又不屑,還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憋悶。

她覺得母親對蕭容魚這樣的學生親切,那是完全能理解的,畢竟小魚兒各方面條件都那樣突出,可是母親對那些沒什麼家庭背景的窮學生仍然盡心盡力,這樣又能得到什麼呢?

“咯吱~”

本來就沒有鎖上的防盜門再次被打開,吳亦敏都懶得搭理,以為又是請教問題的窮學生,後來又覺得不對勁,因為學生換鞋子時都是畢恭畢敬的安靜,這個人動作幅度很大。

吳亦敏抬起頭,臉上很自然的湧出熱情的笑容:“漢升來了啊,最近可是好久沒見了。”

吳亦敏根本不知道陳漢升和蕭容魚分手的事情,孫教授也沒告訴她,可見這個被鬼佬騙婚的女人,在家裡已經隱隱約約被“邊緣化”了。

“工作太忙了,吳姐倒是越來越年輕了,你和孫棠棠走在街上,不像母女像姐妹。”

陳漢升笑眯眯的說道。

吳亦敏曾經也很厭惡混混一樣的陳漢升,不過當陳漢升“發達”以後,吳亦敏的態度就開始變化了。

陳漢升什麼都懂,包括吳亦敏的秉性,不過表面上仍然嘻嘻哈哈的相處。

這就是他的處世哲學,當初黃慧如果欺騙的不是死黨王梓博,陳漢升可能根本不會管,說不定還能和“小慧姐”相處的比較融洽。

客廳裡其他學生也都認出陳漢升了,他們都客氣的站起來打招呼,對於這位白手起家的年輕富豪,大家還是比較尊重的。

當然大家也沒有太驚訝,前幾天深通快遞董事長程德軍也來拜訪過,程董現在可比陳漢升有錢,不過他對老太太一樣很尊重。

“陳漢升,你過來做什麼?”

不過,孫教授的態度似乎並不歡迎,她冷峻著臉龐,目光透過老花鏡鎖定在陳漢升身上。

這小子狗膽也太大了,自己已經發出嚴重警告了,他還敢堂而皇之的過來。

老太太的態度就是晴雨錶,她這邊一陰沉,學生們立刻不敢吱聲了,就連吳亦敏也有些發懵,陳漢升本該是好好籠絡的人物啊。

“孫教授,我過來是討回公道的。”

陳漢升也收斂笑容,把報紙遞過去,正色的說道:“您的學生突然去我的企業檢查,還雞蛋裡挑骨頭指出一些問題,在社會上引起很大討論,報紙上已經刊登了,我作為一個本本分分做生意的老實人,這幾天承受了很大壓力,身心嚴重受損,已經在自殺的邊緣徘徊了。”

“不要胡說!”

孫教授啐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對陳漢升“本本分分的老實人”的形容,還是“這幾天身心嚴重受損”的誇張表述。

其實帶隊檢查的領導已經彙報過了,這件事雖然突兀,但是程序上並沒有什麼紕漏,小問題對果殼電子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還把孫教授的意思清晰傳達給陳漢升——請你遠離蕭容魚。

不過登報這件事,完全出乎了老太太的意料,她根本想不到這是陳漢升自己花錢買的版面。

“總之事情已經這樣了,您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陳漢升拍了拍幾個東大學生的後背,讓他們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自己往上面一躺:“否則我就不走了,吃在你家,睡在你家!”

“額······”

這些沒走出象牙塔的學子們面面相覷,如果沒看錯的話,果殼電子的大老闆好像在耍無賴吧。

“哼!”

孫教授可不會慣著陳漢升,她先讓學生們回去,自己直接去書房了,就這樣把陳漢升丟在客廳裡。

只是吳亦敏有些為難,瞧了瞧緊閉的書房木門,再瞧瞧陳漢升,最後只能無助的聯繫蕭容魚,希望她能過來勸一下。

不過蕭容魚知道以後,只是平靜的說一句:“吳姐,我和陳漢升已經分手了,不過你放心,陳漢升也不會呆太久的,因為他還有公司事情要處理。”

“你們分手了?”

吳亦敏好久沒反應過來,這兩人怎麼會分手呢,不是已經買好房子準備結婚了嗎?

這樣一來,她反而不知道如何去和陳漢升搭話了,猶豫一會還是走進廚房,最後客廳裡只剩下陳漢升和混血少女孫棠棠了。

這個姑娘還是傻乎乎的樣子,睜著藍色的眸子,怔怔的瞧著陳漢升。

“嘿!傻姑。

陳漢升指了指茶壺,吊兒郎當的說道:“去給哥倒杯水。”

孫棠棠的腦回路真的很慢,半晌後她才拿起一次性杯子,不過彎腰的一瞬間,可以看得出身材還是很好的。

陳漢升接過水的時候,“嘖嘖”的評價道:“說真的,你這個智商,我妹妹可以把你賣掉,你還得幫她數錢······”

就在陳漢升胡說八道的時候,書房突然“呯”的一聲打開了,孫教授突然走出來,她瞪了一眼陳漢升,然後牽起外孫女的胳膊又走回書房。

“我靠,什麼意思啊?”

陳漢升莫名其妙的眨眨眼睛:“老太太是不是防衛過當了,我沒打算渣這個傻姑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