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揭開奴的面紗

jiouguai
本文:2022-08-18T22:34:07
我站在紅磚碧瓦古典現代不倫不類的大門。這個個以前的城中村,現在被美
化改造成豪華公寓。一個小燈照亮了門和對講機。在我身後,黑暗吞噬了整齊的
停車場,偶爾有幾盞昏暗的路燈照亮琥珀色。除此之外,空蕩蕩的人行道和碼頭
俯瞰著海灣。下過雨,一切都變得滑溜溜的,停車道散落著小水坑。空氣中仍然
彌漫著淡淡的霧氣,海腥味十足。

  幾年前,我的父母曾警告過鎮上的這個角落。我的父親說,那不是良家年輕
女子合適去的地方。我的母親點頭表示同意,補充說特別是在晚上。但現在他們
已經退休了,去了老家。發展加快了,價格上漲,富人搬進來。我不認為他們會
對這兒的變化而驚訝。普通職工靠著固定的收入,這也是他們決定離開這裏養老
的原因。然而,他們永遠不會知道我來這裏的真正原因。

  來見一個貼了這種廣告的男人。任何理智的女孩都會點擊關閉,根本不會考
慮這種事情。這些文字並不淫穢、色情或粗俗,但它的想法和想像力卻是如此。
這名男子沒有留下任何疑問的空間,他清楚地說明了他所尋求的是什麼樣的關係。
淫蕩這個詞沒法準確概括,說得好聽一點,是奇怪。徹頭徹尾的病態和反常是其
他人的想法。我知道正常人會厭惡地拒絕這種事。

  他在互聯網上寫了一個誘人的匿名邀請。那種慎重又可恥的東西,像瓶子裏
的信件一樣被扔到了海裏,發送到了全世界。這封信是寫給任何人和所有人的,
但似乎只是為了我。我只在最深的隱私中,在深夜,在床上,在孤獨和需要的時
候流覽。他的話激起了我深深的渴望,我不得不作出回復。

  然而,生活有時會玩弄殘酷的把戲。這個無名氏畢竟不是什麼無名氏。如果
我當時知道這一點,我就不會回應。因為任何我認識的人都可能知道我心中的邪
惡的欲望,這讓我的心感到恐懼。我尋找的是一個匿名的約會,而不是與一個熟
人的約會。

  因此,當他們在那家咖啡館第一次見面時,在一連串的可恥資訊確定了彼此
的意圖之後,這是一種完全的心驚。你?你!你!你哦,天哪,是你。

  然而,我站在這裏,呼吸急促,我的手指在他的門鈴旁搖擺不定。我到底在
做什麼?轉過身去,我現在就可以走開。我又沒有義務這樣做。而且還沒有發生
什麼事。沒有什麼可回憶的。沒有什麼可以公開的。沒有什麼是已經做錯的。除
了激動和興奮,還有那些可惡的蝴蝶一直在我體內飛舞。我自己的強迫症和內心
需求的恥辱。

  在我做出決定之前,防盜門嗡嗡地開了鎖。「請進。」他的聲音通過對講機
說道。我毫不猶豫,完全被吸引住了,無法抗拒,打開門,走了進去。

  他的公寓在四樓。有一部電梯,但由於某種原因,我走了樓梯。當我爬上樓
梯時,靴子的鞋跟發出哢噠哢噠的聲音,在樓梯間回蕩,就像慢動作中的生命。
出於某種原因,我想細細品味這一刻。這之前的時間。仿佛這就是我失去少女貞
潔前的那幾分鐘。

  他站在門口往下看樓梯間,用穩定的目光打量著我。

  「嗨,」我低聲說,並猶豫地揮了揮手。

  他只是挑了挑眉毛。然後,當我走近時,他為我打開了門,輕聲自信地說:
「請進來吧。」

  穿過門,他的公寓是那種開放式區域的現代設計之一。一個鋼制水槽和燃氣
灶的廚房,花崗岩臺面,以及所有的電器。一個高大的櫃檯和幾把高腳凳將廚房
和主房間隔開。我的左邊是一張橡木桌和四把椅子,後面是通往陽臺的滑動玻璃
門。在我的右邊,一個配套的布藝沙發和愛情座椅,以及單人毛絨椅圍繞著一個
有品位的極簡主義方形咖啡桌。軌道燈照亮了掛在牆上的幾幅畫。有一個書櫃,
裏面有一些書和一些小玩意。再往後是一條走廊,估計是通往更多的私人房間。

  這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我不知道自己期待什麼。天花板上掛著肉鉤?不過,
這似乎並不是一個變態的性變態者會擁有的地方。是這樣嗎?

  「我可以接你的外套嗎?」他伸出一隻手。

  他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迅速轉過身來面對他。他歪著頭,一臉疑惑的表情,
手仍然伸向我的外套。「哦,是的,」我說,試圖找到聽起來不那麼白癡的詞語。
我放下格子呢羊毛的兜帽,解開脖子上的一個輕巧的結,滑了出來,把它和一把
傘一起遞了過去。他把它們掛在門邊的一個衣架上。

  「你想喝杯酒嗎?」他問道,邁步走向廚房。

  就在這時,我停止了對他東西的評價,轉而審視這個男人。他穿著一條簡單
的長褲和防滑的皮鞋。一件淺色羊毛無袖套頭衫和紐扣式襯衫。一頭基本的短髮,
露出一點胡椒灰。戴著線框眼鏡。他很修長。完全是可敬的樣子。這應該讓我感
到安心,但似乎又讓一切變得更加奇怪。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兩隻空酒杯放在杯柄邊。

  「哦,嗯。是的,」我說,帶著一點緊張的笑。「請。」

  「紅的還是白的?」

  「只要是最好的。」

  「那肯定是紅的。」他說,伸手越過一個凳子去拿櫃檯上的一瓶酒。他倒了
兩杯,遞給我一杯。

  那是一種帶有果香的淡酒,當我把杯子放到嘴唇上時,黑醋栗的餘香在我的
味覺中徘徊。「嗯,」我點頭說。「非常好。」

  「我們可以坐下嗎?」他向沙發和愛情座椅示意。

  我點了點頭,當他在前面帶路時,他輕輕地碰了一下我的小臂,這讓我的脊
柱顫抖了一下。我選擇了愛情座椅,並在桌上放下了我的杯子。然後,當他坐在
面對我的椅子上時,我撫平了我的衣服,挺直了背,雙手合十放在腿上。房間裏
變得令人不舒服的安靜。

  他是如此該死的有禮貌。當然,我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他是否會撕掉我的
衣服,把我拖到他的房間,在我到達後立即猛烈地蹂躪我?我的一部分希望如此。
非常希望如此。但我認為這不是他的計畫。那麼,他至少會對我做一些勉強的動
作嗎?一些東西-任何東西-來表示興趣?

  他坐在那裏,用一種似乎無動於衷的目光看著我,評價時沒有猥褻。空氣變
得粘稠,我的神經開始崩潰,直到我想尖叫。

  「小藍,」他說。

  他的講話像刀子一樣劃過空氣,我抬頭看了看他的眼睛。我咬著嘴唇。

  「小藍,」他重複道。「你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裏。」他在思考中停頓了一會
兒。「你知道嗎?」

  我無法回答,只是迅速點了點頭。

  「那麼,你為什麼在這裏?」

  不舒服和緊張的感覺變得難以忍受。我希望他能把我脫光,做他計畫的任何
變態的事情。放棄一切,像個布娃娃一樣被玩弄。那樣我就不用面對這樣的問題
了。「我,嗯,」我結結巴巴地說,把指甲挖進我緊握的雙手。「做你的……」
我抬起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奴隸?」他替我回答。

  我聽到這個詞後瞥了一眼,我的臉頰因羞愧而發燙。

  「你還沒有準備好,」他輕輕地說。

  我的肚子裏形成了一個結,我擔心他可能會把我趕出去。我是不是讓他不高
興了?做了什麼錯事?

  「你在這裏,」他繼續說,「要求我幫助你探索你所發現的這些內在需求。」

  我皺起了眉頭。

  「我現在就可以把你拖進我的臥室。愚蠢地操你。而你會讓我這樣做。」他
說得理直氣壯,我對他的話的真實性皺起了眉頭。「但這並不是你真正需要的。」

  我內心深處湧起了一些東西,我給了一個嚴厲的眼神。「所以你認為你知道
我需要什麼?」這句話說得很生氣,也很嬌氣,儘管當這些話在我腦海中形成時,
我只是想問一下。但不知何故,這成了一個挑戰。這句話一說出來,我就覺得很
尷尬,這只會讓我更加放肆。

  他笑了笑,身子向前傾。「如果你認為我沒有,你會在這裏嗎?」

  一切都顛覆了,我立即站起來,挑釁地交叉雙臂。「也許我應該回去。」

  「你隨時可以離開,」他聳聳肩回答,也站了起來。「但請聽我說一下。」

  「我在聽,」我說,但說出來的時候卻像在譏笑。

  「閉上你的眼睛,」他說。

  我反而翻起了白眼。

  「相信我,」他懇求道。

  我歎了口氣,清了清嗓子,最後閉上了眼睛,好像這是我被要求做的最愚蠢
的事情。

  「給你自己幾分鐘,安靜,不許動,」他說。

  在黑暗中,我的憤怒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蝴蝶又開始認真地飛舞
起來。我的乳頭變硬了,在我柔軟的衣服的輕撫下令人惱怒地僵硬。我想,這是
一件很好的衣服,我想分散注意力。別致的雙肩帶,到膝蓋以下全棉藍白塊狀印
花布,是米索尼的超高線。它在去年曾風靡一時。那時,這件衣服在貨架上賣出
了8000的高價,但幾個月前我在網上用1200買了它。因為無聊的愚蠢富人的衣櫥
是一個普通女孩買得起奢侈品的唯一途徑。

  而且我只是在他的要求下才穿上它。雖然他只是要求穿一些能突出我可愛身
材的衣服。但那是什麼意思?當然,既不能是放蕩的豔裝,也不能是一些老成持
重的女主婦的東西。要優雅,但不要太貴,因為我的錢太少了。但要上檔次,這
對這個男人來說應該是個大勝利。我花了好幾個小時來準備。洗澡、挑逗我的頭
發、化妝和噴香水、嘗試我衣櫥裏幾乎所有的衣服……

  「小藍,」他說。

  我的遐想被打斷了,他的聲音如絲般流暢,充滿誘惑。那些蝴蝶做了一個小
翻身。我的乳頭,儘管我作出了努力,仍然是僵硬的,成了一個小小的啦啦隊,
為墮入淫蕩的境地。我深吸了一口氣,無法阻止這股浪潮。

  「你的生活中缺少一些東西,在你的內心深處有一個你希望填補的洞。」

  我把重量從一隻腳移到另一隻腳,甩了甩頭髮。

  「在你的幻想中,」他繼續說,「你知道你渴望的是什麼。但你不知道如何
在現實中實現它。我向你保證,簡單地把你帶到床上去狂歡並不能滿足你的需要。
但是,如果你現在相信我,哪怕只有一點點,給我們時間來度過這個尷尬的開始
階段……如果你只是讓自己敞開心扉去探索,」他停頓了一下說。「好吧,我想
你會瞭解到關於我的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以及我提供的東西是否能夠滿足你的內
在需求。」

  當我聽完後,我的手臂放鬆了,慢慢地展開到我的身邊。叛逆的姿態消失了,
我的肩膀垂了下來。我真的來這裏想要他提供的東西。也許我甚至需要它。天那,
我只是想讓他做……任何事。帶走我。控制我。利用我。做那些男主做的事情。

  我只是一個愚蠢的女孩,不是想離開他,而是想離開自己。這種心理像一個
攻城拔寨的野人一樣猛烈地撞擊著我,把我拖到情緒失控的地方。我的腹部打了
個結,痛苦的表情出現在我的臉上。那些蝴蝶不再只是飛舞,它們變成了拍打的
老鷹,叫著女妖的叫聲。我的大腿擠壓著,緊緊並住。天哪,我希望他就在那裏
把我彎下腰來,像妓女一樣把我幹得一塌糊塗。

  「小藍,」他說。

  我睜開眼睛。他站在那裏,完全鎮定。

  「是的,」我歪著頭說。

  他走到我身邊,握住我的手。當我們的手指相交時,我看著他的眼睛,我的
嘴唇顫抖著。

  「我可以嗎?」他問道。

  我想了半天,這將是一種倉促的傳遞方式。但我點了點頭,說:「可以。」

  然後我的心跳動了一下。

  他把我拉近,我閉上眼睛,感覺到他壓著我,當他們的嘴唇相遇時,在他的
懷裏,我翻滾著跌入深淵。

  當他們的吻結束時,他開口了。「照我說的做,」他在我耳邊低聲說。「放
棄抗拒,全心體驗一下。」

  「好的。」我低聲說。

  他拿起酒杯,把它們放在櫃檯上。伸手到牆上,他用調光器把燈調暗。然後
他把咖啡桌移到了外面一點。我不知道那是為了什麼。但我想到,雖然我的下身
希望他這樣做是為了一件事,但我的大腦認為,如果我的陰部是正確的,我一開
始會很高興,但後來卻對這個男人缺乏想像力而感到有點失望。

  仿佛看到我臉上的這一想法,他開口了。「你要跪下。」

  我會跪在桌子上。難道他想用這個姿勢?也是沒有創意的。我希望事後我不
需要清洗我的衣服。我咬了咬嘴唇,不經意地聳了聳肩,顯得很同意。

  「你的靴子,」他說,指著我的腳。

  我坐回了愛情座椅的邊緣,開始解開我的黑色皮制過膝長靴的拉鏈,這又是
從一個富家女的衣櫃淘來的。

  「下跪可以追溯到遠古時代,」他說。「這種姿勢有深刻的心理影響。它比
你想像的更重要。」他走到沙發前,拿了兩個邊上的枕頭,把它們放在咖啡桌上。

  我的眉毛挑了起來,對這一幕感到疑惑。那張桌子的大尺寸確實帶來了問題。
我該如何接近他呢?也許他也會爬到桌子上。不,這說不通。也許這一切都只是
無稽之談。所以我只是點了點頭,假裝理解,順其自然。

  「密切注意它給你帶來的感覺,」他說,把枕頭弄得蓬鬆,把它們分開。

  我已經完成了對靴子的拉扯。當我站起來時,他拉著我的手,帶領我面對桌
子,站在後面,雙手放在我的裸肩上。我開始向前走,想按照我認為他所期望的
那樣趴在桌子上,但他阻止了我。

  「還不行,」他說。「首先,你的短褲。」他伸出一隻手來接過它們。

  我的眼睛鼓了起來,我的頭扭來扭去,我驚恐地從肩膀上瞥了他一眼。擔憂
之情溢於言表。如果它們是潮濕的怎麼辦?如果他聞到了怎麼辦?如果他冷嘲熱
諷怎麼辦?我的心臟像個鐵球一樣沉了下去。我完全驚訝地站在那裏,臉頰發燙,
嘴角上揚。

  「你的內褲,」他重複道,這次是嚴厲的。

  當然了,我想。我的內褲。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平常的事情。我當然沒有想到
會這樣。多麼奇怪啊。

  我把手伸到裙子下面,迅速把內褲滑過每只腳。正如我所擔心的那樣,襠部
完全濕透了,我注意到一股潮濕的氣味在飄散。我把花邊內褲揉成一個緊緊的球,
把粘糊糊的東西扔到他的手裏,試圖不慌不忙。但我認為他已經注意到我可能會
當場羞愧而死。

  他一言不發地把內衣裝進口袋,走到他的毛絨椅子上,面對我坐下。他把雙
手放在扶手上,身體向後傾斜。「跪下,」他命令道,並歪著頭看著。形成了最
輕微的一絲微笑。

  這個人是個偷窺狂,我想。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服從了,手腳並用地彎下腰,
爬到桌子上,直到我把每個膝蓋都放在一個柔軟的枕頭裏。我很感謝這種考慮,
桌子上的木頭很硬,不容易受力。但枕頭的距離有點太遠。為了舒適,我把它們
滑到一起,然後用力一推,把自己拉直了。然後,我瀟灑地把衣服下擺散開,遮
住大腿,深吸一口氣,感覺很傻。我抬頭看了一眼,看到他正仔細地看著,一個
指節放在他緊閉的嘴唇上。

  「閉上你的眼睛,未經允許不准說話,」他輕輕地說。

  我閉上了眼睛。

  「注意你的腹部,」他說。「把這想成是安靜的性冥想過程。」

  我肚子裏那些越來越鬧騰的蝴蝶沒有心情去安靜。我的心臟在我的胸口砰砰
直跳。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我勃起的乳頭乞求憐憫。

  「你是挑釁和嬌氣,」他開始說。「總是證明你的自主性。就在不久前,你
還準備簡單地走開。但我認為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在這個早期階段,這將是徹
頭徹尾的錯誤。」

  我想告訴他我已經是他的人了,願意做任何事。我的意思是,我跪在他的咖
啡桌上,我的內褲在他的口袋裏,看在上天的份上!我想。

  「但你卻在這裏。接受了。誠實地、真誠地嘗試這種陌生的新體驗。獻出自
己。為此,我感到很榮幸。」

  隨著這個詞,榮幸,被謙卑的感覺突破了尖刻的蔑視。我意識到這個人對我
的付出和我對他的付出一樣多,甚至更多。好奇,我想。我一直以為臣服意味著
完全的性服務。彎下腰,像個蕩婦一樣接受它。但那是書本和電影,我想。這是
不一樣的。

  這時,我的肚子上傳來一陣輕觸。我有點驚訝,我沒有聽到他的動作。他顯
然是在我身邊,而且很低。從後面,我接下來感覺到另一隻手在我的背上,就在
我的骨盆上方。腹部到背部,他的手像柔軟的鉗子夾住了我。

  「再直一點,」他說。

  他從我的腰部向前按壓,以突出曲線,而他的另一隻手則使我的腹部居中。
經過一番調整,我的姿勢向上挺直,我的胸部被推開,我的肩膀以優雅的姿態坐
正。

  「手掌打開。」

  他把我的手豎起來,我放鬆地張開手指,他把我的手背放在我的大腿上。

  「頭朝下,」他補充說。

  我把頭向前傾,他站起來,退後一步。有一瞬間的靜謐安寧。我快速跳動的
心臟,我急促的短促的呼吸,我淫蕩的需求,都被意識到了,我想知道這是否就
是他所說的性冥想。

  然後,他的手指伸到我的衣服下面,抓住了我的膝蓋。

  「雙腿分開,」他低聲說。

  一道霹靂般的驚恐衝擊著我的內心,我向下翻滾著,仿佛被拋下懸崖,進入
一片恐懼的虛空。我發出一點反抗的尖叫聲,抱著膝蓋教,並扼制了一種強烈的
衝動,想把他的手拍開。

  「放鬆,」他命令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試圖收拾自己。他要這樣做。我不會反抗的。我已經給了
他這種能力,不是嗎?是的,我有。他正在做一些新的、不同的、出乎意料的事
情,已經把我的世界顛覆了。我會讓他把我帶到我內心深處的這個地方,我想找
到它。我會服從。正如我一直想做的那樣。

  在所有可用的自我控制力量的支配下,我接受了這個指令並放鬆了我的大腿。
作為回應,他緩慢而堅定地開始拉開我的雙膝。枕頭在拋光的木頭上滑動時發出
吱吱聲。我緊閉雙眼,祈求快點結束。但他花了不少時間,讓每一種新的感覺都
衝擊著我的意識。

  首先,我的大腿之間的皮膚,由於興奮而變得滑溜溜的,隨著勃起而分開。
接下來,隨著他的不斷撬動,我感到自己開始張開。那條裂縫越來越深,吸引了
我內在的注意力。但是,令我羞恥的是,裏面的一點涓涓細流流了出來,我的注
意力被轉移了,因為它蜿蜒地流向了我臀部之間的粘液。這既是性感的,也是令
人不安的。

  他繼續粗暴地張開我的雙腿,這是一種無休止的折磨。當最後的恥辱,就在
我現在裂開的洞口上方,那個保護性的罩子輕輕地向上拉開,讓我自由地完全暴
露在空氣中。這種衝擊幾乎使我當場就達到了高潮。但是,我咬緊牙關,發出一
點喘息聲,控制住自己,嘴唇顫抖著。

  「好了,」他滿意地說。「這就是一個人的跪姿。」

  他退後一步,大概是為了評估他的工作。

  他的努力是非常有效的。這是一種輕而易舉的折磨。你會認為有些東西應該
是不牢固的。一方面,是一種皮膚過度刺激的痛苦。另一方面,是一種幸福的刺
激,比絲綢更柔軟,比皮膚上的精細蕾絲更細膩。數以百萬計的無形空氣分子以
精確的目標進行撞擊,小火花顛簸的電流親吻、舔舐、抿嘴、抽打著那一個地方。

  這是壓倒性的,但又是完全無形的。我無法控制自己,緊握、收縮和擠壓。
更多的水滴流出來,增加了羞辱感。我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因為我不滿足
於此,我不相信自己一生中曾經如此赤裸裸地被激起。就在那一刻,我甘願讓自
己完全屈服。

  「觀察你的內心,」他說。「深入挖掘。你感覺到服從了嗎?」

  我按他說的做了,並仔細思考,當然有了。窺視著壓倒性的性需求,在我的
生命中,我第一次找到了我一直渴望的服從的地方。他真的把我帶到了那裏,就
像我希望的那樣。一股壓倒性的情感沖刷著我,我想我可能會哭。

  「是的,」我輕聲叫著,因原始的無法控制的性欲而在原地顫抖。有那麼一
會兒,他讓我探索這個新發現的地方。

  「接下來,我必須剝去你的虛榮心。」

  現在,我感覺到我精心撫平的衣服在移動。他在做什麼?我的眼睛突然睜開,
他看到他拿著裙子的下擺,我的腹部進一步向下翻騰。

  我立即試圖把布壓住,以防止他的意圖。如果他看到了怎麼辦?他當然會看
到。為什麼那會困擾我?

  「別動,保持姿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手放回原處,徹底地垂頭喪氣。然後,衣服在我面
前慢慢掀開。

  他站在那裏,就像一個參加偷窺秀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老人,平靜地評估著我
激動的性器。我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如此沮喪。仿佛他一步一步地突破了層層投
射的虛假自信,剝光了著我的靈魂,暴露出更深層的赤裸。

  「是的,」他死皮賴臉地說,舉起我的衣服,用詳細的眼光審視著下面。
「你的身體反應是興奮的。」

  「抬起你的手臂。」

  我照做了,完全不覺得尷尬。他掀開了裙子,我在他面前一絲不掛。他不慌
不忙地把衣服折疊起來,放在一個扶手上。

  「我不能讀心,」他講道,在我周圍漫步,檢查這裏,探查那裏。「我必須
知道命令和任務是如何影響你的,所以我可以根據你的需要來調整它們。」他停
頓了一下。「這對成功扮演我的角色是必要的,就像服從對你成功扮演你的角色
是必要的一樣。」

  赤身裸體地跪在桌子上,我在前排看到了自己的無恥行為。我緊閉雙眼,希
望這一切都能消失。

  「如果你想在這條路上得到我的指導,當我說脫衣服時,你就要脫衣服。在
我檢查、使用、和評估你的裸體、你的興奮程度和你的服從表現時,你要保持不
動。不管是什麼原因。」

  他摸了摸我的臉頰,我的小腹用力夾緊,我發出了一聲小小的呻吟。然後又
有一點體液從我的陰唇中滴出。

  「眼睛睜開,小藍。」

  我順從地看到他挑著眉毛注視著我流出的粘液。我的恥辱的深度似乎沒有盡
頭。我的世界正在崩潰,在我周圍轟然倒塌。這感覺很奇怪,很粗俗,很墮落,
而且……好吧,簡直是反常。但這也是我做過的最淫欲的事情。我認為,這正是
我來找他的原因。這一切都沒有預料到,畢竟這個人以非凡的創造力給人留下了
深刻印象。

  他深深地注視著我的眼睛。「說吧,」他命令道。「告訴我,誰有完全的權
力將你從裏到外剝光。」

  我顫抖著,艱難地吞咽著。「我將按照你的命令脫衣服。你可以隨心所欲地
剝光和調教我。我毫無保留地給你這個權力。」

  「還有,」他俯身向前,在我耳邊輕聲說。「我需要更多更多。」

  他單膝跪在我面前,把一根手指從頭到褲襠劃過,伸進我的兩腿之間,但沒
有觸摸。他的指尖,只有幾毫米的距離,在空氣中上下左右地撫摸著,通過對空
氣的某種同情,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它在愛撫我。

  「哦,我的天那,」我說,並不受控制地呻吟起來。

  「你的陰戶,」他說。「那是我的。」

  「這是你的,」我同意。

  他站了起來。「事實上,你的全身都是我的。你會拒絕我嗎?」

  「不,」我說,想知道他到底會使用到什麼程度,但又無法拒絕。

  「你的屄,你的嘴,你的奶子,你的屁眼-它們都是我的。」他理直氣壯地
說道。「但更重要的是,你的高潮。我將完全控制你所有的高潮。它們都是我的。
現在就接受這一點吧。從現在開始,你高潮必須得到我的正式許可。」

  我點了點頭,在失控的漩渦中不斷向下旋轉。

  「說吧。」

  「我的高潮,」我低聲說。「它們是你的。」

  「而如果你不尊重我。如果你不服從命令。如果你行為不端,」他歎了一口
氣說。「那麼,首先你會違反你對自己的成長所承擔的這項義務。」

  「我絕不會那樣做。」我假惺惺地說。因為在內心,我知道我可能會這樣做。
事實上,就在那天晚上早些時候,我已經無法阻止自己了。但我推開了那個轉瞬
即逝的想法,以便不考慮他的反應可能是什麼。

  「希望不會,」他回答。「但如果你這樣做了,你就犯了一個錯誤。是這樣
嗎?」他讓這句話沉澱下來。「如果你犯了罪,會發生什麼?」

  我什麼也沒說,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小藍?」

  「我,嗯,」我結結巴巴地說。「我不知道。」但我確實知道。

  「考慮一下吧,」他說。「如果一個女奴行為不端,應該怎麼辦?」

  這一切都讓人不知所措。我知道他希望我說什麼,但我沒有意志力說出來。
如果我能說出這些話,我又怎麼能接受現實呢?

  「小藍!」

  我被嚇了一跳,差點因為這可怕的顛簸而摔倒。「拜託,對不起,我說」我
懇求道。

  「說吧,」他堅持說。

  「你會打我的屁股嗎?」這句話就像老鼠的吱吱聲。

  他身體向前傾,就在我耳邊。「我必須有懲罰的權力,」他低聲說。「否則
這一切都不可能成功。沒有胡蘿蔔和大棒的領導是不可能的。在生活中不可能。
政治,商業不可能。最肯定的是,在調教中必不可少。」

  當然,我咽了口唾沫,點了一下頭。他一定有權力懲罰我。我見過或讀過哪
個故事裏的人沒有被狠狠地打過屁股?

  「那就說吧。」

  接受了這一切,我睜開眼睛,瞥見了他的眼睛,抿了抿嘴唇,說了他需要聽
到的東西。「我接受你的領導權,所以你可以帶我去我從未去過的地方。向你學
習,因為你可以調教我。我接受這一切。」我停頓了一下。「在這間房子裏,我
是你的,」我告訴他。「我的身體。我的高潮。我的意志。盡我所能。如果我失
敗了,你可以懲罰我。我接受你給我的一切,我接受你剝奪我的一切。」

  「好姑娘。」

  我低下頭,看到自己赤身裸體,跪在桌上,性液滴落,手掌放在大腿上,正
如他所教的那樣。我比我一生中任何時候都更害怕、更興奮、更需要。我不知道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在我內心深處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我認為即使我想,
也無法關上它。

  「從現在開始,你要尊重主人,」他說。「得到指示時說『主人』明白嗎?」

  「是的,主人。」

  「好吧,」他打了個響指說。「我們開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