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赤裸嬌妻5

Reader
本文:2022-08-17T23:17:02
***    ***    ***    ***

「媽的!不中用的小笨蛋!滾開!讓你大叔教你怎麼干你嬸嬸的。」海亮看見自己的安排沒有得逞,氣得一把拉開還沉浸在高潮中的姚軍。

「哼!小傻子!讓你看看咱們哥倆是怎樣讓你嬸嬸滿意的!」海生也放下了懷里綿軟無力的小惠。

兄弟倆齊齊在小惠和姚軍面前脫了個精光,胯下的陰莖半軟不硬的垂在那。即使是這樣仍然顯得異常的粗壯。

「小惠啊!你先來幫我們吹硬,吹簫你最拿手了,今天也不用隔著門板了,讓咱們舒服了,就讓你嘗嘗咱哥倆這對大家伙的滋味。嘿嘿嘿!」

海生兄弟倆在沙發上並排坐下后,叉開毛茸茸的雙腿示意小惠為他們口交。

「啊?不要在姚軍面前好不好,快讓他回去吧,等他走了,我再好好服侍你們兩位好不好嘛?」畢竟是在自己的侄子面前,小惠一邊說一邊猶豫著用紙巾擦拭著剛才姚軍射在自己身上的精液。

「媽的!還磨磨蹭蹭的干嘛!老子都快憋不住了。」海生說完一把將小惠拖到自己叉開的兩腿間。

跪在海生面前的小惠正有些猶豫,卻被海生的大手抓住頭發按了下來,小惠眼看無從反抗,只得用一支纖細柔弱的玉手握住那根粗壯卻有些松軟的陰莖。

那根陰莖一經小惠纖細的手掌握住就馬上堅挺了几分,小惠用手搓揉了一番后,輕啟猩紅的嘴唇將碩大的龜頭慢慢包圍……

小惠搖擺著腦袋慢慢地吞吐著烏黑的陽物,赤裸的上身開始有節奏地起伏,胸前潔白的大奶子也隨之不停地晃蕩起來。

在小惠舌尖的挑動和嘴唇的套弄下,那根烏黑丑陋的陰莖變得越來越粗大堅硬,由于粘滿了唾液而顯得亮晶晶的。

小惠的嘴巴几乎被海生粗壯的陰莖脹滿,鼻息也變得越來越沉重……

「來!小騷貨!別光顧著幫我哥吹了,讓我也快活快活呀!」海亮看了忍不住用手握著自己胯下的陰莖套弄了几下。
小惠聽見后抬頭將海生早已變得粗壯堅挺的陰莖從嘴里吐出,用一只手握住后輕柔的套弄著。

同時,她將上身往海亮那里微微移動了一些,低頭含住了另外一根粗壯的陰莖重新吞吐了起來……

***    ***    ***    ***

看到這一幕,坐在隔壁監視器前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經驕傲自負的妻子竟然輪流為兩個男人口交,而他們卻是她平時看也不願意多看一眼的下等男人。

如今,妻子卻輪流將她眼中最下等男人齷齪的陽物放進自己的嘴里,並象個妓女一樣地含著陰莖舔弄、吞吐。

***    ***    ***    ***

「哦!哦!真他媽的爽啊!」

「哦……你的嘴上功夫不錯噢!很多婊子都沒你弄的舒服,呵呵!」

「看啊!你嬸嬸是多麼喜歡男人的雞雞啊!」

……

海生兄弟倆一邊享受著小惠嘴巴的服務一邊用言語戲謔著。

「唔……」小惠被堵滿的口中發出呻吟,她似乎越來越投入,忽左忽右用雙手和嘴巴套弄著兩根同樣粗壯挺拔的陰莖,似乎早已忘記了姚軍的存在。

姚軍赤裸著下体呆呆的站立在一旁,用迷惑的眼神望著眼前的景象,似乎想不明白她嬸嬸為什麼這麼喜歡含那兩個男人的大雞雞。

海亮站起身來,握著自己粗壯的陰莖繞到了小惠的身后,用腳背輕輕踢了一下小惠的大屁股。

「賤貨,把你的屁股抬起來,該讓你下面的嘴巴也享受一下我這大家伙的味道了。」

小惠吐出嘴里的肉棍,扭頭看了一眼身后的海亮,然后順從地移動了一下身子,對著海亮抬起了豐碩的臀部,把原來的蹲姿改成了跪姿。

「不許偷懶!」海生暴喝一聲后,按住小惠的腦袋后,又將那粗大的陰莖塞入了她的口中。

小惠用雙手撐在地板上,伸著脖子含住海生的肉棍,一對豐滿的乳房垂在胸前顯得格外的巨大。跪著叉開雙腿將肥碩潔白的大屁股高高抬起,纖細下陷的腰部和高高翹起的雪白大屁股形成非常漂亮的曲線。

在大大叉開的粉腿間,美麗紅潤的陰戶仍保持著濕潤,肥厚的陰唇張開著,露出了粉紅的陰道口,似乎隨時准備著陽物的插入。

「看,現在你嬸嬸看上去象不象一條發情的狗狗,嘿嘿!」海亮奸笑著對著姚軍說。

姚軍憨憨地注視著小惠豐滿的身体,居然真的點了一下頭。

「哈哈哈那你看好,叔叔現在要用大雞雞插你嬸嬸這條大母狗了。哈哈!」

海亮狂笑几聲后在小惠身后跪了下來,握著自己的陰莖抵在那張開的女性生殖器上慢慢的摩擦,象乒乓球一樣大小的大龜頭卡在兩片陰唇間蠕動、游走,上面很快粘滿了成熟女体分泌出的愛液。

戲弄片刻后,海生的下体緩緩地向前推進,充血暗紅的大龜頭漸漸沒入兩片陰唇之間……

「唔…唔…」小惠的喉間發出低沉的呻吟,一身雪白的肌膚輕輕地顫動。

「啊……」

在海亮猛的將下腹貼上肥白的屁股,將又粗有長的陰莖插入小惠身体之后,小惠忍不住吐出了口中的另外一條陰莖,發出長長的呻吟。

身后的海生開始抽送起來,粗大的陰莖一次次地沒入小惠的身体……

「唔……唔……」小惠更加激烈地擺動自己的腦袋,吞吐著海生的大家伙,烏黑的長發隨之飄動。

小惠赤裸豐滿的身体被海生兄弟倆巨大的陽物同時插入,潔白粉嫩的肌膚與兩具黝黑强健的男性身体形成强烈的反差,構成一副淫穢不堪的畫面。

***    ***    ***    ***

看到自己的妻子同時被兩個强壯的男人奸污,坐在監視器前的我也不由得性欲勃發,胯下的陰莖也早已直直地挺立起來。

畢竟,這樣的場景只有在a片里才見過,想不到今晚居然會看見這麼活生生的一幕,更想不到的是那個女人就是自己引以為傲的美麗妻子。

現在,我心中有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我希望海生兄弟倆体內的藥力不要很快發作。

***    ***    ***    ***

「嗚……」小惠前后搖晃著身体迎合著海亮的每一次插入,一對豐碩的奶子象巨大的鐘擺一樣晃個不停。

海亮巨大的陰莖象個大活塞一樣的在小惠身体里進出,兩片肥厚的陰唇也不時的被帶入陰道,被大大撐開的陰道口交合處已經彙集了大量乳白色的黏液。

那個傻傻的姚軍在一旁伸長脖子一會看看她嬸嬸嘴里抽插的陰莖,一會又瞧瞧海亮和小惠下体的交合處,倒也忙得不亦樂乎。
「哦……哦……」

「哦……」海生喉間也發出陣陣悶吼。

小惠加大了頭部擺動的幅度,那根粗長的陰莖居然一次次的整條沒入那嬌小的口腔……

突然,海生用雙手抱住了小惠的頭,身子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嗚……」小惠晃動腦袋掙扎著,但卻被海生的雙手死死按住。

一絲乳白色的液体從小惠被堵住的嘴角溢出,隨著海生陰莖的一次又一次的搏動,嘴角的液体越聚越多,一直流到了下巴。

***    ***    ***    ***

該死的家伙!我心中不由暗暗叫罵,可惡的海生竟然把精液直接射進了我妻子的口腔。

妻子也曾經不止一次的為我口交過,但是,她從來不願意讓我把精液射在嘴里,她認為那太惡心。

可是現在,該死的海生居然射了她滿滿一嘴。

***    ***    ***    ***

「不許吐出來,全部咽下去,不然有你好看。」直到那條丑陋的陰莖不再搏動,海生才放開了摁在小惠腦袋上的手。

小惠這才抬起頭,揚起脖子張開了嘴巴,雖然嘴巴里滿是白色的精液,但是她還是不敢吐出來,只得閉著眼睛一口咽了下去。

「嗚……」吞下精液后,小惠開始大口的喘氣。

「呵呵!味道怎麼樣?哈哈哈!」海生用手指刮掉小惠下巴上的精液后送入她的嘴里。

「嗚……」被羞辱的小惠帶著哭腔呻吟。

海亮依舊不緊不慢地在小惠的身后抽送著,他似乎還不急于很快射精。

「哥!你怎麼這麼快就交貨了,對付這騷娘們要象我這樣慢慢來。」海亮說著對著小惠肥大的屁股拍打了几下,激起雪白的臀肉一陣顫抖。

「啊……」小惠仰著脖子呻吟。

「哎!不要以為我不想慢點來,可是,被這騷貨的小嘴弄得實在是…哎…」

「哼哼!不過,我只要休息片刻就再來和你一起操翻這騷娘們……啊…啊…啊……」海生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

看來,他体內的藥力開始起作用了。

海亮挺著身体猛烈的抽送了几下后,把濕漉漉的陰莖從花唇間拔了出來,這時,淫水已經涂滿了小惠的陰戶。

「啊……啊?怎麼啦?」正沉浸在快感中的小惠下体一下空虛之后,放浪地搖擺著肥白的屁股叫道,此時的她已經欲火難耐。

「叫什麼?叫個屁啊!換個姿勢,你到上面來,讓老子也好好享受一下。」海亮粗俗的喝道,他轉身一骨碌仰躺在了沙發上示意小惠也上來。

小惠無奈的爬上了沙發,面對著海亮蹲跨在他身上,用手握著那根堅挺的陰莖對著自己的陰戶,緩緩地坐了下去……

「哦……啊……」當粗大的陰莖盡根沒入身体內部之后,小惠揚起脖子發出忘我的呻吟。

「啊……哦……」

小惠身子前傾,雙手撐在海亮的頭部兩側,舉著寬大肥碩的屁股上下套弄起來,讓胯下堅挺的大肉棍在自己的身体里插送,胸前一對豐滿的奶子也隨之不住的跳動著。

海亮仰躺著用雙手抓住那對不斷跳躍的奶子,在掌中象面團一樣揉捏。

「啊……啊……」

這時候,我發現沙發另一頭的海生閉著眼睛,耷拉著腦袋,在酒精和藥力的作用下,似乎已經沉沉睡去。

而正沉浸在性的愉悅中的海亮和小惠都沒有注意到身邊的海生。

「啊……哦……」

「哦……哦……」

「噗嗤!噗嗤!」烏黑發亮的粗大陽物一次一次地盡根淹沒在小惠淫蕩的身体內部,毛茸茸的交合處濕淋淋的粘滿了雙方分泌的体液。

「啊……啊……」
這時候,姚軍站在小惠屁股后面注視著那正不斷作著活塞運動的交合部位,張大著嘴巴,眼睛一眨也不眨。

「啊…哦…哦…」小惠身体起伏的節奏越來越快,屁股擺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肥嫩的臀肉與海亮結實的身体撞擊時發出「啪!啪」的聲響,一身美肉激烈地顫動不已。

「哦…哦…」海亮也情不自禁的發出呻吟。

海亮的雙手從小惠的胸前移走,扶住了那不斷衝擊自己的肥碩屁股,那對失去束縛的大奶子頓時誇張地跳躍激蕩起來。

「哦……呃……」突然,海亮的喉間發出窒息般的低吼。

他扶住小惠的身体后,將自己身体奮力的挺動了几下后,猛的按住了小惠的屁股,上身隨之象觸電一般挺起……

他射精了。

在身体劇烈地抖動了數次之后,他靜靜地躺著,一動也不動。

小惠伏下汗涔涔的嬌美身軀,溫順地壓在海亮黑黝黝的身体上喘著粗氣……

***    ***    ***    ***

過了一會儿,兩人的交合部位慢慢蠕動起來,那根本來粗壯堅挺的陰莖象一條死去的泥鰍一樣從肥厚的陰唇間緩緩滑了出來。緊跟著,一股濃稠的精液涌出了陰道口……

小惠這才慢慢撐起自己的身体,跨下了沙發。

這時候,我驚異地發現海亮也已經閉著眼睛沉沉地睡去。酒精和藥物終于使兄弟兩人一起老老實實地昏睡在沙發上。

小惠將一條腿踩在沙發上,扯了几張紙巾低頭擦拭著自己粘滿淫水與精液的跨間。

忽然,她猛的站直了身体,閉合上自己的雙腿,用雙手遮住私處對著姚軍呵斥道:「你?小軍,不許看!快轉過身去!」

原來姚軍這傻小子還在愣愣的看著她嬸嬸最羞恥的部位,聽見小惠的呵斥,他這才怏怏地轉過身子。

小惠也沒有再理睬他,赤裸著身体在這間屋子里翻箱倒櫃了起來,看起來她在尋找什麼東西。

但是,忙活了半天,她似乎還是沒有找到要找的東西,倒是弄得汗流浹背,赤裸的身子上粘了許多灰塵。

「小軍,你也來一起幫嬸嬸找一樣東西好不好?」無奈之下她想到了小軍,也顧不得自己赤身露体,站到了姚軍面前。

姚軍點了一下頭,目光直盯著小惠胸前豐滿的乳房。

小惠用一支手掌象征性地遮擋在自己胸前,用另一支手按在姚軍肩上繼續說道:「小軍,你知道什麼是膠卷嗎?就是拍照用的東西,圓圓的。」

直到這時,我才完全明白了小惠的良苦用心,她之所以犧牲自己的身体,忍受海生兄弟隨心所欲的凌辱玩弄,目的就是為了取回那卷膠卷。

她清楚的明白,只有取回那卷膠卷,自己才能反抗,才能徹底擺脫海生兄弟倆的要挾。

姚軍又點了一下頭,表示他知道膠卷是什麼東西。

「那好!幫嬸嬸一起找吧!」小惠摸了下姚軍的腦袋,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姚軍倒也不閑著,竄東竄西的和小惠一起忙活了起來……

***    ***    ***    ***

在屋子的一角,姚軍似乎找到了什麼,放在眼前定睛看了一下后舉在手上。

我欣喜的發現,姚軍手上的正是一卷膠卷,那或許就是卑鄙的阿健留給海生兄弟的膠卷,正是那小小的東西讓小惠付出了如此難以承受的犧牲。

「嬸嬸!」姚軍轉過頭開口叫了一聲。

小惠沒有回答,因為她此時正在一個儲物的大櫃子里翻找著,整個上半身都鑽在了里面,根本沒有聽見姚軍的叫喚。

姚軍看見小惠沒有反應,就朝著櫃子走了過去。

走近后,姚軍抬起手,似乎想拍拍小惠的身子。但是,揚起的手在小惠撅起的屁股后面停頓了一下后又放了下來。

小惠費力地彎著腰將上身都鑽進了櫃子,在里面翻找著。她將豐腴的腹部抵在櫃子的邊緣,踮著腳尖,屁股撅得高高的對著外邊,露出了毛茸茸的陰部。

姚軍站立在小惠的屁股后邊,注視著那剛被奸污過的陰戶直發呆。

我驚異的發現,姚軍小腹下面的陰莖已經再次高高的挺立起來。

忽然,姚軍走上一步,用手扶住自己堅挺的陰莖對准了小惠那微微張開的嫩紅的陰唇間……

天那!難道他想奸污自己的嬸嬸。而小惠正吃力地鑽在櫃子里尋找著膠卷,絲毫不知道自己撅起的大屁股后面挺立著一根堅硬的陰莖,不知道自己又要被人奸污,而這次卻是自己平時十分關愛的、有些低能的侄子。

姚軍的身子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貼上了小惠高高撅起的肥大屁股,那根相對較細的陰莖迅速滑入了那已經被海亮拓寬過的陰道中……

「啊?啊!」小惠的驚叫聲從櫃子里傳了出來。

「啊!小軍!啊……你…你干什麼……快走開……」櫃子外面的肥碩屁股搖擺了起來,似乎想擺脫后面的陰莖。

此時的姚軍面紅耳赤的哪里聽得進小惠的呼喊,反而用雙手扶著那肥大的屁股更加用力的往里面頂去。

「啊……小軍……唔……快走開呀……你……你不能這樣……啊……我……我是……我是你的嬸嬸呀……啊……」櫃子里的小惠語不成聲。

被姚軍推擠后,小惠的原本踮起的腳尖已經離開了地面,失去著力點的身体更加無力抵抗姚軍的奸污。

「啊……啊……」

姚軍已經開始在小惠身后快速地抽插,少年人結實的臀部以一種極快的頻率前后挺動。

「嗚……嗚……」小惠似乎在哭泣,剛擺脫海生兄弟倆的凌辱卻又被自己的侄子奸污,這種羞憤已經使她痛楚不已。

「哦…哦…」姚軍抬著頭長大嘴巴,發出愉快的叫聲,卻絲毫不知道她嬸嬸此時所承受的屈辱與痛苦。

「嗚……嗚……」

「嗚……啊……啊……嗚……」

內心的屈辱和肉体被插弄后不可避免產生的快感使小惠發出哭聲與呻吟交織的聲音,這聲音蕩人心魄。

看著美麗的妻子被自己的侄子奸污,監視器前的我也被這殘忍而又刺激的一幕感染,正飛快地用手套弄起自己堅挺的陰莖,强烈的快感在渾身蕩漾開來……

「啊……啊……」妻子的哭聲已經沒有了,只有陣陣呻吟從耳機中傳出。

「哦……哦……」姚軍抽插的節奏更加迅速,就象一台開足馬力的機器一樣在小惠身体內部抽送,面紅耳赤的臉上掛滿了汗水。

「啊……啊……」

「哦……哦……」

突然,姚軍的身体在連續快速衝刺了几下后停止了抽送,將陰莖深深插入后依靠在小惠屁股后面,身子發出陣陣抖動。

姚軍已經抵達了身体的高潮,將精液送入小惠的身体深處。

與此同時,我手中的陰莖也在此時噴發,大量的精液從我体內排出……

片刻之后,姚軍將疲軟的陰莖從小惠身体里抽出,大量黏稠的精液也隨之從粉紅的陰道口涌出,在兩腿內側流淌下來。

***    ***    ***    ***

小惠花了好長時間才費力的從櫃子里爬出,臉上粘滿了灰塵和淚水,模樣顯得狼狽不堪。

「嬸嬸,給你。」姚軍戰戰兢兢的將手里的膠卷遞給了呆立著一臉茫然的小惠。

「啪!」

小惠接過姚軍手里的膠卷一把摔在地板上,緊接著狠狠地往姚軍臉上扇了一巴掌。立即,姚軍臉上呈現出几道紅紅的指印。

「嗚……嗚……」小惠突然捂住臉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哭聲聽著甚為凄慘。她可以忍受海生兄弟倆的凌辱奸污,卻怎麼也無法承受被自己的侄子强行奸污。

姚軍捂住被抽打過的臉頰,一臉迷惘地望著自己的嬸嬸。他永遠不會明白他嬸嬸為什麼會如此傷心。

「嗚……哇……」姚軍居然也站在小惠身旁嚎啕大哭了起來。

許久之后,小惠止住了哭聲站起身子,擦拭了一下滿臉的淚水后,走到還在哭泣的姚軍跟前。

在注視了姚軍片刻后,她伸出纖纖玉手,用手指刮抹著姚軍臉上的淚水,接著用雙手捧住了他的臉頰。

「別哭了,小軍,嬸嬸不怪你。」小惠的輕聲說道,此時她的聲音聽上去十分的溫柔。

姚軍止住了哭聲,茫然的望著小惠,似乎想不通自己嬸嬸的語氣一下子有了這麼大的轉變。

「是嬸嬸自己的錯,不關小軍的事。」小惠微微低著頭說,更象是在自言自語。

小惠又側臉看了一眼姚軍被抽打過的紅紅的臉頰,用手輕柔地拂了一下,心疼地問道:「還疼嗎?」
姚軍臉部的肌膚抽動了几下,似乎又要哭出來了。

看著姚軍可憐巴巴的模樣,小惠不顧自己赤身露体的樣子,一把將姚軍摟住……

「都是嬸嬸不好,嬸嬸不該打你。」

小惠讓姚軍的腦袋靠在自己圓滑白皙的肩頭,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后腦勺。此時的她已經恢復了往日對姚軍的溫柔和關愛。

姚軍靜靜地靠在自己嬸嬸的肩頭,享受著小惠給他帶來的,親姐姐一般的呵護。

***    ***    ***    ***

許久,小惠拾起了剛才怒摔在地上的膠卷,赤裸著誘人的胴体,手攙著姚軍朝門口走去……

即將邁出門口之時,小惠回頭看了一眼昏睡在沙發上的兄弟倆的赤裸軀体。

她的眼神就象從前一樣,帶著鄙夷。
08 淫妻色鄰




  一星期後。

  夏夜的街道,繁燈點點。

  微風過處,梧桐樹葉片片抖動,發出沙沙的響聲。

  今夜,有了一點涼意,連續多天令人幾乎窒息的高溫終於有了緩解。街道上
三五成群納涼閑聊的人群明顯比前幾天多了許多,男男女女地湊在一起,閑話著
誰家的三長兩短,構成了夏夜特有的街景。

  總算要到家了,我一邊擦拭著頭上不斷滾落的汗珠一邊看了看手錶。由於路
上堵車耽誤了不少時間,現在已經很晚了。小惠怕我出什麼意外已經連著打了好
幾個電話給我。

  不遠處,我家小區的門口處一家雜貨店外面圍著五六個人,似乎正聚精會神
的聽著中間的那位說著什麼精彩的故事。

  走近了才發現外面那幾個都是住在我們樓裡的老鄰居,我看見他們全神貫注
的樣子便沒有跟他們打招呼,匆匆從旁邊走過……

  「……我跟你們說,那娘們下面的騷水真是多啊!嘿!我才插了沒幾下,她
就像只發情的母貓一樣浪叫個不停……」

  聽到裡邊的人說話,我猛的停住了腳步,那說話的人分明就是海亮那小子。

  我悄悄地靠在其他人背後往裡邊張望……

  果然是海亮那小子,他正唾沫橫飛地說著,而那幾位聽者更是津津有味,那
個張老頭的唾液從嘴角緩緩流了下來。

  「那娘們正浪叫個不停的時候,突然就嗚嗚的叫不出聲來了,你們猜猜怎麼
了?」海亮那小子說到這裡居然還賣了個關子。

  「怎麼了?說呀!」

  「怎麼了,你小子倒是說啊!真急死人了。」

  「快說!」那幾個聽者急得直催。

  「哈哈!看把你們這些色鬼給急的,嘿嘿!還能怎麼著,那娘們的嘴巴被我
哥的大雞巴給堵住了唄!咱兄弟一上一下把她兩張嘴都堵住了!哈哈哈!」海亮
說完了大笑。

  媽的!王八蛋!我聽著氣得心裡暗暗叫罵!

  不用說,海亮那小子說的一定是我妻子小惠,怪不得這幾天這些鄰居看我的
眼神總是怪怪的,有說不出的不舒服,一定是海亮這傢伙給傳出去的。媽的!這
傢伙真不是個東西,小惠的身體已經被他們盡情地玩弄過了,還要把這些過程講
給這些天天見面的熟人,這叫我們夫妻以後怎麼見人。

  看來,小惠那次付出身體,受盡屈辱後換來的的確是那卷阿健偷拍的膠卷,
所以海生兄弟倆這一個星期也沒對我妻子怎麼樣,只能卑鄙地在背後繪聲繪色的
炫耀著自己的戰績。

  「吆!姚歌!」

  心裡正惱火著,海亮看見我了。

  「哦!海亮啊!」看來躲是躲不了了,我站在人後抬起頭應了一聲。

  那些鄰居們都回過頭來,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望向我,每個人的眼神都帶
著些許輕蔑,讓我感覺渾身不自在。

  「哦!是姚歌啊!也出來走走啊!」樓下的小王跟我打招呼。

  「沒!剛回家路過這裡,還沒吃晚飯呢!你們在聊天啊!」我明知故問道。

  「哦!也沒聊什麼,聽海亮講故事呢!」張老頭轉過頭笑嘻嘻地對我說。

  「那你們聊,我先走了!老婆還等著我回家呢!」這樣的場合讓我如何呆得
下去,我一揚手跟他們道別後扭頭就走。

  「哦,就是,可別把小惠給等急了啊!呵呵!」海亮衝著我大聲說道。

  「嘿嘿!嘿!」人群中有人掩嘴發出輕笑。

  沒走幾步遠,又聽見海亮大聲嚷嚷道︰「不說了,不說了,老子說得嘴巴都
干了,哪個要聽下去的,等會買了酒到我那裡,我跟你們一邊喝酒一邊實地講解。」



  回到家,妻子沒在,給我留了字條,大致說是被朋友約了一起出去逛街,讓
我自己一個人吃晚飯。

  我胡亂扒了幾口妻子給我準備的飯菜後,就早早的打開了連接隔壁屋子的監
視器,戴上了耳機,想知道到底有誰願意買了酒來聽海亮說那些淫事。

  攝像頭下,隔壁屋子的所有景象盡收眼底……

  媽的!剛才那幫傢伙居然一個沒少的又聚集在一起,把海亮那小子圍在了中
間,一個個豎著耳朵,張著嘴巴,怕聽漏了一個字。

  「你們別看小惠那娘們平日裡裝得一本正經的,偷起男人來可是什麼事情都
做得出來。」海亮舉起杯子喝了半口酒。

  「就說那個門洞吧,也虧那婆娘想得出來,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不出
屋子就可以跟阿健那小子偷情,還真服了她。」

  「那天,我們哥倆看見小惠又白又肥的大屁股出現在門洞那裡,一時還真不
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海亮又喝了一口酒,眼看杯子快見底了,正想伸向那酒瓶子,邊上的老張怕
耽誤了海亮說話,馬上奪過酒瓶幫海亮斟滿。

  海亮瞟了一眼老張,繼續說道︰「嘿嘿!話得說回來,要不是這個門洞,我
們兄弟哪有機會搞上這自命清高的性感尤物啊。小惠千算萬算也不會想到那門後
操她不光光是阿健……」

  「嘿嘿!那一晚上可真叫爽啊!我們三個輪番上那騷娘們,直把她操得淫叫
不斷,高潮連連……」

  旁邊的小李深深嚥了一下口水說道︰「被你們這樣操,小惠那女人倒也受得
了嗎?」

  老張對著小李白了一眼「你懂什麼?小惠那婆娘奶大屁股肥,天生一副能挨
操的淫蕩身板,三五個男人當然不在話下。」

  「可不是,那晚上我們三個搞到下面再也挺不起來,可是那娘們晃著那肥肥
白白的大屁股居然還要,阿健就順手操起一根這麼粗的黃瓜,對著那娘們水淋淋
的下邊捅了進去……」海亮邊說邊用手指圍了一個圈以表示那根黃瓜有多粗。

  「真不可思議!也怪不得姚歌,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樣哪滿足得了這樣的騷
貨老婆啊!。」老張搖了搖頭嘆道。

  聽到提起我了,我才從監視器屏幕前回過神來。海亮那小子說得繪聲繪色的,
雖然我見過那盒錄像帶,但是還是被他的描繪吸引。

  小惠性慾一直非常強烈,這點我很清楚,其實我自認不是個性無能的男人,
每週四五次的作愛頻率應該也不算太少。但是,這樣的次數似乎遠遠不能滿足我
那嬌人的妻子。

  雖然妻子也一直很照顧我的感受,每次做完後都裝出一副很滿足、很盡興的
模樣,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根本還沒滿足。有好幾次我們做完,當她以為我睡著
後,還會偷偷地拿些黃瓜、茄子什麼的自慰一番。我也裝作不知道,免得她難堪。

  「最後阿健握著那根粗黃瓜一直捅到手酸,那騷貨浪叫著到達高潮才罷休。」
海亮繼續說道。

  「黃瓜拔出來後,那娘們下邊的騷洞張開著,騷水不斷從裡邊湧出來,裡面
粉紅色的嫩肉就像那水裡的河蚌肉一般,不住的收縮,蠕動……」

  海亮講故事的水平還真是一流,把當時的景象描繪得真真切切,直把那些圍
在身旁的傢伙吸引得目光呆滯、口水直流。

  「哇!!!真是個騷貨啊!」有人感嘆道。像

  「現在阿健走了,也不知道她以後會找誰來滿足性慾。」小李在一旁嘀咕。

  「嘿!你小子就別想了吧!你這麼瘦的身子骨,隔壁那娘們還不把你給吸乾
了,哈哈!」海亮拍了下小李的腦袋笑道。

  「不過,這幾天我覺得奇怪,大白天的,姚歌也不在家,隔壁總傳來那娘們
的浪叫,害得老子心神不寧,說不定這騷貨又搭上了哪個男人。」海亮喝了一大
口後像是在考慮著什麼。

  「真的!你這裡能夠聽到隔壁傳來的聲音?」小李驚訝地問道。

  「那還有假,那娘們叫床的聲音要多浪有多浪,我們哥倆住隔壁可真是既是
享受又是折磨,經常睡不好覺。」

  「不信,你們聽聽,運氣好的話可以聽到那娘們的浪叫,這要看姚歌今天行
不行了。」海亮說完指了一下連接我們屋子的牆壁。

  還沒等海亮把話說完,本來圍在一起的傢伙一個個站了起來,把耳朵貼在牆
壁上,還真用心聽了起來……

  我看見這樣的情景,真是又氣又好笑。氣的是海亮這王八蛋居然什麼事都跟
這幫鄰居說,好笑的是這幫鄰居平時看起來一個個道貌岸然,其實都是些好色之
徒,居然想偷聽我妻子的叫床聲。

  海亮說白天聽到小惠的浪叫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我美麗的妻子真的又給我增
加了一頂綠帽子嗎?

  這星期,小惠的工作單位幼稚園放暑假了,可能受了那天晚上為了騙取膠卷
被海生兄弟倆淫辱的影響,前幾天看上去心情也不太好,據她說也沒出去過。會
不會把哪個相好帶回家呢?

  我滿心狐疑。

  正思慮間,客廳裡傳來開門的聲音,妻子回來了。



  我趕緊關了監視器,一骨碌爬上床,閉著眼楮裝出一副熟睡的樣子。

  小惠進臥室看見我已經熟睡,便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不一會,從浴室裡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洗完澡後,小惠輕輕地在我身旁躺下,側身從身後將我抱住,用柔軟的手掌
在我胸前輕輕地撫摸……

  妻子是赤裸的,我的後背直接能夠感受身後那具溫暖而濕潤,散發著成熟體
香的胴體,一對豐滿的乳房緊貼著我,我甚至能夠感受那兩顆乳頭的位置。

  小惠的手順著我的胸口緩緩的往下滑,用指間挑起內褲的邊緣後直接伸了進
去……

  隨著縴縴玉手在我裸露肌膚上滑過,我渾身感覺說不出的舒服,但是我依舊
裝出一副什麼也沒感覺熟睡的樣子。

  那手掌在我內褲裡搜索了片刻後,輕握住我那疲軟的陰睫,並且開始輕輕撫
弄起來……

  小惠以前性慾來臨時也經常在我熟睡的時候挑弄我的陰睫,在我堅挺之後為
我口交,用這樣的手法把我徹底弄醒後滿足她的慾望。

  但是今天不一樣,我腦子裡全在考慮海亮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哪個
男人讓我妻子淫叫連連的。所以,一時之間,我下面怎麼也硬不起來。

  小惠的喘息聲漸漸地變得急促,豐滿溫暖的身軀也開始蠕動了起來,柔軟的
手指來回不停地在我的陰囊和陰睫間穿梭、翻弄。

  可是,我還是裝作什麼也沒感覺,下體也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感覺小惠的另一隻手掌開始撫弄起自己的身體,兩條渾圓的大腿開始不安
分的相互摩擦翻動,細細的呻吟聲在我耳畔想起……

  見我沒什麼反應,小惠把手從我內褲裡拿了出來,柔軟的身體也從我身後移
開。

  身旁,小惠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身下的床也有了輕微的顫動。很顯然,她
在繼續自慰。

  為了能夠看清小惠的淫蕩模樣,我翻了一個身後繼續裝出一副鼾聲如雷的熟
睡模樣。

  小惠在我翻身的剎那,停止了聲息。

  「嗚……」片刻之後,那種被勉強壓低的呻吟又漸漸響起……

  我瞇著眼楮,偷偷地觀看起妻子自慰的模樣。

  妻子閉著眼一副陶醉的神情,兩腿分開仰臥著,兩個豐滿的奶子即使以仰臥
的姿勢也顯得那麼堅挺。兩支縴縴玉手分別在乳房和胯間遊走,潔白的身軀如水
蛇般緩緩蠕動。

  美麗而又淫蕩的女人!

  能夠娶到這樣的尤物,我真不知道應該慶幸還是悲哀。

  「呼……呼……」小惠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忽然,小惠停止了自慰,用手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側身在床頭櫃的抽屜裡翻
找著什麼東西。

  等她恢復姿勢重新仰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發現她手裡多了一件東西……

  天!那是一根仿真陰睫,被妻子縴細的手握著,顯得異常粗大而逼真。

  見到這玩意,我心裡是暗暗叫苦︰姚歌啊姚歌!你怎麼就娶了個這麼淫蕩的
女人做妻子,阿健剛走就耐不住寂寞,自己去買了個假陽具自慰,難道她下面一
刻沒東西插就不行嗎?

  但是轉念一想,哎!小惠性慾旺盛,而我自己又不能完全滿足她,用這玩意
自慰總比她以後再去找男人強。

  想到這裡,心裡倒也寬慰了許多。

  小惠握著那根假陽具放到了嘴邊,閉著眼楮張開性感的嘴唇含住龜頭的部位,
忘情地舔弄,時而又把她放在小巧而堅挺的乳頭上擦拭。

  「吱……」突然那根假陽具扭動起來,龜頭部位竟然還可以單獨轉動,發出
輕微的聲響。看來那居然還是個電動的傢伙。

  隨著假陽具在白皙的皮膚上翻滾扭動,小惠的豐滿的身軀也扭動起來……

  小惠吐出了口中的假陽具,握著它沿著深深的乳溝,凹陷的肚臍,潔白豐腴
的小腹,最後探入了烏黑陰毛覆蓋著的胯間……

  「啊…啊……」一聲呻吟顫抖著從妻子口中發出,身子劇烈的扭動著。此時
的她早已壓抑不住磅的性快感,幾乎忘記了身邊還有我這個老公的存在。

  我現在的角度看不清妻子胯間的狀況,只能看見她的手在胯間快速機械地進
行著往復運動。我能夠想像那根假陽具在我妻子粉嫩生殖器裡翻騰的景象,我相
信那裡早已經春水氾濫了。

  「嗚……」

  「吱……」

  「哦……」

  小惠盡量壓低的呻吟聲跟假陽具轉動時發出的輕微聲音交織成一種極其撩人
心神的聲響。

  望著妻子的淫態,我的胯下居然有了反應,逐漸變得堅挺。

  沒多久,小惠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玉手在胯下飛快的插弄……

  「呃……啊……」小惠在猛力地深插了幾下後到達了高潮,雙腿猛的曲起合
上,交錯在一起,赤裸嬌嫩的身子不斷地抽動起來……

  許久,小惠汗涔涔的白嫩身軀才平息下來,軟癱在那裡,胸口還不斷起伏著。

  乘著小惠進入高潮後的半休克狀態,我悄悄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偷偷
欣賞著她迷人的下體。

  妻子胯間水淋淋的,連大腿內側都粘滿了愛液,那根假陽具還半插在裡面,
半根陽具還在陰道裡裡不停的扭動,使得陰道口粉紅的嫩肉時隱時現……

  看見這樣的景象,我內褲裡的陰睫更是堅硬無比,喉嚨直髮干。

  我坐起身子,直接把手伸到妻子的胯間,輕輕握住那條假陽具,然後猛的往
外一抽……

  「啊!」

  小惠的身軀頓時象觸電一般彈了起來,正好與我面對面的對視。

  「你!你醒了!」小惠驚魂未定地說道,赤裸豐滿的胸部不斷的起伏。

  「嘿嘿!什麼醒不醒的!我根本就沒睡啊!」我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樣子直想
笑。

  「啊?你?你好壞啊!」

  「我壞?你才壞,有這麼好玩的玩具自己一個人玩啊!哈哈!」我握著正不
斷扭動的假陽具在她面前晃動。

  小惠臉上高潮後的紅暈還沒褪去,此時更是羞得滿臉通紅。

  「嗚……你壞啊!」她捂著臉裝出一副哭腔。

  看著小惠嬌羞可人的模樣,我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撥開那擋住臉蛋的雙手
說道︰「老婆啊!你好騷啊!告訴我,什麼時候買的這東西?」

  「說了你可不許怪我哦!」小惠嬌羞的掃了我一眼。

  「前幾天在網上無意間看到就定購了一個,當天就送來了。」

  我邊聽她說邊細細觀察那支假陽具。

  「哇!還是進口貨啊!怪不得這麼精緻,用起來一定很爽吧!」我戲謔道。

  「哪有真的好啊!人家有時候難受嘛!哼!你這壞蛋,剛才人家有需要的時
候你還裝睡」小惠抬頭白了我一眼。

  「嗨!這麼說是我不對了啊!那麼,這幾天白天你用這個玩過沒有?」我突
然想起海亮說的會不會是妻子白天自慰時發出的浪叫,或許根本沒別的男人。

  小惠這時又羞紅了臉蛋,把頭埋在我的臂彎裡說道︰「老公啊,不許說我騷
啊!我這幾天午睡的時候都用過這東西,人家想你嘛!我是一邊想你一邊自己弄
的呀!」

  果然沒錯,海亮聽到的不過是小惠自慰時發出的淫叫。

  「誰知道你這騷貨想得是誰啊!」綠帽子總算沒加,心情一下子好了許多。

  我說完抓起小惠的一個大奶子揉捏了起來。

  「說好了不許說我騷的,你壞啊!」小惠假裝生氣推開了我的手掌。

  「好!好!好!我老婆是個喜歡用假雞巴的天下最純潔的女人,哈哈!」說
完我低頭吻上了妻子性感豐潤的嘴唇。

  「嗚……」

  小惠的赤裸的嬌軀在我身下不住的扭動。

  這時的我已經顧不得什麼前戲了,撐起身體後把漲得發痛的陰睫插入了妻子
溫暖潮濕的身體……

  「啊……」此時的小惠已經不需要壓低自己的呻吟了,盡情地放縱著自己的
慾望。

  「哦……哦……老公……啊……」

  「嗚……」

  小惠又忘情地握起假雞巴塞入自己口中……

  「嗚……」

  「啊……」

  小惠淫蕩的呻吟一次比一次響亮,激烈。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隔壁那些男人此時正在傾聽我們這裡的聲音,小惠瘋狂的
叫床聲應該可以清清楚楚地傳入他們的耳朵。

  說也奇怪,一想到隔壁有人偷聽我們作愛的聲音,我竟然更加興奮起來,瘋
狂地挺動著自己的腹部,堅硬的陰睫每次都盡根而入,把嬌美的妻子插得淫叫連
連……

  「啊……啊……」

  在床上變化了幾次姿勢後,我索性把妻子抱下床,然後讓她面牆而立,稍微
彎腰後把雪白肥大的屁股對著我。

  我站在小惠身後一挺身子,把堅挺的陰睫再次送入她濕淋淋的陰戶裡……

  「啊……哦……」

  小惠雙手扶牆,側臉緊貼著牆壁,一對雪白碩大的奶子在我的衝擊下晃蕩起
來,她完全進入了忘我的性慾狂潮中,大聲呻吟著,絲毫不知道隔壁也有一群男
人以這樣的姿勢傾聽她的淫叫聲。而自己與他們之間的距離,僅僅是一堵並不隔
音的牆壁。

  我甚至在想像隔壁那些傢伙邊聽邊掏出自己的陰睫自慰。

  「啊……」

  「哦……」

  「啊……」

  在我猛烈的抽插下,小惠的身軀不住地顫慄,隨之而來的是陰道口不斷的收
縮,讓我感覺無比強烈的快感。

  「啊………」

  伴隨著長長的呻吟,妻子高潮了……

  我貼著小惠汗涔涔的後背,雙手抓住一對不住晃蕩的大奶子後,對著那雪白
的大屁股猛烈地衝擊了最後幾下……

  「哦!」

  在強烈的刺激下,我也一瀉如注,將全部精液注入了妻子的子宮。

  激情過後,身體得到極度滿足的小惠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