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83-784

porsmm
本文:2022-08-17T17:21:55
七百八十三、哥,孫教授要找你算帳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蕭容魚沒想到孫教授一眼就看穿了分手的原因,其實這也不奇怪,老太太才是真正吃過的鹽,比這些年輕人吃過的米還多,儘管她風骨清高倔強,不過心裡對這個社會也有足夠的認識。

不願意使用手裡的資源,只是老太太信仰比較堅定,不會隨波逐流罷了。

她還曾經對容升律所的幾朵金花說過,希望她們成為自己,又希望她們不要成為自己。

不過,當關門弟子的感情破裂以後,老太太還是很生氣的。

孫教授很喜歡小魚兒,也頗為喜歡調皮的陳漢升,因為在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和吳老先生的過去,所以不知道實情之前,老太太先入為主的把責任歸咎到“第三者”身上了,以為是那個女孩故意插足了這段校園愛情。

“你不想說那個女生,我也能問出來的。”

孫教授平靜的說道:“只不過費點功夫罷了。”

“您,您要去報復嗎?”

蕭容魚抬起頭,淚眼朦朧的問道。

“不會。”

孫教授搖搖頭,語氣很肯定的說道:“我只是很奇怪,她有什麼迷惑人心的手段,居然能在你和陳漢升之間插一杠子。”

孫壁妤教授覺得,以蕭容魚的外形條件、性格、家庭教養這些綜合因素,陳漢升還能腳踏兩隻船,對方應該是個妖媚很懂男人的女生。

不過,蕭容魚的回答讓老太太跌落眼鏡。

“她也挺傻的。”

蕭容魚擦了擦眼淚說道:“在這段感情裡,其實我就比較傻了,那個女孩更傻,我們應該都是被小······陳漢······被他欺騙了吧。”

小魚兒在“小陳”、“陳漢升”這兩個主語之間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用了“他”來代替,這也反應了內心裡暗藏的糾結。

“挺傻?”

孫教授有些詫異,小魚兒這是為“第三者”辯護的嗎?

其實正常來說,以蕭容魚的秉性,如果對方真是那種妖媚的女人,她只會非常不屑和輕視,根本不會這樣難過。

現在這種情況,只能說明“第三者”很可能也是無辜的,而且也是個同樣優秀的女孩。

“詩詩,你對那個女生瞭解嗎?”

老太太壓下心裡的情緒,不動聲色的詢問邊詩詩。

“嗯······”

邊詩詩看了一眼蕭容魚,想了想還是給出一個不違背良心的中肯評價:“我見過沈幼楚,她是一個非常善良和單純的女生,應該是不知道陳漢升同時和小魚兒在戀愛的,錯的只有陳漢升。”

“對了,她也很漂亮,快趕得上小魚兒了。”

邊詩詩又補上一句。

不過站在閨蜜的角度,自然還是蕭容魚更好看,這對胡林語來說也是一樣的。

“原來是這樣。”

孫教授聽完以後,又徐徐取下老花鏡,輕輕的擱在桌上。

書房裡老檯燈昏昏暗暗,映襯著三個人的臉龐,燈泡偶爾眨動,猶如夜幕突然閉了一下眼睛。

邊詩詩看了看孫教授,又看了看蕭容魚,最後還是低下頭繼續裝死。

孫教授難掩失望,她沒想到過錯全在陳漢升身上,這可和自家先生不一樣呀,吳教授和孫教授相濡以沫,從民國走到21世紀,從未出現感情裡的第三者。

蕭容魚更是長呼一口氣,講出了自己明年的打算。

“孫教授。”

蕭容魚低聲說道:“明年跨國婚姻官司就要上庭了,美國那邊也需要一個負責人,不能事事依靠趙桐師姐,她還有自己雜誌社的工作,所以,所以我想春節後過去······”

說著說著,她看見孫教書突然抬起頭,老太太目光炯炯有神,很像上課點名時威嚴的狀態,蕭容魚不敢繼續講了。

“官司只是一個藉口吧,你其實是想避開陳漢升。”

孫教授嗆聲說道。

蕭容魚不說話了,不過擰緊的彎眉,表達了她堅定的態度。

“哎!”

孫教授心中一軟,蕭容魚真是太像自己了,如果吳老先生當初也出軌的話,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先吃晚飯吧。”

老太太沒有同意,但是也沒有反對,只是站起來走出書房。

蕭容魚和邊詩詩跟在後面,出去後看見客廳裡的陳嵐和孫棠棠,她們兩個人並排坐在沙發上,陳嵐不知道講什麼,正在手舞足蹈的比劃,把孫棠棠唬的一愣一愣。

孫教授剛才沒有察覺,現在定睛一瞧,看著陳嵐問道:“這個丫頭怎麼和陳漢升有點像。”

“媽,這就是漢升的妹妹啊。”

吳亦敏笑著說道,她都不清楚陳漢升和蕭容魚的感情問題。

“陳漢升的妹妹?”

孫壁妤教授扭頭看著蕭容魚,小魚兒惴惴的說道:“雖然我和他分手了,不過還是很喜歡阿嵐。”

“哼!”

孫教授冷哼一聲:“陳漢升玩什麼把戲,以為大家不知道嗎,居然還想糾纏小魚兒,我看他在做夢!”

說完以後,孫教授走到陳嵐邊上,認認真真的說道:“你回去和你哥轉達一下,就說老太太我很生氣,現在準備警告一下,讓他不要癡心妄想了。”

面對這個滿頭白髮,氣勢十足的老太太,其他女生可能早就不知所措了,陳嵐只是天真的眨眨眼睛,脆生生的說道:“我和我哥也不是很熟啦,以前打牌時,他經常偷牌藏牌騙我零花錢,其實我早就想報仇了,只是一時找不到機會而已。”

“你······真是陳漢升的妹妹嗎?”

孫教授見多識廣,可是這樣的“妹妹”真沒見過。

“真是妹妹,可是我一點都不喜歡他。”

陳嵐重重的說道:“老太太您也記得加大力度,不然我哥可不長記性。”

孫教授愣了半響,直接去廚房了,這幅口氣肯定是陳漢升的妹妹了,兩人實在是太像了。

關鍵這時,陳嵐還在背後小聲的問道:“嫂子,我是可以留下來吃飯的吧,現在時間都這麼晚了,我飯量也不大的······”

腿腳一直很利索的孫教授聽到了,差點絆了個踉蹌。

當然了,孫教授也不可能趕走陳嵐,還是讓她在這邊混了頓飯。

晚上9點多,她又跟著蕭容魚回東大女生宿舍了,今晚跨年,宿舍裡有女生和男朋友去跨年了,晚上也不會回來,正好有床位可以睡下。

這時,她的任務也基本完成了,還順利的把孫教授的威脅傳達到位。

陳嵐:哥,一共有兩件事,你得答應我兩個要求。

陳漢升:朕允了。

陳嵐:急,小魚兒嫂子心情不好;危,老太太要找你算帳了!

陳漢升:收到,長公主可以跪安。


七百八十四、跨年夜的煙花
作者:柳岸花又明
妹妹陳嵐是個比較搞笑的“間諜”,不僅當事人蕭容魚知道她的目的,就連孫教授和邊詩詩都是心知肚明,無非是幫著陳漢升搭建橋樑唄。

偏偏她自己好像不知道一樣,該吃吃,該喝喝,偶爾還會撒嬌賣萌,再加上一副高中小女生的模樣,蕭容魚狠不下心趕走,只能任由陳嵐在身邊竊取信息了。

“今晚是平安夜耶。”

東大宿舍裡的陳嵐也有些無聊,雖然小魚兒嫂子和哥哥分手了,但是她對自己依然很好,把宿舍裡的零食和飲料全部放在桌上。

阿嵐嘴裡塞著棒棒糖,走到陽臺看著夫子廟的方向,也不知道哥哥和幼楚嫂子在那邊玩的怎麼樣了,聽說跨年夜會有煙花啊。

“我也想看煙花······”

陳嵐趴在鐵欄杆上,呆呆的跨著小臉。

至於另一邊,get到妹妹“情報”的陳漢升,即使聽說了老太太要找自己算帳,他也是不慌不忙的收起手機,繼續陪著沈幼楚在夫子廟逛街。

聖誕節已經出事了,跨年夜不能再有意外,尤其今天的沈幼楚特別高興,畢竟這是陳漢升難得陪伴的時光。

兩人走到一棟文物樓前面,很多年輕人都在排隊拍照,這種場合自然少不了那些戴眼鏡的小哥哥們,在女伴面前口吐飛沫的講述歷史。

“這是江南貢院,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科舉考場,南方地區開科取士之地,也是建鄴被稱為天下文樞的原因······”

他講的很起勁,陳漢升和其他遊客也聽得很入迷,小哥哥臉上的自豪感越來越多了。

“咱們也去拍張照吧。”

陳漢升覺得這個時刻,還是很有紀念意義的。

只是在這麼多人面前抬頭拍照,沈幼楚有些忸怩,但她不會反對陳漢升的意見,還是默默的跟在後面。

陳漢升不想暴露身份,把圍巾拉起來戴上,還掏出手機請了一位女大學生幫忙拍照,這個女生也是“果粉”,所以欣然同意了陳漢升的要求。

等到站在江南貢院的門口時,
陳漢升突然一陣莫名的心慌,因為他突然想起平安夜的時候,自己和小魚兒也是這樣拍了一堆照片,結果馬上就是修羅場了。

當時有多幸福,現在就有多抑鬱。

“姐姐,你抬起頭。”

只是女大學生已經招呼了,陳漢升沒好意思阻止,摟著沈幼楚肩膀擺pose。

沈幼楚還是太害羞了,尤其周圍人來人往,她不好意思面對鏡頭,最後還是在陳漢升鼓勵之下,沈幼楚才“勇敢”的抬起頭,不過也沒有注視著相機,而是抬頭看著陳漢升。

不過就是這樣驚鴻一瞥的側臉,拍照的女大學生也很驚訝,她“哢擦,哢擦”拍了兩張以後,由衷的說道:“姐姐好漂亮啊,要是多看鏡頭就好了。”

“謝謝~”

沈幼楚小聲感謝一句,女大學生離開後,陳漢升看了看照片,果殼手機差不多是這個時代裡,國內山寨手機的技術巔峰了,晚上拍的也頗為清晰。

古色古香的貢院簷角上,掛著一堆堆還沒有融化的冰雪,下面站著陳漢升和沈幼楚。

陳漢升一手摟著沈幼楚,一手比個“V”,沈幼楚完美的側臉在射燈下嬌羞動人,桃花眼卻含情脈脈的盯著陳漢升。

“還行吧。”

陳漢升壓下那一絲不太好的預感,咧嘴笑了笑:“就是你不夠好看,拉低了我們的顏值平均分。”

······

他們繼續逛著,10點半以後,夫子廟這邊的人流量不僅沒有減少,反而突然增多,就連維持秩序的警察都多了一些,大家都等著12點的倒數。

快到整點的時候,整條街的氣氛越來越熱鬧,就連耀眼的煙花都時不時從某個拐角竄出來。

建鄴其實已經嚴禁煙花爆竹了,不過還是有很多大膽的本地市民,在這種節日裡大膽的“以身試法”,甚至還有直接擺著小攤,高價賣煙花的。

“鐺,鐺,鐺~”

孔廟很能跟得上時代潮流,在2005年12月31日最後十秒的時候,它也用“撞鐘”這種古樸的行為,喜迎2006年的到來。

“10、9、8、7······”

所有人都在倒數,陳漢升還把手指放在嘴裡,大聲的吹著口哨,沈幼楚也輕輕彎著眼睛,兩人手掌緊緊的牽著。

“biu,biu,biu······”

煙花的數量也明顯多了起來。

“······3!2!1!2006年,你好啊!”

終於,2005年結束了,2006年到來。

陳漢升手機收到一片祝福的信息,身邊都是喧囂的歡呼,大家都很喜歡“月初”或者“年初”,因為好像可以摒除壞運氣,重新開始一樣。

跨年以後,夫子廟的人群開始有序的散開,當然他們很多人都不是回家的,1912酒吧街離著又不遠,當然是通宵蹦迪喜迎新年啊。

陳漢升和沈幼楚走到停車的地方,車子發動以後,陳漢升咳嗽一聲,對著沈幼楚說道:“現在這個點,回家真是有些晚了,我擔心把婆婆和阿甯吵醒。”

“我可以小聲一點。”

沈幼楚不知道陳漢升的打算,還給出一個合理建議。

“算了,我這人動靜本來就大,老人家睡眠質量不太好,吵到了可能一晚上都睡不著了。”

這時,陳漢升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拍了拍腦袋,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酒店房卡說道:“今晚乾脆不要回去了吧,附近有個酒店是果殼的商務合作夥伴,給了我免費住宿的特權,不住白不住,咱們今晚就去那裡將就一下吧。”

這自然是陳漢升早就開好的房間,之所以說“免費住宿”,陳漢升擔心沈憨憨知道幾千塊錢一晚的價格後,她心疼的不樂意。

沈幼楚沒有經歷過那麼多套路,再加上身邊還是陳漢升,很信任的跟著過去了。

進入靜謐豪華的房間後,陳漢升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中藥的緣故,也可能是想到今晚春宵一刻,他還興奮的演了一下。

“原來這就是酒店啊。”

“居然還有電視,真是不得了。”

“地毯真高檔,嘖嘖,真是嚇到我了。”

······

不過,沈幼楚本來就沒有懷疑,她很疑惑的看著陳漢升。

“嗨~”

陳漢升撇撇嘴也有些索然無味,有一種演技沒被欣賞的遺憾,胡亂打開電視看著,心裡琢磨著怎麼哄著沈幼楚去洗澡。

沈憨憨就像小白兔一樣,她完全沒有意識到下面的“危險”,溫柔的凝望一會陳漢升,然後從包裡掏出毛衣織起來了。

這是給陳漢升父母的衣服,準備春節時送給他們的。

“咚~哢~”

外面還能聽到煙花的聲音,陳漢升心裡突然一動,想了想站起來說道:“今晚的川菜太辣了,我都沒怎麼吃,準備下樓買點宵夜,你要吃點什麼嗎?”

“我不餓。”

沈幼楚搖了搖頭。

“那我去去就來。”

陳漢升說完就下樓了,酒店、夫子廟和東大這三個地方並不遠,晚上又沒什麼車,陳漢升對路線還很熟悉,一腳油門下去事情就辦完了。

······

12點半的時候,東大女生宿舍樓一片安靜,蕭容魚在翻閱跨國官司的卷宗,邊詩詩正和王梓博發短信,陳嵐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在電腦上看劇。

突然,只聽“biu”的一聲尾音,然後是煙花“嘩啦啦”綻放的聲音,陳嵐率先反應過來,丟下耳機沖到陽臺,看見樓下有兩個煙花筒,正在自顧自的對空噴射。

放煙花的人已經消失了,不遠處只有一輛打著雙閃逐漸離去的小車。

“這麼騷,肯定是我哥······”

陳嵐甚至都不用分析,從做事風格就判斷出“兇手”了,她扭頭沖著蕭容魚喊道:“小魚兒嫂子,你快過來看啊,我哥放煙花給我們慶祝跨年了,好漂亮呀。”

蕭容魚放下手裡的資料,愣愣的看著陽臺外面,五彩斑斕的煙花在瓜子臉上一閃一黯。

邊詩詩出去看完以後,也是搖搖頭,這就是陳漢升無疑了,別人沒這麼大膽子。

“他也是有心了,還專門大老遠的從江陵大學城趕過來放煙花。”

邊詩詩歎一口氣:“只是沒什麼用,渣男就是渣男,指望靠著這點小驚喜來挽回嗎?”

蕭容魚什麼話都沒說,也沒有出去看煙花,重新低下頭看卷宗了。

陳嵐眨了眨眼睛,她知道陳漢升就在夫子廟的,晚上開車過來都不用幾分鐘吧。

“詩詩姐為何誇大其詞,故意彰顯我哥的辛苦?”

“她也是隱藏的工具人嗎?”

“這也太恐怖了吧,小魚兒嫂子身邊被滲透的這麼厲害?”

“我需不需要和詩詩姐對個暗號,比如‘長江長江,我是黃河’的這種?”

人小鬼大的陳嵐默默腦洞了一會,然後繼續看煙花了。

還別說,老哥的煙花還是蠻漂亮的,滿足了自己跨年夜看煙花的願望。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