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破天劍神350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8-17T00:01:03
第三百五十章 對峙當場

  北風心中實在是擔心不已,你們兩個不要回來了,離開炎華城這個是非之地吧,這一切本來就與你們沒有什麽關係啊,隻可惜我答應你的事以後再也辦不到了。

  北風哀歎,他答應過葉雲要還張家大小姐張瀟一個公道的,但眼下不僅沒做到,還連那張家大小姐也要死在這。此時北風感覺到匈國戰神與他們的領導強者氣息越來越重,他不敢再猶豫了,士可殺不可辱!

  以匈國戰神的行事作風,見到他一定會將他活捉羞辱一番的。就在北風即將動手自我了斷時,突然感覺出現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這氣息是葉雲,他正在朝我這裏趕來!!

  北風驚喜之下,更多的還是擔心。

  葉雲他還來這裏做什麽,他沒有必要過來了,他應該趁亂離開炎華城啊,不要再回來救我了!正在北風擔心的時候,煞老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身後,手掌輕輕地按在了他肩膀上。

  “北家小子,你就是在擔心葉雲嗎?大可不必。他做事向來心裏有底!”聽到煞老的聲音,北風猛的一顫,身子也跟著顫抖起來,他回頭紅著眼眶緊盯著煞老。

  當再見到煞老時,他眼眶濕潤直接哭出了聲。

  “嗐,北家小子,你又不是小娃娃了,怎麽還哭上了?”煞老見北風如此表情很是吃驚。

  “沒有,我還以為您已經離開了。”北風道。

  “離開?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就因為匈國的靈道強者嗎?哼,區區兩個靈道強者能耐我何?”煞老一身傲氣盡現。

  而這時匈國的戰神帶著他的親衛隊,已經殺了過來。

  北風手下的戰士根本就抵擋不住,但還是勉強結陣,為北風抵擋在前。可匈國那靈道強者從天而降一掌轟散了他們的陣型,將所有人都轟倒在了地上。

  這位靈道強者一出場的氣勢就壓製住了全場,現場的溫度更是急劇驟降,所有人猶如是站在冰天雪地裏一般,十分寒冷。

  好重的殺氣!北風吐著寒氣,眼中瞳孔放大到了極點,究竟這是屠殺了多少人,經曆了多少次殺法,才能練就出這種沒有任何情感的殺氣呀。

  “你小子可夠命大的呀,幾次派人抓你,都能讓你逃脫,不過這一次你可沒有機會了!”鐵木汗領著親衛隊趕到了。

  鐵木汗手下的親衛隊將北風和他僅剩的一些手下團團包圍,現在城中央已經全部淪陷,廝殺慘叫聲,此起彼伏,一幕幕慘絕人寰的畫麵不斷在上演著。

  炎華城對於匈國來說非常重要,拿下炎華城就相當於是打通了通往火炎王國的入口,從炎華城順勢而下,可一路殺入火炎王國,拿下這裏就相當於是拿到了火炎王國的命脈。

  但是北風,這個北家大少爺的性命,要比炎華城還要重。匈國此次給戰神下的命令是炎華城可以攻不下,但是北風的性命必須取。

  北風緊盯著眼前的這個,高大身形身著黃金戰甲的人形。他身高八尺,威風凜凜的氣勢,不愧是匈國赫赫有名的戰神。

  所以北風知道,他現在將麵臨的是一個什麽樣的人物,這個匈國戰神,曾經與爺爺大戰三天三夜不分勝負,而且在用兵之道上他還要遠淩駕於爺爺之上,若隻有他一個人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底氣去麵對這位戰神。

  這沒有辦法,對方的氣場實在是太強了,還好北風身後還站著一位靈道強者,也就是因為有他在那裏撐腰,才使得北風不至於太過慌亂。

  而這與一個人的膽子大小無關,即便是再有勇氣再不怕死的人,在麵對一位靈道強者時都會控製不住的顫抖,心生畏懼,強者氣勢的碾壓任任何人都承受不住。

  “北風,怎麽樣,你做好決定了嗎?是你自己乖乖束手就擒還是讓我派人捉你?”鐵木汗站在距離北風幾十步的位置,直盯盯著望著他,要知道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了。

  北風的爺爺是鐵木汗的死敵,也是他的宿敵,這一次他被調到了這裏,無法與他的宿敵展開決戰,那麽好,就由孫子來代替爺爺戰鬥吧,其實鐵木汗這仗早已將北風當成了老帥。

  “嗬嗬,我選今日拿下你!”北風說著抖起了氣勢要與鐵木汗對峙,隻是原本修為就低微的北風,再加上連日來的戰鬥都受傷之下,他的氣勢根本無法與鐵木汗相提並論。

  “小子,我真不知道你是哪裏來的如此大的口氣,但你的勇氣令我欽佩,真不愧是北家的人!”鐵木汗向前踏出一步,更為磅礴的氣勢從他體內噴湧而出,在這強大氣勢之下,稍微低一點的人都無法站立,就連北風都是有些支持不住的往後退。

  “小子,你的氣勢在我看來不過是新燈之火罷了!”鐵木汗對北風煞有氣勢的說。

  “可你知不知道,新燈之火亦可燎原!”北風低吼著硬生生扛下了鐵木汗的氣勢。

  聽了北風這麽說,鐵木汗放聲狂笑,“好一個新燈之火亦可燎原,小子我可要告訴你,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你的修為會超過我,但是現在就憑凡道四重的你,是根本沒有改變的餘地的!

  “還有,小子,我現在要教你一個詞,那就是成王敗寇!”

  雖然話很難聽,但鐵木汗說的一點兒都不假,他說的這些北風都懂,時至今日北家為何如此,還不是他們北家一直沒有誕生出靈道強者,但凡他北家有一位靈道強者,王室就不敢這麽欺負他們家。

  “小子,我再告訴你一件事,你爹可不是死在我們手上的!”鐵木汗緊接著又說道。

  “這有什麽區別嗎?反正就是死於你們這些賊人之手!”北風咬牙道。

  其實,他心裏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爺爺那邊兒他能夠坦然接受,不論怎麽說爺爺也是為國捐軀死於戰場上,身為戰家馬革裹屍也不失為一個好結局了,可是自己的爹呢,是死於賊人之手,死於王室的背叛以及歹毒的匈國人之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