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79-780

porsmm
本文:2022-08-16T21:00:48
七百七十九、陳嵐: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作者:柳岸花又明
早上吃飯的時候,胡林語發現沈幼楚氣色稍微好一點,心裡不禁對陳漢升有些佩服。

  這個渣男也是真有本事,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在客廳裡嘀嘀咕咕說些什麼,居然都能把沈幼楚哄好。

  雖然胡書記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肯定和蕭容魚有關,再聯繫陳漢升以往的德性,足夠腦補出80%的事實真相了。

  現在這種時刻,就應該繼續對陳漢升施加冷暴力,繼續鄙視和孤立他,讓他嘗嘗社會主義的人間疾苦。

  萬萬沒想到,第一個倒戈的居然是“受害人”沈幼楚。

  “恨鐵不成鋼啊。”

  胡林語搖搖頭,同時也在疑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幼楚才會離開陳漢升呢?

  “也許為了成全陳漢升的幸福,那樣才會主動離開吧。”

  小胡這樣判斷是有依據的,曾經因為誤診“癌症”的原因,沈幼楚為了不拖累陳漢升,選擇傻乎乎的離開。

  陳漢升不知道胡林語內心的八卦,他吃完就去果殼電子開會了,年底越來越近,事情也越來越多,不過陳漢升身上的任務一點沒有加重。

  這就是團隊形成規模以後,責任逐漸細化的結果,當年在火箭101時期,陳漢升都要親自思考年夜飯在哪裡訂桌,現在行政部專門有員工負責。

  會議內容也不複雜,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是明年的發展規劃和目標,簡單來講就是銷售部和網絡部在互相比拼,其他部門領導,包括大老闆陳漢升都在看熱鬧。

  比拼的時候難免會誇下海口,陳漢升把黃立謙和崔志峰吹牛逼的話都記下來,哪天心情不好了,就把他們拎過來問問,這些牛逼什麼時候能實現。

  二是如果韓國三星公司答應合作,應該從哪些方面進行學習。

  目前除了孔靜和聶小雨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陳漢升對三星的計劃,他們都以為陳漢升準備放棄印度的買賣,轉而和三星合作。

  三是隔壁的小米電子明天上市,果殼這邊需要哪方面的援助。

  這些事情陳漢升心裡早就有數了,再加上昨晚有些失眠,沒精打采打了好幾個哈欠,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陳漢升回到辦公室揉了揉太陽穴,順便把那張藥方找出來,這本來也有調理身體的作用。

  把上面的內容摘抄下來以後,陳漢升讓小秘書去醫院幫忙抓藥。

  “這是什麼東西?”

  好奇寶寶一樣的聶小雨,翻來覆去的打量著。

  “最近有點感冒。”

  陳漢升隨意的說道:“這是民間的藥方,你買完以後,再花點錢讓醫生幫忙煎一下。”

  “哦,沒想到陳部長還信奉中醫呢。”

  聶小雨聽說只是感冒藥,蹦蹦跳跳的帶著司機出去了。

  陳漢升對聶小雨很放心,她知道這是自己要喝的東西,一定會非常謹慎的。

  中午吃完飯,聶小雨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湯汁過來了:“部長,喝藥了。”

  陳漢升皺了皺眉頭:“你下次換個口氣,我聽著就好像《水滸傳》裡,潘金蓮喂武大郎吃藥的態度。”

  “鵝鵝鵝~”

  小秘書笑了一會,好像想起了什麼,撇撇嘴說道:“這個藥有點苦,一點都不好喝。”

  “調理身體的中藥,難免有點苦······”

  陳漢升還沒說完,突然愣了愣:“咋了,你他媽也喝啦?”

  “昂!”

  聶小雨甩著短髮,理直氣壯的說道:“我昨晚也有點受涼,所以就喝了一碗,預防一下感冒。

  “······”

  陳漢升沉默了一會:“聶小雨,我要是吃屎,你會跟著嘗兩口嗎?”

  ······

  下午的時候,辦公室裡又來一個更調皮搗蛋的人。

  陳嵐相對于聶小雨來說,這是陳漢升正兒八經的妹妹,果殼電子的長公主。

  “哥,你想我了嗎?”

  陳嵐也不用敲門,直接沖進來問道。

  “你覺得呢?”

  陳漢升頭都沒有抬,只是冷笑一聲。

  “那肯定是想我啦,畢竟我這麼可愛。”

  陳嵐開開心心的說道,跑到陳漢升旁邊,看看哥哥在忙些什麼。

  發現只是一堆數據和工作彙報以後,陳嵐很快沒了興趣,坐在椅子的扶手上,摟著陳漢升的脖子問道:“哥,今晚是跨年啊,你去哪裡玩?”

  “商妍妍還沒回來嗎?”

  陳漢升問道。

  商妍妍前兩天回滬城了,所以她都不知道修羅場的事情。

  “沒有呢。”

  陳嵐搖搖頭:“妍妍姐元旦後才回來,我這幾天一直在複習準備期末考試,好不容易等到跨年夜出來放鬆一下。”

  “放鬆啊······”

  陳漢升想了想,緩緩的轉頭盯著妹妹,好像第一次認識似的。

  “看我做什麼哦?”

  陳嵐有些疑惑,然後抱住陳漢升胳膊撒嬌:“哥,你今晚準備陪著幼楚嫂子,還是小魚兒嫂子,算我一個唄,我最近學習好認真的。”

  “嘖~”

  陳漢升咂咂嘴說道:“跨年這種花裡胡哨的東西,我和你兩位嫂子都是不感興趣的。”

  “宅在家嗎?”

  小陳嵐有些失望,噘著嘴很不開心,醫學專業每到考試前需要背誦的內容很多,她這幾天的確很辛苦。

  “不過呢······”

  陳漢升又拖個尾音。

  “不過什麼?”

  陳嵐馬上問道,她知道哥哥也很愛玩,以為陳漢升改變了主意。

  “你小魚兒嫂子或許會感興趣,你不如去找她。”

  陳漢升拍拍妹妹的腦袋:“可能會有驚喜也說不定。”

  “好像也對哦。”

  仍然蒙在鼓裡的陳嵐點點頭,自言自語的說道:“小魚兒嫂子本來就很活潑,我央求一下,她說不定就帶我去新街口吃大餐了。”

  “好呀,那我去找小魚兒嫂子。”

  陳嵐說到做到,馬上就準備搭公交去律所。

  不過走到辦公室門口,陳漢升突然叫住了她:“最近身上缺錢嗎?”

  “不缺······缺啊,缺啊,超級缺呢!”

  陳嵐開始還準備實話實說,後來反應過來,忙不迭的裝窮。

  其實她哪裡會缺錢,二叔二嬸本來就是公務員和教師組合,生活費都是按時打到陳嵐卡裡的,再加上那麼多“乘風破浪嫂子們”的資助,陳嵐自己都有個小金庫了。

  “唰啦。”

  陳漢升從錢包裡抽出一疊錢,他也沒數,直接遞給陳嵐說道:“用不掉就存起來,一個人要學會賺錢,就得先學會花錢。”

  “哥。”

  陳嵐感動的說道:“你今天為什麼這麼好啊?”

  “瞧你說的,死刑犯砍頭前都得吃頓飽飯呢······”

  “哥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吧,不能讓你流血又流淚······”

  “工具人也是人,多給點報酬怎麼了······”

  最後,看著目瞪口呆的妹妹,陳漢升把鈔票塞進妹妹的包裡:“總之收下來就好了,你去玩吧,哥還有點事情要忙。”

  等到陳嵐一臉懵逼的離開後,陳漢升才幽幽的歎一口氣,我的好妹妹啊,從你索要那台隨身聽開始,你就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劇本了。

  去吧,比卡嵐,先幫哥哥探探路!


七百八十、同樣也會騷操作的陳嵐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下午三點半,陳嵐被陳漢升忽悠著去找蕭容魚,她什麼都不知道,還以為哥哥和小魚兒嫂子感情依舊很好。

蕭容魚並不難找,她一般都是在東大學校,或者新街口的容升律所,陳嵐也不需要提前進行電話預約,興沖沖的直接跑到國貿大廈1802律師事務所。

快到年底了,律所裡清閒了很多,中國人的觀念都比較傳統,快過年了不想生事,就算有矛盾,也準備等到明年開春時候再進行訴訟或者上庭。

高雯正在辦公室裡喝著咖啡,她的心情很不錯,容升律所的名聲是越來越大,收入也越來越多,業務也從一開始的民事逐漸轉向金融調解,還有好幾宗涉外性質的case。

能夠有這樣的局面,除了跨國婚姻官司的加持,還有孫壁妤教授在背後撐腰,現在又多了一個果殼電子的老闆陳漢升。

有些商業上的案子,陳漢升除了提供生意方面的建議,還會找到一些朋友幫忙勸說,比如程德軍和王志傑,甚至他還和互聯網企業很多巨頭也認識,比如杭州馬,深城馬,網易丁等等。

高雯最後才反應過來,數年以後,陳漢升很可能也是“巨頭”中的一員了。

“叮咚”

門鈴響了一下,高雯歪頭看了看,原來是陳漢升妹妹的陳嵐過來了,她應該是找蕭容魚的。

陳嵐膽子很像她哥,旁若無人的跑到蕭容魚辦公室溜達一圈,發現人不在,這才過來問道:“雯雯姐,我嫂子呢?”

“你嫂子請假了。”

高雯笑呵呵的說道:“前兩天還回港城了,你哥沒和你說嗎?”

“沒有啊。”

陳嵐有些疑惑,她覺得有那麼一絲不對勁了。

“你找詩詩問一下。”

高雯指了指邊詩詩的辦公室:“她應該去衛生間了。”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邊詩詩從衛生間裡出來,她看到陳嵐以後,似乎有些吃驚:“你怎麼來了?”

“啥?”

陳嵐更納悶:“我不能來嗎,
詩詩姐。”

“額······”

邊詩詩噎了一下,陳嵐這幅表現,她應該是不清楚陳漢升和小魚兒之間的事情。

“你先來我辦公室。”

邊詩詩招呼一句,沒有經過小魚兒同意,“第二次修羅場”暫時沒有告訴高雯師姐和栗娜師姐。

在獨立隔斷,一眼能夠俯瞰新街口全景的辦公室裡,邊詩詩才問著陳嵐:“陳漢升知道你過來嗎?”

“知道啊。”

陳嵐說道:“我就是從果殼電子廠過來的。”

“知道的話······陳漢升這是要做什麼?”

邊詩詩小聲的嘀咕,眼神也在陳嵐身上打量。

“怎麼了,詩詩姐。”

陳嵐噘著嘴巴:“我就是想小魚兒嫂子了,所以過來看看她,難道不行嗎?”

“這個······”

邊詩詩不知道怎麼解釋。

“難道是我前幾天沒過來,嫂子生氣了,可是我在複習期末考試啊。”

陳嵐一臉委屈的說道。

“不是這些原因啦······”

邊詩詩也很為難。

“那我知道了。”

陳嵐站起來,她明明沒有眼淚,偏偏揉了揉眼睛:“嫂子肯定覺得我太調皮,所以不喜歡我了,那我走了,總之爸媽不喜歡我,我哥也不喜歡我,我原來以為遇到了世界上最疼我的嫂子,沒想到你們都是騙我的,可能生活就是這麼殘忍吧······”

陳嵐說著要走,但是腳步根本沒挪動,就等著那一句“刀下留人”。

果然,邊詩詩搖了搖頭說了一句:“你不要亂想啦,大一的小屁孩,哪裡這麼多悲春傷秋的感慨,你等等,我給小魚兒打個電話。”

邊詩詩說著就走出去,陳嵐更加疑惑,自己就是去見見小魚兒嫂子,還要打電話詢問,她索性掏出手機給陳漢升發個短信。

陳嵐:哥,我怎麼感覺很不對勁啊。

陳漢升:什麼不對勁?

陳嵐:你和小魚兒嫂子是不是吵架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陳漢升:別瞎說,我和她感情正好著呢,每天都在甜甜蜜蜜的撒狗糧。

陳嵐:好的,我知道了。

陳漢升:你知道啥?

陳嵐:只要把你說的話,反過來聽就是正確答案了,你和嫂子果然吵架了!

這次陳漢升回信息時間要慢一點,兩分鐘以後他才“叮”的一聲回復過來。

陳漢升:妹妹真是慧眼如炬,哥承認了,我們的確是吵架了,你要是能幫忙哄好,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

陳嵐:哪有這樣的哥哥啊,吵架了還把妹妹送過來探路,難怪剛才主動給我錢,還說什麼死刑犯砍頭前都得吃頓飽飯,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陳漢升:你就說,有沒有想要的東西吧。

陳嵐:我想學駕照,可是我爸不答應。

陳漢升:我去做他的思想工作,二叔要是還不允許,哥出錢幫你報名。

陳嵐:OK,說話算數啊,希望你們以後能懂點事,好好過日子,不要老讓我們小孩子操心。

······

過了一會,邊詩詩在外面打完電話,拎起小包說道:“我們回學校,你嫂子······小魚兒在宿舍,她說既然陳漢升不願意說,那她就把實話告訴你吧。”

“哦~”

陳嵐乖巧的點點頭,心想聰明的我已經知道了,不就是吵架嘛。

兩人搭公交返回東大,時間差不多5點鐘左右,正好是學生吃完飯的時間,他們一邊走,一邊商量著晚上如何跨年。

陳嵐開心的聽著,臉上都是嚮往的表情,邊詩詩在旁邊有些不忍心。

小姑娘要是知道,陳漢升和小魚兒已經分手了,她肯定會茫然的無所適從吧。

回到宿舍以後,其他室友都不在,只有蕭容魚端坐在書桌前,看來她已經等在這裡了。

“嫂子!”

陳嵐親昵的叫了一句。

不過,蕭容魚沒有像以前那樣熱情的回應,她嘴角動了動,大概是“嫂子”這個稱呼讓她想起很多往事,一瞬間也有些恍惚。

“你哥沒和你說過,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嗎?”

回過神以後,蕭容魚平靜的問道。

“沒有,我哥沒有主動說過。”

陳嵐肯定的回答。

她也是聰明,剛才那些信息是自己發現端倪問出來的,不算陳漢升主動說的,所以不算撒謊。

“嗯······那我告訴你。”

蕭容魚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看得出她心情也有點激蕩,高馬尾輕微搖晃著,等到平復下來,她才輕輕的說道:“我和你哥,分手了。”

“什麼?!”

陳嵐被嚇了一跳,不是說吵架的嗎,怎麼一轉眼就分手了?

“嫂子,你別開玩笑啊。”

陳嵐抓住蕭容魚的手腕,慌慌張張的說道:“吵架而已嘛,為什麼會分手呢?”

“阿嵐,我們真的分手了。”

蕭容魚眼眶微微發紅,聲音也開始哽咽:“以後,我也不是你嫂子,你可以不用來······”

那句“你不用來找我了”有點太決絕,以蕭容魚性格,對著小妹妹陳嵐實在說不出。

“阿嵐,他們真的分手了。”

邊詩詩也在旁邊說道:“你要接受這個事實。”

其實在邊詩詩的心裡,她已經預料到下面的場景了,無非是陳嵐摟著蕭容魚大哭一場,然後戀戀不捨的告別,從此以後,兩人形同陌路,不再有任何瓜葛。

今生這姑嫂的緣分,應該是盡了吧。

不過,陳嵐的表現讓邊詩詩大吃一驚。

當陳嵐確定,哥哥真的和小魚兒嫂子分手了,開始也有些迷茫,等到反應過來以後,她眨了眨眼睛,突然沖上去抱著蕭容魚,並且大聲說道:“我不管,你和我哥分手是你們的事,但你永遠是我嫂子。”

蕭容魚明顯愣了一下,按照現在關係的話,似乎應該推開,可是小丫頭這種表現,又讓蕭容魚下意識的摟著陳嵐肩膀安慰。

“這個邏輯和做法,不愧是陳漢升家裡的後浪啊。”

邊詩詩“嘖嘖”讚歎一聲。

以前就聽陳漢升評價過,這個妹妹有“乃兄”之風,王梓博也經常誇獎,阿嵐非常聰明,她要是認真學習,985的大學應該可以考上的。

現在就是這樣,蕭容魚沒有狠心拒絕陳嵐,這就讓“妹妹牌”橋樑搭起來了。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