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77-778

porsmm
本文:2022-08-16T11:14:25
七百七十七、應對修羅場的“16字方針”
作者:柳岸花又明
“是的,就這。”

  鄭觀媞笑著回道,她和陳漢升一樣的話,只是把疑問句換成了肯定句。

  走至燈火通明的小米電子門口,鄭閨蜜拽了拽長款風衣的領口,瀟灑的揮手告別。

  鄭觀媞獨立聰慧,她的大部分精力也都放在事業上面,對感情的需求並不強烈,也許身份對等、手腕相當、又不會很纏人的“男閨蜜”,恰好很適合她。

  陳漢升也回到果殼電子的辦公室,又默默梳理一遍對三星的計劃,看了看時間還不到9點,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開車前往天景山小區。

  其實,修羅場爆發前後,兩個女孩的感受和表現是完全不同的。

  對蕭容魚來說,她是主動找過去,發現了男朋友腳踏兩隻船的事實,傲嬌的小魚兒立刻轉身就走,同時回港城當面和自己父母,還有陳漢升父母講清楚,這個婚不結了。

  對沈幼楚來說,她屬￿被動的一方,聖誕節考完試,那個叫蕭容魚的漂亮女孩突然出現,並且哭著拿走了小檯燈。

  如果事情只是這樣,以陳漢升的撒謊能力,絕對可以挽救回來的,只是後面的情況比較糟糕,陳漢升實在擔心蕭容魚的安全,他不可能安心坐在天景山小區的沙發上,指揮王梓博和邊詩詩去尋找小魚兒。

  所以他也出去了,這一出去情況就壞了,沈幼楚大概能察覺到,陳漢升其實是去追蕭容魚了,尤其他還連續消失了幾天,沈幼楚內心也忐忑了好幾天。

  只是因為還有婆婆和阿甯,沈幼楚白天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把這個家牢牢的維持住,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晚上,她才敢偷偷的帶著眼淚睡覺。

  ······

  9點左右,陳漢升回到天景山小區,這裡人多地方不大,所以總是很熱鬧的樣子。

  客廳裡擺著一台電熱器,紅紅的燈光烘托著暖意,胡林語和冬兒正在聚精會神的觀看《倚天屠龍記》,婆婆坐在旁邊,眯眼盯著電視熒幕,也不知道她能否理解張無忌複雜的情感糾葛。

  阿寧應該剛洗過澡,頭髮剛剛被吹幹,白白的小腳丫對著電熱器。

  她看不懂電視劇,一個人翻著帶拼音的《十萬個為什麼》,偶爾提出一些奇怪的問題,胡林語經常答不上來,只能嚴肅的警告阿寧注意眼睛,不要晚上盯著書本。

  衛生間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沈幼楚正在幫婆婆兌水泡腳。

  老人家體寒,冬天晚上泡個腳,再加上電熱毯,這樣才能睡得舒服。

  這一幕本來是很溫馨的畫面,只是陳漢升進門後,氛圍突然停滯了一下,大家臉上的笑意仿佛都消失了,冬兒還站起來解釋一下:“小陳哥哥,我原來要幫婆婆泡腳的,幼楚姐姐堅持要自己來······”

  “沒關係。”

  陳漢升隨意的擺擺手,他對身邊每個朋友的秉性全部一清二楚,冬兒是個勤勞淳樸的好姑娘,她不會偷懶的。

  何況,家裡還有超級護犢子的胡書記呢,她都沒說什麼。

  沈幼楚聽到動靜,打開門看見了陳漢升,她簡單擦了擦手上的水漬,就要過來幫忙拿拖鞋。

  “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陳漢升連忙找出拖鞋換上,他有些不敢再享受沈幼楚的溫柔。

  換好鞋子走到衛生間,陳漢升想觀察沈幼楚的神情。

  沈憨憨大概是做家務的原因,又穿著以前的舊校服,寬鬆的衣服把1米7的個子和身材全部掩蓋起來了,頭髮隨意紮成一個低馬尾,軟軟的趴在肩膀上,額頭偶爾垂下來幾縷散亂的髮絲,她就輕輕的挽上去。

  “喔?”

  沈憨憨察覺到陳漢升站在門口,抬起頭晃著明亮單純的桃花眼,小聲的問道:“你吃飯了嗎?”

  “吃了。”

  陳漢升說道:“晚上有個應酬,隔壁企業的一個老闆。”

  “唔。”

  沈幼楚點點頭,她用手指試了試水溫,感覺差不多了,準備端到客廳幫婆婆泡腳。

  這一切看上去都沒有什麼變化,除了她眼眶有點腫。

  “我來吧。”

  平時超級懶的陳漢升,這次居然把木桶搶過來,主動端到客廳裡。

  沈幼楚站在原地有些沒反應過來,眨了眨長長的眼睫毛,然後拿起毛巾走了出去。

  “謔,真新鮮。”

  胡林語看見陳漢升難得願意分擔家務,好像新大陸一樣:“這是心虛了吧,不然以陳總的脾氣,會做這些小事?”

  “去去去。”

  陳漢升不滿的說道:“尊老愛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作為年輕大學生的榜樣,我時刻都不敢忘記身上的責任。”

  雖然牛皮吹得震天響,不過還是沈幼楚幫婆婆泡腳了,因為婆婆不願意陳漢升蹲在自己身前。

  陳漢升也不勉強,他又去給阿寧講《十萬個為什麼》,同時還認真的和胡林語討論,張無忌和張三豐誰的武功比較diao一點。

  總之,他就希望能夠再次融入這個集體,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這樣自己也不會尷尬。

  10點左右的時候,婆婆已經先休息了,沈甯寧也打了好幾個哈欠,陳漢升抱著阿寧去臥室,幫她蓋好被子正準備離開,阿寧在背後小聲的說道:“阿哥~”

  “嗯?”

  陳漢升轉過身,沈甯寧睡在被窩裡,只露出一張小臉蛋,單純的大眼睛正盯著陳漢升。

  “怎麼了?”

  陳漢升又坐回床邊,捏了捏阿寧的小鼻子。

  他對小丫頭自然是真心疼愛,當初第一次見面,阿寧只有四五歲的樣子,瘦瘦巴巴的小胳膊,看到陌生人陳漢升和王梓博,只敢躲在沈幼楚身後。

  現在一晃已經都要上小學了,又懂事又聽話。

  “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可是阿姐不讓我說。”

  阿寧磕磕絆絆的表達:“可是······我還想說。”

  “呵呵~”

  陳漢升被小朋友矛盾的想法逗笑了,彎下腰說道:“你先告訴我,阿哥馬上就把它忘記,這樣你就不算透露秘密了。”

  “嗯······”

  阿寧想了想,這要是小胖丫頭郭佳慧就被唬住了,不過沈甯甯更聰明,所以才更心疼阿姐,她的小身子從被窩裡爬起來,湊在陳漢升耳朵邊上說道:“阿哥,阿姐每天晚上都在哭。”

  “哦。”

  陳漢升心想果然還是一樣。

  當初第一次“修羅場”的時候,沈幼楚白天在火箭101網點幹活,看上去沒什麼大礙,晚上回宿舍後,她一個人躲在小床上難過。

  再加上胸衣沒挑選好,這也導致了“假癌症”事件的發生。

  “阿姐擔心林語姐姐發現,她每天早上都要換一條枕巾。”

  沈甯寧說著說著,聲音就帶著一點哭腔:“阿哥,我不想阿姐哭,阿姐一哭,我也想哭······”

  “你阿姐本來就沒哭啊。”

  陳漢升皺著眉頭,很認真的說道:“枕巾濕了,只是她睡覺時流口水浸的,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小朋友就要有小朋友的樣子,有空多研究一下天線寶寶和葫蘆娃,這才是你的主要任務。”

  “噢。”

  阿寧低著頭,偶爾還用小手背擦拭一下眼角,這個舉動和神情很像成年後的沈幼楚。

  “睡吧,下次我讓她別流口水了。”

  陳漢升哄著沈甯寧再次進入被窩,關掉燈後,陳漢升幽幽的歎一口氣。

  沈幼楚肯定是真的哭了,這樣解釋只是不讓阿寧跟著擔心。

  “小阿寧真是蠻可愛的。”

  陳漢升有些可惜,如果“修羅場”晚幾天發生,那麼自己可能就使用藥方了。

  蕭容魚要是生出來的女兒,可能就和她媽媽一樣甜美活潑。

  “可惜啊······”

  陳漢升搖搖頭,這個計劃最終沒有成功。

  ······

  陳漢升走出臥室,胡林語和冬兒還在看電視,沈幼楚在桌子上複習。

  沈憨憨應該是大四學生中,對期末考試最認真的一位了。

  陳漢升不動聲色的倚靠在沙發上,中間不小心碰到了胡書記的小腿,她馬上嫌棄似的縮回來,還用手撣了撣。

  “操你媽的胡林語。”

  陳漢升心裡嘀咕一聲,不過看著沈幼楚的身影,他又有點犯愁。

  這件事必須要和沈幼楚解釋一下,不能這樣讓她憋在心裡,陳漢升沉吟一會,最後總結出十六字方針。

  ——模糊大事,忽略細節,專注現在,構建未來。

  模糊大事:那就是模糊掉蕭容魚和自己的關係,主動承認這三年來,雙方還有聯繫,至於是不是情侶,模模糊糊的回答,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忽略細節:這三年來,自己和蕭容魚吃飯、見面、送禮物等等細節,除非沈幼楚主動詢問,自己堅決不說。

  專注現在:目前蕭容魚暫時離開了自己,所以空余了大量時間出來,這樣就可以陪著沈幼楚了,甚至還能專門營造一個浪漫的跨年夜。

  構建未來:允諾以後的種種藍圖,最好都是可以實現的,比如為阿寧挑一個好的小學,春節時可以接老陳和梁太后過來,一家人團聚著過年。

  這樣一琢磨,陳漢升逐漸有譜了,只是胡書記仍然在旁邊,自己還得委婉的勸她別當電燈泡。

  “胡林語,你什麼時候死啊?”

  陳漢升客客氣氣的問道。


七百七十八、世間安有雙全法?
作者:柳岸花又明
“你死了我都不會死,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胡林語果然被激怒了,儘管電視劇都沒結束,她就氣呼呼的回了臥室。

  陳漢升心裡笑了笑,對付小胡這種女權,他早就知道方案和策略了。

  胡林語走了,冬兒也不好意思繼續看電視了,沙發很快只剩下陳漢升一個人。

  “嗯~~~啊~~~”

  陳漢升在上面舒服的打個滾,發出一陣呻吟聲,順便瞟了一眼沈幼楚。

  沈憨憨還在專注的複習功課,沒怎麼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

  陳漢升現在也沒有叫她,因為臥室裡胡林語和冬兒還在睡前閒聊,他就索性踏踏實實看了會《倚天屠龍記》,還一不小心看到了“名場面”:

  周芷若冷笑道:“咱們從前曾有婚姻之約,我丈夫此刻卻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沒傷你性命,旁人定然說我對你舊情猶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罵我不知廉恥、水性楊花。”

  張無忌急道:“咱們只須問心無愧,旁人言語,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問心有愧呢?”

  張無忌一呆,接不上口,只道:“你……你……”

  ······

  “問心有愧就去追回來啊。”

  陳漢升哼哼唧唧的想著,張無忌真是個慫逼渣男,這一點張教主是遠遠不如自己的。

  過了一會,小胡和冬兒聊天的聲音逐漸消失,她們應該是睡著了,陳漢升也把電視的聲音調弱,一時間客廳非常的安靜。

  只有時鐘在“滴滴答答”的走著,還有沈幼楚在書上“沙沙沙”的劃著重點,偶爾還能聽到寒風在外面“嗚嗚嗚”的刮著。

  直到這個時候,陳漢升才準備和沈幼楚談一談,他沒有直接招呼沈幼楚,那樣過於鄭重其事,顯得沒那麼自然。

  “阿嚏!阿嚏!”

  正在電熱器旁邊躺著,渾身都要出汗的陳漢升打了兩個噴嚏,還裝模作樣的吸了吸鼻子,好像被凍感冒一樣。

  效果是立竿見影的,沈幼楚馬上去衣櫥裡找出一件毛毯,然後要蓋在陳漢升身上。

  “不蓋了,你先把燈關了,咱們說說話。”

  陳漢升把屁股往裡面挪了挪,拍了拍沙發說道。

  其實,黑漆漆的夜幕並不能隔絕音量,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下,交流時不由自主的就會小聲一點。

  “啪~”

  沈幼楚聽話的關了燈,客廳裡只剩下電視熒幕五彩斑斕的畫面了,她小心翼翼坐到沙發上,雙腿併攏,默默的注視著陳漢升。

  “你近一點嘛。”

  陳漢升招招手。

  “喔。”

  沈幼楚憨憨的應了一句,順從的把耳朵湊過去,沒想到就在這時,陳漢升從背後伸出手,一把將沈幼楚摟向自己。

  這個動作太快了,等到沈幼楚反應過來,她已經臥在陳漢升的胸口了,腰上還被緊緊的箍住了。

  “不要掙扎哈。”

  陳漢升低叱道:“小心婆婆和阿甯聽到!”

  沈幼楚愣了愣,她隨即想起那個晚上,陳漢升也曾經用這樣理由嚇唬自己。

  “壞人。”

  沈憨憨小聲說道,“壞人”對她來說,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形容詞了。

  不過對陳漢升這種惡棍來說,這就和“good  morning”的問候語似的。

  “你怎麼罵人呢,還用‘壞人’這種話,惡語一句三冬寒啊,難道我在你心中,就沒有一個財大三好學生的樣子嗎······”

  陳漢升語氣誇張的正在胡扯,突然感覺沈幼楚好像沒了動靜,他借著電視燈光看了看,沈幼楚下巴磕在自己胸口,桃花眼一睜一閉,淚水就安靜的流了下來。

  這幾天的晚上,她也是這樣哭的吧。

  “哎!”

  陳漢升伸手幫沈幼楚擦了擦,不過沈憨憨哭的很委屈,洶湧的眼淚淌過手指,無聲的滴落在陳漢升的胸口。

  “對不起。”

  陳漢升語氣低沉,先悲痛的道個歉,然後開始“十六字方針”了。

  “我騙了你。”

  陳漢升愧疚的說道:“大一那次以後,我和蕭容魚其實還有聯繫,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我父母和她父母都是朋友,逢年過節可能要聚餐的,有時候高中同學聚會,我們也不得不見面。”

  這就是“模糊大事”,主動承認還有聯繫,不過對於情侶關係,陳漢升不會給出明確答覆的。

  可是沈幼楚還在哭,說明這個答案還不夠。

  “好吧,我也承認了。”

  陳漢升繼續說道:“聖誕節那天,我的確是去追她的,因為她那個狀態,萬一出了點差池,怎麼和她父母交代呢,我主要從這方面考慮的,希望你不要亂想。”

  “可,可是,她為什麼拿走小檯燈?”

  這時,沈憨憨抬起頭,滿眼都是淚水的問道。

  看來,她也覺得那個小檯燈有故事了。

  “小檯燈啊······額······”

  陳漢升想了想:“我是真的不知道原因,也可能是不記得了。”

  這就是十六字方針中的“忽略細節”,對於可能引起誤會的細節,一概以“不知道、沒聽說、忘記了”回應。

  “你想想看,我每天要管著好幾百人的吃喝拉撒。

  陳漢升還找了個很恰當的理由,真摯而誠懇的說道:“那個三年前的小檯燈,我這種日理萬機的人,哪裡還能記得住啊。”

  “說真的,我連她聖誕節過來的原因,其實也不是很清楚。”

  陳漢升語氣強烈的說道:“不過我對天發誓,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他一邊說,一邊掏出手機給蕭容魚打過去,聽筒裡傳來“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的機械女音。

  “看到沒。”

  陳漢升深深的歎一口氣:“真的已經沒有聯繫了,我覺得生活裡有很多意外和誤會,但是解釋清楚以後,我們就不要再耿耿於懷了,應該過好眼前的生活。”

  沈幼楚擦著眼淚,平靜的過著日子,這就是她一直在做的事情呀,可是每次惹出么蛾子的,全部都是陳漢升。

  “明天就是號了,這可是很難得的跨年夜。”

  陳漢升說道:“我們去夫子廟和秦淮河逛一逛,畢竟還是要有點儀式感的。”

  這就是“專注現在”了。

  沈幼楚嘟著小臉不說話,其實對她來說,節假日的儀式感並不重要,只要有一個完整的家,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等到今年春節的時候。”

  陳漢升開始放大招了——“十六字方針”之構建未來。

  “我把我爸媽接過來。”

  陳漢升調整情緒,故作興奮的說道:“到時候,我們一家人過個歡樂祥和的除夕夜,我媽可想見你了,她說你蒸的包子非常nice。”

  “這裡住不下。”

  沈憨憨擔心的說道,她注意力已經開始被分散了,考慮到“公公婆婆”來這邊的時候,住不下怎麼辦?

  “沒事,我和你去旁邊酒店就好了嘛。”

  陳漢升笑著回道,看著沈幼楚眼神裡還有一點猶豫,他話鋒突然一轉:“只是啊,我媽一直以來有個心病。”

  “什麼病?”

  沈幼楚嚇了一跳,注意力再次被分散,甚至因為擔心梁太后,她都差點忘記這次修羅場了。

  “心病就是,她一直想帶孫子或者孫女呢。”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手上又加了力氣,再把沈幼楚摟緊一點。

  沈幼楚紅著臉,不過桃花眼裡都是希冀,因為婆婆和阿甯都在家,陳漢升也沒有其他意圖,並且以打呼嚕的原因,還拒絕了去臥室裡休息。

  哄著沈憨憨也進臥室後,陳漢升拉開一點窗簾,雙手枕在腦袋下面,盯著窗外黑漆漆的夜空發呆。

  他心裡沉甸甸的,剛才的很多表情,其實都是故意展現出來的,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沒有雙全法呢?

  修羅場發生後,自己不得不丟下沈幼楚,確保蕭容魚的安全;

  等到蕭容魚那邊穩定以後,自己又假裝和她沒有瓜葛,借此安慰沈幼楚。

  好像不管怎麼樣,總要對不起其中一個人。

  不過,效果還是很好的,第二天早上陳漢升半睡半醒的時候,小阿寧跑過來,蹲在沙發旁邊安靜的看著阿哥。

  “小丫頭真煩人。”

  陳漢升單手把阿寧抱起來,讓她坐到沙發上自己玩。

  “阿哥。”

  阿寧爬過來,壓低聲音說道:“阿姐今天早上沒有換枕巾了,她沒有哭。”

  “那當然了。”

  陳漢升默默的側過身子,這是專門為沈幼楚量身制定的十六字方針(套路),肯定會有作用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