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75-776

porsmm
本文:2022-08-15T21:36:33
七百七十五、我的夢想是當個園丁,在你心裡種點B樹!
作者:柳岸花又明
“還體會不會分手的感覺,你就嘴硬吧,小陳。”

  王梓博鄙視的說道:“前幾天也不知道是誰在說,自己突然就變成了一個愛哭鼻子的小傻瓜。”

  “嘿嘿~”

  陳漢升咧嘴一笑,默默的開車不再說話,偶爾小魚兒的雪佛蘭在加油站休息,陳漢升就跟著停在後面。

  蕭容魚不管去買水還是下車活動肩膀,對於陳漢升和王梓博都是直接熟視無睹,邊詩詩也忽略陳漢升,只會舉著小拳頭,對著王梓博兇狠的比劃兩下。

  “感覺這樣有點尷尬。”

  王梓博撓撓頭說道。

  “切,對你有什麼影響。”

  陳漢升嗤笑一聲:“爸爸和媽媽雖然離婚了,但是並不影響對孩子的關愛啊。”

  “操!”

  王梓博愣了半響反應過來,追著陳漢升罵道:“你又占老子便宜!”

  中午12點左右回到了建鄴,這邊雪已經停了,不過天氣更加寒冷,冬霜附著在車窗上,經過長江大橋的時候,水面上霧茫茫的一片。

  如果是以前的話,陳漢升都會陪著蕭容魚吃頓甜甜蜜蜜午餐,現在午餐當然也有,只是人家不帶陳漢升了。

  蕭容魚和邊詩詩去吃飯,王梓博像個拖油瓶一樣跟在後面,吃一口扭兩下屁股,還要被邊詩詩瞪上一眼。

  陳漢升自己開往江陵大學城,回到辦公室以後,他翹腿坐在椅子上,呆呆的陷入沉思。

  這次回家,原來以為會是一番痛苦的經歷,沒想到小魚兒主動把分手的原因攬下來了,導致整個過程在一種虐心又平靜的狀態下進行。

  當然結果也是沒有變化,蕭容魚還是決定離開陳漢升。

  “以後再去律所,我還得拉上王梓博這個傻吊,不然可能沒人搭理我了。”

  陳漢升暗暗的琢磨著,又從抽屜裡找出那張藥方。

  他本來打算用這張藥方讓小魚兒懷孕,這樣能夠為自己爭取一點時間,沒想到還沒有派上用處,小魚兒就要去美國了。

  “本以為你能carry的,沒想轉眼變成了雞肋”

  陳漢升用手指彈了彈藥方:“直接扔了有點可惜,之前在醫院諮詢的時候,醫生說過也有調節身體的作用,這幾天休息的也不是很好,我倒是可以配兩劑試一試。”

  “咚咚咚~”

  這時,辦公室外面傳來敲門聲,陳漢升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有人“蹬蹬蹬”的走進來了。

  陳漢升不抬頭都知道,這肯定是聶小雨了,也只有她敢這樣做。

  “小雨,你就不看電視劇的嗎?”

  陳漢升一邊把藥方收起來,一邊沖著小秘書抱怨道:“電視劇裡那些秘書,她們都要等到老闆喊‘請進’以後才能進來的,你咋就學不會呢?”

  “什麼意思噢?”

  聶小雨可愛的歪著腦袋,一臉無辜的樣子。

  “算了算了。”

  陳漢升也不能和自家的忠心小秘書計較什麼,擺擺手問道:“找我什麼事,三星那邊有反饋信息嗎?”

  “三星那邊沒什麼動靜,工作上也沒什麼大事。”

  聶小雨兩隻手插在羽絨服的兜裡:“我就是想問問陳部長,您這次回港城,問題解決的怎麼樣了?”

  “挺好的。”

  陳漢升胡扯著說道:“就是書記和市長太客氣了,他們非要拉著我吃飯,我說此次回家純屬個人私事,應一切從簡,切不可封道擾民。”

  “鵝鵝鵝······”

  聶小雨笑了一會說道:“陳部長在吹牛,是不是意味著你和小魚兒的關係已經恢復了?”

  “恢復個毛線,蕭容魚哪裡那麼好說話的。”

  陳漢升搖搖頭:“我這是苦中作樂罷了,沈幼楚這兩天怎麼樣?”

  “幼楚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太大變化。”

  聶小雨想了想說道:“也可能是我沒有發現,陳部長,幼楚看上去柔柔弱弱,其實內心很堅韌的。”

  “嗯。”

  陳漢升沉默了一會:“那說明她應該知道自己錯了,我就勉為其難的原諒她吧。”

  “啥?”

  聶小雨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整件事明明都是陳部長的錯誤,他居然還有臉說原諒沈幼楚。

  “這就不懂了吧,我再教你一招。”

  看著聶小雨傻傻的樣子,陳漢升笑嘻嘻的解釋道:“以後你要和男朋友發生矛盾,別急著發火,先好好反省一下,萬一是自己的原因呢,如果確認是自己錯了,可以辦法把責任推卸給他。”

  “呸,你就是欺負幼楚善良罷了。”

  聶小雨啐了一口,又趾高氣昂的說道:“我那些男朋友們可溫柔了,他們都是又深情又專一的男生。”

  “都是二次元的紙片人罷了。”

  陳漢升知道小秘書的男朋友們是誰,無非是越前龍馬、不二周助,手塚國光這些花美男。

  接下來,陳漢升又和小秘書講了回家的過程,聽到蕭容魚“一不小心到了白頭”的故事後,聶小雨咬著小米牙,恨恨的說道:“代入感太強,我已經忍不住想打陳部長了。”

  “蕭容魚明年可能要出國,我也不打算放棄,不過暫時只能這樣僵住了。”

  陳漢升長歎一口氣:“本來屬於沈幼楚的聖誕節被修羅場耽誤了,我打算帶她去跨年,算是彌補一下,也順便當成道歉。”

  現在也不用時間管理了,總之小魚兒也不會不搭理。

  “我也不知道怎麼評價,她們都是好姑娘,陳部長你不要再辜負人家了。”

  小秘書悶悶的說道。

  她到底不好意思直接說出“我全都要”那句名言,只是含混的表示一下,臨走時她好像又想起什麼:“陳部長,我接到學校電話,提醒我和你別忘記下個月回去參加期末考試。”

  “臥槽,我都保研了,還要期末考試嗎?”

  陳漢升驚呼一聲,要不是小秘書提醒,他差點忘記自己還是個大學生。

  聶小雨也是差不多的感覺,撇撇嘴說道:“我差點忘記自己的專業是什麼了,沒想到還要拿起書本,總之我已經傳達到了,考不考就隨便你吧。”

  陳漢升當然不想回去考試了,他專門打個電話給陸恭超,申請自己可以免考。

  不過,一向關照得意弟子的老陸這次沒同意,他諄諄教誨道:“你現在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更應該以身作則注重形象,該考試的時候還是回來考試,成績不重要,就是做出一個姿態,不要給其他人抓到尾巴。”

  “······好吧。”

  陳漢升沒辦法只能答應。

  老陸考慮的很周全,只是他並不知道陳漢升決定和三星大規模撕逼,那時候形象臉面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

  中午吃完飯,陳漢升又聯繫了顏寧,詢問之前約定的技術合作到底怎麼樣,三星的專家再不過來,果殼就要和印度那邊的渠道商合作了。

  “陳總很著急啊。”

  顏寧笑著答道:“我已經和總部彙報了,他們還在商量中,不過我想應該問題不大,三星在全世界都有合作的廠商,用技術助力當地企業發展,這也是作為朋友的義務······”

  “朋友?”

  陳漢升心裡嗤笑一聲,掛了電話後不屑的說道:“你把老子害的這麼慘,還想當朋友?老子真想當個園丁,在你心裡種點逼樹!”


七百七十六、就這?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對三星的厭惡程度越來越重,在他的視角裡,這個棒子企業不僅捅開了“修羅場”,還故意假裝不知道,一板一眼的和自己談生意。

  他心裡分析,三星所依仗的,無非就是覺得自己不敢公開翻臉。

  畢竟如果把“果殼大老闆腳踏兩條船”的信息公佈出去,對自己個人和果殼電子都是一種損害。

  不過,陳漢升這種流氓怎麼可能受到其他勢力的鉗制,尤其顏寧做事不顧江湖規矩,居然把隱私拿出來當成威脅,陳漢升已經決定翻臉了。

  不過在這之前,陳漢升決定噁心一下三星。

  這次技術合作,正如顏寧所說,總部那邊很大可能會答應的,因為三星只要分享一些技術積累,就能夠阻止果殼電子進入印度市場,怎麼樣都是不虧的。

  至於果殼不履行義務的問題,三星從沒考慮過,畢竟果殼好歹是知名企業了。

  在這一點上,洪仕勇真想把自己的血淚史告訴讓三星,陳漢升大多數時候是遵守契約,但是惹怒了他,“契約”馬上就變成了“棄約”。

  下午的時候,陳漢升處理完果殼的事情,又溜達到隔壁的小米電子。

  還有兩天就是2006年1月1日了,小米將在金陵國際展覽中心召開手機發佈會,主持人是小米電子的美女老闆鄭觀媞。

  鄭閨蜜照抄了果殼手機的部分營銷路線,但是也沒有完全採納。

  果殼手機在發佈之前,因為果殼MP4已經積累了不少粉絲,再加上QQ空間和《勁舞團》這些花裡胡哨的引流方式,所以一直吸引著大量關注。

  小米也有自己的特點,鄭觀媞請了宋慧喬作為產品的形象代言人,這也是陳漢升的建議,宋慧喬因為《藍色生死戀》和《浪漫滿屋》在國內名聲很高。

  另外相對于國內很多明星來說,她的代言費其實並不貴,尤其宋慧喬的氣質很符合小米手機“純純戀愛風”的風格,再配合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第一款音樂手機”的名聲已經打出去了。

  現在小米電子廠裡,進進出出都是經銷商的進貨車輛,這些商戶已經敏銳的意識到,這又將是一款暢銷型國產手機。

  面對這種局面,最高興的就是江陵區的領導了,看看果殼現在的盛況,那就是小米的未來,轄區內同時湧出兩家手機生產廠商,這個幾率簡直比抽獎概率還低。

  最難過的就是國產手機品牌了,因為小米和果殼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一家時尚,一家純愛,競爭趨勢並不明顯,但是它們兩家加起來,正好可以把國產手機的市場瓜分完畢。

  ······

  小米電子廠的保安是認識陳漢升的,自然也不會阻攔,陳漢升大大方方來到鄭觀媞辦公室門口。

  鄭閨蜜這個月一直比較忙,有段時間沒見到陳漢升了,不過聖誕節的時候,陳渣男特意送個小果籃過來,總算他還記得閨蜜之間的感情。

  “陳總怎麼有空過來指導工作?”

  鄭觀媞瞄了一眼。

  “想你了唄。”

  陳漢升油嘴滑舌的回道。

  鄭觀媞笑了笑,她對這個回答也不奇怪,繼續看著電腦屏幕了。

  陳漢升也不客氣,自己坐到沙發上,拿起廣告宣傳畫冊翻閱起來。

  畫冊上的宋慧喬一身大學女生的打扮,走在大學校園之間,手裡拿著純白色的小米手機,耳朵裡插著耳線,一邊走一邊聽著音樂,非常具有畫面感。

  “拍的倒也不錯。”

  陳漢升心裡想著,偶爾有小米的下屬進來,他們看見陳漢升也不驚訝,客氣的打聲招呼,然後就和鄭觀媞彙報工作了。

  天空依然慘淡的白著,陳漢升翻完了畫冊,經常看著窗外惆悵,臉色一片惆悵。

  鄭觀媞有些奇怪,但是沒有主動詢問,辦公室裡只有濃郁的咖啡香味在飄蕩。

  就這樣安靜的坐了很久,陳漢升突然說道:“媞哥,你知道東大那個和財大那個的姓名嗎?”

  “我知道。”

  鄭觀媞點點頭,不太理解陳漢升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

  陳漢升為什麼在鄭觀媞這裡經常吃癟,還被取綽號“陳渣男”,除了鄭閨蜜本身手腕就很強,另一個原因她親眼目睹過第一次修羅場,早早知道陳漢升腳踏兩隻船。

  “嗯,那我告訴你。”

  陳漢升長歎一口氣:“她們又見面了,第二次爆發修羅場。”

  “是嗎?”

  鄭觀媞的反應比王梓博和聶小雨平靜多了,她默默打量一會陳漢升:“什麼時候的事?”

  “聖誕節。”

  陳漢升搖搖頭說道。

  這時,又有下屬進來彙報工作,兩人同時跳開這個話題,等到鄭觀媞處理完以後,她才再次問道:“現在如何了。”

  “蕭容魚為了療傷,她準備出國。”

  陳漢升低聲說道:“沈幼楚外柔內剛,我還沒來得及安撫。”

  “這是遲早的事。”

  鄭觀媞站起來,親自給陳漢升倒了杯咖啡:“你這樣的人,應該早有準備吧。”

  “太突然了,超乎了我的準備。”

  陳漢升把三星在背後捅簍子的事情說出來。

  大概是旗鼓相當的“閨蜜”原因,陳漢升講的特別細緻,很多感受他都沒告訴王梓博,但是和鄭觀媞說了。

  “其實我也沒想到,蕭容魚會主動承擔下所有原因,我心裡是真的很心疼。”

  “還有沈幼楚那邊,這件事情以後,我一直忙著安撫蕭容魚,不得不忽略了她。”

  “媞哥,當一個渣男真不容易啊。”

  ······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陳漢升一直沒空找個人傾吐,鄭觀媞也很夠義氣,她讓秘書蔣云云擋住了所有電話和訪客,認真聽完男閨蜜的情傷。

  “站在女性的角度。”

  鄭觀媞雙手抱胸:“其實我是鄙視你的,但是站在閨蜜的角度,我又是同情你的,晚上請你吃燒烤?”

  “你這麼忙?”

  陳漢升努努嘴:“不會耽誤工作嗎?”

  果殼手機上市前兩天,陳漢升那時都是住在廠裡的。

  “肯定會耽誤,不過誰讓我們是閨蜜呢。”

  鄭觀媞拎起小包,把一頭靚麗的秀髮挽在羽絨服底下,直接說道:“走吧,最近壓力大,我也很想念羊肉串了。”

  兩人也沒有開車,並排走到了燒烤店,鄭觀媞陪著陳漢升聊了很久,等到夜幕降臨,陳漢升才送鄭觀媞回去。

  鄭觀媞情商很高,她很善於引導話題,所以陳漢升痛痛快快的說完,心情舒暢了很多。

  夜晚的溫度更低,工業大道上也沒幾個行人,陳漢升抽著煙,心裡想著如何安撫沈幼楚。

  小米電子廠越來越近,經過某個壞掉的路燈時,就在若明若現的環境下,鄭觀媞輕輕擁抱了一下陳漢升。

  “陳渣男,我當初比較無助的時候,你給予了我一個擁抱,還有那一碗暖心的鴨血粉絲湯。”

  鄭觀媞拍了拍陳漢升的後背:“現在我也給你一個擁抱,希望你能夠順利解決這個問題。”

  “額······”

  陳漢升能夠感覺出來,鄭閨蜜在衷心的安慰和祝福,不過他還是嘴賤的多問了一句:“就這?”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